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第一章 关帝 庙里的白头 约

头像
苏一萧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25 10:4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39    精华:1   注册时间:2014-4-29    发短消息        

81楼

  TOP
头像
草药郎中陈贵丁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25 12:3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1-14    发短消息        

82楼

第三十二章 那年的国庆节

     高原河和马中福在梨子坳挖了十一天金。将金子卖了,得了九百二十元。吃水不忘挖井人吧,高原河特地给马丁香的父亲和母亲每人一百元表示意思,两个老人怎么也不肯收。马丁香的母亲还说:你给我孙子孙女补课,我都没有给你补课费呢。哪里还能要你的钱。只要你对丁香好就行了。     这十多天高原河都是和马丁香吃的。有好吃的时候,马丁香总是先叫他吃,高原河要留下两百块钱给马丁香,算是这十多天的生活费。马丁香居然将高原河的脚踩了两下说:书呆子,我挣的钱比你还多呢。以后我到你们南山村吃饭,你别算我的生活费就是了。国庆节的时候可要到白竹坪来哟,我在打砂房里等你。放月假的时候也要来找我,如果你不到白竹坪来,我就到你们学校去。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人。
   高原河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打砂房,离开了白竹坪。回到家里时,他的父母正在愁眉苦脸。他的大哥高原风和二哥高原树也在家里。开学在即。他们俩个都是到家里拿钱的。特别高原风。大学第四年的时候,要用的钱特别多。他暑假在长沙做家教只挣了两百多块钱。可大四学生是各显神通找工作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大学生国家还分配工作。可分配什么样的工作,权力都在当官的手里。如果不给当官的送点礼,肯定是分配不到好工作的。高原风想留校任教。一边做讲师还可以继续读书将来考研究生。可想留校任教的学生很多。尽管学校领导很看得起高原风这种山里出去的学生。可不给学校领导送礼是不可能留校任教的。给大学领导意思意思可不是小事,决不是乡下人走个亲戚提上两瓶酒一包糖就可以的。高原风想要他的父母给他借一千块钱。过年的时候再借一千块钱。只要学校的几个主要领导满意了,留校任教的事就有眉目了。
   高大安一听说一千块钱。立时难过地蹲在地上。抽老旱烟的手抖个不停。刘白云难过地说:高原风。你一开口就是一千块。你还不晓得你爸是什么样子?你还不晓得他做木匠一天只挣三块钱?你读高中时借的钱都还有没还的呢。你听国家的分配随便在哪工作不行么?要是你两个老弟和你一样,这个也要一千块,那个也要一千块。你爸就是把老命卖了,也值不了那么多钱。
    高原风也难过地低下了头。高原树难过地将头扭了过去。在别人眼里。高大安的儿子读大学的读大学,读师范的读师范。是何等的风光。可读书是要钱的。为了送三个孩子读书。许多年来,高大安和刘白云连身象样的衣服都没穿过。家里的鸡生的蛋都舍不得吃要拿到集上去换钱。两口子五十岁刚过就白了头发。

   看到爸爸妈妈难过的样子。高原河将在白竹坪淘金挣的钱都掏出来。送到高大安手里说:爸,我这十多天又挣了九百多块钱呢。上次也挣了六百块钱回来的。大哥要找工作,这是大事。你让他带一千块钱去吧。如果实在借不到钱。我去找赵小芳。去找赵经理。我读高中的学费向赵经理借。
  高大安一听说九百多块钱,惊得马上站了起来说:九百多块钱?你十多天挣了九百多块钱?不可能吧,我做一年的木匠都只挣那么多钱呢。你的钱是不是来路不正?高原河,你可不能见钱眼开去打却做贼。你要是做犯法的事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高原河对父母说:爸,你想到哪里去了?这钱都是血汗钱。在白竹坪梨子坳山洞里用血汗换来的。我要去读书了。马丁香还要你别做木匠活了,去和他哥淘金。你去那里淘会金试试。挣个十多块钱一天是常事。那天我们三十多个人沿着矿脉挖到了一个金瓜。每个人分了十多克金呢。爸,你别做木匠活了。明天就去白竹坪。去顶我的那份工作。在那里吃点亏做上一年半载的。要是有我这半个月的运气。不但可以还了以前我们读书的账,还可以盖上红砖房子。大哥,放寒假的时候别呆在长沙不回来。给人做家教是没出息的。你和我到白竹坪去淘金。干上一个月,或许能挣上一千多的。不用低三下四去求人。
     高原河的母亲顿时感到最小的儿子是最有能力的人。她立时吩咐高大安说:有这样挣钱的好门路,高木匠,你明天就去做。家里的田,地,猪,牛。这些事你都不要管。我全包了。欠了人家那么多钱。我走路的时候都抬不起头来。我要是男子汉,我也去淘金了。
   高大安又满是愧疚地说:我答应王书记,明天要和胡师傅给王家燕做嫁妆家具了。他们国庆节的时候订婚。过年前就要结婚的。答应了人家的事。怎么能反悔呢。再说工资我都领了一百块给孩子们做学费了。
  刘白云又说:世界上又不只有你一个人是木匠。你难道不晓得让胡师傅带别人给他家做家具么?淘金的事,错过了机会就永远错过了。
  高大安的脾气又来了:答应人家的事。除非发病动不得了,除非自己死了,才可以说话不算话。再说人家看得起我,相信的我手艺,才要我去给她做家具。我钱都领了却不去给人家做事了。以后我还有脸皮在这个世界活吧?
      高原河生怕父母为这个吵架,连忙把母亲拉开了:说:生成是做木匠的命,就让他在家干木匠活吧。淘金的事风险太大。弄不好洞子塌了。弄不好又和人打架,也不是他这种老实人做的。
  TOP
头像
草药郎中陈贵丁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26 12: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1-14    发短消息        

83楼

第三十二章 那年的国庆节

    高原河从他父亲的口中得知王家燕在国庆节就要订婚的消息。肉做的心仿佛被重锤打了一下。钝钝的痛,不是刺痛也不是隐隐作痛。骑着单车去上学的时候没精打彩,路过茶田村时有个老人听见单车的铃声吓得乱走反而朝路中间横了过来。高原河一个急刹车,单车横倒了。老人倒是没有碰着。高原河却连人带车摔倒了。由于下雨后不久。坎坷不平的路上刚好有个小水洼。水洼周围是被车轮压得稀烂的脏泥巴。高原河的身上沾上了湿泥,手上沾上了湿泥。单车倒地的时候,有脏水溅到了高原河的脸上。高原河用手往脸上一抹。脸就成了唱戏的大花脸了。    狼狈不堪的高原河骑着单车经过李同英的商店门口时。李同英特地叫住了他。李同英叫他进屋洗脸。又叫他把满是泥巴的衣服换下来。高原河重新骑上单车时李同英问:书呆子,你知道你为什么输了吗?
   高原河叹了口气说:愿赌服输,何必知道为什么。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何必问呢。
  李同英说:书呆子,王家燕不是见钱眼开的人。或许你还不知道,那回江山红送了条金项链给燕子。三四十克呢。王家燕死活不要。是我代她还了江山红的。我还提醒过你要抓住机会呢。你这个书呆子。这样的一个好老婆,这样的好机会都让你错过了。
   高原河又自我解嘲地说:人生一世那么久。等我将来有钱了。等我将来的钱比江山红多了。她或许还会回到我身边来的。谢谢你的好意。
  李同英又说:书呆子。你怎么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只会怪别人?你和江山红比真正差的是哪一点吗?不是钱!你没有江山红专一。你没有江山红诚实。江山红自从见了王家燕,就只一心一意地追她。别人给他做媒见都不见。他家有钱又有势,难道没有女人看上他吗?不是。他是一心一意对王家燕好。可你这个书呆子,人家对你笑一笑你就不知道裤带在哪儿了。以后你的脾性不改。只怕连老婆都讨不到的。
   李同英这些话将高原河说得口服心服。高原河想,怪不得王爱民这么冲天的不太讲道理的混小子。在老婆面前也是只哈八狗。讨老婆讨到李同英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福气。高原河不禁又想起马丁香。马丁香有李同英这样的处世能力吗?没有。她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但愿她以后也有李同英这样的让人心服口服的能力。女人这种让人心服口服的能力不是天生的,而是在人生的苦难中磨历出来的。李同英为什么有这样的能力?因为她十五岁的时候就帮她父亲杀猪卖肉。谁又知道她的心经历过什么样的痛苦?
    听了李同英的那番话。高原河骑单车的时候都不是没精打采的了。他又象从前一样,对未来充满了幻想。他带新着这份幻想在隆回六中读了一个月书,脸上手上脚上那些暑假淘金和做生意时被晒得半红半黑的皮肤又变白了。他又成了个精精爽爽的白面书生。八月三十一号下午放了三天的国庆假。高原河回家里,他明知道第二天就是王家燕订婚的日子。在他的脸上却也看不出半丝难过的样子。
    那天天黑时,给王家燕做家具的高大安回家时听到了儿子的二胡声。儿子的二胡由于没有好多的时间练习。满是吱吱呀呀的象古老的木门开门关门的声音。高大安当然知道,高原河拉的那首曲子是《一枝花》。高原河最早学的二胡曲。是隆回北部的业余音乐人专给死人奏小乐时的乐曲。并不忧郁,并不悲伤。但有一种生与死的无耐,但有一种轮回的凄凉。高大安一把夺过二胡。二胡的弦断了。高大安说:别拉了。人家要做好事。你拉这种二胡做什么?人家听了不开心的。
   高原河不满地说:我拉二胡得罪谁了?我在自己家里拉二胡都不可以吗?这是我的家。
   高大安又大声教训儿子说:在自己家里就可以胡做非为吗?在自己家里就可以乱来吗?将心比心。你要是结婚的时候。邻居在家里吹喇叭,吹死了人的《雪花飘》《哭皇天》你听了心里会好受吗?人在世上活着。不能只想着自己。一个 人如果只想着自己。那就和牛马畜生差不多了。
    高原河气得冲出了家门。出了家门又不知往哪儿去,往左走就是往王家燕家门口走,他不想去那个方向。往右走又是往乡政府的方向。天黑了往那个地方象个孤魂野鬼。前面没有路,只是一片马上就要收割的梯田。高原河干脆朝屋后的小山上走去。尚着那条小路走到了关帝庙里。
  TOP
头像
草药郎中陈贵丁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27 11: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1-14    发短消息        

84楼

第三十二章 那年的国庆节

没想到关帝庙里还有蜡烛在燃烧。蜡烛的光芒不仅照亮了关帝庙里的大殿,也照亮了围墙内的空坪地。还照亮了大门外的一片梯田。高原河做梦也没想到,关圣帝神像前的香案上点燃的一对红蜡烛,摆得紧紧齐齐的三牲酒礼是王家燕和李同英刚才在关圣帝面前跪跪拜拜敬上的。由于明天就要和江山红订婚了,王家燕想起了和高原河去年油菜花开时在关圣帝君脚下的诺言,心中不安。特地准备了三牲酒礼。在关帝神像前诉说了自己和江山红订婚的原因。还没有请关圣帝原谅自己违约。站在门口的李同英就看见高原河来了。李同英连忙和王家燕躲到了关圣帝的神像背后。  三牲酒礼有鸡有鱼有肉。可鸡肉鱼都是生的。三牲酒礼有一壶酒,还有一壶茶。三个碗。还有装得满满的一碗供饭。还有一些糖果。还有一盘王家燕母亲特地做的专门供奉关二爷的斋粑。当然还有香和纸钱。
高原河中午在学校吃的中饭。肚子早饿了。由于刚才受了他父亲的责骂。心中不好受。也不分析为什么天黑了还有在人关帝庙敬神。也不分析为什么有人敬了神而三牲酒礼却还摆在供桌上。他朝关圣帝神像鞠了一躬。抓起桌上的酒就喝。抓起桌上的斋粑就吃。一壶酒被他喝水一样,咕咕噜噜一会儿就喝完了。一盘斋粑被他狼吞虎咽吃了一半。
    高原河以前很少喝酒的。一壶酒落肚后站都站不稳了。他吐着酒气对关圣帝神像说:关老爷,我年少无知的时候,和王家燕在你面前许过愿。说过我们一世都喜欢的。明天她就 要订婚了。这不是她的错。是我做了对不起她的事。你要罚就罚我下十八层地狱吧。我只希望你大显威灵。保佑她以后一生幸福平安。
     酒后的高原河说完那几句话后。还东倒西歪的在关夫子脚下连续磕了几个响头。他根本没有料到。他所说的话全被关圣帝后面的王家  燕和李同英听见了。李同英忍不住要从神像后面走出来。王家燕拉住了她。王家燕知道事情到了那个地步了。见面的话,心中更难受。
   高原河那时还处于酒醉心里明的时候,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踏出关帝庙的大门时又转过身来说:关圣帝。我并没有违背自己的诺言。我现在还喜欢王家燕。将来也喜欢。不管她成了谁的老婆我都喜欢。不管他做了谁的娘我也喜欢。不管她成了谁的老奶奶我也喜欢!我喜欢她身上的书香气息。她能在这个世上写出最美的诗篇!她为我写过这个世上最美的诗。我永远都喜欢。她身上的书香气息没有了的时候,便是我下地狱的时候!
    王家燕没想到酒醉的高原河说出来的话又象一缕看不见的清烟钻进了他的心里。她忍不住从关圣帝神像后面钻出来。可那时高原河的酒劲上来了。再也没有回头。出了庙门就往屋后的山里走去。往往南冲界的方向走去。往黄皮岭的方向走去。往七叶岭的方向走去。往白竹坪的方向走去。
   李同英望着高原河的背影对王家燕说:要去追他么?你不好意思我去。
  王家燕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脸上却有眼泪慢慢地流下来。
  TOP
头像
草药郎中陈贵丁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27 12:0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1-14    发短消息        

85楼

第三十三章 父母心


  TOP
头像
草药郎中陈贵丁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28 13:3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1-14    发短消息        

86楼

第三十三章 父母心

     由于国庆节是王家燕和江山红订婚的大喜日子,八月三十一号那天,王连苏一家四代人都在忙碌。忙着第二天的酒席。尽管王连苏多次声明不请客,不做酒。等腊月二十六日那天江山红和王家燕正式结婚时才大宴宾客。可自己的女儿女婿总会回来的。自己的兄弟姐妹总会来喝一杯的。当干部几十年。总还有几个亲朋好友,这样的机会不聚在一起喝一杯是不可能的。王连苏和王友仁估计。明天至少也有八九桌客人。这么多的客人,要让客人尽量满意,决不是一件小事。   李同英的菜炒得好。但以前炒菜只做自家人的菜,还给邻居做过一桌两桌的酒席。这回有这么多客人。她不敢承担主厨的任务了。王友仁特地到中和铺饭店请来厨师王麻子。王麻子可是中和乡有名的厨子。他本是高坪人。做得一手好三合汤。做上十来桌酒是他的拿手好戏。李同英做他的助手。还能学到不少东西。
     尽管只计划八九桌酒。王友仁却还是计划杀一口猪,还要杀一只羊。由于订婚酒早上在女方家吃。下午在男方家吃。所以八月三十一日下午王家燕的家里就杀猪宰羊了。农村里做好事。象老人上寿,年轻人结婚。乔迁新居,生孩子杀猪宰羊的时候总有很多人看热闹的。特别是一些小孩子爱看这样的热闹。象王家燕订婚这样的喜事。主人又特别喜欢小孩子们到那里又吵又闹。
     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王家燕的家里喜气洋洋充满了欢歌笑语。可相隔不过几十米,相隔只有一个小山头的高原河家里却是另一番景象。由于高原河天黑时生气走了。深更半夜了还没有回来。高原河的母亲气得晚饭都没有吃。由于高大安常年累月在外面做木匠活,田里地里的活除了犁田打禾这样的重活高大安帮几天忙。其它的活都是刘白云干的。家里的牛,猪,鸡。都是刘名秀老人喂的。刘名秀老人还经常绩麻纺线。没有一天的空闲。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农村里的大多数老人都种麻纺线。刘名秀老人还做得一手好针钱活。由于她的女工活做得特别好。王连苏还特地请刘名秀老人给王家燕做八双布鞋。四双男的四双女的。鞋的鞋底上还要绣上龙凤呈祥,鸳鸯戏水。
   天上的那弯新月都不见了。高原河还没有回来。刘白云急了。要高大安拿上手电去寻找高原河。高大安不满地说:他十八岁了。难道还不知道回家的路。你吃你的饭吧,早点睡觉。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做。
     刘白云平时很少发火。这天晚上居然朝男人发火了:你在外面好酒好肉吃饱就是了。还管家里人吃什么饭?你七老八十的娘也没吃晚饭呢。她中午只吃了个红薯。高原河也在学校里吃不到饱饭,他走了五十里路回来。也还没有吃晚饭,你个猪脑壳晓得不晓得?他不过是在家里拉了会二胡。他又没有犯法。你为什么把他赶出去?你的心是铁打的吗?
   高大安受了几十年的批斗。见人就怕。见了附近的父老乡亲都是低头哈腰满脸带笑的。可在老婆面前却总是一副男子汉大丈夫的样子。因为刘白云是他高大安用一担包谷买来的。他心理在老婆面前总有优势。要不是他高大安。刘白云早就饿死了。她刘白云在他家辛辛辛苦苦成家立业是应该的。高大安脸一黑说:你一个妇道人家,你知道什么?我是在教他如何做人!养子不教如养猪,养女不教如养驴。人家明天就要订婚了,他拉二胡拉什么《一枝花》那是死了人奏小乐用的。人家听了会怎样想?将心比心,要是你儿子结婚,你在这里准备做酒席。邻居在那里吹喇叭,吹《哭皇天》。你听见了你心里舒服吗?这回我还只骂他几句。下次犯这样的错。我还要打他个半死。

  TOP
头像
草药郎中陈贵丁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29 11: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1-14    发短消息        

87楼

第三十三章 父母心

     刘白云一听到那个打字,火气更大了。几步走至高大安面前蛮不讲理的女人本性露了出来:高大安,你打吧。自从我跟了你几十年,穿过几件好衣?吃过几餐好饭?过了几天好日子?趁着还有几十斤好肉,你打死拿去卖,现在还能卖个好价钱!   经历过无数风吹雨打的刘名秀喝斥住了想骂老婆的高大安:高大安,你想做什么?难道她说的不是真的?你为什么在别人面前是可怜虫,在老婆孩子面前呈英雄?高原河也没犯什么大错吧。你只想到人家书记的孙女听见什么二胡心里不好受。有没有想过我的孙子今天心里也不好受?你骂得他半夜过了还不敢回来,你好大的本事。你不去找,我去找。我一个妇道人家。我才不要什么面子。
  刘名秀出生在一九一一年。八七年是己是虚岁七十七岁。高大安自自然不敢让他年迈的母亲深更半夜到山里和梯田里去,只好默不作声地走向屋后的小山。女人终归是女人,心软。刘白云又怕高大安在路上碰上毒蛇之类的害人精,晚饭没吃也要跟在后面给他做伴。
    高大安原先估计高原河躲在关帝庙里生气。可关帝庙里一个人影也没有。王家燕一李同英敬完关圣帝后将庙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只有香案上的香炉里还有淡淡的香味。
     没找到人,刘白云更着急了。出了庙门便大声呼唤:高原河----高原河---
    没有人回答。只女人的叫喊声在山谷里在梯田间回荡。
   起先的时候。只有刘白云的喊声。后来高大安也发出了着急的苍凉的呼唤声。
   屋漏更遭连夜雨吧。高大安和刘白云走着走着。手电筒居然不亮了。原来灯泡炸了。现在的年轻人可能没见过那个时候的手电筒。那个时候隆回北部的大部分村庄没有电灯。所用的手电筒可不是现在的充电的手电筒。那个时候的手电筒是用干电池的。用干电池的电筒电流不稳定。灯泡容易炸。没有了电筒。天上早没有了月亮。只有模糊的星光。高大安再也不敢寻找高原河了,幸亏他抽烟,身上带着打火机。用汽油的打火机。他在一棵杉树下摸 到一些枯黄的杉树叶子。点燃了一堆火。又找来一些枯萎的杉树枝,做成了一个火把。两口子面色难看地点着火把回家。回家的路上,刘白云还在有气无力地喊:高原河,你回家了罗。我还在等你吃晚饭呢。
     刘白云半夜里寻儿子的喊声让山村里那些乡亲们听见了,觉都睡不安稳了。有几个老人干脆起来到了高原河家里。王连苏也到了高原河家里。李同英也到了高原河家里。
     刘白云举着火把哭哭啼啼地回到家里时王连苏安慰她说:你哭什么?你家高原河又不是三岁小孩。他是十八岁的男子汉了。他今年挣的钱比高大安都多了。你不用担心。他不会有事的。
    刘白云哭得更伤心了:我哪能不担心呢?他从小就一身书呆子气。,到现在还没回来,就是饿也饿个半死了。七蜂八蛇。现在正是毒蛇出没的时候。要是碰上毒蛇怎么办?要是有了意外我该怎么办?
   刘白云这么一哭,连李同英都有点担心了。高原河喝了那么多酒。看样子他已经喝醉了。他又没带手电筒。山高路陡。摔倒在哪里怎么办?真的碰上了毒蛇怎么办?高原河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他是往黄皮岭方向走的。难道他去白竹坪了?难道他深更半夜去马丁香那儿了?对。有可能。一想到这里,李同英连忙对刘白云说:白姨。你不用担心。高原河一定是到马丁香那里去了。说不定过两天还挖一块金子回来。
    刘名秀老人也说:是啊。年轻人的事。你着急有什么用呢。说不定他们早就约好了去过国庆节的。
  李同英不敢说天黑时分看见高原河的事。更不敢说看见高原河喝了一壶酒的事。如果那事说出来。高原河的父母肯定会更加担心的。深更半夜的,三四十里山路。黑灯瞎火的。又喝成那个样子。能不让人担心吗?看到高大安和刘白云心力憔悴的样子。李同英禁不住想。可怜天下父母心。
  TOP
头像
草药郎中陈贵丁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30 12:5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1-14    发短消息        

88楼

第三十三章 父母心。


  TOP
头像
草药郎中陈贵丁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30 16:0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1-14    发短消息        

89楼

第三十三章 父母心

    就在高原河的父 母焦急地在群山间寻找他时,他果然走上了去七叶岭的那条古老的石板路。走着走着,天上的那弯新月就没有了。天地间只剩下微弱的星光和小虫子的鸣叫。 要不是酒壮了他的胆,他不可能在没有光的情况走那么远的夜路。他走到白竹坪的地盘时,伸手不见五指。幸亏那条小公路他和马丁香走过几次。他慢慢地摸索着朝前走。一千多口人的村庄。只有几户人的窗口透出微弱的煤油灯的光芒。有些人的的家里是有人夜里还在山上的山洞里淘金。所以家 里人点着灯等着进洞子的人回家。有些人是因为有吃奶的孩子夜里要起来吃奶把屎把尿。朱家强的家里还亮着灯是因为他的小儿子在长鄄和人打架打死了不久。他的小媳妇吹了灯就不敢睡觉。    高原河走到朱家强家门口的马路边时。不敢往前走了。尽管他知道马丁香的打砂房离那里不远。可他手中没有光。他从金石桥骑单车回到家里时就很疲惫。受了他父亲几句责骂就离家出走。中饭在学校里没有吃饱。晚饭又没有吃。尽管在关帝庙里喝了一壶酒。吃了半盘斋粑。可深更半夜到了白竹坪的地盘,还是又累又饿。在朱家强窗口的灯光里家歇了会。挣扎着站起来想朝马丁香的打砂房走。可走了十几步。连马路看不到了。眼前一团漆黑。他不得不又转过身来。到朱家强屋前亮着煤油灯的地方坐下。想坐到天亮。坐着坐着。人就倒在了朱家强小媳妇窗前的阶沿上。他太累了。不知不觉地睡觉了。
    高原河当然不知道他睡觉的是什么地方。高原河当然也不知道,后半夜的时候房子的老主人朱家强做了个怪梦。梦见他不久前被人打死的小儿子回来了。眉开眼笑的。身上一点伤也没有。一进屋就大喊大叫:爸爸,妈妈。快点搞饭来给我吃。饿得死,饿得死。
    朱家强惊得从梦中醒来。他坐在床上,推醒了老伴问:昨夜你们敬饭了吗?那个淘气货到山里还没有四十九天呢,你们是不是偷懒没有敬饭了?隆回北部的乡俗,人死后他的亲人必须给他敬饭四十九天。在四十九天内每日早辰和傍晚都要给死者敬饭烧香烧纸。
    朱家强的老婆揩了揩有些浮肿的眼睛说:敬了饭的呀。你媳妇恭恭敬敬在堂屋里烧了香和纸的。那饭和菜酒和茶还在桌子上没有收拾呢。
    朱家强不信。点燃煤油灯走到堂屋里一看。果然。桌子上的酒肉还在。供饭也还在。只不过装供饭的碗太小了。饭也没有堆成小山。
   朱家强自言自语地说:原来饭太少了。他生前吃 饭用菜碗的。每餐要吃两碗或三碗。给他只敬那么一小碗饭。他哪里吃得饱呢。怪不得他送梦给我说饿得死。明早得给用菜碗上供饭才行。
   朱家强再也没有睡觉。捱到天刚蒙蒙亮就起床了。偌大的村庄,只听到公鸡的叫声此起彼伏。朱家强打开大门一看,媳妇的窗口的煤油灯还没有媳。子下面居然躺着一个年轻男子。朱家强没有看清那个男子的脸时心里不禁暗暗的骂:这没家教的小媳妇。四十九天都没过呢。居然就开始招惹野男人了。还说 什么一日夫妻百日恩呢。朱家强走近一看。他认识那个年轻人叫高原河。朱家强推了推睡在地上的高原河。高原河醒了。朱家强想起昨夜的怪梦。居然不问高原河为什么睡在他媳妇的窗口下。而是关切地问:你饿了吗?
     高原河站起来揉了揉眼睛说:大伯,你怎么知道我饿了?我走了那么远的路。肠子都饿成一根绳子了。
     朱家强自从小儿子被人打死后,性情大变。说话都是象读书人一样的彬彬有礼了。看不到一点年轻时的匪气和霸气。他微笑着说:饿了就进屋吧。家里好菜没有。素饭还是有吃的。
     高原河说:我是来找马丁香的,她要我国庆节来找她的。怎么好意思到你家里吃饭呢?昨夜走到这里时一点也看不见了。只想在你家门前坐会的。哪知道睡觉了。
      朱家强说:你找马丁香呀?不用找了。她到邵东去了。前天她到320劳改场去看她的丈夫去了。马中福也去了。今天不知道能不能回来。不信你到她的打砂房去看看。如果她不在,你就到我家里来吃早饭吧。出门在外。随便一点。说不定将来我也有机会到你家吃饭呢。
    高原河也认识朱家强。他暑假时和马中福淘过十多天金。白竹坪几个有头有脸的人都认识。对这个解放前据说做过土匪的老干部有特别有映象。做为一个外乡人,他生怕得罪了朱家强这样的人物。得罪了这样的土霸王,他就别想在白竹坪混下去了。他很惊奇朱家强对他这么客气。有点受宠若惊地说:好吧。只不过太麻烦你了。
   丧子之痛居然让朱家强这样的老人变成了眉慈目善的老人。这个老人还要为他的尚未改嫁的小媳妇谋划未来。可怜天下父母心。
  TOP
头像
草药郎中陈贵丁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6-05-01 14: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1-14    发短消息        

90楼

第三十四章 七星

  高原河到了马丁香的打砂房前。那
  TOP
头像
草药郎中陈贵丁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6-05-01 16:2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1-14    发短消息        

91楼

第三十四章 七星

      高原河到了马丁香的打砂房前。那里果然是铁将军把门。见不着马丁香,高原河无可耐何的站在圆木拼成的墙前。欲进不能,欲退不能。马丁香的父母发现了高原河。礼节性地招呼高原河进屋吃早饭。高原河却在两位老人的脸上看至少了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出门观天色,进屋观脸色。马丁香的父母脸色不太好。怎么好意思进马丁香的娘家的门呢。十八岁的高原河当然能分析出马丁香的父母的脸色不太好看的原因。因为马丁香和马中福带着的鹿鸣去邵东劳改场看胡卫东去了。胡卫东和马丁香虽然只有十八岁。也没有结婚证。可在父老乡亲们的眼中是名正言顺的夫妻。高原河和马丁香算什么?马丁香只敢说他是她的朋友。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马丁香和高原河的事。迟早会传到胡卫东的耳朵里去的。就是不传至劳改场去,五年时光也不算太久,那个连乡政府的干部都敢往死里打的劳改犯会将马丁香怎么样呢?会把马丁香怎么样呢?想到这里。高原河有些心乱如麻了。  在学校里的时候,他就幻想过与马丁香国庆节的相会。幻想中的约会是那样的美丽。那样的充满了脉脉温情。他甚至幻想和马丁香亲热一番后再和她的哥哥马中福去梨子坳淘金。只要淘上三天金。凭暑假的经验。三天是可以挣上几十块钱的。在一九八七年的下半年,高原河自己拿米去学校,每个月交给学校的生活费是三十块钱。国庆节三天假,就是挣上三十块钱也好啊。三十块钱足足要他的父亲高大安干上十天木匠活。可惜马丁香不在家里,她父母的脸上又有些怪异的东西。高原河也不想去找马中财和马中禄了。这个冰冷的世界,并不是每个人都会象马丁香一样会帮着他的。
     高原河决定回家了。他的身上还有几块钱零钱。他决定到白竹坪的小商店买点东西吃后马上回家。长安虽好,非久留之地。该回去的时候就回去吧。由于这几年淘金白竹坪的人和长鄄的人发生了无数次的械斗。不知打伤了多少人。白竹坪的人不敢去长鄄赶集。从白竹坪回南山村。最近的路是经过梨子坳长鄄花牛庵元古界。可高原河也不敢走这条路回去。怕长鄄的人把他当成白竹坪的人一阵毒打。暑假里肯定有长鄄人看见他和白竹坪人一起淘金的。想见朋友没见着。如果还挨上一顿打,那这个国庆节可就过得没意思了。
   高原河走路的话没有选择,他只能经七叶岭黄皮岭南冲界回家。他回家的时候必须经过朱家强的小儿子朱老七的家门口。高原河没有想到朱家强还在家门口等他。而且是等他吃早饭。朱家强凶虽凶,恶虽恶。可并不小气。平时里也有几个气味相投的朋友来往。他的儿子们 也常有狐朋狗友来往。由于这几年白竹坪的山里出金。他家里人多势大。七个儿子都发了点小财的。特别是他的小儿子朱老七。朱老七是最小的。却是七兄弟中胆最大,脸皮最厚,心最黑的一个。朱老七仗着自己身高力大。曾经两次殴打过自己的哥哥,七次殴打过自己侄儿。无数次殴打过自己的老婆。正因为枪打出头鸟。他年纪轻轻就被长鄄人乱棍打死了。要不是马中福出面做和事佬。棺材钱都没有捞到。
     朱家强为什么一定要招呼高原河进屋吃早饭呢?不仅仅因为昨夜里梦见朱老七回家了。不仅仅因为朱老七在梦里对他说饿了。也不仅仅因为高原河那天后半夜恰恰倒在了他家的窗前睡觉了。而是从前有算命先生对他说过,说他七个儿子上应北斗七星。他朱家的子孙后代一定出大富大贵的人的。现在最小的儿子居然不明不白的被人打死了。什么大富大贵的子孙只怕是一场空话了。正当他对北斗七星的神话感到绝望时。他居然梦见儿子笑容满面地回来。他那样大喊大叫肯定是有原因的。是不是深更半夜了。朱老七的魂魄附到了走路的高原河身上?
  高原河有点拘束地进了朱老七的家。朱老七的家是一栋青砖房子。朱老七这两三年在梨子坳小山冲老山冲横冲直闯淘金。不知道 他发了多少财。去年他盖房子的时候嫌红砖房子不好看,要盖青砖房子。他特地从中和乡请来会用土办法打窑烧砖烧瓦的老师傅。用最古老的方法烧了五万青砖。盖上了一栋一百三十多平方的两层的青砖瓦房。还生了个胖胖乎乎的女儿。可惜他的青砖房了仅仅住了一年时间。人 间未遂青云志,天上已成白玉楼了。
   朱家强将高原河打量了好久。高原河的脸上,只有忍饥挨饿的样子。看不到鬼神附体的乱象。
   吃饭时候,朱家强的四个儿子来了。朱老七的四十九天敬饭就快时间到了。朱老七的身后事必须要向他的同胞兄弟们交代一下。为了使这个家庭会议不至于闹得不可开交,朱家强还请来了白竹坪的书记朱家良压台。因为朱老七曾经殴打过他的两个哥哥,那两个哥哥朱老大和朱老三说什么也不进朱老七的屋。不管朱老七的事。断绝兄弟关系。就 象文化大革命中的人划清阶级界限一样。
  TOP
头像
草药郎中陈贵丁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6-05-02 13:5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1-14    发短消息        

92楼

第三十四章 七星

     酒菜上来后。朱老七的老婆周红莲上了香,烧了纸。还带着刚会走路的女儿朱菊花给埋葬还没有四十九天的朱老七奠酒。磕头。敬饭之后敬茶。     先给死人行了礼后,周红莲才招呼大伙吃饭。周红莲招呼高原河坐一席。高原河不敢坐。就是朱家良书记请他坐也不坐。最后朱家良书记坐了一席。朱家强坐陪席。朱家四兄弟坐了两边。朱家强的老婆怎么劝也不肯上桌。她家晨有客人的时候。朱家强以前是不许她上桌吃饭的。她干脆抱着朱老七的小女儿到邻居家串门去了。最后周红莲和高原河坐了下首。
     朱 家强平日里是个快言快语的人。一杯酒落肚后就对高原河说:高原河,我听说马丁香的女儿是你的寄女?
   高原河喝了口酒回答说:是。你问这个做什么?是我不该认这个女孩做寄女吗?
   朱家良书记插话了:小高,你不要着急。不是这个意思。是我的堂侄朱老七不久前在长鄄和人打架,出了大事。年纪轻轻的就走了。留下孤儿寡母很可怜的。朱老七的女儿朱菊花也想认你做寄父。你认一个寄女是认。认两个也是认。有些八字先生认了几百个寄崽寄女。好多八字先生都把认寄崽寄女做为发财至富的门路。今天我就做个介绍人,介绍朱菊花做你的寄女,好不好。如果你同意,明天我们朱家就正式准备三牲酒礼祷告祖宗。我们朱家人和你高家就是亲戚了。
    高原河既不是八字先生,也不是地理先生,也不是教书先生。也不是郎中。想不到马丁香要她的女儿认他做寄父。更想不到如今这个周红莲也要把她的女儿给他做寄女。答不答应呢?高原河一时想不清楚。他吞吞吐吐地说:我自己还 没结婚呢。一个又一个 地认寄女。恐怕不适合吧。
    朱家强见高原河吞吞吐吐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脸色阴沉地说:马丁香的女儿你认。我的孙女你不肯认。为什么?莫非你是看不起我们姓朱的?
   高原河连忙说:哪里哪里。只不过我家 穷。配不上你们这种当干部的家庭。只要你们不嫌弃。你们说怎样就怎样吧。我可丑话说在前面。我家穷。没有什么东西给寄女做见面礼。过两天我还要去读书。就是给寄女送铁碗也要等到放寒假或者放月假。
  朱家良书记说:哪个敢嫌你家穷?我解放前给人做长工。我堂弟朱家强解放前也是上无片瓦,下无插针之地。三十河东,三十年河西。当年我给人做长工的时候,哪里会想到我能做白竹坪的书记?别看你现在穷。你前半生穷困潦倒。但你后半生一定幸福平安。你将来发达了的时候。别忘记关照你的寄女就是了。
    周同莲见高原河答应了。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说:高原河,马丁香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你就发狠读书。读书少钱的话你就问我。我男人七兄弟,没有一个是初中毕业的。我也小学没毕业。我只希望我的女儿不要象她的父母。
我希望我的女儿象你们三兄弟一样,身上有点读书人的气息。
   朱家强见目的达到了,立时起身给高原河敬酒。给高原河上了满满一杯才对儿子们说:朱老二。你们几个都在。过会儿和朱老大和老三说清楚。高原河现在和我们一家人是亲戚。吃完早饭后你们带他去淘金。马中福能带他去淘金。你 们兄弟也可带他去。你们兄弟并不比姓马的兄弟差。
    朱老二说:爸,你当初说过,进洞子淘金不许外姓人进来的。更不许外村人入伙。现在你说话不算话,我怎么去和那些兄弟们说?
    朱家强见儿子居然不听安排,立时脸上露出了匪 气:人是活的,卵是掉的。以前的时候老七还在。现在老七不在了。老七的老婆孩子还要不要活下去?要活下去就要改规矩。趁今天书记在场。我干脆将些家事说清楚。老七在世的时候,多多少少挣了点钱。现在这些钱都是周红莲保管着,你们兄弟几个不能打那些钱的主意。你们几个初中都没毕业的家 伙也不许打周红莲的主意。寡妇自由。她有 合适的对象嫁出去。我只有七个崽,没有女儿。就当我生了个女儿。你们以后就是周红莲的娘家兄弟。如果周红莲愿意带着孩子在白竹坪成家立业。我在这个世界一日。就不许你们欺伏她们孤儿寡母。我死后如果谁如果敢欺侮她们母女俩。谁就会断子绝孙。
    朱老四发话了:爸,你不用那么大火气。依你的就是了。高原河,山洞里淘金的规矩你也知道。不用我们再说了。吃完饭跟我们走。你读过书,我们把你当兄弟,你可不要因为我们没文化看不起我们。在山洞里淘金。文化可是没有用的东西。一起淘金的有三四十个。并不是每个人都敬重有文化的人的。
     高原河见朱老四话里有话,便说:我还是回家吧。让你们有了意见不好。
    朱安良抽了口烟说:高原河,叫你去就去。不仅姓朱的没人敢欺侮你,姓李的也不敢把你怎么样。我做这个村官几十年了,这点小事相信没人敢不给面子。
   谁了没料到。高原河居然成了朱菊花的寄父。居然又成了朱家强手下的淘金人。
  TOP
头像
草药郎中陈贵丁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6-05-03 13:5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1-14    发短消息        

93楼

第三十四章 七星

     十月一日是国庆节。可是在农村。看不到多少节日的气氛。除了几个放假回来的的学生。真正的农民是没有多少时间休息的。田里地里的活太多了。隆回北部的山区。水稻都只能种一季的。有时国庆节正好是打禾的时候。一九八七年的国庆节。田中的水稻刚开始发黄。还不到收割的时候。所以白竹坪的男人一样上山淘金。   由于姓朱的淘金人和高原河大都不熟。没有人和他说话。上山的时候,只能默默无声地跟着那群满口脏话的男人们朝前走。高原河情不自禁地想起家里。想起国庆节订婚的王家燕。王家燕现在在做什么?是在镜子前梳妆打扮呢还是和江山红一起给客人们敬酒?她穿着的是什么样的衣服?她穿那条红裙子多好看呀,她居然把那 条红裙子还给了我。她也给我买过电子表的。也给我买过中山装的。还给我织过毛衣。还给我织过围巾。如今她都订婚 了,成了有夫之妇。腊月就要结婚的。围巾和毛衣留在我家里还有意思吗?冬天的时候好意思穿着王 家燕织的毛线衣到学校里去吗?下雪的时候难道还好意思系着王家燕织的围巾坐在教室里吗?要是同学们问起王家燕怎么回答?
    高原河没有想到,他的父亲高大安禁不住他母亲的叨唠,天一亮就沿着他到七叶岭的古老的石板路来寻找他了。一夜不见。他的父母总是担心他。高大安也没有想到。他走了四个多小时到了白竹坪。好不容易问到马丁香的打砂房。打砂房的门居然关着。根本没有看到高原河的背影。他心里猛地一沉,还以为高原河出了什么意外。没有到白竹坪来。幸亏马中福的老婆看见了他,马中福的老婆见一个陌生人在马丁香的打砂房前徘徊,便来问高大安有什么事。马中福的老婆一听说高大安是高原河的父亲。便礼节性地招呼他进屋喝茶。
     白竹坪村就那么一块不大的地方,马中福的老婆已经听说高原河在朱家寡妇家里吃完早饭,而且是和朱家强他们一起去老山冲淘金了。马中福的老婆很奇怪高原河为什么天不亮就睡在周红莲的窗口下,也很奇怪高大安又那么着急地来寻他。不冷不热地说:高师傅,你家高原河走桃花运了。朱老七的寡妇看上他了。不仅把女儿给他做寄女,只怕以后还要招他做上门女婿呢。你就等着喝喜酒吧。
    高大安明白为什么马中福的老婆对他不冷不热了。高原河这小子怎么又招惹上了另一个女人?马丁香那个女子是个很不错的女子呀,他怎么能见异思迁呢?高大安根本不知道。马丁香和他的儿子相好的事已经传遍了附近几个村庄。七叶岭有个爱管闲事的人将马丁香和高原河的事写信告诉了在320劳改场服刑的胡卫东。胡卫东气急败坏,在牢里写信给马丁香的父母。说马丁香敢改嫁就要杀了马丁香全家。更为巧合的是,半个月前,梅塘乡有个年轻小伙子,因为打牌赌博债台高筑,他妻子和他离婚。法院调解无效就判他们离婚了。哪知那个法盲怒发冲冠,根本不管年幼的女儿的死活,拿起一把杀猪刀将前妻和岳父一家人都杀了。这件事加上胡卫东的信。吓得马丁香的父母兄弟夜里睡觉都不安稳。所以马丁香和马中福特地在国庆节前两天带着胡鹿鸣去劳改场。让坐牢一年还没有改掉冲动易怒的坏脾气的胡卫东见一下他的女儿。胡卫东坐牢的时候,女儿还没有生下来。胡鹿鸣是躲在七叶岭和白竹坪的接界处的深山老林里一个山洞里出生的。是请白竹坪的老接生员接的生。胡卫东见过他的女儿后。人会  成熟一点吗?他会明白他即使是一个劳改犯,他也是一家之主了吗?
    可惜这些事高大安不知道。就连高原河也不知道。高原河能隐隐约约猜测出马丁香的父母的眼神里有担忧和害怕。可高大安却不明白为什么姓马的一家人会对他不冷不热。高大安决定到那个寡妇家里看看,向那个寡妇问问高原河的消息。
    周红莲正在自家门前的阶沿上教女儿学走路。他的女儿十四个月了。正是蹒跚学步的时候。正是呀呀学语叫爸爸妈妈学说话的时候。
    看过麻衣相法的高木匠将周红莲打量了好久。她的脸上没有书上说的那些诸如奸门深陷,颧骨高耸的克夫痕迹。她的身材相貌并不比马丁香差,这 样一个女人,为什么会年纪轻轻就守寡呢?
   周红莲见高大安的眼光有些异常,便不解地问:师傅。你找谁?
   高大安说:我找高原河。他是我儿子。他昨夜是住你家吧?
   周红莲见是高原河的父亲,脸上有了些笑意。连忙招呼高大安进屋。高大安不进屋。周红莲不解地问:你们家发生什么事了?高原河电筒也没拿一个,深更半夜跑了几十里路。他要挣钱也不用那么拼命吧。
    高大安说:你给我带个口信给高原河,就说我来找过 他了。他妈很牵 挂他。要他早点回家去。现在他只要安安心心读书。学费我会给他想办法的。
     周红莲生怕孩子摔倒,抱起孩子说:听说你家里还有一个大学生和一个师范生呢。高原河的学费你就别操心了。我会帮他的。只要他放假的时候来淘金。挣点学费不成问题。他们下午一二点钟就回来了。你等一会儿。吃了中饭再回去吧。顺便看看他们今天的收获。
     高大安突然想起隆回北部的一个传说。传说一只狗如果生了七只小狗的话,小狗中一定有一只聪明能干的七星狗。那七星狗是天星的猎狗。一个人生了七个儿子。应该有一个儿子最聪明。朱家强的七个儿子哪一个最聪明呢?难道是死去的朱老七吗?听马中福的老婆说,高原河深更半夜地睡在周寡妇的窗口下。是不是深更半夜碰到了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回去后,要请和尚或者道士看看。不然的话。高原河如果被鬼神附体,他就别想读书了。更不用说什么考大学光宗耀祖。

  TOP
头像
草药郎中陈贵丁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6-05-04 14:0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1-14    发短消息        

94楼

第三十五章 听房

     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那个没有电灯的年代。在那个没有开斗争会了的年代。如今的人很难相像那个时候的人的精神是何等的空虚。如今的人也很难想像那个时候的人是如何度过没有电灯电视电脑的夜晚。     天黑的时候,老人们大都集合在以前生产队的晒谷坪里。拉家常,讲故事。朱屠夫杀了口五爪猪吓得要许道士打符。某老头想扒灰被媳妇用开水烫伤了脚,这些东西都成了老人们的精品笑料。还有些老人就一遍又一遍向那些老太婆和小孩子们讲故事,讲《三国演义》里的故事。讲《封神榜》里的故事。
   一些年轻的女人 则集合在一起纳鞋底,织毛衣。一些年纪大的老人还织账子。绩麻。搓麻线。
   白竹坪那年轻力壮的汉子,那些白日里在山上淘金的汉子。那些精力旺盛的汉子常常凑在一起打牌押宝。他们不但打牌押宝,还特别爱捉弄那些十一二岁的开始发育的无知少年。
   马中福虽然还没有回家。可他家里有两桌打牌的人。昏暗的煤油灯下,一桌打字牌的人抽烟的抽烟,喝茶的喝茶,一个个都是饭后一只烟的活神仙样子。那桌用扑克牌押宝的人里一圈外一圈围了十多个。一个个手中拿着一把一毛两毛的一元两元的钞票。一个开庄的赌徒一边洗牌一边怪叫:要想富,重下注。一毛钱起注。一块钱封顶。输了的不要回家喝农药,羸了的和老婆多打几个滚。
    有些十一二岁的无知少年也往押宝的人群里挤。有些父母管不住的淘气家伙也拿一毛两毛钱的往赌桌上放。赌桌之上,可真的是童叟无欺的。那些无知少年如果羸上两毛钱。满桌子的人都会大惊小怪的发出欢呼声。如果那些无知少年输了。那些老赌客就开始捉弄那些无知少年了。有个姓李的十一二岁的小年。由于天生智力低下。读了三四年书还算不清一百以内的加减法。这个混名叫李哈哈的小家伙手中有了两毛钱的时候。居然也挤到大人的赌桌上押宝。羸了钱欢天喜地去买糖吃。买烟抽。开庄的见李哈哈来押宝了,开心大笑。马上替上一根隆回卷烟厂生产的野山茶牌香烟。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隆回卷烟厂是最红火的工厂。生产的辰河烟隆回烟野山茶烟都是名牌烟。想不到才几十年,那样红火的卷烟厂都倒闭了。
    李哈哈和两个无知少年输得一毛钱也没有了的时候。一个老赌客给李哈哈替上一块钱说:李哈哈。你到朱老七家的窗口去看看。现在周红莲要洗澡了。听说朱寡妇是白虎。胯下没毛的。你们三个去看看她有毛没毛。这一块钱就是你们的。看清楚了告诉我们,再奖励你们两块钱买烟抽。
    一个聪明一点的少年面有难色地说:我们怕那个老头呢。三天前我们才到那窗口下。还没看到寡妇洗澡。那个老头拿着木棒来打我们,还骂我们人没有卵大,卵都没有线大就想干坏事了。
    听到无知少年的话,满桌子押宝的人开心大笑,一个赌客说:小家伙,你们放心去。今晚朱家强那个老东西不在朱老七的青砖屋里。老头和老太婆都回自己的老木料房里去了。那老东西想谋风水呢。你们三个到朱老七的青砖房去听听,听那个中和乡来的高原河和小寡妇 说些什么。再把他们说的话说给我们听。我给你们三个一个买一包隆回烟。
三个无知少年拿着一块钱,幻想香烟和纸包糖的滋味去了朱老七的青砖房。朱老七的两个临马路的窗口都亮着灯。亮着煤油灯。三个无知少年做贼一样蹑手蹑脚到了两个窗口下。过了一会儿。三个家伙发现新大陆一样朝马中福的家里冲去。李哈哈兴奋地尖叫道:看见了,看见了.
    一看到三个无知少年兴奋不已的样子,满屋子的赌客仿佛吃了伟哥一样。一个赢了钱的赌客马上给三个无知少年敬烟说:小朋友。看清楚了吗?有没有毛?
    李哈哈接过烟大声说:有!有!乌黑的毛。和你的胡子一样多!
这下子不仅那些打牌押宝的人笑得不可开交。就连打毛线衣和做布鞋的的女人们都笑得合不拢嘴了。就在一个个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马中福和马丁香回来了。小女孩胡鹿鸣在马丁香的怀里睡觉了。三个人都是风尘仆仆的样子。
     满屋子的人大都知道马丁香和高原河的关系。马丁香一现身。再也没有人捉弄那些无知少年了。他们怕马丁香不高兴。一个赌客转变话题说:福大哥,你不在家,高原河那书呆子被朱家强那伙人挖去了,
    另一个赌客说:是啊。那书呆子有福气呢。他和我们淘半个月金。半个月就挣了九百多。他读书去了。我们一个月都只挣了两三百。还没分十块钱一天。
   另一个赌客说;马丁香,你叫他寒假的时候还是跟我们一起挖吧。一两黄金四两福。那书呆子福气好呢。
  马丁香不解地说:那你们今天不叫他和你们一起挖呢?我哥不在家你们就没头脑了么?你们又不是不认识他。
  另一个赌客说:马丁香,这你就怪不得我们。谁知道高原河那家伙深更半夜就到白竹坪来了。要是别人睡在周红莲的窗子下,朱家强那老土匪不打断他的腿才怪。可高原河睡在小寡妇的窗口下。这老土匪不但没有发火。还一定要请高原河吃早饭。还请朱家良书记做陪。你们说高原河一个书呆子,为什么有那么大的面子?
      另一个赌客说:我曾叫我老爸问过朱书记。朱书记说,那老土匪昨夜梦见一只老虎睡到了他家门口。老土匪还做着七个儿子占应北斗七星的美梦呢。怪不得那老土匪两口子今天搬到老木料房子里去了。也不怕小寡妇被鬼打死了。原来是想谋读书人的风水。
    有一个打字牌的男子说:马丁香。那高原河不是你男人么?现在人家要洞房花烛了。你怎么还不着急?要是我。早就拿把刀去吓死那对狗男女了。
     马丁香将睡熟的孩子交给母亲后。居然拿出三块零钱对李哈哈那三个无知少年说:李哈哈。你们三个再到朱老七家去看看。看看那小寡妇和那个男的是不是睡在一起。
    三个无知少年见挣钱那么容易。满心欢喜地走了。大概二十分钟吧。三个无知少年又到了马中福的屋里。打牌的还没有散伙,押宝的也还没有散场。只有那些织毛衣的做布鞋的女人有些回去睡觉了。有个押宝的马上给三个无知少年替烟,看见三个小家伙学着大人的样子吐了口烟才问:李哈哈。那两个人在床上打架了吗?
     李哈哈抽了口烟神气十足地说:没打架,那小女孩子在哭。那男的抱着小女孩唱歌。唱了几句就不哭了。
  一个赌客又问:小朋友,他唱的是什么歌?是不是唱十八摸?
李哈哈学着高原河的样子唱:床很累,屁股边。芳草翻了天。
另一个小少年打了李哈哈一下说:丁香姨,他唱错了。我听老师唱过。长亭外,古道边。芳草遍连天。
一个赌客说:李哈哈唱得好,床很累,屁股边。谁敢说你哈。你是天才。
    从三个无知小孩的嘴中,马丁香得知高原河还没有和周红莲混在一起。尽管走了那么远的路回家。尽管满身都是灰尘和汗水。尽管肚子了饿了。马丁香还是决定去朱老七家看看。只要高原河还没有和那小寡妇在一起。高原河就还是好马丁香的人。她要把他拉回来。
  TOP
头像
草药郎中陈贵丁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6-05-07 18: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1-14    发短消息        

95楼

第三十五章 听房

      马丁香顾不上自己又累又饿,拿着手电筒走到小寡妇屋前的马路上。朱老七的房子是那个年代白竹坪最好看的房子。窗子没有关。那个时候农村的房子又没有谁挂窗帘。煤油灯的光照到了屋前的马路上。堂屋两边的两间房子都亮着煤油灯。站在马路上都可以看到屋内高原河的身影。可以看到高原河坐在窗前的桌子边拿着一本书。没有看。一边和抱着睡觉了的孩子站在门边的周红莲说话。  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不大。周红莲熄了手电。避开煤油灯的光到了周红莲的窗前。只听得高原河对抱着孩子的周红莲说:红莲,你怎么对我家的情况那么清楚?
    马丁香不敢到灯光下去,怕里面的人看见。她不知道周红莲是不是有一张笑脸。她只得周红莲有点得意地说:我和马丁香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你回去读书的这一个月。我最开心的事就是到马丁香的打砂房里玩。你知道我娘家是哪里的人吗?我是中和乡茶田村的。你读初中的时候。你还调皮淘气,偷过我家的桔子吃呢。害得我妈那几天发脾气,每看到读书的在屋门前过路就骂人。
    高原河一下子想起来了,读初中的时候,学校后面是有那么几户人家。还有一片桔子林。离田半仙家的土砖房不远处还有三间土砖房。三间和田半仙的房子差不多的土砖房。土砖房上有的地方盖着稻草,有的地方盖着杉树皮,有的地方又盖了瓦。那三间土砖房比高原河家的土砖房还差。高原河家的房子虽然是土砖房,可房子有六间。由于他父亲心灵手巧。母亲勤劳能干。如果不是两个哥哥读书花了不少钱。他家的情况不是最差的。他读小学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家里穷。读初中的时候才知道,他尽管没有好衣服,没有好菜吃,可他还能上学。和他同时代的人,好多人初中都没有读就辍学了。
    高原河从小就记性好。他一听到说偷桔子的事,他就想起了读初一的时候。的确和班上的同学去桔园里偷过桔子。他记起了桔了园里的确曾经有个衣服缝缝补补却干干净净的比他高一个头的女子。那个时候的桔子,两三毛钱一斤吧。隆回北部很多的村子都有桔子园。分田后。桔子园有的被人承包了。有的被村民们瓜分了,周红莲家也分了几十株桔子树。周红莲的父亲是茶田村最可怜的一个男人。出身地主家庭。父亲解放前曾经做过保甲长之类的和村干部差不多的小官。解放后做为地主恶霸和大地主刘八成同一天被枪毙在中和乡政府前面的河滩上。周红莲的父亲本有三兄弟。周咏梅。周咏竹,周咏松。 地主份子周咏梅在一九六0年饿得四肢浮肿。就到山上挖铁茯苓吃。南方的铁茯苓和北方的观音土是饥荒年代人们活不下去的时候才吃的,铁茯苓虽然是植物。还能入药。当饭吃的话和观音土一样,吃得下去屙不出来。地主份子周咏梅铁茯苓吃多了,撑死了。地主份子周咏竹是被红卫兵毒打了几次后。用稻草搓了根绳子上吊死的。三兄弟只剩下了周咏松。后来有个伟大领袖写了首诗叫《咏梅》,中和乡革命委员会将地主份子高咏松残酷斗争了一番后,勒令周咏松改名字。伟大领袖才可以咏梅,一个地主分子怎么可以咏松呢?周咏松的名字就变成了周云松。
    一想起周红莲是地主份子周云松的女儿。高原河就有了一种特殊的亲近感。他有点愧疚地对周红莲说:小周。我那个时候真不懂事。你父母是地主。我父母也是地主。同样是挨批挨斗的人。你爸没手艺,就靠那点桔子树卖点桔子挣点钱。我却和同学偷你家的桔子。真的不好意思,以后我都不敢从你家门口过路了。
    周红莲对高原河说:你还是叫我红莲吧。我听着高兴。你这个书呆子。你偷我家的桔子。你幸亏碰上我。要是我妈看见你偷我家的桔子。他肯定闹到学校里去的。只怕你那时就读不成书了。你们学校曾经有个学生,胆大包天,居然偷书记朱中成家里的桔子。被朱中成的老婆发现了,告到乡政府,朱中成将那个学生的父母辛辛苦苦喂的猪都抓了来。乡政府还罚那个学生的家长在茶田村放了场电影。你要知道。那个时候放场电影要六七十块钱。足足要你爸那样的木匠做上两个月活。你们几个以为我们地主份子家的桔子就好偷么?我家三口人轮流在桔子园里守桔子的。你自以为没人看见,吃了桔子后手都没洗就回学校了,衣服上都还有桔子汁的印记。我看着你们的背影追到你们学校里的。我还找到你们的老师。你这书呆子不知道吧。要不是那天我见你成绩好,特地放了你一马。你现在不知道变成了个什么人。
    这下子高原河惊呆了。他知道他偷过人家的桔子。却没想到人家发现了却放了他一马。要是真的被人办了贼案。不仅自己没有脸皮读书了。就连父母都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TOP
头像
草药郎中陈贵丁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6-05-08 12: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1-14    发短消息        

96楼

第三十五章 听房

  马丁香在窗外听见了周红莲的话,想敲门叫高原河出来。却又想听他们孤男寡女独处一室说些什么。只听得高原河满怀感激地说:周红莲。那个时候你又不认识我。你为什么要放过我呢?我当然知道学校有学生偷学校附近的桔子被学校开除了。我们家和你们家一无亲,二无邻。你为什么要放过我呢?   周红莲将熟睡了的孩子放到床上,盖上薄被子。放下蚊账说:高原河,我小学没毕业就没读书了。其实我很想读书。有事没事我都常去你们学校里走走。开始的时候,我也想将你们两个小毛贼抓个现行的。可我听到你们老师说你的成绩很好。在班上没有出过前五名。我就心软了。带你偷桔子的那个人是谁?是骂娘书记的孙女吧。那个女的爬到了树上,你在树下说:燕子,偷两个就有了。一人吃一个尝尝就行了。这话是你说的吧。你没想到这话我也听见了吧。你们两个。一个是党员干部的孙女。一个是地主份子的儿子。你们怎么会好到一起了呢?
    煤油灯下的高原河居然笑了。笑得那么甜蜜。回忆了几下和王家燕在一起的时光才说:我们是邻居。从小就在一起玩。我父母常教育我不能偷人家的东西,就是饿死也不能做贼。她却因为比我大几个月,常常教训我,说人要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脸皮要厚一点,胆子要大一点。她仗着自己爷爷当书记。偷乡亲们的红薯包谷桃子之类的东西根本不当回事。反证别人也不找他们家的麻烦。她偷个红薯要分给我一半,偷个桃子也要分给我一半。生怕 我在这个世界上吃了亏。
    周红莲又站到了门口说:你们男人也真不是好东西。王家燕对你那么好。为什么你们也散伙了?为什么你看见了马丁香就忘记了她?周
   高原河仿佛一条蛇被打在了七寸上,头低了下来。好久才沉重地说:是啊。是我对不起她。我已经失去了最好的一个朋友。我再也不想失去马丁香了。我不想做对不起马丁香的事。明天还要去山里淘金。早点睡吧。小孩子既然认我做寄父。就让她和我睡一晚吧。从今以后她就会象小狗小牛一样无灾无难的。
    周红莲说:好吧。你和马丁香是朋友。我也和她是朋友。你不想做对不起朋友的事。我也不想做对不朋友的事。床头有饼干。半夜里孩子哭的时候是饿了。吃点饼干就不哭了。桌上有热水平瓶。记着给喂点开水。要是实在哭得厉害我会来带的。煤油灯不要吹熄。这房子以前是我老公住的。这世上没有鬼。你也不要怕。怕的时候你叫我。我就睡在厅屋那边那间房里。煤油灯也没熄的。马丁香也真幸运,碰到了你这么一个书呆子,将来你考上大学了,可要有点良心。可别将马丁香忘记了。如果你做了陈世美,我都会恨你一生一世的。
     周红莲离开那间房子的时候,重重地关上了门。周红莲回到自己的那间房子。又重重地关上了门。
   马丁香又偷偷地到了周红莲睡觉的窗口。偷偷一望。只见周红莲傻傻在在床边坐着。鞋都没有脱,就在煤油灯光里傻傻地坐着。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周红莲家新修的房子窗户上当然有玻璃的。下面两格是花玻璃,窗子一关,外面的人就看不见里面的人了。上个世纪的农村。人们扯布做身新衣服都要算了又算,农村的房子窗子是没有窗帘的。趁周红莲还没有关上窗子,马丁香想对周红莲进行一次考验。尽管那考验对现代的人看来是非常可笑的。
    马丁香贴在墙边,让屋内的人怎么也看不到外面的人。她拿出一张十块钱的票子。先将窗棂敲了敲。接着手舞着那张十块钱的钞票在窗口的煤油灯光里晃来晃去。
    周红莲定听到了敲打窗子的声音。她看到一只手拿 着张十块钱在窗口舞来舞去。明白了是什么回事。周红莲走近窗口一看。看不到人。只看到一只拿钱的手。周红连厉声问:哪个?你以为老娘没看见过钱?老娘的钱买得你的命起。拿十块钱回家去嫖你的娘,嫖你的奶奶。老娘家里可有杀猪刀的,再不走我把你当猪宰了。
   马丁香忍住笑,又摸出两张十块的新票子。一只手拿着三十块钱在周红莲的窗口划来划去。屋里的周红莲见到外面的那只手。煤油灯下的那只手上举着三十块钱。周红莲不知道 窗外是何方神圣,她阴沉着脸说:我要关窗子了。你走后门进来吧。
  马丁香不想笑了。三十块钱就让她走后门进去了,看样子这个世界还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呀。当然三十块钱也不是小数目。那些淘金的汉子辛苦一天也不过挣个几块钱十多块钱。有时几块钱都没有。门一开就能挣上三十块。比学校里那些教书的老师都工资高,比乡政府那些干部的工资都高。怪不得不寡妇不想嫁人。
   上个世纪八十代农村的房子,不论是新修的红砖房还是古老的土砖房和木料房。房屋是有门坎的。马丁香一手舞着三十块钱走到周红连的后门边时。那 门却只开了一条缝。马丁香小心翼翼地将一只脚伸了进去,那六立刻关紧了。马丁香的脚夹在门和门坎的缝隙里,进退不能,马丁香疼得哇哇大叫,连忙叫:周红莲,是我!是我马丁香!快开门,脚都夹断的!
   周红莲将门打开了,手中还拿着一把生锈了的杀猪刀。周红莲将生锈的杀猪刀在马丁香面前晃来晃去说:你这个女流氓。女色鬼!有你这么骗人的吗?要是我以后嫁不脱了,你负得起责任吗?
  高原河听到了马丁香的叫声。连衣服都没有穿。仅仅穿了根短裤就冲了出来。
   周红莲睡的那间房挨堂屋的门本来就没关,门一推就开了,高原河看见周红莲手中生锈的杀猪刀,又惊又怕地问:周红莲,你要做什么?
   马丁香对他做了个鬼脸说:我们俩在开玩笑呢。你衣也没穿就跑到人家房里来了,成何体统?老实跟我回去!
  这下高原河落荒而逃了。两个女人哈哈大笑。
  TOP
头像
草药郎中陈贵丁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6-05-09 14:1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1-14    发短消息        

97楼

第三十六章 两地书

这第三十六章我都回复三次了。不知这次能不能成功。特别说明一句。我这篇小说里的新诗都是草药郎中原创。不得剽窃,小说还没有写三分之一。不知哪些词是敏感词。如有哪位网友告知哪些是敏感词。能少走弯路。不胜感谢。
  TOP
头像
草药郎中陈贵丁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6-05-09 16:3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1-14    发短消息        

98楼

第三十六章 两地书

老同学:         本来还想称呼你姐的,可我也有自己之明,知道你也不再是从前的你,我也不再是从前的我。从你把红裙子扔到我身上的那一刻起,我们俩就不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了。所以我只能称呼你老同学。我也曾想过一辈子不再你面前出现。不再让你心烦。可又做不到。
      要不要给你写这封信。我也考虑了好几个晚上。想来想去,我觉得还是给你写封信的好。我们曾同学八年。八年来不知有多少手牵手的日子。十八年来也不知有多少心心相映的时候。尽管你和我现在是陌路人。即使路上相逢也假装不认识的陌路人。你把我给你的红裙子还了。你给我织的毛线衣,你给我织的围巾,你给我买的中山装,我却舍不得还你。那些东西我妈洗得干干净净的,放在我床头的那只没有油漆的木箱里。如果你不介意,就让那些衣服给我做个永远的纪念吧。尽管每看到那几件衣服的进候,我的心中是那么地酸楚。
       有件事我要告诉你。这次期中考试的时候,我的总分是全班第一名。在全校的高二学生中总分是第二名。以前和你同学的时候,考了个好成绩,总是欢天喜地的告诉你。现在你不在我身边。心中有以欢喜也不知跟谁诉说。只是一个人常在校园的围墙边徘徊。当我看到墙角里的花坛里的野菊花盛开时,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你。我突然有了写诗的冲动,我写了一首自认为不错的小诗〈〈校园里的野菊花〉〉。特地寄给你看看吧。
      校园里的野菊花
我本是一粒自由的种子
听到了这里的书香气息
在牡丹和海棠的阴影里
悄悄地生长
悄悄地发芽

我本是一株平凡的野草
闻到了这里的书香气息
在玟瑰与月季的缝隙里
躲过了老师的除草
躲过了学生的践踏

谁也没有想到这株平凡的野草
居然也能经受风吹雨打
谁又能料到这株平凡的野草
居然能在秋风瑟瑟的时候
开出美丽的鲜花

我原本是一粒平凡的种子
听到了这里的书香气息
无怨无悔地在这里生长
无怨无悔地在这里发芽
无怨无悔地在这里开满鲜花

    我记得你曾对我说过,我写的诗,你用脚也能写得出。我还清清楚楚地记得,你为我写的首〈我骑着单车来看你〉,我觉得那首诗是世上最美的情诗。我知道你身上有写诗的灵气,我知道你有特殊的才能。我希望你结婚以后也接着写下去。这个世界不缺少当官的人,也不缺少做生意的人。但能写出好诗的女子如凤毛鳞角。你可不要浪费了上天给你的才华,你要给这个无可耐何的世界,用你的笔留下一些精美的文字。
    很多字想写却不能写,很多话想说却不能说。老同学。真诚地祝福你们。祝你们幸福平安。
                         知名不具。草于一九八七年十二月十八日。
  TOP
头像
草药郎中陈贵丁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6-05-09 17: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1-14    发短消息        

99楼

第三十六章 两地书

高原河:     想不到你还有这么厚的脸皮给我写信。
     你说那几件衣服。你愿意穿就穿。你不愿意就烧了。反正我吐出去的口水,不会再捡回来。听说你傍上了个有钱的小寡妇。哪里还用得着穿我的衣服。你也真够有本事的。才几个月的时间,先傍上了个男人坐牢的有夫之妇。紧接着又傍上了个有钱的小寡妇。呸。都是些什么东西。想起都做呕。
  至于说你考了个什么第一名。我早就不读书了。对那个什么名次不感兴趣。你打零分和我没有半点关系。你就是考个什么第一名对于我来说也丝毫无用。就算你将来中了状元,招了附马。也和我没有关系。至于你写的什么校园里的野菊花。我看不懂。我也用脚写不出。我们这些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只想过普普通通的日子。从我卖毛线的那一天起,我就没有什么理想和追求了,我只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相夫教子的农村妇女。如果你还有点良心。以后就不要用什么考了个第一名来烦我。也不要用什么歪诗来打扰我。我再也不是那个十四五岁的的无知少女。
     高原河,最后给你一个忠告。离马丁香那样的女人远点。你别忘记了,人家是有夫之妇。你别忘记了,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的丈夫是个劳改犯。是个连乡政府的干部都敢往死里打的劳改犯。你这个书呆子也不是那个劳改犯的对手。当局都迷。旁观者清。你不要以为那个姓马的喜欢你。那个人只不过是因为男人坐牢了想找个人发泄情欲。如果她找到了另外的发泄对象就会一脚踢了你。如果他的老公回来了也会一脚踢开你。你只不过是她的一个尿壶。
如果你天真的认为她喜欢你。书呆子,那你这辈子就完了。
     读书,就该唯读书是业。就应该象赵小芳一样专心专意读书。你如果还想变人。以后就离那些不三不四的人远点吧,安安心心读书考个好学校,才不至于让你的父母失望。让你的奶奶失望。让南山村关心你的人失望。
     最后祝你和赵小芳金榜题名。
              也是知名不具。
  TOP
头像
草药郎中陈贵丁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6-05-10 15: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1-14    发短消息        

100楼

第三十六章 两地书

老同学:       你好。想不到还能接到你的回信。
     你说要我离马丁香远一点。在你的眼中,马丁香几乎是个十恶不赦的女人。可在我的眼中。世界上的人没有好人和坏人,只有朋友和敌人。还有不相关的陌生人。我也知道她的丈夫是个牢改犯。我也知道我们之间没有未来。但我心甘情愿这几年和她做个好朋友。我并不害怕她的丈夫,也不害怕我们之间有什么悲惨的结局。人穷最多穷到讨米做叫化子。人病最多病到死。何必为将来的事担心害怕。把将来的痛苦拿到今天来消受。
   过不久就要放寒假了。放假后我会继续到白竹坪去淘金。我大哥也会去。可能我二哥也会去。国庆节的时候我曾和白竹坪的书记朱家良说过。朱书记答应了。他答应我们三兄弟寒假在白竹坪山上和白竹坪村人一起淘金,但下午吃饭后要给白竹坪那些刚上读初中的学生补课。特别是要补英语课。现在的农村。初中合格的英语教师太少了。有些老师根本没有系统学过英语。由于国家大力推广英语。是其它教师经过简单的培训就成了英语教师的。有些英语老师的发音都不准确。说句实在话。我的英语成绩都是拉后腿的。如果不考试英语的。我的成绩还会好一点。连自己国家的汉语都没学好。偏偏还要学外国人的英语。那些国家领导人的脑壳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其实我也很想在你结婚的那一天。欢欢喜喜地呆在家里。高高兴兴地送点礼物给你。高高兴兴地在你家喝一杯喜酒。我们毕竟同学多年。还有过特殊的情谊。即使做不成夫妻。也可以做对好朋友的。在这个冰冷的世界,有一个能肝胆相照的朋友也是平生幸事。多一朋友多一条路。多一个仇人多一堵墙。这个道理我相信你懂。并不是我想死皮赖脸纠缠你。也并不是我想藕断丝连。我真的还想和你做个朋友。做个普普通通的朋友。做个见面时不要扭过头去假装不认识的朋友。这个无可耐何的世界。并不是我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的。
    并不是我想去白竹坪淘金。我大哥也不想去。可读书要钱。找工作也要花钱。你从小生活在不缺钱的家庭。当然不会理解我们这种人的痛苦。想起我父母五十还没到就白了头发。想起我哥哥我父母要钱时我父母那样难过的样子。我必须争气一点,我必须为这个家庭做点事情。我必须为自己未老先衰的父母减轻点负担。我还记得小时候有回家里连盐都没有吃了。我妈到你家庭借盐吃的情景。我也记得读小学二年级时和高小冬打架。将他的一壶一毛六分钱的煤油打烂了。吓得我躲在关帝庙后面的乱葬岗里。天黑的时候还不敢回家。我妈和我奶奶提着煤油灯到处找我。一直到你到处喊我时我才从乱葬岗里走出来。我也记得我们小时候夏天是没有鞋穿的。三兄弟清一色的打赤脚读书。我大哥读高中的时候,还经常打着赤脚去隆回二中读书。中和乡到六都寨只要三毛钱的车费,他连车都不舍得坐。大多数时间是打着赤脚走路去学校。我也记得你哥常常将还没有破烂的衣服送给我们三兄弟穿。我还记得有年雪下得特别多。我没有棉衣穿。你妈怕我冻死了。将她结婚时穿的花棉衣送给我穿。你们一家人对我们一家人的好。我永远都记着。
     如今我们三兄弟都长大成人了。总不能年年要左邻右舍的救济和帮助。自己有能力必须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所以,尽管我想听你的忠告。想离那个人远点也做不到了。我们学校大概腊月十五就放假了。我大哥和二哥放假还可能早几天。要是寒假和暑假一样。累到过年那天。能挣个几百块钱的话我说谢天谢地了。只要能挣上半年的学费和书杂费。也能让父母肩上沉重的担子轻一点了。
    你结婚的时候。我可能不在家里。虽然不能举杯为你们祝贺。但我在这里祝愿你们幸福平安。
                         高原河手书。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