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文学小杂拌《假语村言》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10-31 17:4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5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101楼

回复100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

  TOP
岳峻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6-11-01 09: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6693    精华:13   注册时间:2010-3-4    发短消息        

102楼

顶帖问好
[fly]开心逗乐到何方?乌有镇里逛一逛。[/fly]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11-01 15:3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5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103楼

回复100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小小说〈二流子〉

二流子

一、

一个老妇人挎着个竹篮子在街上走来走去,竹篮子用一块白布遮住。她一边走,一边叫:“卖花生冻米糖咧,卖花生冻米糖咧!”

对面来了一个二流子,问她:“哎,老太婆,你卖什么?”

老妇人回答:“花生冻米糖。”

二流子问:“吃得不?”

“吃得,怎么吃不得?花生冻米糖好吃得很。”

二流子揭开白布,伸出手到篮中拿出七八块花生冻米糖,就往嘴里塞。

老妇人问:“好吃不?”

二流子一边吃,一边应道:“唔,唔,好吃,好吃。”一边朝前走去。

老妇人说:“哎,你还没给钱哩。一块一毛,一共八毛。”

二流子假装没听见,继续一边吃一边往前走。

老妇人急了,快步上前拉住他,说:“哎,你还没给钱哩。”

二流子说:“呀,这还要钱啊?”

老妇人说:“当然要钱啦。我是拿来卖的,又不是拿来送人白吃的。”

二流子说:“那我刚才问你你又不说清楚?”

老妇人说:“你刚才问我什么?”

二流子说:“我问你‘吃得不?’你说‘吃得,怎么吃不得。’我才吃的呐。你又没说要钱。”

老妇人说:“我说过是卖的,既然是卖的,肯定是要钱的么,还用说?”

二流子说:“是要说清楚的罗。不然你碰上象我这样身无一文的人,你岂不是吃亏了吗?我确实没钱给你,要么你打我一顿出出气,如何?”

老妇人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二流子将吃剩的两块花生冻米糖朝她竹篮子一丢,说:“既然要钱,这两块我不要了,还给你!”然后扬长而去。

老妇人气得朝他直瞪眼。

二、

二流子和其他两人站在路边闲聊。不远处有一棵桃树,上面结满成熟的果实。

一个年轻小媳妇从他们面前走过,手里挽着一个竹篮子。

二流子说:“这个小媳妇生得好俊,好想亲她一口。”

两人笑道:“你若敢去亲她一口,今晚我们做东请你喝酒。”

二流子说:“真的假的?”

两人说:“一言为定。”

二流子说:“好。”

二流子从后面赶上前去,对那小媳妇喊道:“喂,前面那位大姐,你慢点走。”

小媳妇回过头来,看他一眼,说:“你是喊我么?”

二流子说:“是呀。”

“什么事?”

“什么事?你自己做了什么事还不知道呀?”

“我做了什么事嘛?”

“有人说,你从我家桃树下走过,就顺手偷了我家桃子吃了。”

那个小媳妇一听,就火了,说:“哪个偷吃了你家桃子了嘛?污赖好人。”

二流子说:“我家桃子特别香,有没有偷吃过,我一闻口气就知道。你敢不敢给我闻下?”

那小媳妇也是想还自己一个清白心切,就张大嘴巴说:“我没偷你桃子吃还怕你闻?你闻嘛,你闻嘛!”

二流子就趁机凑上前去,装出闻的样子,用嘴巴轻轻吻了她嘴唇一下,然后说:“唔,没得桃子香气,没吃,没吃。这两个家伙乱说,污赖好人,我去打他们一顿帮你出气!”说完转身就走了。

小媳妇气鼓鼓的,一边走,一边说:“污赖好人,不得好死!”

二流子回到两人身旁,问道:“你们说我手段如何?”

两人竖起拇指,说:“高,高!这个酒该请,该请。”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11-01 15: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5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104楼

回复102楼 岳峻  的帖子

谢谢岳先生!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11-03 15: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5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105楼

回复103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小小说《棋友》

棋友

张静和应胡是合水电站工程指挥部的技术人员。每天吃过饭后,他俩的消遣就是在饭桌上下象棋。他俩下棋与别人不同,就是一边用手将两粒棋子交替在桌面上敲得山响,一边大声吹嘘夸耀自己,攻击贬低对方。如果旁边有人观棋,吞云吐雾,摇旗呐喊,他们情绪就更加高昂。

“跳马!这是关公骑过的赤兔马,一日千里,所向无敌。”

“古道西风瘦马,跳得起来吗?横炮!打断瘦马那排肋骨。”

“清王朝留下来的烂火炮,有什么用?我派个小兵去将它扛过来。出兵!”

“联合国的的雇佣兵,尖嘴猴腮的,我派个志愿军去俘虏过来。拱卒!”

“一个小小的马前卒,象鼻子就可以将它卷上天。飞象!”

“我都还没叫将军,你就慌忙飞象,真是只大笨象!暂且不理它,出车!”

“哼,你那是单车,除了铃铛不响、全身都响的破单车。我也出车,我这可是国产解放牌汽车,马力大,速度快。你最好闪开点!”

两人一边斗咀,一边很快进入短兵相接,互相吃子:

“吃你个大头兵!”

“我也吃回你个过河卒!”

“吃你匹肥马,看你还有多少羊子赶下山?”

“踩扁你的炮筒子,横扫千军如卷席!”

然后兵临城下,进入残局:

“将军!命令你赶快支士!”一方说。

“虚张声势!”另一方无奈支起个士,咀上却大言不惭去教训对方:“象你这样孤军深入是不行的,等于挠痒痒。下棋要有战略家的远大目光,多看几步,连下杀着,才能逼死对方。”

两人真是棋逢敌手,将遇良材,结局往往难于预料:有时一方三下五除二就迫使对方高举白旗投降;有时眼看胜利果实即将到手,却一不小心阴沟里翻了船,使对方反败为胜;有时双方苦战多时,杀得筋疲力尽,最后不得不握手言和;有时一方得势不饶人,故意玩起猫捉老鼠的游戏,慢慢地将对方剥成只“光猪”才收手。每天晚上他们都要连下几盘棋。几盘棋下下来,两人脸都象喝了酒似的,红扑扑的,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然后洗脚上床睡觉,呼噜打得山响。

有一天晚上,两人又在下棋。第一盘棋张静赢得很顺手,精神过于亢奋,突然大叫一声,吐了一口血,竟然昏倒在地。应胡吓得手忙脚乱,连忙到医务室将卢医生叫来,经过一番急救,终于救醒。张静自我解嘲说自己是“一时被胜利冲昏了头脑”。

第二天,卢医生坚持叫指挥部用车将他送去县医院作检查。县医院检查过后,又将他直送省肿瘤医院。经过检查,省肿瘤医院说,肺癌晚期,已经转移,还是回县医院保守治疗吧。于是他又回到县医院住院部。

张静日渐消瘦,精神也一天不如一天。老婆见了,就躲到一边流泪。

有一天,张静老婆正好临时外出,应胡探病来了。张静一见,竟一骨碌从床铺上坐了起来,脸带微笑地说:

“你来了?”

“来了。”

“怎么现在才来?很忙么?”

“忙!你负责的那段工程,柴指挥叫我兼管起来了,所以忙得脚后跟直打后脑壳。”

“你那翻毛皮鞋后跟硬,小心打破后脑壳。”

“我没事。这两个多月不见,你倒清减了不少。”

“变得苗条了,婀娜多姿,有点象林黛玉,是不是?”

“嘿嘿,你还会开玩笑。我原以为......”

“凄凄惨惨戚戚,整天以泪洗脸,是不是?那有什么用?死神又不会因此可怜我,远走高飞。与其悲伤终日,不如坦然面对。闲话少说,你带来了没有?”

“带来了,带来了,”应胡从口袋掏出一盒象棋,“是不是这个?”

“正是,正是。来,赶快下一盘,过过瘾。”

应胡有点犹豫,说:“刚才护士一再讲探望你不得超过二十分钟,要保持安静,不要打扰病人。怎么办?”

“这好办。一、下快棋,三盘二胜定输赢;二、不许叫喊,要象鬼子进村,静悄悄的;三、拈子不变,落子无悔。如何?”

“行。”

“还有,你不许让我!”

“我知道。那样你也胜之不武,心里不痛快。何必呢。我定当全力以赴。”

应胡将床头柜上的东西清到一边,把白绸布做的棋盘摊开,将双方棋子摆好。

张静眼睛一亮,说:“好漂亮的石棋子,小巧玲珑,晶莹剔透。哪里买的?”

应胡却说:“哎,不要分散注意力。开始下棋吧?”

“好。”

两人于是一反常态,闷声不响地在棋盘上展开厮杀。只听得劈里啪啦一阵声响,不到十五分钟,三盘棋局胜负就尘埃落定:张静轻松赢了第一局;应胡趁张静拈错棋子侥幸扳回第二局;第三局张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剥了应胡一个光猪。张静高兴得哈哈大笑。

应胡心服口服地说:“快棋我确实不行,脑筋不能急转弯。”

张静说:“以后找人多练练,准行。”

应胡将石棋子连同白绸棋盘放进一个做工精致的梨花木小盒里,然后递给张静,说:“送给你。”

“给我?”

“对,是我特意做来送给你的。我在河里捡到一块雪花石,叫李石匠做成一个个象棋坯子,打磨抛光,字和花纹都是我亲手刻制。棋盒是用我家收藏多年的一块梨花木做的。石棋子、绸棋盘、梨木盒,经久耐用。”

“谢谢。”张静声音竟然有点哽咽,“这样,我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也可以随时找棋友来厮杀一盘,过把瘾了。”

应胡走后一个星期,张静病情恶化,抢救无效去世。老婆按照他的嘱咐,将棋子和他的骨殖埋在一起。

应胡休假回城,独自一人前去凭吊。他将一大束山花摆放在张的坟前。一只黑色大蝴蝶不知从何处飞来,在他面前上下翻飞,然后停在山花上,两眼注视着应胡,久久不愿离去。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11-05 15: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5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106楼

回复105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小小说《意外死亡》

意外死亡

柯令仁找到排长,说:“排长,我想去学放炮。”

排长说:“那是很危险的。你知道吗?”

柯令仁说:“知道。”

“那你怎么还想学?”

“排长,我是个四类分子子女,我想到最危险的岗位去磨练自己,争取彻底脱胎换骨。”

排长心想,排里正缺放炮手,既然他愿意,就让他学去。至于能否脱胎换骨他管不着,也不想管。

排长说:“好吧。明天起你就去跟两个老炮手学放炮。不过千万要注意安全。弄不好要死人的。”

“我会注意的。谢谢你。”

第二天开始,他就跟着两个炮手学习如何装炸药、安雷管、插引信。 由于心灵手巧,他很快掌握要领,并成为放炮主力。

可惜不到三个月,一个小小的意外,就让他献出年轻的生命。

那天他和另外两个炮手一共放了十五只炮,没有一只哑炮。炮声响后,他们出去察看爆破效果。他们一炮一炮地看,发现效果都不错。最后一炮也可以,但有些炸药皮还在滋滋地燃烧,冒出浓烟。三人低头想看个究竟。突然燃烧处发出卟的一声轻响,炸开热水瓶塞那么大一个小洞,一棵指甲大的小石子飞起,不偏不倚打中小柯的颈动脉,鲜血顿时喷射到石壁上。

小柯倒了下去。

两个炮手一个掏出手帕按住他的伤口,另一个隔着河向连队驻地高喊:“卫生员、排长、连长,快来救命呀!”但等他们赶到工地时,小柯已经奄奄一息。

弥留之际,小柯断断续续说:“排长、连长,我不行了。我死后,能不能让我爹参加我的追悼会,让我弟弟接我的班,将我安葬在工地的山坡上……”话未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连长回到连部,给工程指挥部柴指挥打了个电话,将意外死亡事故和小柯的表现作了汇报,请示如何处理。

柴指挥说:“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意外死亡事故也很难避免。连队要开个追悼会,我来参加。”

连长将小柯临死时提出的三个要求说了一遍。

柴指挥听了,说:“这三个要求不过份,可以答应。”

连长说:“小柯父亲是个四类分子。我担心叫他来参加追悼会,万一闹事就不好办。”

柴指挥说:“儿子死了,让父亲参加追悼会,也是人之常情。四类分子也是人嘛。更何况现在四类分子给七斗八斗,早已成了一群骟牛骟猪,哪里敢闹事?放心通知他和二儿子来好了。”

第三天连队召开追悼会,小柯父亲和弟弟前来参加。他们不敢放声大哭,只是默默地流泪。柴指挥和连长、排长安慰了几句,然后将小柯的另外两个要求说了。小柯父亲说:“我听党和政府的,党和政府怎么决定,就怎么办。”显得十分顺从和配合。

就这样,小柯安葬在工地山坡之后,弟弟柯令义顶替了哥哥的岗位,也成为连队的一名放炮手。他聪明好学,刻苦钻研,很快超越了两位师傅。特别是在排除哑炮方面,他练就了一手绝活。其他连队的放炮手遇到难于排除的哑炮,也请他去帮忙。他总是有求必应。有的连队过意不去,就请他吃饭,他总是婉言拒绝;实在因时间关系推托不了的,他也坚持交足钱粮,绝不肯占半点便宜。

三年后,电站建成。指挥部决定从民工中挑选十五个人作为电站的正式职工,要求各个连队认真推荐。连队推荐了柯令义和另外两人。有人不满,说:“四类分子子女表现再好,也不能推荐为国家职工。”连长将这话也捎给了指挥部。

指挥部领导班子开会决定最后人选。讨论到柯令义时,一些人认为这样表现出色的年轻民工应该入选,有的则担心这样做会不会被人讲阶级立场不稳?

柴指挥一锤定音:“对可教育好的子女,还是那句话,不唯成份论,重在表现。选柯令义这样表现出色的年轻人做电站的职工,对电站建设有利。再说,他哥哥也是为电站建设牺牲的,我们要记住这一点。”

柯令义终于成为电站的正式职工。身份的改变,跟着带来命运的改变。过去门可罗雀,现在说媒的踏破门槛。最终还跟公社一位副书记仍是农村户口的女儿缔结了良缘。父亲成了工属,加上攀了公社副书记这门好亲家,过去许多四类分子必须要做的劳役也得以免除,四周岐视的眼光也逐步被羡慕的目光所代替。日子虽然仍是清苦,但贱民的感觉正逐渐消失,弯曲多年的腰板也已经伸直少许。

柯令仁死忌那天,柯令义父子两人特地穿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带着一些祭品到柯令仁坟前奠祭。老地主老泪纵横,喃喃道:“儿啊,你死得值,死得值啊!”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11-07 17:1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5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107楼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11-09 17: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5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108楼

回复106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小小说〈路遇〉

路遇

一部军牌皇冠和一部长途东风大客车在山区公路一个紧急转弯处碰撞了一下,发出“嘭”的一声巨响。两部车连忙各自往边上停靠。两位司机同时下了车,各自察看了自己的车辆,发现竟然没有碰撞伤痕,都不禁轻轻吐了一口气。

皇冠小车上走下来一位军人,参谋模样,三十五六岁,瘦削脸,满脸怒气。他走到大客车司机面前,恶狠狠地说道:“喂!你耳朵聋了?我们一直按喇叭要超车你都不让。大车让小车,民车让军车,你知不知道?”

大客司机说:“我怎么会不知道?但急弯处你们超什么车?多危险啊。交通规则你懂吗?”

“呀,你还敢来教训我?你知道我小车上坐的是什么人吗?军分区司令员!万一伤了首长,我看你要坐大牢。”

大客司机一听有个大官在小车中坐着,也有点胆怯了,说:“是你先骂人嘛。其实你小车也没撞损撞坏,司机都不说什么,你干吼什么?”边说边打开客车边门,准备开车走。

参谋不依,他拦在客车前面,说:“你不能就这样走。你必须在这里呆着,等我们去叫交警来处理。”

司机见天色不早,就说:“快天黑了,车上那么多旅客,还等着往前赶呢。这里前不巴村,后不着店,你叫他们怎么办?再说,交警来了你也不见得会占什么便宜。”

小车司机也在旁边悄悄劝他,但那参谋就是不依。

这时从大客车上下来一个穿着休闲服的瘦老头,他身后跟着走下两个人。老头好声好气劝那参谋:“同志,算啦,为旅客着想一下。”

那参谋横了那瘦老头一眼,说:“你是什么人,敢来多管闲事?”

“我是车上旅客……”

“一边凉快去!这里没你这‘旅客’说话的地方。”

老头身后其中一个人见此情景,就走到皇冠后排侧面,敲开车窗,对里面端坐着的一位秃头军人嘀咕了几句,又递上一个红皮证件。那秃头军人连忙拉开车门,跳下车来,走到瘦老头面前,敬了个军礼,说:“对不起,实在对不起!”然后上前两步去拉了那参谋一把,说:“小谢,走吧,别耽误了旅客行程。”

参谋还要犟,秃头军人伸手扣住他的手腕,连拽带拖地拉他上了车。小车一溜烟消失在路的尽头。

老头眼睛眯成一条线,目送小车远去,轻轻摇了摇头,然后上了车。

客车开动了。走了十多里路,瘦老头叫司机停车,然后三个人提着行李下了车,很快隐入绿树丛中。

车上旅客都有点纳闷。有个旅客忍不住问客车司机:“师傅,他们怎么在这里下车啊?”

司机说:“附近有个将军村。”

“莫非这个老头是个老将军?怪不得那个秃头司令又是敬礼,又是赔不是的。”

“不对吧?如果是老将军,应该有专车,怎么会坐这个大客车呢?”

司机说:“可能不想太过张扬,也可能想微服私访,谁知道呢?我见过这样的大官。”

“如果至今他还是个农民,你想秃头司令还会不会向他敬礼?”

“简直是妄想。你没听见先前那参谋说的叫他一边凉快去?”

“如果真是将军,他们当年闹革命,想必是想推翻不平等的社会,建立一个平等的社会。谁料想建立起来的新社会还是等级森严的社会。真是悲哀!”

“对他个人来说,一点都不悲哀。原来是地底泥,现在成了人上人,一呼百应,八面威风,有什么悲哀的?”

“对广大民众来说才是悲哀。”

“这也不见得。广大民众早就习惯这种等级森严的社会,都麻木了,怎么会有悲哀的感觉?除非真正享受过平等的滋味。”


“喂,我们是平民百姓,对这些高深理论我们又不懂,还是莫谈为好。”

“对,对。莫谈政治,莫惹是非。我们还是唱个歌吧?”

“好,好。唱什么好呢?”

“就唱那首‘这边风景独好’。”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11-13 16: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5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109楼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11-13 16:1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5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110楼

回复108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小小说《西门老太》

西门老太

      

西门老太正在厨房煮饭,忽然隐约听到斜对门金老汉的哭声。她感到很奇怪,就放下锅铲,走出大门去看。只见金老汉蹲在门口左侧,对着一只正在冒烟的黑色瓦缸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嚎哭。模样很是滑稽。

西门老太走到他面前,问道:“喂,金老汉,你一个男人老狗,当街当巷嚎丧,也不害臊。哭什么吗?”

金老汉抬头看了西门老太一眼,抹了一把鼻涕,指着那只瓦缸说道:“我的钱,全完了。”

西门老太大吃一惊。那只瓦缸有一尺高,缸口也有一尺宽,里面的烟灰有大半缸,还正在冒着轻烟。如果那都是钱,那该有多少呀?她知道,金老汉虽然姓金,却是个穷光蛋,历来与金钱无缘。

她疑疑惑惑地问道:“那里面真的都是你的钱吗?”

“是呀。”

“我不信。你一个穷光蛋哪来这么多钱呀?”

“是我积攒多年才积攒下来的。有上亿元,还有一座金山和银山呐。一下子都给我烧掉了。叫我死后怎么办啦?到地下还要讨饭罗。”

西门老太有点搞清楚了,说:“你说的那是冥纸钱吧?”

“是呀。那你以为是什么?”

“我还以为是人民币。既然是冥纸钱,烧了就烧了,又是你自己烧了的,有什么好哭的?”

“老嫂子,你哪只眼看见是我自己烧的嘛?”

“是你自己刚才说的。你说,‘一下子都给我烧掉了’,怎么又赖呢?”

“噢,我不是赖。是我没说清楚。那钱不是我自己烧的。是我那读初一的孙子带着他几个同学到我家,从柜子中搜出来一把火烧掉的。还说是红卫兵破四旧。这个兔崽子!等他回来我非把他脑壳扭下来不可!”

西门老太连忙劝阻他:“现在破四旧正当风头火势,你千万不要顶着干,不然斗死你。一点冥纸钱,烧了就烧了嘛。你还计较这么多?等风头过后再买嘛。”

金老汉说:“我这条气不顺呀。”

西门老太说:“我教你一个办法,包你气顺。”

“什么办法?”

“你那老伴不是走了几年了吗?她肯定在下面等你。你趁瓦缸还冒着烟,钱还在阴间路上走,你赶紧找张纸,写上你和老伴的名字,也在这瓦缸里烧了,那钱就存在冥府银行你和老伴的名下了。等你百年归去,光是银行利息你都恐怕吃不完罗。你说这个办法好不好?”

“好,好!这个办法好。”金老汉舒展开眉头,赶快跑进屋里,从孙子的作业本上撕下一张白纸,又找了一支铅笔,抖抖索索地写上自己和老伴的名字,又写上“冥府银行收”五个字,然后放进瓦缸中烧了。一股热旋风将瓦缸中的纸灰卷到空中,向四处飞去。

西门老太趁机说道:“看,冥府银行派人将你的钱和字条取去了,这下可放心了吧?”

金老汉笑了,说:“放心,放心,一百个放心了!”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11-17 12:4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5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111楼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11-19 16:3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5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112楼

回复110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小小说〈雨夜〉

雨夜

深夜。山区乡办公室。

屋外,天黑得如同锅底。电闪雷鸣,横风斜雨,松涛荷荷地吼,山溪水哗哗地流。

屋内,甲、乙、丙一边抽着叶子烟,一边围着火盆在闲聊。淡蓝色的火焰窜上窜下,象舌头般不断地舔着空气,给四周送去温暖。辛辣的叶子烟味弥漫整个房间。

阿甲突然停止说话,侧耳在聆听,同时用烟杆示意乙、丙暂时不要作声。

听了一会,甲说:“好象有人在呼喊。”

乙、丙两人也仔细听了听,说:“没有,没有人喊嘛。”

阿甲说:“可能我听错了。对不起。继续聊天。”

乙说:“喂,你是不是耳鸣?”

阿甲说:“不。我耳朵灵得很。”

乙说:“灵?我看不见得。如果真有耳鸣就不要隐瞒,趁早到乡医务所找邓医生看看,别耽误了病情。”

丙说:“别说得这么吓人。”

阿甲笑笑,不吭声。

三人继续聊天。

阿甲往烟斗里塞了一截新卷的叶子烟,用火钳夹了一块火红的钢炭将其点燃,才抽了一口,突然,他将烟杆往火盆边上一搁,站了起来,说:“不对!是有人在呼喊!”他迅速地从桌面上抓起一支四节电筒,又从墙上取下斗笠往头上一戴,拉开房门就冲进风雨之中。

外面的冷风挟着雨水卷进屋内,吹得火星四处乱飞。

乙赶紧去将房门关上。边关边说:“哪有人呼喊嘛?我看这家伙有点神经过敏,得强迫他去看看医生才行!”

丙说:“也可能他真的听到了什么。”

乙说:“不可能。我们两人都听不见,独独他一个人听见?不可能。”

过了十多分钟,只听得阿甲在门外高喊:“开门,快开门!”

乙过去打开房门,正要挖苦他几句,却见他双手抱着一个浑身泥水的小孩走了进来,往办公桌上一放,喘着气说:“他倒在溪水中,双手紧紧抓住一根树枝。好在抢救及时,再迟一步这小孩就可能被冲下消水坑去了。他现在可能还有点迷糊。”

阿乙连忙将门关好。

阿丙过去用手抹去小孩脸上的泥水。小孩“嗯”了一声,显然已经苏醒。

借着暗淡的灯光阿丙看清他的面目,不禁惊叫了一声:“阿乙,这是你儿子呀!”

阿乙吓了一跳,说:“呀,我的儿子?”连忙跑了过来。一看,不是他儿子是谁?

他急忙问道:“你这小子,深更半夜,横风横雨,你跑出来干什么?不要命啦?”

小孩断断续续说道:“妈病了,很重,我很怕,就来找你,叫医生……”

阿乙一听,手脚发软,喃喃道:“哎唷,那怎么办?那怎么办?”

阿甲道:“怎么办?赶快去叫邓医生给你老婆治病呀!”

阿乙说:“可是这小孩……”

阿甲道:“有我和阿丙照料,你还不放心?快去!”他将手电筒塞进阿乙手中,又将斗笠扣在他头上,一把将他推出门外。

阿丙一边给小孩脱去衣服,一边笑道:“平日阿乙这家伙只会说嘴,真有事,就吓得象只软壳鸟蛋,只晓得喊‘怎么办?怎么办?’真是个窝囊废!”

阿甲说:“也难怪他,关心则乱嘛。他这小孩才十一、二岁,倒挺懂事。”

阿丙说道:“也多亏你耳朵灵。不然……”

“这倒也是。”阿甲很自信地说道。

过了三个钟头,风停雨歇,阿乙回来了。他是送邓医生回来,同时要领小孩回家。

他向甲拱了拱手,说道:“谢谢你。这次要不是你耳朵灵,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不但小孩没命,老婆也会没命。我回到家,老婆已经昏死过去,邓医生给她打了针吃了药才苏醒过来。真是感激不尽。”

阿丙说:“你就光知道感谢阿甲,我呢?”

阿乙说:“也谢谢你。要不是你最早认出我的儿子和照顾他,我也不能及时去喊医生救助我老婆。”

阿丙说:“这还差不多。”

阿乙拍拍拍儿子的脑袋,说:“谢谢两位叔叔救命之恩。”

小孩对阿甲阿丙鞠了一躬,说:“谢谢叔叔!”

然后仰起头对乙说:“爸爸,我们走吧,妈在家不知怎么样呢?”

阿乙点点头,带着儿子走了。

阿甲、阿丙叹了一声:“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11-20 16: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5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113楼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11-22 16:1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5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114楼

回复112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小小说〈胡吹牛〉

胡吹牛

他姓胡,是个矮胖老头,头发花白,两眼鱼尾纹很深,嘴唇很薄,喜欢吹牛。大家就给他取个外号叫“胡吹牛”。他最爱吹的是,曾给台上正当红的某个大人物当过警卫员。

文革初期,山东郑得志红得发紫,报刊上三天两头会出现这个时髦左派的大名。胡吹牛不看到则罢,只要一看到报纸上有郑得志三个字,他立即就会将报纸抡到手,唾沫横飞地对其他人嚷嚷:“看!我的老首长又见报了。老首长啊,我小胡向您敬礼!”

有一天,胡吹牛跑到财务室去借钱,说要到济南去会会老首长。财务室就借给他一百元。他嫌少,硬要借五百元。财务室无法,只好借给他。

他跑到外地晃荡了两个月回来,对众人吹郑得志如何亲切地接见他,叫他到家里吃饭睡觉,并且送给他一只烟斗等等。吹到这里,他就从衣袋里面掏出一只茶色的烟斗来炫耀,用手指指着上面一行雕刻的草字道:“你们看见没有?他还特地叫人雕刻上字送给我哩。喂,小王,你给念念。我老眼昏花,不管用了。”

小王就替他念:“送给小胡留念,为革命抽烟——得志赠”。

“怎么样?这可不是假的吧?嘿嘿,首长如今当上那么大的人民勤务员,还是那么平易近人,见到我一个劲地叫我‘小胡、小胡’,怪亲热的,搞得我不好意思再住下去,只住了一天就出来了。其实我也住不惯,垫的是鸭绒,盖的是鸭绒,加起来尺多厚,太热,我睡不来。”

他天花乱坠地吹,许多人都信以为真。

他又要求报销路费。财务室老刘是个死脑筋,不肯给他报,说:“你又不是出差,又不是去探亲,怎么能报?”

他眼睛一瞪,道:“你这是什么话?去探望多年不见的老首长不算探亲?告诉你,这是比我亲人还要亲的亲人!不报不行!你不给报,你对首长是什么态度?你不给报,我就到处告你,把你工作籍抹掉为止!”

老刘无奈,只好按探亲给他报了。

过了没多久,郑得志突然倒台了。有暗地恨他的人,以前听他吹与郑的关系如何亲密,当面不说什么,背后尽说他吹牛不要本钱,现在郑倒台了,就反过来要求追查他与郑的黑关系,并且放风说:“如果他不是郑得志的忠实走狗,郑为什么会送给他一个烟斗?贴他大字报!”

胡吹牛吓慌了,连忙逢人就辩解:“其实我根本不认识郑得志,那烟斗更不是郑得志送的,是我自己到青岛玩时买的。上面的字是叫大街上一个刻字的人刻的,还给了五块钱。”

他到处送检讨,检讨自己虚荣心强,想借郑得志来提高自己的身价;又主动到财务室去将报销款补上,这才太平无事。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11-25 16:0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5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115楼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11-27 08:4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5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116楼

回复114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小散文〈春色〉

春色

山区春天的景色很美。

平坝是一种景色。它基本由三种色块组成:绿、紫、黄。绿色是小麦苗,紫色是紫云英,黄色是油菜花。三种色彩交叉错落,就象是一张硕大无朋的三色毛毯一直铺展到山脚。

山脚到山腰又是一种景色。高矮不同、粗细不一、新老迥异的梨树覆盖了整整两面山坡。远看如白云浮动,近瞧似初晴冬雪。真个是花团锦簇,花光耀眼,花气袭人。微风轻拂,片片洁白如脂半透明的花瓣四处飘散。成群的蜜蜂、蝴蝶在空中旋转翻飞,忙忙碌碌采集花蜜,传授花粉。薄雾弥漫,如轻纱缭绕,更给梨树园增添一种梦幻般的景象。


山腰以上则几乎是映山红的地界,漫山遍野盛开着,红艳艳的,象火烧云,冲破薄雾,一直燃烧到山顶。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11-28 16:5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5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117楼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11-30 16: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5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118楼

回复116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小小说〈虎骨〉

我们几个人游完景点回到街上,见到一个藏族打扮的中年汉子正在摆药摊子。我们围上前去观看。只见药摊上有三四十种药材,用硬纸片分别写着“雪莲”、“西藏红花”、“甘草”、“羚羊角”、“豹骨”、“虎骨”等字样。

老韩蹲下身去,拿起小半截“虎骨”反复地看,然后问那个汉子:“你这是虎骨啊?”

那汉子用力点点头,操着半生不熟的普通话说:“不是真的我敢拿来卖?我们西藏同胞不骗人的。这是西藏老虎,你们这风景点没有的。”

老韩说:“现在不是严禁打虎吗?你们西藏怎么还在打虎?”

那汉子说:“它们伤了人哪。------这可是好药材,用来泡酒,腰痛、风湿、跌打,喝了,搽了,包好。”他边说边用手比比划划。

老韩显然心动了,他征求我们意见:“我腰老是痛,倒很想买一块。你们说买还是不买?”

我们说,就不知它是真的还是假的?

西藏汉子说:“当然是真的。莫非我大老远从西藏高原跑到这里来,就为了骗你们几个钱?还不够我路费。”

大家想他这话也对。老韩一咬牙,说:“好,买就买它一块。”经过与那汉子讨价还价,终于以80元成交。

我们的住处就在前面不远。大家一边走一边议论。老贾故意逗老韩:“老韩,现在假货满天飞,我看你这虎骨多半是假的。不然80块钱能买这么一大块呀。”

老韩给说得心里七上八下的,不免有点后悔。

正在这时,对面走来了一条大黄狗。老李就给老韩出主意,说狗最喜欢啃骨头,但听说老虎、豹子的骨头它不敢吃,你不妨将那块虎骨丢到那条狗面前试试。老韩说这是个好主意,真的就将那骨头丢了过去。那狗冷不防给吓了一跳,往后倒退了一步,狐疑地看着那块“虎骨”不动。大家见此情景,都很高兴,说这是真的虎骨,你看那狗都不敢咬。老韩更是高兴,走前几步,正要弯腰捡起那块虎骨,谁知那狗却先下手为强,突然刁起那骨头就朝前跑。老韩急了,就在后面拼命追。我们几个则去追老韩。老贾一边追,一边喊:“老韩,算啦。狗都敢刁起走的东西,肯定是假的,不要它算罗。”老韩不听,继续追。他越追越近,快到前面停车场,他从地下捡了一块石头朝大黄狗扔去,正好打中那狗的后腿,那狗负痛,“汪”地叫了一声,丢下那骨头,翘着一条腿跑了。老韩追赶得气喘吁吁的,总算将那块“虎骨”捡回。他掏出手帕揩去骨头上狗的口水,把它放进口袋里。

老贾说:“假家伙,你还要它干什么?”

老韩说:“我找那西藏人退货去。”老贾见他可怜,就自告奋勇陪他一起去。

过了半天,两人垂头丧气地回来了。大家问怎么回事?老韩说那家伙已收了摊,不知躲到哪里去了。老贾说,这更证明是假的了,恐怕连人也是假西藏人,不然怎么这么早就收摊。大家鼓动老韩到公安派出所或工商管理所去报案。

老韩说:“报案有个屁用!他们才不会管呢。”大家问他打算怎么办?他说准备拿到药物检验所去化验后再说。

第二天,他真的拿去化验了。化验结果是,这不是虎骨,很可能是西藏的牦牛骨。老韩自我安慰道:“他妈的,还算好。毕竟是西藏来的东西。西藏高寒,想来牦牛骨泡酒,虽然抵不上虎骨,恐怕也还有抗风湿、活筋络的作用。这80块钱花得还不算冤。这西藏人假得也还算有点良心。”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12-02 12: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5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119楼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12-03 11:3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5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120楼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