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红楼梦阅读笔记(连载) 热贴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10 11: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5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1楼
该帖被浏览  355,906 次,回复 316 次

从最早第一次接触红楼到现在,大约有四十多年了。还记得那时候正好和《红与黑》同时阅读,还觉得红楼远没有红与黑好看,现在回想,红与黑除了记得一点情节,其他了无兴趣了。对那本书的评价也不高。相反,红楼则时不时翻一翻,想一想,确信红楼是世界级别的优秀小说,可以和《战争与和平》一类比肩。或者说,有过之而无不及。而倾其一生心血于红楼尚未完笔的曹雪芹先生,绝对可以名列最伟大的文学家之列。

随记类不能算文章,也不是写作的好方法,但正像古人所说,“不动笔墨不看书”,随记其实是促使自己仔细阅读的一种方法。

想想自己,近十年来,没有再认真通读过,记忆上也有不少谬误,故决定认认真真再通读一遍,同时,记下一些感想。或许对同好和年轻人会有一些启发。

这算是简单的引言,希望自己能够坚持细读一遍,写出一些独特的感想来。本人同时还是海子诗歌的爱好者,也在海子吧每天写一点阅读体会——海子和曹雪芹,是中国几千年来最纯粹的诗人。

第一回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这次准备好好细读脂批本,以前粗粗阅览过,觉得还不错,不像多数网络作品,别字连篇。

戚蓼生在序言里大夸红楼为“异书”,我觉得真有启发的是“然吾谓作者有两意,读者当具一心”一句。所谓作者有“两意”,应是表里似乎不一,但实际还是一致,需要读者细心体会。如文中一提“皇上”,一定是“皇恩浩荡”,“谢主隆恩”之类的冠冕堂皇。但私下里,却可以借用黛玉之口,骂皇上不过是“臭男人”,这大概是比较典型的两意,读者不能具备“一心”,就看不出其中的妙处来。

红楼开篇就说“说起根由虽近荒唐,细按则深有趣味”。此处根由,小了说,自然是石头记的来源,大了说,是作者创作小说的思想根由,塑造评价人物的内在根由,在那个时代,绝对是荒唐,而且荒唐到极点。但细细推敲,其中却包含着多少动人的情感和先进的思想和理念!

女娲炼石补天,此“天”即为“天子”之“天”,也就是孔孟之道要求“达则兼济天下”之“天”,也就是我们现在俗称的国家民族人民之类,那些道貌岸然在庙堂上开会的人,都可以自称是女娲炼就补天的材料。但在曹雪芹看来,那不过是“大大的荒唐”,都是一些“无稽之谈”罢了——这实在是小说最关键之处,即否定封建最正统的一切,那确实是不被人理解的“荒唐言”啊,独裁政府最喜欢孔子——从古至今都竭力吹捧他,因为他学说的核心就是维护独裁。

中国的教育,从内容而言,并未脱离孔子时代,依然在宣扬腐朽的“忠孝”两字,在这个教育体制下走出来的学子,难以真正理解曹雪芹对正统的彻底否定,“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今天依然如此啊。

想来,曹雪芹年轻时,不见得没有远大志向,即兼济天下的志向,无奈生来“情根”深重,不能视女人如衣服,不能专心于世俗学问,恐怕也曾经长期有过“自怨自艾,日夜悲号惭愧”的岁月啊。

但是,情根深重的人,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你须得摆脱自怨自艾,你必须“自经锻炼”(不妨理解为“自从经过锻炼”和“自己经受锻炼”),你就能够达到“灵性已通”境界,而那些所谓的经天纬地之才,不过是一堆不通灵性的顽石罢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分享到:  
TOP
黑皮四卦  版主   发表于:2016-12-10 22: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334    精华:31   注册时间:2008-11-16    发短消息        

2楼

佩服楼主。发吧!一定是佳作。
  TOP
浪漫女人999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11 12:2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470    精华:1   注册时间:2012-11-15    发短消息        

3楼

支持,红楼梦,有很多话题

有电视片,有点评式,有人物分析式

有什么新观点,可讲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11 15:2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5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4楼

引用:
原帖由 黑皮四卦 于 2016-12-10 22:46 发表
佩服楼主。发吧!一定是佳作。   

谢谢支持。有将近五十万字。正在修改。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11 15:3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5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5楼

首先,红楼梦的主要人物,不是封建时代的主流人物,现在叫“正能量”人物,而是被整个封建时代极端蔑视的女子。老孔说“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些才是封建社会的正能量人物,对于正能量人物,老孔强调要明确尊卑次序——这就是老孔被独裁统治者青睐的主要原因。而女子,在老孔的学说里,是和“小人”等列,根本就不入流,好比家族宗庙之上,女人就不上族谱那般被忽视。而曹雪芹,就是要彻底推翻这种概念,把不入流的女子,放置于“大贤大忠”之上,甚至放置于帝皇之上。这种最基本的逻辑中,难道不蕴含着最彻底的反封建?用今天的例子来说,所谓文艺谈话,就反复强调,文艺要为工农兵服务,就是要求以工农兵为文学中的主要人物,那么,拒绝写作这些所谓的正面人物,而非要写一些游离于工农兵的灰色人物,其实就是一种反抗了。
其次,换一个角度来看,对社会对人物的评价标准,其实可以判定文人的高下。曹雪芹绝对是中国古代文人中的绝无仅有。所有的古代文人,包括屈原李白这样比较超越的文学家,他们的主要准则,依然是世俗准则,或者说,就是名利准则。一旦用这样的准则来判断社会,那么,皇帝一定是排名第一的。但是,真正的文学家,一定应该遵循美学原则来判断社会,美高于一切,更高于极端俗世的帝王将相。曹雪芹之所以推崇女儿,就是因为女儿是美的,美的女儿当然可以蔑视“臭男人”的皇上!封建文人而能拥有这样的评价标准,在那个时代,简直难以想象。到了今天,在民主体制下的西方,有不少艺术家都遵循这样的准则,但在依然处于独裁下的中国,这样的人,依然是凤毛麟角,海子肯定是一个。莫言之类,动不动说什么人是思想的引导者之类,就令人鄙视了。
借用石头之口,曹雪芹对世俗小说加以批评,从文学角度说,他的批判毫无疑问是正确的。明朝末期,市井小说泛滥,最吸引人眼球的,肯定是情色乃至色情,集大成者,当然是《金瓶梅》,至今依然有不少学人,认为《金》的文学成就高于《红楼》。或许金瓶梅对现实的反映和捕捉更为准确,但那只是细节的准确,缺少高度的准确。另外,文学的灵魂是理想,金瓶梅缺少理想色彩,就不如红楼那么令人入迷了。至于其中的色情描写,并不值得大惊小怪,色情乃人心中最向往之一,至少男人是如此,诉诸于文笔有何不可?
    从另一个角度看,市井色情小说,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功能,即冲击正统思想对人们的束缚,对迎来新社会,实际有巨大的推动力。《十日谈》之所以被称为名作,主要原因,就是在西方文艺复兴时期,它的人欲描写,对冲破宗教禁锢起到了巨大推动作用,卜迦丘就成为西欧思想的先驱者之一。可惜中国明朝的世俗化进程,被清朝入关所打断,明朝的小说没有起到推进社会进步的作用,就沦落为普通人的消遣娱乐了。但从文学角度看,《三言两拍》的成就,远高于《十日谈》,却不为世人所知啊。
  TOP
宏觉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6-12-11 16:3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04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5-16    发短消息        

6楼

能静下心来读红楼梦的人,现在不多了,可贵。顶一把。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12 08: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5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7楼

这一段本在第二段,因为其中有一些对体制的批评,被删掉了。可叹这个世道啊。现在修改一下,放在这里。

小说是凡俗之人所写凡俗之事,哪怕《西游》这样的神佛小说,也是意在人间,何况“情根峰”下出来的人?读小说也就是读人生,读出作者的人生,读出自己的人生。小说在中国,地位一直很低,起名为“小说”,就是明证。翻译成英文,应该成为”small talking"吧。因此,中国早期的小说,几乎都不是个人的创作,都是先在民间流传,往往是在茶肆酒楼说书场里流传,然后再由文人整理成书,所谓四大名著中,除了红楼梦,都是如此。这种编辑而成的小说,往往缺乏内在的灵魂,多的是故事情节。真正优秀的文学作品,必须是由作者灵魂深处而来,用心血化成。中国古典小说里,只有红楼梦是如此的作品。 把她和《西游记》《水浒》《三国》并列,真的是贬低红楼了。
我感觉红楼中的佛道都只是借用,并没有真正宣扬佛道之意,相反,或许曹雪芹对佛道多少抱着批判态度,这只要看文中出现的具体人物就可以明白。这里出现的茫茫大师渺渺真人,显然只是一种情节借用。
佛道的主要特征就是弃此生而求来生——永生就更加虚妄——但来生不就是下一个此生?文中僧道与石头的对话,不妨看作作者内心的纠结。人世虽然“到头一梦,万景归空”,但梦乡之温柔富贵依然令人流恋,做人而求空,何必做人?凡心为做人之根本,故还是要去人间走一遭也。写小说,就是重走凡俗之路,且可以在小说中用虚幻之法满足自身的遗憾。比如,不知曹公相貌如何,但在小说之中,化身宝玉的曹公,确实是“面如冠玉”的。
石头对空空道人的回答里,含有大量信息,也有大量文艺批评,或者说,对世俗小说的谴责。可以和后文贾母的批评互为照应。
曹公说,“市井俗人喜看理治之书者甚少,爱适趣闲文者特多”,这实在是正常现象,假如一个朝代的市井百姓,更多关心起政治来,恐怕不是好事,不是被当局者强迫,就是被当局者诱骗,文革时期的百姓是一个例子。
当然不是说百姓不该关心政治,完全不关心政治的百姓,可以称之为愚民,百姓必须明白,怎样的体制是好体制,争取建立一个好的体制,也就是民主体制,然后,让关心政治的人,在这个体制内自己去折腾就行。能否意识到这一点,我觉得,可以作为衡量当今中国百姓的一块试金石。 当然,就曹雪芹的时代而言,自然不存在这个问题。那么,作为市井小说,不以“理治”为中心,实在是摆脱虚伪的必然。
红楼梦的内容和人物,用空空道人半真半假的话来说,叫“第二件,并无大贤大忠理朝廷治风俗的善政,其中只不过几个异样女子,或情或痴,或小才微善,亦无班姑蔡女之德能。” 讨论重要问题,曹雪芹总是会运用一点障眼法,好比这里把朝代考证放在第一,把人物放在第二,就多少掩盖了这个问题实质上的重要性。其实,这一段话,对理解红楼梦核心内容,有重要暗示。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12 10:5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5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8楼

在新浪发文,讨厌的是,不知道它有多少敏感词!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12 15: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5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9楼

空空道人看到内容“虽有些指奸责佞贬恶诛邪之语,亦非伤时骂世之旨,及至君仁臣良父慈子孝,凡伦常所关之处,皆是称功颂德,眷眷无穷。”且“毫不干涉时世”,才决定携入人间——曹公对清朝文字狱的恐惧溢于言表。现在,近三百年过去了,整个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只有俺们天朝,一以贯之,亘古不变——中国文人依然生活在文字狱阴影之下——假如你还有良知,假如你还不愿意荫庇于档下。甚至于普通百姓,也随时有文字狱加身的可能,不见年轻人,问一声“是否出人命了”就被刑拘?
空空道人更名为情僧,其过程或许体现作者这样的意图,真要看空尘世,必须先经历尘世。实际生活真是如此,从小出家的和尚,见了女人,哪怕说是老虎,也是喜欢的。还有文人津津乐道的农民的朴实,都经不起开放带来的利益熏染。
题目从石头记,改为情僧录,又改为红楼梦,风月宝鉴,金陵十二钗,都暗示着“色”和“空”,但我觉得“色”(此色非色情之色)为向往,“空”乃失落,当然也可以理解为超越。但对艺术家而言,我相信,追求“色”才是人生。一旦看“空”,就没有了艺术。
作者的感慨诗“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很值得品味。
按照世人的眼光来看,曹公在书中的“荒唐”,主要是两点:
一是世俗看作天经地义的人生之路,即追求功名的人生之路,曹公完全否定了,并且借助宝玉之口,把这些人全部称之为“禄蠹”。显然,皇上是“禄蠹之父”了,如此曲折的不忠之言,细细考察,书中并不鲜见。二是世俗鄙视的女子,只不过是男人附属物的女子,男人可以看做衣服,甚至看做玩具的女子,曹公却奉若神明,远远放于男子之上。一是水,一是泥,一清一浊,对男人是大大的不恭敬了,也是对“圣人”之道的公然对抗了。“圣人”之言中,“唯小人与女子为难养也”,是我最厌恶的话之一,相信曹公的厌恶又甚我十倍。
对于这两点“荒唐”,一直到现在,我感觉,甚至在喜欢红楼的群体中,依然是不能真正理解的,也就是不能在思想上行为上认同的,更别说不喜欢红楼之人了。曹雪芹意识到他的这种“荒唐”不会被人理解,充满了悲愤荒凉之感。这种悲愤荒凉,在后面描写宝玉的两首《西江月》里,也有同样的表露。但后来,似乎悲愤荒凉之意就淡了。其实,曹雪芹,是用理想生活——虚拟的大观园的美妙生活来冲淡这种悲愤荒凉,因为,在这样的悲愤荒凉之下,是无法写作小说的。到了最后,晴雯去世,曹雪芹的悲愤,又上升到极点,《女儿芙蓉诔》就是一篇悲愤地檄文——小说也就戛然而止了。
功名利禄的追求是人人心中的欲望,说自己已经跳出来,那未免虚伪。可因为追求功名利禄,就颂扬功名利禄之人——在红楼之中,外是雨村,內是凤姐——就违背了曹公的本意。另外,中国男人对女人的态度,实在令我厌恶,尤其是喜欢骂人“淫妇”的男人,更是不喜。如果男人心中存着艳遇的念头,如果幻想有美女愿意和自己上床,嘴里却“淫妇淫妇”地骂,这种不自觉的虚伪其实是男人的一种下流。而这样的两种举动,其实是充塞在我们天朝上上下下。哪怕过了二三百年,曹公今天活过来,尽管有这么多人喜欢红楼,但看到世人对红楼之“解”,大概依然会是“一把辛酸泪”的。
  TOP
最后一集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6-12-12 15:1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2471    精华:26   注册时间:2012-2-3    发短消息        

10楼

回复7楼 木石64  的帖子

当然不是说百姓不该关心政治,完全不关心政治的百姓,可以称之为愚民,百姓必须明白,怎样的体制是好体制,争取建立一个好的体制,也就是民主体制,然后,让关心政治的人,在这个体制内自己去折腾就行。能否意识到这一点,我觉得,可以作为衡量当今中国百姓的一块试金石。 当然,就曹雪芹的时代而言,自然不存在这个问题。那么,作为市井小说,不以“理治”为中心,实在是摆脱虚伪的必然。
有爱的地方,就是天堂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12 15: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5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11楼

空空道人看到内容“虽有些指奸责佞贬恶诛邪之语,亦非伤时骂世之旨,及至君仁臣良父慈子孝,凡伦常所关之处,皆是称功颂德,眷眷无穷。”且“毫不干涉时世”,才决定携入人间——曹公对清朝文字狱的恐惧溢于言表。现在,近三百年过去了,整个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只有俺们天朝,一以贯之,亘古不变 。
空空道人更名为情僧,其过程或许体现作者这样的意图,真要看空尘世,必须先经历尘世。实际生活真是如此,从小出家的和尚,见了女人,哪怕说是老虎,也是喜欢的。还有文人津津乐道的农民的朴实,都经不起开放带来的利益熏染。
题目从石头记,改为情僧录,又改为红楼梦,风月宝鉴,金陵十二钗,都暗示着“色”和“空”,但我觉得“色”(此色非色情之色)为向往,“空”乃失落,当然也可以理解为超越。但对艺术家而言,我相信,追求“色”才是人生。一旦看“空”,就没有了艺术。
作者的感慨诗“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很值得品味。
按照世人的眼光来看,曹公在书中的“荒唐”,主要是两点:
一是世俗看作天经地义的人生之路,即追求功名的人生之路,曹公完全否定了,并且借助宝玉之口,把这些人全部称之为“禄蠹”。显然,皇上是“禄蠹之父”了,如此曲折的不忠之言,细细考察,书中并不鲜见。二是世俗鄙视的女子,只不过是男人附属物的女子,男人可以看做衣服,甚至看做玩具的女子,曹公却奉若神明,远远放于男子之上。一是水,一是泥,一清一浊,对男人是大大的不恭敬了,也是对“圣人”之道的公然对抗了。“圣人”之言中,“唯小人与女子为难养也”,是我最厌恶的话之一,相信曹公的厌恶又甚我十倍。
对于这两点“荒唐”,一直到现在,我感觉,甚至在喜欢红楼的群体中,依然是不能真正理解的,也就是不能在思想上行为上认同的,更别说不喜欢红楼之人了。曹雪芹意识到他的这种“荒唐”不会被人理解,充满了悲愤荒凉之感。这种悲愤荒凉,在后面描写宝玉的两首《西江月》里,也有同样的表露。但后来,似乎悲愤荒凉之意就淡了。其实,曹雪芹,是用理想生活——虚拟的大观园的美妙生活来冲淡这种悲愤荒凉,因为,在这样的悲愤荒凉之下,是无法写作小说的。到了最后,晴雯去世,曹雪芹的悲愤,又上升到极点,《女儿芙蓉诔》就是一篇悲愤地檄文——小说也就戛然而止了。
功名利禄的追求是人人心中的欲望,说自己已经跳出来,那未免虚伪。可因为追求功名利禄,就颂扬功名利禄之人——在红楼之中,外是雨村,內是凤姐——就违背了曹公的本意。另外,中国男人对女人的态度,实在令我厌恶,尤其是喜欢骂人“淫妇”的男人,更是不喜。如果男人心中存着艳遇的念头,如果幻想有美女愿意和自己上床,嘴里却“淫妇淫妇”地骂,这种不自觉的虚伪其实是男人的一种下流。而这样的两种举动,其实是充塞在我们天朝上上下下。哪怕过了二三百年,曹公今天活过来,尽管有这么多人喜欢红楼,但看到世人对红楼之“解”,大概依然会是“一把辛酸泪”的。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13 08:5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5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12楼

红楼梦中,地名和朝代,故意颠三倒四,免得世俗中人,尤其是世俗中的权贵对号入座,权贵对号入座,百姓就倒霉了,文字狱因而产生,枷锁因而加身了——今天依然如此。
对于红楼的各种考证,足见红楼被喜爱之程度,但笔者不喜欢考据,觉得那就没有什么意思。
甄士隐“秉性恬淡”,“不以功名为念”,属于“神仙一流人品”,暗寓了作者对追名逐利的厌恶。起名“真事隐”,并且这位先生此处露面以后,再也没有下文(后四十回不是红楼梦,许多人对此似乎还不习惯),或许就是在隐喻“真事隐”吧。真事隐去以后,“假”府中发生的事情,就不可全做真事看,里面带有许多作者的希望寄托暗寓等等的虚构内容了——大观园就是最大的虚构。
英莲为“应怜”,我觉得这可以看做曹雪芹对这一个群体的基本态度,即对小妾,无论是因穷困被逼还是因为喜欢主子,反正沦为小妾,就是“应怜”。“应怜”的,就不是作者心目中的理想所寄托,至于我们喜欢到何种程度,自然可以因人而异的。
从虚幻仙境接入世俗人界,红楼此处极为精巧,可以称作无缝连接。精巧而无缝,水准极高。
此处点出“还泪”情缘,想象之奇妙,内蕴之美丽哀伤,可以和“殉情化蝶”同为文学双璧。
宝玉的前身,神瑛侍者,能够谐音读为“神应是者”吧。即暗寓宝玉才是神仙一流人物。宝玉肯定是曹公的理想人物,而且是高于黛玉宝钗的理想人物。他实际是作者自己的化身。
黛玉为绛珠草修炼而来。真正的诗人,往往把植物生命看作高于动物生命,而草本植物又高于木本植物,或者简单说,草比花更美丽。我最喜欢的两位文学家,曹雪芹和海子都是如此。
黛玉前身为草,宝钗蘅芜院里种植的主要是草——曹雪芹笔下的两个精美少女,都和草密切相关。
黛玉和宝玉的前身,都生活在仙境,然他们在仙境之中,早就情胎暗结。尤其是黛玉,“五内便郁结着一段缠绵不尽之意”。红楼就是要“将儿女之真情发泄一二”,哪里有一丝一毫“空”的痕迹?太虚幻境绝非空境,小说也没有劝人看空之意。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13 08: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5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13楼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主语落在“假”和“无”,但感概的却是“真亦假”和“有还无”,实际是对现实的愤恨语,只是带着哲理意味,冲淡了牢骚感。
刚才还在梦中的一僧一道,转眼便来到眼前,虽忘了大半,难道毫无所感?还是尘心蒙蔽,智慧未开啊。
说一件趣事,有一天晚上,一个同事拿来一袋螃蟹放我宿舍,说明天有人来拿,对着这袋螃蟹,我玩笑道,可怜啊,明天就成了美餐,哪个有灵,晚上给我托梦,我放你一条生路。半夜,被嘶嘶声惊醒,一只螃蟹竟然沿墙和床脚爬上来,就爬到我的耳边。可我竟然什么都没想,只是抓住后,直接放回袋里去了。后来常常想到这只螃蟹——对不起啊,蟹兄,辜负你了。人在尘世生活中,很难真正相信怪事的。甄士隐自然也没有把一僧一道的“疯话”当回事。
但是,真的有注定的“命运”吗?曹雪芹的小说构思有着强烈的命运感,第五回就把小说中全部重要人物的命运定死,仿佛人物以后只是按照命运规定的路在走一般,但我依然觉得,这只不过是写作的一种方法,构思小说的一种方法,并不真正表示曹雪芹相信命运。这里面的真真假假,当然可以有各自的理解,只是觉得命运是一种很消极的东西,而写小说是一种抗争。屈服于命运的人,特点是不执著,而曹雪芹的执着,对艺术的执着,高度难以企及。
曹雪芹小说中的诸多美丽可爱的女子,都遭受不幸,与其说是命运,不如说是曹雪芹对这个社会的认识和批判,在一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可鄙社会,在女子必须“在家顺父,出嫁顺夫,夫死顺子”的可恶社会,有才的女子的不幸命运,其实早就注定了。至于是被丈夫凌辱而死,还是默默老死,不都是令人唏嘘的不幸命运?
英莲配给薛大傻(菱花空对雪澌澌),实在可叹。甚至比迎春配给中山狼更可叹——我们对活泼可爱的美女,总是给予更多的同情。其实内向的美女,也许痛苦更加深重呢。但也无可奈何,审美原则为上的艺术家,必须把更多的同情和赞美,给予美丽的女子。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13 08:5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5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14楼

生于“末世”而不幸,那是正常;如果生于“末世”而呼风唤雨得意非凡,那么,这一定蕴含着作者的嘲笑和批判了。曹雪芹对探春的嘲讽是十分含蓄,对凤姐是八分含蓄,对雨村也有六分含蓄——曹公很喜欢用谐音,此人表面看来,非常上进,为人似乎也相当有气概,但看他的名字,名为“假话”,嘴里的话,都需要过滤一下,字为“是非”,有他就有是非,表字“愚蠢”,曹公运用谐音,竭尽对他的嘲笑,其实是对醉心功名者的嘲笑,是对追名逐利者的嘲笑。看不出这种含蓄,就读不出红楼的味道来。雨村和凤姐这两人都是用生于末世来为自己的无耻作借口。这种情形,“末世”中普遍存在。比如今天,凡是贪官,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一定是,“现在人人如此,不这样根本不可能啊。”换句话说,就是“现在是末世,只好按照末世的准则做人做事了!”
“忙施礼陪笑”写出贾雨村的落魄和猥琐情态,等他高中进士,这种卑下的态度就少见了,至少讨好人的水平高级了。
雨村看女人看呆了,脂评“古今穷酸色心最重”,这话既对又错。说对,是基本符合实际情况,穷酸有点文化,没有资本,向往美艳高贵女人,却没有机会,累计之下,色心日重了,不像普通穷男人,只要是个女人,可用来耕耘,色心就可以随着一泄如注而转淡。但说错,是觉得此评语未免偏颇,色心最重的当然是权贵,玩了老的,还要玩小的;玩了女的,还要玩男的;玩一个不够,还要3p4p5p——谁的色心可以比得上玩红楼剧组的刘志军啊。
雨村长得“剑眉星眼”,实是不俗,和王熙凤的美貌有的一比。这样的男人,赢得丫鬟的回头,应属正常吧,但雨村还是感动了——男人需要女人赏识,女人才是男人的最好老师。可惜中国女人多数还是自视为男人的附属,这不仅是女人的悲哀,也是男人的悲哀啊。
贾雨村的这首诗,写的还算不错吧:
未卜三生愿,频添一段愁。
闷来时敛额,行去几回头。
自顾风前影,谁堪月下俦?
蟾光如有意,先上玉人楼。
古人都写诗,曹雪芹肯定也喜欢写几句,但放在小说里的诗,难度在于必须符合人物的性格特征,这既增加了写作难度,但也降低了写作难度,写的不好,可以说,那不是我的水平,那是贾雨村的水平。红楼中诗词不少,但还没有人称曹雪芹为诗人的——我称他为最纯粹的诗人,是就他的精神,也不是指诗作。
这首诗单数句写的是自己,双数句写的是丫鬟。按照后面的介绍,此时的贾雨村很有可能家里已经有了老婆,那么“未卜三生愿”,就有点轻浮,离了家就不认老婆啊。而且,不思念远在他乡的老婆,只想借月光勾引新人——男人都是这个德行。
我一直觉得,男人好色不算坏,虚伪才坏。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17 08: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5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15楼

接下来的一联,是我在红楼中难得不喜欢的东西。“玉在匮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或许这种不喜欢,不是红楼梦本身所有,而是看到对这一联的解释不喜欢,但也找不到更合适的解释。除非这一联里就没有对黛玉宝钗的命运暗示,但红楼梦确实常常暗示一些东西,而这一联里,要是有暗示,似乎只有对黛玉和宝钗的命运暗示最合理。但我很不喜欢,很不舒服。
    说宝钗有一天会落到这个荒淫的伪君子手里,真是令人痛心。这个老混蛋,年龄要比宝钗大二十来岁,他的庸俗市侩,和宝钗的玲珑剔透——宝钗的识时务,绝对不是庸俗市侩,他们怎么也不是一对啊。或许曹雪芹就是为了揭示这个可恶的社会对女性的摧残,才如此安排?不过,就像我在《痴人说梦的美丽和悲哀》一文中所说,曹雪芹毕竟下不了手,让自己心爱的女人,真的落到如此悲惨的境地啊。
但我更不喜欢的是黛玉这一说,宝钗这一说,毕竟还是一种命运,假如宝钗被母亲逼迫嫁给老混蛋,比如说,因为她那个混蛋哥哥又犯了什么命案,又落在这个家伙手中,而已经衰落的贾府,没有了势力保护他,那么,要保全自己的儿子,把宝钗送入这个色狼之口,以换取儿子的活命,我想,薛夫人应该是不会拒绝的。而生性孝顺的宝钗,除了含泪应命,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其它的反应。
    假如红楼要续写,要写出宝钗的不幸命运,觉得这恐怕是非常符合实情的一种可能,想到这种可能在红楼中成为现实,心中不禁大痛——红楼戛然而止,实在是红楼之幸,实在是红迷之幸,要是我在红楼中读到宝钗被送入这个老混蛋之手,我决不会像现在这样喜欢红楼。
但是,黛玉这一句,似乎已经不是对黛玉命运的安排,简直是对黛玉人格的侮辱!
    前生为出世仙草,下凡只为还泪,怎么会“求善嫁”!对一生追求“质本洁来还洁去”的黛玉,“求善嫁”三字,实在太过于庸俗,怎么也不该用在这个仙子般的少女身上啊。就算她极爱宝玉,目的也在情爱,而不在嫁!假如她可以和宝玉终生厮守在大观园内,彼此不娶不嫁,黛玉也决不会抱怨的。
    难道曹雪芹是在用这个庸人之口,来表现世俗时常存在的一个可恶现象,即“泥性”男人,总是对“水性”女人,充满了误解和侮辱?
    尽管这样的理解可以说通,但还是有点不舒服,假如红楼有败笔,我会指这一处——但或许真是后人想多了。但我们读红楼,尤其算是我自己,确实一直在多想,没有多想,就不会有笔者这篇长文,而这里的多想,相比于许多无中生有的考据,要合理得多。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17 10: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5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16楼

接下来是老先生接济雨村上京赴考。此处情节,主要照应下文的审案,审案中的照应,主要有两点,这里不妨先简要提一下。
    一是贾雨村知道了英莲的下落,却丝毫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比如通知她家人,比如收作义女之类来报答当年之恩,而是完全随其自生自灭,显示这个混蛋的浇薄——这一点多数人还是能够看出来。
    第二点比较含蓄,一定要记住此刻雨村所说的一句话,“读书人不在黄道黑道,总以事理为要,不及面辞了。”这可以看作豪爽,但和雨村审案时候的犹豫糊涂对照来看,就明白他的奸诈狡猾,确实是奸雄本色了。
接着“祸起”,情节快速推进,只是为了把“真事”赶紧交待完毕,可以转入“假语”。其实,岂止雨村是假话,曹公深知自己的“荒唐言”也是一大片假话,只不过是含着自己满腹辛酸和泪水的假话,是被世人唾弃的美丽的假话,不像雨村和凤姐的假话,是被世人所推崇和仰慕的假话。
    甄士隐的遭遇,自然引发生命无常,世态炎凉的感慨,同时也体现“百无一用是书生”,他的现实生存能力也实在太差了。可见神仙一流人物,在现实面前往往都是傻子。凡人不是神仙做的,做了神仙就不再是凡人。笔者并不否认神性,但同时相信,真正获得神性的人,对凡间的荣华富贵,一定弃如敝履。那些号称自己有特殊功能而在凡间混得风生云起的家伙,无一例外是骗子。
劝世人不要沉迷尘世的《好了歌》,只有听在快“了”的人耳朵里,才有醍醐灌顶般的效用,对正常人而言,只是一段疯话。红楼借各种人口,说出各种不同的话来,引来了后人纷争不断。其实,看空人世和留恋红尘,可以并存。或者说,人总是处于矛盾之中,红楼中非常精彩的一联是“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这样两种心态,几乎人人都有。甄士隐眼前已无路,看到这样一个机会,自然毫不犹豫就跟着走了,并不代表曹公看空人世的。
我一直坚持一种看法,一个看空人世的人,决不会呕心沥血写小说。写出精彩如红楼这样的小说,是要把自己的情感血液化作墨来写,才能写出如此感天动地的小说来。看空的人,那会作这种执拗之事?看空和留恋,也是两意,但一心,却依然是割舍不去的尘世,是尘世中念念不忘的柔美女子。
甄士隐对《好了歌》的注解,不少人喜欢对号入座。脂评也有,但写的是“宝玉一干人”,即指一类人,而非某个具体人。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17 10:3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5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17楼

对红楼的过度喜爱,引申出各种对红楼的奇谈怪论。我自己的感觉是,考据几近胡扯,过度索隐也非正道。那些喜欢考据的人,最喜欢把红楼故事和皇室联系起来,甚至宣称红楼就是皇室争夺皇位的历史故事。这种理解,表面看来是在抬高红楼,其实是在贬低红楼。
中国文人骨子里充满奴性,其主要特征,就是自觉艺术低于政治,不客气的说,这其实是不自觉地把自己置于权贵的从属,古代文人,概莫能外。能把艺术放到政治之上来看待的(少女象征艺术,皇帝不过是臭男人),唯有曹雪芹——这才是我特别推崇曹雪芹的原因。
所以,我以为,所有把红楼和皇室联系起来研究的人,都是以奴才之心度曹公之腹,是在侮辱红楼艺术,侮辱曹公的人格。

  TOP
头像
贵妃醉酒了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18 19: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058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1-7-19    发短消息        

18楼

忠君爱国,成王败寇的认识依然很盛行!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
  TOP
头像
601835339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6-12-18 22: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0-24    发短消息        

19楼

追@梦

内容简介:

            我报给你们大喜的信息是关乎,有关万民,有关众生的……
每一个人出生的名字,都包含着他出生的序曲。
每一个人的行为都判定他生死方向的码头。
每一个人的存在都包含着一个故事 ,一滴泪与欢笑。

剖析人生之谜,解释人生之惑,不在往日,而在今时。

谨以此书献于生存的人们,以揭开人生之惑未来之迷……
谨以此书以上帝之名我来诉说……
  TOP
头像
601835339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6-12-18 22: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0-24    发短消息        

20楼

追梦

我叫杜福安,安住河南省,焦作市,马村区,安阳城乡,土门掌村。此书是我儿时的梦想,也是我现在的梦想,以后将会是我永远的梦想。但愿也能够成为你们的梦想。让我们大家同免,共同祝福。因此我愿将此书名命为“追梦”……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