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独家首发[都市言情]长篇小说《同床异梦》连载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3-27 10:1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15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21楼

回复20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同床异梦》继续

博雪仰头半靠在壁板上想了一会,说:“我想一个人性格的养成,除了个人经历,他的天性也很重要。有些人的天性像猪,一辈子记吃不记打,而我的天性就是非常能记住教训,一次错误,终生难忘。”

“刚才你还说没童年阴影?!”雁宾提醒。

“的确没有童年阴影,不过却有青春时代的创伤,使我有能力看透爱情的本质,不再对它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我觉得,去爱一个和你无任何关系的男人,还不如去爱一条狗来得保险。我不相信纯粹的爱情,或者说,我相信,纯粹的爱情很容易就消失,能天长地久的,唯有利益平衡。”

雁宾本来懒洋洋地斜靠背壁板,听到博雪的话,很感兴趣,坐正了点身体,看着她问:“那你怎么做到的?”

“解释起来很麻烦的。”

“说来听听。”雁宾起劲地追问。

“哦,当然我并非天生冷酷,不过生活把我变成这样。少女时代我曾对人,说穿了就是对男人怀有过幻想和美好的期望,这种期望非常合理,一点也不过分——你了解我的为人,我不会提出过分的要求。不过他还是辜负了我的期望。从那时起我就开始明白,不让自己失望的唯一办法,只有一点,也不要把期望放在别人身上——这件事本身就非常残酷——不去期望别人,这对我来说却并不难。之后,我又交过几个男友,对男人有了更深的了解。我发现一个真理,无论两人怎么开头,走过怎样的路程,最后都只达到一个目的地——”说着,博雪停了下来,眼中露出似笑非笑含意暧昧的目光。

雁宾的好奇心被吊了起来,急切地探究答案:“是相互仇恨吗?”

“不,是形同陌路。人最深刻的记忆是保留给敌人的,而不是爱人。”博雪稍微得意地开盅。“我想通一件事,就是爱情只在于一刹那的感觉,过后就会消失,如果硬要追寻下去,谋求天长地久,无疑自找死路。到这时候,我就练成了金刚不坏之身了。”

雁宾听完这番理论后,觉得有点过于压抑了,隔了一会,问:“德昭知道你的这些想法吗?”

“我想他就算知道也不会承认,他是个胆小鬼,即使自己做出这种事来,也不敢承认的。”博雪轻笑出声,“相处这么久,我发觉德昭对婚姻和女人还怀着很无知的理想,以为通过努力能收获完美,所以无论怎样都不敢承认他的婚姻是个签得非常理想的契约,必须要用爱情之类的东西装饰,他才有胆量接受。”

B

结婚之初,T&K还是家小公司,德昭带游戏性质地送了些股份给博雪,当时这些股份并没什么实际价值,后来T&K发展顺利,在很短时间内成为资产几十亿的上市公司,经过几番追加投资、调整配股,博雪手中的那些股份就变成了可观的资产,她作为T&K的董事,有权参加报告经营业绩的董事会。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3-28 08: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15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22楼

回复21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同床异梦》继续

德昭大学学的是材料专业,在读书时无意中改良了一种电脑芯片,比当时市场上的电脑芯片功能强大得多。毕业后就带着这项技术回香港,与两三个同学朋友一起创业,成立了T&K公司,后来T&K得到美国一家科技公司的投资,发展迅速。到现在,T&K虽然与其他同类公司一样,代理美国和日本的电脑芯片,但仍继续保留自己技术生产的电脑芯片,而T&K现在所持有的技术已经失去了在同类产品中遥遥领先的地位,坚持生产自己的电脑芯片,比纯粹代理销售需要更多的资金投入和冒更大的风险,可德昭无论如何不愿放弃T&K起家的东西,这就成为他与董事会的主要矛盾之一。

最初共同创业的朋友退股的退股,移民的移民,现在T&K董事会留下的元老只剩德昭一人,其他成员已经全部换作纯生意合作伙伴,视赚钱为唯一目的。如此一来,德昭虽然是公司最大的股东,但对公司的任何决策,只要有损在短期内获得最大利益的,都会受到反对和阻挠。这方面来自董事会的压力相当大。德昭有时候很后悔把T&K股份化,以至现在无法完全按自己的意思管理公司。

今天的董事会,镇业的电讯公司财务状况引起了各位董事的关注。作为朋友,德昭愿意帮镇业的公司渡过暂时资金的难关,但却受到董事会的反对。

“看过和兴的财务报告,这家公司情况不太好,我认为应该撤回T&K在和兴的投资,尽快清理与它的帐目往来。”

说话的是程添美,董事会里,除了德昭,他拥有的股份最多。程添美是个三十岁的青年,外表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一些,长得还算英俊,眉清目秀,文质彬彬,只是带着一股明显的奸猾刻薄味道。脸色略显苍白,圆圆的头颅,瘦削的面颊,薄薄的嘴唇,端正的鼻梁上架着副金边眼镜,镜片后长长的眼睛里总闪出一丝冷光,让人心情紧张,感觉很不舒服。

程添美学经济和管理出身,专门投资高科技公司,赚钱手段高明。当时他趁着T&K急于扩张投资进来,这也许是他最成功的投资之一,而德昭却非常后悔当初选择这样一个合作伙伴。因为无论在公在私,程添美的处事风格都与他完全不同,这方面他倒与博雪非常相似,同样注重功利,心狠手辣,有风使尽,除了金钱利益,全不顾其他。

T&K过了快速增长期进入成熟稳定期后,程添美当然意识到德昭对公司的发展作用已经大不如以前了。而且,德昭有时过于理想和顾及人情的决策,妨碍了公司获取最大利益,这使程添美产生取代德昭控制T&K公司的念头。

德昭看过和兴的财务报告,仅从帐面上看,并不是很糟糕。程添美提出撤回在和兴投资,与它清数的建议,不过是想对董事会施加影响,借机动摇众人对他管理和领导能力的信心。

“暂时的困难,任何公司都遇到过,特别是在现在这种经济环境下。但仅从一时的困难出发,就决定撤回在和兴的投资,是不是太仓促,太紧张?任何生意都要冒点风险,和兴的情况也没真的糟糕到那一步。”

德昭尽量摆出公平的态度,不想让人觉得他在偏帮和兴,但大家都清楚他和欧阳镇业的私人关系。不止如此,创业之初,和兴一直是支持T&K公司发展的,和兴与T&K两家公司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如果真的糟糕到必须撤回投资的那一步,也许已经来不及了。”程添美坚持。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3-29 09: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15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23楼

回复22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同床异梦》继续

“可现在撤回投资,不仅损失了我们将要获得的利润,而且要损失已经付出的。这很不值的。关键不过是大家的信心问题。”

“投资不仅要获取最大利益,也要把风险减到最小。”

“哦,我记得两年前你对盈丰电讯投资获得双倍的收益,那次你冒的风险相当大吧?”

“那次的风险是很大,但还没大到我认为不值得去冒这个险,而这次我就觉得和兴的风险已经大到不能冒险继续投资了,以及与它继续合作下去了。”

“这只是你的观点。和兴是个资深企业,它的技术和资金都是有根基的,不会因为一时的困难而垮掉。T&K是和兴的合作伙伴,而不是竞争对手,在对方有困难的时候尽量帮忙,才是伙伴的态度。否则,本来和兴能够渡过这些难关,就因为T&K胆小撤回投资,令它的财务雪上加霜而破产,似乎也不合做生意的道理。另外,自T&K成立之初,和兴一直是T&K的重要客户。”

他说得很含蓄,希望各人顾及一点往日的交情,对和兴宽容一步。但程添美立刻捉住漏洞。“是啊,在T&K成立之初,和兴是我们的重要客户,那时T&K差不多一半的业务是与和兴有关系的,但现在已经不是了。而且,T&K是在做生意,不是在开善堂,如果对方出现财务危机,不顾自己的利益出手相救,只会连累自己。”

“刚才我已说过,和兴出现财务危机是暂时的,如果T&K宽容一些,不要趁机落井下石,和兴就能渡过难关。而且,我们现在与它清算,自己也会遭受一定损失,为什么不把目光放长远一些?”

“等到和兴破产,我们不遭受更大损失吗?”

“这只是个人对危机的不同评估!”

“那么我们现在就是否与和兴清数投票,看看有多少人同意我的观点?”程添美在挤兑他。

德昭迫于无奈,只好在董事会上投票决定。“我提醒各位一下,和兴的财务报告中的各项数据还没有到需要警惕的地步。”他聪明地追加了一句。

其实他一直不太善于与人唇枪舌剑地争论,但作为T&K的总裁,在董事会或各种商务会上,都难免碰上程添美这样讨厌的家伙。德昭也开始逐渐练就利舌,掌握如何利用商人斤斤计较利益得失的天性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刚才两人争辩之时,其他七名董事都在观望。他们都相当信任程添美敏锐感觉,他就是凭这种感觉,才一次次抓住机会赚钱。他说这家企业财务存在问题,那十有八九的确有问题,但德昭同样说得合情合理,他们也不愿轻易放弃一点点手中的利益。

投票的结果,董事会九名成员,五人赞成与和兴清数,但从股份上算,投反对票的四人所持的股份更多,所以程添美的提议被否决,但要加强监控与和兴的往来,如果它的财务继续恶化,就及时撤资。

见到博雪投了赞成票,德昭面露不豫之色,博雪却并没在意,若无其事地扭过头去。在公事上,她首要顾及的永远是自己的利益,而德昭也没期望她会偏向自己。

各项议题讨论完后,董事会结束,众人尾随着德昭快步走出会议室。出门的一瞬间,德昭眼角余光瞥见留在后面的程添美走向博雪,对她说:“博雪,我有点话想和你说。”德昭想转身留意两人会说什么,可另外一名董事走来与他说话,此时两道橡木门已关上,把程添美和博雪留在会议室内。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3-30 08: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15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24楼

回复23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同床异梦〉继续

到了晚上,德昭直截了当地问博雪:“下午的董事会结束后,程添美叫住你,对你说了什么?”

每逢这种时候,德昭就体会到博雪冷硬的个性也许不无好处,有许多话可以当面问清楚,而不必顾及她会多疑,觉得自己是在被质问而承受不了。

“没什么,虽然你没接受程添美的建议,但他还是希望我能说服你,与和兴保持合作关系对T&K真的不太有利。他仔细看过和兴的财务报告,有些数据实在需要警惕。”

“大概在董事会上,他看到你投了赞成票,觉得你是站在他一方的。”德昭暗示着自己的不满,可估计博雪才不会把他的意见放在眼中。

“我是站在他一方的,而不是程添美觉得。”博雪略为恶作剧地强调,“不过我告诉他,在这方面我对你的影响力还不够大,你是个义气男儿,为朋友可以两肋插刀,何况牺牲一些商业利益。”

听到她的讽刺,德昭心中闪过一丝不悦。“你说得也许对,镇业是我的朋友,我帮他忙是应该的,T&K创业之初也受过和兴的不少提携。无论如何,我很高兴有镇业这个朋友,总比选程添美这种家伙做朋友来得好。”他冷淡地抗议。

“是吗?我倒不这样想。事实上,你和镇业现在的关系,并不止是朋友,应该更偏重于商业上的合作伙伴关系。”

“那又怎样,不是相同吗?无论公事还是私事,我们都能守望相助。”

“我怕这只是你的理想。”博雪轻笑着叹了口气,“德昭,如果你要去参加赛马,你会挑什么下场,一匹一班马,还是一只乌龟?”

“当然是挑匹一班马,谁会挑只乌龟。你想说什么?”

“可你现在就是和只乌龟一起参加赛马。就因为那只乌龟是你从小的朋友。”

“镇业不是只乌龟。”

“不过你的确在参加赛马。总得挑对同伴。镇业不值得你这么帮他忙。”

“你刚才也说过,他是我的好朋友,而且他的公司也不是很差啊!和兴在电信行业中一直是家重量级公司。”

“的确,但就算一只大乌龟,也只是一只乌龟,它不能和马一个赛场比赛。”

朋友被这样挖苦,德昭很不高兴,况且还连带自己,他大声说:“听着,我知道你一直对镇业有偏见,镇业对你也是这样——”

博雪打断他:“我对镇业有偏见是私人的事,但这件事上,却并没带偏见。我只是就事论事。德昭,你要明白,生意就是生意。如果镇业破产了,我不会反对你用钱去接济朋友,但你不能和他一起做生意。镇业是个败家子,你在生意上帮他,只会被他连累而已。”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镇业有这么大的偏见?其实他一直把和兴管理得很好,和兴从他父亲传到他手中,资产扩大了一半。”德昭的声音渐渐高起来。

“那只是他运气好。他接手和兴并将之扩张的时候,正是电讯行业迅速发展的时候,他只是搭上了顺风车,而并不能证明他的能力有多出色。”

“一个人知道能怎么搭顺风车,就是一种能力。”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3-31 17:3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15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25楼

回复24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同床异梦》继续

“是啊,但对镇业来说,纯粹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博雪最大的本事就是能气得别人脸红颈粗,自己却仍气定神闲,风度优雅。“如果不信,看看近几年,随着IT科技行业经济热潮的快速冷却,和兴的业绩如何?它的萎缩比IT经济还快吧?”

她没有冤枉镇业,德昭提不出反驳意见,但又不想就此罢休。“你到底为什么对镇业有这么大的偏见,他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他问。

“他有犯罪倾向。”博雪断然说。

“这是我听到的最荒谬的评价。不客气地说,我觉得你犯罪的可能都比镇业大。他是我见过的脾气最温和,对人最好的人。”

“是吗?我倒不觉得。”

德昭暗想:“你没法觉得,镇业对人都不错,除了你。”

只听博雪接着说:“德昭,你记不记得我刚刚认识镇业的时候,和兴出了些财务上的麻烦,它的财务主管利用职务之便贪污。”

德昭隐约记起这件事。镇业察觉和兴出了问题时,就请博雪的一位核数师朋友帮忙查帐,后来发现是财务主管做假帐贪污,所以博雪对这件事知道得很清楚。

“那又怎样?”德昭说,这段往事过去已久,不明博雪重提它的意思。

“那记不记得后来事情怎么解决?”博雪问。

“你的那位核数师朋友发现和兴财务主管贪污后,建议报警,不过被镇业拦了下来。”

“为什么?”

“为什么!?”德昭加重语气,“因为那个贪污的财务主管是和兴的老臣子,对和兴一直忠心耿耿,他贪污完全情有可原,因为他儿子炒期指亏了,欠下高利贷,走投无路,差点自杀,那位财务主管迫不得己才出此下策,盗用公款帮他儿子填数。镇业知道后,私人借出了三百万,也不予追究下去。”

“那位财务主管现在在那儿?”

“他还是和兴的财务主管。”德昭明确回答,反问,“这样也算做错了吗?镇业是个仁慈,富有同情心的人!”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你听过这句话吗?”

“那是你的做人信条,我只知道应该得饶人处且饶人!”

“的确,不过这可不是应该饶人的地方。和兴是家上市公司,不只是欧阳镇业一个人的,他要对全体投资者负责。不说公司管理制度存在明显的漏洞,轻易就被钻空子贪污,它用的人也有问题,怎么能用有犯罪倾向的人?那个财务主管既然是和兴的老臣子,那按他几十年对公司的贡献,还有他与镇业家的私人关系,在孩子出了事后,完全可以正大光明地向欧阳镇业说出整件事件,请求他的帮助。他为什么不按正常途径向公司借钱,而要使到贪污这种犯罪手段?!”

博雪严厉地指责,她从来都不原谅人性的脆弱。德昭无可奈何地看着她。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02 09: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15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26楼

回复25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同床异梦》继续

“你从来没有虚弱无助到极点,不知所措过,对吗?那我真是恭喜你,你没有体会过那种绝境。那时候人不会有什么清醒的意识判断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只知道抓住眼前每一个机会!”

“这和危机无关。每个人的选择只与每个人的本性有关。一个有几十年经验的财务主管——特别是管理和兴那么大企业的财务主管,事到临头,居然不知道什么是解决问题的正确途径,这是不可原谅的错误。”博雪冷酷地说,“除此之外,我也不觉得镇业在这件事上显示了什么仁慈大度,只能说明他感情用事,做人糊涂,轻重不分。他或许是个好人,那又怎么样?T&K是在和他做生意。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和兴无论职员还是老板都是不遵守商业规则的人。不要以为有颗善良的心就能办好事,多少通往地狱之路是由善心铺就。不要说我没说过,镇业是没办法经营好一家上市大公司的,为什么?因为他不按规则办事。我只希望和兴垮掉的时候,不要连累T&K,不要连累我。至于你嘛,我想就算幸运没被镇业连累到,为了友谊,你也要与他同生共死的啦!”

听到这么横蛮的一番话,德昭气得浑身发抖。过了一会,才说:“不管怎样,挑镇业作伙伴,总比挑程添美做伙伴好!”他在心中加上一句“还有你”,但不敢说出来。“我毫不怀疑,如果T&K垮下去,向我伸出援手的肯定是镇业,而程添美作为伙伴,却会像敌手一样,趁我倒下时,像一群豺狗一样拥过来,把我啃得尸骨不存。”

“商场不就是这样,利用敌人的尸体壮大自己。”听到这样的评价,博雪并不觉得是种责难,“我没料到你是这样胆怯的。你挑伙伴,并不是考虑他能不能为你前进发展提供多少能力,而是考虑他会不会在你软弱时吞掉你?”

“这有什么不对吗?做生意更需要忠诚的伙伴。”

“但你的目标却是错误的。你选择的不是向最高最远发展,而只想得到保证,当你掉到最低时,至少还能生存的保证。说实话,如果你能保持自己的强者地位,就不必担心程添美会来吞掉你——程添美对有利用价值或比他强的同伴总是非常忠心的;如果你真的丧失领导地位,那么就算得到镇业的忠诚和帮助,我觉得也没什么用。”

德昭对这样的挖苦很生气,却又无法反驳。为了镇业的事情,两人弄得很不愉快。这在博雪并没什么,她反正总是没心没肝的了,但德昭却越发对自己的婚姻失望,希望从淑薇那儿得到安慰。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03 14:5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15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27楼

回复26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同床异梦》继续

他不清楚博雪会不会发觉他的婚外情,不过她在感情方面一向有点麻木不仁,或者真的没察觉到他的变化。德昭第一次产生离婚的念头,也许结束这段冷淡的婚姻对两人都有好处,对他来说更是种解脱。德昭向来不缺乏行动力,但产生想法和付诸行动之间,仍需要长时间的酝酿。德昭不是个保守的人,却也不像镇业那样视婚姻为儿戏,他对婚姻还保持着相当的敬意,认为那是人生中非常重要的承诺,不能轻易更改。最初意识到自己想到离婚时,德昭也很是吃惊。

他没有把离婚的想法告诉淑薇,一方面自己还无法下定决心,另一方面,不愿淑薇对他抱太大幻想。德昭觉得自己的这种想法很自私,他在利用淑薇的爱情和奉献精神,占她的便宜。而对淑薇这种好女孩,仅作为情人似乎太不尊重她了。

淑薇不知道他的内疚,尽管她也一直希望最后能与德昭修成正果,却因为性格腼腆,还是不好意思向他提出要求。她敏锐地察觉到,德昭的婚姻虽然明显地出了问题,但博雪在德昭心中还占着相当重要的份量,不管是对合法妻子的重视,还是他仍对她怀有情义,淑薇潜意识里,聪明地感觉到自己并没获得德昭的全部爱情,她还没有这样大的影响力。

另外,淑薇也接触过博雪。也许因为心中有愧,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她就非常害怕博雪,只要与博雪同一场合,手心就不由自主地冒汗。德昭离婚会带来一连串的不良后果,如果博雪知道是她破坏她的婚姻,极有可能对付自己。想到这点,淑薇就觉得不宜贸然要求德昭放弃现在的婚姻,与自己结婚,一切还是由德昭自己决定的好。现在,只要看见德昭越来越倾向自己,淑薇已经心满意足了。

“下星期四是东京的21世纪科技展览会最后期限,你打算去看一看吗?”淑薇问,她刚刚为德昭做好一周的工作日程。

德昭想了一下。为了和兴的事情,最近一直很忙,不敢走开,但每逢这类电脑科技博览会,他都有兴趣参观,这次也不愿错过。“嗯,那帮我订星期一的飞机票吧!”

“这次要不要带丽莎一起去,还是只你一个人去呢?”淑薇问得尽量委婉,可德昭还是听出她声音里的期待。

像科技博览会这些场合,德昭并不纯粹去参观,而是想找寻一些新的技术和新的合作伙伴,所以每次都是带丽莎一起去,既因为丽莎的工作能力强,也因为德昭不想惹起流言蜚语。但这次淑薇第一次显出和他一起去的愿望,他也不愿拒绝。

“不,这次带你去吧!”德昭微笑着说。

淑薇眼中露出高兴的神色,但还是说:“好吗?以前你一直是带丽莎出差的,而且我对这些技术并不像丽莎那样精通,可能没办法帮你什么。”

“没关系,最近丽莎这么忙,我带你出差也很自然啊!你做了我两年秘书,还没参加过这些科技博览会。这些博览会虽然标明是高科技的,其实非常有趣,我送你的那只机器狗就在去年博览会上展出过的,你不会觉得闷。”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04 15:1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15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28楼

回复27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同床异梦》继续

淑薇听了非常高兴,接着建议:“对了,下星期铃鹿举行摩托车50CC的比赛,我们参观完博览会,不如去看看铃鹿的比赛吧,我记得你说过大学时是业余摩托车手,还有个日本的同学是铃鹿摩托车赛车队的队员。”

德昭微微一呆,不记得自己何时告诉过淑薇这件旧事。那位同学叫松岗,是他大学时的同学,后来没毕业就回日本参加了职业赛车队。

提起松岗,忽然忆起和博雪恋爱时有一次去日本,碰巧也是铃鹿举行50CC摩托车赛,两人去观看比赛,顺便去看望德昭的老同学松岗。忘记后来为什么,他们迟到了,赶去铃鹿赛场时,比赛已经结束。偌大的赛场空荡荡的,观众、裁判、报道员都已走光,只有几队赛车小组留下检讨成绩,松岗的车队也在其中。旧同学重见,大家都很惊喜,聊得很开心。博雪摩托驾驶技术也很棒,后来在松岗的怂恿下,她还开着那辆经他们改装过参加完比赛的摩托车,在赛场上兜了两圈。

德昭清楚地记得博雪换上的那身黑色金色摩托车制服时有多帅,她戴着金色的头盔,反光的挡风玻璃镜遮住了她的脸,但谁见到她,都会觉得那肯定是位绝色美人。平直的赛道空阔寂静,她驾着那辆黑色的摩托车笔直地朝他们驶来,夏末黄昏,夕阳如醉,余晖映照在她背后的天空,她仿佛是从血色夕阳中走出来的,浑身散发着金色的光芒,飘渺得像个幻影。那时,他心中生出一股强烈的倾慕,以前从没人给过他如此强烈的感觉,当时和过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甚至觉得此生再也不能爱别人。

松岗非常羡慕他有博雪这样一个情人,因为松岗的情人极为反对他当摩托车赛手。那个女人见到摩托车就要皱眉头的,松岗与情人常为此吵架,可后来当松岗在比赛中失去一条腿时,那个女人仍旧嫁给了他。德昭猜想,如果换作博雪,她大概就会掉头离去。

博雪与普通女人的区别,在于她不会阻止爱人去冒险,有时甚至鼓励他去冒险,因为她自己也总在冒险,追求成功,追求更高的目标;但如果你受伤了、失败了,拖着疲倦的身体要找地方休息舔舐伤口,就不能去找博雪,她无法给你安慰和支持。博雪身上缺乏温柔宽和的母性,她的眼光只注视着强者,和她在一起,无时无刻都要保持强者的地位,如果失败了,她的目光立刻转向他方。

见到德昭很久没答她的话,淑薇有点迷惑,伸手轻轻推推他:“德昭,你怎么啦?”

“啊,没什么!”德昭回过神,笑了一笑,掩盖自己的思绪。

“刚才怎么啦?想什么那么出神?”淑薇微笑着追问。

“我在想什么时候告诉过你,在日本有同学是摩托车手的事?”

“上次我们在屯门公路看到有人非法赛车,那时你告诉我在大学时也是赛车手,忘了吗?”淑薇笑着说。

经提醒,德昭才想起来,那时见过那些赛车手的技术,不禁有种炫耀的心情,所以才告诉淑薇,没想到她记得这么清楚。

“你那位同学还在赛车吗?”淑薇问。

“不,后来他出了车祸,失去了一条腿。”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05 16: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15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29楼

回复28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同床异梦》继续

“真可怕!”淑薇一惊,“现在他还好吗?”

“挺好的。他和相爱了很久的情人结了婚,生了个可爱的小宝宝,他现在还在赛车队,做调械员,就是帮人改装摩托。”

“他妻子竟然允许他,他已经在赛场上失了一条腿,还做与摩托车有关的事?”淑薇话语里带着关心的不解。

“因为他喜欢赛车啊!”德昭含笑解释,“他的生命意义就在赛场上,他的摩托车改装技术也非常好,很多赛车队,甚至生产厂家都请他做顾问。何况,现在他又不参加比赛,就不再有危险。”

“可是,在赛场上总是会有意外。如果是我,无论怎样也不答应。”淑薇固执地坚持,而后默默无语地看了他一会,伸出一只手按在他的手背上,“你做过这么危险的事情却毫发无伤,真幸运。我好高兴你不再赛车了!”

德昭听了,心中很感动。博雪知道松岗出了事故时,说的是“真遗憾,他还没拿到一直追求的冠军,以后再也没机会实现理想了!”她不了解,比起理想,比起情人对自己理想的支持,男人或许更需要女人这种带着爱护的拘束。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惊破了温柔的气氛。德昭转过脸,伸手去接电话,淑薇拿起刚才放在办公桌上的文件,准备离开。但见到德昭接了电话后,脸色大变。

“怎么啦!”等德昭放下电话,淑薇关切地问。

“博雪公司的职员打电话来,说她在停车场被歹徒袭击,重伤垂危,现在医院!”德昭紧张得声音变得嘶哑,勉强说完,伸手掩住张开的嘴巴。

淑薇也顿时怔住,虽然博雪是她的情敌,但毕竟是她做了第三者,加上淑薇的性格又极为善良温柔,所以不像其他人对情敌那样,淑薇从来没希望过博雪会有什么意外。

德昭好容易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一边起身快步奔出办公室,一边吩咐淑薇:“我现在就去医院。”

“可等下有个重要的会议。”淑薇提醒。

“帮我通知一声改期。”话未完,德昭已经走进电梯。

驾车向医院飞驶的途中,他头脑中乱成一团,种种思绪纷至沓来,却一样也抓不住。即使在最极端的情况下,也没考虑过博雪会死的可能性,像那么强悍的人是不死的。想象她受了重伤躺在医院,这种感觉很古怪,多年来博雪甚至连感冒也没得过。可是,现在她却伤重垂危,说不定他赶到时已经死去。想着博雪也会死掉,除了震惊,德昭找不到其他的感觉,他应该难过,还是应该高兴,不知应该有什么反应才正常?

冲入医院,愕然看到博雪无恙地正从急诊室走出来,德昭像见了鬼一样脸色苍白地停在那儿。刚才到底是谁恶作剧,给了他这么荒谬的消息,他甚至没有怀疑,一路上还做好准备见到博雪生命将尽的样子。短时间内连续两次的震惊,他的反应变得迟钝起来。

“德昭,你怎么啦?”博雪见到他目瞪口呆的样子,上前问。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07 11: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15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30楼

回复29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同床异梦》继续

听到博雪如常的声音,心脏像复苏一样,咚咚咚地剧跳起来,捶得他胸膛发痛,他才觉得回到了现实世界。本来就是,博雪有金刚不坏之身,怎么可能重伤垂危?

“刚才是谁——你的那个同事,打电话给我,说你被人袭击,受重伤进了医院,可能性命垂危!”德昭喘了几口气,有点语无伦次,刚才剧烈运动又加上心情紧张,让其口干舌燥。

此时博雪的一位同事端着两杯水走过来。博雪接过一杯水,递给德昭,转脸轻声责备那个女孩:“莎琳娜,你说话怎么这么不清不楚,雁宾受了重伤,怎么说成是我受了重伤?”

莎琳娜刚才在旁也听到德昭的指责,一脸无辜地辩解:“没有啊!我说你和雁宾在写字楼下的停车场被人袭击,雁宾被人用裁纸刀划了三刀,受了重伤,你也被划了一刀,流了很多血,现在两人都在医院,雁宾重危。我叫方先生快点来医院。”

“噢,那是你听错了。”博雪轻描淡写地对他说。

德昭顿感不悦,把他吓得半死,好像还是他错了,但听到雁宾真的受了重伤,他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也许真的是他听错了。

博雪又对莎琳娜说:“不过你还是罗嗦了一些,才让人误会的。你只要说我受伤入院就行了,干什么拉上雁宾?雁宾的事又和德昭无关,你讲她的事,人家情急听不清,当然会误听成是我。以后碰到这种事,最好讲得简单扼要,与对方无关的事和人,就不要提,你当是在讲故事吗?来龙去脉都要交待清楚。”

德昭听了这话,不高兴减轻一些,又觉得人在紧张时,难免做出些没条理的事,很少有人真的能处惊不乱。博雪这样要求下属,也有点过分,虽然她说话的声音并不严厉,但莎琳娜被老板教训,只好默然低头,一副认错的样子,德昭反而同情起她来。

博雪接着问:“你通知雁宾的家人没有?”

“我打了六通电话,都没人接。”

那么雁宾可能真的接受她的建议,把家中的电话号码全部改掉,就难怪没人接听了。“刚才你有没有问医院雁宾的情况?”博雪问。

“医生说因为雁宾受伤的是颈部血管,失血太多,还处在危险期,现在转入深切治疗部。”

“那你帮她办了入院手续没有?”

“办好了!”

“雁宾的手机在不在你那儿?把它给我。你不用留下了,今天辛苦了,回去吧!”

博雪接过莎琳娜交给她的手机,转身对德昭说:“我们走吧!”

“你不去看看雁宾吗?”德昭惊讶地问。

“看什么?”博雪不受触动地说,“我又不是医生,去看了也没用。而且她现在深切治疗部,是不能随便去探病的。”

“可她是你的朋友,朋友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你一点也不关心吗?”德昭站住,略带责怪地看着她。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08 08: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15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31楼

回复30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同床异梦》继续

博雪转过头,表情严肃地说:“我刚才不是问了雁宾受伤的情况了吗?而且,如果我是她的治疗医生,一定去看她,可我不是医生,就算留下,也一点忙了帮不上,说不定还给医院增加不必要的麻烦。好了,你到底送不送我回去,还是想留下陪着雁宾?如果那样,我就乘车回去好了!”

德昭心中轻轻“哼”了一声。他应该早就料到博雪永远是这样,不能说她过分,但她做事总是让人感情上不舒服。德昭聪明地不再争辩,转身与她一起走出医院。

“你的车呢?”他问。

“在写字楼。”

两人走到停车场,找到德昭开来的车,开门时,他才发现博雪右臂受伤裹着纱布,因为外面穿着衣服,刚才没看到。

“你也受伤了吗?”德昭惊问。

“刚才莎琳娜不是说我也被划了一刀吗?”博雪淡淡地说,很想白他一眼,却什么也没做。

“我接了她的电话吓糊涂了,后来见你好好地从急诊室走出来,以为你没事,就没想到你也受伤了!”德昭有点尴尬,装出微笑解释,“很严重吗?”

“没什么,缝了几针。”

“会不会痛?”

“不,刚刚打了麻醉药。”

“这两天还是不要去上班了吧!”德昭建议。

“不行。雁宾已经躺在医院了,我再不去上班,公司的事情谁管?”

德昭望着博雪神色如常的面孔,感到要求她去关心体贴别人可能是有点苛求,她连自己受伤都不在意,怎么会有多余的感情去关心别人。如果现在换作是她躺在医院深切治疗部,或者也不会期望朋友去探视。

沉默了一会,德昭问:“你们写字楼的保安不是很好吗,怎么会让那些贼人混进去的?”

“不是一般的贼人,伤人的是雁宾的前夫。”

德昭很是惊讶,平常对雁宾的事也有所耳闻。“他们不是复婚了吗?怎么又会搞成这样?”

“前段时间又离婚了。那男人不甘心,一直试图挽回,不过雁宾总躲着他。今天那男人可能有点控制不住情绪,钻进了牛角尖,想杀掉雁宾之后再自杀。结果在一旁的我也被殃及池鱼。好在保安及时赶到,不然雁宾这次肯定没命。”博雪平淡地解释,并不觉得这是件很惊心动魂的事情。

“你们报警了吗?还是给他逃走了?”

“当场给保安捉住了,已经送到警察局去了。”

听了博雪的话,德昭心里像长了根刺一样不舒服。他并不熟悉雁宾的前夫,只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见过,当时见到他被雁宾呼来喝去,很让人可怜,不过,作为丈夫,像只狗一样被妻子牵来牵去,也实在有损男人的尊严。德昭一向不喜欢雁宾,她和博雪一样,都是自私霸道,咄咄逼人,处处要占上风的人,而雁宾的脾气更让人受不了,动辄当面给人难堪,德昭就有几次吃过苦头。虽然雁宾在这件事上是受害者,但德昭倒比较同情那个男人。

“如果被判严重伤害他人身体,也许会终身监禁。”他说。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09 09:3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15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32楼

回复31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同床异梦》继续

“这是肯定的。刚才我已给警方录了口供,审判时还要出庭作证。”博雪接口,声音冷淡,把个与己无仇无冤的人送入监狱,好像是件很平常的事。

德昭一怔。“你当真要出庭作证?”

“那当然,我是唯一的目击证人。”

“那写字楼的那些保安呢?”

“他们是雁宾倒地后才赶来的,没看到案发过程。”

德昭默然想了会儿,不免有点兔死狐悲之意,出于同情,试探地说:“我想你还是不要出庭作证的好,这毕竟是别人家的家事,外人不便插手。”

“这可不是别人家的家事。”博雪转脸看着他,清楚地说,“如果雁宾和丈夫吵架,这就是别人家的家事,而现在那个男人是持械伤人,他威胁到了别人的生命安全,这关系到公共安全。我出庭作证,不是多管闲事,而是在尽良好市民应尽的责任。”

德昭好不容易才忍住讽刺之辞。“可那个男人为什么要杀雁宾,他们夫妻之间的恩怨外人并不清楚。我们只看到了最后的结果,至于为什么产生这种结果的原因我们不知道。我觉得那个男人也是受害者,因为娶了雁宾这种老婆,说不定他是忍受不下去才下手的。”他说。

“不是忍受不下去,雁宾也并没有要他忍受下去的意思,他们已经离婚了!”

德昭并不了解真相,知道自己很容易被驳倒,仍强辩道:“可之前结的冤仇仍在。我们都见过雁宾的前夫,那个男人性格软弱,不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不会做出这么过分的事。”

“一个男人软弱到只敢向女人下手?!”

“他不过在反抗压迫!”

博雪冷冷地白了他一眼,那很像看苍蝇或蟑螂的眼神,然后淡淡地说:“那是雁宾和她前夫的事,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德昭一噎,怕被博雪揣测到自己的心思,又觉得已经被看穿心思,只好装作无所谓地说:“我没有激动,不过因为牵涉到你,大家讨论一下而已,我也只是就事论事。”

“并不清楚事实真相,就不是就事论事,而是瞎起哄。你刚才也说别人家的家事,外人不要插手,所以别胡说八道了。”

“好像多管人家闲事的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德昭不甘心地讽刺一句。

“我没有多管‘人家闲事’,我管的是‘社会责任’。”博雪丝毫不让。说完,转脸面对车窗外,明白地表示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谈下去了。德昭也不想再谈下去,反正他争不赢博雪,免得自取其辱,但心中不平之气难消,只好怒视着前方的道路。

雁宾在医院躺了两个星期,她伤势虽然严重,但毕竟年轻,伤口愈合得很快,只在皮肤上留下三道疤痕,扭扭曲曲,两旁都带着淡淡的缝针痕迹,像三条蜈蚣。因为是新疤,颜色鲜红,在脖子上特别明显。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10 12:3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15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33楼

回复32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同床异梦》继续

第一天回来公司,博雪看了她的新伤疤,说:“幸亏现在天气变凉,可以穿高领衫遮过去,但最好还是尽快磨掉它。琪琪不是提过‘月桂枝’有个去日本的美容班吗,要不要参加?日本的磨疤技术很好,上次玛姬也是去日本做掉大腿上的陈年旧疤,效果好得一点也看不出。不如去问问她在哪家美容医院做的。”

“你的疤呢?给我看看。”

博雪拉起衣袖,露出手臂,因为手臂上的皮肤比脖子上的光滑紧凑,她的伤疤比雁宾直,没那么恶心,但她的皮肤更白,所以红得更刺目。

“要不要一起去日本?”雁宾抚了下她的伤疤问。

“我想还是错开吧,你先去我后去。如果一同走了的话,公司的事怎么办?或者你在日本多玩一段时间啊!”

“现在还有心情玩吗?”雁宾了无兴趣地说,出事之后,她一直这种模样,“经此一次,怕是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你不能这样想。”博雪劝说,“就是因为遭逢不愉快的事,所以更要改换心情,不能让自己这么沮丧下去。就像穿了一件逊毙了的衣服,被人嘲笑后,难道还老穿着它吗?当然是赶快换下那件旧衣服,找件出色的穿上,再去搏人羡慕。世上男人多得是,赶快换一个吧,找到新男友,就很快会忘记难过的事!”

“多谢提醒!”雁宾兴趣依然不大,“还有这次的事,我还没谢谢你救了我。”

——博雪是因为救雁宾受伤的。

当时两人外出办事,在写字楼地下的停车场见到雁宾前夫正等她,雁宾下车与他转过一个拐角谈话。雁宾本来也非柔弱无力之人,这次完全没料到那男人会突然行凶,出奇不意,才被他手中锋利的裁纸刀割中,一招得手,那男人又接连划了她两刀。博雪原本留在车上等雁宾,听到她的叫声,下车跑过去一看,正见雁宾倒地。博雪原来学过跆拳道,忙上去打倒那男人,但自己也被划了一刀,后来大厦保安听到动静,才跑过来擒住那男人。这次没有博雪,雁宾也许真的会被杀。

“不用多谢,就算陌生人,救人也是应该的。”博雪不愿多言,转头问:“你家人对这件事说什么?”

“哦,这倒是这件事中唯一的好处。”雁宾轻佻又刻薄地说,“他们再也不说我离婚离错了,也不再说那男人有多好,我不去珍惜他。他们收声了。连荣生家人也因为他伤了人,不敢再上来劝说我们复合,现在总算耳根清静了。”

博雪听了嫣然一笑。雁宾瞟了她一眼,犹豫地说:“博雪,下星期荣生这件案子开审,你不要出庭作证,好吗?”

“为什么?”博雪笑容敛起,诧异地问。

“我咨询过律师,他说依荣生的罪行,杀人未遂,可能要坐十几年牢,但因为是夫妻之间的事,涉及感情纠纷,考虑到他的情绪不受控制,如果我的证词松一些,法庭也许会酌情减轻刑罪,判五六年监就行了。但如果有与被告无关系的第三者作证,可能就很难争取到陪审团的同情分。”

博雪考虑了一下,略带不满地问:“到现在你还放不下荣生?!担心他要坐多少年牢?”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12 14: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15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34楼

回复33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同床异梦》继续

“不单是为他考虑。说到底,这件事毕竟两个人都有责任。我放他一马,也算仁至义尽,别人,特别是他家人就不能再说什么。再者,就算他出狱,应该也不好意思再来见我啦!”雁宾抿着嘴唇,考虑着这件麻烦的事情,希望能一劳永逸地摆脱不愉快的过去。“你说呢?”

“你能这么想,当然最好,我本来只是想帮你的忙,让他多判几年刑,在牢房里呆一辈子,你也可以省心了。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想多管闲事。”

“多谢。”

“不过,在这件事上,我无缘无故被划了一刀,有点不合算。”

“那怎么办?我去日本后,带一串日本最好的养珠项琏给你作礼物,好不好?”

“我不喜欢珍珠。”博雪扮作非常大方地说,“这样吧,你从日本回来后,我再去日本,也去做一趟美容,来回机票和美容费用都是你包。”

雁宾表情夸张地大叫:“哇!要价要得好狠哪!”

“那你做不做呢?”

“让我考虑几天吧!看看荷包受不受得了。”雁宾讨好地说。

德昭当然不知道雁宾求了博雪,上次她态度那么坚定,尤其她一向讨厌雁宾的前夫,总当博雪一定会出庭作证。但到了开庭当天早晨,德昭却见到她悠闲地翻着报纸杂志,没有准备上庭的样子。

德昭问出“你不去法院吗?”,又担心自己无意中提醒了博雪她原本忘记的事,但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我不去啦!”博雪读着财经杂志,头也不抬地说。

“为什么?”

“我想你说得对,别人家的家事,外人不要插手。”博雪一言带过,不愿向德昭多作解释。有很多事情,两人看法并不一致。假如照实说雁宾想放前夫一马,德昭非但不会对雁宾改观,很可能还会说她做多亏心事,现在害怕了。而她想维护朋友,又要与德昭争起来,所以还是什么也不说的好。

德昭虽然不相信博雪的话,但还是很高兴她放弃了原来的决定。这在她是很难得的。博雪对敌人或自己讨厌的人一般都会穷追猛打、赶尽杀绝,绝不给对方翻身的机会。

“杰森结婚纪念,明晚在家开一个小派对,邀我们去参加。”德昭扮作漫不经意地试探,两人已经很久没一起外出了。杰森是两人公司的法律顾问,也是认识很久的朋友,生性喜欢热闹,常常呼朋引类开派对。

“我手臂上的伤疤还没好,穿晚装很吓人的。”博雪委婉拒绝,她不喜欢杰森的妻子,那个女人总用防范的眼光盯着她,好像生怕博雪抢了自己的老公,所以她尽量避开他们,不愿招惹无谓的麻烦。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14 15:3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15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35楼

回复34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同床异梦》继续

德昭根本没意识到妻子与朋友夫妇间的尴尬关系,谨慎地讨好说:“有什么关系,可以戴长手套啊,上次你不是看中一副绣花缀钻石的手套,不如去买下来,我付钱哪!”

“今年不再流行晚装戴绣花手套啦!”博雪简单回应。德昭无奈收声,心中有点失望。

博雪也不想多说什么,转过话题:“我看了最近几期T&K的财务报告,为什么业务量跌得这么多,就算受近期经济影响,但也不至于此,到底怎么回事?”

“锐新发起了价格战,各种芯片全部降价一半,它还故意针对T&K,把主要目标集中在我们的客户和产品上。”德昭回答。

“锐新”是家与T&K规模实力相当的芯片公司,近年一直是T&K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它的老板钟昊丰是个精力旺盛、盛气凌人的中年人,一心要击败T&K,吞并T&K的市场,在行业里独占鳌头。

“钟昊丰发神经了,干什么要发起降价战?就算想争夺市场,但这样不顾成本降低价格,对谁都没有好处,最后说不定还会拖跨整个行业。”博雪冷静分析,她对生意上的事很关心,却不会轻易紧张失措。

“我也是这样想。跟随锐新降价的话,我们一点钱也挣不了,那又何必做生意呢?但不降价的话,T&K的很多客户又都会转到锐新,最终又会丧失已有的市场。”

“锐新降价,同样无利可图,如果想赚钱,它的产品质量一定下降,如果要保持产品质量,那公司又支持不了多久。”

“我也是这样想,等它支持不了的时候,再还击。”

“可到那时说不定T&K已失去全部市场,先完蛋了!”

德昭无言。

“你就这样绞起双手什么事也不做吗?”

博雪略微责怪的语气让他心生不快。“那该怎么办?镇业倒提醒我,可以利用A货动摇锐新的声誉,这是他从过去的经验里想出的办法,去年他的和兴也是被A货搞得焦头烂额。”

“千万别听镇业那种馊主意,到时候栽赃不成,反倒弄坏自己的名声。那个欧阳镇业永远是这样,只会做些偷偷摸摸见不得光的事。”博雪刻薄地说。

“那我要光明正大地竞争,你又说我绞起双手什么事也不做。”德昭不满,在博雪面前总让人左右为难。

“不合法的事情当然不做,免得给人捉住把柄,要做当然合乎规则地做。”

“锐新可没什么破绽给你击败它。”

“企业没有破绽,但管理者一定会有破绽。”博雪考虑一会,轻声问:“有没有想过吞并掉锐新?这样既去掉一个讨厌的竞争对手,顺便又扩张公司。”

德昭对这个提议很有兴趣,但预测不到博雪会拿出什么办法对付锐新,假装说:“我怕锐新太大了,T&K吞不下去。”

“只要时机抓得对头。大学教我经济的老师说,如果击败不了对方,那就去融和它。”博雪一页页翻着手中的杂志,可对文字图片却视而不见。她在打对手主意时,若有所思的神态让她显出一种朦胧的表情,反而比平常更让人觉得容易亲近。德昭看着她,一种消失很久的感觉在心中泛起。

考虑了一会,博雪放下杂志,出门上班前对德昭说:“晚上把你手中锐新的所有资料都拿回来。”

  TOP
头像
孤独之客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6-04-14 22:4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513    精华:3   注册时间:2012-11-9    发短消息        

36楼

回复21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16 15:2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15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37楼

回复36楼 孤独之客  的帖子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16 15: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15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38楼

回复35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同床异梦》继续

德昭手中的资料没有多大用处,都是从正常渠道得到的信息,并无什么真正机密的资料。他一向如此,无论对伙伴还是敌人都保持君子风度,既无害人之意也无防人之心。有时博雪甚至觉得德昭做生意其实是个错误选择,像他这种性格,不如做个与世无争的专业技术人士更适合。

博雪没再多说什么,自己着手调查锐新和钟昊丰的所有资料。钟昊丰是名台湾商人,做通讯器材生意起家,九十年代初转做芯片生意,专门代理日本产品,几年前由台湾过来香港发展。博雪在锐新的企业经营运作中找不到重大破绽,但从雁宾口中,却得知钟昊丰为人非常风流。

“风流?!”博雪极高兴听到这个评价,双眼一亮。“那他婚姻家庭和不和睦?”

“哦!那你就放心,他太太是个典型的贤妻良母,十九岁嫁给钟昊丰,当时钟昊丰还是个家电销售员,可以说是贫贱夫妻,相识于微时,家庭非常稳固。两人生了一个儿子,今年大概十六、七岁。四年前锐新在香港的发展逐步上了轨道后,钟昊丰就把总部由台湾搬到香港,他妻子孩子也搬来香港,连他外母也一起跟来。”

“那钟昊丰自己的父母呢?”

“他父母双亡。”

博雪考虑了一会,又问:“他夫妻真的很好吗?”

“应该吧!据说两人从来没吵过架,钟太太对她先生在外的风流事情一概不闻不问。”雁宾不太肯定,眼睛骨碌碌一转,身体向前探了探,凑过来带笑说,“我从别人那听来的这个故事。钟昊丰平常出席宴会之类的场合,都只带情妇不带妻子,钟太太也不计较。但有一次很过分,有人亲眼所见,不是胡编的——在一个什么慈善珠宝拍卖会上,钟昊丰带着妻子和情妇两个女人共同出席,后来他投中了一套很漂亮的翡翠镶钻首饰,司仪当然把首饰拿到钟太太面前让她戴上,结果一旁的情妇面露不悦之色,钟昊丰当即叫他太太除下首饰,然后为情妇戴上——旁边的人全都看得目瞪口呆。”雁宾越说越高兴,显出一种女人搬弄是非时特有的兴奋。

“哈!”博雪张开嘴,露出个甜蜜的笑容,“钟太太竟然允许他这么胡作非为?!”

“允许,当然允许。”雁宾拖着声音,神情得意地说。“只是我料不到现在世上还有这样三从四德的女人,女人做到这种份上,真是无话可说了。”

“只是再怎么三从四德,表面不说什么,心里始终不高兴的。”博雪自言自语,脑海中灵光一闪,一个计划的雏形渐渐形成。“钟太太一点都不插手丈夫的事业?”

“不插手。像那种女人,也许就是因为太蠢,能力太差,才只能无限容忍男人吧!”雁宾话语轻蔑,“不过她手中有锐新百分之十的股份。钟昊丰掌握锐新百分之六十的股份,给了太太百分之十。可能他还是觉得有点内疚,想用百分之十股份作补偿。”

“这样有点危险!”博雪喃喃地说。

“有什么危险,有这样的妻子,不相信她还能相信谁?”

“百分之十太少了些。”

“少什么,再多股份在钟太太那种蠢女人手中也浪费了!”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17 15:3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15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39楼

回复38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同床异梦》继续

见雁宾没明白自己的意思,博雪微微一笑,没作解释。百分之十的股份虽少了些,但会做事的人,还是能利用这“百分之十”做很多事情,只是预算来说,仍有点紧张。过了两天,雁宾又说出一个让人惊喜的消息,钟昊丰给了现在的情人百分之五的股份作生日礼物,而他现任的情人竟然是她们的熟人玛姬。

玛姬是个专门利用男人赚钱的妖精,口甜舌滑,最会灌男人迷魂汤,男人被她灌得一个个晕乎乎,别说金钱,就是抛妻弃子也在所不惜。最近一段时间玛姬和钟昊丰走得很近,许多八卦杂志都登了两人的绯闻,所以博雪一点也不怀疑消息的是否可靠,毫无顾忌地直接打电话询问玛姬,玛姬得意地告诉她,手中真的有锐新百分之五的股份。

放下电话,博雪忍不住笑出声,拿起桌上的杂志,看着封面上的钟昊丰,得意地说:“真是自作孽,不可活。钟昊丰,想不到你是这么蠢的人。基督说过,不要光看见别人眼中有刺,说不定自己眼中有大梁哩!你自己的事情还没管好,就想挤掉别人的公司,未免太不自量力了。”

博雪搜集齐所要的情报,做足准备后,才向德昭宣布计划。

“我请了会计师预测了锐新的财务状况,依照它现在的经营方式,再过两个月,就是它负荷的极限,到时再不提高产品价格就没有办法继续经营下去。也就是说,再过两个月就是它的临界点,也是这家公司最虚弱的时刻。我们就是要趁此时击垮它。”

德昭坐在对面,看着博雪给他各种数据资料,略带钦佩地望了她一眼。“我洗耳恭听。”

“啊,钟昊丰太太手中有锐新百分之十的股份,如果我们买下她手中的股份,两个月后一下全部放手,再不经意地稍稍吹吹风,甚至不用吹风,上期财经杂志已经预测锐新这种经营方式无法维持,在股东中引起不安。但因为锐新还处于发展阶段,股票价格才能稳定,还略有上升,不过再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可能引起股票价格大跌。而那时锐新是没资金可以救市的。到时我们再趁机吸纳,如果顺利,也许就能完全控制住锐新。就算不够资金买下需要的股份,锐新受此重击,也会一蹶不振,至少很长时间不能恢复元气,T&K就扫除了最有力的竞争对手啦!”

计划非常不错,但实际不知是否可行?最大的难题是:“那钟太太会把手中的股票卖给我们吗?”

“我已经说服她。”博雪平静地说。

德昭一向清楚博雪的能力,但这次仍非常惊讶她办事的效率和手法。“她不知道T&K是她丈夫公司的主要竞争对手吗?”

“她知道。”博雪眼也不眨地说,“但她不知道是T&K要买她手中的股票。我找雁宾出面替我办这件事的,她也没想过幕后另外有人操纵。”

“可她也竟然同意,卖掉她丈夫公司的股票?!”德昭有点难以置信,“雁宾,不,你怎么教雁宾说服钟太太的?”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19 15:2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15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40楼

回复39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同床异梦>继续

博雪含笑娇媚地看了德昭一眼,他倒没猜错,“计谋”总是她策划的。

“我们只对钟太太说因为有人看中锐新的发展,想进入董事会,所以需要她手中的股票。当然,这样会让钟昊丰有点麻烦。但钟昊丰最近就是因为太得意太轻松了,才纵情声色,让他麻烦一点,他也许就没心情胡搞啦!再者,据说他搭上的女人是个专门离人妻子的狐狸精,如果钟昊丰坠入她的圈套,你钟太太的地位就难保了。到时钟昊丰如果有情有义,也许会给你一定的赡养费,如果他再听人唆摆,稍稍搞点花样,你手中的股票就一钱不值啦!所以无论从哪方面着想,卖掉手中的股票,都是正确的选择。”

“这样的话,她也相信?!”德昭叫道。

“是啊,所以说,女人想拴住老公,什么蠢事都干得出来。”博雪占了便宜,还把对方踩上一脚,“现在你只要准备好买下那些股票的资金就行啦!T&K有那笔资金吧?”

“当然!”德昭看着博雪,心底有种骄傲的情绪在滋长。他讨厌她玩诡计,但博雪在玩诡计时又特别富于魅力,特别令人佩服倾倒。他低下头,把岔开的心思转移到正事上,重新估算着各种可能性。“以百分之十的股份想动摇锐新那样一家公司的股票价格,还是有点危险!”

“不是百分之十,是百分之十五。另外百分之五在钟昊丰情人那儿,我们也可以买下她手中的股票。”

“哦,那是谁?你本事真大,两个女人都能骗过。”德昭略带讽刺地赞道,对两个上当受骗的女人生出点同情。

“这个就和我的本事无关了,这个女人可非常聪明,知道卖出手中的股票更有利可图——事实上,我更喜欢和精明的人做生意。”博雪不紧不慢地说,“那女人是玛姬。她近来几项投资都亏得厉害,需要资金周转,不过她卖出的价格要比钟太太手中的股票价格高得多,也许要高一倍。”

玛姬是博雪那伙“高窦猫”里最臭名昭著的一个,有利可图当然不会放过。“不过玛姬这样做不是很傻,说不定会得罪钟昊丰,维持关系不是继续能从钟昊丰身上获得利益?”德昭不解地问。

“哦,钟昊丰给她的利益不会再多过那些股票啦,现在锐新的前景不明朗,不知是好是坏,万一锐新撑不住垮掉,她手中的股票就不值钱啦!就算锐新经营得很好,钟昊丰那种男人也不一定会忠于她一个女人。现在趁好时机卖出那些股票,她才得到实质利益,这也是她从钟昊丰身上能获得的最大利益。玛姬很清楚这点,她可不会做吃亏的事。”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