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独家首发[都市言情]长篇小说《同床异梦》连载

福娃赢莹  版主   发表于:2016-04-20 17:0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5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6-1-17    发短消息        

41楼

置顶推荐!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22 08:4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23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42楼

回复41楼 福娃赢莹  的帖子

謝謝版主福娃贏瑩關注支持!祝編安!

附件

2016-4-22 08:40

回复41楼 福娃赢莹  的帖子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106227#p=1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22 08:5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23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43楼

回复40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同床异梦〉继续

博雪说话时,嘴角含着若隐若现的笑意。一股寒意在德昭的背脊冒出。想起镇业对博雪和她那群同伴的评价:“吸男人血,把男人榨干的妖精,物尽其用后,再一脚踢开。”他压下心中恐怖的感觉,谈着方案中的漏洞:

“可是,如果要用双倍的价钱买下玛姬手中的股票,T&K自身的资金就会紧张起来,如果锐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如法泡制T&K,我们就无还手之力了,最后要不两败俱伤,要不就是他买下我的T&K,我买下他的锐新,这样做就毫无意思啦!”

“买下玛姬手中股票的资金不用T&K出。”

“难道用你公司的钱?”德昭意外地问,博雪的公司资金应该没有那么多。

“当然不是我的公司。”博雪狡猾地一笑,“程添美最近不是拆了几家公司卖了很好的价格,现在手中应该有大量资金,让他出不就行了!”

德昭吹了声呼哨。“别作梦了,程添美成天只找别人便宜占,才不会做为他人作嫁衣这种傻事,而且他巴不得我死,怎么会帮我!”

“他帮的不是你,而是T&K,从这个立场上说,他和你是坐在同一条船上的,不由他不答应。”

“你当他和钟太太一样好骗?!”

“走着瞧吧!”博雪自信地挑了下秀致的眉毛。

如德昭所料,向程添美提及要求后,他苍白的脸上泛出一丝假笑:“我为什么用自己的钱帮别人的公司,我像这样的傻瓜吗?”

“第一,T&K不是别人的公司,你也占了相当大的股份。”博雪慢条斯理地分析,来之前她早就想好了理由,“T&K被锐新挤垮的话,你的损失也不少。第二,同样的,T&K这次如果真的能吞并掉锐新,它的市场份额就会扩大一倍,此外锐新就算暂时经营失利,它的实力还在那儿,它是家前景不错的公司,T&K吞并掉它,业务会更上层楼,投资一点点就有赚,你没理由放过机会。第三,你一直知道德昭讨厌你吧!他说不定会趁这次吞并锐新的机会,重新分配股份,把你所持的分额挤小,让你在董事会里的权力减少,你完全可以乘此机会咬住T&K这块肥肉不放,德昭也莫奈你何。添美,你这么精明的一个人,这些理由应该早就想到吧,这次我并不是求你,而是给你一个好机会,所以别摆出一副欲迎还拒的样子浪费大家的口舌,苏州过后可是没艇搭的。”

博雪说完,傲慢地微微侧脸对着程添美。程添美一双眼睛机警地搜索着博雪脸上的信息,过了一会,他忽然笑道:“德昭知不知道,他娶了个妖精!”

“你在称赞我呢,还是在讽刺我?”博雪浅笑着问。

“我当然在称赞你!”程添美目光一闪,笑着说,“难道听上去像讽刺吗?天哪,那我可真笨。”

  TOP
头像
黑脸老二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6-04-23 17: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629    精华:0   注册时间:2009-3-28    发短消息        

44楼

回复1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

考虑一下,
要不要看。
  TOP
头像
孤独之客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6-04-23 19:0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513    精华:3   注册时间:2012-11-9    发短消息        

45楼

回复42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24 15:3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23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46楼

回复43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同床异梦》继续

事情按计划进行,竟然得到了最好的结果。锐新近半年因为盲目降价扩占市场份额,经营业绩不佳,股东信心原就在摇摆,加上T&K又趁着它资金最紧张的时候大量抛出股票,造成股价大跌,锐新无力救市,T&K再趁机大量吸纳。没等钟昊丰反应过来究竟怎么回事,已经被对手击倒。

美中不足的是T&K吞并掉锐新后,程添美所占的两家公司的股份不减反升。德昭原本想趁着合并机会摆脱掉这个讨厌的合伙人,可当初需要程添美资金帮助时,却疏忽了这件事,也只能怪他粗心,不过,没有程添美的资金,T&K要收购锐新也并不容易,两害相权只能取其轻。德昭觉得博雪在建议利用程添美的资金时,一定想过这个问题,可她却没提醒他。

博雪听到德昭的试探,装傻说:“啊,这件事当初的确没想到,而且我也不知道你这么急于摆脱程添美,那现在只好继续与他合作下去喽!”德昭满腹狐疑,却又说不出什么。博雪背后对雁宾说:“与其让德昭找欧阳镇业那些败家子作伙伴,不如让他找程添美。程添美谈不上良友,至少也算诤友。他会拼命维护自己的权利,只要两人利益保持一致,德昭被他看住,也不容易做些损己不利人的傻事。那么我在德昭身上的利益也得到了保障。”

不管怎么说,博雪为T&K除掉一个强劲的竞争对手,德昭还是感谢万分。感谢之心一起,就对自己的感情出轨一事更为内疚起来,希望借机弥补一下过错。他对博雪说:

“前段时间为了镇业的事,我们之间搞得很不愉快,不过,事情也已经过去了。这次你帮了我大忙,谢谢你!下星期不如去欧洲旅行一趟吧,就去意大利,好不好?当再去度次蜜月。”

T&K刚与锐新合并,你走得开吗?”博雪不置可否。

“没关系,所有工作差不多都已完成,就算没做完,公司也有其他人可以负责。工作是做不完的,应该学会休息。我已腾出了两个星期的空闲,你说怎么样?”

“意大利的好东西可是很多的!”博雪眼中闪出狡黠的笑意。

“当然,我已经准备签支票了!”

他们原计划去佛罗伦萨、米兰、威尼斯三座城市,但第一站到威尼斯时,就发觉这座名城好玩的地方非常多,所以两个星期的假期都在此度过。两人坐着贡多拉欣赏了水都夜景,参观了各家著名的美术博物馆,在圣马可广场上喂了鸽子,在总督府里听了古典音乐会,在金宅黄金楼梯麦杆桥上照了相,博雪买下了许多古董珠宝。

两个星期的时间一瞬即过。德昭重新恢复了对自己婚姻的信心,庆幸之前没有因一时冲动而提出离婚,博雪对这件事还一无所觉。也许那种厌倦和冷淡是每段婚姻中必经的,而并不是两人间真的出了什么问题。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24 15:3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23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47楼

回复45楼 孤独之客  的帖子

谢谢!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24 15:3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23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48楼

回复44楼 黑脸老二  的帖子

先生如有时间和好心情,不妨看看,指点一二。谢谢!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26 17: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23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49楼

回复46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同床异梦》继续

回首过去,德昭依然觉得,当初选博雪作妻子是一生中最佳的选择。博雪是他认识的女人当中最聪明、最漂亮、最优秀的一个。她在生活和感情上或许有小小欠缺,但在事业上却能给予他很大帮助。就像这次锐新的事情,如果换作淑薇,她决不能给他这么强而有力的支持,帮他除去对手。德昭知道,这样评价淑薇非常不公平,他在以博雪之长比淑薇之短,但不管怎么说,他需要的而又适合他的妻子是博雪而不是淑薇,或许,应该结束与淑薇那段不上正轨的感情。

如果德昭真的结束了与淑薇的情侣关系,那么他与博雪无论维持婚姻还是平静分手,两人都一辈子无仇无冤。然而,德昭还没来得及与淑薇分手,却发生了另一件事。

回香港的飞机上,在一本八卦杂志上看到一则令人惊愕的新闻:富商钟昊丰杀妻,已被警方拘留。心怀忐忑,下了飞机回家途中,顺便买回很多八卦杂志。最近钟昊丰生意失败,又突然杀妻,正是城中最轰动的新闻,各家报纸杂志长篇累牍报道。虽然钟昊丰杀妻细节和原因上各说不同,从中还是推测到德昭最害怕的结果——钟昊丰是因为发现妻子卖出手中锐新的股票,导致他生意上一败涂地,才杀妻的。

推根溯源,那么一切都是他引起的,他和博雪是罪魁祸首。想清除掉竞争对手,两人设下圈套,结果他们取得最大胜利,然而一个女人因此被杀,一个男人因此成为凶手,至少会因故意杀人罪被判监二十年,一个家庭因此被毁,这是德昭始料不及的,也是他承受不起的结果。

当德昭脸色苍白地把这个消息告诉博雪时,她却没有任何反应。刚才在飞机上,她同样读到那篇报道,但一点也不觉得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嗯!成事不说,遂事不谏。事情已经到了这步,这也不是当初我们能预料到的。现在后悔有什么用?”她空泛地说着安慰之辞,觉得他的反应过敏实在可笑。

看见博雪一点触动都没有,还忙着打开行李箱,整理着从意大利带回来的各种贵重而无用的垃圾,德昭惊讶她真是铁石心肠。“你一点都不觉得内疚吗?”他几近责备地问。

“一点也不。当初锐新向T&K叫阵,就应该做好输的准备。”博雪挑衅地望着他,调侃地说,“香港这么多破产的富豪,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杀妻泄愤!”

听到这种毫无内疚的语调,德昭觉得格外刺耳。“可并不是每个富豪的破产,都因为妻子听了我们的唆摆导致的!”

“不对,真正的症结在钟昊丰自己身上,如果不是他对妻子不忠,钟太太也不会猜忌他,钟太太不猜忌他,就不会把股份卖给我们,我们买不到股票,也就无机可趁——一切都是钟昊丰引起的,”博雪丝毫不让,精明地将责任全推在敌人自己身上。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30 08: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23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50楼

回复49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同床异梦》继续

“不过导火索始终是我们点燃的,钟太太的猜忌也是我们放在她心中的。”

博雪脸上的笑意敛住,眉头渐渐皱起,眼中露出严厉的目光。“别把责任推到我头上,T&K的总裁可是你,锐新的对手也是你,是你搞垮锐新的。”

“是啊,不过那个诡计可是你出的,也是你去执行的。”德昭并不想推卸责任,只想让博雪明体会到他心中的感觉。

然而,博雪却完全误会了他的意思。“把责任推到我的头上,就能减轻你的罪孽吗?”她直视着他,满怀恶意地说,“德昭,我告诉你,如果有地狱惩罚我们这些恶人,你和我都要一同下去,而且你的罪孽肯定比我更大。如果不是你的软弱无能,保不住自己的公司,我会帮你出这种主意?嗯?!何况我只是让钟太太抛出手中的股票,我只做了这点——你要记住!锐新股票后来大跌的时候,谁趁机收购了它?做决定的是你吧?除掉这个竞争对手,谁最高兴,高兴得要和我一起去欧洲再度次蜜月?现在死了人,有人犯了罪,你就害怕了,忘了一切根源还是在你身上?——”

德昭被讽刺得体无完肤,既后悔又恼火,大声说:“对,罪魁祸首就是我,我一个人内疚忏悔,行不行?”

“那你去出家吧,或者跳进黄河去清洗一身的罪过吧!不过不要在我面前哭哭泣泣,我不会安慰你的,我讨厌看见别人一副窝囊的模样!”说完,博雪甚至没有换下行装,就开门出去,好像为了示威,还故意把门重重甩上。

德昭瞠目对着那道紧闭的大门失神,过了好一会,才嗤笑一声,自觉愚蠢,刚才怎么会对博雪没完没了地说了那些话。也许在意大利的两个星期实在太愉快了,让人生出错觉,他竟然忘记了博雪的本性,期望在她身上得到安慰,真是缘木求鱼,被她讥笑也是活该。

钟昊丰杀妻罪证确凿,被判入狱服刑十五年,他没有提出上诉。淑薇见到德昭近来心情不好,当然了解原因,总是希望能找到办法开解他。

“事情已经走到这步,我还有什么办法弥补过错。”德昭口吻沉重,博雪所说“成事不说,遂事不谏”的确有道理,然而他却无论如何不能释怀。

“钟昊丰入狱后,他儿子还和外祖母留在香港。钟昊丰生意失败后,朋友也走光了,好像没什么人照看孤儿寡母。要不要去看看这祖孙两人,老的老,小的小,女儿又死了,爸爸又在监狱里,没有一家之主,很可怜的,去看看他们有什么需要,能帮忙的尽量帮忙,也算尽一点心啊!”

德昭听了心有所动。“但就这样去,恐怕不太好,毕竟是T&K弄垮锐新的。”

“一个老太太,一个小孩子,不会知道中间的过节的。就说是钟先生的朋友,去看看他们。就是戳穿了,别人不一定把所有过错责任都怪到你头上。而且,这件事T&K的确有责任,说明原委,能得到他们的原谅,你内心不也安乐一点吗?”淑薇柔声劝说。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5-05 15: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23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51楼

回复50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同床异梦》继续

德昭不再坚持。“那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

“我是打算陪你一起去。”淑薇温柔地说。接触到她柔和的目光,德昭觉得自己惶惶不安的内心才找到了所依。

钟昊丰虽然生意失败,但钟太太之前把股票卖给T&K,留下了这些钱给家人,所以老太太和孙子依然住在南湾的豪宅里,生活费用都没有问题。家庭剧变后,又经过传媒的一轮围攻,佣人对陌生人的警惕性很高。德昭费了一番口舌,才让佣人开了门,钟昊丰之子钟天泽上学去了,接待他们的是钟太太的母亲。

老太太听说是钟昊丰生意上的同伙,立刻改颜相向:“唉呀,自从钟家出了事以后,昊丰以前那些巴结的人都不知到哪去了,当我们这里有瘟神,全都绕道走。昊丰也是有眼无珠,结交的都是些势利的人。人一失势,人家当然不来了,幸亏他还有几个真朋友,知道关心我们孤儿寡母。”

德昭一阵窘迫。“我前段时间去了国外,回香港后才知道昊丰出了事。可是法律上的事,我们也帮不上忙,只好来家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只管开声说,我能做到的尽量做到。”

“家里也没什么事情。现在昊丰在监狱,我女儿死了,家中只留下两个佣人,其他的都走光了,开销也没那么大了。我女儿临死之前,给我和天泽留下一大笔钱,还另外有些楼盘,这些钱足够我们祖孙两人用的了,以后天泽读书或者出国的教育费用也够了。可惜我女儿死了,如果不死,我们三人离开天泽那个死人老爸,生活得也很开心。

“哼,我女儿跟着昊丰辛辛苦苦二十年,到头来靠到他什么啦?!昊丰这么聪明,一个人挣下几十亿身家,平常人谁做得到?当初我还觉得女儿嫁了个好老公,连我后半世都有靠了,谁知男人真是一发达就变坏,昊丰没有钱时,夫妻两人还恩恩爱爱,一发达,就在外面鬼混。每次看到他在外面和那些不三不四女人的绯闻,我女儿都气得要死,要和他闹,我都劝我女儿,男人都是这样的,再说你离婚了,天泽没爸爸怎么行?你现在怎么说也是钟太太,那些狐狸精不敢拿你怎么办,你离婚了,不是趁了那些坏女人的心愿。所以我女儿一直忍一直忍,谁知这次昊丰竟然为了那个狐狸精,叫什么玛姬的,要和我女儿离婚,这是他从来没说过的。为这件事,还打我女儿,把我女儿打得鼻青脸肿,好几个礼拜不能出去见人。我实在看不过去了,就对昊丰说,你以为那只狐狸精是爱你,她是爱你的钱啦!为了个野女人打自己的老婆,问他有没有良心?

“他不听我的,果然被那只狐狸精搞垮了他的公司,他没钱了,那只狐狸精当然就离开他了。那个女人又年轻又漂亮,与昊丰分了手当然还可以另找个男人。昊丰不怪那只狐狸精,反倒怪我的女儿,终于搞到家破人亡啰,这都是那只狐狸精好带挈。这种人,等天收她吧!只可怜我女儿,跟着个男人捱了一世,当头来什么都没有,还死于非命,丢下我一个老太婆,孩子又小,怎么办呢?”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5-11 17:1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23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52楼

回复51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同床异梦》继续

老太太心中怨恨已久,无处发泄,难得有个人来,就唠唠叨叨说个没完,提到钟昊丰就恨得牙痒痒,提到女儿又极为伤心,再就是痛骂“离人妻子”的狐狸精。不知老太太到底不知道还是有意洗刷女儿的清白,一口把全部责任推在玛姬头上,咬定是这个狐狸精搅得女儿一家家破人亡,就连钟昊丰杀妻,老太太也觉得一定是玛姬教唆的。德昭在一旁耐心听着,有点惶恐又有点安慰。

老太太长篇大论地讲到口干舌燥,停下来喝茶时,淑薇体贴地又代德昭问了一声:“老夫人,现在家里有什么事还没办完的?要不要我们帮忙?”

“噢,就是我女儿墓碑到现在还没弄好。我想把她迁回台南祖家,钟家的祖坟都不知道在那儿,说到底,我女儿是钟昊丰杀的,我怎么也不愿再把她放到钟家那儿去。不过天泽又说要把他妈妈葬在香港,因为他不想回台湾,他读书,以后出来发展,也想留在香港,我不好再说什么。不过,把女儿葬在香港,她不就一个人孤零零的吗?这次找的墓穴风水又特别好,花了一百万噢!风水先生说是葬在那里,一定能保佑子孙飞黄腾达。这还用说,我想天泽妈妈在天之灵,一定会保佑他的。不过话说回来,我也不望天泽像他爸爸那样,飞黄腾达有什么好,到后来还不是家破人亡。”

老太太三心两意,就是一个墓碑也决定不了怎么好,似乎什么意见都接受。这件事德昭也不便开口,看来钟家的确没什么需要外人帮忙的。他正准备起身告辞,钟天泽下学回来了。

钟天泽是个脸色黄弱的少年,长手长脚,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不知是不是刚刚遭逢母亲故去、父亲坐监双重打击,在学校又受到各种压力的关系,小小年纪,背就有点驼,显出一种与年纪不相符的疲态。

钟天泽并不像他外祖母那样,把来拜访的人都当作钟昊丰之前的朋友,他比外祖母更清楚自己父母出事的原因,也知道方德昭是谁,他进门第一次见到德昭时,眼中就充满了敌意。在德昭报出姓名时,他立刻大吼道:“滚,滚出去,你竟然还敢来这里。”

德昭难堪地站了起来,淑薇也不安地双手拉住他的手臂,不知所措地看着狂怒的少年。老太太对孙子的愤怒莫名其妙,带着溺爱地责备说:“天泽,怎么可以这样对客人说话,这位方先生是你爸爸以前的朋友,他特地看我们……”

“什么朋友,锐新就是被这个人弄垮的,你还把仇人当恩人,老懵懂。这种人来这里干什么?还来看我们的笑话吗?就是他害得我们家这么惨!”钟天泽怒火更盛,对着外祖母吼叫了起来。老太太被孙子骂了几句,一半自己糊涂,一半出于溺爱,像真的做错事一样忍气吞声了。

淑薇在一旁看不过去,插嘴说:“钟天泽,你怎么能对你外祖母这么说话?”

“这是我们钟家的事,关你什么事?臭八婆!”淑薇跟德昭一起来的,对敌人,钟天泽更不客气了。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05-18 10:0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77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53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05-25 12:0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77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54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05-30 21: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77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55楼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6-05-31 10: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15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56楼

引用:
原帖由 晨云白如雪 于 2016-5-11 17:17 发表

老太太心中怨恨已久,无处发泄,难得有个人来,就唠唠叨叨说个没完,提到钟昊丰就恨得牙痒痒,提到女儿又极为伤心,再就是痛骂“离人妻子”的狐狸精。不知老太太到底不知道还是有意洗刷女儿的清白,一 ...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06-08 06: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77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57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06-14 11: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77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58楼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8-03 10:2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23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59楼

回复52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同床异梦》

面对这种固执又不讲道理的小孩,德昭不知怎么应付,勉强对老太太说完几句要说的话,已经被钟天泽又推又搡地赶了出来。钟天泽会这么恨自己,德昭当然也有所预感,却不料他态度这么激烈,离开钟家之后,他还始终放不下这件事。

淑薇想方设法替德昭解忧,之后多次暗中拜访钟家,为德昭解释。实际上,钟天泽只是隐约推测到母亲卖出锐新股票的事情,而并不确切知道真相,加上老太太一心只是怪责“狐狸精”和钟昊丰,所以祖孙两人并未坚持多久,就开始接受德昭的道歉和照顾。尽管钟天泽并不真的把恩仇一笔勾销,可德昭心中还是安乐一点。由于钟太太生前已把祖孙两人的基本生活费用等都作了安排,德昭能给予他们的照顾也不多,因此,在锐新公司重组之后,德昭拿出百分之三的原始股给钟天泽,等他满十八岁就能自由使用。

博雪知道后,不以为然地说德昭“多此一举”。她对这件事处之泰然,毫不内疚的态度,德昭原本就很有意见,听了这句话,更觉逆耳。

“我觉得这不是‘多此一举’,而是非常有必要。”他强调说。

“有什么必要?!”博雪反问,“有补偿你罪过的必要?有让你良心好过的必要?”

“当然如果你没有良心的话,就没有这种必要。”德昭挖苦说,却一点也没触动她。

“我当然有良心,只是我的良心和你的不太一样而已。”博雪说,“有时候我真不理解你的观点,对这件事你的反应是否有点奇怪?是不是觉得当初如果我们俩坐等着钟昊丰把T&K吞掉,你的良心会更好过一些?”

“你在假设一件不可能的事,现在是我们吞掉了锐新。”

“在商场上,就是这样。不是你吞掉别人,就是别人吞掉你,只有两项选择,非此即彼。”

“别把你自己的行为都归结成为势所迫,”德昭摇头说,“这个世界还没那么残酷,你真当我们身处的是原始森林吗?“

“哦哦!你现在就在怪我当初不应该帮你忙挤垮锐新喽,是不是?那你以为自己有能力维持一种势均力敌的平衡关系吗?既不受他人的威胁,也不去威胁他人。保持这种平衡可是要更强的实力,你当自己具有这种能力吗?”

德昭默不作声,对这样的争论心生厌倦。近来他和博雪关系比以前更为恶劣,除了相互讽刺挖苦,似乎再也找不到其他话可说。他尽量想缓和矛盾,然而博雪却固执难化。

过了一会,德昭叹息了一声:“有时候我觉得和你沟通真是特别困难。”

“你对婚姻不满吗?”博雪直接而尖刻地问。

德昭不知怎么回答,微微皱着眉头反问:“你不觉得我们的婚姻出了问题吗?”

“不觉得。”博雪表情冷淡,“我觉得这段婚姻非常美满,大家各取所需,各有所得,谁也没占谁的便宜。别人不是一直公认我们的婚姻是段良缘吗?”

“可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我觉得你我之间差别真是太大了。”德昭不想太尖锐,但还是忍不住说,“我觉得你根本不爱我。”

“你这么说我很吃惊,我以为我在爱你。如果我不爱你,为什么要这么帮你,为什么费心机来维护你的利益?”

看着博雪的眼睛,德昭猜想她并没撒谎,也许这才是两人最大的分歧。“你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好,也许没人比你更好,但是博雪,爱人并不仅仅是这样的。”他认真地说,“我不止是需要你一种外在形式上的帮忙或什么的,主要的是我需要你能在心灵上安慰我,在我受伤时,在我虚弱时,你能给予我这种帮助吗,你做得到吗?”

说着,德昭怀有一丝希望紧紧盯着博雪,但她格格地笑起来,转过脸去,答非所问:

“去问问你那些结婚又离婚的朋友,当他们受伤和虚弱,有哪个爱人留在他们身边安慰他们?德昭,别再抱怨了,在我们的婚姻里,你一点亏也没吃。看看你的那位朋友镇业,他结了四次婚,每次离婚,就要支付太太三四千万的赡养费,而我才刚刚为你赚下上亿的利润。”博雪骄傲地说,回眸看了他一眼,“当然,如果你不想维持下去,我也没意见。”

  TOP
头像
晨云白如雪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08-04 16:3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23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4-12    发短消息        

60楼

回复59楼 晨云白如雪  的帖子《同床异梦》

C

德昭送了一艘游艇给淑薇,多谢她在钟家这件事为他尽的心。淑薇并不会驾驶游艇,而德昭却很喜欢驾船出海。航行在辽阔海天间,平常生活工作的压力烦恼似乎都被清风碧浪荡涤干净。因为他喜欢,所以淑薇也就一直向往两人单独一起出海,而他原有的那艘游艇又差不多全归博雪使用,不方便带淑薇上船。

游艇买回来后,泊在游艇会码头,与博雪的游艇只相隔不远的几个泊位。淑薇用自己的英文名字“Sabrina”为船命名,博雪把她的游艇起名叫“海盗”。两艘游艇都购自意大利著名的游艇制造商,可各不相同。买“海盗”时,博雪最看中的是“速度”,船上配有三副引擎,最高时速可达55海哩,如果用它走私,可能没有海上缉私队追得上它。这艘游艇驾驶起来非常轻巧,只需轻轻施一点压力,就会立刻服从。“Sabrina”最高速度只有32海哩,它注重的是“舒适”,游艇不大,仅供两人使用,上面煮食炉具、音响设备、按摩浴缸一应俱全。

两艘游艇停泊得如此相近,从这艘游艇上就能看到那艘,德昭心中产生种古怪的感觉。这两艘游艇就像它们的主人一样,虽然表面毫无相似,似乎也没什么关联,但会不会有个聪明人走过,一眼看出这两艘游艇背后的联系呢?这种想法让德昭惴惴不安,又不可抑制地有点得意,就像小时候干了坏事又瞒过老师家长未受惩罚一样。他忽然很想知道别的男人怎样在妻子与情人间保持平衡的,还是都是像他这样,开始时总是提心吊胆、战战兢兢,久而久之就变得坦然起来。德昭内心深处很清楚自己在玩火,却既无法决心与博雪离婚,又不能与淑薇分手。感情走私如同吸毒,明知后果严重,却存着万一的侥幸心理,怎么也戒除不了,直到有一天真的死了,后悔也就迟了。

复活节长假期间,博雪到上海公干,德昭带着淑薇驾船出海,在海上一天两夜,度过了一个心满意足的悠闲假期。如果不是博雪就要回香港,他还想再玩一两天。

回到家,接到一个意想不到的电话,是博雪在加拿大的妹妹皓冰打来的。博雪早年全家移居加拿大,父母在一次飞机意外中身亡,之后她就回了香港。除了父母,她只有个妹妹,还留在加拿大。德昭只知道这么多妻子的过往,从她提到妹妹的态度上,德昭隐约猜测到姊妹两人有很深的过节。

在电话中,一点也听不出博雪妹妹对姐姐有什么不满。皓冰有一副略微沙哑而温柔的声音,可能在国外住久了,说中国话时有点不习惯,齿音咬得不是很准,显得像个口齿不清的孩子。

听到德昭的声音,她呆了一下,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迟疑地问:“请问高博雪在不在?”

德昭听不出电话里的声音是谁,打电话给博雪的人通常都是公司同事或业务上的客户,就说:“她出差去了,现在不在香港。请问有什么事吗?”

“呃,也许你听博雪说过,我是她在加拿大的妹妹,我叫皓冰。”对方声音里仍有着明显的迟疑,却非常有礼。

“哦,你好,我经常听博雪提起你。”出于礼貌,德昭撒了个谎,反应出对方还不知道自己是谁,立刻自我介绍。“我是博雪的丈夫,我叫方德昭。”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