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长篇小说连载] 茅庐梦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13 12:2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81楼

                            二十五 张寡妇【1】

浪淘沙  生命      
    火焰一团燃,风雪无边,光微光烈任苍天,时明时灭都不断,亘古绵延。
    沧海一条船,波浪无边,浪峰浪谷任苍天,载喜载忧都不断,驶向黄泉。

   老姑走后,小弟也满月了。 在这个夏天里,我的口琴怎么也找不到了。人们都怀疑小果子偷的,可是又没有证据。害得小果子和我一样,挨了一顿打。究竟是我连累小果子,还是小果子连累我。当时的我是看不出来的。我不是疑邻盗斧的人,更谈不上智子疑邻了。相对地说,个人的没有根据的怀疑,往往会铸成大错。许多人都来怀疑一件事,十有八九是真的。
    这天,姆妈到菜园里去,吩咐我在家里看小弟。小弟突然醒了,大哭起来,我学着姆妈,哼着家乡特有的“摇篮曲”:“呵哇呵哇呵呵,小儿要睏啰呵,小儿睡得香啰,呵哇呵哇呵呵。小儿瞌睡来子,呵哇呵哇呵呵。”我的“摇篮曲”正好被路过我家门口的张寡妇听到了,她笑得停不下来,丢下狗屎扒子和粪筐,走进我的家门。对我说:“小宝哎,这是你的儿子吗?”
   “不是的,是我小弟。”
   “哈哈哈,我娭毑,笑死人了,你不是讲‘小儿要睏啰’啊!”这个本来很丑的女人笑起来更丑。
   “我姆妈就是这样摇我小弟的。”
   “你姆妈能讲,你就能讲啊!”她忽然问我:“你是乃家的儿子啊!”
   问得我莫明其妙,我很生气地说:“我是老生的儿子,你都不晓得啊!”
   “你是你姆妈从无为带过来的,你小弟才是老生的儿子。你有了小弟,以后老生就不喜欢你了。”
   “你瞎扯的,你走,我不跟你讲了,你别到我家来。”我向她大吼着。
   她见势头不妙,慌忙走掉了。
   一会儿,姆妈回来了,我哭着向她说:“小寡妇讲,我不是大大的儿子,是你从无为带过来的。小弟才是大大的儿子。”
   “你别听她奈屄咀巴瞎讲,你就是你大大的儿子,我找老疯子去。”姆妈一听我说,显得很急的样子,就去找老疯子。把张寡妇对我所说的话一五一十地全部对他讲了。老疯子本是个火龙毛子(急性子,容易发火),立刻去找妹妹,口里吅道:“一张臭咀巴,什么事都乱讲,我来把你屄咀巴打肿掉,看你可敢乱讲了。”
    张寡妇一见她哥哥生气,腿肚子发软,连忙认错:“哎哟,我讲错了,我向她家赔礼道歉,有兆吧!”说完,慌忙跑到我家,对我姆妈说:“生师娘哎,我是开玩笑的,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别多心了吧!”
   “这种玩笑也是乱开的,要不是看在老革命的面子上,我不打烂你的咀巴才怪呢?”
    “是的,我晓得了,小宝呢?” 这个丑女人又转向我说:“小宝哎,刚才我是和你开玩笑的,你还当真啊!我看你摇小儿好玩,故意逗你的。”她又转身对我姆妈说:“你家小宝真好玩,呵小儿呵得清隐隐地。”说完又笑起来。
    “他小伢家知道什么,学我的呗。这回就算了,你家去吧!”
    张寡妇笑笑地走了,姆妈对着她的背影秋了一眼(一种眼部表情,表示不满或不屑的意思)。对我说:“小宝,她咀巴臭,别听她瞎讲。噢!”
    说起这张寡妇,也是个命苦的人。她是老疯子妹妹,长得又黑又丑,那时候,村里人都叫她“黑铁鬼子”,家里只好把她许给山里一户穷苦人家。谁知她命里克夫,还未过门,那男的就死了。大宋庄有一座节妇牌坊,她很羡慕那女子能为夫守节。从此,她立志守这“望门寡”(未过门就在娘家守寡称为望门寡),鸡掸水,狗连筋,她都不敢看一眼,她守身如玉,也想树一座大宋庄那样的节妇牌坊。反正家里还殷实,养得起她,谁知,她大大被日本鬼子打死了,一年后她母亲也得病死了,哥哥当兵在外,顾不了她这个妹妹,所以家里大部分田产被小辫子变相的夺去。自己一个寡妇,门前是非不断,没少遭人唾骂。她感到十分委屈,平日里,只能一个人偷偷地掉眼泪,没有人同情她,理解她。特别是小辫子,本是自己的小爷,非但不保护她,却比别人更厉害,总喜欢捕风捉影,造谣生事。而村里人对男女关系的事,特别敏感,对伤风败俗之事更是深恶痛绝。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14 17: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82楼

亦道春风为我来【用白居易诗句作轱辘体】

----分韵得“来”字【新韵】


亦道春风为我来,无边丝雨染苍苔。
河边寒柳芽尖绽,只见桃花不敢开。


一轮红日照天街,亦道春风为我来。
昨夜桃枝生嫩蕊,今晨玉露点香腮。


满树桃花情满怀,重重叠叠胜瑶台。
问君笑意因何起,亦道春风为我来。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17 05:3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83楼

                      二十五 张寡妇【2】

    据说《礼记》有“寡妇不夜哭” 的教条。她哪里知道这个,白日里受气太多,到晚来,哭着宣泄一下,却被小辫子听到,说她坚守不住,心眼花身子热的想要男人了。
    范圩有个小伙子,是个孤儿,从小帮人放牛,长大了靠打短工过活,农闲时还到处讨饭。就这样,也长得五大三粗。很有力气,能挑得动两个石磙,人家都叫他“大斧子”。大斧子很想成个家,可是又没钱娶亲,连个住处也没有。听说汪山的小寡妇守不住了,就生了心事。夏天的夜晚,遥远的天穹,布满了点点生辉的星星,格外耀眼。远处传来“汪汪”两声狗叫,叫人感到今晚可能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就是这个大斧子,在这样的夏夜里,托开了小寡妇的门,天气正热。她只穿条短裤,睡在床上,她似乎听到门的响动,等她穿衣,已经来不及了。大斧子进门后,就把她抱住。开始她还叫喊了两声,希望隔壁的小辫子来救,可是没人应她,无奈那大斧子力气又大,她哪有力量抗拒,渐渐地就被俘获了。
    这大斧子还是个童男子,做得又急,还没有进入,就已经射了,弄得小寡妇下身湿漉漉地一片,连竹簟上也湿了一大块。
    事后,小寡妇无奈地哭泣,嗔怪大斧子:“合子板,你坏了我的贞节,叫我怎么在村里做人了。我的娭毑,我的老子哎----”
    “我看你一个人也可怜,又受人家欺负,我想娶你,我们成个家,乃个再敢欺负你,我不要他死,也要他掉层皮。”大斧子尽管心跳得厉害,还是用颤动的声音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合子板,你咀巴讲得好听,你拿什么来娶我。”
    大斧子一时语塞,是的,他拿什么来娶她。看着眼前哭得可怜的女人,也顾不得她难看不难看,心先就软了八九分。再丑的女人,做奈种事也是一样的,生儿育女一点也不比别人差。他猛地把她抱在怀里,用手在她身上到处抚摸。这小寡妇从未得到过男人的疼爱,如今初度,只觉云里雾里,不知东南西北,浑身酥软,竟不能挣扎。而这大斧子又是身强力壮的处男,抚摸着女人这柔软光滑的冰肌,那东西又坚挺起来,索性把她按倒在床,重新来做。大斧子已经排了一次,这回心也定了,虽然在黑暗之中,枪口对的也准,只听小寡妇轻轻叫道:“哎哟,轻点儿,我娭毑,痛啰!痛!”而身体却情不自禁地颤抖着。
    诗曰:欲守终难守,云空何处空。
         黄花生苦菜,摇曳浴寒风。
    阻挡不了的情感,总叫人魂绕梦牵,本想孤独终老一生,却碰上了孽缘。那夜
她哭了整晚,卸下了骄傲的本钱,她好想家,好想要个温暖的瞬间。平日里所有的苦,一下子奔来眼前。
   是的,刚守寡的那几年,由于父母的呵护,村里人都夸她是烈女,所谓“好马不吃回头草,烈女不嫁二夫君”。头上的光环,支持着她守寡的决心。可父母一死,这光环立即消失,随之而来地是嘲讽,辱骂以及欺凌。看到别的女人,有丈夫护着,她好羡慕以至生恨。她何尝不想有个家,可是,她长得又丑,总不能自己到处拉男人吧?如今,遇着大斧子,虽然家穷,可是人不丑,又有力气,这个丑女人一下子喜欢上他了。 夜幕的柔光来舔舐她的鼻息,她的心跳动不已,相思的种子滑落到她的心田。她开始想大斧子了,相思,犹如海市蜃楼;犹如一道彩虹;犹如肥皂泡飞舞天空;犹如雪花飘落于手中。她在痛苦中煎熬了十几天,大斧子终于又来了。这回,她的门没有用扁担来撑,大斧子很容易地托开了门。
    她一听到门响,生怕不是大斧子,手里抓着剪刀,问道:“你是谁?”
    “我喔,大斧子。”
    她丢下剪刀,一下子扑上去,紧紧地抱着大斧子,那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大斧子不管三七二十一,象抱个老母鸡似地把她抱到床上,天气炎热,两人都只穿着短裤,三下两下,两个赤条条的身子就胶在一起。
    一阵烈火燃烧后,她哭着说:“你这个狠心的鬼也,你把老娘搞坏了,就想丢下老娘不管了,我不放过你也。” 一边说一边在他身上乱掐。
   “我天天想着你呢,我怕你不要我,再讲,我又没钱娶你。”
   “我不要你钱,我就要你人,我这里还几亩田地,奈个死小辫子,一直想夺,我就是不给他,你来帮我种,让他死了这份心。”
    就这样,没有嫁妆,也没有彩礼,更没有结婚仪式。一对命苦的人儿,在人们的嘲笑声中,住在了一起。一年后,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叫做“黑狗” 。
    她成家后,村里人背地里还是叫她小寡妇。为此事她也曾和人吵过多少回,但就是改变不了现状,只好听之任之。这大斧子有的是力气,小辫子也没奈他何,夫妻俩同耕同酬,日子倒也过得自在。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暂时祸福。”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18 07: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84楼

初夏
连天阴雨漫长江,花落幽园春已降。
丽日光华澄碧宇,清池蛙鼓入纱窗。
小荷才露尖尖角,布谷先开曲曲腔。
农事催人眠不得,耘田除草一桩桩。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20 05:5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85楼

                    二十六 小果子【1】

金缕曲  用月怀玉韵感赋9岁去世女孩佘艳
    序:从出生就被遗弃的佘艳,一个年仅9岁的女孩,因白血病代不识字的养父在医院签下自动放弃生命,到死也未曾见亲生父母一面,在她的墓碑上刻着..我来过..我很乖......这短短几字,让人潸然泪下....不知身为她父母的人看到此事良心能安否。
    秋草难留住。恨无由,将天击碎,怎消愁绪。秋草来年能再发,生日能添几许?叹误入,红尘孤旅。父母无心天不问,问娇柔,冷暖谁呵护?人有病,方知苦。      而今难悔当初误。这人间,霜凝雪冻,血阳残暮。如此人生今何惜,落笔还归尘土。也不管,魂游何处。我亦未将双亲累,盼来生,莫把芳心负。侬去也,恨难诉?!
   

    就在黑狗三岁那年,大斧子用牛时,由于打得太狠,那条牛竟然发起疯来,用牛角把大斧子顶死了,一时成为奇谈。无数难听的话语,好似一瓢瓢污水,铺天盖地的向小寡妇头上泼来。她哭得个伤心水断流,无奈人死不能复生。要不是三岁的儿子无人养活,她就跟了他去。她更相信自己是“克夫”的命,发誓再也不嫁了,其实,她就是想嫁人,也没人敢娶她了。
    小辫子又来欺负她,她只能隐忍,直到哥哥回家,她才真正地翻了身。从此,没人再敢欺负她。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22 05:3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86楼

                           二十六 小果子【2】

    七月流火,却是绿忧红愁时节。那天夜里,凉风呜呜,仿佛在梦中,我听到了口琴声。早晨起来,我对姆妈说:“姆妈,昨晚我听到有人口琴,那肯定是我的口琴。”
    “你的耳刀(耳朵)在发虚,大半夜的,乃有人吹口琴。” 姆妈不以为然。
    但我坚信,那是我的口琴,肯定是小果子在吹。这小果子的继父是王老小,说起来还是个军人,转业去修铁路。修铁路的工作很辛苦,当他听说农村里吃饭不要钱时,就毅然地辞去工职,打起背包回家了。 回家后大呼上当,可世上没有后悔药,他只能老老实实地做个农民。一九五六年,小果子跟着她姆妈,从无为逃荒到汪山,经大娭毑撮合,就与王老小成了家。
    这王老小脾气极坏,总拿白拣的老婆不当数,非打即骂。对小果子更是不好,她姆妈也没有能力保护她,只好听之任之,反正是个女孩子,再熬过几年送给人家算了。有一次,大队里开会,宣传妇女地位提高,小果子姆妈听了很是高兴,回家对王老小说:“现在是新社会,我们妇女的地位提高了,今后你也不要再打我了。”说完嘻嘻直笑。这王老小也不答话,拿来一根麻绳,把她按在地上,先捆起来,再吊到屋梁上,任她怎么叫唤求饶,她也不答理。直到小果子把大娭毑找来,方才将她放下。她见了大娭毑,就哇哇地哭起来。
    “她犯了什么错,你把她吊起来。你咋这么蛮呐!”大娭毑责备王老小。
    “她开会回来,就要提高,我这是把她提高啊!”转身对老婆狠狠地说:“你可还要提高,下次要不要再提一回。”
    “我娭毑,我不提高了,我不要提高了喔,好吧!呜----” 可怜的女人如是说。
    “歇子你的啵,以后再这样,把你捉做牢去。她整天家里家外地做,又陪你睏觉,还把你生了儿子,乃点对不起你,你就这样对她,下次再这样,我叫你和尚大哥好好地整整你。” 大娭毑一面责怪王老小,一面安慰着小果子姆妈。
    这王老小也不做声,大娭毑也只是打打圆声,知道管不了他。见小果子姆妈停了哭声,自己也就告辞了。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23 20: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87楼

                          二十六 小果子【3】

    小果子偷东西,是全村人公认的。她父母也承认。村里来了摇大鼓(卖货郎)的,总是没奈她何。她为了讨好我,曾经在摇大鼓的货筐里,偷来一个花皮球送给我,要我把口琴给她吹。集体地里的萝卜、山芋等作物,经常被她偷着吃,就连人家屋檐上晒着的干鱼,也经常被她偷走烧着吃。
    我家养的那只大红公鸡,特别凶猛,从村东到村西,斗败所有的公鸡,尽日里昂首挺胸,独孤求败。今年,它实在是熬不住了,就找人来决斗。见到人,扑上来就啄。大人还好,一个飞脚就将它踢跑,可是有些小伢家,就受它的欺负了,所以,我整天拿根小竹竿在手,如果碰到它欺负人,就用小竹竿打它,总是打不到,它一飞就跑了,有时候能飞上屋头。姆妈已经发了狠,今年过年,一定要把它杀掉。
    一天,小果子手里拿着一把青菜,从我屋垛走过。冷不防,我家的大公鸡,飞到她的头上,狠狠地啄了一下,把她吓得往前一趴。那畜生十分得意,照着小果子的头脸直啄。这小果子重重地摔了一跤,又被这公鸡啄个不放,双手抱着头,放声大哭。正好,王老小也扛着锹回家,把公鸡赶跑,又照小果子屁股上踢了一脚,骂道:“你死掉哒好多子,连只公鸡都打不过。”
    “呜哇,我娭毑,我都痛死了,你还踢我,我乃天就死给你看。呜哇--”
    “那大塘又冇打盖,你去死啊!” 王老小两只眼睛突得象狗卵子一样,又踢了小果子一脚,扬长回家去了。
    小果子摸着屁股,哭得很伤心,“呜--你当我不敢死啊!乃天我就死给你看。呜--”
    都是我家公鸡惹的祸,我很生气,到处追着公鸡打,直到追不上才罢。我来到小果子身边,对她说:“你走我家门口,要四处望望,遇到公鸡,你就用脚先踢它,它就不敢啄你了。”
    小果子一边哭,一边说:“公鸡不算什么,我恨奈个老盒子(指王老小),他打我比打小狗还厉害,我也没有活头了。小宝,你家去吧,别管我。”
    “我大大讲,过几天,就要我上学了,不兆,你也跟我们一起上学吧!”我天真地以为,上了学,她大大就打不到她了。
    “我是想上学,可是奈个老盒子板不答应,上学能考大学,多好,考上大学,能吃国家饭。”小果子止住哭声,望着天空。天空上,白云飘飘。可她呢?此时虽无哭声,两眼的泪水,却如奔流的小溪。
    我想,我要是孙悟空就好了,我带着小果子,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去找神仙学武艺,再来找王老小报仇。
    “小宝,你也怀疑口琴是我偷的吗?”她突然问我这个话儿,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因为,当我听到半夜里的口琴声的时候,我就认定是她偷的,这个时刻,我说不出口,但还是忍不住的微微点了一下头。她是低着头问话的,我这小小的动作,也不知道她看到没有。
    “小宝,你奈口琴是菩萨拿走了,菩萨说要保佑你,保佑你通通泰泰,保佑你考大学,保佑你多子多孙多福。”  
    她说的这些,我似乎有点相信她了,我想,奈半夜里的口琴声,一定是菩萨吹奏的。小果子怎么会在半夜里还不回家呢?
    记得那是农历八月初三,新庄初级班正式开学,学校设在罗冲队。我背着姆妈给我做的蓝洋布书包,与大孬子,平子,还有五四子他们一道去报名。老师只有两个,一个是大姐夫,另外一个女的叫周志英。学生总共只有三十几个。报名是在周老师处登记。因为我的名字中含有宝字,犯了爹爹的名讳。大大嘱咐大姐夫,将我的学名报作“生根草” 。大孬子改名为“生根蓝”。
    学校只有一个班,也是一间大草屋,窗子很小,屋内阴暗。我们没有正规的课桌,而是用土基砌成礅子,再用木板担在上面,一条长木板前面能坐五六个人。板凳自带。
    第一天,我们只是进了班,点名后,按个子大小排了座位。然后,老师就把新书发给我们,发完后就下课回家。
    初次接到新书,十分高兴,一边走,一边翻,看个没完。可他们对书似乎没有什么兴趣,都急着往家赶。大孬子生怕落后,老是催我快走,我不听他的话,他就把我的书抢过去,揣到书包里。
    我们一行小学生,刚刚走到范圩村口,就听见“一鼓箩” 和一大群范圩村的妇女们在叽叽喳喳地议论。“一鼓箩”声音特别大,老远就能听见。“哎哟,老天呐,好惨啰,一家三个好小伢唻,一下子就脱到水里淹死了。这怎个背哟,这下子,王老小夫妻俩要哭死子哦。”
    我们知道不好,都赶快往家跑。原来,小果子和她六岁的弟弟及四岁的妹妹,今天上午脱到大塘里淹死了。听说小果子手里还抓着我的口琴。小果子姆妈已经哭得慌死过去。好多人都围在她家里。她的弟弟和妹妹已经用稻草包着埋掉了。有人也要把小果子用稻草包着埋掉,可是大娭毑说:“这小伢有十一岁了,要隔个合子给她才像个话。”  
    王老小眼泪汪汪,死活不作声。别人又不能替他作主。当别人再劝他给小果子隔盒子时,他突然大叫起来:“都是奈个小丘子,我弄她个娭毑,害得我一儿一女都死掉了,我恨不得把她撕开来,我还给她隔盒子。”说完放声大哭。
    王和尚见此情状,又吩咐三爷,用稻草将小果子裹着埋掉,三爷问我可要那口琴,我说不要了,就这样,在我们开学的日子里,小果子和她的弟弟与妹妹,裹着稻草,带着她心爱的口琴,飞向天堂,去吹奏她自己心灵的神曲。
    人们纷纷猜测,小果子和她的弟弟妹妹,谁先谁后,如何如何的脱到水里。而那张寡妇还抱怨道:“这些小伢家,什么塘里不能死,偏偏脱到吃水塘里,害得大伙儿都没好水吃了。”老疯子听到这话,连忙将她喝住。
    只有我坚信,是小果子自己带着弟弟和妹妹寻死的。就在前天,我还听到她大大在家里骂她:“哼,癞癞姑(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就凭你这猪脑子,连一只鸡都打不过,还想念书,老子钱得不掉,让你糟蹋。”紧接着就是“嘭、嘭”几声。估计小果子又遭了一顿毒打。因为我又听到她的哭声。今天的死,一定是她对王老小的报复。
    可怜的小果子,她没有任何身体疾病,只是营养不良,为何甘愿放弃自己小小的生命。唉!唯有一叹!她来过,她也很乖......
    笔者有一绝云:精卫衔来一石头,微躯填海恨悠悠。
                  汪汪苦水尽尝后,待到天堂方始休。         
   
    当晚,小果子姆妈也一索吊死了。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24 21:1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88楼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26 05:2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89楼

                      二十七 初级班【1】

诗曰:心乘月色好升华,直上蟾宫折桂花。
            汲取一壶冰玉露,清风伴我走天涯。
    几阵瑟瑟秋风,带来了些许凉意,不知不觉中,那些绿了一个夏天的树叶,依次悄然落下。渐渐地,小果子事件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脑海。
    除了星期天,我们照例要上学的,大姐夫有时也和我们一道,但是,我们都不希望他跟着,因为有他在,我们在路上不能痛快地玩耍。
    上学时,走一段马路,再转到田间小路上,才能到达罗冲,路程不过两华里。路边大片的草地和田地,却是我们的乐园。
     不必说树叶里的鹧乌子(秋蝉,即知了)“鹧乌,鹧乌” 地唱个不停;也不必说路面上的蚂蚁,蚯蚓和斑罗子(一种有斑纹的多足虫);更不必说远处的深草窠时不时有野鸡“喔,喔”的叫过之后,又猛地窜出,飞到另一处的荆棘丛中 。光是路边一块块山芋地,就给我们带来无限的乐趣。纺棉姑(是一种大蛾子,叫声如纺车摇动时发出的声音)在这里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兆蚂子和土蛤蟆(音为kan-mao)在这里比赛跳远。还有蜈蚣和蛇在山芋藤下面游荡,偶尔还有那调皮的野兔子,赶来凑个热闹。
    虽说是初级班,学生年龄相差很大。小的如我,只有六周岁;大的却有十二三岁。学校未开早读课,我们吃过早饭才上学。 这个季节,山芋已经成熟,大孬子经常带着我们偷扒地里的山芋,塞到火粪堆里去烧。放学回家时,山芋正好烧熟,用棍子掏出来,香味扑鼻,十分解饿解馋。也往往被人发现,追得我们四处乱跑。如果告到大姐夫那里,少不了要打手板子。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26 20: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90楼

怀念屈原  
汨罗清浪不停流,尽是君心为国忧。   
天问何时腾世界,九歌依旧绕神州。   
龙舟越过三江岸,粽子冲开百姓楼。  
吟罢回眸风雨激,离骚伴我度春秋。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29 05:4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91楼

                 二十七 初级班【2】

    范圩的范劳改(人名)是班上最大的学生,今年十三岁。家里养了一只八哥儿,他强迫与他同路的小同学捉兆蚂子,给他喂八哥儿。谁要是不捉,他就要打谁。我们上学时,如果碰到他,那必须完成这道功课。所以,我们在背地里都叫他“劳改犯”。捉兆蚂时,深草窠里是不敢去的。相传我们这里有一种鸡冠蛇,头上长着鸡冠,能学鸡叫,可怕的是,这种蛇能一口嗍(suō)下小伢家。可是,我们谁也没有见过鸡冠蛇,就在这片山芋地里,倒是见到过不少的乌胖蛇(即乌梢蛇,大的有近三米长。)。传说在解放前,汪山村后的小朱山上,有条一丈多长的乌胖蛇,曾经捆死过扒柴的小伢。
    周老师胖胖的,脸上有许多雀斑,“劳改犯”叫她周麻子。劳改犯念书不用功,老师教过的课文,他左耳进,右耳出。经常受到周老师的惩罚,他怀恨在心,于是就在教室的屋后说周老师坏话:“周麻子,大母鸡,叫哥哥,红冠滴耳不开窠。”
    原来,周老师结婚五六年了,也不曾生过孩子。“劳改犯”的这些话,恰巧被办公室里的周老师听到了,气得她七窍生烟。出来要抓“劳改犯”,这劳改犯跑得比兔子还快,周老师哪里追得上。“劳改犯”本不是念书的料子,早就不想念书了,索性趁此出出气,周老师追来,他就跑,周老师停下,他就吅(音xuān)道 :“我操周麻子屄,我捣周麻子屄。”一边吅,一边向周老师甩肚子。气得周老师眼水直流,最后还是大姐夫左安右慰,方才平息。而那“劳改犯”从此退了学。
    范圩村口的马路边,有一棵老松树,孤零零地,在那里站了几百年。合抱粗的老树干,在太阳的照射下,从皲裂的树皮里流下松油,好像是老松流下的泪珠。不知什么时候,也不知是何人开的头,朝马路一面的松树皮,被揭掉一大块,约一尺见方。我们路过时,也用削铅笔的小刀,在无皮保护的松树干上,削下长长的小木片,用洋火点着,能燃烧好长时间。当然,不能被附近的“一鼓箩”看见,否则,轻者挨骂,重者就用条把枝子抽打。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31 19:3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92楼

端阳怀屈原
端阳四处摆华筵,独上高楼来问天。
白道何人常得志,青山哪个每行癫。
汩罗碧浪载舟过,老树残枝抱梦眠。
今日艾蒿怀屈子,家家门上把身捐。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3 05:4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93楼

                 二十七 初级班【3】

    大姐夫喜欢古诗词,也想感染我们,每天下午最后一节课,他教我们读古诗,当然是很简单的。他每教一首,就要我们背诵。如果有人背不上来,他就打手板子,学生们十分怕他。闲暇时,他就坐在办公室里,拿出他精致的小烟袋,抽着黄烟,喷出长长的烟雾,再闭着眼睛,摇头晃脑地吟唱着古诗。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大孬子就是因为这首诗而挨了五下手板子。
    有时候,大姐夫和周老师对唱黄梅戏: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唱得十分好听,我在私下里也轻轻地跟着学唱。
    我的同桌,左边是平子。右边是一位女生,名字叫罗腊月,就是罗冲人。她比我大一岁,实际上也就大六个月。不知什么原因,她特别喜欢我,家里有好吃的就带给我吃,家里有好玩的,就带给我玩。大孬子已经改名为根蓝。他对我姆妈说,小草在学校里娶了烧锅的,名字叫罗腊月。没几天,村里的人都知道了。那时的我,还不知道男女之事,对此事一点也不在乎。就让他们乱说。反正她和我好,我就跟她好。桃子姐为此还到我们学校来看了她。
   “小宝,你喜欢她吗?”桃子姐笑着问我。
    “我喜欢她,桃子姐,你应该叫我小草了。”
    桃子姐又笑着说:“我喜欢叫你小宝,我问你,你为什么喜欢她?”
   “她给我好吃的,又给我好玩的东西。她喜欢我,我就喜欢她。”
   “奈你喜欢我吗?”
   “喜欢,桃子姐,我也喜欢你。”
   “你为什么喜欢我?”
   “你体体面面的,好好看,你也喜欢我,我也喜欢你。”
   “我和她,你更喜欢乃一个?”
    我低头想了想说:“桃子姐,我更喜欢你。”
    “小坏蛋。”桃子姐说完,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似血的夕阳衬着缕缕天边的斜云,煞是好看。悠闲的走在田间小路上,看远处山林,层层浸染,透过一层薄薄的雾霭,山林中的树木由绿及紫,在深秋里,一片暗红。我低着头,两眼望着前面的路,生怕那草丛里,突然窜一条出蛇来,我虽然不怕蛇,也敢捉蛇,但是却怕被它冷不防地咬到一口。因为下午课堂上发生的事,使我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那是下午第二节课,周老师看着我们朗读“啊,喔,鹅······”  突然坐在后排的田长狗大叫起来:“大事不好,有蛇。”。一时间,同学们都吓得往前跑,把那土基墩子上面担着的木板都冲倒了两排。当我们安定下来,再回头围观时,那条三尺多长的花蛇,从容地从墙脚的一个窟窿里逃走了。
    有位同学的脚被倒下的木板砸了,痛得“哎哟,我娭毑”的直叫唤,周老师连忙将他抱到讲台上,一看,他的脚肿了起来,周老师一面安慰他,一面取用热毛巾,替他热敷肿痛之处。据说热敷可以消肿止痛。那位学生情绪渐渐地安稳了。
    听到我们的喧哗声,大姐夫也从办公室里跑出来。大声训斥:“你们不要大惊小怪的,那是水蛇,无毒,咬不死人。”说完,组织学生,把倒下的木板担好。自己又到附近人家借来了铁锹,把墙脚边上所有窟窿堵死,还找几个年龄大的学生帮忙,用砖头将土砸实。
    原来都是老鼠惹的祸,它们在教室四周的墙脚下,打了许多洞,那条蛇就是从这些洞里进出的。
    大姐夫告诉我们:“同学们,以后,谁要是发现老鼠洞,就要报告老师,及早把洞堵上。免得有蛇进来打扰课堂,大家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
    一群群的暮鸦驮着日色飞回来的时候,我们伴着身体婀娜、排着长队、嘎嘎的鸭子们回家了,回家了!等待着明天的日出。
    敬录陆游诗一首: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5 09:0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94楼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7 20: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95楼

              二十八  雪夜联句【1】
  诗曰:素裹银妆天地间,江河凝固定波澜。白精灵跳羽衣舞,轻絮绒堆冰玉山。
              几点红梅香冷艳,一棵翠柏绿严寒。夜来皓月羞无色,梦里清魂敷粉颜。     
    今年的冬天,比往年来得晚些,却格外的冷。那春的绿意经过风吹雨打,耐不得严寒,从最初的嫩绿到翠绿,墨绿,初黄,金黄,橙黄,甚至到火红,最终枯萎,归于尘土。自然景致的迷人之处,便在于季节、地段、阳光和风向的不同,从而导致了色彩的各异,有时候,你可以在同一棵树上,看到绿、黄、红和褐的不同色调,枯荣共存,格外奇丽。   
    小娘也生了个小宝宝,小糖和糖水蛋,自然是少不了我的。听说小宝宝是个女孩,怪不得姆妈让我叫她小妹妹,洗三子时,小爷没有给小鬼吉们散小糖,也没有挨家挨户送糖水蛋。大姐也不知怎么搞的,肚子也挺起来了。这女人啊!我真的搞不清楚。姆妈一直很忙,常对我的问题不耐烦,所以,我也不敢问她了。   
    第一学期很快就结束了,我的成绩是双百,全班第一。但我觉得,我的最大收获是能背诵二十多首古诗。大姐夫对姆妈说,明年我可以跳级到湴东小学去读书。姆妈只是笑笑,不以为然。   
    虽然天没有下雪,这凝冻却一天覆着一天。有好几户人家的水缸都被冻碎了。那塘里的冰冻足有两寸多厚,这天然的溜冰场,把十五六岁的大孩子们都吸引过来。这欢乐,五四子可享受不了,他的手脚生了许多冻包,痛得他常常哭闹,整天绻缩在火桶里,偶尔出来一下,总是抱着个大火球。
    那天,大孬子用铁锹,砸起一块大冰冻,足有一平方米大,四个小鬼吉费了好大力气,才将其弄到塘埂上,大孬子又用锹角,小心地在冰冻上钻了一个洞,用绳子系住,两个人抬起来当锣打。刚上马路,忽然刮起大风,吹得人睁不开眼睛,众人扔下冰锣,纷纷跑回家去,不一会,漫天飞旋的鹅毛大雪飘落下来。一天一夜,灰尘满面的大地,银装素裹,好一个洁净的世界。  
    经过大孬子、我、桃子和平子的努力,一个大大的雪人,在我的门前堆起来了。桃子特意找来一个破条把,做了一个高高的大鼻子,眼睛是用两个圆溜溜的大黑石头做的。大孬子似乎还不满意,想了想,又找来一个破草帽,盖在雪人的头上。他说:“有了帽子,就算出了太阳,也难以化掉。”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9 11: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96楼

游芜湖翠明园【新韵】

慕君大隐隐于市,笑我凡人学做仙。
树荫小池临峭壁,花拥危岸亮新颜。
置身世外风光好,滴翠诗中韵律妍。
春满回廊犹古色,逍遥只在袖珍园。


注:翠明园在芜湖市内赭山下,入园恍如隔世,不闻车鸣人喧,小巧玲珑,环境幽雅。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1 14:1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97楼

                 二十八  雪夜联句【2】  

    这几天,大姐夫感冒了,晚上不能谈文。老先生给他开了三服麻黄汤,他只吃了一服,用被子蒙头大睡,发了汗以后就好了。这天晚上,用油炸了一碟子花生米,炒了三个鸡蛋和几个素菜,请老先生吃饭。  
    老先生穿着木套子(专是雨雪天穿的,不用脱掉棉鞋就可直接穿。也算是木屐吧。)来了,大姐夫把他请进火桶,两人相对而坐。菜饭还没有烧好,于是两人谈起诗文来。            
    “老先生,您对古诗有何见解?很想听听。”   
    “见解谈不上,可以说些个人的看法。古诗,和诗词是母子关系,现在有的人说写古诗就是写诗词,这就混淆了概念。”  
    “那你对诗词的格律方面说说您的看法。”  
    老先生呷了一口茶,慢慢说道:“格律是理论家总结出来的,并不是发明,源于齐梁、永明二体。你认为自己写的是格律诗词,那你就必须遵循。如果你认为自己就是写古体诗,也可不必遵循。因为古体诗的形式多样,也较为自由。《诗·大序》里有这样的文字:‘故诗有六义焉:一曰风,二曰赋,三曰比,四曰兴,五曰雅,六曰颂’。不管怎么写,莫要偏离六义之道。”  
    “老先生说得极是,学生平时偶有涂鸦之作,但对这些理论,还真要多多的向您请教呢。”   
    “小先生客气了,交流有益。你也谈谈平仄哉。”   
    “说起平仄,真是令我头痛的问题,平时说话,既不会普通话,又不识古字发音,平时作诗,先有个初稿,再找韵书来对照,麻烦得很。”  
    “古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声韵也该变变了。”老先生又呷了一口茶。慢条斯理地说:“平仄声韵的应用,是为了让诗吟诵起来有抑扬顿挫之感,反过来说,没有平平仄仄的规定,难道就不能抑扬顿挫了吗?非也,在平仄格律产生之前,中国的古体诗,照样有自己的音乐声韵之感。”老先生对大姐夫笑了笑。  
    “学生明白了,怪不得红楼梦里黛玉说:‘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又说:‘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
    这时,大姐把饭菜都做好了,对他俩说:“你们边吃边谈吧!”大姐夫连忙从火桶里下来,帮忙摆上饭菜,并要大姐坐到火桶里,自己坐在桌子的别一边,自斟自饮,老先生照例不喝酒,不沾荤。
    大姐夫举起酒杯对老先生说:“老先生,我先敬您一杯。”说完自己一饮而尽,老先生也举起茶杯呷了一口茶。  
   “你刚才说得是,世上没有绝对的真理,何况格律。格律一词实际上是源于中国古代法典,有些人利用格律,给创作诗词套上枷锁,我是不赞成的。”   
    大姐夫三杯下肚,人已经飘飘然,说:“是的,苏学士有诗云:‘蜂腰鹤膝嘲希逸,春蚓秋蛇病子云’,他的念奴娇《赤壁怀古》中,就有‘雄姿英发和早生华发’,我当时不理解,这大文豪居然出错,听您这一说,他是不拘格律了。今天真是‘听您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痛快!”说完,一仰勃子以干了一杯。又说:“李白也说:‘梁陈以来,艳薄斯极,体文又尚以声律。将复古道,非我而谁?’哈哈哈!老子将复古道也。”   
    “三杯烧尿下肚,又手舞足蹈了,你别喝了。”大姐生怕丈夫醉了,出面阻止他。  
    “多乎哉,不多也,老子也来个斗酒三百篇。诗是有感而发,具跳跃性思维,管他什么起承转合。”   
    老先生接着说:“首先,诗人娴熟格律声韵,起承转合规则,才能跳出框子。”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2 19:2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98楼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4 14: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99楼

                          二十八  雪夜联句【3】

    也不知道大姐夫听清没有,他忽然牢骚满腹地说:“说老子的诗,是反诗,呸,我反他娭毑臭屄,纯粹是打击报复。”他口无遮拦地说脏话了。想着窗外,大雪满地,转而诗兴大发,随口吟道:“大地茫茫披羽绒,茅庐瑟瑟浴寒风。清光灼灼迷人处,--” 吟到这里,他思维阻塞,突然停住,一时想不出合式下句。只见老先生接道:“洁瑞飘飘得意中。势若高空飞絮舞,”  
    大姐夫拍手叫好,吩咐大姐拿来纸笑,把刚才的诗句记下,自己接道:  
    “形同白玉冷光萦。抒情檐执琼瑶笔,”  
    老先生说:“你这句新奇,倒给我出难题了。”他思考了一会,联道:“作画棉堆神女峰。岸柳青丝今夜老,”  
    于是二人依次联句为:  
    “银湖碧浪即时封。回眸塘角腊梅笑,”(大姐夫)  
    “入梦梨园香味浓。雪吻红唇冰冻蕊,”(老先生)  
    “花摇倩影雾笼屏。若非大漠昭君现,”(大姐夫)  
    “便是阴山月色凝。不贿花王持傲骨,”(老先生)  
    “还将芳艳沁冬宫。剪裁岁月描春景,”(大姐夫)  
    “邮寄东君送紫红。千里乌云遮日久,”(老先生)  
    “孤心夙愿盼天明。暂凭杯酒暖身体,”(大姐夫)  
    “好把平凡致大乘。”老先生说:“到此结了吧!”  
    大姐夫又干了一杯酒说:“快哉!能与老先生联名,平生一大幸也!”说完却莫名其妙地大哭起来。  
    “叫你别多喝,你就是不听,醉了吧!老先生,你别理他。”大姐在招呼老先生吃菜。  
    “不妨事的,让他发泄一下,对他身体有好处。”老先生笑着说。  
    大姐夫似乎似醉非醉,似醒非醒,全然不顾面前的老先生,又自言自语地说:“皎然是个大预言家,他是个大预言家,他是唐朝的诗人,诗-品-家,他-他说:‘沈休文(沈约字休文)酷裁八病,碎用四声,故风雅殆尽。后之才子,天机不高,为沈生弊法所媚,懵然随流,溺而不返。’看看-看看明清,恰恰被沈生弊法所媚,死抱格律,无病呻吟,无病呻吟也,啊,我好难受---风雅殆尽也,死啦死啦地---”一面说,一面睡着了。
    老先生已经吃完,见此情状,起身告辞,大姐也起来相送,老先生说:“你挺着个大肚子,还要照顾他吧,我不用你送的,自己能行。”   
   “奈怎么行呢,您年大辈长的,外面的雪这么老深,我怎么能放心让您一个人走回去,还是小心为高。” 大姐不容分说,跟着老先生出了门,一直把老先生送到家,方才回来。  
    大姐夫已经打呼噜了,大姐将他摇了几下,他动也不动。大姐怕他冻着,将床上的被子抱来,盖在他的身上。自己就坐在火桶里,打着鞋底陪着他。  这两个月以来,大姐夫明显瘦了,因为大姐有身孕,他要帮忙做些家务事。大姐看着他,既恼他又心疼他,唉,人家劳力,挑起的担子,都是一二百斤。他挑一担水,中途还要歇好几肩,那挑担子模样,实在是难看。所以,大姐趁他还没有回家时,挺着大肚子,也把水缸挑得满满的,免得他回家来逞能。谁让农村里的孕妇,没有城里孕妇那般金贵呢?
    鸡叫头遍时,大姐夫才醒过来,问“我怎么睏到这里来了?老先生呢?”  
    大姐说:“你也好意思讲的,烧尿把你浇糊涂了,鸡都叫了,还老先生。”大姐夫这才清醒过来,感到十分的不好意思,连忙说:“我的好娘子,对不起啊,下次再也不多喝了,快上床睏觉吧!” 一面起身扶着大姐,两人一同上床睡去。
    浪淘沙
    帘外雪茫茫,地隐天苍。梨花撒野腊梅香。赤子冰心难胜酒,一味痴狂。
    生就好皮囊,博览华章。千秋功过满丝肠。世事糊涂原草莽,何日乖张。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5 14: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100楼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