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友谊关外的难忘岁月——援越抗美生活纪实

头像
孤独之客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6-03 18: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513    精华:3   注册时间:2012-11-9    发短消息        

81楼

回复62楼 草根作家  的帖子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03 22:3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23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82楼

感谢楼上诸位支持!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6-04 14: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30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83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04 21:2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23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84楼

回复83楼 草根作家  的帖子

感谢草根作家支持!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04 21: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23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85楼

按照新兵连的正常计划,三个阶段的思想教育任务已经全部完成了,入越前的一系列教育,如入越纪律,越南战场的形势等也说了一遍又一遍。本来四月底已经是动身的时候了,但直到五月上旬部队还是按兵不动。据说这是由于广西几派组织之间发生了大规模武斗,铁路运输受到了严重影响,使我们部队的行动也受到了阻碍。现在,新兵连就像一辆中途抛锚的客车,开车时间遥遥无期,未来的动向成了一个未知数,新兵连中明显看得到一种烦躁不安的气氛。加上生活的紧张和枯燥,这段时间对我们来说简直就是度日如年。

打篮球,是这段时间我们的主要业余文体活动之一。一到晚饭后,连部门口的篮球场上便围满了人,连与连之间、排与排之间,每天都会有一场球赛,裁判、运动员、观众都是战士们,有时也有干部参与其内。因为我刚到三连,与原三连的同志还不是很熟,只是偶尔站在一边看看,很少参与其中。有一天,和我站在一起的谢新春指着场上的裁判问我:哎,这个伢是不是你们同学?

我说:是呀,跟我同班。

我的一个同事要我提醒你,对他最好提防着一些。

为什么?

我们安装公司的小刘昨天问我,你认不认识一个姓史的伢?我说,认识,他和我关系好的很。怎么啦?那天正好也是他在场上当裁判,小刘指着他说,这个家伙在指导员面前杀他的扦子。

谢新春是来自安装公司的青工,到部队后和我关系很好,特别这次又和我一起从五连分到三连,每天更是形影不离了。现在有人在指导员面前说我的坏话,他连忙找机会告诉我。

小刘说,前天有事到连部去,听见他正在和指导员谈什么,意思好像是有几个同学到部队来看史锡腾,后来被一个团里的什么干事赶走了。他对指导员说,弄不好这几个人是间谍,是到这儿来刺探军事情报的。我看这个人很不正派,恐怕史锡腾要吃他的亏。

听了这段话,我差点儿没气晕过去。这个在场上当裁判的新战士是我们学校一个班的同学,在一起相处六七年了,我的同学也是他的同学,他怎么会作出这样的事?

就在不久前,我被调整到三连以后,有一天连长突然在连部门口大声叫:

史锡腾,谁叫史锡腾?

我连忙跑过去:我叫史锡腾,连长。有事吗?

有老乡找你,在连部。

我莫名其妙,什么老乡,怎么会找我?

我跑到连部一看,是原来班上两个关系很好的同学,不知怎么会在这种时间找到这儿来了。

因为入越的问题已经宣布,为保密起见,我们就坐在连部简单交谈了几句。不一会,就冲进来一个脸膛黑黑的干部,后来听说是团里的一个什么干事。他先对着两个同学大喊大叫,然后就态度生硬地将他们赶走了。

本来以为事情就到这儿完了,谁知过了几天,我收到了一封来自学校的信,这两个同学在信中把这个干事大骂了一顿,说那个胖的像猪一样的家伙简直比国民党的军官还坏

休息的时候,我按照惯例,把信传给同学们看了,这句话让大家笑了好一阵。从水果湖中学来的一群战友由于关系密切,大家相互之间都没有什么隐私,同学的来信都互相公开。特别是个别有女朋友的同学的信,更是成了参考消息,在一定的范围内,个个都是有权关心的,谁也不会想到因此会出什么事。休息时间一过,又到了集合时间,信就留在了这个同学的手里。谁知道就被他拿到指导员哪儿捞取政治资本去了。

晚上熄灯前,我越想越睡不着,干脆跑到连部。连长、指导员都在,正好那个同学也坐在连部和领导套近乎。我严肃地说:

报告连长指导员,我叫史锡腾,有个问题想向你们汇报一下。

他们客气地说:

你说吧。

前几天,有两个同学来连里找我,当时还是连长叫我去连部会的面。

连长想起来了:对,是有那么回事。

当时我们一直坐在连部,就谈了几句家常,绝对没有讲军事秘密,一会儿他们就被赶走了。但是,据说现在有人向连里反映,说来的人是间谍,是来收集军事情报的。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上战场了,万一在行军途中遭到敌人的袭击,我可就有嘴也说不清了。因此,我请求上级马上派人把这个问题调查清楚,如果他们确是间谍,就立即对他们采取行动,以保证部队安全。像机枪似的,我一口气将肚子里的话全放了出来。

指导员清了清嗓子,正儿巴经地正想教育我几句,连长却抢先大声说:

这件事我知道,根本没有那回事,你不用背包袱。回去睡觉吧。

连长是东北人,很爽快,两句话就让我安下了心。由于连长实际上是三营副营长,是指导员的上级。这几句话一出口,指导员想说什么也不好说了。

我回头看了看那个同学,他低着头一言不发,很是狼狈。我不想就此放过他,顺便就接着来了两句:

老同学,你的革命警惕性很高,这点很值得我学习。但是,他们与你都是多年的同学,是不是间谍你应该还是知道的吧,这样做,是不是太卑鄙了一点?

他满脸通红,头低得更低了,口里发出一些啧啧的,类似于吮鱼刺似的声音。

我向连长、指导员敬了个军礼,走出了连部,并顺手关上了身后的门。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6-05 07:4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30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86楼

引用:
原帖由 shixt47 于 2015-6-4 21:35 发表

按照新兵连的正常计划,三个阶段的思想教育任务已经全部完成了,入越前的一系列教育,如入越纪律,越南战场的形势等也说了一遍又一遍。本来四月底已经是动身的时候了,但直到五月上旬部队还是按兵不 ...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6-05 13: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87楼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6-06 13: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88楼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07 07:3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23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89楼

7.越过友谊关


尽管广西的武斗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但还是出现了一个阶段性的暂停。部队就利用这个短暂的空隙,果断地投入了行动。

1968521,我们团的全体新兵就在当时下车的那个车站又登上了闷罐车,接续上了当时未完成的旅程。当列车随着汽笛声慢慢启动时,我想,我们漫长的等待终于熬到了头。

可是到了傍晚,列车一到柳州车站,机车就把我们往横七竖八的轨道上一甩,然后就不知去向了。陪伴我们的是周围不远处断断续续的枪声。

我知道我们遇到麻烦了。

果然,排长急急忙忙下车与上级领导碰了一下头,回到车厢对我们说:周围正在武斗,大家不要紧张,就坐在这儿不要动。我们不是本地驻军,他们不会找我们麻烦的。一班长,把车厢门打开,指挥大家高唱革命歌曲。

武斗,对我们武汉来的学生兵来说,并不稀奇,因为文化革命中最早的武斗,就是发生在武汉。1967年夏天,武汉的百万雄师钢派新派打了几个月,并造成惊动全国的“7·20”事件。事情虽然严重,但毕竟还是冷兵器时代,只是动了大刀、长矛,没有动真枪真炮。不过这个先例一开,全国就到处武斗成风了。什么组织发表了个什么声明,有人就说是大香花,有人却说是大毒草,时间一长,就闹出了个什么香花派毒草派两大对立组织。香花派毒草派天天就为这件事闹,闹来闹去也说不清楚是大香花还是大毒草,最后就打起来了;有人讲了几句什么话,有的说好得很,有人说好个屁,就闹出了个好派屁派,最后也是打得一塌糊涂。说起来都是为了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捍卫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要闹得你死我活,最后发展到动枪动炮,甚至动用坦克、装甲车,就差动用军舰、飞机了。广西对立的两派,一派叫做大联指,一派叫做·二二。这两派势力在南宁、柳州、桂林等地誓不两立,除了相互武斗之外,还夺权、抢枪、抢夺援越物质、破坏铁路交通,甚至连当地驻军也被卷了进去。柳州是铁路局所在地,又是广西重要的工业城市,武斗尤其厉害。今天我们在入越途中,还没有品尝到美国飞机的滋味,倒先领教到了广西造反派的厉害。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面对呼呼乱飞的子弹,还是非常紧张。真的糊里糊涂被流弹打死了,岂不是国际主义烈士没有当成,倒成了广西造反派的刀下冤魂了?

整列火车的车门都打开了,以各个车厢为单位,全团的新战士,在一个不恰当的时间和一个不恰当的地方,开始了一场奇怪的歌咏比赛。

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

“……”

不知是那个车厢响起了刚刚学会的铁道兵兵歌

披上了行装扛起了抢,雄壮的队伍浩浩荡荡,同志呀你要问我哪里去呀,我们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

好,好,就唱与铁道兵、越南有关的歌。一位首长指示道。

另一个车厢里飞出了越南歌曲《越南中国》:

越南中国,山连山,江连江。

共临东海我们的友谊像朝阳。

同饮一江水,早相见,晚相望,两岸共闻雄鸡歌唱。

……

哎,我们欢呼万岁,胡志明,毛泽东。

我们车厢在一班长的指挥下唱起了《解放南方》,一首非常好听,又非常具有战斗力的越南南方歌曲。这首歌是越南南方解放战线的军歌。

解放南方,坚决向前进,

打倒美帝,消灭卖国贼。

江山受割裂,鲜血流成河,此仇不共戴天。

汹涌的九龙,光荣的长山,激励着我们去冲锋杀敌,肩并肩一直向前。

起来南方的人民,起来快冲向暴风雨。

誓为我祖国,战斗到最后,紧握刀枪向前。

黎明要实现,曙光照四方,愿江山灿烂万年。

……

也许是武斗的勇士们听出了我们是与他们没有任何瓜葛的铁道兵,也可能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注意我们,几个小时后,枪声渐渐远去。终于,一辆机车开过来挂到我们的列车上,将我们拖离这多事的柳州车站。

又经过了近一天的颠簸,第二天中午列车在一个小车站停下了。这个站的名字叫夏石,在广西宁明县境内。这里离边境城市凭祥不远,它在铁路线上只不过是一个无名的三级小站,但现在,有限的几条轨道上停满了军用列车,站台上堆满了军用物资,周围有兵站、仓库、转运站,加上满眼全是军人,它俨然成了一个军事重镇。事实上,它现在确是援越部队的后方基地。不过,假如你不是局内人,一定会感到奇怪,因为这些忙碌着的军人穿的不是绿军装,而是清一色的青灰色制服,也不配帽徽领章,看起来倒更像是学生。这种服装我们入伍路过衡阳车站时,曾在退伍的老兵身上见到过,在新兵连时也曾在老班长的包袱中见到过,而现在我们也穿上了这样的制服。

在新兵连的最后一周,在上级公布了出国的秘密以后,我们就开始换装了。每人两套全新的青灰色制服,换下才穿了几个月的绿军装。帽徽、领章、军装不但不能再穿了,而且连保存做个纪念都不行,一律要上交。从那时起再看看我们新兵连,一个穿绿军装的军人都没有了,满眼都是青灰色的制服。这种青不青,灰不灰的制服就是我们铁道兵入越部队的特殊标志。

多年后我们复员回到家乡,一见到穿这种服装的人,不用介绍便知道遇到战友了,马上便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除了服装,我们的通讯地址是经过伪装的。以后我们要给家里写信,落款将是广西十一号信箱××大队××中队××小队,不明就里的人完全看不出这是一个部队的信箱,更不会想到我们的实际驻地是在战火纷飞的越南。国内一般的老百姓看到这封信,还真以为是从广西的某个单位寄来的呢。这样做,是因为保密工作的需要,也是一种用来骗老美的战略战术。明明美国知道我们中国人也参加到这场战争中去了,但是我们是中国后勤部队,充其量也是些工人,是属于民间的援助,不是军事行动,你能怎么办?

整个部队在上级的指挥下下了火车,到兵站吃了在国内的最后一餐饭,然后收拾好了行装,在一边静静地休息,准备在黑夜降临时再转乘汽车,走完到越南去的最后路程。

  TOP
康桥2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6-07 08: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775    精华:2   注册时间:2010-4-1    发短消息        

90楼

他满脸通红,头低得更低了,口里发出一些“啧啧”的,类似于吮鱼刺似的声音。
我向连长、指导员敬了个军礼,走出了连部,并顺手关上了身后的门。

----------------------------------------------------------------------------------------------------------------------
很细致,也很形象。学习了。
  TOP
头像
苏一萧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6-08 09: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39    精华:1   注册时间:2014-4-29    发短消息        

91楼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6-09 11: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92楼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09 16: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23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93楼

回复90楼 康桥2  的帖子

请康桥先生多提宝贵意见!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09 16: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23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94楼

感谢陆老师、苏一萧先生鼓励!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09 20:1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23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95楼

天渐渐黑了下来,小站慢慢隐藏到夜幕之中。突然,一阵集合号声急促地响起,所有的战士听到号声后下意识地猛站起来,迅速背上背包、水壶及所有的随身物品,等待着随时会下达的口令。

不久,压低嗓门发出的一声声口令在队伍里传开:

“×分队同志注意,现在集合。

稍息,立正!向右看齐!

报告,一排集合完毕。

报告,二排集合完毕。

“……”

几分钟后,我们已经来到一个比较宽阔的路边,在那里,一辆接一辆的汽车早已顺着公路停满,长长的车队一眼望不到头。仔细看,全是些清一色的解放牌卡车,每一辆车的后面都搭着帆布棚,棚子上拉着伪装网,伪装网上又插满了长满叶子的树枝,远远望去,车队溶进了墨绿色的群山之中,不注意还真看不出来。此时此刻,足有几百号人在行动,但偌大的旷野中没有一丝光亮,也没有一声响动。所有的车灯一律关闭,周围连抽烟的人都没有一个。这种气氛,分明让人觉得自己已经确确实实置身于战争环境之中了。

此时,只听得指挥员一声令下,各班战士登着后面的梯子依次上车,并放下背包有次序地坐好,在黑暗中静静等待着一个极其神圣的时刻到来。

车灯打开了,一道道雪亮的灯光划破夜空,汽车发动了,整个小镇都在轰鸣。终于,我们所乘的这辆车慢慢起步了。人坐在车上,视线被两侧的车棚围得严严实实,周围什么情况也见不到。幸好车后面没有遮挡,透过这个有限的空挡,我们可以看到后面长长的车队,像一条巨大的火龙,沿着蜿蜒曲折的公路慢慢移动。只见数十上百支明亮的车灯在空中来回扫射,一会儿照亮了左边,一会儿照亮了右边,一会儿把两边的山体照得通明,一会儿又把我们的车厢照得雪亮,不由得让人想起了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国庆之夜。

在黑暗中不知道走了多久,隐约觉得周围有了依稀的灯光,原来车队来到了凭祥市区。凭祥虽然号称是一个市,但街上的房屋低矮,行人稀少,几乎见不到什么店铺,宽阔的马路上暗淡无光。以内地的标准来衡量,这儿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很小的小镇。可是火车站前却是另一番景象。凭祥火车站是5/6次国际特快列车的边境站,也是国内线路的终点站,因此,它的站房设施在当时算是相当气派的。此刻,车站前的广场上人流如潮、红旗飘扬,高分贝的广播喇叭正在发出刺耳的口号声。不用问,这是哪一派革命组织正在此地召开革命誓师大会。看来文化革命的风暴刮到了中国的每一个角落,也刮到这远离祖国心脏的边境小镇。

车站慢慢落到了车队的后面,街上的路灯也逐渐稀少,但高音喇叭中的口号声、语录歌声还隐约可闻。我知道,这儿是祖国境内的最后一个城镇,再向前,就是战火纷飞的异国他乡了。我两眼饱噙着热泪,心中默默向祖国道别:再见了,祖国,再见了,亲人!愿我们不日再相见。

大约在午夜十二点多钟,在一个被灯光照亮轮廓的城楼下面,汽车一辆接一辆徐徐停下。我知道,现在我们已经来到了中越两国的边境线上,这个高大宏伟的城楼就是著名的中越边关友谊关。

友谊关,明朝开始设镇,历史上曾称镇南关。解放后为了加强中越两国之间的关系,1953年改名睦南关1965年又改名为友谊关。这个城楼在历史上曾多次毁坏,多次重建,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建国后重建的。它位于广西的西南方,座落在连绵的崇山峻岭之上,茂密的绿树环抱之中。建筑的主体是高而厚的城墙及圆洞形的城门,越境公路从宽阔的门洞中间直穿而过,将中越两国的边境城镇凭祥和同登紧密连接在一起。两边的城墙翻过左右山坡向远处延伸,不知究竟通向何方。

在指挥员的统一指挥下,我们迅速下车整队集合,然后跑步穿过友谊关城楼,来到友谊关外的广场上。站在城楼的正面向上看,这是一栋用石块砌成的三层楼建筑,每层四周都围有石栏杆,让城楼显得菱角分明、雄伟气派,又增添了几分秀色。门洞上方镌有一块大理石匾,匾上是陈毅同志亲笔题写的友谊关三个大字。再往上,在城楼的中央,则挂着毛泽东同志的巨幅画像。城楼顶上最高处,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在夜空中高高飘扬。广场约有半个足球场大小,全部是水泥浇筑而成。广场对面左侧,有一栋白色的平房,那就是我国的边防检查站。右侧,是通往边境的公路,过去不到500,据说就是越南的国土了。一个个连队在友谊关前列队排成方阵,场上形势颇有点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壮烈气氛。几百人的队伍,除了脚步的刷刷声和指挥员偶尔发出的口令声外,没有一点儿其它声音。但此时此刻,我们的心情并不平静,兴奋、自豪、当然还有神圣的使命感和即将远离祖国的惆怅心情,这一切都在我们胸中交织,使我们热血沸腾,这种感觉在当时,甚至直至现在都是无法用语言来准确表达的。

几位来自广州军区的首长早已等候在友谊关前,他们要在此地为我们送行。欢送仪式是很简短的,首长在队列前面为我们致了欢送词。然后,在指挥员的带领下,我们进行了庄严的入越宣誓。面向城楼上的毛主席像,面对北方的祖国,我们脸色格外凝重,身体格外挺拔,声音格外洪亮,右手握拳过肩,一字一句地重复着以下誓言:

敬爱的毛主席,遵照您的命令,我们肩负着国际主义重任,即将开赴越南战场,参加支援越南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的伟大斗争。作为一名坚强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战士,我们在此向您庄严宣誓:我们要牢记您的教导,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将个人的生死置之度外,与越南人民并肩战斗,将援越抗美斗争进行到底。……”

数百上千人的声音汇在一起,像海面上涌来的滚滚波涛,又像天空中低沉有力的惊雷,在群山峻岭中回旋震荡,经久不息。

深夜一点,我们所乘的车队在广州军区领导的欢送下驶出友谊关。再见,友谊关!你是我们前往越南战场的起点,也是我们踏上人生道路的起点。

不到两分钟,车队越过了边境线,通过了越南同登边防检查站。透过车棚的空档,我看到了紧靠路边的越南边检站。这是一间很小很普通的平房,门口路旁,一根长长的圆木杆斜竖着指向天空,是用来拦车的障碍,平时平放下,不让车辆通行,办好出入境手续后,圆木杆被竖起来,让车辆通过,与我们国内小城边上的交通管理站或木材检查站一模一样。这边没有辉煌的灯火,没有飘舞的红旗,也没有轰轰烈烈的欢迎仪式。在边检站门口微弱的灯光下,只有几名身穿制服的越南边防人员站立在公路两旁,正面带笑容地向我们挥手致意。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踏上异国土地,这几个人也是我第一次见到的有血有肉的越南人。

汽车没有停留,只是稍微减了点速,然后就继续沿着越南一号公路向河内方向驶去。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09 20: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23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96楼

天渐渐黑了下来,小站慢慢隐藏到夜幕之中。突然,一阵集合号声急促地响起,所有的战士听到号声后下意识地猛站起来,迅速背上背包、水壶及所有的随身物品,等待着随时会下达的口令。

不久,压低嗓门发出的一声声口令在队伍里传开:

“×分队同志注意,现在集合。

稍息,立正!向右看齐!

报告,一排集合完毕。

报告,二排集合完毕。

“……”

几分钟后,我们已经来到一个比较宽阔的路边,在那里,一辆接一辆的汽车早已顺着公路停满,长长的车队一眼望不到头。仔细看,全是些清一色的解放牌卡车,每一辆车的后面都搭着帆布棚,棚子上拉着伪装网,伪装网上又插满了长满叶子的树枝,远远望去,车队溶进了墨绿色的群山之中,不注意还真看不出来。此时此刻,足有几百号人在行动,但偌大的旷野中没有一丝光亮,也没有一声响动。所有的车灯一律关闭,周围连抽烟的人都没有一个。这种气氛,分明让人觉得自己已经确确实实置身于战争环境之中了。

此时,只听得指挥员一声令下,各班战士登着后面的梯子依次上车,并放下背包有次序地坐好,在黑暗中静静等待着一个极其神圣的时刻到来。

车灯打开了,一道道雪亮的灯光划破夜空,汽车发动了,整个小镇都在轰鸣。终于,我们所乘的这辆车慢慢起步了。人坐在车上,视线被两侧的车棚围得严严实实,周围什么情况也见不到。幸好车后面没有遮挡,透过这个有限的空挡,我们可以看到后面长长的车队,像一条巨大的火龙,沿着蜿蜒曲折的公路慢慢移动。只见数十上百支明亮的车灯在空中来回扫射,一会儿照亮了左边,一会儿照亮了右边,一会儿把两边的山体照得通明,一会儿又把我们的车厢照得雪亮,不由得让人想起了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国庆之夜。

在黑暗中不知道走了多久,隐约觉得周围有了依稀的灯光,原来车队来到了凭祥市区。凭祥虽然号称是一个市,但街上的房屋低矮,行人稀少,几乎见不到什么店铺,宽阔的马路上暗淡无光。以内地的标准来衡量,这儿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很小的小镇。可是火车站前却是另一番景象。凭祥火车站是5/6次国际特快列车的边境站,也是国内线路的终点站,因此,它的站房设施在当时算是相当气派的。此刻,车站前的广场上人流如潮、红旗飘扬,高分贝的广播喇叭正在发出刺耳的口号声。不用问,这是哪一派革命组织正在此地召开革命誓师大会。看来文化革命的风暴刮到了中国的每一个角落,也刮到这远离祖国心脏的边境小镇。

车站慢慢落到了车队的后面,街上的路灯也逐渐稀少,但高音喇叭中的口号声、语录歌声还隐约可闻。我知道,这儿是祖国境内的最后一个城镇,再向前,就是战火纷飞的异国他乡了。我两眼饱噙着热泪,心中默默向祖国道别:再见了,祖国,再见了,亲人!愿我们不日再相见。

大约在午夜十二点多钟,在一个被灯光照亮轮廓的城楼下面,汽车一辆接一辆徐徐停下。我知道,现在我们已经来到了中越两国的边境线上,这个高大宏伟的城楼就是著名的中越边关友谊关。

友谊关,明朝开始设镇,历史上曾称镇南关。解放后为了加强中越两国之间的关系,1953年改名睦南关1965年又改名为友谊关。这个城楼在历史上曾多次毁坏,多次重建,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建国后重建的。它位于广西的西南方,座落在连绵的崇山峻岭之上,茂密的绿树环抱之中。建筑的主体是高而厚的城墙及圆洞形的城门,越境公路从宽阔的门洞中间直穿而过,将中越两国的边境城镇凭祥和同登紧密连接在一起。两边的城墙翻过左右山坡向远处延伸,不知究竟通向何方。

在指挥员的统一指挥下,我们迅速下车整队集合,然后跑步穿过友谊关城楼,来到友谊关外的广场上。站在城楼的正面向上看,这是一栋用石块砌成的三层楼建筑,每层四周都围有石栏杆,让城楼显得菱角分明、雄伟气派,又增添了几分秀色。门洞上方镌有一块大理石匾,匾上是陈毅同志亲笔题写的友谊关三个大字。再往上,在城楼的中央,则挂着毛泽东同志的巨幅画像。城楼顶上最高处,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在夜空中高高飘扬。广场约有半个足球场大小,全部是水泥浇筑而成。广场对面左侧,有一栋白色的平房,那就是我国的边防检查站。右侧,是通往边境的公路,过去不到500,据说就是越南的国土了。一个个连队在友谊关前列队排成方阵,场上形势颇有点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壮烈气氛。几百人的队伍,除了脚步的刷刷声和指挥员偶尔发出的口令声外,没有一点儿其它声音。但此时此刻,我们的心情并不平静,兴奋、自豪、当然还有神圣的使命感和即将远离祖国的惆怅心情,这一切都在我们胸中交织,使我们热血沸腾,这种感觉在当时,甚至直至现在都是无法用语言来准确表达的。

几位来自广州军区的首长早已等候在友谊关前,他们要在此地为我们送行。欢送仪式是很简短的,首长在队列前面为我们致了欢送词。然后,在指挥员的带领下,我们进行了庄严的入越宣誓。面向城楼上的毛主席像,面对北方的祖国,我们脸色格外凝重,身体格外挺拔,声音格外洪亮,右手握拳过肩,一字一句地重复着以下誓言:

敬爱的毛主席,遵照您的命令,我们肩负着国际主义重任,即将开赴越南战场,参加支援越南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的伟大斗争。作为一名坚强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战士,我们在此向您庄严宣誓:我们要牢记您的教导,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将个人的生死置之度外,与越南人民并肩战斗,将援越抗美斗争进行到底。……”

数百上千人的声音汇在一起,像海面上涌来的滚滚波涛,又像天空中低沉有力的惊雷,在群山峻岭中回旋震荡,经久不息。

深夜一点,我们所乘的车队在广州军区领导的欢送下驶出友谊关。再见,友谊关!你是我们前往越南战场的起点,也是我们踏上人生道路的起点。

不到两分钟,车队越过了边境线,通过了越南同登边防检查站。透过车棚的空档,我看到了紧靠路边的越南边检站。这是一间很小很普通的平房,门口路旁,一根长长的圆木杆斜竖着指向天空,是用来拦车的障碍,平时平放下,不让车辆通行,办好出入境手续后,圆木杆被竖起来,让车辆通过,与我们国内小城边上的交通管理站或木材检查站一模一样。这边没有辉煌的灯火,没有飘舞的红旗,也没有轰轰烈烈的欢迎仪式。在边检站门口微弱的灯光下,只有几名身穿制服的越南边防人员站立在公路两旁,正面带笑容地向我们挥手致意。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踏上异国土地,这几个人也是我第一次见到的有血有肉的越南人。

汽车没有停留,只是稍微减了点速,然后就继续沿着越南一号公路向河内方向驶去。
  TOP
头像
孤独之客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6-10 18:3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513    精华:3   注册时间:2012-11-9    发短消息        

97楼

回复81楼 孤独之客  的帖子

  TOP
夏小芹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6-11 16: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048    精华:0   注册时间:2009-9-30    发短消息        

98楼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11 20: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23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99楼

感谢孤独之客及夏小芹二位支持!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11 20: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23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100楼

8.踏上了战争土地

8.踏上了战争土地

我骑在一匹枣红马上,沿着一条崎岖的山路飞奔,可是马背上光溜溜的,连个马鞍也没有,我的屁股已经快从马背上滑下来了。可是马还在狂奔,怎么也不能让它停下来。猛地它往上一蹦,我的屁股就离开了马背,人被抛向了空中,落地时,屁股重重在地上摔了一下。疼痛将我从梦中唤醒,原来是汽车在路上颠了一下,屁股就从所坐的背包上落到了车厢地板上。

几天来行军途中的辛劳,已经战胜了前半夜始终占据着主导地位的兴奋和好奇,我终于抵御不住后半夜的困倦而迷迷糊糊地睡了一阵。看车外,天开始蒙蒙亮了,路边的景色已经依稀可见,公路上已经能见到几个行色匆匆、挑着担子赶路的越南京族妇女。晨曦之中,依稀可以看到她们身上的大致装束:上身穿着一件又短又窄的上衣,衣服把身体裹束得紧紧的,从胸部到腰部勾画出一条青春靓丽的动人曲线;与上身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下身穿的却是一条又肥又大的裤子,裤腿随着晨风呼呼地飘动,不注意看,还以为是一条拖到脚面的裙子。这不禁使我想起老同志形容越南妇女装束的一句话:精简节约的上衣,铺张浪费的裤子。尽管此时离出太阳还早,但她们的头上都戴了一顶尖尖的斗笠,一束长长的,扎成马尾巴形状的披发拖在身后。据老同志讲,越南的妇女非常勤劳。因为年轻力壮的男子差不多都上了战场,她们承担了后方几乎所有的重体力劳动:修路、种地、运输……,除了使用牛耕地外,其它不管是重活还是累活都是她们在干。她们是抗美救国斗争中一支不可或缺的生力军。据说,越南的姑娘非常漂亮,现在虽然看不清她们的面庞,但远远看到她们健壮苗条的身材,婀娜多姿的步调,不禁使人砰然心动。

车颠簸得更加厉害了。虽然看不到路面情况,但可以想象得出来,这一段道路一定被破坏得相当严重。一个急转弯,一座城市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之中。这是什么样的城市啊!这是一幅只有在电影里才能见得到的现代战争的场景:所见之处,大片的房屋被毁,整个屋顶被彻底掀翻,只剩下一片片残垣断壁。满街的沙石瓦砾,满街的累累弹坑,高高的水塔断了半截,横七竖八的钢筋到处都是。街心公园被一个巨大的、积满水的弹坑所占据,周围被掀起的土堆成了一座小山。火车站周围情况更是惨,钢轨扭成了麻花,枕木横七竖八,站台被埋在土堆里,电线杆歪倒在一边。但车站两头的信号灯杆上,红、绿信号灯却在不停地变换着信号。车费力地爬上大桥,虽然桥上车辆通行无阻,但整座桥梁却是伤痕累累,断胳膊缺腿。几孔钢梁只剩下了一孔,一孔早已不知去向,另一孔一头扎在上游处不远的江水里,还剩半截斜竖在水面上。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真不知道要一枚多大威力的炸弹,才能把它从桥墩上抛到那么远的江中。

这一段公路,两边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弹坑,路面上的土至少也已经被翻过几道,上面早已看不到一点柏油的黑颜色。但是,这一点也不妨碍我们车队通过。车队穿过市区时,整个市区空无一人,假如不是因为还有不少树木坚强地在周围站立着,简直让人感觉不到一点儿生气。据说一般的老百姓都疏散到农村去了,但我知道,城市里肯定还有不少勇敢的军民在这儿坚持斗争,因为,这儿的交通是那么有序、通畅。

这个城市是河北省的省会北江市,一号公路和河友铁路在这儿并肩前进,加上一条江从此穿城而过,这儿就成了南北交通要塞。自从美机轰炸北越以来,就把这儿的桥梁、车站和两条交通路线当成了轰炸的重点目标,没日没夜地对此进行狂轰滥炸,企图彻底切断河内与北方邻居中国的交通联系。据说,北江大桥是北越被美国飞机炸的次数最多的一座桥梁,在一次猛烈的轰炸以后,正桥就一直没有修通,所有的汽车、火车都从便桥通过。直到最近美国停止轰炸后才把正桥架通。由于这些重点目标都位于城区之内或离城不远,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城里的民房、道路、商店、工厂、学校及各种公共设施就一次又一次地惨遭破坏。这是我们踏上越南土地后看到的第一个越南城市,也是第一个我们真实面对的被战争破坏的城市。它带给我们的是心灵上的震撼,当然更多的还有对美帝国主义的仇恨。

火车,看,火车!车上有人在叫。

果然,一列长长的火车喘着粗气,在我们的一旁慢慢地开行。啊,尽管空中强盗如此狂轰滥炸,但我们的运输线仍然在畅通。实际上,无论是铁路还是公路,它们从来没有中断过一天,美国人白天炸,我们夜里修,第二天一早,它们又像前一天一样,仍然是一条繁忙的交通线。当然,这其中就有我们铁道兵,不,应该是我们中国工程部队的一份功劳。据说北江大桥就是我们二大队的防区。

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乘坐的汽车离开大车队,驶离了一号公路,方向转了90度,从西南折向西北。我回头看看,其实大车队也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十几台车还在向南方开行,原先那么多车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离队拐上支线了。我们部队的各个连队就分布在这一带,隐蔽在离公路不远的竹林与村庄里。我们现在走的这条支线公路是一条碎石公路,比起一号公路来要狭窄多了,也颠簸多了,两边也没有多少行道树,无遮无掩地在一望无际的稻田中间穿行。最后,我们的车来到了一个被竹林和芭蕉林环抱的村庄,这就是我们此行的终点——一支队二大队三中队九分队。

这个村子很大,好像是由几个自然村组成。村口的树上拉扯着热烈欢迎新同志的大幅横联,横联下面还摆着毛主席像,远远看去还以为是到了中国的人民公社。村口挤满了人,原来全连的领导和同志早就守候在这里,又是打锣又是敲鼓,把这平时难得热闹一回的村庄弄得一片喧闹。人群中还有越南老乡,他们远远地站在一边看热闹,互相之间不时发表一些什么见解。在更远一点的地方,还有几位身着黄制服的公安人员,他们一言不发,只是冷冷的站在那儿,注视着周围的一切。我们一从车上下来,老同志们就一下子围上来,抢的抢背包,送的送茶水,然后簇拥着,把我们从村口一直迎到炊事班前的院子里。沿途的越南老百姓也放下手中的活跑过来了。他们站在村中小路的两边,有的向我们打招呼,有的对着我们微笑,还有的对我们评头论足。最高兴的是那些半大的小孩,他们在我们队伍前后跑来跑去,人来疯似的大声尖叫。这种情况真有点像邻居家来了客人——不,更像是来了新女婿、新媳妇,全村老少都来看热闹似的。

我们来到一个院子里,被安排在树阴下面作短暂的休息。环顾四周,发现这个院子里的房屋群都被一簇簇参天大树遮掩着,从布局来看好像是村子里的一座古庙。正中的房屋虽低矮、破旧,但雕梁画栋,古色古香,门两边的柱子上刻着用中文书写的对联,龙飞凤舞,颇有气势。不用说,这里以前是庙宇的正殿,不过现在早就没有了菩萨,只见里面搁了几排铺,现在是连队炊事班的驻地;右边的房子更低矮,不时有炊事员进进出出地拿东西,好像里面有个仓库。后来知道,其实那是司务处,是司务长和上士办公的地方,外带仓库和小卖部;左边房子的空间倒是比较高,但那是用竹子和芦席搭盖的,屋顶上竖着个大烟筒,一看就知道是伙房,现在有几个炊事员正在烟雾腾腾的炉灶旁准备早饭;当中是个院子,院子约有两个篮球场大小,地面是用水泥草草抹过的。空地两头竖着一副非常简陋的篮球架,篮框上挂着一副破网子。篮球架一点儿也不标准,甚至连油漆都没有刷,看来是连队同志自己因陋就简制作的,但这是连队唯一的一个运动场。前面是一堵很简陋的围墙,墙上也没有门,只不过有一个供人进出的豁口而已。外面沿墙有一条小路,这是几个自然村之间的重要通道,我们刚才就是从这儿进来的。门外,路的另一边是一个宽阔的水塘,水塘那边就是郊区了,周围都是树林和庄稼地,没有什么房屋。



[ 本帖最后由 shixt47 于 2015-6-11 21:07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