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连载】回忆录----从上海到新疆。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2-10 10: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03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61楼

2,校园生活

  我今年76岁了,我在新疆工作生活了40年,然而,我的童年是在上海度过的,在上海读的小学,中学.


  学生的生活现在想起来还是很愉快的。

  小学我是在虹口区四达路小学上的.那还是1949年刚解放的时代.那是一排东西向的平房,房后是一排杨树,房前是一个有近百米的操场.我记得那时的冬天特别冷,早上操场的土地都冻的硬硬的,可是在升起的太阳照耀下,慢慢的熔化,从东头向西渐渐的融化.土地一化就成了烂污泥.

  操场是我们的乐园,一下课我们就在操场上狂奔,有的在玩官兵捉强盗的游戏,有的在跳绳,还有的在踢球.有一次我在操场上狂奔,竟然一球踢到我脑门上,我当场就仰面躺到.

  初中是在四川北路的一个叫东亚中学上的,临街的一幢3层楼的房子,上课就能不断的听到有轨电车丁丁当当的响声.

  高中是在上海市第56中学,总的来说,上午四节课下午两节课,两节课后是自由活动时间。学校有一个不小的操场,操场上活动的学生非常多。双杠单杠,跳高跳远,铁饼标枪---应有尽有。我们可以凭学生证借体育器材---篮球足球,铅球标枪等等。当然凭学生证还可以借书,学校有一个不小的图书室,对我来说,书可是应有尽有了。我从没听说过有放学补课一说。我只知道课后有许多课外活动小组----航空航海模型小组,天文小组,无线电小组,生物小组,射击小组等等。(生物小组在校园里有一块地,无线电小组要自己掏钱买电子管)。

  我这个人手很苯,记得我们天文小组安排磨一组天文望远镜的镜头,我楞是一夏天都没有磨出一块来。我最喜欢的是读书,什么秋海棠,三言二拍。什么悲惨世界,红与黑。什么鲁迅,高尔基,雨果,巴尔扎克。语文知识是在语文课本之外,我真不明白,语文课本有什么可啃的,还要做那么多的题,还要补课,疯了!现在的语文教育从小学到大学学了一二十年,语文作业题做的是天昏地暗,最后还是有不少毕业生是话都说不清,连个通知都写不好,更不要说那一手可怕的汉字了。

  我们学校坐落在四平路头道桥一条小河的西边。四平路是一条从虹口区溧阳路一直通往五角场的一条大路。这条路从西往东过了临平路以后有头道桥,二道桥,三道桥三个地名。我家住在二道桥,同济大学在三道桥。当时这条路还很荒凉,过了临平路的棚户区以后基本上就是农田。放暑假我最喜欢的还是到田野里玩,在河塘里戏水,在小河边摸螃蟹。在比人高的玉米甜露黍的田埂里,在树阴密集的树林里穿梭。要说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在炎热中阵阵震耳的蝉叫声。

  蝉,上海人称之为“知了”,可能是因为它叫的“zila--zila--"声近乎“知了”的缘故吧。十七岁以后,我去了新疆。矿区位于戈壁是没有“知了”的。在哈密或其他绿洲也很难听到知了的叫声。就是有也是单个的独唱,我永远忘不了的是蒋家桥,董家宅,同济大学一直到江湾五角场的蝉叫声。那是大合唱,那是生命交响曲,那是我永久的年。

  读书应该是一种享受,是自己想读书,特别是在青少年时代读书是一种兴趣,是为了长知识。不应该是为了某种功利的目的去读书。
不是仅是将来一个好前程。为了有一个所谓的好工作。
   而现在的学历教育,基础教育成了应试教育,成了我国封建社会科举教育的翻版。一切为了考举人,考状元(上大学〉,当官发财(有个好出息,改变自己的命运)。这不能不是一个悲哀。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2-4 11:14 发表

动荡的童年   

    有人认为、幼年的记性最好,就拼命的让幼儿读什么唐诗、三字经,我以为纯碎扯淡。我今年73了,幼儿生活是一点记忆也没有。
    我出生的时代是一个战火纷飞的 ...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2-19 11: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03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62楼

城市记忆中的上海风情 -----一个消失了的中学时

     我的中学时代是在上海度过的,那是一个难忘的时代、我忘不了那个已经消失了的学校、消失了的学生生活。 我是在上海东亚中学读的初中。在1955年以前、上海没有多少中学,而且大半是私立的中学。东亚中学就是位于虬江路四川北路上的一个私立中学。就在马路边上,是一个规模很小的一个中学。楼下是马路店面,楼上就是一个大厅、大厅边上、面临马路的几间房屋就是教室,我们在上课的时候就能听到马路上有轨电车走过的叮叮当当的响声。

     以后、东亚中学与新立中学合并了。新立中学也是一个弄堂中学,位于四川北路武进路的一个弄堂里。
    1955年我初中毕业、考进了上海市第五十三中学(以后改名为红旗中学)。这是一所新建的公立中学、它位于虹口区四平路头道桥处,我们是这个学校的第一届学生。

     第五十三中学 有一座3层高、东西大约有50米的教学大楼,前后是2个大广场(操场)。全校师生最多的时候有3000多人。我们刚进去的时候,操场还没有完全清理好,操场上全是小石子,我们做广播操的时候、第一个任务就是蹬下捡石子。


   我的中学时期不过是短短的六年,但对比起现在的学校生活,那简直就 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现在是学校就是地狱,而红旗中学(上海市第五十三中学)就是天堂。


     当时正是中苏友好时期、我们的课桌板凳是苏式的,教学模式与信念都是苏式的。批改作业用的是5分制,每个同学轮流做值日班长---收作业、喊起立。

     上午四节课、下午两节课,两节课后是自由活动时间。学校前后二个不小的操场就是我们的乐园。操场上活动的学生非常多。双杠单杠,跳高跳远,铁饼标枪、爬竹竿---应有尽有。我们可以凭学生证借体育器材---篮球足球,铅球、标枪----。学生们放学以后都会在学校里自由活动-----就是玩,男的一般是打篮球、踢足球、官兵捉强盗,女的挑皮筋,跳绳。
     凭学生证我们还可以借书,学校有一个不小的图书室,对我来说,书可算是应有尽有了。

    从来就没听有放学补课一说,我只知道我们有许多课外活动小组----航空航海模型小组、天文小组、无线电小组、生物小组、射击小组等等。而这一切基本上是免费的(生物小组在校园里有一块地,无线电小组要自己掏钱买电子管)。
   我这个人手很苯,记得我参加天文小组、磨一组天文望远镜的镜头,我楞是一夏天都没有磨出一块来。

    我最喜欢的是读书,什么秋海棠,三言二拍。什么《悲惨世界》,《红与黑》。什么鲁迅,高尔基,雨果,巴尔扎克---。语文知识是在语文课本之外,我真不明白,语文课本有什么可啃的,还要做那么多的题,还要补课,疯了!  
  
     当时我们的家庭作业每天最多也就是1个小时,当然也没有“减负”一说。节日,放假的日子更是我们欢快的日子。
     我的学校在四平路头道桥,而我的家在四平路二道桥。四平路当时还很荒凉,过了临平路的棚户区以后、一直到同济大学,基本上就是农田。放暑假我最喜欢的还是到田野里玩,在河塘里戏水、拔茭白(gaob),在小河边摸螃蟹、摸螺蛳。
在比人高的玉米、甜露黍的田埂上,在树阴密集的林子里穿梭。
    要说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在炎热中阵阵震耳的蝉叫声------哪里有现在这样的 没完没了的作业与补习。
    背着书包上学堂是件很愉快的事情。现在弄到变成一种负担,让学生讨厌,这本身就是一种教育的失败。
      
  我上学的时候,学校一再教育我们要做一个有益于社会,国家,人民的人;做一个文化,有社会主义觉悟的劳动者,要德智体全面发展。我的记忆力是很差的,什么唐诗宋词我是一首也背不下来,只是有一句何其芳的诗----凡有生活的地方、就有快乐与宝藏----让我永远记在心中。
     
     学校非常重视体育。在课间十分钟里、就是在冬天学生也是不容许在教室里呆着的。同学们必须离开教室到操场去活动。并且在体育课的正常考核外还有劳动卫国制的要求。
   

    高中时是没有音乐课的,但我们有合唱队,我的一些同学有着很高的音乐修养。学校里的高音喇叭只要不是上课时间、成天到晚放的是包括苏联歌曲在内的各种音乐。我的音乐知识就是那时形成的,我现在会唱的歌要比我的儿女多得多。
   我永远也不会忘怀、我们的那些女生,她们聚在一起唱越剧,一个领唱后便是齐齐的一片合唱----,那时候我就会傻傻的站在她们的边上。


     ---然而、这一切都消失了。
1958年我自愿报名参加了支援边疆建设、被分配到新疆,在那里工作与生活了近50年。回上海后、我找不到我的母校了,上海红旗中学消失了。我的红旗中学、我的中学时代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现在到处可见的是学校门口那沉重的书包以及被无情的作业折磨的学生。


我高三毕业的时候,学校的口号是“一颗红心,多种准备,任祖国挑选。”而现在看到的是把上大学作为唯一的目的、唯一的出路,为功名而死读书。

1958年我高中毕业,时值“反右”我父亲先是被打成“右派”、后又被说成是“历史反革命”,按照当时的政策、我已经知道我是上不了大学了。但是我并不气馁,坚持复习读书,我知道知识是自己的,我不是为了考大学而读书。正是当年我们学校的教育,让我勇敢的走上社会。


我一直很怀念这个已经消失的学校、消失的中学时代,是它让我养成了热爱读书的习惯,是它教给了我高度的革命乐观主义的精神;教会了我要敢于面对生活;教会了怎样做人。


     阿拉勿晓得,侬啥辰光再回来。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2-10 10:31 发表

2,校园生活

  我今年76岁了,我在新疆工作生活了40年,然而,我的童年是在上海度过的,在上海读的小学,中学.


  学生的生活现在想起来还是很愉快的。

  小学我是在虹口区四达路小学上的.那还是 ...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3-01 15:1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03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63楼

老爷爷的暑假生活---补课无理

老爷爷的暑假生活---补课无理
      ----一个老爷爷与现代孩子的对话:

   “老爷爷,你也在上学吗?你有暑假生活吗?"

"是的,我现在不上学,但我肯定上过学,我也有过自己的暑假生活。"

"  那你也和我们一样天天要补课吗?"

”当然不是,干嘛要补课!我是留级生吗!是差等生吗!不要开玩笑。“

” 可是我们现在不论是优等生差等生都要补课。“”

“哦,忘了忘了。对不起,我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学生。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我在上海市第五十三中学读书,学生的生活现在想起来还是很愉快的。上午四节课下午两节课,两节课后是自由活动时间。学校有一个不小的操场,操场上活动的学生非常多。双杠单杠,跳高跳远,铁饼标枪---应有尽有。我们可以凭学生证借体育器材---篮球足球,铅球标枪等等。当然凭学生证还可以借书,学校有一个不小的图书室,对我来说,书可是应有尽有了。我确实从没听说过有放学补课一说。我只知道课后有许多课外活动小组----航空航海模型小组,天文小组,无线电小组,生物小组,射击小组等等。(生物小组在校园里有一块地,无线电小组要自己掏钱买电子管)。

    我这个人手很苯,记得我们天文小组安排磨一组天文望远镜的镜头,我楞是一夏天都没有磨出一块来。我最喜欢的是读书,什么秋海棠,三言二拍。什么悲惨世界,红与黑。什么鲁迅,高尔基,雨果,巴尔扎克。语文知识是在语文课本之外,我真不明白,语文课本有什么可啃的,还要做那么多的题,还要补课,疯了!现在的语文教育从小学到大学学了一二十年,语文作业题做的是天昏地暗,最后还是有不少毕业生是话都说不清,连个通知都写不好,更不要说那一手可怕的汉字了。

    我们学校坐落在四平路头道桥一条小河的西边。四平路是一条从虹口区溧阳路一直通往五角场的一条大路。这条路从西往东过了临平路以后有头道桥,二道桥,三道桥三个地名。我家住在二道桥,同济大学在三道桥。当时这条路还很荒凉,过了临平路的棚户区以后基本上就是农田。放暑假我最喜欢的还是到田野里玩,在河塘里戏水,在小河边摸螃蟹。在比人高的玉米甜露黍的田埂里,在树阴密集的树林里穿梭。要说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在炎热中阵阵震耳的蝉叫声。

    我永远忘不了的是蒋家桥,董家宅,同济大学一直到江湾五角场的蝉叫声。那是大合唱,那是生命交响曲,那是我永久的年。”   

     “老爷爷,你读书的时候就那么开心吗?”

   “ 当然了,读书应该是一种享受,是自己想读书,特别是在青少年时代读书是一种兴趣,是为了长知识。不应该是为了某种功利的目的去读书。不是为了将来多挣钱,为了有一个所谓的好工作。当然,读书,不是完全指上学,不是指只读课本”

   “老爷爷,我不懂。我只知道我现在很累,活的一点不开心。”

   “是的,我也不懂。暑假就是让大家放松的,为人之道一张一弛,玩不好就学不好,可惜家长老师就是不认这个理。”

  “我想,或许是老师想钱想疯了吧。补课可以收入很多钱呢。”

   ."或许吧,不过或许不是老师是补习办。家长望子成龙,相互攀比,也有关系吧."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2-19 11:48 发表
     我的中学时代是在上海度过的,那是一个难忘的时代、我忘不了那个已经消失了的学校、消失了的学生生活。  我是在上海东亚中学读的初中。在1955年以前、上海没有多少中学,而且大半是私立的中学。东亚中学就是位于 ...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ynyxymgw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7-03-02 23:0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568    精华:3   注册时间:2015-5-27    发短消息        

64楼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3-12 10:1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03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65楼


我的中学课本


查看原图





这是我50年前,上学时用的中学语文课本.1955---1958年我在上海市第五十三中学(红旗中学)上高中.可能是1957年,我们的语文课进行了一次改革,将语文课改为文学与汉语两门.汉语讲语法,文学是从诗经开始,然后是楚辞,诸子百家,到汉乐府到魏晋文学----,

   

我的记性不好、一首古诗也背不下来。 然而,.这本书我一直带在身边,我经常看看,

从17岁跟我到新疆,现在又跟我退休.---我一直保存到现在。

我终身难忘

中华文明。

  

引用:
原帖由 ynyxymgw 于 2017-3-2 23:09 发表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4-02 11: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03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66楼


书中有许多插画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081966#p=1



上图是“屈子行吟图”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081966#p=2

屈原。1498年刻本,现存最早的屈原像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3-12 10:16 发表

我的中学课本


http://image3.club.sohu.com/pic/8c/8e/szhengzhi0b567b8d4c01f81f.jpg

查看原图





这是我50年前,上学时用的中学语文课本.1955-- ...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4-07 11: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03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67楼

读书是 学习还是 消遣.


我读书是青少年的事. 现在老了,眼神不好了书也就读的很少了.记得我最爱读书的时候应该是上中学的时候。上个世纪的中学不像现在的中学,上午4节棵下午4节课还有早自习晚自习.周末要补课,暑假寒假要补课.然后是一个一个都考不及格(前几天住在我家2楼的,在四团中学上高中小汪告诉我,他的语文只考了40几分。他说,他们班没几个及格的。)

     语文知识的掌握不在语文课之内,而是在语文课之外。我真不懂现在的教学怎么这么操蛋.死记硬背学习成了一种负担,或为功利功名学习,让学生厌恶学习,这是我们教学的最大失败。我年轻时侯学习是件很愉快轻松的事.那时是在上海市第五十三中学上学。上午4节课下午2节课,然后是自由活动时间。你可以拿学生证借蓝排球,铁饼铅球甚至标枪,在操场上任意玩耍。操场上有跑道,有沙坑还有单杠双杠甚至鞍马,我们跑啊跳啊开心的很.学校还有个图书馆,我们可以凭学生证借阅图书,什么"啼笑因缘","拍案惊奇",巴金的"春秋家",高尔基的三部曲都是那时候看的。那时候看书,说老实话也是囫囵吞枣,有的时候也是半懂不懂的.也不过是一种娱乐消遣罢了.用现在的话说,那也就是一种玩吧.我最看不懂的是"红楼梦",我看了半天,把书看完了也没搞清楚贾宝玉有多大.

   读书有时候也是很痴迷的,一本书就好象一口气就要把他读完,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我是非要看到他的结局不可,为此常耽误吃饭睡觉,没少挨父母的骂.然而上个世纪50年代的学校让我养成了爱读书的习惯。以后参加工作以后尽管时间少了,但只要有机会,有条件我就找点书看。不过那已经不单纯是娱乐,消遣。学习,求知的欲望可以说比以前多了.?0?2

   参加工作后,进入了社会,人也逐渐成熟起来.开始探索社会的各种现象.我已不再是只读小说,开始去读历史,哲学方面的书。读书也不是看完拉倒,而是开始学着写读书笔记.1962年我在上海探亲的时候偶过南京路的新华书店,看见一张告示写着预定马克思的"资本论",我定了一套,记得好象就是5元钱.人家都说,资本论太深奥,其实它的第一卷还是很好懂得。它的优美的文字,深刻的哲理,让我大开眼界。让我懂得了用唯物辨证的方法去正确的看待世界.?0?2

    读书是学习还是娱乐这个问题不知道大家认真思考过没有?我在中学时代的读书我以为首先是一种娱乐与消遣,它的教育功能是在 潜移默化中实现.在这里看什么书就很要紧---所谓读几本好书。我儿子也爱读书,他看的是武打小说,从小看到现在.上中学的时候,老师在上面上课,他在课桌下偷看武打小说。考试是7门功课5门不及格.现在是下班回家,通夜通夜的在网上看武打小说.逻辑思维能力好象是越来越差.现在武打小说很盛行,我想,那是工作过于紧张,需要放松的缘故.但是作为学生,如果痴迷在武打小说中恐怕不妥.

     读书当然 可以说是一种学习,不过我们现在谈论的读几本好书,与我们上中学,上大学或在各种补习班的读书不同,不是功利主义的一种学习.我在参加工作以后把看书当作学习来读,其实也不是为了什么功利主义的目的。不是为了当什么家,出什么书,不指望它改变自己的命运。只是一种追求知识的欲望,有一股想要正确认识解读世纪的欲望。其实它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娱乐与消遣。读书,学习对我来说都是一种乐趣。活到老,学到老。今天我学书法,学电脑都是一种乐趣,根本就没有任何功利主义的目的。


                      ------不死先生  2008.1.30  于上海四团?0?2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4-2 11:44 发表

书中有许多插画


2348388

2348388

上图是“屈子行吟图”

2348389

屈原。1498年刻本,现存最早的屈原像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4-07 16: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57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68楼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4-08 16:4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03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69楼

  总的来说,我的童年是一个动荡的童年。从四川到南京到上海,一直在搬迁,可以说是居无定处,跟着父母漂白游荡。

  就是在上海开始也是这样。我父亲的工作不断变更,在1953年以前、我们的住处也是在不断的更换。我们先后住过大场、提篮桥、位处溧阳路四平路口的新沪中学校、四川北路虬江路的东亚中学里,一直到我们搬到四平路蒋家桥17号以后才稳定下来。
引用:
原帖由 断书安 于 2017-4-7 16:56 发表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4-08 16: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03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70楼


蒋家桥17号大院。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4-8 16:41 发表
  总的来说,我的童年是一个动荡的童年。从四川到南京到上海,一直在搬迁,可以说是居无定处,跟着父母漂白游荡。

  就是在上海开始也是这样。我父亲的工作不断变更,在1953年以前、我们的住处也是在不断的更换。 ...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4-09 10:4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03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71楼

1958年的上海蒋家桥17号大院   

   上海有条四平路,是从虹口区溧阳路到五角场的一条大路。现在是相当繁华了,不过在我们那个年代还是一条比较荒凉的路,是市区通向郊外的一条路。过了临平北路以后(以东)就没有什么店铺人家,就是农村了。 从临平北路以东一直到同济大学、四平路上有三座桥---头道桥、二道桥、三道桥。蒋家桥就是在二道桥向北插进去的一条小路。   

    二道桥顾名思义,那就是下面有条河,蒋家桥路就是沿着这条小河边的小路。不过、那个时候、那条小河到了桥头就堵死了,就到头了。二道桥、实际上也没有桥了,只是路面鼓起一块---一个坡而已。但二道桥作为一个路名还在,这里公交车有个站,到站时车上的售票员就会报站:“二(ni)道桥到了、邮电新村到了”
          蒋家桥17号离桥头大约有200米。再往东50米河对面就是幸福村(原来叫平民村),沿河边都是农田与农户。 蒋家桥17号也是一家农户,老板姓张,用现在的话来说,是一家养猪专业户。

     蒋家桥17号大院是一个不小的院落,它有包括好几个门牌号(18、19号)的住房以及后面的养猪的大院和一个菜园子。  我们搬进去的时候,张老板已经过世,张师母是一个能干的中年妇女,她开始把她的几个住房租借出去,我家就住在她家的西厢房。不过应该指出,我们住的这种本地房都是带阁楼的的一种-------从屋檐处用木板隔开、上下住人,我们住在下面,老板娘他们住在上面,说话都能听得见。我们的住房也就是2米高点吧。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4-8 16:44 发表
https://mail.qq.com/cgi-bin/picimage?k=000067df8a61587aZF1321-KXRKbi1fzhnVJgRXAuBJF47
蒋家桥17号大院。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4-10 14: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03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72楼


  蒋家桥17号1961年拍摄。这是一座典型的上海本地房,当中是正房、两边是厢房。我家就住在西厢房。原来与正房相通的门封死了,在西边开了一个边门。从边门与屋檐交接处有一层木板将房屋隔成2部分,上面就是所谓的阁楼。阁楼有天窗用以照明,称之为“老虎天窗”。老虎天窗”是上海本地房的一个主要特征。那时我已经去了新疆。这是家人给我寄去的相片。相片里屋檐下撑着遮阳的的就是我家的门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4-9 10:41 发表

1958年的上海蒋家桥17号大院   

   上海有条四平路,是从虹口区溧阳路到五角场的一条大路。现在是相当繁华了,不过在我们那个年代还是一条比较荒凉的路,是市区通向郊外的一条路。过了临平北路以后(以东) ...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4-10 14: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03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73楼

17号、18号、19号里的房客是最早搬进来的几家,这几家生活比较好一点。我家与18号的孙家、19号的苏家是职工家庭、有工资收入,住房也比后面大院里的房客好一点。




后面猪圈改成的住房自然是非常差的,又暗又矮又潮。住的什么人我也搞不清楚。

   有一家姓毛的,一个女人家带着5个孩子,也没有工作、就靠捡垃圾为生。那时候的捡垃圾可不像现在、在上海捡垃圾回家就是一个万元户,她们的日子过的非常艰苦,那时候的鸡毛菜不过几分钱一斤,我很少看见她们吃过,都是一点点咸菜、豆腐乳----五六个人就一两块。有时候就是白饭里加点酱油
       蒋家桥17号、张老板的大院转圈住了大约有十几家人家,当中的空地(院子)大约有五六十平方。
那时候自来水管没有接到各房客家,十几家用的是一个水管。
自来水管就在大院里,十几家共用。电灯倒是接到了各家,但只有一个总火表。



每个月要收一次电费、水费。为收水电费个住户每一二个月总要开一次会。电费一般按灯头算,全体会议决定家家的灯泡不能超过40度。各住户轮流收费。水费开始是按人头算,可是有人家用水多、有人家用水少,为了水费总吵架,后来规定发水牌,按水牌量收费。

     蒋家桥十七号大院、一个大火表、一个水龙头,十几户人家,几十口人一大清早的风景线就是刷马桶。

    马桶是江南人民的必备品,上海作为国际大都市、冒险家的乐园,洋房里,洋人与高级华人家是有马桶间、抽水马桶的,但一般老百姓家哪能有那洋玩意,不要说抽水马桶、就是马桶间也是没有的。一个七八平方的房子,一家五六口、七八口,挤在一起,吃饭在那屋、用马桶也在那屋。这里吃饭、那里上马桶都是很正常的。
   
    马桶要天天倒,上海这点倒是很好、一大早就有卫生部门的专车来收粪便。时间也是固定的。夏天大约4点多种就到我们那里了,”倒---马桶来---“几声吆喝,家家户户都将马桶。拎出来到到粪便车里。倒完后还有刷马桶、一片刷刷的声音就是我们一天的开始。

     上海的夏天是很热的,那时候我们不要说空调了,就是电风扇也没有。炎热的夏天、屋里根本就无法睡人。我们就把竹床搬到外面(那时候、我们的床很简单,下面就是两条长条板凳、一头一个。竹编的床往上一放就行了)---乘凉、睡觉。
     我们面临蒋家桥路的几家

---蒋家桥路,一条面临着一条小河的土路、其实也算不上马路,没有车辆来往、行人也很少,
我们就在这土路、在河边乘凉。
后面大院里的七八户人家,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三四十口人,穿着裤衩背心或光着膀子就睡在大院里。



   大人们谈家常、孩子们打打闹闹与露天横七八竖的床就是我们那个时代的风景线。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4-10 14:44 发表

https://mail.qq.com/cgi-bin/picimage?k=000067df8a61587aZF1321-KXRKbi1fzhnVJgRXAuBJF47


  蒋家桥17号1961年拍摄。这是一座典型的上海本地房,当中是正房、两边是厢房。我家就住在西厢房。原来与正房相通 ...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4-10 15: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03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74楼

蒋家桥17号的故事多。

  蒋家桥17号大院里有好多孩子,有一家姓蔡,有五个女儿。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大家都在大院里睡觉,第二天早上蔡家的大丫头起来后,发现自己光着屁股,就大声叫喊,我的裤衩不见了。光着屁股乱跑,引的大家发笑。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4-10 14:49 发表

17号、18号、19号里的房客是最早搬进来的几家,这几家生活比较好一点。我家与18号的孙家、19号的苏家是职工家庭、有工资收入,住房也比后面大院里的房客好一点。




  后面猪圈改成的住房自然是非常差的, ...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4-17 15: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03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75楼


  17号大院里,曾经办过一个翻砂厂。他们用一个不大的炉子化铁,化铜。把它们化成铁水,铜水让后倒到用沙子做出的模子里,等冷了打开模子,一个一个做好的齿轮啊,铁环啊,就出来了。
  我没事的时候就关注的看着,看着那些杂铁杂铜怎么变成有用的东西。感到很新奇。

  在17号的那个菜园子边,有一次,有一伙人在练沥青,他们好像要从沥青里提炼什么,结果还引起了火灾。虽然不是很厉害,一会就扑灭了。可还是很吓人的,以后老板再也不让他们练沥青了。再说,那股气味也实在让人受不了。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4-10 15:31 发表
蒋家桥17号的故事多。

  蒋家桥17号大院里有好多孩子,有一家姓蔡,有五个女儿。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大家都在大院里睡觉,第二天早上蔡家的大丫头起来后,发现自己光着屁股,就大声叫喊,我的裤衩不见了。光着屁 ...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4-23 10:1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03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76楼

   17号大院里的西南部是一个菜园。张师母(我们对房东的称呼)他在那里种点菜,自己家食用。张老板死后,也被埋在那里。


  有一次张师母说,他家厨房里昨晚有动静,是他家的先生张老板回来了,到厨房来找吃的东西了。第二天他到菜园子里烧纸去了。说给他先生送点钱。我当时已经上中学了,说他,这是迷信。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4-17 15:35 发表

  17号大院里,曾经办过一个翻砂厂。他们用一个不大的炉子化铁,化铜。把它们化成铁水,铜水让后倒到用沙子做出的模子里,等冷了打开模子,一个一个做好的齿轮啊,铁环啊,就出来了。
  我没事的时候就关注的看着 ...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4-24 14: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03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77楼

   十七号大院有许多小孩,不过他们都比我小、何况又都是后搬来的,我其实与他们往来较少。我比较熟悉的是房东张师母的儿子、阿新。他与我年龄相仿。

    阿新为人耿直、憨厚。他妈总是骂他:“寿棺材、戆棺材——-”。我不知道他上学了没有,在哪里上学,但对事物都很爱专研、爱钻牛角尖。有一次夏天,天非常热,那个地面晒得滚烫。那时我已经是中学生了。中国的学生都是死读书、白痴一个。地面有多烫、有多少度?我说、不会超过36度,天气预报说的。阿新不相信,他就拿了个温度表放到地面上、在猛烈的阳光直射下,没有多久温度表就被晒爆了。当然阿新又挨了他妈一扽臭骂。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4-23 10:18 发表

   17号大院里的西南部是一个菜园。张师母(我们对房东的称呼)他在那里种点菜,自己家食用。张老板死后,也被埋在那里。


  有一次张师母说,他家厨房里昨晚有动静,是他家的先生张老板回来了,到厨房来找吃 ...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4-28 11: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03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78楼

  17号大院里住的都是社会底层的人,都干些什么,我也不知道。留在我的记忆力的东西不多。不过,有2件事,我记得很清楚。

  第一件是,大院里有一对年轻夫妻打架。那个男的把他的媳妇,按在床上,把裤子褪下半截,露出那个光屁股,用皮带狠劲的抽了一顿。我们好多人在他家的门口,窗前围看。以后,他女人就提着一个小包离开了他家。

   过了没有多久,也就是一二个月吧,那女的在一个中年妇女的陪同下又回来了。我听大院里的那些女人议论,说什么,那个女人就是贱,有本领就不要回来啊。

   我后来问我爸;""为什么,那个女人要回来啊?".我爸说:“中国人的传统是嫁出的女儿是泼出的水,是要死在婆家的。再说,不回来怎么办呢,她家养不起她。她要吃要穿啊。

  我觉得很不合理。再说,大院里的议论也很混蛋。明明是男的打女的。是男人不对,为什么还要奚落女的呢?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4-23 10:18 发表

   17号大院里的西南部是一个菜园。张师母(我们对房东的称呼)他在那里种点菜,自己家食用。张老板死后,也被埋在那里。


  有一次张师母说,他家厨房里昨晚有动静,是他家的先生张老板回来了,到厨房来找吃 ...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4-29 10: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03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79楼

第二件事

    记得那是一个周末,我与父亲都休息在家。我家门口就对着蒋家桥路,那条路一直通往四平路桥头(二道桥),那里有公交车一直通往市中心,通往火车站。

   那时候,蒋家桥路是沿着一条河道边上的路。河水不能说是清澈无比吧,至少,那时候河里还有鱼,鱼虫。那天正好有人在河里捞鱼虫。我夜正在河边看那人捞鱼虫。

    忽然,我们听到一个年轻女子的哭叫声。只见一个中年男子,大约40岁左右吧,在蒋家桥路上推攘着,拽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往的四平路方向走。那女孩就是不肯走,那男子,打他,推着她。那女孩干脆就坐在了地上,就是不走。那男的后来居然拽着女孩的头发,拉着女孩走。

  我们都在看着,但没有一个人劝阻的。就这样,我看着那女孩被拉走了。

  我问我父亲,为什么没有人劝阻呢?我爸说:“那是人家的家事啊”。

  我父亲告诉我:“那男的是那女孩的父亲,他父亲在乡下给她定了一门亲,那女孩不原意,逃婚逃到上海来的。她父亲找来了,让她回家成亲。”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4-28 11:46 发表
  17号大院里住的都是社会底层的人,都干些什么,我也不知道。留在我的记忆力的东西不多。不过,有2件事,我记得很清楚。

  第一件是,大院里有一对年轻夫妻打架。那个男的把他的媳妇,按在床上,把裤子褪下半截, ...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09 15:1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03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80楼


   -- 中国的封建意识,就是这样,妇女没有自己找对象的自由。这是一种中国人的封建意识。所以尽管非常不人道,违背人性。可是中国人,就认为是合理的,所以没有人去阻拦。


  这些事,离开现在已经有六十多年了。我一直记得很清楚。其实当时我们国家已经颁布了婚姻法,规定了婚姻自由。然而,在事实上,中国人的心里,人们的意识依然是封建社会的那一套。封建意识不能彻底的铲除,中国好不了。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4-29 10:58 发表
第二件事

    记得那是一个周末,我与父亲都休息在家。我家门口就对着蒋家桥路,那条路一直通往四平路桥头(二道桥),那里有公交车一直通往市中心,通往火车站。

   那时候,蒋家桥路是沿着一条河道边上的路。 ...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