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擒 猪 记 (原创中篇连载)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7-03 11:0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21楼

                                                                              七

   第二天一早七点来钟,连队还木收操,站岗的哨兵便跑步来到了操场,喊了一声报告。连长见状,先叫停了早操,便问报告内容。哨兵告知,七连连长带着饲养员,到咱连来寻猪,我拦着木让进。连长换了三排长领着继续操练,他便和哨兵一起到了哨位。
   
   两连级干部,同年六四年的兵,老熟人啦!老远的就听着七连王连长在喊老郭。客来主迎嘛,请进了连部。文书忙着搬座泡茶莫吾的,热情的狠!
   
   七连长哪有心情在相互热糙呀,他连口茶都木来得急喝,开门见山的第一句话就是:
   
   老郭呀!我是和饲养员小韦,是来寻猪的。据小韦判断,咱的那头花猪仔,搞不好跑到你们连来了。
   
   连长边听是边装佯:
   
   哎,老王呀,你误会了吧!我们这里也不是猪仔农场,咋会有这种好事从天而降。莫冤枉我们呀,要是真有这种好事,我请你吃肉包子。咱连呀,前天刚杀了猪的,不过不是么花猪,而是一头黑猪。哎,来的这早,还没早餐吧,留下来,我请你俩吃肉包子!
   
   七连长听到这功夫,心里是五花打着六花呀,他哪有心思,跟咱连长在那胡勒、寻开心呀!愁着个脸,在诉吐起那猪苦:
  
   咱那连里的猪,刚好跑了整两天。他发动了全连的人在山上寻了一天,木寻着又。报告了营里,营里又发动八、九连帮着寻的,还是木结果。这猪可是半年前,从山民那买回的。这吃着连队的潲水长的怪快的。这几天正准备宰噜,与营部共享,木承想这猪通灵,咋知道咱的杀猪计划了的,于是破圈而逃。
   
   文书跟老子好,他后来叙叨给咱听:
   
   七连长当时是满腹苦水,还吐不出。生怕咱连将他的花猪给宰了,包了包子吃。
   
   说后来还是小韦提供了一个情况。说是当时买猪时,老乡就说这猪搞不好是个半劁子货,说劁这货时,属它的扳劲大,把个劁猪郎的手,着劁刀给拉了,只抠了半边花子出来。剩下一边,劁猪郎忌讳见血,就木敢再劁。老乡嘱着,大了看紧点,搞不好要跑圈的。这果不然应了这老乡的谶:小韦说,头几天这猪就有发情的前兆,见着劁了的伢猪,就往人家屁股后头拱,在寻骚气。当时小韦认为,这劁猪不可能再回春,也木大注意。结果还是跳圈跑了。
   
   得这情况后,咱连头们在一起分析了情况:全团只有你连,有一头远近闻名的长白大狼猪!这附近的老乡又没养这宝种。这猪鼻子的灵光度,不比狗鼻子差呀。估摸着,这两天是寻着骚地,跑你这来了。老郭呀,你就通融一下,叫咱看看,你圈里藏了咱那野种没,你连受的损失,我保证补偿!
   
   见着七连长这无可奈何的样子,咱连长心软了。他知道他的苦衷呀!营部在他们连搭伙,那三营长是个猪尾、猪脚迷。这三营长可是个了得的人物,抗美援朝十五军的坑道掘进英雄,团领导都让他三分。他是听不得许愿的,只要是许过愿的事,他是绝对说一不二,坚决要求兑现的。这老王也是的,杀猪就杀猪,干嘛非得许那个尾脚愿。这大连长亲自出马找猪,八成是叫陈营长给逼成这样的。
   
   文书在娓娓道来。贾、柳两人哪在部队呆过,听这兵事的,真跟吃了猪脚似的津津有味着呢。

                             待续  于15年6月17日10.49时作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7-03 11: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22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7-04 11: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23楼

                                                                    八

   文书嘎:
  
    咱连长呀,心软归心软,但还是木挑明,七连那猪就在咱连圈着的一事。只一个劲地劝七连长吃包子,看看咱连的伙食咋样。并开玩笑地说,鬼叫你给营部瞅上了的,让他们到你连搭的伙。伙结哟,请神容易送神难!
   
   当初叫咱一连选址时,咱就留了个心眼,选的离营部远远的。营长王三才当时还不解问:为啥放近处不呆,非往远处跑。老子一个理由,就把他噎的没声了。我说,近我没意见,就靠着你营部也行,但我连可全都是重型机械,别怪到时侯,影响营首长的工作和休息。营长一听想起那这机、那机的轰鸣声,油烟儿的熏人劲,立马表态说:小郭子,你把你连扯的越远越好,省得吵的我心烦!这样咱才在这安营扎寨啦。
   
   你瞧,咱这地多清静,临水傍山的,离营、团部又远,多自在。老子第一件事,就是稳定兵心,大搞副业。兵伙食好了,心就稳了,种菜、养猪、养鸡鸭、还养狗,这养好了,再养人。等吃了包子后,咱再带你去参观。这包子,绝对不是你猪的肉!
   
   七连长对咱连长头前的话,是一点也木往心里去,但对最后咱连长的双关语,是上了心。咱连长话虽木挑明,但等于说给他吃了砣定心丸子。真要搞鬼的话,还能请他吃包子,让他去参观吗?
   
   看来这几天,七连长的猪心是操透了!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下的。这包子一上来,就逮着劲地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一个劲地赞咱连的包子实诚,一咬一口肉,一吃一嘴油。哪像他们连包子,包的抠抠索索的,一咬没见馅,再咬馅过了。他一连气地吃了五个包子,是木松嘴!
  
    咱呀,这时候,文书在跟我嘎:
   
   又端上了一盆面条和一盆稀饭,另加一盘大葱炒鸡蛋和几个爽口的小咸菜。七连长惊讶地说:哎,咱来可不能搞特殊化呀?这鸡蛋在咱那,可是病号才吃的上的,你这---
   
    连长这时笑着说:
   
   文书,你带七连长到咱食堂去看看,咱干部和战士都吃的啥?
   
   七连长转了一圈回来了,真心服口服了,除了感叹还是感叹!
  
    咱连长说:咱连呀,基本上就木有病号。哪像别的连战士,为了打个牙祭,吃个鸡蛋莫的,泡病号。咱连的兵就是真病,也不愿意泡床的。那一日三餐的鸡蛋吃着,人哈气都成了鸡屎味。
   
   哎,老王呀,这就是咱离营部远的好处。咱猪养了二十多头,一个月宰一头,一年下来还有富裕的。鸡靠着山边围网,养了百十来只,一天最少也得捡六七十个蛋。菜地各班承包侍弄着,每天鲜菜都吃不完。狗养了有七、八条,有次王营长、张教导员来,差点木被咬噜。后来咱下令,全撵到山边看鸡去了。今年冬天咱作东,请你来吃狗肉哟!不过,咱连最来菜的,还是那头大狼猪,那可是咱这新部队组建时,由我从老部队六团带来的。当时还是头小伢猪,这木年把多的功夫,就成了这当地远近闻名的大狼猪了!咱连伙食好的根本变化,都是它先带来的效益,这真是咱连的镇连之宝哟!
  
    咱连长的一席话,真叫七连长产生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妒意:
   
   郭连长哟,全团真没有哪个连,能捭阖过你的。你连是新改装的重机连,本身就是全团的宝贝疙瘩,明着由营里管,实际由团长亲自调动。你连就是啥也不干,那伙标是一个大毛都不会减。咱们施工连队,平常不干活一天四毛五。要施工了,才给加成五毛五。你们他妈的凭啥是六毛五?后来意见提到了团里,团长叫后勤股长拿出了个黄本本,宣读说,是总后定的,凡重型机械连队士兵的日均伙食标准,参照装甲兵执行。这才平熄了各连对你连的怨言。你这吃着高伙,又有副业进项的,真羡慕死你了。今儿到你这来能打牙祭,是不吃白不吃----
   
   七连长发着牢骚地,将剩下的半盘鸡蛋全赶到了稀饭碗里,是蠖(土语:指吃)了个一干二净。
  
   咱连长大方着呢:文书,你去跟炊事班的刘班长说,要他再准备二十个包子,二十个煮鸡蛋。等七连长走时带上。
   
   两连首长还在续吹着呢。文书说:
   
   当然是咱连长吹的资本多些呀,七连有啥好吹的,施工连队要不是穿身军装,还不跟个林县土八路的民工单位似的。
   
   贾好奇地问:
   
   那七连是干啥的?
   
   孟释说:
  
   空军工程兵,打山洞,修机窝的。一天四班三运转,见日的连是礼拜几都搞不清楚。有的复员回家,连套新军装褂子都落不下。真辛苦可怜着呢!
  
    咱连的资本就可大了,机械咱摆着不谈,一谈就又成了小沈阳的裤裙,跑偏了。还是围着咱的副业谈吧。
   
   文书说:咱连长跟七连长吹,咱连的副业伙食搞好了,王营长想着亏死了。营部当初把伙食搭在了一机连,一机连是听着好听,可他那机械不会动唤,全是空压机,搅伴机,碎石机,是为施工部队服务的。伙标是五毛,营里在咱连还木定伙标前,还以为在一机连搭伙,是占了个大便宜咧!谁承想,咱连一定位,伙标就下来了,再加上咱能独立自主地搞副业,这小日子过的,是真是蒸蒸日上,把个王营长是给馋死了,一个劲地喊后悔。
   
   说这,两连长都会意地大笑了起来----

                                待续  于15年6月17日21.30时作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7-04 11: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24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7-05 12: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25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7-05 12: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26楼

                                                                  九

    文书续嘎:
  
   连长说,咱营长王三才,跟你们营长美国佬(三营长的绰号),在吃货方面,是一样样的,会吃的才吃头和脚咧。只是你们营长爱嚯(吃意)猪的下半头,尾呀、膀呀、猪手的。咱营长刚好相反,爱吃猪的上半头,而且是猪头的老三宝!
  
    听这,七连长像听到了活喜似的,忙问:
  
    这猪头就是猪头,咋里边还有啥老三宝?
   
   连长说,反正这吃货会吃呀!只要咱这杀猪,这老三宝非得留给他不可。他的行话就是:小郭子,不留下这头三宝,俺就处分恁。这三宝是猪耳、猪鼻、猪赚头。
   
   七连长不解猪赚头是啥意,咱连长笑了。咱疑呀,可能还是咱连长笑他们七连,猪杀少了,是孤陋寡闻。
   
   连长说,王连长呀,这也不怪你,一是猪杀少了,二你是北方人,当然不知这称呼。就是猪舌头,南人也称其为口条。生意人嫌舌字同舍音,不旺财,就改其为赚头。咱那地及南方好多地方,都这样叫。你说这三宝都叫王三才给吃了,吃不了还要拿走,这头肉还有啥吃头。不过,咱连的几个广东兵,还真会斥弄,又整出了个新二宝。
   
   七连长又问:
  
   一个头还能出五宝,咱不信?
  
    咱连长:信不信由你,这新二宝就是猪脑和眼珠子。经他们一整呀,咱吃着还真是那个事。猪脑子调着麻辣佐料,着开水一汆,就着半生的腥气劲,还是蛮鲜的,就是太少。眼珠子和着剩下的头脸一卤,呀那鲜糯劲就别提啦。特别是眼珠子凉拌着吃,更是别有一番风味。咱盯嘱了炊事班及司务长了的,千万别在王营长那走漏了消息,不然这五宝全都被他俘虏走,咱就享不到这口福了!
  
    哎,哪有不透风的墙咱哟。文书说:
  
   连长说:咱连的人,都知道我(指连长)和指导员有矛盾,是面和心不合的。一次咱连又杀猪。咱指导员这个岔巴子,小爬爬的,专程提了六十个鸡蛋跑营部,请王营长、张教导员去品尝咱连的新二宝。
   
   张教导员是个半斋公,不喜肉食。推了不去,留下执班,指派刘副营长替其品尝。指导员一电话打到了连部,我接的,听言其事,咱差点当场发火。但转念一想,咱俩都是主官,不能当面闹不团结。妈儿他使小人之技,在领导面前上老子的添(土语:指搬弄是非),丢了咱精心打造的口福之地,那才不划算咧!
   
   老子当面应承了下来,叫他让王营长接电话。老子也跟你玩点心窍看哈。
  
    我说:王营长,营部有几个营领导。
   
   王说:你糊涂了吧?咱有五个营领导,朱副教导员探家去了,还剩四个。
   
   我说:叫他们全来吃杀猪菜沙。
   
   王营长高兴地说:张教导员就不来了,留下执班,钱副营长等会回,我叫上他。
   
   王营长还问:听说你整了猪头新五样?后两样咱没开过荤,你可要给斥弄好呀。那两样是啥新玩艺,给咱数落数落。
  
    我说:等你来了迷底再揭晓,中不?
   
   王营长的豫腔干脆着呢:靠他姐的,咋不中,可老中着呢!
  
    我又问:咱听说指导员跑营部,只带了六十个鸡蛋,你四个营领导咋分?谁有谁没的,别为这事生分了。
  
   营长听这说,肯定地是在问指导员了。咱听营长脱了电话,在里打着呼呼的,咱连忙叫听回了营长,偷着对他说:
   
   这样,你就发扬一下风格,一个也不要。回头,咱叫文书给你家属送去,四十个中不。
  
    在一大声可老中,中。咱就着电话还木挂上的余音,听营长夸咱说:还是小郭子会办事!
   
   柳,贾二人,沉醉在这军营的猪事的是非当中,但更关心连长新创的新二宝的命运。
                    
                                      待续   于15年6月19日8.30时作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7-05 12: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27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7-06 06:4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28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7-06 06: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29楼

                                                                  十

   孟:这文书给我讲,自从发现新二宝好吃后,连长就指示司务长,时不时地去当地的肉类市场,去寻捣这玩艺儿。当地人是不吃这些东西的,司务长又跟这肉批的熟,所以基本上就是免费相送的。没这一手,你想一个猪才屁大点二宝,连连长都不够用,还谈连里几个吃货能一起享用吗?连长斥弄这玩艺,是木一个人提意见的。一是广式吃法,咱大多数兵娃子们是不敢恭维的。二是,这又不是啥特殊,吃着正肉的,谁也不会去歪蛊的。
  
   指导员还有其它连领导,也是肉不方不食的。头肉,脚爪类,下水皆属猪仔的偏耍,有正肉享着,他们才不会和南蛮们争这种腥鲜生猛咧!按指导员的话来讲,听到都恶心,谁敢沾这腥气八怪的食物呀。但转着念的想,这可是营长爱享之物,于是巴结着作了汇报。
  
   连长确定了王营长要来品鲜新二宝,连忙指示司务长,座上全连跑的最快的装载机,赶到市场,给捣咕回来一军用脸盆子的脑花和眼珠子。里头不乏有牛呀,羊的。连长赶紧叫炊事班的刘班长,将脑花洗净,眼珠子和头肉一块用大锅给卤上噜,熟透后,叫一广厨邓书强,精心给切好装盘,静等着12点左右,营中三雄的到来。
  
   咱战士的伙食也不赖,当天的主菜是:红烧肉烧鸡蛋,一炒青菜,另冬瓜大骨汤。鸡蛋一人一个,红烧肉一人一碗管够。
   
   七连长听咱连长说这,是口水在嘴里翻着转,不停地回咽着唾沫水,差点掉了哈拉子的说:
   
   哎,比不了呀!这自从组建以来,平常子哪吃过一人一碗的红烧肉烧鸡蛋哟。平常咱连的主伙,有猪肉在里打个滚,就算荤腥子啦!为这伙食,我真木少挨美国佬的熊呀。为了平他的火,咱连只要杀猪,那一个猪尾,加四个猪蹄都归了他了。他就这拿猪蹄、猪尾时,望着咱连笑哈,过后,还不是像没过足肉隐的,把个脸垮着。咱瞅见就难受。
  
    咱连长没接七连长牢骚的个渣,还是说道咱连部里摆二宝宴的事:
  
    连长指示:将生猪脑用盘装好,小火炉子架上锅,烧上开水,又将那卤好的猪四宝,分盘装着摆放在合并的办公桌上。另将红烧肉鸡蛋,青菜,还有几个炒菜,并骨汤各盛上几大盆盘的,还偷着准备了当地特产两瓶内乡大曲,在专候着营领导们咧。
  
    这营部走着到咱连,可得半小时左右,咱那是工程机械,咋能座人呢?用装载机把营领导装斗里拖来,倒挺快,可传出去不好听呀!再说营领导能掉这份子吗?
   
   连长说:老王呀,这就是我躲着他们设的局。十来分钟的路,都无所谓。可半小时左右,就得打鼓了。就咱连的伙食再馋人,谁会每日价为个口福的,来回以小时计算的折腾自已。不过每周还是有请,小聚一下也怡情吗。
   
   七连长讶道:这也算小聚,咱过节加餐都木你小聚丰盛。赶明再有这等好事,一定要通知我,月聚也成。
  
    咱连长是爽快地答应了。
   
   七连长又问这营首长们,吃了这二宝是啥反映?
   
   咱连长笑了起来,说:
   咱王营长一看这二宝竞是一盆生猪脑和卤猪眼珠子,是半晌木作声。入座前,将曾指导员给叫到了跟前,说:小曾呀,你日撅我吧!这就是你推荐叫咱品鲜的新二宝?这猪脑要是熟的吗,吃点无所谓,可这生的血敕喇呼地,靠他姐的,这咋吃?
   
   曾指导员口吃着,一砣子又砸到了咱:这我格咧个的,看见连长和几个南方兵咧个,用开水一汆,蘸着佐料吃的蛮香的,心想着你也喜欢这头上的几口,咱就荐上了不是。
   
   王营长想着这答的有味呀,问道:你吃过木。曾说,吃过一点,但怕腥口,咱就不再吃了。
   
   王营长瞪着眼珠子说,你怕腥口,咱就不怕腥口了。到咱那去,尽咧个的新二宝的,也不说清楚,俺还以为是小郭子又搞的啥新创造咧。你再看看那猪眼珠子,看着就吓人,就是再好吃,谁敢下这个口呀!刘副营长,钱副营长,你俩敢吃不,要吃,你俩吃,我反正是不动这新二宝的筷子的。
   
   刘、钱二位副营长,也是第一次见这新二宝,摇着头的不敢恭维。见这状,王营长下令:小郭子,把这两样二宝给撤噜,谁爱吃到一边吃去!我看呀,还是俺的老三样过隐,来斟酒。咱今儿喝个痛快。
   
   那天呀,是连着个大卤猪头和其它菜,吃的是一点都不剩。老子开了三瓶酒,才打发住他们。真是酒过半巡嘴胆大。刘营副是一个劲地说:真不如到一连搭伙算了,就这每天跑路,咱都没意见。他还把个一机连的伙食,是糟尽的一文钱都不值。钱营副也捣咕着说:营部要搬着靠一连就好了,一机连的伙食,把咱口里淡的都鸟出味了。还是王营长酒量大,人也能沉住了气,憋住了口劲,纵有一肚子不满,也没给泄出来。
  
   连长喷道, 他妈的曾咧个讨好,是讨倒了胃口,拍马屁是拍到了马腿上了。想夺老子的口福新二宝去赶人情,他也不想一下,这十里还不同风,百里还不同俗咧。这三个营长中,有两个是北方人,一个是江浙人,能爱咱这南人的鲜猛生腥吗?孔老二几千年前都说了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新二宝咱吃了有大半年了,我知道好些人是不好这口的,你看咱啥时候,敢向营领导举荐这菜的。好了,不吹这了,再吹呀,你就呆着不想走了。这样,咱带你参观一下咱连的副业吧。

                                   待续   于15年6月19日14.25时作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7-06 06: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30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7-06 06: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31楼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7-06 10:5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32楼

祝先生新作发表!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7-06 21: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33楼

谢shxt47先生加分顶帖!
  TOP
头像
苏一萧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7-07 10:0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39    精华:1   注册时间:2014-4-29    发短消息        

34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7-08 11: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35楼

                                                                  十一

   这一回,陪同咱两连长一起全程参观的,可是阿魁啦!连长向七连长介绍说:
   
   下一步,咱陈阿魁同志,可就要成为咱连的海陆空总司令啦!全连的副业咋搞,可全都要听他的啦!
   
   阿魁说,连长当时把我飘扬的脸都红了,还真不好意思的。但跟连首长们在一起嘎崩,连饱都不好意思吃啦!
  
    贾听着好奇,忙问这嘎崩是啥意,为必是在吃钢崩不成?
   
    孟笑应:
   
    阿魁是福建漳州一代人,那的闽南话,嘎崩就是吃饭,嘎沔就是吃面。他们老乡们碰一堆,纯听鸟叫吧,一句你都别想听懂。后来咱问了阿魁的,咋能听懂他们的话,阿魁摇了摇头说,除非你一小就生活在他们那个环境中,否则是既听不懂,那更不会说。有的北方干部到咱那几十年啦,才基本上能听懂些常语,要叫他用本地方言交流呀,就哑吧了。老人们说,咱的闽南土语叫学老话,你就是学到老,还是不能用当地方言进行交流的。
  
    贾、柳二人听的噢了一声,续任孟侃啦。
  
    阿魁说,连长封他为连海陆空总司令,是有道理的。我从小就跟着父母种田、种菜、养猪、放禽的,这农家活可轻车路熟了。连长慧眼呀,看中了我,把我调到炊事班,专门侍弄连里的副业。开始还不是闹点情绪,还是要求下班施工。
  
    连长后给我透了点消息说,不能下班,咱连马上整编为重机连,全连有一半以上的人,要调到其它施工连队去。就这样宽下了咱的心。果不然,咱原来的四班是全锅端了!咱得感谢连长呀,咋得也得弄出点成绩来。
  
    咱第一,就是在猪圈和厕所中间,搞了一个化粪池。有了挖掘机这施工机械,就方便多了。这菜要长的好,全靠肥当家。生肥烧叶烂根,是不能现用现浇的,必须要沤了才行。早先好些人不懂,将生粪就这么和上水浇菜,结果全烧死了。
  
    连长还说过一个笑话,说有一新兵,为在他面前表现积极,专等着他大内急时,淘他的粪。妈的,老子连长的巴巴,为比就比兵巴巴肥些,还不是照样烧死菜!
  
    连长不是庄稼人出身,看着连长的急样,咱就主动上去为他解惑这菜老死的实情,并提议建化粪池。这建议很快就被连长采纳了,化粪池上加了横木,钉了板,盖上加了锁。连长在全连宣布,这粪盖的钥匙,由陈阿魁同志掌管,啥时候挑粪浇菜,由他说了算。每天每个班轮流着,从一班开始,派两人协助陈阿魁同志打扫猪圈和厕所。从今后,谁要是假积极,乱淘生粪浇菜,那对不起!除了处分外,还得罚他将浇死的菜一人全吃噜不说,还得补种。从那以后,再没这种现象出现。
  
    在咱的掌管下,那个菜呀,真长的生机勃勃,天天向上,蒸蒸日上,个个品种都年青的狠哟!
  
    阿魁木啥文化,只好把学毛著中的,一些管着朝气蓬勃的词语,全用在这陆上的菜、瓜、根、果身上去了。
  
    阿魁说,这七连长见后,还真受启发,打算回去也学咱连的经验,建化粪池,副业也实行专人专管。
  
    阿魁接着给七连长介绍,他这当陆军的第一杰作的大事,就是-----

                              待续  于15年6月21日10.13时作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7-08 11: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36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7-08 17: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37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7-09 14: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38楼

                                                                          十二

   阿魁说,看完菜地,接着该看猪圈了。一共有四间猪舍,共十九头猪,个个膘肥体壮着呢。外加一饲料房,另安一灶一大铁锅,兼着煮饲料莫吾的。咱连的大狼猪是单独小猪舍,享受着连首长的待遇呢!另腾出的一猪舍,关着七连的花母猪咧,七连长见了,是喜出望外,一个劲地表示感谢。说着,就要令跟着的饲养员小韦,拿绳子绑了,准备牵猪!
   
   咱连长有点不高兴了:
  
   哎,老王呀,这业还不由主了,你客成了座上宾了不是!咱条件还没谈好咧,你就急着光妈的牵着要走,那可不行,今儿谈不好,明儿我就不请你再吃肉包子啦,改成咱营长的待遇,吃五宝行吗?
  
    听了咱连长不高兴的言语,七连长的兴劲全没了。在猪圈旁和咱连长,作起了讨价还价的交易。
   
   七连长是见猪在,就毛痞了起来,说:
   
   郭连长,你连财大气粗,你人大人大量的。就么斤斤计较了。刚来时,咱表的那态要打点折扣才行,再说咱那猪是个半劁子货,就是跟你连的狼猪配过了种,能怀上小猪崽不,咱都得打问号。这样,你这猪配一次种是二十块,我就给你连二十块,咋样?
   
   咱连长哼了一声说:
   
   你咋连咱这的行情也不懂呀?咱连的种猪,是一盘二十块。可你连那猪,连着两天闯开了咱种猪的圈,还赖在里不走,鬼晓得搞了几多盘?咱那公猪被日瘫了是事实沙。阿魁,你说一下,这两天,他连那头母猪,强奸了咱公猪有多少盘?
   
   阿魁也精,听着连长把着点的问,就搬着手指头,猪三猫四狗不脱地算了起来,说:
   
   不少于六盘,如果不是发现的及时,肯定要七盘往上走。咱这畜牲不计数,但从体力上看,不少于这数!咱连这公猪,起码得休息一个礼拜,看能恢复不。原先这一个礼拜可打三炮的,着你的猪一下子吃了它半个月的精,真亏死它了,也亏了咱们连。
   
   咱连长听这,满意地笑了:
   
   咱这猪司令可不会讲假话吧?就算六次吧!你连交120元钱来,就领这猪走,不交,就等着我请你吃头肉吧!那三宝专门留给你,谁叫是你的猪咧!
   
   七连长听到这算法,人一下子蔫巴了下来:
   
   老郭呀,咱连级干部一个月才多少钱?五十三块五呀!咱还要养家糊口呢。你这猪能呀,一下子要去咱俩月的工资,这哪成呀!就可怜可怜咱穷连吧,就这二十块钱,咱回去报销,还得看美国佬的脸子。他要不签字,咱还不得自贴呀。还得真感谢你那二十个包子呀,估计还能打发他。鸡蛋咱留下偷着吃,也好补补咱操劳了几天的身子。
   
   见七连长可怜巴沙的样,咱连长还真起了怜悯之心说:
  
    好吧,就依了你的。收你二十元钱!老子亏本呀,鬼叫咱是当兵的,再不亲也衣裳亲呀!另再多给你二十个蛋,回去找美国佬签字报销,也撩撇一些。
   
   七连长见到这意外的施舍,哪有不喜出旺外的。赶紧着掏了钱,塞连长手里。同时叫小韦进圈拴猪走人。可小韦的一席话,又叫他犯了难:
   
   报告连长,这猪杀了没问题,反正也怀不了崽,还跑圈赔钱。不过,咱观察我们连的那头黑母猪,猪稍儿肿了,还流水,这是发情的现象,可能再过几天就也要配种了,你说可咋办?连里司务长跟我说,经费太紧张,连人吃的都在抠巴。猪饲料也成问题,那配种费就免了吧,啥时候有钱,啥时候配。
   
   这猪过了那气,可是要再等的呀。跟种庄稼似的,你误一时,他误你一季。你误它配种,它误你一窝。要再跑圈,被人家俘虏噜,我可不负责呀!
   
   你看人家的猪圈多好,地面都是水泥的,还铺的木板,又干净又卫生的。咱那脏稀稀的,连猪都不想呆。难怪咱这猪都不想回的,就一天木见这猪,看着不仅木瘦,好像还胖了一点点。连长,就这两个问题,你要定定,回去好解决!
   
   七连长听的是一头雾水,真不知咋拍板解决这两事。

                                待续  于15年6月22日13.14时作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7-09 14:2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39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7-09 14:2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40楼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