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 12345
发新话题

【连载】回忆录----从上海到新疆。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09 15:1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77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81楼

十七号大院有许多小孩,不过他们都比我小、何况又都是后搬来的,我其实与他们往来较少。我比较熟悉的是房东张师母的儿子、阿新。他与我年龄相仿。

    阿新为人耿直、憨厚。他妈总是骂他:“寿棺材、戆棺材——-”。我不知道他上学了没有,在哪里上学,但对事物都很爱专研、爱钻牛角尖。有一次夏天,天非常热,那个地面晒得滚烫。那时我已经是中学生了。中国的学生都是死读书、白痴一个。地面有多烫、有多少度?我说、不会超过36度,天气预报说的。阿新不相信,他就拿了个温度表放到地面上、在猛烈的阳光直射下,没有多久温度表就被晒爆了。当然阿新又挨了他妈一扽臭骂。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5-9 15:16 发表

   -- 中国的封建意识,就是这样,妇女没有自己找对象的自由。这是一种中国人的封建意识。所以尽管非常不人道,违背人性。可是中国人,就认为是合理的,所以没有人去阻拦。


  这些事,离开现在已经有六十多年 ...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17 15: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77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82楼

   中国的封建社会大力宣讲儒家的孝道,现在也有人不停的宣讲孝道,孝顺。可是我总以为虚伪的很。实际生活上我是相信曹雪芹的话.曹雪芹在他的红楼梦中有一首好了歌,最后2句是: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子孙谁见了?
----是的,父母总是想着儿孙,但,孝顺子孙谁见了?


   我的童年过着动荡不定的生活,直到住到蒋家桥以后才没有搬过家。到底父母为自己操了多少心。当孩子的是体会不到的。


  回想起来,对父母的了解是少之又少。在动荡的年代,孩子有吃有住,有穿,是不会记住什么的。如果哪一天饿了半死,或者父母把你痛打一扥,这或许能记一辈子。


  可是,在我的记忆中,父母从来没有打骂过我。



我家搬到蒋家桥以后生活相对稳定。但有关父母的记忆依然很少。
  在蒋家桥的时候,我父母上班,我们孩子上学。我们家有个阿姨给我们做饭。我那时在新力中学读书。新力中学是一个私立学校,在海宁路武昌路吧。离我们居住的蒋家桥是很远的。我想能有七八公里吧。我父亲在育才中学教学,那离蒋家桥更远。


  早上,我与父亲一起坐三轮到海宁路,我父亲以后坐公交上班,我到学校读书。放学后,我父母给了我几毛钱,让我坐车回家。
   坐车是14路无轨或55路公交。在无轨电车下车后再走一站多路才能到家;坐公交要走一站多路才能坐上。而且,55路到我家记得是8分钱,不过,如果提前一站下车就是6分钱。我有时候买6份钱的票坐到我家蒋家桥。记得有一次被抓住了,要罚我2毛钱。


  被罚的事情,我现在还记忆犹新。那天车上人很少,我依然像往常一样买6分钱的票。那个售票员是个老头,有四五十岁吧(在那个年代,就是一个老头了),我觉得他是有意的要治我的。到了买6分钱该下车的时候,他没有提醒我:“6分钱现在已经坐到头了,要下车了。”而到我在蒋家桥下车的时候,他查了我的票,说我坐过了,要罚我款。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5-9 15:17 发表
十七号大院有许多小孩,不过他们都比我小、何况又都是后搬来的,我其实与他们往来较少。我比较熟悉的是房东张师母的儿子、阿新。他与我年龄相仿。

    阿新为人耿直、憨厚。他妈总是骂他:“寿棺材、戆棺材——- ...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20 11:2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77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83楼

   那时候,我们中国人民还从万恶的旧社会脱胎而来,人民生活还十分贫困。那时候就几分钱都是十分宝贵的。在上海,5分钱一副大饼油条的早饭那都不是所有的人能享受的。我老伴是江苏农村的,她说,他小时候上学3分钱的一支铅笔她父亲都不给她买。最后,小学一年级都没有读完,就不让她读了。所以勤俭,吃苦是我们中国人民的天性。

  当然,现在时代变了,人民生活富裕了,勤俭,吃苦的品质,好像也丢了不少。现在的年轻人根本就把钱不当钱。

   我当时,为了省几分钱,有时候经常是走回家。

  我昨天上网查了一下,从邮电新村到四川北路武进路大约3公里。

  从我学校回家有2条路线,一条是从武进路到吴淞路再到四平路回家。不过,我一般不走大路,而是从邢家桥路穿出去到溧阳路四平路,而后在四平路边上的小路插出到四平路临平路口,然后再沿四平路,走过头道桥,到二道桥就到家了。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5-17 15:24 发表
   中国的封建社会大力宣讲儒家的孝道,现在也有人不停的宣讲孝道,孝顺。可是我总以为虚伪的很。实际生活上我是相信曹雪芹的话.曹雪芹在他的红楼梦中有一首好了歌,最后2句是: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 ...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20 11:3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77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84楼

  第二条路线是走四川北路。沿着四川北路走过横浜桥(横,这个字的读音上海话是WUANG。以后发现普通话要读HENG。使我一直不习惯。)

  过了横浜桥后,在到溧阳路前有一条弄堂直接插到四平路边的路,然后再沿四平路回家。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5-20 11:25 发表
   那时候,我们中国人民还从万恶的旧社会脱胎而来,人民生活还十分贫困。那时候就几分钱都是十分宝贵的。在上海,5分钱一副大饼油条的早饭那都不是所有的人能享受的。我老伴是江苏农村的,她说,他小时候上学3分钱的 ...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27 10: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77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85楼

那时候的学校,不像现在。一般是上午4节课,下午2节课。(中午应该是在学校里吃的饭。好像是自己带的饭,学校给热好了)。

  下午放学后,天好的话,我就慢慢的走回家,一路走一路玩。四川北路商店林立,我是一路走一路看橱窗。记得又一次我低着头一边看橱窗一边走,一下子头撞到一个铁疙瘩上了,把我痛的,认为记了一辈子。(橱窗外通常有一个挡雨的,遮阳的装置,在商店的外墙上有个铁的装置用来支撑雨具的,我就撞在那上面了)

   到了以后我到新疆工作后,夜间做梦经常是梦到上海的马路,商店的橱窗。应该就是那几年走回家的模糊意识吧。

  人是很奇怪的,在新疆我经常梦到上海的马路。回上海后,又经常梦到我在戈壁行走---当然,这是后话了。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5-20 11:34 发表
  第二条路线是走四川北路。沿着四川北路走过横浜桥(横,这个字的读音上海话是WUANG。以后发现普通话要读HENG。使我一直不习惯。)

  过了横浜桥后,在到溧阳路前有一条弄堂直接插到四平路边的路,然后再沿四平路 ...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5 15:3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77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86楼

   我那时候好像特别能走,能走很远的路去玩。每当放假的时候,特别是寒暑假,我常走很远的路去玩。

   那时候,四平路从头道桥以东就是农村,上海地处江南,是江南水乡。到处都是河道,河塘。农作物。
  
  我经常一个人往东走,一直可以走到同济大学,三道桥那里。我有时候在河塘里戏水,在河道里摸螃蟹,摸螺蛳;


  往北, 我经常到虹口公园,虹口体育场那一带去玩。那时候还没有现在的曲阳路。大连路一带也都是农村。我常常到虹口体育场那边的游泳池游泳。从我家到那里能有2公里吧,我都是走着来回;


   我好像能走很远到江湾的一个废弃的陵园,那里有当年日本人进攻上海,被我军击毙的日本将军的墓地。与纪念碑,我们常在那里爬上爬下;


  往西, 溧阳路多伦路口有一个儿童公园。也是我们的一个好去处。我们在那里爬来爬去。那公园离蒋家桥也能有一二公里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5-27 10:52 发表
那时候的学校,不像现在。一般是上午4节课,下午2节课。(中午应该是在学校里吃的饭。好像是自己带的饭,学校给热好了)。

  下午放学后,天好的话,我就慢慢的走回家,一路走一路玩。四川北路商店林立,我是一路 ...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儒商强哥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6-05 15: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208    精华:154   注册时间:2009-11-1    发短消息        

87楼

回复1楼 不死先生  的帖子

真实,就是我的标签。 网络社会,网上网下一样;现实社会,人前人后一样。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2 15: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77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88楼

   在我们那个时候,学校的教育不是现在这样---数不清的作业。上课时间也没有现在这样没完没了。一般是上午四节课,下午2节课。下午放学后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我是在新立中学上的初中。那里离我家远,等我慢慢的一路走一边玩回到家的时候。就该吃晚饭了。
  我的高中是在红旗中学上的,红旗中学在四平路头道桥,离我家比较近,也就是不到1公里吧。
    不过,我在红旗中学放学后,不是马上回家,而是在学校里玩。红旗中学有很大的操场。我们可以凭学生证借各种球类,与图书。操场上也有单杠双杠;有跳高,跳远的沙窝;有让我们爬的高高的竹竿,绳索---。我们与同学就在那里奔跑,追逐。女孩子多半在跳皮筋,跳绳。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6-5 15:33 发表
   我那时候好像特别能走,能走很远的路去玩。每当放假的时候,特别是寒暑假,我常走很远的路去玩。

   那时候,四平路从头道桥以东就是农村,上海地处江南,是江南水乡。到处都是河道,河塘。农作物。
  
  我 ...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2 15:2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77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89楼






   在蒋家桥17号的日子里,由于生活相对稳定,我们与父母的接触应该说比较多了,可是顽皮的孩子对父母的印象还是不多。曹雪芹说得一点也不错啊。“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子孙谁见了?”


   父母总是忘不了儿女,可儿女又有几个想着父母的呢??


   我只记得我父亲有时候会把学生的作业带回家来批改。有时候学生的作业本很多,我们兄弟就会帮助批改。


  父亲把答案给我们,我们看对了,就打勾,错了就打个叉。


   现在想起来也很有意思。那个时候,我们学生的作业不多,一般来说,我们兄弟在放学以后,吃完晚饭就会做作业,一般是一个小时左右吧---不像现在的学生,做到半夜也做不完。


我们做完自己的作业后就帮父亲批改作业。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6-12 15:20 发表
   在我们那个时候,学校的教育不是现在这样---数不清的作业。上课时间也没有现在这样没完没了。一般是上午四节课,下午2节课。下午放学后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我是在新立中学上的初中。那里离我家远,等我慢慢的一 ...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6 10:4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77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90楼

  我的父亲可能给我们讲了不少故事,可是我是一点印象也没有了,我只记得有一次给我们讲隋唐演义,秦琼卖马。讲到最后,秦琼一下子倒在了一个庙宇前,我的眼泪都留下了了。

我父亲笑话我,说我太动感情了。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6-12 15:22 发表





   在蒋家桥17号的日子里,由于生活相对稳定,我们与父母的接触应该说比较多了,可是顽皮的孩子对父母的印象还是不多。曹雪芹说得一点也不错啊。“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 ...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1 14: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77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91楼

  在蒋家桥的时候,我还有一个表妹住在我们家,她比我小一岁。她妈是我妈的妹妹,我们叫她妈叫“DU(大)阿姨”,北方话应该是大姨妈吧。
  DU(大)阿姨是我妈家学历最高的一个了。我妈他兄弟姐妹六七个,就她读了高中。听母亲说,大(DU)阿姨学习成绩最好,她是靠奖学金读的高中。


   东洋人占领上海的时候,她嫁给了一个翻译(中日的混血儿)。解放以后不知道是回日本了,还是进监狱了。总之我表妹决不谈她的父亲。我们也不能提,一提她就动气,光火。


  我表妹长的极其标致,她的回头率可以说是100%。她也非常爱参加社会活动。不管是在里弄里,还是在学校里。


应该是1955年以前吧。朝鲜战争结束,大量自愿军要回国,要复员。不知道是不是有一个给最可爱的人写慰问信的活动。反正我家那一阵子收到好多信---都是给我表妹的,那都是要与我表妹交朋友的信。


  我表妹回信忙不过来,就叫我们给回信。当然,人家对我不感冒,还是不断的给我表妹写信。


   这个事不知道是怎么收场的。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我们当时只有十三四岁,根本就没有到谈对象的时候。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6-16 10:40 发表
  我的父亲可能给我们讲了不少故事,可是我是一点印象也没有了,我只记得有一次给我们讲隋唐演义,秦琼卖马。讲到最后,秦琼一下子倒在了一个庙宇前,我的眼泪都留下了了。

我父亲笑话我,说我太动感情了。


...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15 10: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77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92楼

1956年,我国农业合作化与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运动进行了高潮。不知道是不是社会上有些不同意见,还是什么其它的缘故,政府提倡大家提意见,号召大家写大字报。当时,我已经是高三的学生了,也让我们写。记得那时候,下午都不让放学,要大家在教室里写,每人最少要写五条。但不久,这场运动变成了反右斗争,我们学校里的教师大多数都被打成了右派。


     我父亲也被打成了右派。学校不再让他教学了,然他当教工。在家里。我看到他的手变得粗燥起来,手指都裂开了。我看到他用胶布粘他的手。


   接着,我父亲又被打成历史反革命,被送进了监狱。记得有一天我家来了几个人,搜查我的家。没有找出什么,但找出了几粒子弹壳。那个公安很有经验,他看了看子弹,就问我:“是你的吗?”。


   我回答说:“是我的”;
   他又问:“从哪里来的”;
    我说:“学校,我是射击小组的”


  那公安,后来就没有说什么,他们就走了。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6-21 14:57 发表
  ..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不死先生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16 10:3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77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1-7-14    发短消息        

93楼

   1958年是个疯狂的年代,大跃进,大练钢铁,那些刚从封建社会摆脱出来的人们带着美丽的幻想,带着盲目的自信,声言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要赶英超美。到处都是狂热兴奋的情绪。然而我怎么也兴奋不起来。

    1958年我17岁、高中毕业。那个时代不象现在,就全国来说高中生相对来说是很少,进入大学不象如今这样难,基本上全部能进入大学,不能进的只是少数政审不合格的人。我们全班45名学生只有六七个没有进入大学的门,而我就是其中的一员。


      我在学校里是三好学生,学习成绩优良。有一学期我的成绩全班第一,9门功课7门100。可是我的政审居然不合格,原由就在我的父亲。我父亲在1957年的反右斗争中先是被打成右派,后来有被作为历史反革命被逮捕. 。

      当时那个年月虽然人们自以为是进入了社会主义社会,实际上离开被推翻的封建社会也只有八九年,封建意识普遍存在于社会之中。我们的革命虽说是无产阶级领导的资产阶级革命,但其主体是广大苦大仇深的农民。在农民的心中就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个儿子打地洞。我们的老干部老革命仇视反革命,不允许培养反革命的子女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我就倒了八辈子霉了。
    虽然我明知道我是上不成大学,我依然用心的复习了功课参加了高考。这要感谢当时的宣传口号----“一棵红心多种准备,任祖国挑选”。我爱读书,我爱学习,我深信今后我无论干什么都离不了知识,不管我上不上大学。我要做我国第一代的“一个有文化,有社会主义觉悟的劳动者”。
    这些事现在的高中生或许不能理解,有一位学生在与我的讨论中说:“减负,减负后果自负”,为有一个好前程而陷入题海中不能自拔。还有一位学生在与我的讨论中说:“现在大学生找不到工作,读书也没有用,我不读书行不行?”,看来现在的人读书的目的与我那时差距很大啊。。
引用:
原帖由 不死先生 于 2017-7-15 10:57 发表
  1956年,我国农业合作化与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运动进行了高潮。不知道是不是社会上有些不同意见,还是什么其它的缘故,政府提倡大家提意见,号召大家写大字报。当时,我已经是高三的学生了,也让我们写。记得那时候 ...
为真理而斗争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7-16 15:4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3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94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7-17 15: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3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95楼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