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擒 猪 记 (原创中篇连载)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28 10:0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56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楼
该帖被浏览  565,594 次,回复 1,417 次

   故事梗引:
   近,某年月日时的,某巷中三邻,孟凡军(年近花甲,政府公干),贾生仁(不或尚欠,某校副教授),柳絮萍(女,天命有一,社区调解主任),平日里就关系甚密。这次,为某事由贾作东,来到鄂市某地红桥大酒楼小晏。在候肴中,那老兵油子孟凡军,吹侃起了他七十年代初,在豫某地当兵期间,发生在他们连的一件猪事----

                                              一

   贾教授和红桥大酒楼的头厨老郑,不仅熟着呢,咋还扯着弯子的,还沾了那么点子亲。听夫人东云讲,郑厨的老婆的娘家人,是她娘屋的小姨的么事连襟。反正这亲,把贾也给绕糊涂了。管是她妈的啥人的,咱只当个熟人算了。乡里的事,鬼裹的清楚,妈儿把我辈份给绕小了,那才划不来咧。
   
   贾引着这俩老哥姐的来,说穿了是吃香阴(土语:占便宜)的。主要一是,郑厨为他伢考学择校的事,要求他帮忙, 打园场。二嘛,是冲着郑厨给他吹过的,刚推出的郑氏秘制酱卤大三件,来过过嘴隐,打牙祭的。
   
   贾事前没通知郑,郑厨根本就没想到贾等人,会在未时光临。这正是饭点,人多着呢。包间早没了,他好不容易地倒腾了出了个雅座出来,算是抱着小面的将他们安顿了。
   
   他们酒菜的,自然由郑  厨安排伺候了。这已是深秋时分,正适秋补。鄂人嘛,皆都喜食河鲜,郑厨拿手的就是鄂菜。这菜名报着的,就让人流口水:么河塘三宝,江虾青韭,响糊鳝丝,五彩鳜鱼,高汤汆回鱼,清蒸梁子蟹,另加一个才推出的酱卤拼三件。
   
   贾是咽着口水,看着菜单是直点头。另问了起来这酱卤拼三件:是咋么个情况?
   
   郑厨释道:这酱卤三件,是我们天沔老屋里过年时的一道杀猪菜。说穿了,就是猪子的脑壳、尾巴和脚。有的人说,这是猪子身上的偏耍肉,不能打正席用。但我们那不讲究,还视其为宝呢!主要是先将猪子的这几个部位收拾干净后,就开始用大铁锅卤煮了。至于卤料都差不多,所谓秘方,就是咱当地的一种老酱了。
   
   至于味道吗?反正咱那里人,都是正肉搁着不吃,专等着这偏耍肉出锅。只要一上桌,真如风卷残云呀,是一扫而光!咱这菜一推出,真是供不应求。你们来的正好,这头锅刚卤好,我马上叫人切盘后端上来,请几位享用。哎,对了,你们是要头三件,还是要头尾脚三件?
   
   孟听着好奇问道:这两个三件,是啥讲究?
   
   郑厨道:这头三件吗,应该是猪耳、猪舌、猪拱嘴的。可你想,现在在批发拿的,多没猪舌。咱就改为头肉替了吧。这后三件是头肉、猪尾、猪脚。你们是贵客,咱头肉就给你们免了吧,头肉是发物吃多了不好。咱合为四样,给你们上上来,这秘制的精华,可全在里头啦。这卤菜,还有几个炒菜上桌快,鳜鱼和汆回鱼,要稍等。海子(土语:指螃蟹)咱要到对面市场拿今天刚上市的新海子,可能要等的时间要长一点。
   
   贾等三人均称不急,郑下了菜单,安排好酒水,正准备座下来与他们闲夸,就听见后厨一个劲地在吆喝着他。于是便忙离座告辞了。
   
   木一会,三炒菜、酱卤四样,几个开胃小碟上了桌来。酒是十二年的白云边,孟、贾开瓶倒酒,柳则倒了杯酸奶,三人便开嚯(土语:吃意)了起来。这几样菜还真对着胃口,特别是那酱卤四样,鲜糯粑软,回味无穷,那酱卤回甜的独特味口,就连不大喜肉食的柳姐,都夹上了几筷子,还一个劲地称夸点赞呢!
  
   酒后还是话多。孟津滋地啃着这吮指的猪蹄,真不知咋的,可能也是触景生情了,一下子勾起了他对往事的回忆,那是他刚当兵不久,发生的他连的一件猪事。
   
   孟端着酒杯,滋拉了一大口,咂了咂嘴,便开始了他的拉管(土语吹牛意):
  
    那得从别连的一头母猪发情跑圈说起  -----
                           
                              于  15年6月27日22.47时作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分享到: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28 10:0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56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2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28 10: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56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3楼

                                                                          二

   贾哪知道跑圈是啥意?便好奇地问他这孟老哥子。
   
   孟笑答:就是母畜牲发情跑骚。我们这里管发情叫骚,北人管发情着叫浪。你没听说过,北人关于浪的一段艳词吧?我学巴学巴你听听。
   
   柳听着,哼了一声,是一脸的坤(土语指难看样)相,将身子侧着一边座着去了。贾呢,则是单肘衬桌,托着个腮,正洗着耳呢!
   
   孟学巴着起来:
   
   哟,好像是人浪笑,猫浪叫,驴浪叭嗒嘴,猪浪狗浪跑折腿。咱在部队时,就见过那母猪发情,往返地跑折了腿,凭着那浪劲,还将咱连猪圈给拱塌了的事。我说给你们听听,那还是七十年代初,咱连养了一头,在驻地远近闻名的长白条的大狼猪!
   
   贾不懂,便问啥叫狼猪?柳只竖着耳朵听,不知道,也不作声。
   
   孟笑:也莫怪你们这排,木受过踹的伢们呀,是连韭菜麦苗地都分不清白,哪知道么叫狼猪呀?告诉你,就是用到配种用的公猪。没劁的小公猪叫伢猪,小母猪叫草猪。公牛叫牯牛,母牛叫沙牛。母马叫骒马,劁了的公鸡叫陷鸡。母狗子也叫草狗子,公狗叫伢狗,这都是咱本地人的一些土叫法,记住没有啥坏事!
   
   孟接着讲:
  
    咱连的公猪,可是咱连里的宝呀!连长特别交待给饲养员陈阿魁同志:你一定要精心照顾,精料饲养,一周只准配两次种,多配要向我报告,木经我批,咋都不行。这可是咱连赚钱的机器呀!
   
   贾不信,称孟又在瞎吹。
   
   孟:你知道咱当兵那功夫,有多少钱,才六块呀!你知道这大伢猪打一炮,能为咱连挣多少钱?
   
   贾咂舌摇着头。
   
   孟:二十块呀!那功夫咱驻地猪肉才八毛钱一斤,咱这狼猪一炮,全连就能包一顿肉馅饺子吃呀。你说这不是全连的聚宝盆、摇钱树又是么儿。
   
   奶奶的,一天晚,隔着一里多路的七连,一只没劁干净的母猪发了情。隔着老远地,就闻到了咱那狼猪的骚气。它破圈而出,跑了里把路,冲垮了咱连单独的狼猪圈,没交钱地,占着便宜配了个种,便跑了回去。第二天早清,阿魁发现后,将情况立马报告了连长。阿魁老饲养员了,他深谙:猪浪会跑折腿的。并称,这头强奸了咱公猪的母猪还会来的。连长据情下达了捕猪计划,入夜,组织了两个班二十来个小伙子,随时准备围追阻截。
  
    晚九点半钟,熄灯号刚响不久,阿魁报告:那母猪又拱垮了咱新垒的猪圈,已入室准备找奸强了。
  
    柳听这,笑言喷道:
   
   不亏是政法出身,连畜牲的性行为,都冠上了罪名。请问,咋处罚?起板得五年吧。
   
   孟:擅入室找奸强的,咱连长早就有了咋处罚的措施。只听连长一声令下,二十多名小伙子拿起杠子,条帚,绳子,网子、叉子的----反正拿啥的都有,是南北夹攻,分进合击呀!
  
   贾:这南征北战的,里间有你木?
  
   孟:要木我,咋会描述的这绘声绘色,如临其境的哟。

                                    待续  于15年6月9日13.53时作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28 10: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56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4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28 10: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56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5楼

                                                                         三

   七班邱班长,拿着一叉棍,走在最前头。后接是炊事班刘班长,拿一大铁锅盖紧随其后。那年头,遇着啥事都学矛盾论,这一矛一盾的组合,可在这次擒猪战斗中,给学用结合的给使活了!
  
   圈基本上是围的水泄不通,缺口处有矛盾二将把守着呢。连长带的大号电筒,往里间一照,可把肺给气炸了一半。
  
    贾听着津津入迷,忙问:
  
    这畜牲们的事,咋把连长的肺都能气炸,是咋的啦?
  
    孟:咱那长白狼猪,被日瘫了,扑在地下,口里还一个劲地咕噜着白沫呢!那母猪幸福惬意地很,伏在咱狼猪身边,是一个劲地连拱带哼哼地,好像是在要求再搞一盘的样儿!
  
   柳听这,啐了孟一口:
  
    连畜牲的行为,你都可描绘的这维妙维肖。赶着人还不定,是咋淫秽,你就敢咋形容咧。真丢了你孟门的儒雅哟。
  
    话毕,车转了座椅,将头又扭一边去了。
  
   孟笑言:
   
   咱那功夫不就是个兵八吗,儒雅有啥用。好、好,咱听你的,儒雅点,少形容点恶心的成吗!
   
   反正柳木搭理他,由着他再去编排,他那狼猪爱情的故事吧。
   
   孟讨了个没趣,贾则不受影响,一个劲地催着孟快嘎。
   
   孟正兴头上,加之又亲历过,真有不吐不快之感,便又接言:
  
    咱连长一看那母猪,不仅欺服了咱那狼猪,而且那对猪眼,还猪视耽耽、色咪咪的,望着咱围捕它的人们。连长咆哮了起来:其它的人都在围墙边上给我守好噜,要是从哪跑掉,我就处分谁!七班长、刘班长,你俩配合好,准备从缺口处上。陈阿魁,李兵合,你俩准备好网子,跟在后头收网。王班副带两人,待他们冲进去后堵口子,防止没逮住,这母敌人又冲缺口!大家都听好啦,我命令一下,就一起行动。大家准备好,预备---行动!
  
    矛盾大将军是一马当先,邱班长冲进去是一下子杈住了猪头。可咋也木承想,这母猪还不是一般的母猪,是头白花相间,可能还是野猪和家猪杂交的混血种咧!它哼哼着将头一甩,把个杈棍也给弄折了。然后猛地站了起来,龇着牙,向拿着半截棍的邱班长冲了过来。这真要是被它撞着了,不伤也得半死。
   
   在这关健头,刘班长手持的锅盾,还真发挥了作用,他迎了上去,用盖挡住了猛冲过来的猪头,邱班长这才猪口脱身。不过这畜牲的冲劲也太大,将刘班长一下子也顶了个大趔趄,弄了一身猪尿粪的不说,还差点木爬起来。
  
    就这当口,还是饲养员陈阿魁和炊事员李兵合的网,起了作用。他俩联手,兜住了准备进行第二波冲击的母猪的猪头。连长见时机成熟,命王班副带的两人通力协作,才网住了这头桀傲不逊的母畜牲。
  
    阿魁则撒手,去看咱连的宝贝狼猪。那猪通人性着呢,看是阿魁来了,勉强着哼哼地站巴了起来,用嘴拱了拱阿魁。
   
   连长在外用手电看的是一清二楚,忙问阿魁,是怎么个情况
   
   阿魁是福建人,马上报告连长:掉它个母猪的卵叫凶凶,把咱的猪精,都逼光了。咱们的猪要食吃,得恢复体力。我已准备了精料,马上来喂。阿魁跳出了缺口,直奔伙房,后头还听着连长在喊:别忘了给嗑上五个鸡蛋!
   
   贾又咂舌:
   
   这真不比人的伙食差哟!哥哟,真惊险,是我从书本上才知道的,这最历害的野兽,猪还排在前头呢。是一猪二熊三老虎,对吧?
  
    孟点了点头:
  
    不过,不是家猪,是大野狼猪。它那嘹牙可是得了,要戳上谁,不死也得残,老虎见它都绕着走呢!家猪就老实多了,你知道那狼,是咋赶猪吃猪的?
   
   贾称不知,柳实际上在听,只是装木听样。
  
    孟得瘰(土语:高兴意)的说:
   
   狼的本事可大着呢,还有点神,会开圈门。门开后狼入,猪吓的不敢吭声。狼是不咬大的,不吃小的,拣着那中不溜的一头,咬住耳朵,用尾巴当鞭子。那猪还真乖乖地,不敢哼哼跟着它走了。第二天,主人家才能发现少了头糙子猪,你说那狼的本事大不?
  
    柳听着,说孟是在编排吹牛。孟则是信誓旦旦的称有。贾反正是在惑疑,但贾不愿孟再绕到狼事上,浪费时间,赶紧着又用问话,绕回了正题-----

                          待续  于15年6月11日13.27时作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28 10: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56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6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29 08:5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56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7楼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6-29 08: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896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8楼

祝贺新作问世!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苏一萧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6-29 08: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39    精华:1   注册时间:2014-4-29    发短消息        

9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29 08:5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56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0楼

                                                                            四

    阿魁一看呀,喜坏了!他老饲养员,还有看不出个究竞的?这是一头木劁干净的阉母猪,看来,是劁猪匠徒弟的杰作。小猪崽长到两三个月内,就要去势了,免着大了成二师兄后,光长花心不长肉。俗称劁猪匠这行,在三百六十行当中,是不愁有饭吃的。在乡下,谁家木有几头,这六畜之首呀!
   
   相传这手艺的始祖,还是华佗咧!他是咱国有记载的,最早使用手术的医师。他是先用针呀,刀呀的,在猪身上作试验后,然后施技于人。至于劁术,只是他遗传众多手术中,而保留下来的,一奇特的项目而已。
   
   贾听了也直点头,附言道:
   
   看来咱那神医,早就知道这人猪是最相通的。要不,他咋不拿其它动物作实验?国外基因论文称:除猿等灵长目以外,就数猪与人基因的百分比,是最接近啦!
   
   孟木搭理贾的附言,还是按自已的思路在续说:
  
    阿魁后来偷着跟我嘎说:本来团里叫他去地方兽医培训班去学习的,打算提干后,专干这行。后来学成归来,报了上去,怎奈上级称,没有这干部项目,给压了下来。再加上他家人反对,称其为是穿军装的下九流,阿魁也作罢,但手艺并木丢。凡团里各连的猪事,皆由他掌管,哪个猪是他劁的,一看他心里就清楚。这被俘的劁猪,阿魁压根就没见过,而且还野着呢。阿魁还疑着,是否是当地老乡发情跑圈的猪咧?
   
n  他吹起这行当,是可来劲啦!还把他的兽医工具给咱看,有兽用注射器,那针头粗的赫人。有给治病猪,各穴处用的小针刀,也比人用的大的多。还有用一红布专门包好了的劁刀,和一玻璃瓶装的黑色的药。阿魁呀说,还得找个接班的---
   
   孟话木完,着贾给拦住了。真是孟叙着不急,反而贾听着急了。恨不得立马弄明白,这刀呀,药的是咋回事。生怕孟一顺嘴,就带了过去。于是忙问:
   
   是啥药?劁刀为啥要用红布包呀等?
  
    孟笑答道:
   
   都是人家嘎咱听的,这多年都过去了,二传手也生着呢,让我在想想?噢,阿魁说这劁刀,用红布包着是劁匠的传统,就连教他们的兽医,都信着邪的。这样这去势,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木顺着天成地就呀!见血断后,必须用红布压包着避邪才中。
   
   阿魁还念了一段,劁匠在给二师兄妹们去势时的一段咒语呢。啥天灵灵,地灵灵,启眼观青天,师父在身边。喊天天回应,喊山山回声。千喊千应,万喊万应,不喊执刀也灵应!
  
    还说,猪要小着劁,大了人难压住,容易偏刀。母猪挑花子,公猪去蛋子。公猪好劁,放倒后,用膝盖压住猪头,口含劁刀,再叫旁人伸压住猪后腿。边上放一装了水的盆,操刀前,先用刀蘸水后,再在盆中划井字,然后顺着屁股后头阴囊处摸蛋蛋,摸蛋后,往外一挤,刀下蛋出,扔房顶,便妥当了。小母猪可就要考劁匠的劁技了,这哪看得见哟,不过也有一套口诀的----
   
   孟说这,又停下,假装思索着:
  
   这口诀,得让我想想是啥----
      
   说这,还看了看柳的反映。见柳还好,也在认真听教授似的,便把含着的口诀,全给倒腾了出来:
   
   噢,我想起来了,好像是这样的。咱当年是求知若渴,把这咒语、口诀地全记噜了下来。有时温故知新的看一下,所以还基本上记得住。是三起三岔骨,下起二乳头。逢中开一刀,刀破皮,手破膜。小肠软,大肠热,儿肠硬如铁。阴手进,阳手出,手手不离三岔骨。上花对下花(指左右卵巢),点点都不差。不在息肠边,就在骨盆处。

    完了还有咒要念咧:弟子大尖刀指大红山,小尖刀指小红山。一不准流血,二不准着热(发烧),三不准长疱,四不准化脓。完后,就该用药了,这药吗,也没啥,就草木灰合着点抗生素。
  
    阿魁说:乡下的兽医马虎着呢,有的劁完后,啥药也不用,撒手后,由其自身自灭。好点的,抹点草木灰。这加抗生素,还不是兽医随嘴说的,说猪命溅,沾地气伤口就愈。草木灰加抗生素后,口子愈合的快些。咱把这后半句给听进去了。咱团只要是经俺手劁的猪,是一头死亡的都没有。
  
    阿魁说,这被擒获的母猪,肯定是大了后劁的。大后劲大乱板,师付手也生,可能只挑了半边花子,才落成这母不母阉不阉的相。不过,这一看,就是一头好杂猪,肉结着呢。如不是老乡的猪或木人来领,过两天宰后,好给弟兄们解馋、打牙祭。
   
   阿魁就到把他的所知和看法,说道给连长听了。

                      待续   于15年6月13日15.03时作
  TOP
头像
dd201133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6-29 15: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8-29    发短消息        

11楼

  TOP
头像
dd201133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6-29 15: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8-29    发短消息        

12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30 00: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56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3楼

谢草根,一啸顶帖加分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30 15:1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56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4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6-30 15: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56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5楼

                                                                            五

   连长是啥人呀?他才不会为眼目前的既得利益而乱瞎忽悠的。他第一个考虑的还是军民关系:
   
   这真要是百姓的猪,咱的狼猪就是掉的再大,也木法。只当是招待炮,免单拉倒!当地百姓穷呀,有的为了给母猪配猪崽,得全家勒上好几个月的裤腰带,有时钱不够,还不是有多少算多少。
  
    阿魁说:咱瞅着了一件事,就知咱连长从心里熬念着百姓呢。那是咱连的狼猪,刚对外接配种任务不久,有一回,一百姓赶着一头当地的小母猪来配种。咱那狼猪,有那土母猪的二倍大还加拐弯。一个爬背,就把那土猪压没影了。百姓和阿魁急呀,忙着要赶那狼猪,生怕把小母猪给压闷死了。可两发了情的种,是生死不顾,咋也打不开。事毕,咱狼猪才起身走开,一看那土猪呀,差点没给压瘪噜。阿魁连忙给那母猪上了一瓢精饲料,那正爬在地上哼哼半死的土猪一见精料,是跪着爬到精料前,呼吃呼吃的大口吃巴了起来。它只怕平生以来,哪见过这好的料呀!就连边上配种的老乡,都感叹曰:这比咱人都吃的好,当然这狼猪可老中呀!食毕,小土猪还不想走,老乡将带来的绳将母猪一拴,便边骂边拉扯着,那猪才站了起来。
   
   贾奇问,当地百姓咋骂的。
   
   孟借语,占了贾的一盘香阴:
  
    你个小鳖娃的,种也配了,隐也过了,料也吃了,够本的啦!再留这一压,咱可再木钱啦!给老子把屁眼憋住,别让那精流噜。过三月,咱还指望你的好鳖孙,过日子呢。快走,俺还没喝汤呢!
  
    柳又不解了,问喝汤是啥意?
   
   孟答道:咱在豫地当兵,那地百姓管吃饭叫喝汤,见着面的第一招呼就是:恁喝了木!
   
   柳噢了一声没吱声,贾吃了嘴巴亏,也不愿再言语,反正由着孟一人大忽悠拉倒:
   
   阿魁说,这老乡赶着猪木走半个小时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树叶包着的东西,先找着了我。说他那母猪不撑事,没憋住精,走着半道里,都给流了出来。
  
   还打开让我看那伢猪的猪精块呢。另一个劲地叹着气说:钱也去了,种也白配了,这几个月叫咱咋活哟?
   
   阿魁忙向连长作了汇报。连长现场一看实情如此,便指示阿魁从司务长那,要来的配种钱,全额退还给了老乡。并安慰老乡说:你那猪呀个头子太小了,配个种太危险。这样,如你那猪没孕,下次来,咱就叫饲养员作一个配种架,保证老乡的猪来配种,不会受到伤害。
   
   老乡是满意地走了,可愁忙坏了阿魁。那猪炮架是那好作的,比着尺寸不说,还得打桩垫板的。反正从这以后,当地百姓的小土猪,除享受行房之乐外,木一头再给咱狼猪压没了的现象出现!
   
   这猪三狗四羊五驴六的,过了三月,那说母猪木受孕的老乡来了,怀里还抱着两头花白相间的小猪崽,来到了咱连。说是要给咱大军还情,还一个劲地夸咱狼猪的品种好,精多劲足,就是流了恁多,咱那小鳖猪,还给俺添了十来个崽的咧。
  
    连长又一次亲自出马接待,婉言了这还实诚的老乡的好意。但同时也得出了咱狼猪的实力,并指示司务长和阿魁,以后凡来配种的,不管啥因,是一律不退钱,而且不搞二次交。不是咱猪不行,而是当地种不好,咱不能叫咱的狼猪,去钱又去水的划球不来!

                         待续   于15年6月14日10.52时作
  TOP
头像
xiaolaoge123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6-30 20: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3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6-12    发短消息        

16楼

回复3楼 断书安  的帖子

  TOP
头像
南粤李商隐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7-01 14:2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6822    精华:6   注册时间:2008-11-20    发短消息        

17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7-02 07:2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56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8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7-02 07:2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56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9楼

                                                                                        6

   连长还跟阿魁说了第二个原因:
  
    除了百姓因素外,还得考虑着咱这全团十来个连队的猪情。除机关不养猪外,谁哪个连队不都整斥个几头。施工连队亲苦呀,都指望着猪子长大后,改善一下生活呢。这万一是其它连养的个夹生母货,咱偷到给宰了,自己口福享了,可亏了人家弟兄们!

    照此法钓猪可行不通,搞不好是要受到团里通报批评的。这半阉货长的也不赖,足百五十斤以上,够一个连的弟兄们享一阵子口福了。这样,连长指示,叫阿魁赶紧着解开前脚绳子,喂点料,等天明了再说。
  
    阿魁一听说,要叫他从猪嘴的前脚处解绳,心里打了个怵!因为那结是李班副打的,他解球不了。于是他赶紧又找来了李班副,李班副见着这凶狠的杂交猪,在不停地晃着脑袋,口里还一劲的呼噜,还真不敢在这猪口处下手。
  
    阿魁说:这解绳找来系绳人,你当时是咋下的索?
  
    李班副释道:
  
    当初不是网网着猪嘴吗?当然好使绊绳啦!这网扯球起开了,老子要解绳,它要顺着嘴咬老子一口,那才掉的咧。手不撩针才怪,妈儿得了猪瘟,死球了才划不来咧!你有啥好法,叫这猪头莫乱板,我才敢解。
  
    阿魁谙知猪性,要使猪静,必捂其双目,且还要不停地要搔扶猪的后腿胛处。阿魁找来了一块打湿的破军褂子,蒙在了猪眼上,又抠巴着猪后腿胛,这猪果然安静了下来。李班副打着电筒,快速地顺手一拉那水手结的绳头,前脚便放开了出来。那猪在阿魁的伺弄之下还真乖,只哼哼着,木乱板!
  
    但李班副还是个害怕,嘱着阿魁:
  
    我不出去,你千万别摘眼布。这家伙一看就不是个好修行,老子绑它时,它就一个劲的盯着我。老子可不想跟它去高老庄。
  
    话毕人出,把阿魁一人留圈里了。
  
    阿魁见景笑了,戏着李班副言:
   
   得性是只叫你解前腿,就把你赫成这样。要放了四腿,咱俩还不得换个角色,你还不真地吓的爬下,留这喂猪算了!
  
    李班副笑着走了。
  
    阿魁扯开了蒙眼,出了猪圈,提了半桶一般的饲料,倒进了猪食槽。这阉货还真饿了,前肢用着劲地拖着后脚,爬到了槽前,呼噜着大口的叭起食来。
  
    看这景,阿魁想着,还是连长考虑的周道。不虐待这货不说,还给人家喂饱。我看呀这猪还得跑一天的骚,这把后脚给捆上了,就再没法子上演,这西厢房中的墙头记了!
  
    柳、贾听到这功夫,都笑了。这猛兽头,还尽为他的同类搞似人化说词,这类比着说道,是还挺有意思,蛮生动的。他俩还催着孟再往下叙叨----

                                      待续   于15年6月16日11.07时作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7-02 07: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56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20楼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