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擒 猪 记 (原创中篇连载)

头像
xiaolaoge123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7-29 19:4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3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6-12    发短消息        

101楼

回复84楼 断书安  的帖子

  TOP
雪宇飞鸿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7-29 22: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37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9-11-2    发短消息        

102楼

祝贺新作!
《圣灵部落》——兽性、人性、神性的生死纠缠,天、地、人的万古绝唱。
QQ:923366872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503786-1-1.html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7-30 15: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47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03楼

                                                                 二十九

   连长:回襄光县后,那后两期子培训很快就结束了。为了留根,咱基本上只教复杂一点的科目,其余地全由小郑去捭斥去了。这期间,咱还在汽运站里帮着搞了几个小革新,特别是创新的液压龙门吊,解决了该站长期用手拉吊葫芦,吊装汽发的原始生产方式,基本上使他们的汽运大修,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这时段,部队的老退新训工作已经开始。咱正准备询问参谋长下步咋整时,司令部来了通知,批准咱暂时休假探家一个月,再顺便解决一下个人的问题。咱和你嫂子的事,就是那么咋定下来的。后来是嫂子来部队跟俺成的亲。
   
   休假一结束,赶着到参谋长那去报道。参谋长拿来了新兵挡案,就让咱去新兵连挑兵,并命令式的叫咱按二十人的标准,将兵挑好,建制全归了一连。
  
    咱挑兵不是吹的,是先看挡案,再看文程,小伙精干,反映灵敏,达不到这几条的,咱还真襄不中咧!这究竞是啥意思,咱当时没整明白,反正按参谋长的命令行事就是。
   
   兵定齐后,再报告下步咋整。咱以为要咱带连里去,可参谋长的命令,真叫我疑惑不解:
  
    这兵挑好了,哪也不去。咱派了辆十轮卡,全拉你培训的地点去。科目与你培训的地方人员一样,不过学时为期一个月,可千万得让他们学到你的基础真经,粗制滥造可不行。你们俺要留着有大用哟!县里的咱已经说好,支持得很。连里吗?咱已经通知了,叫上司务长,带上伙标,另配两炊事兵,这事就不能麻烦地方上了。军令如山倒,你就赶紧地执行吧!
   
   带上新兵,咱不敢再忽悠偷懒了,一切都按部队的条例进行。不过小郑咱还是叫了过来,咋得有个帮手吧。再讲点私吧,一可以身上手上少沾油。二可以借此打点小牙祭,请师傅吗!张站长,马主任的也挺关心,总时常的来此问候慰劳一下。特别是张站长,一搞就扛半边猪来,这培训的小日子,过的是太滋润了。
  
   真他妈的岳飞的哥哥,岳(哟)河哟,这六八年的小新兵蛋子里,还出了虾子了。受过文革洗礼的,觉悟就是高呀!
   
   有一河南兵,叫万司忠的,高中生。面上看着还挺精干出息地,谁知那花花肠子、弯弯绕还不少。他背地里偷着参了老子一本,告了老子一大刁状!咋的跟熊指和张副指,给老子扣的帽子差不多。金股长来了解情况后,跟咱透了那么点情况:
  
    一是反映咱没政治挂帅,没搞天天读,早请示晚汇报。二是在业务学习中,没有用毛主席的矛盾论、实践论及两分法,来结合着讲课。是纯搞白专业务第一。课堂中,基本上全面否决了精神对物质的反作用力。第三说老子吃了小灶的,还叫人送猪,破坏了军民关系。这小新兵蛋子咋这不谙事,吃馍喝汤还有肉吃的,还不满足,饱暖后还思生着啥杂念,还想造反取带了老子不成!
   
   这前两条吗,好办。照着本念的事嘛,今后注意点形式表面上的就行了。这后一条,可就要实质上了。金股长找张站长作了了解和调查。
   
   张站长后来学给咱听:
   
   说是咋又查这事。咱就火来了!大军咱不帮,帮谁?咱帮大军,大军帮咱,这很正常。咱站能有今天,小郭同志给了咱多大的技术支持,你知道吗?咱的汽运维修的水准,现在是全专区第一流的。咱过去是亏损,现在是来菜赚钱,这与小郭是密不可分的。咱进的钱里,实际上就有小郭的一份师傅费。这军人咱知道,是不会要的,咱送点肉大家伙吃,该中吧!再说,咱为大军修车的,真木收过你们啥钱?这本上都有,金股长你看看。
   
   张站长说着,从办公桌里,掏出了一本记录着咱部队来修车的流水账-----

                                     待续于15年7月9日11.28时作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7-30 15: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47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04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7-30 15: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47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05楼

谢各位顶帖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8-01 08: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47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06楼

                                                                     三十

    张站长续叨着:你们金股长一看傻了眼、团汽车连的,有十多辆美制十轮卡,都是在咱这单位给保养维修的。只收了材料钱,其余的工钱是一个大仔也没收。那账记的明细着呢,要收的话得一万多块呀!
  
   我跟金股长说,那十轮卡难捭斥着呢。主要是差配件,不是你小郭子在这帮忙,咱真不愿、也不敢接这活。特别是那老旧的油路及点火系统,咱这里的老修理工根本整斥不了。
  
    我还问了金股长的,说你团的修理工咧?咋也不修或不会修呢?
   
   金股长回答说:原来团里汽车连有两个老职工,是专门负责修理这美式装备。这文革一开始,查政历呀,说这两老职工,早先是国民党军队的军械汽修技工,是留用人员。怕里通外国,窃取情报的,就给开了。当时政委的意见就是,宁愿车不动,也不能留特嫌咱这里。你当了草呀,可那两家伙别人还当了宝,前脚一抬,后脚就让人给抢走了,像大爷供着似的。你说这冤枉不冤枉?这汽车连的美式车老爬着窝的哪行呀,光指十多台新解放,哪够用呀!后来他们打听到你们这能修十轮卡,他们连便找着你这来了。
  
   我回应了金股长的,哪是我们先会修这玩艺的。还不是你团的小郭同志,在咱这学雷锋,帮咱盘活了汽修业。他后来看着咱汽运站放着一台行将报废的美式汽车,他捣咕捣咕地,给弄活了。就这样,咱这能修美式汽车的美名就传了出去,你们团也就慕名而来了。
  
   咱还在金股长面前一个劲地夸你:小郭同志真能呀,一看是咱部队的十轮卡,他的热呼劲就上来了,而且神着呢,一发车,他就知道哪出了毛病。经他一捣咕,就好了。配件是太难了,小郭出着配车的点子,才让你们部队的死轮卡,又变回了十轮卡。小郭当时就嘱着咱,叫咱别暴露他的身分,怕引起不必要的事端。咱还不是偷着打听了的。那汽车兵个个傲气着呢,说不认识,也根本不相信,一个施工连队里竞会藏着这么个能人咧!
   
   哎,咱还当面瞒怨了金股长的:你们部队里,这是咋的啦,金子还成了土旮拉!
   
   另咱还说了少收费的原因:是小郭同志,念着你们部队呀,说部队也穷,少收费就是。咱这才按成本价收的费。
  
   你们金股长当时哪敢吱声呀,生怕咱翻了脸,找他要钱。
   
   后头咱的言语还重些:你们部队要在咱扛猪肉慰问小郭他们这事上作文章,那好,今后咱猪肉是不会送了。你们的车也别在咱这修了,咱搭了钱还落了个不是。咱们以后两清,就是不修车,加算清账,那得买多少猪肉呀!咱们从此也再别打交道了!
   
   这一着,把你们金股长给闹了个哑口无言,还调查个屁,自已个倒查出了汽车连一屁股巴巴!
  
   张站长还问我有啥事没有,我宽了他的心,面上说没事,心里头还不是如吞了只苍蝇一样的恶心。
   
   连长又说,鬼知道金股长回团以后,咋作的汇报。参谋长叫专人送封信给咱,大意是大胆管理,搞好教学,打好基础,不受干扰,该干啥还是干啥。我留着你们这批骨干,等着上级扩编分团用,叫咱保密,切勿外传!

                                  待续于15年7月9日22.26时作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8-01 08: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47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07楼

  TOP
头像
xiaolaoge123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8-02 07: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3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6-12    发短消息        

108楼

回复82楼 断书安  的帖子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8-03 06:0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47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09楼

                                                                  三十一

    孟:后来听连长说,在那极左的年代,像万司忠这样的搞法和思潮,还是挺有市场的。乃至全党、全军及全社会、全国都信这玩艺。宁左勿右害了多少人和事哟,你要敢反到来,就会给你扣上反对毛泽东思想的大帽子!从党至今,真木见一个极左的人受到应有的报应,吞下啥苦果的。倒是被定了右的人,不是家破,就是己亡。等着平反了,那整你的人只怕已位高权重,还在掌握着你的命运呢!
   
   咱是干部,虽已知晓内情,但绝不会跟个新兵蛋子计较和过不去的。从心里讲,咱还蛮赞赏这种二杆子式的,敢于反潮流的精神咧!我发挥了他文化高的特长,让他负责了全体集训新兵的政治方面的学习,由着他带领这群新兵蛋子们,每天早请示,晚汇报的。见咱重用了他,那精神头足的,真不亚于咱连的那两个左指导员。咱心里想,真知人知面难知心呀,挑了个这玩艺,咱连今后可不愁,缺政工方面的接班人啦!
  
    但讲课,咱还是按教程来,鲜有添加啥语录、两分法的。加进去,这新兵们听着难懂不说,咱也讲的拗口。讲发动机,配上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讲基础原理,还喊上一句,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不是文不对题,驴唇不对马嘴,将马列毛泽东思想庸俗化了吗?这个道理一谈,大家都理解认可,当然也包括了万司忠。
   
   小灶,咱是小郑、张站长、马主任来了才吃。啥小灶,还不是大锅饭多加两炒菜。咱带着兵的不喝酒,小郑也不喝,就那两老家伙好这一口。咱这备着酒呢,就是为犒劳他俩的,他俩对咱在集训中帮助是太大了!
  
    司务长是连里、这里两头跑着。他有比较:
   
   这四毛五的伙标、在连里能吃上个啥呀!两天见点荤腥就不错了。这里的伙食真不赖,顿顿见肉的,郭排长真有法子呀,是咋补的伙标。
   
   咱偷着告诉了他密秘:
   
   张站长的那肉是有回数的,马主任那才是长期的。他不知以啥名誉,给咱这培训打了个报告,每天每人补伙标两毛,你说这是不是歇吊逮(当地土语:好意)呀!这才是军民关系在物质上的具体体现,真正升华!
   
   在咱带二十人培训期间,咱连又添二十多名新兵。咱这连外连的可受羡幕了。真连连干部都不知这团里的葫芦里卖的啥药,也申请着想再带着兵参加咱这培训。被参谋长打了板子后,也再不敢有别议和吱声了。
   
   连里这时,开始了对四十多名新兵的再摸底和甄别,咱这的动员,还是熊指亲自来的呢。就那天,咱叫两炊事员,将好吃的全藏了起来。按四毛五的伙标接待的,他免得他嘴上留着油地,还要装假正经地批评着人。这个自然灾害时期的兵,是熊名堂太多了,再好的苞谷,也称不了他的心。能吃馍喝汤的,算对得起他的了。
   
   熊在动员中,讲了这次摸底工作的重要性:
  
    要求各人将自己真实的履历、社会关系及个人在文革中的表现,全都按表的要求填写清楚,供组织审查。不够写的,可用材料纸写出实情和说明。每个人不准弄虚作假,要真实地反映本来的情况,这也是表达咱革命战士,对毛主席忠与不忠的试金石!只要不是非常原则的问题,主动交待出来,可以既往不咎,也可以配合有关部门从轻处理。但谁要是敢玩假,瞒情不报,查出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你别说,熊的这次咆哮,还真起到了效果,真有人落进了他的熊掌-----

                               待续   于15年7月10日10.27时作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8-03 10:0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47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10楼

审查过关了!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8-04 10: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47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11楼

                                                                     三十二

   连长:我不说,大家也猜着是谁了。他抠错了胯子,以为戴上了红领章,红帽徽的,就进了红色保险箱。他只认 真听了熊指的从宽的话,认为只要当了兵,就能文过一切。他抱有目地的将他曲线入伍,异地当兵的情况只作了说明。但为啥,是啥原因,他压根就没谈。
   
   指导员作完动员后,塞了一肚子素的走了。临行前交待,这些兵蛋子们的情况,先由咱审查。小兵子们的原始档案在军务股,我挑兵领兵时,每人抄了份简单的简历后,便还回去,所以对照起来也方便。咱这的兵文化人多,填写中没出啥洋,像连里后来的那波文程较低的兵蛋子们,听司务长过来侃:
  
    那洋像出的大了去了。一新兵将母亲、姐妹的隶属关系,全填成了男女关系。有的交待了搞嫂子,偷看女人洗澡。有的交待了放牛时,摸了牛逼跑了马的。有的交待,饿了的时候偷了队里红薯的。有的交待,斗过校长老师的,还有临入伍前和地主姑娘定了亲的------咱听到,把肚子都笑痛了!
   
   笑完之余,咱拿出了万司忠这回填的简历,认真地和咱抄的简历对照了起来:一是家庭住址不对。按他现在讲的,他是漯河市人,在一中上学。可咱抄的入伍简历,他成了郾城县某公社的人,在县中念了书的。这两厢的,就引出了第二个不对。他用啥方法,为啥改转到郾城入伍,而不在漯河入伍,他都木讲清楚。只口号连篇的啥保家卫国,打倒帝修反,好儿男志在四方的等。不亏是高中生,那高调的语录词,被他运用结合的还是非常完美的。
  
   咱为了慎重起见,便叫司务长带着万司忠的现在的简历,再到军务股去核实一下,落实完后,再跟我汇报。很快情况就反馈了过来,确实万司忠的入伍地址有问题。咱抽了个空回连,将万司忠的情况向熊张两位作了汇报。觉悟高,政治上敏感的人,眼睛里哪容的下这沙子。熊得知情况后,拍了桌子:这入伍都造了假,后头肯定还有更大的问题。于是连忙作出了决定,由张副指带两兵,先将万司忠带回连里审查了再说!
  
    连有肉吃都觉得不满足的人,这回子该回连吃素了吧!咱可不是有意整他的,是他的聪明,将他自己给毁了。他觉得当农村人丢了人,要还其本来的面貌,另显摆一下自己有本事能异地入伍,又是城里人。这一下狐狸尾巴就被他的傲气给掀露了出来。
   
   叫他回连,这功夫是一百个不愿意了。但军人就是哭鼻子也木用呀,他当时还以为就是将他换个兵地,不让他学技术了,最后一肚子意见都冲向了老子。老子咋会跟他辩个屁的理,回连找指导员去吐槽吧!
   
   后来听说,万司忠的事儿升了级。郾城县根本就没有他的学户籍,漯河的倒全部是真的,一中和公安局还在找他的人。他是一中的造反派的头头,文革批斗一老师时,由他亲自动手将老师打死。后经甄别,这老师没问题,于是就将他列为了缉捕对象。他自觉罪孽深重,就躲到堰城老家去了。恰逢招兵,他姐夫是郾城的武装部长,为了逃避打击,就伪造了他的身份及档案,偷着塞到咱部队里来了。这事,后来还牵出了一弯子人,都受到了查处追究。
   
   当听到军务股长,到咱连宣布:将万司忠带上来,除去领章帽徽,开除军籍,交地方公安部门处理时,咱的心呀,还真不忍,这精干的小伙子,只一念之差将自已送上了不归路。我想着他析的两分法,也许是他命运的最好写照吧:这偶然中存在着必然,必然中就含概了偶然
   
   熊指导员因在对新兵的二次审查中,发现了现行反革命杀人犯一案,受到了团里的嘉奖和亲睐。大家都传着熊指要升了。

                                待续于15年7月10日22.12时作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8-04 10:1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47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12楼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8-05 16:3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30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113楼

问候先生!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8-06 12: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47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14楼

                                                         三十三

   这培训很快的就结束了,再该咋办,咱请示了参谋长。
  
    参谋长指示:团里决定你先带着兵归队,具体咋分兵,连里拿意见。你先在连里呆着,啥事也甭管,后头还另有任务!
   
   有这尚方剑在此,老子才懒得与三排长裹在一起咧。我和要好的司务长挤到了一堆,那仓库兼宿舍的味,虽有点难闻,但清闲自在呀。这老连里实在木啥油水可捞了,嘴里都淡出了鸟味。咱带过的兵没事都围过来,和咱亲候,还时不时地诉一下在老连受的小苦,他们真留恋在襄光县培训的那段日子,咱干部成头了,咋也不能跟着附言起哄沙,纵心有不满,也只有高调鼓励和安慰着他们。
  
   连长自三才走后,位置就空了下来,全盘工作全由熊指一人负责。真觊觎此位的还真不少,可团里一直空着,真叫人理解不了。有人猜着,是为我留的。我当着面地否定了这一点:
  
    一咱干部任期时间短,木两年以上的莫想进连职。二咱连党员都不是,没这资格。三咱在连呆得长不长,还是个问号。谁愿争,谁去争吧,不与咱相干。
  
    这信号一放出,张副指和李连副两人,真争起骨头来了,各人摆出了各人的优势:张近水于熊指,营里的周教。李得势于团里的冯副政委,两人可有一拼。
  
    那功夫不兴送礼,但兴为领导干活。周教,冯副政委都带着家属在。咱连只要周末一得空,好戏就连台了。张偷着带着兵,赶到周教家,是屋里屋外的打扫的干干净净,连小孩和周教的衣服都洗了。张带的一农村兵,还真出过洋像,为了图表现,将周夫人的胸罩都列入了其搓洗的内容,完后,竞不识其为何物?还问周夫人,这连在一起的口罩,是不是要用剪刀给剪开了再用。周夫人很是无奈,这兵娃子连她藏着的隐私,都给寻了出来。张这一马屁开头还行,后来一下拍到了马腿上。这兵也是的,咋就不注意场合,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声地捣咕这事。周围的家属都看着呢,当场把女家属们的肚子给笑炸了。后接,也成了家属院街谈巷议的笑话。打那以后,张肯定是挨了K,再也木见他带人去家属院了,整日价是沉默寡言的。
  
   李连副那就不一样了。冯副政委可是团里,除了薛副团长外,就数他资格老了。他北方人,对吃住都不大讲究,遢撒日子过惯了的,见他心仪的小李子来了,可乐了不说,还真摊上了忙活。
   
   李连副被摊上的第一任务,就是搬床沏炕。冯山西人,对老家的炕文化,真是依依不舍、情有独钟。早先住城里,那子女们随潮,坚决反对冯副政委捣腾这玩艺。这调到这了,子女们留城,木跟着来。就该这老两口,可以随心所欲地折腾享受了。
  
    这李副连长湖南人,哪知道这炕咋沏呀?还真犯了难,还好他带着的三兵中,有一是陕西兵,家里跟人沏过炕,这问题便也迎刃而解了。

    孟说这,柳笑了起来:
   
   这炕只冬天睡着还行,但太不文明,这男女老少的一窝揣着,成啥体统,还是床好。
   
   贾接了腔:
  
   这炕文化还真是咱北方农耕民族,冬季御寒的智慧结晶呢!管他文雅不,这热炕头,还真衍育了咱大量的炎黄子孙呢。
   
   孟对他俩各人的辩解,不表啥态,还是续讲着李连副沏炕的故事----

                           待续  于15年7月11日11.27时作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8-06 12:4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47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15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8-08 09:0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47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16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8-08 09:1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47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17楼

                                                三十四

   孟:这小陕兵是陕西榆林人,那地产煤,他说他还会搭煤火炕咧。这下可把冯副政委给喜坏了。团里干部家属院,冬季取暖是福利,煤分到各家各户的,不要钱。要木这一条,冯副政委就是人给冻坏噜,也不会想这心思。由着陕兵给他测着算计了一下,连烟囱、加煤火口及炕砖,少说得千砖左右,还得找上沙石、水泥、薄预制板的各种材料,真还不老少。
  
    冯副政委个老西子,会算计着过日子的很哟,让公家出钱,他乐哈的狠。要叫他出一分钱呀,那才真是抠屁眼噱指甲,是屁到了极点。团里有规定,凡家属用施工材料,都得经营材股批准,按成本价付费后,才能使用。这种不上算,叫他掏腰包的事,他基本上是不干的。从团首长抽烟都看的出来,他和薛副团长两,都是团里有名的大烟枪。薛副团长大方,见人就耍烟。冯副政委是只抽别人递过来的烟,自已是从来不耍条的。要么一个人就抽自已的欧条,嘴吐着烟圈,象木看见人似的。
   
   当陕兵提出这问题后,冯副政委是吭呀哈的,不见表态。李副连长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咋不明白他这弯弯绕的转轴子心思呀?这将钱掰着瓣用的首长,是既想睡大炕,还是个又不想花钱的主。于是便顺毛摸了过去:
   
   冯副政委,咱连的猪圈也该修了,咱打个报告来,你批一下,这事不就解决了。
   
   在冯吭呀、炕呀,啊呀,哼哼叽叽中,得到了许可后,李副连长便带仨新兵忙活这事去了。
  
    这报告是按修猪圈的倍数写的,熊稍微过问了一下,见没啥问题,也就批了。冯副政委的批条,在团里,除了团长和政委的外,也就是懿旨啦,谁敢不照办!李副连长就到向营材股要了辆车,先将一半的材料拉到了冯副政委家,另一半材料,由他自已和一战士押着,假道伐虢的光面的回连了,是人还真看不出一点破绽。
  
   团职干部的家属院人少,加上冯资格老,这多材料入院,木多少人过问。这沏炕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沏的不好,冷暖不均不说,要冒出了烟子,那屋里可是呛的呆不下人的。这小老陕的手艺还真不赖,不知跟哪师付学的,把砌窑的手艺都用上了。灶口小,烟口大,炕囊通,火回转,再加上咱材料都是一流的,整整用了两天的时间,总算把冯副政委的水泥大炕给整斥好了。过了一个礼拜等炕干透后,试着烧了一下,效果真不赖。冯副政委留着心地,问了一下小老陕的情况后,就木吱声了。但看得出他,对这兵的手艺还是蛮亲睐的。
   
   李副连长这一炮算是打响了,他摸准了这水马首长的特点,得水上给水才中,这他把马的,真拍到了点位上。
   
   消息传到了张副指那,他真是一百个不舒服。本想再以李副连长假公济私的参上他一本,可再一想,背后站着个冯副政委,他可是管着干部呀!想到这,他扒炕的念头是全都烟消云散了。纵脚丫子再痒,也只能在鞋子里拱。他巴不得李连副、连着小陕兵,给冯副政委家沏的炕,被那肥老冯婆给睡滚塌噜,也好跟自己的口罩事件拉平,可转念一想,这哪有可能咧?咱工程兵用的洋灰,可是全国一流的。干了以后,就是用锤子砸,也很难敲下一块的。这仕途呀,其实都是通的,还不是事在人为,而且不能出一点大小差错!
   
   贾听了孟叙着张副指的感言,问道:
   
   这深刻的念白,不会是张副指那时候数落的吧。
   
   孟笑言:
   
   事理皆相通就行,你还不是经常玩贾语村言的,我是用哥德巴赫猜想,编着说的行吗?

                              待续于15年7月11日14.54时作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8-08 09:1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47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18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8-09 12:1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47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19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8-09 12:1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47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20楼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