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文学小杂拌《假语村言》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8-04 17: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23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61楼

回复59楼 草帽的思想3  的帖子

  TOP
abanhello  版主   发表于:2016-08-04 17: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478    精华:21   注册时间:2009-10-13    发短消息        

62楼


问好楼主。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8-05 11: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23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63楼

回复62楼 abanhello  的帖子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8-09 08:4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23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64楼

回复60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小小说《扑克》

扑克

这天小到中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

杉树公社一班人无事可做,就围在一起打扑克:争上游。他们按照老规矩:谁输一次就往脸上贴一张由报纸撕成的纸条子;连输三次就钻桌子一次。两个钟头打下来,人人脸上都贴满了长长短短的纸条子,煞是好看。

办公室李主任说:“哎呀,尿急得不行,我要上趟茅厕。”说完就急急出去。

张书记说:“这是第三次了,真是懒人屎尿多。”

武装部长说:“坐多了,这家伙肾亏。不象我们这些撵山狗,整天跑来跑去的,那里会有这种毛病?”

李主任很快回来了,说:“张书记,我好象看见有部小车朝我们公社驶来了。有点象县委那部212。”

“你看清楚啦?”

“就是没怎么看清楚……”

“部长,你眼尖,你赶紧去看看。”

“好。”部长出去看了看,马上回来说:“我看八九成是。可能是县委黄书记来了。怎么办?”

张书记迅速将脸上纸条抹去,当机立断:“马上撤了。大家各自戴顶斗笠,换双草鞋,从后门出去,兜一转回来。问起来,就说下乡去检查中稻生长情况。”

办公室主任问:“我怎么办?”

“你还是坐在办公室,准备接待他们。顺便将扑克和碎纸条收起来。”

说完,张书记回到自己房间拿了顶斗笠,换了草鞋,就从后门溜了出去。

其他人也照着办理。

过了一会,李主任就听到喇叭声,出去一看,果然是县委黄书记带着几个人来了。他赶快迎了出来,将他们接进办公室。让坐、泡茶、递烟。

黄书记问:“其他人呢?”

李主任说:“都下乡去了。他们一早出去,可能快回来了。”

“好,好。”

李主任说:“你们先坐一会,歇口气。我去食堂安排安排。”

“好,尽量简单一点。”

又过了一会,张书记、牛主任、刘副书记、杨部长前后脚兜了回来。黄书记见他们一个个头戴斗笠、手拎草鞋,裤腿高卷、赤着双脚的样子,很是感动,问道:“你们都下乡检查生产去啦?”

张书记回答:“是呀。去检查中稻生长情况。”

“怎么样?”

“长势良好。就是个别田块有点稻飞虱,我叫他们尽早打点农药,消灭在萌芽之中。你们几个检查情况怎么样?”

“情况都差不多。今年中稻如无意外,可能会大丰收。”

黄书记听了很是满意,说:“这种天气好些公社的干部都躲在屋子里打扑克,你们却顶风冒雨下乡去检查生产情况,这种精神值得提倡,值得学习。我要在三级干部大会上表扬你们。”

“哪里,哪里,我们还是做得很不够。”

田秘书心思却较细密。他走进办公室时,就发现地下有几条用报纸撕成的纸条,看到靠墙角的文件柜顶上有一包用报纸胡乱包着的东西,依稀看得出是扑克牌。张书记和武装部长进来脱掉斗笠后,他又发觉张书记的额角和部长的下颚还贴得有一二寸长的纸条。他断定这些人刚才是在打扑克,现在则是演戏给黄书记看。

为了证实这一点,他走到食堂找到李主任,将他拉到一边,悄声问道:“我们来之前,你们在干什么?”

李主任说:“刚才我不是说了,他们几个下乡,我守家。”

田秘书说:“哄鬼!你们在打扑克牌!”

李主任吓了一跳,说:“你听谁说的?”

田秘书说:“你去看看张书记额角和武装部长下颚,还贴有纸条哩。”

“这两个家伙!总是这么粗心大意。”

“要不要我跟黄书记说一下,拆穿这西洋镜?”

“不要,不要。千万不要。那样一来,他们几个前程尽毁,我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了。”

“那好吧。不过你要提醒一下张书记,不要以为我们都是羊牯。”

李主任点点头:“是。还有火眼金睛。”

吃饭的时候,公社几个人向县委黄书记等人频频敬酒。

张书记特地端着酒杯,走到田秘书侧边,说:“水酒一杯,不成敬意。请田秘书多多包涵,多多关照。”

田秘书朝李主任看了一眼。李主任微笑着眨了两下左眼睛。

田秘书会意,连忙端起酒杯,说道:“不必客气。”两人心照不宣,轻轻碰了一下杯子,同时一饮而尽。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8-11 15:3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23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65楼

回复64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小小说《日月浅水潭》

日月浅水潭

朱伯约给叫到未来的水库地址来了。这是个环形山,中间一个盆地,那样子象个天然的水库。只要在北面两山之间最狭隘处修筑一道堤坝,就是一座十分理想的水库了。

“怎么样?朱技术员?”杉树区委区副书记问道。区委已经成立了一个水库工程指挥部,区副书记任指挥长,即将上马。不过上马之前,循例要问问县水利局的水利技术员。他想朱技术员肯定会说没什么问题的。

谁知朱伯约却回答得很含糊:“地形倒不错,就不知地质如何?” 朱伯约是上海同济大学地质系毕业生,可能因为专业训练的关系,他总是首先关注地质问题。

“地质?地质没问题。这是石头山,莫非还装不住水?”区副书记说。

“看看再说吧。”朱伯约不置可否。

下午,朱伯约一个人手里拿了一把地质榔头沿着未来水库周围走了一圈,这里敲敲,那里敲敲,敲下一大堆石头,背回临时住处,晚上就在油灯下研究起来。

第二天,水库工程临时指挥部正在开会,区副书记正在慷慨激昂地作动员,朱伯约闯了进去,打断了区副书记的话,说:“这里恐怕不能修筑水库,会漏水。”

大家都感到有点愕然。愣了一会,区副书记说:“不可能吧,这可是石头山……”

“不错,是石头山。但这是喀斯特,岩溶,是石灰岩,会产生弥漫性渗水现象。”

大家都默不做声。区副书记宣布暂时休会,下午再继续开。

吃过午餐,朱伯约要回城里,临走时,他又对区副书记说,这地方不能修水库,真的,很可能会漏水。区副书记含糊地虚应了一声。

下午临时指挥部继续开会。区副书记说,人哪,是不能读那么多书,就象毛主席他老人家说的,书读得越多越愚蠢。你们看那朱技术员,真象个迂老夫子,竟然会说出什么石头山会漏水这样迂腐的话来。即便会漏水,我们把坝筑深点,每个缝隙都用水泥糊实点,还会漏什么水?我们不能听这种臭老九的话,听他的话我们就别想大干快上了。对不对?

大家异口同声说对、对、对。

于是一场修筑水库的战斗正式打响。全区动员了二千多农民自带粮食铺盖,干了三年零二个月,换了三任指挥长,终于将水库修筑完毕。水库装了1米深水的时候,指挥部就急不可待地在堤坝上举行竣工剪彩典礼。第一任指挥长、因修筑水库有功被提拔为县委副书记的原区委区副书记亲自到场作了重要讲话,指出这个水库的修筑成功是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是对帝修反的沉重打击,会给库区人民带来无比的幸福,具有十分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无限深远的历史意义。

但是,典礼过后三个多月,水库里的水再也没有上升,一直就只有1米多深。指挥部的人看了好多次都找不了症结所在,只好又去请朱技术员来察看。

朱技术员看了后还是那句话,是“大面积弥漫性渗水”。指挥部的人问可有解决的办法?

朱技术员略带苦笑,说,办法当然有,可以用水泥和砖块沿着水库边缘筑起一道坝,库底再铺上厚厚一层水泥沙浆,就可能确保不再渗漏。不过以我们现在的经济实力,还无法办得到。就算办得到,也是得不偿失。

指挥部的人见说,就去找县委区副书记汇报。区副书记听了后,愣了半天,然后手一挥,说,算了,没办法治理,就当交一笔学费。搞革命建设嘛,哪有不付学费的?

交了学费的水库从此白天装太阳,晚上就装月亮。

人们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日月浅水潭”。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8-16 11:2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23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66楼

回复65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8-16 11:3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23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67楼

回复66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尸位素餐〉

尸位素餐

八十年代初,我在交通厅当秘书。有一天上班不久,张厅长打电话叫我到他办公室,说横山县来了几位领导,有些事情可能要记录在案。

厅长办公室就在斜对门。我走了进去,见到里面已经坐着几条汉子,高矮胖瘦都有。

一个矮胖子正在向厅长作介绍:这是刘书记,这是黄县长,这是常委、办公室李主任,这是常委、宣传部薛部长,这是经委郑主任,这是财政局蔡局长,我是交通局长,姓焦。

张厅长一一和他们握手、寒喧。

我给每人倒了一杯茶。

张厅长微笑着道:“各位有什么要求,不妨直说。”

刘书记当仁不让,说:“我先说一下。我们县是革命老区。目前我们县的形势和全国、全省一样,不是小好,不是中好,而是大好。形势大好的标志是,人们群众思想觉悟空前提高。大家深刻地认识到,要想富,先修路......”

张厅长打断他的话,说:“刘书记,能不能直截了当讲具体一点?”

刘书记说:“我只能讲点原则,具体的等会其他同志再说。我们认为……”

刘书记还想继续说下去,张厅长却不愿再听他的废话,将脸转向黄县长:“黄县长,你来说说?”

黄县长说:“刚才我们刘书记的汇报很全面,很深刻,高屋建瓴,我本人坚决赞同和拥护。我没有多少要说的了。我们是革命老区,过去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摧残,由于四人帮的蓄意破坏,我们老区至今还不能脱贫致富,不少乡镇至今还不通公路……”

张厅长说:“黄县长,能不能将你们县公路建设的具体情况说一说?”

黄县长说:“这个嘛,我也只能说个大概,具体情况等会请他们几位详细说一说……”

张厅长不再理会黄县长。他扫视了其余几位一眼,说:“你们几位谁能将你们县公路建设的具体情况说一说?”

其他几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吭声。气氛显得有点尴尬。

刘书记说:“老焦,你来说!你是交通局长,公路建设的具体情况你应该比别人了解。”

焦局长连忙说:“好好。我来说。刚才我们书记说了,要想富,先修路……”

张厅长显然不满,抢白道:“说来说去,你们就只会说思想认识、重要意义这些套话、空话吗?那就算罗,别浪费时间了,下次再谈吧。”

焦局长急了,说:“厅长,我们来一趟不容易,还是听我们说说吧。简单点说,我们就是想修一条贯通南北的干线公路,然后与乡镇公路和乡村公路连结起来,形成一个完整的公路网。”

刘书记、黄县长和其他人都在点头,说:“对对,我们就是这样设想的。”

张厅长说:“请继续说下去。”

焦局长说:“这条干线公路大概需要建设资金1000万,我们打算发动群众自筹500万,另外500万请厅里资助解决,万一不够再向厅里申请。”

“你这不是狮子大开口吗?你当交通厅是银行金库呀?”

“听说厅里一年养路费就有一、两个亿。500万对厅里来说算得了什么呀?你们拔根毫毛也比我们腰粗。”

“老焦,我问你,你这1000万是怎么来的?”

“概算出来的。”

“怎么概算的?说来听听。”

“这个……”

“这条干线公路大约多长?”

“这个……”

“多宽?”

“这个……”

“什么等级?”

“这个……”

“需要征多少土地?”

“这个……”

“中间有多少座桥梁工程?”

“这个……”

“焦局长,你怎么一问三不知的呢?”

焦局长被问得满头汗水,说道:“哎呀,这么具体详细,只有马技术员才清楚。”

“那马技术员呢?”

“他没来。”

“病啦?”

“不是。他只是个工程技术人员,又是个摘帽右派,还不够格和我们一起来。”

张厅长脸皮变色。他冷然一笑,说:“哦,原来是这样。我也是个工程技术人员,也是个摘帽右派,看来我也没有资格和你们在一起谈话罗。”

他突然站起身来,边往外走,边对我说:“帮我送客!”

横山县几位领导先是感到愕然,继而面面相觑,最后拎起皮包走出厅长办公室。

只听见宣传部长在说:“怪不得说话这么冲,原来也是个摘帽右派! 这种人怎么会让他当厅长?……”

过了大半个钟头,张厅长才从外头回来,显然情绪已经恢复正常。

他笑着问我:“他们走啦?”

我回答:“走啦。”

他笑笑,说:“刚才我是不是有点失态?”

我也笑笑,点了点头,说:“是有点失态。不过,他们也太不象话,一问三不知。”

张厅长说:“这就叫‘尸位素餐’。”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8-18 17:3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23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68楼

回复67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8-27 16: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23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69楼

回复68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8-29 15:4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23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70楼

回复68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小小说《绰号》

那天,我沿着河边一条小路朝木黄小镇走去。河水清彻,哗哗地流淌。我一边走,一边欣赏着河两岸迷人的景色。

走到一个拐弯处,从叉路口过来一个老人,见到我,就笑嘻嘻地问道:“同志,到哪里去?”

我说到木黄镇。

他说:“好呀,我们一路哩。”

我说:“你也到木黄吗?”

他说:“不是,是到木腊寨。可以同走一段路哩。”

我说:“你是木腊寨的吗?”

他说:“是呀。”

我说:“听说木腊寨不论男女老少,人人都有个绰号,是吗?”

他说:“是呀。我的绰号就叫‘跳蚤’。”

“啊,您叫‘跳蚤’!您喜欢跳来跳去吗?”

“我好动。小时候,喜欢爬树,寨子里几百棵梨树、桃树、杏树、柿子树、枫香树都让我爬遍了。寨中人就给我起个绰号叫跳蚤,而叫我兄弟做臭虫。”

“你兄弟身上很臭么?”

“不是。因为我好动,而我兄弟与我相反,懒得动,整天闷声不响,三扁担打不出一个屁来。于是他们就叫他做臭虫。臭虫不是整天呆在床铺缝中不动的么?”

“你俩兄弟的绰号都不太好听。”

“谁说不是?但没办法。一旦叫响了,你不答应也得答应。这绰号就跟定你一辈子了。”

“如果我不喜欢给我取的绰号,你叫我绰号,我就发脾气,跟你吼,甚至打架,还摆脱不了么?”

“发脾气也没用的。有的当面不叫背后叫,你没办法的。牙猪崽就是个例子。”

“牙猪崽?牙猪崽是谁?”

“牙猪崽是朱老三的绰号。朱老三年轻时好色,见到姑娘两眼发光,上小学时如果有姑娘在旁边,可以连续翻十几个跟斗。于是有人就给他取了个绰号叫‘牙猪崽’。大了以后他家又喂了一头牙猪到处赶去跟别人家的母猪配种赚钱,这绰号就喊得更响了。但他很不喜欢这个绰号,开头谁当面喊他绰号,他就骂人,还跟人打过架。但有什么用?大家不怕他,照样喊,喊得多了,他只好默认。默认是默认,心里还是不太舒服。有一次,一群小孩在路上碰到他,就一齐大声喊他‘牙猪崽!牙猪崽!’他恼火了,大吼了一声:‘老子都七十岁的人了,你们这群狗崽子还喊我绰号?看我不收拾你们!’冲上前去就要打他们一顿。这些小孩哄地一声跑了。”

“后来呢?”

“后来?后来他回到家里还是气鼓鼓的。他老太婆就说他:‘你这顶帽子肯定要戴到棺材里去,还想摔得掉呀?倒不如象麻子那样做人,豁达点。’”

“麻子?麻子又是谁呀?”

“麻子就是我们村长兼支书。”

“他真的是麻子吗?”

“是呀。他小时候得过一场天花,变成麻脸。麻脸的人一般都不喜欢人家叫他麻子,但村支书不忌惮。读小学时他喜欢唱歌,新来的音乐老师叫班上每人唱一首歌给她听。他站起来说:‘老师,我是个麻子,不是美人,能唱吗?’逗得全班哈哈大笑。前几年,有个记者来采访,只知道他是村长,就问他支书是谁,他就说‘王麻子’;记者问王麻子是谁,他说,还有谁,我们村寨只有一个王麻子,那就是我。逗得记者哈哈大笑。你说他豁不豁达?”

“豁达,豁达!”

正在这时,河对面有人在喊:“喂——,是跳蚤吗?到我这里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老汉爽快地答应了一声:“好咧,金丝猴,我就来。”

他笑着对我说:“金丝猴叫我哩,我得淌水过河,跳到他身上去咬一口。”然后用手指了指河对岸一个花树掩映的山寨:“那就是我们的木腊寨,神仙居住的地方,有空来耍罢,四眼先生!”

“四眼先生?”我先是一楞,接着回过神来,不禁失笑。看,才多长时间,因为戴眼镜,我也有了一个“四眼先生”的绰号哩。

  TOP
岳峻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6-08-29 16: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6727    精华:13   注册时间:2010-3-4    发短消息        

71楼

问好。
[fly]开心逗乐到何方?乌有镇里逛一逛。[/fly]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9-02 10: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23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72楼

回复71楼 岳峻  的帖子

谢谢。并表示祝贺!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9-02 10:3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23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73楼

回复72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小小说〈悬崖边上〉

悬崖边上

我沿着一条羊肠小路从木黄镇往合水镇走去。

走到新场地界,山势变得陡削险峻起来。左手边是深渊,右手边是悬崖,小路更为狭窄。

正在这时,迎头来了一群黄牛。

必须避让它们。

惶急之中,无暇多想,我于是选择临深渊这边站立着,等它们走过去。

牛群快走到面前,突然有一只大手抓住我的右臂猛力往悬崖那边拖去,同时听到一声喊:“你不要命啦?站在这边?”

我身不由已随即被拖到了悬崖那边。

我刚刚贴着崖壁立稳脚跟,那七八条黄牛就雄纠纠、气昂昂地走了过去。有两条牛牯还朝我们瞪了瞪眼,一副很不友好的样子。牛群后面跟着一个赶牛人。

牛群过去后,我才顾得上看看拉我的是何等样人。原来是一个白胡子老汉,裤脚管卷得高高的,两腿都是泥巴。看那样子有六十多岁,很和善。

我谢了谢他。

他对我说:“在这种地势让牛,人要站在悬崖这边才安全。你站在那边,万一那牛踢你一脚或者顶你一角,你岂不是要飞下深渊?赶牛人想要救你也来不及了。”

我说:“那岂不是很危险?”

老汉说:“当然啦。去年就在前面一点,两个浙江来的生意人,也是碰到一群黄牛,他们也是让在深渊这一边,结果有一只黄牛走过他们面前,突然朝他们俩飞起一脚,两人躲避不及,双双摔下深渊。”

“死啦?”

“这么高摔下去,下面又是河水,还不死?九条命都没啦。”

我听了,想想刚才那种险情,背后不禁出了冷汗。

我再次感谢他。

他笑笑,说:“不用谢,只是拉了你一把。换作是你,你也会这样做的。”他朝我扬扬手,转身走了。

“我真的也会那样做么?”我扪心自问。

答案是:“会的,有这善良老人作榜样,我也会。”

  TOP
岳峻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6-09-05 08:0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6727    精华:13   注册时间:2010-3-4    发短消息        

74楼

中秋快乐
[fly]开心逗乐到何方?乌有镇里逛一逛。[/fly]
  TOP
岳峻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6-09-05 12: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6727    精华:13   注册时间:2010-3-4    发短消息        

75楼

问好。
[fly]开心逗乐到何方?乌有镇里逛一逛。[/fly]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9-06 16: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23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76楼

回复75楼 岳峻  的帖子

谢谢!
  TOP
岳峻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6-09-08 07: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6727    精华:13   注册时间:2010-3-4    发短消息        

77楼

引用:
原帖由 晨云白如雪 于 2016-9-6 16:49 发表
谢谢!
早上好。
[fly]开心逗乐到何方?乌有镇里逛一逛。[/fly]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9-11 10: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23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78楼

回复73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小小说《吃鸡》

吃鸡

福林老汉豁达开朗,爱开玩笑。过中秋那天,他煮了一只白斩鸡,放在饭桌上。一家人围坐着,准备吃饭。

福林老汉说:“今天这个白斩鸡不斩了。我想改革一下传统的吃法。由我撕了分给大家吃。”

他老婆横了他一眼,说:“这多不卫生。”

他说:“我洗了手的。再说,你没听人讲,不干不净,吃了没病?”说着就动手把鸡头连同鸡颈撕了下来,放到老婆碗里:“头!你是一家之主,这鸡头就给你。希望你吃了之后继续以身作则,事事带头。”

老婆说:“我牙齿都松了,咬不动。”

老汉说:“正因为有困难,所以才要你做表率,带头去克服罗。”

接着,老汉又撕下两只鸡爪给了儿子,说:“志富,现在到处讲下海做生意。你身强力壮,吃了这凤爪,要学会下海去抓钱,让我们家尽快发起来。”

儿子说:“有这么容易呀?”

老汉说:“我知道不容易。要有啃硬骨头精神才行。所以你要先尝尝啃硬骨头究竟是个啥滋味。”

他又撕下那对鸡翅膀,从中折断了,放在他儿媳妇碗里,说:“凤贞,这是对折断了的鸡翅膀,你吃了它,就要安安心心在我家跟志富过日子,同甘共苦,不要象隔壁阿花那样三心两意飞到别处去。好吗?”

他儿媳妇脸腾地一下红了,怪难为情的,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只是默默地点了下头。

他老婆又横了他一眼,骂道:“真是个老不死的下流坯子。什么话不好说,说这不中听、不吉利的话?好在凤贞人老实,不多心,不然这顿饭都吃得不安生。”

老汉说:“这怎么是不吉利的话?你没见现在年青人打离婚成了风?人人都赶时髦了。我敲敲警钟,让他们俩口子相敬如宾,白头到老,这再吉利不过了。”

他又撕下两只鸡腿给了孙子,说:“小华,你是祖国的花朵,这鸡腿给你吃。人长长在腿,腿长人才高。你吃了这鸡腿快点长高长大,成为有用之才。”

孙子说:“爷爷,光吃这一对鸡腿长不高的。”

老汉说:“我知道。等你爸下海赚了钱,发了财,我就天天给你吃鸡腿,喝牛奶,鱼剌拌饭,不就很快长高长大了嘛。”

他老婆问:“那剩下的鸡身子谁吃呀?”

老汉说:“当然是我罗。我工作了一辈子,如今退了休,抓不了钱,带不了头,只好坐享其成,吃点鸡身,养养身子了。”

他老婆说:“我们都啃骨头,你倒吃肉?世上没这么便宜的事。”说完端起装着鸡身的盘子就往厨房走去。

老汉连忙叫道:“哎,你干什么?”

“我将鸡身子斩成小块,大家吃,不能让你一人独吞。”

老汉哈哈一笑,说:“怎么又搞平均主义啦?这不是倒退嘛?你们看,改革真难呀。”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9-21 18:0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23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79楼

回复78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小小说〈打老虎〉

打老虎

团政委召开各单位负责人会议,宣布三反运动正式展开,然后给各单位布置打老虎指标。五营的指标是必须抓出五只老虎。

潘营长当场站起来说:“这又不是挖渠道,修鱼塘,怎么能下死任务?应该根据实际情况,有就抓,没有就不抓;不能没有也要抓,那会造成冤案的。”

团政委火了,一拍桌子,说:“老潘,你就敢担保你们营没有老虎?”

潘说:“我不敢担保没有,但你就敢担保一定能抓出五只老虎来?”

团政委说:“我就抓出来给你看看,恐怕还不止五只!”

第二天团政委就派了一个三人组成的工作组进驻五营。上午到,下午就将炊事班的事务长隔离审查,勒令交代贪污罪行,不交代就跪碎玻璃。事务长两个膝盖跪得血淋淋的,只好乱说一气,还被迫乱攀了班里的四个人。工作组喜出望外,赶紧向团政委报功去了。

五营炊事班伙食一直搞得不错,要是事务长和其他四个人共同勾结,大肆贪污,伙食早搞糟了,老兵们早就闹翻天了。老兵们见到将事务长抓了起来,还传出消息说他是大老虎,都感到纳闷,纷纷找到潘营长,打听是怎么回事。潘营长也觉得这种先入为主、实行逼供信的做法不对头,就到团部向团政委反映。但团政委不听,还训斥了他一通,说他对三反运动有抵触情绪,同情贪污犯,立场不稳。

潘营长气哼哼回到营里,找了几个一起入伍的老兵商量,说:“团里这样搞法方向是错误的。打老虎,重点应该放在什么地方?应该放在后勤处。多年来后勤处就没有认真考察过,那些干部整天吃香喝辣的,还穿得特别好,没问题才见鬼哩。我们到他们那里去找些群众聊聊,把他们里面的真老虎抓出来。”

有个老兵说:“潘营长,这样搞,会不会踩过界呀?”

潘营长说:“怕什么?他们可以到我们营里乱搞一气,咱们就不能踩过界去抓它真老虎?”

其他老兵一致赞成。

于是这几个老兵就利用空余时间到后勤处去活动。根据群众反映,目标逐渐集中到了会计股长刘文明身上。有的群众说,那个会计股长很怪,叫人家做布鞋,纳鞋底要纳双层,又不叫缝死,你们说怪不怪?潘营长一听,感到这里一定有什么名堂。他就到后勤处找了一个熟人,叫他设法把那双鞋弄清楚。刘文明那双鞋一般是不穿着上街的,只是办公、开会时穿。有一天后勤处开会,那个人就特地坐在刘文明旁边。等他脱了鞋,两脚蹲在凳子上时,他就弯下腰去,拿起刘文明的鞋子说:“嗨,你这鞋子做得挺不错的,在那里做的?”将两只鞋子都摆弄了一回,才放回地上。因为平时大家都是这样摆弄惯了的,刘文明也没有察觉这个举动有什么不妥,还认真做了回答。

散会后,那个熟人就兴冲冲跑来找到潘营长,说:“刘文明那双鞋子真的有问题,两只鞋子份量不一样,右脚那只沉得很。”

潘营长说:“你要看准罗。搞不好要坏事。”

他说:“错不了。错了,你将我这脑袋砍下来当凳坐。”

潘营长很兴奋地说:“好!我们要想法打他个措手不及!”

第二天恰巧团部召开会议。潘营长就带了三个老兵前去,叫他们在会场外待命。团政委在会上严厉批评五营打老虎不得力,不协助工作组工作。

潘营长站了起来,说:“工作组那样搞法是错误的,我反对。那样会把好人往死路上逼。”

团政委大发雷霆,说:“潘营长,你这是有意包庇老虎!”

潘营长也豁出去了,说:“谁包庇老虎,群众最清楚。后勤的问题那么多,就在你政委鼻子底下,你不抓,你才是包庇老虎!”

政委厉声说道:“你这是对我的污蔑!”

潘营长说:“是不是污蔑,请看事实!”

他跑出会场,对那三个老兵说:“你们立即去将刘文明带到团部会议室来!”

那三个老兵应声走了。一会功夫,就推推搡搡把刘文明从办公室带到会场上来。这时刘文明脚上还穿着那双布鞋。他紧张地问:“团党委叫我来干什么?”

团政委说:“你去问问潘营长吧。”

潘营长说:“你把鞋子脱下来!”

他一听,脸色顿时变了,说:“干......干什么?”

潘营长说:“叫你脱下来就脱下来!”

他死也不肯脱,还大声说:“我抗议,我抗议!”

在场的人都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大眼瞪小眼地看。

潘营长命令那三个老兵:“把他鞋子扒下来!”

三个老兵一拥而上,三抖两抖就将他鞋子抖下来了。潘营长从衣袋中掏出一把小刀给他们,叫把右脚鞋帮划开。刚一划开,咣当一声响,一块三寸长、半公分厚的小金块掉到地上。大家都目瞪口呆。刘文明脸色变得煞白,一声都不敢吱。整个会场闹成一锅粥。

团长就打电话请师政委来。

师政委来了,听了汇报,说:“团政委这样做是错误的。应受纪律处分!后勤处应作为重点,狠狠打击贪污分子。”

后来后勤处一发动,又查出两只真老虎来。到他们家去搜查时,崭新的钞票一叠叠地从柜子中抄了出来。

五营那个事务长被逼过甚,持枪自杀,在胸口上打了一个洞。好在发现得早,送到医院抢救过来了。工作组撤了回去。团政委也受到严肃的处分。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9-26 10:2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23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80楼

回复79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导 师〉


薄暮时分,鸦雀归巢。

一个旅人在山路上踽踽独行。

他到了山腰。

山腰有一户人家,泥墙茅顶,屋旁立一堆稻草垛。

旅人走了过去,敲开了主人的门。

旅人:“老乡,请给点吃的吧。”

主人:“我不施舍的。你会什么手艺?”

“哦,”旅人犹豫了一会:“我会打草鞋。”

主人:“那好。你给我打两双草鞋,我招待你一顿饭食。”

旅人:“但我现在已饿得没了力气。”

主人:“不要紧。吃了再做也行。”

主人入屋,淘米、洗菜、生火。不一会,就端出热气腾腾的饭菜:南瓜、四季豆、土豆丝和咸菜炒干辣椒,外加一碗鸡蛋汤。

旅人风卷残云,一会就将饭食一扫而光。

吃罢饭,主人将工具搬了出来,又从稻草垛中扯了两捆稻草,请旅人打草鞋。而旅人却只顾两眼呆呆地望着山下那条小路。

主人不解,催促道:“可以动手了吧?”

旅人:“不急,再等等。”

“等谁?”

“等我的学生、徒弟。”

“等他干嘛?”

“等他来打草鞋呀。我是导师,只会指导,最多从旁给他递点草。”

“那打出来的这草鞋算谁的呀?”

“当然算我的罗。没我指导,他这草鞋能打得出来吗?”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