发新话题

【独家首发历史小说】《西域纵横记》(长篇连载)---公元73--102年西域风云史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28 15:0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61楼

秦雄见楼兰公主获救,所有人都在,便哈哈大笑着说:“我当有他一番拼杀,实未料此北虏不堪一击,皆亡命鼠蹿矣!”

“奇哉!奇哉!此番使途,屡见北虏,不知何故?”高赞接口。谁也没有回答。

一行人趁着夜色加快离去。天蒙蒙亮时,他们绕出了龙城土台群。在远离北仓阜码头的地方,到了铁板河的上游。那里草木茂盛,河水清澈。大伙都感到十分疲惫了,就在河边下马休憩。他们的到来,惊飞了芦苇丛中的几只棕头鸥和白眉鸭。

盖天奴牵着那匹绝尘骝去饮水。现在他才仔细看清楚,那是一匹騧gua)【4,鼻孔四周和嘴巴全是黑色的,鬃毛有点棕色,脖子上是白色的花斑,马身是黄色的,通体油亮。经过一夜相处,那匹马与他似乎已经非常熟悉了。

“此马蹄大如碗,奔腾有力,非蒲类马可与之比也!”马远在旁边赞口说。“然其外貌甚为丑陋”。

盖天奴自言道:“良马花斑在外表,坏人花招在内心。”

“此言何意啊?”

盖天奴笑了笑,没有回答。季伯接口说:“谚语,塞人谚语,如此而已!”

李双从马鞍上取下一袋马奶酒和一块馕饼,往溪流边走去。楼兰公主刚从溪流边洗过脸,还没来得及把面纱放下。她的脸庞挂着一丝难以名状的微笑。李双把食物递给她后,也走到溪流边蹲下来,用手捧着水敷面。

“壮士两番相救,敢问尊姓大名?”楼兰公主忽然问。

李双站起来,用衣袖擦了一下面孔。“在下李双。区区小名,不足为道!”

“汉使谦恭。到得王都,定当报于父王,嘉赏于尔等!”说完径自离开了。

这时,秦雄在后面喊叫了起来。两名楼兰公主的婢女无意中瞥见被邓良扶下马背的伤者面孔,顿时怒气冲冲走过来,拔出匕首就要刺过去,被秦雄一个箭步拦住。盖天奴走过去,发现那名伤者醒了过来,正在挣扎身上的绳索,眼睛里满是恐惧。

盖天奴替他解开了绳子,盯住他,问:“汝何人?”

那人把头偏向旁边两个女子看了一眼,并不回答。其中一名婢女说:“此人名唤‘托姆嘎’,数日前于白龙堆沙暴之中,公主与我等正是遭此贼掳掠,其部众欲强行非礼公主,幸得吉玛仗义挺身,连日来遭此贼等二十余匪轮番奸淫······不想匈奴人觊觎在后,循迹其踪追至黑梁道剿杀,此贼负伤逃走。然我等且出狼口,又复入虎爪。幸遇汉使相救。”

那人惊异地望着盖天奴,问:“汝为汉使乎?”

盖天奴没有回答。秦雄厉声问道:“兼旬之前,于白龙堆袭杀大月氏三人,掠其财物者可是汝所为?”

托姆嘎点了点头,说:“小人操守匪业半生,常扼守要道,于险境之处取商贾财物,人马牲畜,却从未遭遇汉使。今既冒犯天威,实乃不识时务耳。素闻汉使柔怀,匈奴残暴,愿俯首躬身,悉听发落。”

“如何发落?”秦雄问。

那个叫吉玛的婢女趁人不备,突然出手用匕首戳入托姆嘎的心脏。众人顿时惊呼起来,想要阻止,但看到被刺的人血溢胸膛,再做拦截为时已晚。

“就如此发落!”她愤愤地说,似乎还没有解心头之恨,在众人徒手观望时,一把扯住托姆嘎的腰带,厉声说:“奴家不食尔肉,且阉割尔根”。说罢,从他胸膛拔出匕首,猛然划开裆部衣裤,只甩手一挥,伴随着一声剧烈的惨叫,那个男人的命根便与肢体分离了出去。她盯住他那恐怖而痛苦的眼睛,拿着匕首在他衣服上拭擦了血迹,顺手一推,那具肢体便倒在了地上。

她将匕首插入腰间的刀鞘,面无表情地回过头,眼帘对着地面,扑通一下跪倒在地说:“全仗汉使之威严,泄奴婢心头之愤。请受奴婢以汉庭之礼叩拜致谢。”旁边另一名婢女也连忙跪下来。

在场的人都面面相觑,无所适从。毕竟,这一幕发生在大家眼皮底下,是谁也没有意料到的事情。最后,还是秦雄把她们搀扶了起来,并安慰说:“此贼作恶多端,实属咎由自取。尔等勿要言谢。”

这时,那匹绝尘骝走了过来,望着倒毙的主人,像是在默哀。盖天奴双手抱住它的头,轻轻地摸了几下,发现它眼睛里滴下一行泪水。他拍拍它的脖子,牵着它缓缓离开了那具尸体。


注:【4此马在后汉书班超传里有提起,不过关于它的故事还在后面。这里笔者穿插这个情节只是说明它在小说中的来历。它也是小说中一个角色,不能忽略。

  TOP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28 15:5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62楼

一座烽燧,几道红柳墙,几处冒烟的房屋以及散布在房屋周围的胡杨树和远处波光粼粼的罗布泊湖,全都笼罩在云蒸霞蔚中。穿过孔雀河上的一座木桥,在通往楼兰古城的大路上,牵着骆驼,毛驴的商贾和行人南来北往络绎不绝。离开大路不远处搭着几座凉棚,边上有三四个轱辘井。几名商贾垒起石块,用枯草引火,再捡来已经干燥的牛粪和马粪当作燃料,燃起篝火,然后抬来一口大铁镬架在石块上烧水。旁边有两个戴尖顶帽的人正给两只宰杀后的羊剥皮。

盖天奴示意众人下马。马远、马彪两人在轱辘井旁给了一个老妇人两条羊腿。她便赶着毛驴拉动吊住木桶的绳索将水从井里吊上来,先给大家的皮囊袋装满水,然后再一桶桶倒入用粘土砌成的长条形马槽里,供牲畜饮用。一条羊腿换取两桶水,为此,这个面容苍老的妇人需要赶着毛驴来回走四趟。

楼兰公主坐在凉棚下,脸上罩着面纱,深邃的眼睛盯着南方沉思着。

孔雀河的木桥上过来一支特殊的队伍。大约一百多名身着华丽服饰的匈奴人,牵着两百多峰骆驼驮载着看上去十分贵重的货品,从西域北道缓缓而来。为首者骑一匹枣红马,身披红色袍褂,头戴尖顶白狐裘帽,腰间系根镶玉的鹰头皮带。脸上满是横肉,双目炯炯有神,黑蚺短而粗壮,看上去十分威武。他身后跟随了四个随从,个个装扮和神态也都显得气度不凡。

盖天奴见状,立刻呼喊众人上马离开。他们绕开楼兰古城一直往西南方向疾驰过去。大约奔跑了一个时辰后,才放慢脚步。高赞回头看了看,楼兰古城已经消失在地平线上了,也没有人马尾随而来,眼前又进入了茫茫无边的荒漠中。

傍晚时分,他们赶到了罗布泊西南方的米兰河。

“此去鄯善国王都尚有多少里路?”高赞策马追上盖天奴问。

“六、七十余里路。顺河南下,至迟明日即达。”

“司马与我等约七日为期;掐指算来,今日正好第六日。”

“司马先我等而去,入鄯善王都应有两日矣!”

“鄯善原号为楼兰,其国何故更名?”李双跟在后面突然问。

秦雄侧过头来,回答说:“孟卿生于塞外,汉往事久不获矣!”

“惭愧惭愧!”李双笑了笑。

后面邓良开口解释说:“昔元凤四年,昭帝加冠,傅介子因责楼兰、龟兹等国常教匈奴遮杀汉使,数次反复而无所惩,乃秉大将军霍光愿往行刺。后与士卒赍金币诱使楼兰王安,趁醉诛杀,立其弟尉屠耆为王,遂改国名为鄯善,迁王都于扜泥城。”

“汝若不信,可向楼兰公主详询,”秦雄哈哈大笑说。

李双在马上一拱手,“在下不敢!”

“有何不敢耶?”楼兰公主从后面并马过来,笑着问。

李双一脸窘迫。“愿听原委!”

“我国吏民颇奉佛道,常号为禅国;庶人习俗难易,故始终谓其故号楼兰!”

“哦!原是如此!谢公主赐教!

楼兰公主一扬手中的马鞭,看了看他,然后两腿一夹,那匹马立刻旋风一般冲出去。秦雄回身笑着喊道:“孟卿何不弛马便追?”

“追之非礼也!不敢莽撞。”

秦雄勒马转身,绕了一个小圈后突然用手中的鞭子使劲抽打李双的坐骑。那匹马受到强烈刺激后,迈开四蹄迅猛蹿出,身后留下了一片爽朗的笑声。但李双跑出去不到五十步,就不敢再追了。楼兰公主也放慢了速度,回头看了他一眼后继续前行。

李双骑在马上放声高歌起来。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28 19:4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88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63楼

这时,那匹绝尘骝走了过来,望着倒毙的主人,像是在默哀。盖天奴双手抱住它的头,轻轻地摸了几下,发现它眼睛里滴下一行泪水。他拍拍它的脖子,牵着它缓缓离开了那具尸体。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29 14: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64楼

第一部 大漠飙风


伊循城王迎汉使   楼兰王举樽敬中土

            公元735



清晨,太阳穿过阿尔金山,照耀着一望无垠的莽莽荒原。密密匝匝的红柳枝、麻黄、芨芨草、骆驼刺、碱蓬,卡巴柴遍布在孔雀河的两岸,在光线的斜照下延伸着一条条一簇簇黑色的斑点和光影。一座高大的烽火台傲然屹立在地平线上,缕缕青烟弯弯曲曲,直抵蔚蓝色的天空。远处的城墙和尖顶房屋笼罩在一片五彩斑斓的霞光当中。

一伙手持兵器的人从烽火台上下来,远远地观望着。等到接近他们时,才发现这些人都戴着后面有翘翎的鳞纹尖顶盔,身着短衣,外套铠甲,个个都高挺着鼻梁,眼窝深陷。前面四个士兵手里拎着短剑和圆盾,后面两个正拉弓控弦。

赤昆弥双手举着节旄单独走过来,用一种生涩的语言跟对方交流了几句。之后,这些人都放下了武器。其中一个头领模样的人还派出两名士兵在前面引路。

大约走了七十五汉里路后,一座城池呈现在面前。城墙是由夯土板筑而成,间夹着层层红柳枝,垛口部分由土坯垒筑。城墙四角有瞭望楼,高达十丈。这就是鄯善国都扜泥城。【1

班超一行人从西门而入。城里面除了高耸的佛塔和戍堡,还有大小不一的各种房屋,都用夯土加木材构筑。高大的胡杨树掩衬在房舍之间。一条河流穿城而过。街道宽阔,往来者熙熙攘攘,虽然还是早上,但各种店铺前都挂着布幔,木架上已陈列了不少货物。

走到集市中间,忽然有两个戴尖顶帽的人用木杠抬着一口捆着四蹄朝天的牛犊,一前一后费力地抬到店铺门前,在一块大石案上放下,牛头对着一口大缸;一个头上用布条束发、围着短裙的人过来扬起一把尖刀,膝盖顶在牛腹上,单手按住牛角,猛然刺入牛犊的喉管,然后再转动刀刃,一股鲜血立刻喷出,正好喷到那口大缸里。店铺里面有两个厨夫,一个头戴棕褐色尖顶毡帽的人在灶边的木案上揉面,另一个戴平顶帽的人拿着刀好像刚切完菜正在跟同伴说话。土灶上有一无盖的甑热气腾腾地蒸着什么,一个小孩爬在灶洞前正用力吹火。听到大队人马隆隆走过,这些人都连忙放下手中的活计,凑到街边观看。

城门守卫骑在马上引着使团人员缓缓而过。绕过两条街区,来到了一所驿馆。早有人先去通报,等他们来到,已经有三个人在大门前等候了。守卫跟等候的人交代了几句,回头又跟赤昆弥介绍了一番,便转身离去。三个侍者面对着班超,一手搁在胸前,一手搁在背后,笑吟吟地同时弯腰一拜,然后伸手作了一个请的动作,就让开在一边了。旁边的几名仆从立刻过来牵马,并引着众人进驻馆驿。

“其人吩咐,先要我等沐浴更衣,之后再用早膳”,赤昆弥在旁边给班超解释说。“彼自有丞通禀其国王。稍作安顿后,将来人引司马于王庭谒见。”

“如此甚好!我等一路风尘,蓬头垢面,不作收拾,如何拜见?”班超呵呵笑着说。随后又转身吩咐:“且令畜牧手将使团所有牲畜好生喂养,拣空房将所载物帛悉数搬进。尔等各自收拾,等候消息。”

馆驿被一个大院子围在里面,周边沏着一丈高的红柳墙,墙头用各种颜色的石条垒砌。房屋分作两层,楼上有十六间,按照“品”字形分布,基本上都是用木材建造的;楼下有二十一间,大体按照“回”字形分布,除了宽厚的土墙体,屋梁、廊柱、门窗也都是用木材构建。所有能够装饰的构件上都雕刻着各种花纹,配以五色漆。屋顶为红色半圆形,并留有几个烟囱。房屋四周栽种着胡杨树,偌大的院子里铺有细沙路通往各个门栏。围墙下植有草皮和矮小的花木。

片刻之间,一个管事领着十五个侍女走入院子。她们手里端着托盘,装着食物,走到馆驿一楼的大厅中,在仆役收拾好的十多条木几上分别放下,然后转身即走;再过片刻,又端一些食物过来,并整齐摆好木箸,碗、碟、陶罐、陶盆、陶钵、陶壶等用具。木几分东西两排,坐北朝南专设单独一条,背后的墙壁挂着一张兽纹蓝色蜡缬毛织壁毯。所有木几都设在五彩毛地毯上,每一条几案下都铺有毛垫。在大厅中央,设有一座石炉,上面架着一个双耳圆肚子陶壶,正热气蒸腾地煮着油茶,石炉的烟囱直通屋顶。而在屋顶及墙壁四周,则挂着褐色的布幔和彩色相间的流苏。所有窗户都上圆下方,用白棉布遮挡并以木条框固定,窗栏上还刻有鸟兽云纹图案。

当班超一行人沐浴更衣完毕,来到大厅时,那些侍女立刻依次跪坐在几案前。这些侍女全都用银钗结着发,双耳吊着月牙形骨质耳环,身穿色泽鲜艳的长袍,束着锦缎腰带。个个弯眉秀目,皮肤雪白。

驿馆的管事弯腰伸手,笑脸相迎,并示意班超坐在主位上。

班超盘腿坐下后,挥手示意部属也都依次而坐。“善哉!善哉!鄯善国虽久违于汉,然汉庭礼仪却未曾遗忘!”他爽朗地笑着说。

“如此设宴,虽尽其国人盛情,却不足以表其诚心!”郭恂坐在左边的第一张案几后接了一句。

“哦!何以见得那?”班超斜脸问。他面前的侍女为他一一打开各种食具的盖子。

“驿馆设宴,当有主事官掾为汉使接风洗尘。司马不见在座缺席?”

班超哈哈大笑了起来。“既有署掾在此,若无译长相随,如何言对?岂非独以欢颜一睹汉使食相乎?况尔等饥辘多日,佳肴美色陈列于前,焉能形态风雅?”

郭恂自嘲地摇了摇头。秦雄接口说:“要风雅作甚?大口嚼肉,大斛饮酒才合乎我等本性。”说罢抓起一条羊拐啃了起来。

众人也都不再说话,自顾自开始享用木几上的食物。也许是因为仓促,也许是因为只当做一般的席宴,所以并没有西域歌舞助兴,也没有官员陪侍。但尽管如此,食物准备的还是比较丰盛的。几案上有油馕饼,灌肠面,米抓饭,炙烤羊排、羊拐,并有胡蒜、胡荽等作料配在碟中,另外每人还有一壶麻黄酥油茶。



注:【1这座城市的遗址位于现在若羌县城东80里处东距罗布泊西岸28公里

  TOP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29 14:5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65楼

正当大家在欢声笑语中进膳时,一名撇着羊角胡须,穿戴整齐的人走进来,脱掉红色的幂罱(milan帽先是躬身一拜,然后声音抑扬顿挫地说:“尊使自东方来,敝国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幸勿挂怀!我乃鄯善国译长拔罕德哈威,汉译名可称安德哈威或何哈威;本戈人。祖上也曾为译长,去过长安。今汉使突兀造访,我乃奉大王之命前来问禀……

“彼自称何名?赤昆弥可曾听清?”班超忽然问道。

在座的发出几声哄笑。赤昆弥站起来,拱手说:“禀司马,其人按西域种族论,应为粟特人;粟特一名,又可译作粟戈也!又因其族人本名冗长绕口,故与汉往来者皆取汉名。适才所言汉名当称‘何哈威’。斯言如此,见拙见拙!”

那个译长听完连忙举起大拇指连声夸赞:“尊使博闻!”

“哦!何哈威!”班超笑了笑。“贵国大王当于何时召见我等?”

“将于明日申时召见。”

“何故明日?”

“尊使匆匆驾到,我王当备大礼召见,然王庭备大礼,须得时日。故明日耳!况尊使旅途跋涉已久,稍作一日歇息,岂不更好?”

“如此甚好!”

何哈威用手指了指两边的仆从侍女和一个管事,又说:“此一干侍奴皆驿馆仆役,领头者名为阿盖达,尊使但有吩咐,尽可驱使。”

班超点了点头。“劳烦陆鸣,领译长于别库,取帛一匹, 聊表谢意!”

陆鸣坐在右边靠的下位上,一听立刻起身。

何哈威双手一拜。“多谢尊使!在下暂行告退。”

早膳结束后,侍女又端来一些干果,点心,就着麻黄酥油茶,品尝了一些。肚子填饱东西,立刻感觉困意袭来。郭恂最先支撑不住,在侍女的搀扶下起身上楼了,其余人也都纷纷起身,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寝。班超命田虑安排了两个人值守,也都各自去了。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29 15: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66楼

  TOP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29 20:4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67楼

第二天下午申时,有人敲响房间的门。班超开门一看,步锋站在外面。“禀司马,何哈威已带轺车于驿馆门前恭候。”

“汝且先行,我更换朝服后即下来”,班超回答说。“另,请告知他人,为汉使者,皆更朝冠;无官职者,皆着深衣。”

步锋应声而去。此时,有的人已经睡醒下楼,有的人才刚醒来。步锋挨门呼叫,叫完楼上的人,又转到楼下去叫。大厅门口,何哈威已经站着迎接,见到每个人都微笑着点头示意。班超跟郭恂走了下来,何哈威立即上前引路。

驿馆院门外,十辆马车一字排开。每辆车上都有一名驭手,清一色的枣红马双耳上都系着红缨。车上有棚盖,四周挂着垂幛。

何哈威示意班超坐上头一辆插有两根带缨长戟的车。郭恂坐在第二辆车上。其余属员都各自骑马随行。何哈威带着两名骑士走在车队的前面,引路的是王宫里派出的仪仗队,全部骑着高头大马,举着带缨的长矛和斧钺。

王宫设在扜泥城的东南角。一路穿过街市,大大小小的塔楼和房屋错落有致;这些由土木材料构筑的建筑无一例外,都是螺旋状的尖顶,上面开有瞭望窗和通风口。葱葱郁郁的胡杨树分布在房屋四周,遍及整座都城。街上牵着骡马的商贩,骑着毛驴的女人,穿着裘皮的僧侣和穿梭往来的行人络绎不绝。

当何哈威带着车队穿过闹市之际,行人都纷纷驻足观看。这样一支醒目的车队自然是非常引人注目的,尤其是仪仗队的旗帜上用一种形状类似驴唇的怯卢文字标注着汉使的身份;并且在相隔六十五年后王都第一次举行这样隆重的仪式欢迎东方一支超级帝国的使者,即使普通民众也都不得不流露出惊讶和仰慕的表情。

离王宫一里路之间,分布着两排仪仗兵。这是城内最大一处红泥色的塔形建筑,一座主楼两边紧挨着两座附楼;每座楼的基础都呈六边形,往上一层层叠加足有五层之高,再上面就是金色螺旋状屋顶;中间的主楼最高,在它的二层以上分别架有天桥与两边的附楼连通。四周筑有围墙,在围墙内还有大小不等的一些房屋。

迎接汉使的仪式在主楼二层的一个半圆形大厅内。一条红蓝相间印有各色图案的地毯从塔楼外面一直铺到大厅门口,两旁站满了身着各种华丽服装的官员。

何哈威引着班超一行人走到大厅门口时,一个头戴杏黄色扇形帷帽,身穿玫瑰色长袍的僧侣双手合十,迎向前来,用汉语说:“客从东方来,悦乎!悦乎!”

何哈威介绍说:“此乃竺法兰弟子惠曾法师也,曾于八年前往洛阳传佛布道。”

班超点头微笑,双手一拱:“佛自西方至,幸会!幸会!”

此时,大厅各席位上的人都站立起来,厅中央的王座上端坐着国王,王座后面挂着靛蓝和紫红色的帷幔,两根胡杨木柱耸立在台阶两旁。墙壁上、大红柱子上都点着蜡油灯;大厅地上铺着一张圆形兽纹地毯。席位分左右两排;右边的席位留给了鄯善国的王公贵族,依照身份高低排成两列;左边两排席位空着,侍从官把汉使引过去,大家依次而坐。

国王戴着弯钩型高冠,上面镶嵌着宝石,宽圆的脸庞,高高的鹰嘴鼻、深藏的双眼和长长的胡须身穿红色无领袷袢,脚穿皮靴,系一条皮质腰带,腰带上装饰着虎形和菱形的金箔片。他左手扶着一把垂挂在腰部的长剑,右手搭在兽皮座椅的扶手上,脸部表情威严庄重

等所有人都按部就班盘腿坐下后,一名司仪官面对着王座,用怯卢高声喊了一句话,随后,一支由毛圆鼓、都昙鼓、觱(bili)、箜篌(konghou)、琵琶等乐器组成的乐队在席位的最下方开始演奏。顿时,大厅内响起一支洪声骇耳深厚宽广,又带有节奏性的乐曲。

等到乐曲奏完,司仪又高声说了几句话,之后就见何哈威走到王座的台阶下,先是对着国王一鞠躬,然后侧身用汉语高喊:“我王有旨,宣汉使谒见!”

班超、郭恂起身手持节旄步入厅中间,躬身一拜,说:“大汉使者班超、郭恂率吏士拜见鄯善国国王!”

赤昆弥在边上立即翻译。国王听后说了几句话,何哈威侧身面对班超说:“我王有言:有生之年,尚能见到汉使来访,不甚荣幸!鄯善国愿以诚相待,重修盟约。”

“向至尊国王致谢!今奉大汉皇帝使命赍黄金五百两,锦帛丝绸一千匹赐予国王殿下,以彰恩信懿德。”班超说完递上简牍,赤昆弥翻译。左边座位上陆鸣、夏纡早已准备好礼物,款款走来。

几名侍从接过礼物。何哈威拿着简牍双手送到国王面前,国王展开笑容,对着何哈威耳语了几句。何哈威返身走到台阶下翻译说:“我王有言:谢大汉天子隆恩!鄯善本一小邑,前建武二十一年冬,先王曾遣子入侍,愿请内附,然汉天子以中国初定而不许,之后乃绝;今汉使到,意为内属乎?”

班超说:“前者,因天下初定,北边未服,故还归侍子;今国力昌盛,天下殷富,我大汉天子欲奋先帝之志,北击匈奴以扫边患,故通使西域以断北虏右臂。而鄯善乃西域门户,故为通使之首。附汉绝虏或绝汉仰虏,请国王殿下裁之。”

何哈威径自把班超的话翻译给国王听。国王沉默了一下,然后说了一通。何哈威转译:“我王有言:此乃国事,须与本国臣僚商议,非我王一人可断。汉使一路辛苦,我王已备大宴,款请诸位!待明日议后,复再昭告。”

班超一听,当即流露出不满的情绪,但又不好直接发作,就看了看旁边的郭恂。郭恂心领神会,拱手说:“今汉使拜见王庭,殿下臣僚济济一堂,何故不当庭商议乎?莫非遣子纳于匈奴为质,难言其隐?”赤昆弥照实翻译。

国王听后回复了几句。何哈威转译说:“我王有言:纳子为质,乃权宜之计。今辅国侯在此,可当庭相询。”

右边首席出来一个身穿紫色长袍的老人,他对着班超说了一长串话。但都听不懂。

何哈威再次翻译道:“国侯有言:百年之间,鄯善国数次与汉交通,皆仰汉之威德也!然汉自更始之乱后,我先王数请都护,皆不从,至此国民猜疑相背。复奉匈奴为附,实乃小国生存之道,而非我王绝义负汉也!况我鄯善国属匈奴,与属汉何异耳?前者,是汉弃我,非我弃汉;今汉天子有意志通西域,方才重拾旧盟,岂非纳我王质子于不顾?非我王不当庭裁决,实乃无策可依呀!汉使勿虑,且容我王三思,数日之内当有回复。”

班超闻听此话,倒也觉得颇有道理。但郭恂却开口另有说辞。他喤喤而说:“建武以来,虽未从所许,实则因中国初定,天下尚未安居;如今财力有余,士马强盛,国家间修文政,猛将顿足攘手,莫不争言力定边陲。逢此驱虏之际,北虏犹恐避之不及,又何来胁迫之心?非我汉使所虑,诚为国王殿下所虑也!若枉自犹疑,激怒大汉天子,将兵而至,届时贵国为祸不远矣!虽附匈奴,安得佑护耶?”

赤昆弥把这段话翻译后,国王看了看下面的王公贵族,一时之间,大家都面面相觑,无言以对,但内心却似乎很不甘心。国王只好和颜悦色地说了通话。

何哈威翻译道:“小国在大国间,夹缝以求生。前请都护而汉不从,后界迫匈奴威重,若非纳子附属,何以求自安?诚迫于无奈呀!今汉天子既有重开西域之意,安有不思汉威德而内属乎?咸乐咸乐也!然言虽如此,也当容我王慎思,屈尊汉使权且多留几日,定当有所回复。”

班超想想,也不能逼得太紧,与郭恂交汇一下眼神后,拱手说:“殿下明睿,敢有不从。但愿班超与所属吏士不辱使命耳!”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30 09:5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88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68楼

加油!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3-30 16: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69楼

支持!
  TOP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30 20: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70楼

回复68楼 草根作家  的帖子

谢谢草根兄!
  TOP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30 20: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71楼

回复69楼 shixt47  的帖子

谢谢兄弟关注!
  TOP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30 20: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72楼

听完赤昆弥翻译,国王舒展了一下眉头,站起身,双手举起,抬头仰望,高呼了一句怯卢,走下台阶,拥抱了一下班超,然后大手一挥,示意汉使就坐。

他自己则在厅堂中间走了一圈,嘴里絮叨着好像祈求神灵庇佑的谶语。说完后,右边的群臣都起身躬身一拜。之后,司仪高喊了几声,只见四个健壮的侍从抬来一尊四臂神祗放在国王宝座之前的台阶上,然后四个人分别手持日月蛇蝎图形的骨质器具,手舞足蹈地围着神祗跳了起来,同时口中念唱着咒语。国王站在阶下,低着头,双手合十默默地念着颂词。等这种古老的宗教仪式举行完毕,国王才回到座位上。

接下来又举行了佛法传诵,由先前那个身穿玫瑰色长袍的惠曾法师主持。一帮沙弥在大厅一处坐西朝东的神龛前焚起香烛,对着佛祖释迦牟尼唱诵了一段《浮屠经》

之后,惠曾法师走到大厅中央,先是对着国王说了一通话,然后侧过身来,对班超用汉语说:“我王不著财物,不兴嗔恚;常好惠施,与民同欢;案法治化,终无阿曲;群臣纳谏,不逆其词;不近他色,恒守其妻;宽怀和睦,无有竞事;修德养武,无有病患,此乃佛陀传承之教法;凡我佛倡导君王之德,我王已俱其七也,汉使岂不闻‘君王有德,法不可坏’?何以两国外事纷争而相逼耶?”

班超顿了顿,起身回答说:“法师传佛布道,四海有加,何以两国俗事杂糅其间?”

“我佛宽怀明义:为家忘一人,为村忘一家;为国忘一村,为身忘世间。虽为贵霜人,如今在鄯善;既谋国王政,安能止于言?”说罢,惠曾法师双手合十,躬身一拜。

班超哈哈大笑了起来,说:“既非鄯善人,却谋鄯善政;人世虽有界,佛法却无边;斯言若如此,孰能起因缘?”

惠曾脸一窘,垂下头说:“汉使通阿含,我亦无复言。各为君长故,意乐皆圆满”。说完再次一鞠躬,然后退入席位中。

司仪出来又说了一通大概是宣威颂德之类的言辞后,所有人都起身离席了。何哈威过来对班超说:“请尊使屈驾赴宴!”

班超点点头。只见离席的人都汇集到大厅门口,自然而然让出一条通道。何哈威手一伸,班超就率领众人迎着通道走了出去。

宴会设在左边的附楼之内。沿着走廊迂回主楼大厅,再穿过木栅制成的天桥,就到了宴会厅。刚一入门,就有侍从引路,直接引到厅的左边席位。那里早已设好一排排木几,下面铺设了华丽的地毯。四面墙壁上整齐有序地挂着色彩鲜艳的帷幕,每一处空挡都点燃了铜质蜡油灯,而厅的中央顶上更是吊着一盏大型鎏金的花瓣形铜灯。与国王议事厅布置有所不同的是,宴会厅的左边席位设了九个席位正好三排,但在三排席位之前又分别设了三个单独的席位;右边也依照左边对称设席。两边席位后面都各侍立着几十个侍女。

侍从把汉使一行人引过去后,分别示意班超、郭恂和田虑在三个单独席位上分上下位各自就座,其余人按职别大小分别坐在后面三排当中;对面的席位也是按职别就座的。辅国侯坐在首位,次位坐着惠曾法师,这却是所有使团成员意料之外的,再次是译长何哈威;后面第一排首位坐着却胡侯,其次是鄯善都尉,再其次是击车师都尉,之后是左右且渠,左右千长,左右百长,左右大禄等等。国王还是坐在正中间,坐西朝东;只是王座上多了一个位置。当一个仪态万方、头戴鸟纹金冠,一头褐色短发卷垂于项肩,披着白狐披风,身着孔雀蓝缎裙的女人迎着国王步入王座后,大家才知道那是王后。

木几上早已陈列了器具食物。每人配备一副象牙箸,一尊釜炙驼峰,一(gui)野驼蹄、(fu)鹿唇蔓菁、一盆米兰河大头鱼羊肾毕罗,一碟粟米小油饼,胡椒和苜蓿、一芫荽胡葱还有一(gong)葡萄酒外加一个小玉盏。在南边靠墙的地方还设有四座圆锥形四足陶炉,高约五尺,开口直径约六尺,上围宽,下围窄,外壁上有引火窗,内置木炭;陶炉开口边缘有两只上翘的挂耳,把事先腌制好的羔羊用铁杵穿好架在两耳之间,铁杵一端有木制摇柄。四名厨手正握住摇柄来回翻滚着,香气溢满大厅。

当所有人落座后,国王走下台阶,高举双手,大声朗诵了一通欢迎词。 “神灵赐我以尊荣,汉使赐我以福耀;日月佑我于小邑,天地幸我于庶民;群臣华表于殿下,嘉宾蓬荜于高堂。荣幸莫过于如此,敢不恭敬于东方?”

等何哈威翻译后,国王拿着酒樽举起来,面向汉使,笑着点了点头再弯腰鞠躬后,仰起头一饮而尽。何哈威解释说:“此樽美酒,乃我王致大汉天子!”

班超起身拱手说:“殿下敬意,班超斗胆代为致谢!”

  TOP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30 21:0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73楼

国王从侍女手里接过第二樽酒。何哈威又解释道:“此第二樽酒,乃我王赐予汉使,以表至诚之心!”

班超走上前去,躬身一拜。“谢殿下!”说完双手接过来,昂头饮完。

国王这时又从侍女手里拿来一樽酒,面向左右两边扫视了一下。何哈威说:“第三樽酒,我王与与座嘉宾、群臣同饮。请诸位举盏。”

所有人都起身,先是躬身一拜,然后一起举酒,跟着国王同时饮下。

宴会就此正式开场,大家开始品尝佳肴。

这时,司仪招呼乐舞上场。领头的是一名男伎,戴着圆顶小帽,撇着短胡须,先端坐在那里。后面有两排女乐手。一排击鼓的有五人,头发拢成椎髻,用骨质发笄穿戴,身穿团花锦翻领小袖胡服她们的面前有四面瓜形答腊鼓,最右一人右手拿着短梃在指挥,左手正用手指敲着一面铜钹。第二排也是五人,一人拨着箜篌,第二人弹琵琶,其余三人吹奏横笛、排箫、木埙。在不同乐器此起彼伏,交相辉映下,一支悠扬婉转的大曲娓娓飘来。随着乐曲的开场,另外一支由四人组成的曼妙女郎舞动身躯,缓缓来到大厅中间红色氍qumao)毯上。她们披着细长的发辫,用银饰束结自然地散在肩背后,身穿窄袖襦衫,衣裙曳地,披帛绕肩,当领头男伎用一种古老而沙哑的喉音唱起一支悠远回肠的歌曲后,开始了她们俊美飘逸的舞蹈。

第一场舞蹈结束,班超、郭恂、田虑、赤昆弥各举一樽酒,走到台阶下,向国王一拜后满饮下去;赤昆弥解释说:“国王设此大宴款待,汉使感怀至深,借此美酒聊表谢意!”

国王点点头,露着满意的微笑。旁边的王后走下来,举着一樽酒说:“尊使勿要多礼。我观诸位皆中国勇士,欲敬诸位一樽,如何?”

班超等人没想到王后会说汉语。连声说:“王后美意,敢有不从。然我等皆使者耳,安能受王后敬酒之礼?”

王后微微一笑说:“此地不比中国。鄯善国民风淳朴,礼仪从简,诸位何必拘泥?”说完一招手,立刻有四名侍女端着酒樽过来。

班超等人只好把刚才的酒樽放到侍女的托盘上,同时举起另一樽。“谢王后殿下!”说完四个人一起喝尽。王后也跟着喝完,然后随手作了一个请的姿势,便转身回座了。

侍女把烤熟的羔羊肉稍作分割,用木制食案端来,每个席位上一份。班超刚品尝了一小块肉,对面的辅国侯就端着酒樽过来敬酒了。他只好起身应对。好在他只是单纯敬酒,并没有多话。当他敬完一轮离去时,第二场歌舞又开始了。

这是一支由三人组带来的充满奔放旋律的舞蹈。三个肌肤雪白,宛若天仙的女子,身穿几乎透明的薄纱,一来到舞池中央,就伴随着音乐节奏,快速扭动身躯和臀部。她们左手插腰,右臂擎起,指尖呈莲花状,双脚足尖交叉而立,敷身彩带飘飞扬起,裙摆成弧形,丰满细嫩的大腿忽隐忽现,脸上始终挂着迷人的微笑。

大厅顿时爆出阵阵喝彩声,连国王脸上也露出了惊叹的笑容。秦雄坐在席位上,两只眼睛几乎都要放出光彩了。他身后的黄松、杜坤等一般人更是连连发出唏吁的呼声。毕竟,这样的舞蹈在中原地域是难以观赏到的。

班超一连喝了十多盏葡萄酒。

朦朦胧胧中,歌舞换了一茬又一茬,与对面鄯善国的大臣喝了一樽又一樽。直到国王晃着蹒跚的步伐被王后扶着离开,宴会才宣告结束。

走出王宫,已是皓月当空,群星璀璨。插上火把的车队早已在外面等候,一般大臣拱手相送后也都各自道别。何哈威一直把班超等人送上车,目送着车仗沿着鳞次栉比的房屋驶入黑暗的闾巷中。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31 13:5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74楼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31 13:5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75楼

  TOP
头像
fluomuy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5-03-31 17: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7-17    发短消息        

76楼

拜读了,学习了,支持了,加油,关注!

支持!预祝早日出版发行!

免费“众筹”出版书籍,圆您作家梦!

联盟众位文友之力,让免费出版书籍成为可能。

免费众筹出版交流群:(two 60one 970

免费众筹出版群群旨:为书友众筹出版入门、交流、互粉、互筹、互赞、互荐、转贴、成功案例分享、共享出版社信息、互赠出版书籍之推广宣传用途。

亲们!可别问我“众筹”是什么?

因最近几年纸质出版市场行情低迷,加之电子书籍的冲击,出版社常常规避出版风险,名不经传的作者实体出书难如登天;但作者微薄的工资也不可能支付出书的费用,也不情愿自费冒险去承担出版风险;因而时下流行的众筹出版是您很有必要尝试的选择。

只要您的书籍优秀,人气高,文笔好,免费出版那都不是事!

期待您的参与加入!也许您就是下一位成功作家!

声明:本群只为文友免费众筹出版书籍提供信息资源、分享成功经验交流、推广宣传之用,不涉及任何收费。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6579626#p=1

青春文学《风轻云淡》低调出版预售众筹,热烈欢迎文友捧场!

“众筹”出版预售网址:http://www.qingju.com/projects/65922

http://www.zhongchou.cn/deal-show/id-91531

  TOP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31 21: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77楼

第一部 大漠飙风

                                   

入虎穴火烧西大寺   鄯善国仰汉从藩属   

公元735





在通往扜泥城大约七十五汉里那座烽火台边,鄯善国的士兵正在盘问一队人马。当弄清情况后,便放松了敌意,同时都围到那伙人赶来的一辆槛车旁。车上用木笼装着两只色彩斑斓的花纹豹,吐着腥红的舌头来回转悠。

这时,另外一伙人骑着马疾驰过来,为首者是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年,披着斗篷,头戴兽形金箍。当那些士兵见到他时,都恭敬地鞠躬行礼。

少年也不搭话,径自下马,走到槛车旁观看。他的随从忽然用怯卢语吆喝了两声。众人抬头望去,只见烽燧北面来了一队人马,走近一看,正是楼兰公主一行人。少年高兴地迎上去,张开双手高呼了几声。

楼兰公主下马与他拥抱了一下。“此乃舍弟赛里木江,”她对身后的李双等人介绍说。

秦雄、李双等人拱了拱手。“我等皆为汉使!幸会王子殿下。”

“前两日已有汉使来我王都,如今何故又有来者?”王子用汉语满含不消的表情问道。

楼兰公主用怯卢语解释了一下。王子听后不再回话,返身走到了那辆槛车旁,突然抽出腰间的弯刀,砍断了木笼门,哈哈大笑起来。随后跳上马,一挥手便与他的随从纵马向扜泥城疾驰而去。

笼子里的两只豹子稍稍试探了一下,立刻蹿了出来。周围的人大惊失色,顿时后退。运送豹子的主人手拿一根棍子,操着驯兽师的语言大声吆喝着,但那两只豹子却当没听见似的,正虎视眈眈地向着旁边那些马猫腰过去。

李双等人迅速把楼兰公主护住,并让她上马。盖天奴和季伯手持兵刃,挡在两只豹子前面。这两只豹子张开大嘴,发出低吼,像是要立刻猛扑上来一样。正在僵持时,那匹绝尘骝忽然昂头嘶鸣,飞快冲过来,扬起双蹄猛踩两只豹子。众人见了心里大惊。

而那两只豹子也吃了一惊,但迅速展开搏斗。只见那匹马跳跃翻腾,不是用后蹄甩踢,就是用前蹄猛踏,两只豹子居然一点便宜也占不到。场地上尘土飞扬。眨眼间,其中一只豹子被踢中腹部,翻滚了几下居然口中吐血;一只豹子无心再斗,猛然蹿出场地,乖乖地钻进了槛车上的笼子里。

围观的人们不禁大声赞叹。豹子的主人赶紧跑到槛车边,把笼子门关上并用麻绳系好。然后连连向汉使点头。盖天奴询问了一下,才知道,这伙人是从于阗国来的杂耍艺人,因为于阗国与莎车国交战,为了避难,才来鄯善国的。

那匹绝尘骝喘了几口气,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又重新回到马队当中。秦雄过去拍拍它的脖子,自言自语地说:“今日一战,使尔扬名矣!”

烽燧旁的士兵向楼兰公主施了施礼,然后放行。那帮于阗国的艺人跟在汉使的马队后面,一起往城内奔去。

到了城门口,见公主驾到,守卫没有再盘问,直接有人领路。楼兰公主吩咐侍从把汉使带到驿馆,而她自己却跟两名奴婢径自去了王宫。

秦雄等人来到驿馆时,只有几名仆役。询问了一番,才知道班超一行人被国王请到演武场去观看马术比赛和竞技运动了。仆役将所有人的马匹都牵到院子后面的马厩里。盖天奴不是太放心,就随仆役亲自把那匹绝尘骝牵了过去。

院子后面有一口井,旁边安放着一台石磨盘。后面的马厩搭着简易的葭苇棚,所有的牲畜都集中栓在里面的横木上,并设有长条形的木槽供牲畜饮水食草。几只麻雀在旁边伺机觅食,与它们争抢地盘的是一群苍蝇在乱飞。

马厩外一个马夫坐着,右手持着一把铡刀,左手握着一把草,放在木墩上,在制草料;前面用苇席半围着,面前放着有一个柳条箕和一个小陶盆,里面装着麦麸和水。另一个马夫举着一个有柄的大木勺,正向着马槽走去。盖天奴把马栓好后,接过马夫端来的木勺,亲自把草料倒在槽里面,然后又去挖了一大勺麦麸倒进系在横木上的草斗子里。

秦雄、高赞、李双等人在驿馆先是沐浴了一番,然后更衣出来用膳。驿馆的管事阿盖达照样还是笑脸相迎,所有吃的用的都一应俱全。

黄昏时分,班超一行人终于回来了。众人相见自然分外亲切高兴,各叙了一番分开后的经历。班超听说他们安全带回了楼兰公主,放在心头几天的一块石头才算落地。

自然,鄯善国的国王也得知了女儿的遭遇以及被汉使救回的经过,为了表示感谢,国王当天晚上再次安排了一场宴会,王后尤其热情款待了八名勇士。

但之后的三天里,王庭却再也没有消息了,也不见何哈威像之前那样天天都来问禀。班超派赤昆弥到王宫去打听情况,得到的回复是国王身体不适。

  TOP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4-02 10: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78楼

夜晚,雾纱一般的月光笼罩在整座城市。正是月亮的下弦期,月亮被一个硕大的圆圈环绕着,片片花瓣似的云块点缀其间,

“月晕来风!”班超望着天空自言自语。他站在驿馆的庭院中,思绪禁不住千头万绪。

李双忽然从后门走过来。

“禀司马,适才楼兰公主遣侍女传信,邀在下赴约,言有要事相告。去也不去,请司马定夺!”李双拱手说。

“哦!有此等事?”班超呵呵笑了笑。

“在下不敢隐瞒。侍女吉玛等候于偏门。”

“那依孟卿之见,当有何事于深夜相邀?”

李双摇了摇头。“在下实属不知!”

“既如此,但去无妨。只需小心谨慎。”

李双拱手道别。随后就出了偏门,跟随吉玛乘车而去。

马车七扰八绕了一番后终于在一处简陋的庭院门口停下,李双下了车,跟随吉玛走了进去。里面的房屋没有任何灯火,泥土砌成的墙壁在银色的月光下一片煞白。

楼兰公主倚在木窗旁边,头上披挂一条米色的麻纱,身穿裹胸长裙,棕褐色的长发微微卷曲下来垂在双肩上,面孔皎洁而秀美。见李双来到,挥了一下手,吉玛立刻退了出去。

“不知公主殿下何事相邀?”李双拱手问。

“如此召见汉使,实属无奈。因我王都已有戒备,为避耳目,故选此地,还望汉使勿要多虑。”

“在下不敢!”

汉使入鄯善,我本不当多问,然此行却为北匈奴获悉。今呼衍王使节屋赖带及副使比离支率百余使者入鄯善,意在威逼我父王绝汉。我深知此事关系尔等使命,故相邀以告。”

李双一听,心里一惊。“啊?原是如此,是故尔父避我不见耶?”

楼兰公主点点头。“父王惶惶不安;一旦绝汉,定当以妾身妻于呼衍王之子!请速通禀班司马,早做权宜。”

李双叹息了一声。“在下自当通禀。”

楼兰公主忽然走近李双,抓起他的双手,深情脉脉地看着他。“若非李君侠骨,我身早已入虎狼之口。今不见我父王有赏赐,自愧负于恩情;若非国王之女,定当为君洒扫后庭。然人生在世,世事不及所料。今此一别,恐永无相见之日。”

李双惶恐地俯身一拜。“承蒙公主垂青,双受之不起!”

楼兰公主从身上解下一块精致的玉佩。“此乃昆仑之玉,我佩戴十年有余。今赠予君,见此犹见其主。”说罢用手在眼角抹了一下,然后轻轻拍了拍手掌。

房屋里开门出来一个身影,裹着黑色大斗篷,出来后掀开斗篷,才看清是一袭红衣少女。虽然是在夜晚,但她的容貌在月光的照耀下,依然清晰可辨。那是一副轮廓分明,俊美无比的面孔。

“我身不由己,又无他报,故别赠此女为君代为洒扫。此女名唤股再丽,通晓汉家言语及音律。望君厚待,勿要推辞。”

那名少女见状,连忙低头躬身一拜。李双顿时诚惶诚恐:“双谢过公主美意,怎奈飘零绝域,身似转蓬,又无栖身之地可居,如何收得?”

“大漠之女,久历风霜沙砾,以车马为家视为常事,何曾贪得安逸?还望李君莫要推辞!”

李双欲言又止。楼兰公主摆摆手,转身走出了庭院,消失在夜色中。那名少女怔怔地望着他说:“奴家本将死之人,蒙公主不弃而获生。今既赠与尊使,当舍身效命而无憾。请尊使受小女子一拜!”

李双连忙搀扶。“女郎不必多礼。且容在下回复使命,再行处置。”

“尊使不肯留我耶?我市值六十穆里呢,可换取六枚金币。【1

“非敢不留,实乃身不由己。”

如此奴家定当身首异处矣!”

“女郎何出此言?”

“尊使有所不知,奴家本是公主私下放生之人,决意远走他乡;若是现身于市,为人所获,按鄯善律令,定当就诛。”

“女郎何罪以至当诛?”

“因阿姊嫁于王子,父兄登大位,不慎触犯律法,皆获罪受诛;又逢阿姊早死,老母拒纳税银,因此卖奴家于宫廷。然按我族习俗,姊亡故,王子可妻其妹,因奴家不从而下狱。后遭狱吏欺辱,被奴家手刃而死,以至获罪当诛;幸得公主及时相救。”

李双听完她一番叙述,立刻拱手说:“女郎身世不幸,双自会设法使汝脱身。然在下客居驿馆非汉家之地,往留恐为不便。权请女郎于城内躲避几日,待使命复毕,自会接洽。”

红衣少女顿了顿,说:“奴家别无他处可躲,唯有此地。望尊使信守诺言。”

李双供了拱手,只一个眼神就回答了一切。然后转身离去。

外面的马车还在那里等候。李双上车跟吉玛交待了几句,让她谨慎关照股再丽。夜空中的月亮不见了,只留下一片惨淡的云片。外面开始起风了,还夹带着沙粒。

回到驿馆后,班超正在大厅中跟步锋、田虑、秦雄、高赞等人饮酒笑谈。李双凑到班超耳边,把匈奴使者来鄯善的情况悄悄告诉了他。


注:【1穆立(muli)西域古国货币名称。1金币=10穆立,1穆立=1米里马谷物的价值。1米里马=20希,1希=1斤。据出土佉卢文献考,50穆立价值相当于一峰两岁的骆驼。当时的鄯善国,奴隶可以自由买卖。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4-02 17:4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79楼

本文情节曲折,史料殷实,描写细腻,实是一篇好文。
  TOP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4-03 12:4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80楼

回复79楼 shixt47  的帖子

多谢兄台赞誉!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