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文学小杂拌《假语村言》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12-22 09:0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4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41楼

回复40楼 岳峻  的帖子

谢谢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12-22 16: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27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42楼

将真事隐去,有寓意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12-25 08:4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4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43楼

回复42楼 断书安  的帖子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12-27 15:3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4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44楼

回复38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小小说《乔迁之喜》

乔迁之喜

阿彩拉着装满鱼肉果菜的小车向新居走去。

到了小区门口,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年轻人笑着主动跟她打招呼:

“大姐,买这么多菜呀?”

“是呀。”

“准备请客?”

“是呀。”

“庆贺乔迁之喜?”

“是呀。”

“我是食品安全检验所检验员,姓马。”他指指背后一个金属牌子,“我们检验所刚刚开张,头三天免费检验。大姐有没有兴趣试试?”

“需要多少时间?”

“半个钟头左右。”

“行。”

“谢谢。请到里面坐。”他帮阿彩将小车拉进检验所,给她倒了杯茶。然后每样都取了点样本,送到检验室交给一位姑娘检验。自己陪着阿彩说说话。

也就半个钟头左右,检验结果出来。小马从姑娘手中接过检验单看了看,就交给阿彩。

阿彩一看,吃了一惊,几乎样样都有问题:猪肉有瘦肉精,小龙虾和大闸蟹有激素,腐乳有工业原料,木耳用硫磺薰制过,腊鸭、咸鱼用了防腐剂,料酒含工业酒精,蔬菜有农药残留,皮蛋铅超标,鸭蛋有苏丹红,调和油掺了地沟油,泰国香米是陈米经石蜡加工……

阿彩一边看,一边唠叨:“哎唷,要死啊,我们平时吃的就是这些东西呀。我们的肚子岂不是成了一座化工厂?”

小马接口道:“是啊,中国人的肚子愈来愈象一座化工厂了。大姐,你要注意看,这里最不能吃的是熟食烤羊扒和刀鱼。烤羊扒添加了羊肉膏,这是一种致癌物质;刀鱼灌注了剧毒水银,吃了可能会恶心、呕吐甚至死亡。”

阿彩说:“哎唷,我还准备拿来请客哩。那怎么办?总不能全部丢到垃圾桶中。”

小马说:“烤羊扒和刀鱼绝对不能吃了。其他吃吃也无妨。反正平时你吃开了的,有一定免疫力,估计不会出什么大问题。不过你客人中如果有外国人、山区农民或特供部门的人员,那就要小心点。”

“为什么?”

“这些人平时吃得比较干净,没有强大的免疫力,容易中毒。”

“唔,说得有道理。好在我的客人中没有这三种人。”

“那就不太要紧。”

阿彩谢过小马,拉着小车往新居走去。

走着走着,她突然担心:明知这些菜肉有毒,何必还去冒险?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客人中有个别人免疫力低下,中毒入院或死亡,岂不是要担很大干系?还不如到饭店去包一桌酒菜,既省事,又免担风险。

决定作出,回到家她就给吉祥酒家打电话订了一个包间,同时通知了相关客人。

在酒席上,客人纷纷问道:“阿彩,不是说好到你家去吃你的拿手住家菜,怎么又改到酒楼来啦?”

阿彩于是将检验情况说了一遍。

有的说,你这担心真是多余,酒家的酒菜未必就比你买来的干净。

有的说,我们都有一个久经毒害的肚子,还怕有毒的酒菜?

有的说,政府相关部门官员任由问题食品泛滥,查处不力,等于放任一些坏蛋对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实施慢性大屠杀。

有的说,也可能相关部门的官员这样做是出于战略考虑,以毒攻毒,使我们平民百姓个个变成吃过毒物的郭靖、杨过和段誉,百毒不侵,万一世界发生毒物战,我们就会天下无敌。

有的说,政府有关部门的官员高瞻远瞩,令人佩服,身为草民要好好配合才行,不得再有怨言。

酒楼上菜很快,一盘盘菜肴流水般端上了饭桌。

一个人喊道:“比阿彩家更毒的菜肴来了,快动筷子呀!”

大家哈哈大笑,一齐下箸如飞。

  TOP
岳峻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12-30 12: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6857    精华:13   注册时间:2010-3-4    发短消息        

45楼

元旦快乐。
[fly]开心逗乐到何方?乌有镇里逛一逛。[/fly]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12-31 09:4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4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46楼

回复45楼 岳峻  的帖子

祝新年快乐,阖家幸福!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1-05 10:1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4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47楼

回复44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钓鱼竿》

钓鱼竿

区委书记王斗在离区委所在地很近的高山大队蹲点时,跟大队妇女主任有一腿,这几乎成为公开的秘密。

有一次,王书记在高山大队开完支部会议,月已西斜。他对其他人说:“你们先走,我还有点事要跟妇女主任说一下。”

李支书说:“快半夜啦,还谈工作?”

王书记说:“想摸摸妇女情况。”

李支书说:“王书记精力真充沛!不过还是要注意身体,不要摸得太久罗。”

王书记说:“知道。”

胡副支书说:“王书记,别给我们妇女主任太大压力罗。小心别把她压垮了。”

王书记说:“不会。”

罗副支书说:“我们妇女主任是铁姑娘出身,再大压力也顶得住,垮不了。”

妇女主任“呸”了他一口。几个家伙嘻嘻哈哈地走了。

妇女主任说:“这几个家伙尽说啄啄句,话中有骨头。好象知道些什么。”

王书记大大咧咧说道:“怕什么。我是他们的领导,他们就算知道点什么,能拿我怎么样?更何况他们也是猜测而已。”

妇女主任瞥了他一眼,说:“你就是胆子大。”

王书记哈哈一笑,说:“胆子不大我能做到区委书记?走!到老地方玩玩去。”

两人走出门口,踩着如水月色,一前一后沿着一条小路朝祝老汉屋后靠山边的楠竹林走去。那里偏僻幽静,地势平坦,地上铺有一层厚厚的竹叶,是个偷情幽会的好去处。他们走到竹林边上,就迫不及待地搂抱在一起,朝竹林更深处走去。才走得七八步,突然两人感到脚下踩空,只听得咔的一声,王书记的左脚腕和妇女主任的右脚腕同时被一只铁夹子夹住。两人痛得不由自主地叫了一声,同时跌倒在地。他们借着月光一看,原来是被一只野兽夹子夹住了。王书记想用手掰开铁夹子,但由于两人腿脚紧贴在一起,根本用不上力。稍一用力,妇女主任又痛得直呻唤。两人无计可施,头上的汗水直往下滴。

正在这时,他们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声,有人朝竹林里走来。两人想躲避也无法躲避,只好挺尴尬地坐在地上。那人越走越近,借着月光,他们认出来人正是竹林前面的屋主人祝老汉。他俩不约而同叫了一声:“祝老汉!”“祝大叔!”

祝老汉冷不丁听到有人在竹林里叫他,倒着实吓了一跳。他老眼昏花,加上月色蒙胧,辨认了好一回,才认了出来:“噢,是王书记、田主任呀。半夜三更的,你们到这竹林来干什么呀?”

王书记信口胡扯:“在大队才开完会,我叫小田带我来竹林找根钓鱼竿。”

祝老汉说:“到楠竹林来找钓鱼竿?你想到大海去钓鲸鱼呀?钓鱼竿要到荆竹林去找。”

王书记说:“是,是。我们找错地方了。”

祝老汉说:“荆竹做的鱼竿才好,竹节短,有韧性,不容易折断......”

田主任说:“祝大叔,我的脚痛死了。快帮忙松开这个夹子再说吧!”

祝老汉说:“哦,你们还给铁夹子夹着!看我这个人多糊涂。我来给你们松开。”他伸手到夹子下面轻轻扳了一下,只听得咔的一声,夹子立即松开并脱了出来。

两人连忙卷起裤脚察看伤势。脚倒没有出血,但有几个齿印深深陷入皮肉里,还隐隐作痛。他们伸手去轻轻揉擦。一边揉,一边问:“这个夹子是你安的呀?”

祝老汉说:“是呀。这几天我见野猪老是下山来啃食竹笋,我就安个铁夹子试试。谁知野猪没夹着,倒夹着你们。”

王书记问:“你怎么知道夹着我们,跑来看呢?”

祝老汉说:“我不知道呀。我正在家里打草鞋,听到这竹林中有动静,以为夹着野猪了,就出来看看。谁知是你们。嘿嘿。”

王书记说:“祝老汉,这件事你不要跟别人说,行吗?”

祝老汉说:“行,行。王书记是我们衣食父母官,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不过,就怕时间长了管不住这张嘴......”

妇女主任灵机一动,说:“祝大叔,今年救济粮下来了,只要你不说,我叫王书记特批给你150斤。好吗?”

祝老汉说:“好,好。”他两眼看着王斗,“就不知王书记的意思是......”

王书记很爽快地答应:“没问题,就这么办。只要你不说出去.”

祝老汉说:“我保证不说出去,我保证。”

王书记和妇女主任站起身来,一前一后一拐一拐地走出竹林,很快消失在月色之中。

祝老汉也转过身,乐滋滋地朝家里走去。他多年申请救济粮不得,今晚却意外得到区委王书记的许诺,特批救济粮多达150斤,怎不叫人高兴哩。但高兴之余,又隐隐有点不安,因为这毕竟与掩口费有点相类似,似乎有点来路不正哩。

  TOP
岳峻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6-01-05 11: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6857    精华:13   注册时间:2010-3-4    发短消息        

48楼

问好。祝你
[fly]开心逗乐到何方?乌有镇里逛一逛。[/fly]
  TOP
岳峻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6-01-06 09: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6857    精华:13   注册时间:2010-3-4    发短消息        

49楼

你好。你这个定义很好——时事新闻体小说。衷心感谢。祝你
[fly]开心逗乐到何方?乌有镇里逛一逛。[/fly]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1-06 10: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4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50楼

回复49楼 岳峻  的帖子

时事新闻体小说具有独创性。岳先生的讽刺小说老到、辛辣,且时效性很强,反映很敏捷,令人佩服之至。
  TOP
岳峻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6-01-14 09: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6857    精华:13   注册时间:2010-3-4    发短消息        

51楼

引用:
原帖由 晨云白如雪 于 2016-1-6 10:24 发表
时事新闻体小说具有独创性。岳先生的讽刺小说老到、辛辣,且时效性很强,反映很敏捷,令人佩服之至。
谢谢朋友点评。
[fly]开心逗乐到何方?乌有镇里逛一逛。[/fly]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1-21 09: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4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52楼

回复47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小小说《顶替》

顶替

县委罗书记到洋溪区供销社检查工作,了解情况。供销社李主任听到这个消息,就带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不知从哪里赶了回来。两人握过手后,主任将身后那个小孩拖到罗书记面前,说:“小林,叫罗爷爷。”小孩怯生生地叫了声:“爷爷好。”然后羞涩地低下了头。李主任吩咐他:“到厨房帮帮手,不要走远了。”小孩点点头,走进屋里。罗书记笑笑,说:“这是你孙子?你真是好福气。”

李主任打了个哈哈。他将罗书记和随行王秘书带到二楼办公室坐下,每人倒了杯茶,然后问:“罗书记,您这次来,想了解哪方面情况?”

罗书记说:“主要想了解一下贯彻执行国家顶替政策情况。你们这里还好吧?”

李主任说:“好,好,这个顶替政策太好了,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罗书记说:“用不着这么夸张。怎么好法,请你说说。”

李主任说:“第一,老职工很满意。大家都说了,过去只知道皇帝、王公有世袭,没想到现在我们职工也可以世袭。真是要感谢党,感谢政府。但愿这项英明政策万年长。”

罗书记觉得这种说法有点不伦不类,但又不便批驳,只好说:“还有呢?”

“第二,补充了一批有待茁壮成长的新鲜血液。”

罗书记点点头,说:“这倒是真的。”

李主任接着说:“同时流失了一批经验丰富的业务骨干。”

罗书记皱了皱眉头。

李主任说:“第三是我这个甩手掌柜变成了救火队长,到处灭火,忙得不亦乐乎。身心更加健康了。”

王秘书插话道:“李主任,你是不是在说反话呀?”

罗书记说:“我也听出来了,你好象在发牢骚。你是不是对国家的顶替政策不满呀?”

李主任说:“谁敢对国家的顶替政策不满呀?肩膀上顶着的那个家伙还要吃饭哪。对国家的顶替政策我是坚决拥护的,只是具体落实到我们单位,我有点小小的意见。”

“你有什么意见呢?”

李主任抓了抓头皮,说:“具体说吧,这次顶替,我们供销社一下子走了七八个业务骨干,来了七八个狗屁都不懂的生手。儿子顶替了老子,但顶替不了老子的工作,只好打杂,给我们的正常工作造成很大被动。不是这里出问题,就是那里出问题,只好到处去灭火。所以刚才我说我成了救火队长。”

罗书记说:“既然是顶替,这个现象恐怕很难避免。唯有加强培训,过一两年,生手变成熟手,情况可能就会好转。”

“我看有的可能要五六年才行。”

“怎么要这么长时间?”

“书记,你不知道,有的顶替来的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啦。”

“哦?”

李主任说:“你不信?我们有一个会计,顶替他的就是个小孩。叫他打算盘,不会;叫他去卖货,没柜台高,他看不见顾客,顾客也看不到他;叫他到伙房帮手,手还够不到锅底和对面锅沿......”

王秘书插了一句:“照你这么说,这不是童工嘛?”

李主任说:“童工?人家顶替表格上填写的可是18岁。”

罗书记说:“这可能是弄虚作假。如果是事实,可以考虑退回去。”

李主任走到门外,朝远处喊了一声:“林峰——,快到我这里来一下。”

很快地,刚才那个小孩出现在罗书记的面前。

李主任拍拍他的肩膀,说:“罗书记,这就是‘事实’。‘事实’就站在你的面前。”

罗书记感到很惊奇,问道:“这不是你的孙子吗?”

李主任说:“我的孙子?我哪有这么好福气?这是董会计的小儿子。”

罗书记问:“董会计?是不是我上次来了解情况时,那个算盘打得溜溜熟、各种数字随口而出的会计?”

“正是他。”

“他怎么退休啦?看样子还不到60岁嘛。”

“病退。”

“病退?什么病?”

“多着哩,高血压,心脏病,肝肿大,胃下垂......”

罗书记有点不太相信,说:“哗,他这么多病呀?看样子很壮实的嘛。”

“他壮实的确是壮实,多病也的确是多病。”

“这话怎么讲?”

李主任说:“壮实是我们平时的观察:他挑一二百斤的东西行走如飞,还不壮实?多病是有医院的证明:只要你肯拿烟酒或红包塞给医生,什么病都能给你拿出医院的体检证明。”

罗书记问:“莫非他这体检证明也是弄虚作假来的?”

李主任说:“我们没有真凭实据,不好乱说的,只是胡乱猜测。”

罗书记说:“回去我要跟县供销社打个招呼,叫他们认真查查,如果真的弄虚作假,还是要纠正。你看怎么样?”

“那当然好。这样我们至少又多了个业务骨干。”

罗书记回到县里第二天下午,李主任就给他打来个电话,问他跟县供销社打了招呼没有?

罗书记略带歉意地说:“还没有哩。回来很多事情要处理。明天吧。”

李主任说:“罗书记,请别打招呼了。这事就算了,行不行?”

罗书记问怎么回事?

李主任说,那天他们当着小孩的面议论此事,没想到这个小孩并不笨,回去就跟他父亲说了。董会计晓得事态严重,当天晚上就跑到我家,跪在我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我看在多年主仆份上,放过他的小孩,不然……

罗书记打断他的话,说:“胡扯蛋!你们不是上下级关系吗,怎么成了主仆关系呢?”

李主任说:“他要这样说,我有什么办法?他的意思是他是主人,我是公仆,他求我这个公仆放过他这个主人的小孩,不然他这头家就要散啦,妻离子散啦。”

“怎么会这么严重?”

李主任说:“他这个小孩是他第三个老婆生的……”

罗书记不解:“他有三个老婆?重婚可是违反《婚姻法》的哟。”(待续)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1-21 09: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4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53楼

回复52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小小说〈顶替〉继续完

李主任说:“不是。他第一个老婆难产死了,才娶第二个老婆;第二个老婆跟湖南一个鸭客跑了,才娶这第三个老婆。”

“哦,是这样。”

李主任说:“他现在这个老婆比他小20多岁,厉害得很,董会计本来不想这么早退休的,但他老婆逼着他退,让小儿子顶替,不然就要离婚……”

“其实他过几年再退小儿子也可以顶替嘛。”

“谁说不是?但他们也怕国家政策多变,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啦。”

“但他毕竟是弄虚作假……”

李主任说:“罗书记,我想这事就算罗。这次顶替,弄虚作假的也不止他一个人,光查处他一个,也不公平;如果都来翻烧饼,那又可能乱套,局面更加不可收拾。”

罗书记想想也有道理,全县又何尝不是如此?一动不如一静。于是他说道:“算了就算了。不过,你就不要再发牢骚了。”

“不发了,不发了。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

罗书记说:“你能这样想最好。但你业务骨干还是少了一个。”

李主任听了,连忙说:“不要紧,我跟董会计说好了,碰到要查帐什么的,就叫他无条件回来帮忙,他答应了。”

“那好,这样处理也好。”罗书记搁下电话,长长地吁了口气。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2-04 16: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4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54楼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17 15: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4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55楼

回复53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小小说〈枫香树下〉

枫香树下

木黄公社田书记下乡检查春耕生产情况,走到枫香生产队地界,看看周围田地,觉得他们的春耕进度明显比别的生产队快许多:别队的水田才开始栽秧,他们都已经栽得差不多了;田塍地角也修得很光滑,土也开始点种上农作物。更主要的是务农的人很分散,不象别的队都扎成一堆。他感到有点不妙,心想:“老王这家伙,总是不安份守已,恐怕又在搞什么名堂。”

他决定立即去找到老王。

他沿着一条小路往寨子走去。走到寨前的一棵巨大的枫香树下,正好碰到队长老王迎面而来。他四十左右,国字脸,嘴上叼着一支短烟杆,肩上扛着一把锄头,裤腿卷得高高的,见到田书记,就笑嘻嘻地打了个招呼。

书记说:“正好,王队长,我正要找你。”

队长说:“我知道。是不是想了解春耕情况?”

田书记点点头:“是。”

队长说:“今年我们队春耕情况很好。”

田书记说:“很好?我看你好象在给我惹了麻烦哩。”

队长一楞,问道:“书记,你这话怎么讲?”

书记说:“老王,你实话对我说,你们是不是在搞包产到户?”

队长连忙否认:“没有,没有。你听谁说的?”

田书记诈他:“我有耳报神呢。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你老实回答我,到底搞没搞包产到户?”

队长沉思了一会,说:“搞了。”

田书记说:“那不行!得马上纠正。”

队长问:“为什么不行?”

田书记说:“因为它方向错误。你不是因为搞这个给批斗过嘛,这么快就忘啦?还是装疯卖傻?”

队长说:“我没忘。斗是斗了,但我始终不明白它错在那里。其实从效果看,田书记,真是不错:往年栽秧至少半个月,今年搞了包产到户,你看才栽了七天,就搞得七七八八了;而且质量很好。连多年从来没种过的田边地角都种上了胡豆......”

田书记截住他的话头,说:“别说了,我知道。不管它效果好效果差,你得马上纠正才行。不然上面来追查责任,可不是好耍的。”

队长心里有点气,骂道:“狗日的,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上面那些家伙肚子吃得圆圆的,就只管政治方向正确,不管农民死活。我们只是图个填饱肚子,连这也不允许!六一、二年饿死那么多人,他们也不吸取教训,还是那么搞......”

田书记连忙劝他别骂:“哎,哎,老王,你是党员,这些没政治原则的话就别说了。”

队长说:“这是事实嘛。”

田书记说:“事实是事实,但上面不让说,我们就不能说。”

“不说就不说。”

“上面不准搞的,我们也不能搞;搞了,就要纠正。”

队长试探性地问道:“田书记,真的不纠正不行吗?”

田书记口气很决绝:“不纠不行,要马上纠正!不要拖!”

队长无可奈何,说:“好吧,既然这样,那你到别的生产队继续检查春耕生产去。我马上回去,喊大家到队委会开会纠正。但就怕群众会闹起来。”

队长说完,转过身就走了,很快消失在枫香树后。

田书记也扭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走去。不过才走了几步,仔细想了一想,又停了下来,转过身大声喊道:“喂,老王,你回来!”

队长很快就从枫香树后转了回来,笑嘻嘻地说:“怎么?改变主意啦?”

田书记说:“你又知道?”

队长说:“我是估的。怎么样?”

田书记好象生怕有人听见似的,压低声音说道:“这样吧,你暂时还是不忙去纠正了,等完全过了春耕时节再说。不然,你一去纠正,群众干劲一下子落了下去,就拐火了。所以,我想了想,暂时还是不忙去纠,等栽秧上了坎再说。”

队长连忙点头,说:“好,好!”接着又问了一句:“栽秧上坎以后呢,还纠不纠?”

田书记说:“哎呀,老王,你不要得寸进尺,到时再说。我现在也说不准。如果上级不闻不问,我就睁只眼闭只眼,由你们搞去;如果上级来查问,我就来纠正;如果上级派人来查办,我只好将你抛出来,说不定又要挂牌游斗。你要有思想准备。”

队长笑笑,说:“要得。最坏打算无非是挂牌游斗,又不是没给批斗过。我们这种人既没有工资,又没有干部田干部土,最多丢点面子,怕啥子?只要老婆不吵着离婚。”

田书记说:“你们俩这么恩爱,怎么会闹离婚呢?大家都知道你每次挂牌挨斗后,你老婆都会慰劳你,给你加酒加菜。弟妹是不是做得一手好饭菜?”

老王顺势发出邀请:“是呀。田书记,今天中午你就到我家吃饭去,尝尝我老婆的手艺。”

田书记假意推辞:“不啦,我还要到别的生产队去检查春耕生产情况哩。”

老王说:“何必抓得这么紧?你到别处也要吃饭的嘛。对啦,你是不是怕我连累你,先跟我划清界限?”

田书记笑了笑,说:“说哪里话?去就去!我还怕你连累我?”

老王说:“这就对罗。我叫老婆蒸点腊鱼腊肉,搞个香椿嫩叶炒蛋,侧耳根伴酸菜,我们俩喝上两杯,如何?”

田书记说:“客随主便。哎,王队长,开始我叫你马上去纠正包产到户的时候,你是不是没想到请我到你家去吃饭?”

王队长坦白承认:“是呀。请你吃饭?我还很想朝你屁股上狠狠踢两脚哩。只是考虑到你老婆也在农村,应该能理解我们。我才没伸脚踢你。”

田书记说:“哗,你胆子倒不小,我是你顶头上司,你都敢踢?哈哈......”

“哈哈......”

两人爽朗的笑声惊飞了枫香树上的三四只花喜鹊。它们拍打着翅膀,拖着长尾巴,朝远处的水田飞去。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6-04-17 20:0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56楼

回复17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

欣赏。
故事性很强,就是选的题材动静比较大,嘿嘿。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24 17: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4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57楼

回复56楼 鬼眼穿魂  的帖子

谢谢邹先生的指点!很欣赏先生的大作! 江西新余人杰地灵。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8-04 16:5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4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58楼

回复55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

  TOP
草帽的思想3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6-08-04 16: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60786    精华:15   注册时间:2012-5-11    发短消息        

59楼

楼主很难来一次茶馆哦。。。
⊙∪⊙  人生就像打电话,不是你先挂就是我先挂  ⊙∪⊙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8-04 17:1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4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60楼

回复55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小小说〈李闹寒〉

李闹寒

县水利局局长李闹寒和副局长杨秀伦正在办公室里边烤火,边研究水利问题。一个农民打扮的人走了进来。

“请问,李局长在哪里?”

“找他干什么?”李闹寒问。他抬起头看看那人。

“找他有点事。”

“什么事?”

“水利上的事。”

“水利什么事?你说么。”

“你是李局长吗?”

“我是李闹寒。你说嘛,什么事?”

那人打量一下这个李闹寒,花白头发,矮墩壮实,一双眼睛虎虎有神,又听他说话的口气,估计他就是李局长,连忙从衣袋摸出一包带锡纸的“乌江牌”香烟,递了一根给他:“请抽烟!”

李闹寒说:“我不抽。”

那人说:“抽一根嘛。”

李闹寒说:“我不会!”

那人说:“抽一根耍下。”

李闹寒有点光火了,说:“说不抽就不抽,你罗嗦什么?”

那人见他脸色不善,也就作罢,转而递给了杨秀伦。秀伦接了,那人又摸出打火机为他点着香烟,然后自己也点着了一根。

李闹寒说:“你究竟有什么事,快点讲呀!我们这里忙着哩。”

那人这才想起什么似的,从另一只口袋里掏出一份报告,递给李闹寒,说:“我是天堂区天堂公社天堂大队天堂水库工程指挥部采购员,姓唐。我们那里还需要点水泥、炸药,请局领导批一下。”

李闹寒接过报告看了一遍,低头想了想,掏出钢笔在报告上写了一行字,签上名字,又递还给他。同时问道:“我怎么没见过你?”

那人说:“我是新来的。”

他看了一下李闹寒的批语,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说:“这这太少了吧?还不到申请报告的一半。”

李闹寒说:“怎么?你们打报告想要多少就给多少呀?没门。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那个水库呀?你们那个水库地质情况,库容多少,堤坝长、宽、高多少,需要承受多大压力,现在搞到什么程度,我都一清二楚。”

那人说:“恐怕还是不太够。”

李闹寒说:“你罗嗦什么?我说够就够。我比你还不如呀?坦白说,不就是一点收尾工程嘛,这点水泥、炸药已是留有余地的。再多给也是浪费。”

那人还想说什么,李闹寒已经将脸别到一边,从衣袋中摸出一支香烟,在火盆上点着,独自抽了起来。

那人注意看了一下,原来是最次的“蓝雁牌”香烟。他连忙又将自已的高级香烟摸了出来,递了一支给李闹寒,说:“李局长哄人,说不会抽烟,还是抽的嘛。”

李闹寒板起脸说:“我是不会抽你的烟,我自己的烟我自己不会抽呀?你那个烟,也不是你的,肯定是从工程拨款中开支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么?”

这一番话说得那人脸红耳赤。秀伦打了个圆场,那人走了。

过了一个星期,秀伦不太放心,就打了电话去天堂水库工程指挥部问那水泥炸药使用情况。

黄指挥说:“炸药正好,水泥还多了一包。”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