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友谊关外的难忘岁月——援越抗美生活纪实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6-12 07: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25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101楼

引用:
原帖由 shixt47 于 2015-6-11 20:58 发表
8.踏上了战争土地

我骑在一匹枣红马上,沿着一条崎岖的山路飞奔,可是马背上光溜溜的,连个马鞍也没有,我的屁股已经快从马背上滑下来了。可是马还在狂奔,怎么也不能让它停下来。猛地它往上一蹦,我的屁股就离开 ...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邹小帆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6-12 15: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7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5    发短消息        

102楼

  TOP
头像
邹小帆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6-12 15: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7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5    发短消息        

103楼

  TOP
雪宇飞鸿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6-12 23:2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37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9-11-2    发短消息        

104楼

《圣灵部落》——兽性、人性、神性的生死纠缠,天、地、人的万古绝唱。
QQ:923366872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503786-1-1.html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13 21:4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23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105楼

感谢楼上各位对我的支持!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13 21: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23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106楼

值班排长的哨声响起来了,招呼全连战士集合。新兵老兵都以班排为单位在院子中间站好。

一位连首长来到队列前:

同志们……”

的一声,全连战士双脚碰到了一起。指导员敬了个军礼:

请稍息。同志们,让我先介绍一下,我叫师成名,是这个连队的指导员,这一位叫朱德华,是你们的连长。

连长一旁也行了个威武的军礼。

新战士一起鼓掌。

今天,我们非常高兴,我们的新战友历经千辛万苦,从祖国内地来到这里,来到我们二大队九分队。从现在起,不,应该是从你们进入新兵连那天起,你们就是我们连队的一员了。从那时起,我们一直在关心着你们,盼望着你们,等待着你们到来。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今后,我们要在一起生活,一起工作,一起战斗。我们新同志要尊敬老同志,老同志也要爱护新同志。

大家再次热烈鼓掌。

指导员没有过多罗嗦,及时煞住了车:

新同志经过一夜行军,很辛苦了,现在先到各班休息一会,过一会在这里会餐。现在已经9点种了,大家今天都还没有吃早饭。这一餐算什么,是中餐还是早餐,大家就不必研究了,反正吃饱肚子了事。

大家一阵哄笑。

有的新同志还惦记着分配工作的事,大家不必着急,先吃好、休息好再说。解散。

我们分散到各班稍事休息,洗了洗脸,抹了抹身,喝了口水,会餐就开始了。

这餐饭确实是够丰盛的。菜有红烧猪肉、卤鸡蛋、榨菜肉丝、白糖炒花生米,外加黄花粉条肉丝汤,主食是大米饭加面条。我们自己拿着盘子到炊事班窗口去打菜,每人一份,假如不是因为盘子已经堆得满满的,再也盛不下的话,炊事员还要往里拼命加。打好了饭菜,各人就在院子里找个阴凉的地方,三个一堆,五个一组,蹲在地上吃开了。在桂林新兵连生活了近三个月,每天伙食标准才三毛多,一点没油的青菜加上一点像蛔虫一般粗的粉条,人都吃厌了。不说新兵连,就是在家中也从来没有如此享受过。现在逮到这样丰富的一餐,一个个不由得喜笑颜开。这几样菜,放在今天也许算不了什么,但在当时,却是很不容易的。六十年代初,由于天灾人祸,各种物质奇缺,大米、食油、猪肉、豆制品……所有吃的用的,全部计划供应。至于北京粉丝、四川榨菜、花生米等,平时根本见不到,每年只有春节期间限量供应一点。国家为了保证出国部队的生活,组织了大量短缺物质,如生猪、细粉丝、榨菜、花生米及各种肉罐头等,源源不断地从祖国各地运往越南。我们在越南的生活标准是每天八毛,是国内部队生活标准的两倍。事后了解到,为了欢迎我们的到来,炊事班特地杀了一头肥猪,好让我们吃个够。难怪老班长当时对我们说:出了友谊关,不愁吃和穿,头顶三角板,脚踏菠萝弹。三角板是指美国的B-52轰炸机,菠萝弹,则是指一种外形酷似菠萝的杀伤性炸弹。这几句顺口溜形象地反映了入越部队生活上的优越,当然也反映了我们当时所处环境的险恶。

晚上,仍然是在这个院子里,我们新战士再一次面临命运的选择——最后一次分工。

指导员站在队伍面前,手里捏着名单。但他并不急于宣布。他先用了半个小时向我们介绍了连队的历史和现状。他告诉我们,九分队是个桥梁连队,擅长于桥梁施工和桥梁抢修。在解放战争时期和抗美援朝时期,在战场上多次立下战功。从朝鲜回国后,部队在黎湛线、鹰厦线、包兰线等新线建设中逢山开路,遇水搭桥,锻炼出了一大批经验丰富的桥梁建设者。现在,连队跟随队伍又来到援越抗美的战场,在此已经与美帝国主义战斗了整整3年。在美国飞机的狂轰滥炸之下,承担了北线铁路米轨改准轨的任务、修建克太新线的任务,现在又南下市求,担负起市求大桥的抢修任务。市求大桥,是从友谊关到河内的铁路线(亦称北线)上的一座重要的公铁两用桥,是从东北方通往河内的交通咽喉。在美机轰炸最频繁的日子里,市求大桥和北江大桥一样屡受重创,那时,我们九分队全体干部战士就日夜战斗在这座桥上。美机白天把桥炸断,我们晚上把桥修通,保证了这条钢铁运输线每天畅通无阻。

现在连队有三个建制排,十七个班,包括一个炊事班和一个勤杂班。全连有干部、战士近两百人,有起重工、电焊工、钳工、铆工,还有炊事员、理发员、通讯员、文书等。

谈到这里,他强调说:工作只有分工的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我们来到这个革命的队伍里,都是为人民服务的,不管分到什么工作岗位上,都要好好工作,都是一样光荣。下面,我们就开始宣布同志们的去向。叫到谁的名字,谁就出列,然后由各排各班接回去。

刘连东……”

到!

王细伢……”

到!

这两位同志到一班。

张腊狗……”

到!

“……”

在指导员念名字和新兵回答的交错进行声中,新兵队列中的人越来越少。分到一排的被一排长接回去了,分到二排的也被二排长接回去了。一、二排是起重排,体力付出大,技术少。我在想,看来不会分到起重排了,也好,就到三排吧。三排是最后一个排了,也是连队里的技工排,什么电工、钳工、焊工都在这个排,当然也有铁工、木工、泥工。当不上电工、钳工,其它工种也不错,总是技术活嘛。念到王大坤的名字了,念到谢新春的名字了,他们都是我新兵连的武汉老乡、好朋友。他们分别被分到三排的两个班。

当三排长高高兴兴地把新鲜血液领到他的队伍里去的时候,还没有念到我的名字。这时我的心开始揪紧了。新兵队伍中就剩下几个人了。又一个新兵分到勤杂班当理发员,队伍里就剩下我和金银洲等六个人了。我和小金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预感到了什么。果然,此时听到了指导员点我的名字:

史锡腾,炊事班,金银洲……”

指导员后面还说了些什么,我已经无暇关注了,当时,除了炊事班炊事班外,我的脑袋里一片空白。

史锡腾同志,我代表炊事班全体同志欢迎你。

我转过身来,一位胖胖的、黑黑的,神态憨厚的老战士满面笑容地站在我的面前。我想这大概就是炊事班长了。不等我回话,他已经从我的背上一把抢过背包,将我带到了炊事班的队列里。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16 09:3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23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107楼

9.异国家乡
刚到越南,对我们来说一切都是新鲜的,异国他乡的风土人情,战争夹缝中的和平气氛,有别于新兵连的部队生活,都让身处其间的我感到激动。半个多月来的亲眼所见,让我对这块地方有了深入的了解。我们连的驻地是越南河北省越安县广平乡。广平乡,在普通越南地图上是找不到的,但是你可以通过“市求”这个地名基本确定这个乡的位置。因为它在地图上非常醒目,非常有特征。“市求”,有的地图上又称“答求”,从它在地图上能标为一个小小的圆圈来看,这个城镇至少应该有一定规模。从地图上还能看到,一号公路、河友铁路和一条名为“桥江”的河流在此十字相交,交点处就是一座公铁两用桥,这就是市求大桥,是我们连队的主要施工现场。广平乡就在一号公路以西,桥江以北约几公里的地方。到了这儿,已经彻底走出了越南北部山区,进入到肥沃的红河三角洲冲积平原。除了偶尔能见到一两个小山包外,基本上看不到稍高一点的山峰,满眼都是一望无际的绿油油的稻田。站在稍高一点的地方极目远望,无边的稻田之中凸现出一丛丛竹林和一片片蕉林,它们像一座座绿色的小岛飘浮在海面上,又像一颗颗翡翠点缀在绿色的地毯上,与天空飘浮着的朵朵白云互相辉映。在竹林或蕉林的包围之中,隐约可以看到一栋栋低矮的房屋,它们有的是黑色的,有的是米黄的,还有的是浅蓝的,那都是越南人民居住的村落,我们的驻地就是这其中的一个。除了竹子和香蕉外,村里还到处生长着棕榈、柑桔、木瓜、菠萝……,还有不少说不出名来的热带植物比比皆是,走在村子里,就好像处身于美丽的热带植物园之中。由于老天爷的慷慨,这儿阳光充足,风调雨顺,地里的稻谷一年好几熟,而且只要把它插下去,几乎不用经常施肥,也不用对它进行复杂的后期管理,到时候收割就行了。假如不是连年的战祸,这儿无疑是一块最富饶的土地。来到越南之前,我曾想象这儿有高高的椰林,密密的竹林,因为在反映越南战争的电影里,椰林和竹林是使美国兵深陷其中的坟墓,竹子削成的尖桩是越南人民用来对付他们的武器。然而我失望了,因为这儿根本见不到椰子树。有一种树的叶子很像椰树,但要小得多,别人告诉我那是槟榔树。后来查地图我才知道,原来这儿的纬度和我国的湛江差不多,在这样的气候条件下是没有椰子树的,电影里的椰子树都生长在南越。村子里的房屋以砖瓦房为主,但绝大多数又低又矮,窗户里面黑洞洞的,条件很差。不过附近农舍基本都没有遭到破坏。美机的轰炸目标是城市、铁路、桥梁。城市内到处是一片断壁残墙、人去楼空的凄惨景象,而在乡村里,绝大部分建筑基本都是完好的,由于城市里的居民都撤离到农村来了,农村反倒显得更繁华。走在村子里,满眼见到的都是妇女,说的严格一点,应该是京族妇女。她们的打扮几乎都差不多:上身紧紧束缚在红色、棕色或黑色的对襟上衣里面,胸部显得特别丰满。下身的着装则基本上是千篇一律的:一条宽大的黑色丝绸裤子一直拖到脚下,一双光脚板就在粗糙的地面上快步飞跑。如果偶尔能见到几个穿着白衬衣、拖着木拖鞋的姑娘,不用问那都是从城市里来的。出门时头上戴一顶尖顶草帽,帽子下面流出一头瀑布一样的长发。也许是为了防晒,面部两边还用毛巾遮住,只露出眼睛和鼻子。年轻的女子大多长得都很漂亮,她们大方、热情、活泼、勤劳,充满青春活力。每天一早,这些妇女就下地干活了,插秧、薅草,挑肥、割谷……样样都干,除了牵牛耕地是男人干的活以外,妇女几乎没有什么活不干的。能见到的男人大多是老弱病残,因为年轻力壮的男人都当兵上了前线。男人的着装和中国人区别不大,衬衣、瘦腿西装裤,比当年的中国小伙子穿得要时髦,但头上却总带着一顶盔帽,不知是遮阳用的,还是防空用的。男人的脚下也不穿鞋,大都光着脚丫子。偶尔也能见到穿木拖板和抗战鞋的,他们是不是从城市来的就不容易判断了。平时男人做的事很少,主要是耕耕地,翻翻场,也许在村子里还负个什么责之类的。给人印象最深的是年龄稍大一点的妇女,她们一个个都是红牙齿、棕牙齿、黑牙齿,冲着你“嘿”地一笑,吓得你只想逃跑。后来才知道,嚼槟榔、染牙是京族的古风,过去男男女女只要到了十七八岁就开始染牙。按照他们的习俗,开始嚼槟榔、染牙,便象征已经成年可以成亲了。从此,这些青年男女便可以自由参加当地举行的任何娱乐聚会,参加对歌,选择对象。随着时代的发展,这种古风已日渐衰微,但在越南农村,你依然还可以看见不少老年妇女的牙齿被染得又黑又亮。在他们眼里,保持牙齿洁白如玉是品质不良。越南老百姓的生活很艰苦。估计衣服最多就是两套换洗,而且冬天也没有棉衣,在最寒冷的时节,我们都穿上了棉衣棉裤,而他们最多在上身加一件薄棉袄,下身就只能永远穿着那条肥大的丝绸裤子,冻得全身上下缩成一团。我也见过他们吃饭,主食是一小碗大米饭,因为越南的粮食作物除了大米就没有什么了。大部分时间吃饭是没有菜的,偶尔哪一天打个牙祭吃上一点儿菜,充其量就是半生不熟的竹叶菜,用盐水蘸一蘸就往口里送,再不会有其它任何佐料。在村子里,我们与老百姓朝夕相处,用歌词里的话来讲,是“早相见,晚相望”。村民对我们很友好,见面就来一句“赵隆基”,或者“隆基,安更觉”。有老同志给我们翻译过来,才知道意思就是“同志你早”,或“同志,吃饭没有”。后来再碰到他们,我们也照样对他们来个“赵隆基”、“安更觉”。村子里还常常驻扎着越南人民军武装部队。他们的战士都是那么年青,身体是那么单薄,面孔是那么稚嫩,性格是那么活泼,说得准确一点,他们都还是孩子,是刚刚成年的孩子。每天清早,他们就开始训练了。他们背着沉重的背包,背包上横搁着枪支,胸前挂满了弹药,每天都要在田埂小道上急行军。他们和我们相遇时,都会投以热情的微笑,然后就急匆匆离我们而去。过了一段时间再和他们相遇时,原来熟悉的面孔不见了,又换了一批人员。也许,原来的那支部队已经通过胡志明小道进入了越南南方,现在正在与美国兵进行生死肉搏哩。
  TOP
康桥2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6-16 10: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775    精华:2   注册时间:2010-4-1    发短消息        

108楼

难怪老班长当时对我们说:出了友谊关,不愁吃和穿,头顶“三角板”,脚踏“菠萝弹”。三角板是指美国的B-52轰炸机,菠萝弹,则是指一种外形酷似菠萝的杀伤性炸弹。这几句顺口溜形象地反映了入越部队生活上的优越,当然也反映了我们当时所处环境的险恶。
------------------------------------------------------------------------------------------------------------------
不仅艰难,而且凶险,祖国的勇士们,你们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16 15:2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23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109楼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6684481#p=1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6684481#p=2
当年入越部队在友谊关前宣誓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6684481#p=3
越南市求大桥,今天仍保留着当年的面貌,公铁两用,同一层桥面上既走火车,又走汽车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6684481#p=4
作者所在的炊事班人员合影。前左二是作者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6-16 15:3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25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110楼

引用:
原帖由 shixt47 于 2015-6-16 09:37 发表
9.异国家乡
刚到越南,对我们来说一切都是新鲜的,异国他乡的风土人情,战争夹缝中的和平气氛,有别于新兵连的部队生活,都让身处其间的我感到激动。半个多月来的亲眼所见,让我对这块地方有了深入的了解。我们连 ...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16 15:3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23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111楼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6684481#p=5 中国军队入越前在友谊关前列队宣誓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6684481#p=6
整齐的入越队伍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6684481#p=7
今日市求桥与当年没有什么变化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6684481#p=8
作者所在的炊事班合影。前排左二为作者。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6-16 18: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112楼


shixt47先生您好

下面是我的小说“革命四十年”里的一段,涉及到援助越南的事。
想请您看一下,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观点方面的另说)。
可在我那连载的栏目里跟贴说明。

这段是讲邬连长因把晕倒的右派带回家,被人诬告,而受复原处理。


*******************************************************************************

常年的野外作业,四十多岁的易政委,也显得黝黑,满脸的沧桑,见邬中和进来,示意他坐下。易政委很严肃地宣读了团里的决定:从即日起,解除军籍,按复员处理。
尽管邬中和有所思想准备,但听到这决定还是很意外,就说:“上次我来已经解释过了。那个李辰,是政府放出来的,不是逃出来的。遇到他病了,倒在路上,我是用自行车带他回家去,不是背他走的。”
宗发奋写的信是很鬼的,说李辰是“跑出来”的,部队领导一看以为是“逃出来”的;又说是“驮回来”,而不明说是用自行车带回来,叫人一看以为是和右派亲密得背了回来。
易政委一摆手,“这些细节就不用讲了,反正是属于政治性错误。考虑到你这些年来工作比较努力,为部队做过一些贡献,所以,我们在结论里什么也没说,只是说按复员来安排。就是经济上的补偿要少一些。但是,我们也是为你向师里做过一些努力的,最后的这个结果,希望你能理解。”
邬中和在部队多年了,完全明白这些,还能再说什么呢?
部队的军人到一定年龄要退出现役,叫退伍。一般来说,战士就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原来是农业人口的,还回农村去,叫“复员”,大概是恢复原状的意思。部队干部就在城里安排个工作,转为非农业人口,叫“转业”,意思是转换个职业。军人本身没有“常住户口”,不存在农业人口还是非农业人口的问题。复员与转业,在个人的经济待遇上当然有明显的差别。对邬中和这样的干部身份采用“复员”的方式,也是一种极特殊的处理办法。组织上考虑过,如果做出处分,依据也不是很充分,对当事人的影响更大;不处理,组织上更要承担谁也不愿意承担的政治风险。
为了让邬中和理解领导的苦心,易政委又说:“这不是处分,这是处理。这样处理,档案里不留材料,政治上也没有多大的影响。现在这样,已经是最好的可能啦。”
易政委讲的意思是,经济上会有些损失,但政治上不受什么影响,已经是很好的啦。其实政治上,怎么能不受影响呢?只不过是影响小一些,不是“打击对象”,而是“抛弃对象”,这辈子是不会再“使用”了。
邬中和理解这些,知道领导这种特殊方式的“好意”。所以,他没有说更多的话,只是点点头。
易政委还有点不放心,说:“你也不用再上师部去找,那样反而不好。你懂我的意思吗?”
邬中和这才说:“政委,你放心。这已经给你们添麻烦了。”
易政委舒了一口气,淡淡地一笑,过了一会儿,又说:“跟你说句实话吧。这话你听了,可不要告诉任何人。你离开部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我们这个部队可能很快要去越南了。你倒是可以回家跟老婆孩子在一起了。”
六十年代初,美军对越南北方的轰炸不断向北扩展,为支援越南的抗美战争,“中国从1965年6月开始,先后向越南派出防空、工程、铁道、后勤保障等支援部队达32万余人,最高年份达17万余人。”(请见:《‘文化大革命’中的人民解放军》,李可、郝生章著,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9年)
“我也听说了一些,谢谢政委了。”

邬中和回工地后,向姚指导员汇报了团部对自己的处理决定。
姚指导员看着邬中和,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儿,才慢慢地说:“我也已经知道了。”
过了会儿,又慢慢地说:“我们要再见了。”
那眼神,那语气,又有着种种无法解读的异样,看来有多少想对战友倾诉而又无法说出的话,憋在姚指导员的心里。连句告别的话都无法完整地说出来。
最后,姚指导员慢慢伸出了手,似乎要握一下,却又缩了回去。一会儿,又抬起来,在邬中和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要知道,在中国的礼节里拍肩膀要比握手亲近得多但又是非正式的。
邬中和回家乡后,那支部队换上蓝衣服,真的去了越南,修筑安沛机场。一年的时间,部队换防回来。邬中和得知姚指导员牺牲在了越南的土地上,他想去部队凭吊悼念一下。回复是,难以接待,因为他们不是以公开身份去的。当时,我们对外声明,在越南我们没有一兵一卒。
1979年,那支部队又进入越南境内。不过,那次是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去跟越南人打了。那时,邬中和已经和部队没什么联系了,不知道部队去了以后的情况。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18 15:5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23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113楼

陆老师:你的问题我回答在你的著作之中了!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18 16: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23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114楼

我们连三个排,加上连部、炊事班共五部分,干部战士有两百多人,都算是广平乡里的居民。不知道是因为人太多,集中住不下,还是有意分散开,避免敌机轰炸造成一锅端的缘故,连队分成四大块分散驻扎在好几个自然村里,虽然并没有和当地老百姓混杂在一起,但两国军民在一个井里饮水,在一条道上走路,即使算不上是一家,也算得上是左邻右舍。

连部驻地在中间这个村的村口,靠近公路。房屋是一间自搭的茅草屋,毛竹作房架,竹席当墙壁,茅草盖屋顶。窗户也就是在墙上开个洞,支上一片活动的竹席,需要打开就用竹竿撑起,需要关上就把它放下来。茅屋虽小,一看周围收拾得干干净净,加上屋前屋后绿树成荫,倒也优雅、舒适,像个神仙隐居的所在。进了门,就是连队首长办公的地方,两块铺板搁在半米多高的木架上,就是办公桌,上面放着电话、文件,还有一些用飞机残骸制成的纪念品。正面墙上挂着毛主席像,两边墙上还有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还有两间分隔开来的小房间,一间是连级干部住房,一间是文书、通讯员、理发员等勤杂人员的住房。连部旁边,还有一间能容纳200多人的礼堂,当然也是用毛竹和茅草盖的,这是我们学习、开会、娱乐的地方。

紧靠村口的路边大树下,有一个引人注目的芦席棚,棚子三面敞开,只有背后有墙,墙的中央,并排贴着毛泽东和胡志明的半身像,像下面的书架上摆满了各种版本的《毛泽东选集》、《毛主席语录》及越文版的《人民画报》、《解放军画报》。这些书籍、画报是免费向越南人民赠送的,谁需要都可以自己去取。

墙的两边还张贴着用中越两国文字书写的大字标语:

牢不可破的中越友谊万岁!

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

这就是我们连的毛泽东思想宣传栏。

平时,进到里面取书籍的人并不多,偶尔有人进去拿一本语录或一本画报。老百姓不进去,有很大的程度是不敢进去,因为在不远的地方,不时有身穿米黄色警服的警察在周围转悠。警察在越南是很厉害的。举个例子,越南的电影放映队一般都是在空地上放电影,虽然四周没有围墙,但只要安排两个警察站在附近,没有买票的群众就不敢私闯进去白看。但是进到宣传栏中去看看中国的书刊画报为什么也不许,我们这些刚来的新兵就有点不明白了,也许即使是亲兄弟、一家人,也难免会发生一些磕磕碰碰的事情吧。

一排、二排的营房与连部成鼎足之势,一个在东,一个在西,分布在两个不同的村子里,走一趟得花十几分钟,但都在通讯员军号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军号一响,全连闻风而动,在几分钟内就可以到连部前面的空地上集合。这两个排的住地也都是自己搭建的茅草房,只不过面积比连部的大得多。因为除了一百多人的住处之外,还有一个堆放了大量起重工具和建筑材料的仓库。茅草房都搭建在树林或竹林之中,这个中原因除了凉快外,最主要的还是为了隐蔽,敌机在空中是难以发现的。

与一、二排不同,三排和炊事班住的是村子里的房屋,从结构来看,这儿原来好像是一座古庙,后来又成了村里的公用房,如村委会什么的,直到现在,房屋前的院子还是村民们和我们共用的场地。白天他们用来打场、晒谷子,晚上我们用来打球、开会。三排的住房好像是庙里和尚的生活住房(当然,现在已经见不到什么和尚了),净空比较高,面积宽敞。三排七、八十人住在里面还绰绰有余。我们炊事班驻的是庙堂,原来是菩萨住的地方。现在菩萨搬走了,我们住进去,面积挺大,但房屋低矮,屋顶罩在头上,又暗又闷,有一种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尤其让人难受的是,屋内有近一半面积都是越南老乡堆放的谷子地方,就像进出他们的仓库一样,每天都有男男女女自由自在地在我们班里进进出出,白天把谷子搬到院子去晒,晚上再收进屋子里来。等到夜里我们睡觉时,稻谷把一天吸进的热气全部散发出来,里面真是闷热难熬。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度过了我一生中最炎热的一个夏天。

每个营区周围,墙根下,树丛里,总可以看到一些不显眼的土堆,半人多高,上面长满青草。仔细看,才发现周围紧靠地面处还有一些窗孔。再四下转一转,在隐蔽的地方还可以找到一些洞口,长长的地道,可以把我们带到那些土堆的下面。里面,都是一人多深,面积约两、三平方的方形坑。这就是防空洞。这样的防空洞每个班都有一个。铁道兵在越南时有这点好处,敌机来轰炸时,可以钻进防空洞,保存实力,等它们走了再出来抢修。虽然里面有点闷气、甚至还有点难闻的气味,但比高炮部队好多了。高炮部队在敌机来时可不能钻防空洞,要顶着敌机打。一仗打下来,还要马上转移阵地,否则敌机就会前来报复,弄不好整个阵地都要被夷为平地。炊事班也有一个防空洞,就在我们屋子旁边,入口就在一丛竹林里边。进去看看,下面就是一个方形大坑,顶上盖着枕木,上面再盖上厚厚的一层土。四面都是土墙,只在齐眼高的地方开着两个小小的观察孔,从那里可以看到外面的敌情,但爆炸的弹片却很难飞到里面来。虽然最近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轰炸了,但每隔一周,我们都要进行一次防空演习,在里面呆上十几分钟,顺便再把里面的清洁打扫一下。

炊事班屋后,还有一个面积很大的猪圈,这里原来是越南人的牛栏,是用很结实的木头围成的。里面隔成一间间的,共有五、六间,关着二十多头猪。大猪一个圈里关两头,小猪一个圈里关四、五头。有两头大猪,一头就占了一个圈,每头足有八百多斤,个头长得像一头小象,人人见了都称奇。祖国人民很关心我们,每周都给连队送来生猪,来时每头大小约二百多斤,但连队吃不完,就把它们饲养起来。这几头大的已经养了两三年,想不到成了猪大王,连队就更舍不得杀它们了。

炊事班新老同志共有十四个,再加上司务长和上士,也算得上是个大家庭。全连200多口人的一日三餐饭就靠这些同志来做。那天我们进到伙房,第一次看到炊事班工作的情况,那阵势真让人吃惊。第一是灶台上的两口大锅,一口做饭,一口炒菜,每一口的直径都足有一米多,深也在半米以上,几担水倒进去都不能把它装满。200多人的饭,就是靠这口锅一次煮出来,你想想这口锅该有多大!第二,炒菜的锅铲简直就是一把锹,一铲子下去,能翻动小半锅菜,那架势不像在炒菜,倒像是矿工在撮煤。第三是炉灶。只要看到两口大锅,就不难想象这两口炉灶有着多么大的肚皮。有趣的是它们的肚皮虽大,但嘴巴却特别小,灶门充其量也就十厘米见方。与巨大的锅铲形成了一个鲜明对照的是,煤铲显得出奇地小,还不到巴掌大。因为煤要用小铲子才能一点一点地从这个小嘴巴里喂进去。灶口上面挂着一块嵌着玻璃片的帆布作为灶门,灶门一放下来,空气从炉条下面的空间进入灶膛,然后又被高高的烟筒抽出去,灶膛里的火烧得特别旺。若是锅里饭烧开了,需要小火焖熟,只需打开灶门,再添上几铲子湿煤,火就压下去了。铁道兵里看来有不少能人,这炉灶搭得真是科学。

我们几个新炊事员在老兵的簇拥下来到炊事班,在以前关公老爷坐的位置旁边安下铺盖,扯起蚊帐,在新的家里开始了我们的新生活。

可是,新生活将是什么样的呢?在炊事班当炊事员,要当多久呢?有没有机会到班、排去?有没有机会上工地抢修?会不会遇到轰炸?还要流血流汗,甚至献出生命?这一切都尚未可知。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18 16:1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23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115楼

我们连三个排,加上连部、炊事班共五部分,干部战士有两百多人,都算是广平乡里的居民。不知道是因为人太多,集中住不下,还是有意分散开,避免敌机轰炸造成一锅端的缘故,连队分成四大块分散驻扎在好几个自然村里,虽然并没有和当地老百姓混杂在一起,但两国军民在一个井里饮水,在一条道上走路,即使算不上是一家,也算得上是左邻右舍。

连部驻地在中间这个村的村口,靠近公路。房屋是一间自搭的茅草屋,毛竹作房架,竹席当墙壁,茅草盖屋顶。窗户也就是在墙上开个洞,支上一片活动的竹席,需要打开就用竹竿撑起,需要关上就把它放下来。茅屋虽小,一看周围收拾得干干净净,加上屋前屋后绿树成荫,倒也优雅、舒适,像个神仙隐居的所在。进了门,就是连队首长办公的地方,两块铺板搁在半米多高的木架上,就是办公桌,上面放着电话、文件,还有一些用飞机残骸制成的纪念品。正面墙上挂着毛主席像,两边墙上还有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还有两间分隔开来的小房间,一间是连级干部住房,一间是文书、通讯员、理发员等勤杂人员的住房。连部旁边,还有一间能容纳200多人的礼堂,当然也是用毛竹和茅草盖的,这是我们学习、开会、娱乐的地方。

紧靠村口的路边大树下,有一个引人注目的芦席棚,棚子三面敞开,只有背后有墙,墙的中央,并排贴着毛泽东和胡志明的半身像,像下面的书架上摆满了各种版本的《毛泽东选集》、《毛主席语录》及越文版的《人民画报》、《解放军画报》。这些书籍、画报是免费向越南人民赠送的,谁需要都可以自己去取。

墙的两边还张贴着用中越两国文字书写的大字标语:

牢不可破的中越友谊万岁!

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

这就是我们连的毛泽东思想宣传栏。

平时,进到里面取书籍的人并不多,偶尔有人进去拿一本语录或一本画报。老百姓不进去,有很大的程度是不敢进去,因为在不远的地方,不时有身穿米黄色警服的警察在周围转悠。警察在越南是很厉害的。举个例子,越南的电影放映队一般都是在空地上放电影,虽然四周没有围墙,但只要安排两个警察站在附近,没有买票的群众就不敢私闯进去白看。但是进到宣传栏中去看看中国的书刊画报为什么也不许,我们这些刚来的新兵就有点不明白了,也许即使是亲兄弟、一家人,也难免会发生一些磕磕碰碰的事情吧。

一排、二排的营房与连部成鼎足之势,一个在东,一个在西,分布在两个不同的村子里,走一趟得花十几分钟,但都在通讯员军号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军号一响,全连闻风而动,在几分钟内就可以到连部前面的空地上集合。这两个排的住地也都是自己搭建的茅草房,只不过面积比连部的大得多。因为除了一百多人的住处之外,还有一个堆放了大量起重工具和建筑材料的仓库。茅草房都搭建在树林或竹林之中,这个中原因除了凉快外,最主要的还是为了隐蔽,敌机在空中是难以发现的。

与一、二排不同,三排和炊事班住的是村子里的房屋,从结构来看,这儿原来好像是一座古庙,后来又成了村里的公用房,如村委会什么的,直到现在,房屋前的院子还是村民们和我们共用的场地。白天他们用来打场、晒谷子,晚上我们用来打球、开会。三排的住房好像是庙里和尚的生活住房(当然,现在已经见不到什么和尚了),净空比较高,面积宽敞。三排七、八十人住在里面还绰绰有余。我们炊事班驻的是庙堂,原来是菩萨住的地方。现在菩萨搬走了,我们住进去,面积挺大,但房屋低矮,屋顶罩在头上,又暗又闷,有一种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尤其让人难受的是,屋内有近一半面积都是越南老乡堆放的谷子地方,就像进出他们的仓库一样,每天都有男男女女自由自在地在我们班里进进出出,白天把谷子搬到院子去晒,晚上再收进屋子里来。等到夜里我们睡觉时,稻谷把一天吸进的热气全部散发出来,里面真是闷热难熬。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度过了我一生中最炎热的一个夏天。

每个营区周围,墙根下,树丛里,总可以看到一些不显眼的土堆,半人多高,上面长满青草。仔细看,才发现周围紧靠地面处还有一些窗孔。再四下转一转,在隐蔽的地方还可以找到一些洞口,长长的地道,可以把我们带到那些土堆的下面。里面,都是一人多深,面积约两、三平方的方形坑。这就是防空洞。这样的防空洞每个班都有一个。铁道兵在越南时有这点好处,敌机来轰炸时,可以钻进防空洞,保存实力,等它们走了再出来抢修。虽然里面有点闷气、甚至还有点难闻的气味,但比高炮部队好多了。高炮部队在敌机来时可不能钻防空洞,要顶着敌机打。一仗打下来,还要马上转移阵地,否则敌机就会前来报复,弄不好整个阵地都要被夷为平地。炊事班也有一个防空洞,就在我们屋子旁边,入口就在一丛竹林里边。进去看看,下面就是一个方形大坑,顶上盖着枕木,上面再盖上厚厚的一层土。四面都是土墙,只在齐眼高的地方开着两个小小的观察孔,从那里可以看到外面的敌情,但爆炸的弹片却很难飞到里面来。虽然最近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轰炸了,但每隔一周,我们都要进行一次防空演习,在里面呆上十几分钟,顺便再把里面的清洁打扫一下。

炊事班屋后,还有一个面积很大的猪圈,这里原来是越南人的牛栏,是用很结实的木头围成的。里面隔成一间间的,共有五、六间,关着二十多头猪。大猪一个圈里关两头,小猪一个圈里关四、五头。有两头大猪,一头就占了一个圈,每头足有八百多斤,个头长得像一头小象,人人见了都称奇。祖国人民很关心我们,每周都给连队送来生猪,来时每头大小约二百多斤,但连队吃不完,就把它们饲养起来。这几头大的已经养了两三年,想不到成了猪大王,连队就更舍不得杀它们了。

炊事班新老同志共有十四个,再加上司务长和上士,也算得上是个大家庭。全连200多口人的一日三餐饭就靠这些同志来做。那天我们进到伙房,第一次看到炊事班工作的情况,那阵势真让人吃惊。第一是灶台上的两口大锅,一口做饭,一口炒菜,每一口的直径都足有一米多,深也在半米以上,几担水倒进去都不能把它装满。200多人的饭,就是靠这口锅一次煮出来,你想想这口锅该有多大!第二,炒菜的锅铲简直就是一把锹,一铲子下去,能翻动小半锅菜,那架势不像在炒菜,倒像是矿工在撮煤。第三是炉灶。只要看到两口大锅,就不难想象这两口炉灶有着多么大的肚皮。有趣的是它们的肚皮虽大,但嘴巴却特别小,灶门充其量也就十厘米见方。与巨大的锅铲形成了一个鲜明对照的是,煤铲显得出奇地小,还不到巴掌大。因为煤要用小铲子才能一点一点地从这个小嘴巴里喂进去。灶口上面挂着一块嵌着玻璃片的帆布作为灶门,灶门一放下来,空气从炉条下面的空间进入灶膛,然后又被高高的烟筒抽出去,灶膛里的火烧得特别旺。若是锅里饭烧开了,需要小火焖熟,只需打开灶门,再添上几铲子湿煤,火就压下去了。铁道兵里看来有不少能人,这炉灶搭得真是科学。

我们几个新炊事员在老兵的簇拥下来到炊事班,在以前关公老爷坐的位置旁边安下铺盖,扯起蚊帐,在新的家里开始了我们的新生活。

可是,新生活将是什么样的呢?在炊事班当炊事员,要当多久呢?有没有机会到班、排去?有没有机会上工地抢修?会不会遇到轰炸?还要流血流汗,甚至献出生命?这一切都尚未可知。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6-18 18: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116楼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19 15: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23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117楼

10.三条轨的铁路

一支队伍在公路边行进。

领头的是个中年军人,个子高高的,人瘦瘦的,脸黑黑的,但走起路来特别精神。这就是九分队连长朱德华。紧跟在后面的,就是我们这些新兵。我们今天轻装上阵,就像学生外出春游。上衣和枪都放在家里了,只是头戴一顶盔帽,身穿一件衬衣,衬衣扎在军裤里,肩上还斜背了一只水壶。尽管太阳已经很毒了,大家好像没有觉察到,高兴得叽叽喳喳的,一路喝水,一路欢笑,早已忘记了现在是身处战争环境,敌机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在我们头顶上。

今天是连长带领我们去工地上新训的最后一课。

到老连队后,新战士虽然已经分到班排,但是新兵教育工作还没有结束。半个月来,我们白天集中学习、训练,晚上回自己的班里去睡觉,一直没有机会来到工地上真刀真枪地干一回。

学习内容与新兵连没有多大区别,如条令啦,须知啦,纪律啦,特别是强调纪律。本来当兵,第一要强调的就是纪律,对于出了国的兵,要求就更严格。我们本来就是代表毛主席、代表党、代表国家、代表人民、代表军队来支援越南人民的,不能给党和国家抹黑。生活在国外,和外国人打交道,大事、小事、一言一行都有着极强的政策性,不像在国内那样可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否则,一不小心就会弄出通天的大事来。为此,在这段时间里,连里干部向我们反复交待在越南期间必须遵守的各项纪律,如爱护越南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啦,外出必须三人同行啦,不许学习越南话啦,不许私自和当地老百姓交谈啦,尊重越南妇女啦,等等等等。这里面的每一条都远不止字面上所理解的那样简单,而是都包含了极其深刻的内在含义。比如,我总在想,尊重越南妇女这一条究竟有什么必要?难道我们看不起她们吗?或者还会对她们有什么冒犯吗?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才真正理解到为什么上级要对我们强调了又强调。

训练内容主要是打靶。由于特殊原因,在新兵连的几个月一直没有给我们发枪,也没有打靶训练。现在每个新兵都有了一支枪,连队才给我们补上了这一课。在发枪前,我们要先写书面申请,再经上级批准,才能得到它并与它朝夕相伴,那手续就和结婚差不多。一旦拥有了它,训练时把它握在手里,学习时把它背在身上,睡觉时要把它拿到床上放在身边,休息时还要把它拆卸下来,里里外外都要擦得锃光贼亮,可以说伺候它比伺候老婆还周到。时间一久,发现也是挺麻烦的,难怪老兵一见新兵来,忙不赢地要向我们交枪。

今天,半个月的教育已经全部结束了,明天,新同志就要正式回到班排生活、工作。到工地大桥上熟悉环境,也是这次教育的最后一项内容。

转眼间,我们已经来到了铁路边,队伍转了个90度的弯,抄近道顺着铁路向南行进。

这条铁路就是河友线,也就是所说的北线。它的起点是友谊关,从友谊关一直向南到达河内,再向南,可一直通往西贡。不过现在不行,在这战火纷飞的时期,据说火车向南行,最多只能到达荣市。

一列火车从南边开过来了,这是一列客车。大概是由于路基的问题,火车开得比较慢。一辆黑色的蒸汽机头后面拉着45节车厢,轰轰隆隆从我们身边驶过,一股蒸汽向我们迎面扑来,细细的水滴喷到我们脸上,让浑身是汗的我们感到一阵凉意。车厢也是黑色的,和我们当兵时坐的火车差不多,只是要小一点,破一点,连门窗都不齐。从敞开的门里,我们可以看到车厢里面的情况:和50年代老式的公共汽车差不多,乘客都是背靠门窗纵向坐成两条。凳子太少,其他人都只好站着,幸好人并不多,里面并不拥挤。列车开过去后,最后一节车厢中还有人向我们招了招手。

我们队伍中有人想起了刚学会的越南语,也挥着手大声回答道:赵隆基!

连长头也不回,口里却大声说道:都快中午了,还早?早个屁!

引起大家一阵欢笑!

顺着铁路走着走着,我们经过了一个兄弟连队的工地。约一个排的人员分散在铁路线上,正在对线路进行维修。一群带着帆布手套的战士沿铁路线站成一列,手里握着撬棍,撬棍的另一端插在铁轨下面的空当中,还有一个有经验的战士站在一边喊号子指挥大家校正钢轨。

同志们加油干呀!

嗨嗨哟啊!

随着号子大家一起用力,这段铁轨向一侧移动了难以察觉的一段距离。

任务要完成呀!

嗨嗨哟啊!大家一起用力,铁轨又移动了一点。

修好运输线呀!

嗨嗨哟啊!

打败美国佬呀!

嗨嗨哟啊!

“……”

另一边,有一部分战士手握鹤嘴锄正在枕木空隙间的道砟中乱挖一气。

我们都觉得很奇怪,问连长:

他们在挖什么呢?

啊,这不是在挖什么,这是在捣固呢。

捣鼓!捣鼓什么?

不是捣鼓,是捣固,就是把枕木下面的道砟捣结实呀!

现在大家看清了,原来战士们手中拿的不是鹤嘴锄,而是一种一头尖,一头圆,专门用于捣固的工具。

还有几位战士手里拿着长长的水平尺,检查轨道宽度和水平程度是否合格。

不知是谁发现了一件怪事:咦,怎么这儿的铁路是三条轨?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6-19 16: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118楼

  TOP
头像
孤独之客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6-19 19:4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513    精华:3   注册时间:2012-11-9    发短消息        

119楼

回复101楼 草根作家  的帖子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6-20 10:0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120楼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