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长篇小说连载] 茅庐梦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7 07: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101楼

                     二十九   逃婚【1】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邱处。
——宋  元好问《摸鱼儿》

  相传,当年元好问去并州赴试,途中遇到一个捕雁者。捕雁者告诉他今天遇到的一件奇事:他今天设网捕雁,捕得一只,另一只脱网而逃。岂料脱网之雁并不飞走,而是在他上空盘旋一阵,然后投地而死。元好问看看捕雁者手中的两只雁,一时心绪难平。便花钱买下这两只雁,接着把它们葬在汾河岸边,垒上石头做为记号,取名叫做“雁丘”,并作了这首流传千古的《雁丘词》。

  腊月二十八,汪山村爆出一则亘古未有的奇闻:大丫跑了。坛口扎得住,人口可扎不住啊!村头巷尾,到处议论纷纷。消息很快传到大丫的婆家。当天下午,大丫的二舅母就来了,因为就是她的介绍和鼓吹,王大头才和横山大队陈书记家订了亲。现在大丫跑了,除了王大头夫妇,最着急的就是她。她踏进大丫家门时,王大头象个孬子一样,只顾抽他的黄烟,一点反应也没有。倒是三丫客气地招呼她,倒水端茶。
  “大姑爷啊,这到底怎么搞的?一个大姑娘,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  二舅母只能主动问话了。
  王大头象根木头桩子一样,好歹不作声。他家里的愁眉苦脸,带着哭腔说:“都两天了,死活不见人,挨遍找,都找不到人,二舅母哎,这怎个背哟!”
  “是啊,中秋,那边就来朝过接,日子都定好了,离二月二,满打满算,也只有两个月的日子,要是找不到人,你看怎么办?”
  “二丫,你出来,你小闷气声(指有话放在心里,不说出来。),你肯定晓得,你说。” 王大头突然对二丫发起火来。这王大头就是家庭里的皇上,要横就横,要直就直(这里的直是竖的意思),平日里,只要哼一声,女儿们谁也不敢动。他从来也不和女儿们交流,他到现在还想不清楚,自己的女儿大丫,竟敢不听他的话,私自跟人家跑了。
  “我真的不晓得,她跑是她的事,与我有什么相关哉。” 二丫抖抖索索地说。
  “小伢唻!你们姊妹天天在一起,你说你一点也不知道,乃个信呢!二丫,乖乖的,你说吧!这大过年的了,不把她找家来,还怎么过年啊!” 二舅母用关爱的语气哄着二丫。
  “二舅母,我真的不晓得她跑乃块去子。”
  “你小死丫头,不讲,我把你的皮扒掉哒。” 一面大叫,一面去找打牛的鞭杆。
  王大头家里的生怕女儿被打坏了,对着二丫央求道:“小死丫头哎,你晓得好些就讲好些嘛,他真打唻。他打起来,我都不敢拉唻。你快些讲哉。”  
  “我讲,我讲,她回回看戏时,都能到后台上去,说是有熟人。我问她是奈个,她也不跟我讲,也不带我上去,说上的人多了,带人家麻烦。搞不好是被奈个熟人拐走了。我就晓得这一点点,她跑到乃块去了,我真的不晓得。呜--” 二丫说完这些话,竟然嚇得哭起来。
  原来,刚进腊月,外面就来了一个戏班子,各大队为此都搭了土戏台,每个大队唱三场。农村里人,文化娱乐本来就少,因此那些少男少女,看戏都看疯了。不管天有多黑,路有多远,都撵着戏班子看戏。
  二舅母一拍大腿说:“不得了了,一定是看戏看疯了,跟人跑掉了。大姑爷,你也不看着点,大丫是有婆家的人,怎么能让她天天跟着戏班子跑。好人都看坏了。这下,把我也送到水缸里了。大姑爷,你快拿主意,无论如何也要把她找回来。要么是吃不了兜着走,你看着办吧!”
  “二舅母哎,这下,你叫我到乃块找人去呢?奈戏班子又不是我们家的人,还不晓得是奈块的,这都二十八了,他们也回家过年了。再讲,就是找到他们,班子里的人也不是一处的,又不知分在乃块,他们也不会承认的!他们有心拐人,就把大丫藏着,不会让你找到的。这怎个背哟,我娭毑,这小死丫头坑死人了,我咋养了这么个不争气的丫头哉。我娭毑,我难过哦,我也要死了。” 王大头家里的啰啰嗦嗦地唠叨个没完。
  “歇子你的吧,我弄你娭毑,就是你这搭头货教的好女儿。现在埋怨,你咋不好好看着哉。” 王大头的断喝几声,她家里的再也不敢作声了,悄悄地溜到房里抹眼泪去了。
  却不料小丫在那边哭起来,说:“哇--好大大,别打我娭毑嘛,哇-----”  三丫赶忙把她拉到一边,紧紧地护着她,生怕王大头要来打她。
  “大姑爷,我呢,还想过个安稳年,我回去,编个由头,先把这事瞒一瞒,你们也别吵了,抓紧时间找人要紧,无必要找到人。找到人,一切都好办,找不到人,你家就要遭殃,我呢,大不了驮几句骂。得个教训,下次,就是天王老子来求我,我也不做媒了。” 二舅母说完,一扭屁股就走了。王大头一家也没挽留。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9 08:2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102楼

这才是真实的农村。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2 07:3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103楼

                   二十九   逃婚【2】

    回头再说大丫,自从婆家求接定了日子后,一直心思重重。初定亲时,她才十二岁,不谙世事,一切都是父母作的主。二舅母说得天花乱坠。说什么“人体面又不能当饭吃,要家底厚实才好。” 、“人家住的是大瓦房,阴天不愁漏雨。”、“女孩子菜籽命,落到肥田里就肥,落到瘦田里就瘦。”、“公公是大队书记,靠山硬,冇人敢欺负。亲家也沾光”······总之是好处一大堆。可是等她长大了,每次看到未婚夫,她就来气,个子不到四尺八,还是个癞痢头。要多丑有多丑。
  大丫是个有主见的姑娘,她觉得斗不过我大姐,自动退让。但是她早已拿定了主意,逃婚。为此她拼命的攒私房钱,婆家时时月节包的红包,过年时的压岁钱,她平时一分也舍不得用。连婆家送来的彩礼,有一些也被她低价卖了,把钱攒下来。
  那晚,她到横山去看戏,唱的是黄梅戏《春草闯堂》,那个装扮薛玫庭的小生一下子走到她的心里。真是: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一剪梅(宋李清照)


蒙头睡在温暖的被窝里,独自一个人醉,感觉最美,无论咫尺还是天涯,任由相思疯狂,任由泪水纷飞。想着那小生,那小生就走进她的梦里,醒来时下身一片湿润。
     相遇似相识,三生缘定奇。
     黄莺声啭啭,杨柳韵依依。
     牵手白云下,消魂明月西。
     此心偕地老,恩爱与天齐。
   第二天晚上,唱的是黄梅戏《费姐》,昨晚上那个装扮薛玫庭的小生没有出场,大丫心里有些失落。无心看戏,有意无意地向后台走去。刚到后台的侧面,一阵风吹过,那后台上一条红丝巾飘落下来,正好罩在大丫的头上。大丫用手取下头上的红丝巾。只听一声:“小娘子,请还我的丝巾来。”     
  大丫眨了几下眼睛,天那,这是真的吗?这不就是薛玫庭吗?不觉一阵心跳,带着急促的声音嗔怪道:“本该还你的,可你在讨我的巧,我就不还你了。”
  “这位大姐,我开了句玩笑,对不起,你把丝巾还我吧!”
  大丫一听说对不起,心里乐滋滋的。对他说:“光说对不起就行了,你总得要谢谢我吧!”
  “小生这里谢过大姐,请将丝巾还我。” 那位小生以唱戏道白的样子,向大丫深深地鞠了一躬。
  “光咀巴讲谢不兆,你要是真心感谢,就让我到戏台上看戏去。” 大丫仗着有理,向他提出了要求。
  谁知那小生爽快地答应了,接过丝巾,并且把大丫拉上台。
  两人就这样结识了,那位小生名叫水中月。太湖人,今年二十四岁,尚未娶亲。家里只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父亲,是个木匠。他认定,那丝巾落在大丫的头上,这就是缘份。这丝巾有意为他做媒的。况且大丫生得不丑,他就喜欢上大丫了。而大丫早已是求之不得。于是,两个人就缠缠绵绵起来。自此,大丫每晚都能上台看戏。得机会在后台与水中月卿卿我我,私定了终身。
  大丫对同来看戏的人不露声色,人家问她为什么能上台看戏,她只说结识了其中的一个姐妹。二丫要跟她上台,她回绝说,台上不让其他人上去。旁人哪个在意这些。
  本来,戏班子准备在腊月二十七白天回家,班主为了成全水中月的爱情,决定二十六晚上就动身回去。
  那天晚上,戏班子已经唱到了河对面的葛庄,有许多人不去看戏了,只有少数戏瘾大的人还追着去看。大丫这天晚上,把私房钱带好,当穿的衣裳全部穿在身上,等别人走后,她一个人悄悄地走到五神庙,向菩萨来讨告,她跪倒在菩萨面前,用右手拿起两爿用木头做的告子,合在一起,悬在空中绕了三圈,然后丢下来,如此三次。说来也奇怪,三告都是顺告。她朝菩萨磕了三个响头说:“老菩萨,保佑我此去平平安安,多子多福。来年我回家,一定要还个大愿。”  说完又朝自己的家磕了三个响头说:“大大,娭毑,女儿不孝,还请你们原谅。我若有福,过几年回家,加倍报答你二老,我若无福,来世做牛做马,再来报答你们。”。说完,抹着眼泪,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那晚,黑暗的夜挥舞着锐利的风刀,天寒如冰,彻骨入髓,身影寂寂处,是藏匿她的汽车。她没有看戏,一直到演出结束,她就搭乘这辆汽车,和戏班子一起离开了生她养她的故乡。

仿红楼梦曲【分骨肉】      寒天黑地怨家园,把似玉琼花胡抛闪。纵弱水三千,凛高堂,儿取一瓢念。自古姻缘皆天定,今日承天缘。由他风雨路,福祸自当担。回望眼,泪潸潸。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3 20:0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104楼

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6 05: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105楼

                   三十   最后的童养媳【1】

仿红楼梦曲【终生误】    说什么儿女姻缘,都只为香火长延。人小小,晶莹玉露随云散,风猎猎,清冷柔丝飞絮旋。叹人间,城乡差距三千里。纵然是中华解放,村女仍熬煎。

    一九六二年的除夕,迈着轻盈的步伐悄悄地从人们身边走过。鞭炮特有的气味弥漫在汪山的上空。新春的气浪,漫山遍野。
    欢乐的年氛,衬托出王大头夫妇的不堪,他家的年如在针毡。正月初二,二女婿三女婿都来拜年,就是大女婿没来。照理说他应该是第一个来的,因为去年就已经定好了二月二的日子。王大头心里明白,这回大女婿若来,他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正月初二,二舅母又来了一趟,见大丫没有回来去年,连声叫苦,水也没喝一口,就回家了。她现在也成了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那边,书记家追着找她要人,她无话可回,只能挨骂。这边,王大头家里的也怪她,不拿自己的亲外甥女儿当人,小狗小猫随便乱配。
    这王大头,何曾不想把女儿找回来,到哪去找呢?怎么找呢?他斗大的字不认得一升,从来也没有单独出过远门。如果不是出门流浪,正常的外出,还须大队证明,公社审批盖章。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麻烦的事。弄不好人未找到,却把自己给丢了。他压根儿没想到报案,何况,即使报了,这包办婚姻的事,政府还不一定支持他,也不能帮助他找人。更糟糕的是,他是一家之主,他一走,这家怎么办?他的苦,只能发泄在抽黄烟中。
    该来的总会来,世事如此,爱情如此,幸福如此,灾祸亦如此。 二舅母见大丫没有回家过年,知道她是有意逃婚。缩在家里不敢出门,直到陈家的人上门来问,不得已告知以实情。当即被骂得个狗血喷头,她半句嘴也不敢回,家里的水瓶也被陈家人摔碎一个。
    正月初六,陈家的小癞痢头拽着二舅母,并带来七八个劳力,一齐来到王大头家要人。 名为要人,实来发泄。王大头知道事情不好,要三丫去找王和尚。
    三丫找到王和尚,把事情说了一遍,王和尚吩咐三丫再去找生力青等几个小青年,又叫五二子带两包东海纸烟,和自己一道前往王大头家。这时,王大头门口已经围满了人。他分开人群,挤了进去,只见那个小癞痢头,正在摔打东西。二丫和小妹妹们正在护着东西,凭几个女孩子怎么也拉不住,那水瓶和茶几上的茶杯等物,已经摔碎了七八个。王大头家里的蹲在门拐瑟瑟地哭泣。
    王和尚一把将小癞痢头胳膊抓住, 小癞痢头感觉胳膊象一把大钳子夹住一样,动弹不得,只听王和尚说:“小伙子,别激动,有话坐下来好好讲。” 说完,把小癞痢头按在椅子上。
    五二子也没歇着,拿着纸烟,把和小癞痢头一同带的人,每人散了一根。客气地说“先抽根烟,有理好好讲,新正月的,不要伤了和气。”
    那些本是局外之人,来的目的不外有三,一是给小癞痢头壮胆,二是怕小癞痢头被打,起保护作用,三是来恐吓王大头的。新正月的,又有烟抽,又在外村,他们自然是不会生事的。
    “这事也是怪气人的,开亲七八年,婆家花了多少钱,临结婚了,你把人搞跑掉了,你王大头不是坑人吗?”  一个叫陈东的来客这样说。五二子也不理睬,只当他唱洋腔。
    这里边,二舅母见王和尚来了,就说:“王队长来了,正好,今天就把这事好好地讲讲。”
    “我不和你讲,你算什么东西,不是你小能豆子(贬意,逞能的意思),能有今天这事吗?这个--,你自己看看,这小癞痢头能配得上大丫姑娘吗?要讲,你回去把陈书记找来,这个--,我和他也是熟人,我和他讲。”  王和尚毫不客气地回她。
    “哎哟,我的好心都被当作驴肝肺了,你不和我讲,陈书记也没功夫和你讲,他要讲,那就上公社和区里去讲了。”
    “奈我,就等着到公社和区里和他讲去。” 王和尚又吩咐五二子:“你把他们招待好,我还有事去。” 说完径自走了。
    五二子又拿出纸烟,再散一圈,最后也递一根给小癞痢头,说:“大······” 他本来要喊大姐夫,突然感觉不对,马上止住,改口说:“大过年的,你也消停点,事情怎么解决,也犯不着你来胡闹。” 说完就坐在他的身边。
    小癞痢头眼水汪汪,也不接烟,呜咽呜咽地,也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这边二舅母发话了:“大姑爷,你在房里躲着也不是个事,你现在可以出来了,凡事都有个了结,今天我们就把事情掐断吧。”
    这王大头,一方面恨自己的女儿不为自己争气,另一方面也对陈书记有深深的愧疚感。要不是陈书记的扶持,在奈三年自然灾害里,他的女儿至少要饿死两三个。现在遇着这事,是他始料未及的,更是他不能左右的。他手拿着黄烟袋,慢腾腾地走出来。坐到桌旁边的椅子上。瞅了小癞痢头一眼。再回过头来对二舅母说:“这事,是我们家冇理,怎么了断,你二舅母有什么话讲哉?”
    “怎么了断,人看来是要不到了,奈人家的损失,你怎不能不赔吧!”
    “你讲哉,赔多少?”
    “你把人家年纪拖到这么大了,这个算不清,就不讲了,就算每年花的,按一年二十块来算,七年也要一百四吧!”
    王大头低着头不作声,他家里的,一听要这么多钱,马上接过话题说:“我娭毑,我这么个穷家,一下子怎么拿得出这么多钱哉,你代我向陈书记求个情,少点吧。”  女人家很少考虑事理,特别是农村里的妇女,她们只看重过日子,一提到花钱的事就特别敏感。
    “呵呵,这个数,只是我说的呀,还不一定能算数,人家要的也许还不止这个数目字呢,我这是说个大概,好歹我们是亲戚,我可是向着你家的。”
    “我认了,你别听她的,就是砸锅卖铁,也得把这个债还上。”
   话说到这里,二舅母也无话可说,一行人在王大头家吃了午饭,方才离开。
    第二天,二舅母又来到王大头家传话:“我好讲歹讲,口水都讲干了,陈书记总算答应只要一百块。”  
    其实,陈书记是个老军人,性格耿直,可怜王大头家穷,直接抹掉四十元。王大头终于松了一口气,说了声谢谢。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7 12:2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106楼

叙述语气舒缓平稳,叙述得细致透彻,体现善观察、想得丰、悟得深,更彰显对家乡及家乡人的无限热爱与深情。可以说,阅读这样的小说,从中同样能学得很多知识,了解很多风俗、风土人情,可谓收获颇丰,收益匪浅。

----------  一读者。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8 16:5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107楼

              三十   最后的童养媳【2】

    虽说事情是了结了,可这一百块钱,也愁坏了王大头。摸摸老底,家里现存的也只有二十块。一咬牙,决定把家里那头猪卖了,可这猪才一百斤多一点,正是长肉的时候,关键是食品站还不收,为此,王大头没法,亲自来我家求我大大帮忙。大大一口答应,帮他在站里找了熟人,还给这猪评了个二级,才卖得了四十几块钱。王大头家里的,又到另外两个亲家,又借了二十块,凑起来还不足八十。
    就在王大头为那二十块钱发愁时,张寡妇找上门来,对他说:“大爷,我晓得你家要钱用,我这里有三十块,是我平时省下来的,一时也用不上,先借给你垫上。”
    这等好事,王大头没有理由拒绝。对张寡妇感谢不已。这下子,总算把钱凑够,送到二舅母家里,再由二舅母送到陈书记家。

    却说这张寡妇,早已看上了王大头家的几个姑娘,想给黑狗讲个老婆。四丫呢?已经十三岁了,马上可以许人家,自己也能挣工分,王大头肯定不给。所以她心里相中了五丫,五丫今年才十一岁,去年接了四丫的牛,这牛今年六丫也能放了,所以,她借这个机会,主动借钱给王大头,以便亲近好说话。
    她自己又不敢和王大头直接说,她吃不准他。左思右想,还是找王大娘妥当,她和王大头家里的关系好。于是,她承王大娘洗衣时,自己也拎着洗衣篮子跟上了,她俩把洗衣板放在一排,边洗边谈。
    “大娘哎,我有件事,还要麻烦你吔。”  张寡妇亮着大嗓门,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
    “什么事哉?”
    “我想个小女儿,我想把五丫头抱家来养,我又不好直接跟他家讲,我想托你帮我传个话。”
    “我娭毑,这事还冇成,你嘶(音xī)什么东西哉,轻点,让人家听了不好。”
    这张寡妇压低声音笑着说:“我就这么大喉咙,讲惯了,不讲多少了,就一句话,你可帮哉?”
    “亏你想得到,这是新社会吔,多少‘样媳妇’都解约了,你还想要样媳妇。”  王大娘也笑起来。
    “乡家四(谐事),乡家五(谐武)。没人报告政府,奈个来管,我还是一句话,你可帮?”
    “什么帮不帮的,我也冇把握。”
    “我求你了,你就帮我传个话,好吧,成不成我都不怪你。”
    王大娘说:“奈我就讲讲看,成不成的事,奈天晓得。”
    “奈就谢谢你了,你跟他家讲,我一定把五丫当自己的女儿养,不会亏待她,女儿又不出村,就在他边上,是好是歹他能看到的。”
    当天晚上,王大娘就找到王大头家里,对她说:“张寡妇看上你家五丫,想抱家去养,怎么讲哉?”
    “女儿的事,我作不到主哦!只有大头同意才行。”
    “你把一句话不算账嘪(mài),试试看哉,在边上讲一个女婿,不就搞招进来差不多啊,到你们老来时,也有个照应的。本村人知根知底的,我看黑狗奈小伢,不孬。汪山本来就是亲连亲的。”
    这王大头家里的,本是个无主见的人。听王大娘一说,就点头称是,答应回家和王大头说说。
    王大头家里的回家以后,就把王大娘的话一五一十地向王大头讲了,不料王大头一口应允。
    我也想不到王大头为何如此爽快,亲爱的读者,你们猜猜看。

连天阴雨风苍苍,身冷心寒恨断肠。
昨夜曾温春梦暖,醒时依旧少晴光。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9 15: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108楼

这才是真实的农村,每个人都有小故事,生死命运只在一瞬间。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30 16:2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109楼

江南好 春晴【新韵】

天晴了,细雨隐层云。
扑面东风香吻脸,
游园嫩蕊粉亲人。
沾惹一身春。

天晴了,芳草绿茵新。
绿女红男争摄影,
水田旱地竟耕耘。
胜却杏花村。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02 15:4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110楼

                       三十一  分家  【1】


诗仙太白有诗云: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当严寒与早春对峙时,迎春花还未开。回首墙角疏梅,隐约含苞,冷蕊待露。春水尚瘦,北雁难归。   
    正月二十八,张寡妇带个挂面茶,一套外衣及鞋袜,把五丫接回到家里,这五丫无可奈何,只得听父母的话,进张家门时,先走到灶台底下,用火钳在锅洞里拨了几下,又走到鸡塞边,用小竹棍子在里边捅了几下,接着在猪槽里,鸡食钵里都划了几下。以表示以后在家里会烧锅、会养家畜。暂且不表。      

    自从小弟出生以后,大大看我的眼神似乎不象以前那般可爱了,他一回来,首先就抱起小弟亲热;自从那小妹出生以后,小爷对我不如以前那样喜欢我了。他做工回家,抱的是自己的女儿,哪有心事理睬我。大姐也生了小宝,说是我的外甥,正在坐月子,姆妈每天要抽时间到她家帮忙。反正我已经上学,对这些也不太在意。有得吃、有得玩才是我的头等大事。
     一个浅浅的笑靥将东风叩成梨涡,春心已嫣然,试着将花朵儿别在耳际,空气开始传播馨香。各种各样的花儿陆续开放,白天越来越长,正是做大事的好日子。大大和小爷筹划着拓(音 tuò)土基做屋。因为,两家都有了孩子,人口将越来越多,这个家,迟早势必要分的。
    记得那是星期六,上午,小爷在水库上边的大四斗(一块大田)里,用牛犁了大半个田的泥巴。春季水多,不用挑水浸泥。下午,小爷叫上大孬子,把大水牯和大水纱牵来踩泥。所谓踩泥,就是人牵着牛在泥巴不停地转着圈子走。虽说阳春三月,春风和煦,艳阳高照,但是赤脚走在泥巴里,却还冰冷刺骨。可我不知道这些,觉得好玩,也把鞋脱下,要替换大孬子,大孬子乐得休息,就让给我了,我牵着大水纱,跟在小爷的后面,陪着牛,转着圈子在一尺深的泥巴里行走着。刚下泥时,脚特别冷,但走了几圈以后,那脚也麻木了。泥越来越稠,越来越黏,令我落脚容易拨脚难,幸亏小爷及时看出,立即要大孬子下来换我。   
    第二天就拓(音 tuò)土基,全队的劳力和能挑的小姑娘都来了,老疯子也来帮忙做事。汪山队的土基模子大,强壮劳力挑一担泥,只能拓四块,而小姑娘一担泥,只能拓两块半。生力青拓得最快,只见他,两手抄起一大块泥,往土基模子里一掼,右胳膊肘在模子上一刮,多余的泥,放在下一块基地上,双手拉起模子,罩在刚才的泥上,如此重复,一块块的土基就是这样拓成的。他的腰劲足,很少见他站起来休息一会。因此,这天,他一个人就拓了两千多块土基,而其他人只能拓一千六七。   
    姆妈给我的任务是看护拓好的土基,因为,泥巴未干,很容易被狗和猪等畜牲糟蹋坏。我拿着长竹竿,在周围巡视,不让家畜靠近。   
     接下来就是晒,等晒到五成干时,又请了几个小姑娘来修土基,就是用镰刀修掉土基上突出的泥土。大约五六天,土基干透了,又叫一些人,将土基收起来码好成堆,再用稻草盖住,以防雨淋。   
    大大把做屋的材料备齐,不到一周,新屋落成。屋头盖的是金黄色的新稻草,屋内是雪白的墙壁,十分漂亮,在我的眼里,它是汪山最好的草屋。新屋就在老队屋的西边,王石匠家后面,也面对高塘,屋前一大遍空地,那是王石匠家的屋基地,留着做新房用的。         
    按照农村里老规矩,都是由老大到老小依次分出家门。而且新屋又是我家做的,当然是我家要搬到村西的新屋里住了。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03 14: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111楼

西江月·病房杂咏【新韵】

老病又加新病,
底楼更上高楼。
接单体检等难休,
大把花钞出手。

正遇清明细雨,
频添几缕忧愁。
我生我死我无谋,
拖累亲人难受。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04 16: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112楼

您提点宝贵意见,让我把她改得更好,谢谢啦。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06 10: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113楼

                   三十一  分家  【2】

    那是六月初六,风和日丽,蓝天白云,喜鹊喳喳叫,夏蝉嘶嘶鸣。大大扛着两棵青竹子,竹竿上扎有松枝和柏枝。姆妈挑着一担柴,我抱着小弟,首先来到新屋,只见门上贴着大红对联:上联是:华堂喜纳高塘水;下联是:紫气青睐大宅门。横披是:福绕祥萦。这是大姐夫的杰作,那房门上贴的是什么对联,现在已经忘记了。接着,三爷和小爷就把床等物搬过来了,东西不多,不到两个小时就搬完了。中午,大家都在我家吃了新锅饭。      
     农村里分家,吵咀打架的事经常发生,都是夫妻一帮风。我大大倒好,自己是大队干部,又是老大,既不想得罪兄弟,又不敢得罪我姆妈,索性凡事不问,一切事情都推到我姆妈一个头上。老祖屋自然归小爷,可是老的农具和家具总是要分的。而这些东西都只有单件制,分家时全部留在祖屋里,名义上是两家共用,实则是小爷一家独占。   
     小弟特别搅人(不乖,喜欢吵闹),天又热,在竹榻上他睏不着。姆妈想,小爷的女儿才几个月,整天抱的多,睏着时可以放在床上,她想到这里,就去找小娘。说:“小娘,我家小牛搅睏,非要用摇床摇他,才能睏得着,这个夏天,你把摇床给我用,明年给你用,可有兆?”   
    “不兆哦,我小伢也要睏。”     
    “噢-----,分家时什么东西都在你家,我先用下摇床也不兆啊!”     
    “讲不兆就不兆,你生的是儿子,贵重,我小伢是女儿,就不是人。你分明是欺负我生了女儿,拿我不当人。”     
    姆妈本来是抱着大希望的,谁知小娘一点也不容情,把说出这些话来,就和她理论,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就争吵起来。我姆妈气不过,就去抢摇床,小娘就按住摇床不放。这样难免发生肢体冲突,这时,小爷来了,见自己的老婆处在下风,上来就是一掌,把我姆妈推翻在地。姆妈想不到他们夫妻这样翻脸不认人,百般委屈涌上尽头,眼水止不住地往下流。姆妈也是要强的,此时她知道,一对两,她是斗不过他们夫妻俩的,她爬起来,指着小爷的鼻子说:“你小盒子,你现在成家了,不要漂流四海的了,你也不想想,你的家怎么来的,我对你怎样,你心里清楚,你恩将仇报,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我找你老大去。”  姆妈说完,转身就走,背后,小娘乌七八糟地乱吅(音xuān) 。   
    真是: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唐  秦韬玉《贫女》   
    姆妈也是个急性之人,受了这份气,不能忍得,急着去找我大大,先是找到窑厂,说是到大队部开会,她又赶到马庄大队部里。    大大正好开完会,与几个干部在闲聊,只见我姆妈闯进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劈头盖脸地把心中所有委屈全部发泄在他身上。 并拽着大大立即回家,背后那些干部们直摇头,都说我姆妈厉害,老生是“妻管严” ,这些话象毒雾一样,弥漫在新庄大队的上空,久久难以散去。    真是:偶因一着错,背上悍妻名。         
    且说大大被我姆妈拽回家后,就去找老小,问他:“老小,你为什么事,打你大嫂哉?”     
    “我乃打子她啊,她先动手打我家里的,我来拉她,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倒地的。”         “无论如何,你是男人,你不该出手和女人纠缠。”     
    “你说得好听,奈我就让她把我家里的打死掉。”     
    大大见此事也说不清楚,估计老小是不认错的。心里有些气愤,但不知如何发作,愤愤地回家了。只见他对我姆妈说:“我把他狠狠的刮了(批评的意思)一顿,他说这事就算了,不会有第二次了,至于摇床嘛,他家孩子也是需要的,他让我自己打一张,账记在他头上。”     
    “奈不行,他打我,他不来向我认错,我不放过你吔!”     
    “他又不是小伢家,他认他的理,你要他来向你认错,他一个大男人,怎么输得了这个下气!”     
    “怎么输不得,好歹我也是嫂子,她就能打得吗?” 姆妈的声音很大。
    正好,打火更的老疯子路过我家门口,他听到我姆妈的声音,就走进来问:“你们俩为什么事在争哉?”   
    “老革命,你把锣放下,在我家坐下子,这事你给评评理。” 姆妈请老疯子在大桌旁边坐下,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说给老疯子听了,老疯子听后把大腿一拍,说:“奈他要认错,乃有小叔子打嫂子的道理,忘恩负义的东西,你放心,这个事我包了,他要是不认错,我是不会放过他的。”   
     晚上,老疯子叫张大娘炒了几个小菜,把我一家及小爷都接了去,在席间,小爷敬了我姆妈三杯酒,并当着众人的面,向我姆妈赔礼道歉。   
     原来,下午老疯子已经把小爷吃住了,小爷怕惹上老疯子,以后麻烦不断,就答应老疯子认错的要求。     第二天,家里就叫来木匠,给小弟打摇床,晚上,为了答谢老疯子,姆妈也把老疯子一家请来,共进晚餐。
         
    仿红楼梦曲【喜冤家】    忘恩人,贪难够,死缠强占没来由。却道是争图小利无情兽。觑着那,承宗继祖遮天手;受苦的,浴雨迎风漾柳愁。叹孤身异立,从此恨幽幽。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07 17: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114楼

高考


万众相争独木桥,过桥学子尽天骄。
娇儿场内汗如雨,场外双亲似火烧。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08 20:2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115楼



云峰不计年,静坐远尘烟。


问尔如何悟?心中有洞天。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11 05: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116楼

                      三十二  小辫子【1】
   

    江水滔滔长向东,几朝阴雨几朝睛。
    平常百姓求温饱,任尔东南西北风。

    七月的夏日,艳阳高照,田园中到处都盛开着鲜艳美丽的花朵,还有那山坡上郁郁葱葱的小草,阵阵的微风从远方吹来,空气中便飘满了清清淡淡的花草味道,甜甜的,香香的,不浓也不混杂,香而不腻,丝丝缕缕,若有若无的弥漫开来。时近立秋,早晚吹来的风,很是凉爽。
    小弟去年没剃满月头,直到今年的二月二,才请张剃头的给他剃了,姆妈特意要张剃头的把小弟脑后的毛留着没剃,现在已经打成了一个两寸长的小辫子。张剃头的那天还在我家吃了午饭。小弟的脸由刚出世的圆型变长了,现在刚会走路,我天天带着他,训练他走路。这天,我带着小弟在稻场边上老树底下玩。只见小辫子一面打草箹(yào)子,一面说着话儿,似乎是有意说给我听的。      “我弄你娭毑,老生好啊!去年添儿子,今年做新屋,这些都是要票子的啊!还是当干部好嘛,钱在大队里照拿,我看他年底可还得起,老婆一分工都不做,养在家里做太太。好雅。”
    小辫子,除了脑后留着小辫子以外,另一个特点是,冬天喜欢穿长棉袍,就那一件,天天穿,腰间用一根草绳子扎着。此时天热,他头戴一顶家传几十年的旧斗笠,上身没穿衣,披了一条三尺长的老布大手巾,下身穿一条大腰短裤,腰间还是一用根草绳子扎着。他总是爱管闲事,咀巴整天呱啦呱啦地讲个不停。不过他打的草箹(yào)子可谓一绝,有劲道,长短一致,粗细均匀,外观光滑。据说解放前,有些地主还慕名请他打草箹子,我家做新屋时,就是请他打了网屋头的长草箹子。队里捆稻用的草箹子,十有七八是他打的。捆稻的劳力,个个都说他打的草箹子好用。别看他已经是快七十的人了,担水担粪的活儿,可不在他的话下,他的身体是特别棒的。他整天闲不住,外出时总要带点什么回家,哪怕是一把稻草。他常说:“长(音 zhang 生发的意思 )家有如针挑土,败家有如浪淘沙。” 如果他看到无人拾的牛粪,就用一把稻草,用手把牛粪捧到稻草上,然后包起来带回家。他不吃烟,认为烟会秋(方言 熏的意思)心,最是伤肺。每天晚上,他喜欢喝三杯老酒(大约一两),他说“喝了好睏觉”。但他不嗜酒,从来未见他醉过,哪怕是喝喜酒。
    人们都说小辫子生了一颗坏心,比方说,他经常故意把扁担放在路中心,如果哪个女人从上面跨过,无论大小,都要挨他一顿臭骂。谁家的女人要是把内裤和用片晒在显眼的地方,若是被他看到,也是一通闲话,他总是抹着那撮山羊胡子说:“我弄你娭毑,奈些撬袴(方言 音  ka)片也是乱晒的,咋不晒到你男人头上去哉。”
    二鬼子和黑狗他们嫌名字不好,要改号(名字),他非闹着人家办“送号酒”,否则他不准别人叫他们新号。直到他们几家联合办了一桌酒才罢。
    我已经能听懂小辫子的话了,知道不是好话,就把小弟带回家,将小辫子的话说给我姆妈听,姆妈听后说:“他说得也是啊!我也要做点工了,靠你大大一个人工分,养不好你和小弟了。” 姆妈咀巴上虽然这样说,心里是老大不高兴的,你小辫子是长辈,要是好心,就当面讲,我也能接受,犯不着在背后嚼舌条根子,这不是明摆着损人嘛。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13 16:3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117楼

五言律开篇,让文字别有韵味。古风味十足地描述,首先将古城枞阳人杰地灵的景色在读者眼前崭露无遗。然醉翁之意不在酒。作为有幸生长在这秀色可餐胜境的我,将要向你们讲述一段身居茅庐里做的人生之梦。浓淡相宜的笔墨,渗透出作者稳健的笔力和不一般的文字功底。精彩的自序,就已经紧紧牵住了读者的视线,下面一定是引人入胜的连连精彩,让我们继续关注.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15 09: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118楼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16 20:1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119楼

                 三十三      把戏【1】
浮云
放眼空无际,此身何处系。  曾将烈日追,每把群星戏。   
环宇任天高,绕峰凭意气。  清风知我心,送到相思地。  
   
    如今的我,已经厌倦了肥鱼大肉,更不图什么荣华富贵功名利禄。蜗居在一方荧屏里,什么都可以听到,什么都可以看到。过着以前做梦也梦不到的日子。可是,此心并不觉得十分快乐。日薄西山,夜已将至。我走在铺满黄叶的小路上停住脚步,望着身边缤纷而过的红男绿女,悠然想起某段尘封的时光。   
    那时,交通不便,人们出行都要步行。村里人上街的极少,而且街上也不能用农产品直接付钱,所以,小商贩们挨村叫卖,把人们需要的东西送到村里来,村民们可以用农产品直接交换他们想要的商品。有摇大鼓的、有卖缸卖坛的、有卖糖换饼子的。而匠人们也是走乡串户地找活计。什么“补伞啰!”、“磨剪子铲菜刀啊!”、“可有雁镰刀锉啊!”、“挑牙虫那!”、“补锅啊!”、······诸如此类的叫声不绝于耳。但是,让我记忆最深的,还是那些来乡下的把戏班子。   
    下乡来玩把戏的很多,几乎每月都有。先说那扁担戏,也就是一个人,挑着一担道具,走进村里,铜锣一敲,就有许多人围过来。问明节目,如果是新鲜的,就有人去向王和尚提要求。王和尚一点头,那就看呗。
    于是,那人就用扁担把其中的一个大木箱子顶起,立在地上。箱子底部有一块大蓝布围帘,自己就站在蓝布围帘里,箱子上面就是舞台,一个个栩栩如生的木偶演绎着童话般的故事。叫人捧腹大笑。而台上那些木偶的对白及锣鼓音乐,全是围帘内一人所为。这些人,流浪卖艺,有时也乞讨。那天晚上,他就在我家吃了晚饭,之后就留宿在我家,很方便,农村里稻草有的是,往堂心地下一铺,就成了他的床。     
     猴戏来得最多,有单独耍猴的,也有把戏团耍猴的。单独耍猴的无异于乞讨,那猴是乞讨的工具。比猴戏稍大一些的就是加点狗钻圈,猴骑羊之类的节目而已。最吸引我,且又带刺激的是那些大把戏。他们能在一块红布内变出许多东西来。小辫子说,那是摄法(魔术),把人家里的东西摄来了,演完后又还回去。如果不还回去,下次就不能摄来东西了。好奇的我,总被这神奇的摄法迷倒了,做梦也想学会摄法,我要把戏台上皇后穿的衣裳,摄取一套来给桃子姐穿,肯定比戏台上的花奶奶更好看。可我不知道到哪儿去学,自己在家里天天拿着红布,翻来覆去地练,怎么也变不出东西来,摄法,竟成了梦幻,直到如今,我也不会摄法。   
    还有那些练气功的,令我羡慕致极!他们生得膀粗腰圆,寒冬里人们穿着棉衣尚且瑟瑟发抖。他们光着上身,下身只穿一条单裤,却热汗涔涔。行功前,气功师常要勒紧了裤带,作深呼吸,把肚子鼓得圆圆的,同时两手用力,在胸前划动着,手背青筋暴起。这时,气已经运足了,可以单掌开砖,或头顶碎砖。最可怕的是躺钉板碎青石了。人躺在满是铁钉的木板上,再用几百斤重的石板压在气功师的腹部,有熊腰虎背的大汉抡着大锤,四周的人鸦雀无声,都为这人捏着一把汗,生怕他被钉死在钉板上,说时迟那时快,大锤毫不留情地砸下去。只听得“当”的一声,火星四溅,巨石碎成两断,气功师却从钉板上一跃而起,接踵而来的是掌声和尖叫声!   
  TOP
头像
601609790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17 17: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9-29    发短消息        

120楼

还有那些练气功的,令我羡慕致极!他们生得膀粗腰圆,寒冬里人们穿着棉衣尚且瑟瑟发抖。他们光着上身,下身只穿一条单裤,却热汗涔涔。行功前,气功师常要勒紧了裤带,作深呼吸,把肚子鼓得圆圆的,同时两手用力,在胸前划动着,手背青筋暴起。这时,气已经运足了,可以单掌开砖,或头顶碎砖。最可怕的是躺钉板碎青石了。人躺在满是铁钉的木板上,再用几百斤重的石板压在气功师的腹部,有熊腰虎背的大汉抡着大锤,四周的人鸦雀无声,都为这人捏着一把汗,生怕他被钉死在钉板上,说时迟那时快,大锤毫不留情地砸下去。只听得“当”的一声,火星四溅,巨石碎成两断,气功师却从钉板上一跃而起,接踵而来的是掌声和尖叫声!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