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红楼梦阅读笔记(连载) 热贴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07 12: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5416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301楼

回复294楼 木石64  的帖子

像林黛玉,薛宝钗,王熙凤之类的才女在乾隆朝可能还不少,在当时的金陵,苏南,浙江,淮南,福建的泉州苏州,广州,长沙,汉口大概不少,北京天津更是如此,否则曹雪芹也不会乱写。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6-09 14: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1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02楼

第二十五回 魇魔法姊弟逢五鬼 红楼梦通灵遇双真

    灰心失望的小红,无心梳妆,在“擦胭抹粉,簪花插柳”的丫环群里,就显示出特别来。当一个少女,不是因为作伪,就是因为忧伤而无心于梳妆,就会含有特别的忧伤慵懒之美。对她颇有好感的宝玉——这里的好感,或许有点特别的意思。文中说,“若好还罢了,若不好起来,那时倒不好退送的”,竟然想到“不好退送”,这里的“好”,或许有性意味了,既小红引起了宝玉的“性趣”,这或许也是曹雪芹设小红为16岁的暗示。宝玉到处寻她不见,看到海棠后影影绰绰的人影,宝玉应该感觉到特殊的美了,转过去后,果然是她,无奈碧痕催洗脸,只得进去了。被派差的小红,又遇见贾芸,无奈只能远远遥望而不敢近前啊。这一回开头,写宝玉寻觅小红而无奈,以及小红遥望贾芸而无奈,细品之中,深含文学之美。当我们面对美好事物,往往是陌生的美好事物,既被强烈吸引,又觉得遥不可及,内心就常常充满渴望无奈遗憾种种复杂情愫,混合在一起,会酿成名为“忧伤”的美酒,很容易令人迷醉的美酒。尤其是对于文学青年,几乎有着无可抵抗的杀伤力啊。
    贾环的第一次出场,是新年赌钱,写出他的鄙吝,第二次好像是去看望贾赦,嫉妒邢夫人对宝玉好,写出他的小心眼。这里抄经,算是第三次正式写贾环,写了他的讨厌和阴毒,主要是阴毒。这样性格的人,就是典型的小人,谁遇见谁倒霉的小人。对这样的“小人”,古人说“敬而远之”,那是一点不错的。
    滚在母亲怀里撒娇的宝玉,和慈爱摩挲儿子的王夫人,构成极其动人的母子图,大概已经引起了贾环的嫉妒。赵姨娘的德性,很难再保持一颗慈母之心了,被欺凌者其实很容易变态,一旦变态,就会成为非常可怕的害人者,文学作品中,有过许多描述。红楼中的这一对母子,其实也是此类经典——他们原本确实是一对可怜的被歧视被欺凌的母子。从小缺乏母爱的贾环——王夫人不会给他丝毫母爱,作为小妾,只是半个主子的生身母亲,大概都不敢过于和亲生儿子亲昵——看到眼前的母子亲昵图,心里大概已经妒火中烧了,偏偏宝玉还不识趣,总觉得其他丫头和他很好,只有彩霞一直对他冷冷的,而宝玉总是渴望和每一个女儿亲亲热热,于是还去招惹彩霞,还去拉人家的手,贾环此刻,怒火中烧的心理,和《奥瑟罗》中的伊阿古很相似。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6-09 14: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1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03楼

从贾环推油灯一事来看,他为人阴毒,行事很果决,目的很明确,只要假以时日,将来倒是一个人物,至于能干之类,官场中的能干,并不需要高智商,只需要高情商。而所谓高情商,首要一点,就是明确自己想要什么,其次就是敢于采用一切手段去达到这个目的。贾环似乎具备了这样的高情商。
贾环“了不起”的是,做了如此恶毒事情,却没有人怀疑他是故意。他平时的懦弱,让人以为他不敢如此放肆大胆害人,而其实,小人暗中害起人来,那是无所不作无所不为的,面对小人,君子根本不是对手。这就是要对小人“敬而远之”的原因。但这是指个人事务,公共事务,无法对小人敬而远之,唯有依靠公开化透明化,才能抑制小人的嚣张,但是在毒菜之下,一切都是黑幕,整个社会处于逆淘汰之中,小人就得志了。极端时期,不是“指鹿为马”的秦朝,也不是“魏公公”当政的明朝,那一定是老毛当政的文革时期,不仅是朝政,全国各地,任何一个单位,差不多都是小人大行天下,凡是君子都遭尽了罪,很多君子只能以死抗争。文革严重摧毁了全体中国人的文化人性和道德,使中国人的整体素质下降了好几个档次。这个罪行一天得不到清算,中国人的道德素养就无法回复提升。
    相比之下,宝玉心地善良,心胸宽阔,并不在乎自己受到的伤害,反而担心别人遭受责骂,愿意替人受过,只说是自己烫伤,这种发自内心的善良,实在可贵啊。
    宝玉脸上的小小烫伤,仿佛是后文大伤的预演,前来看望的人,也是络绎不绝。这里黛玉是第一个,与后文的最后一个形成有趣对应。黛玉此刻的表现,也颇有意味。宝玉不让看,怕涂的药让黛玉恶心,可黛玉坚持要看,“凑上来,强搬着脖子瞧了一瞧”——和心爱的人有关,哪有什么腌臜之说?烫伤是很疼痛的伤,前面宝玉说“有些疼”,这里说“也不很疼”,毫无怨言,全是为他人着想啊,令人感动。黛玉为宝玉难过,却不知如何说好,只好“闷闷的回房去”。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6-09 15:0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1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04楼

马道婆来了——道婆是皈依佛门而未落发之人,妙玉也是,故称道姑。马道婆很像佛门在俗世的代理人,专为佛门推销生意,自己提成。做宗教生意的人,一定特别恶毒,因为宗教的特征是虔诚,而要谋财,一定就丧失了虔诚,却利用别人的虔诚来骗钱——没有比这更恶毒的行当了。马道婆或许是红楼中最恶毒的人,作为宝玉的干娘,却勾结他人来谋财害命,也可以看出曹公对佛门的蔑视和嘲笑。
马道婆在贾母那儿推销长命安身灯的过程,可以看出,这个人极具观察能力,善于捕捉人心变化,善于应变,是个了不起的商业人才,可惜了生在古代,要在今天,一定是平安等等保险公司最高级的推销人员。
    马道婆虽然有才,但却极为贪小,看见“零碎绸缎”都不想放过——所谓鄙吝就是指这样的行为,凤姐也有这个味道。马道婆之所以和赵姨娘走得近,是因为她看出赵姨娘是个傻子,满心抱怨却不知如何是好的傻子,这种傻子最容易被马道婆之类的人蛊惑——大量愚民都是如此。赵姨娘心里虽对凤姐充满怨恨,其实并没有想要采取什么害人勾当,而是在马道婆暗示之下,赵姨娘才有了害人之心。可见,赵姨娘之流的害人之心,只是针对个别人,针对和自己过不去的人。而马道婆却是害所有人,她就是靠害人来为自己牟利,做的就是害人谋利的生意!面上嘴上全是善意善语,口中天天“阿弥陀佛”,心里却一直想着害人的勾当——这样的人,主要特征就是虚伪而阴毒。可以说,伟大的文学家,一定都把“真和善”放在首位,“假和恶”的人,一定是批判对象!
    接下来是赤裸裸的谋财害命勾当,一手交钱一手要命的勾当,真令人寒气直冒啊——很有可能,马道婆一开始就在心中算计好了,知道赵姨娘这里有一笔好生意,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机会开口,这样明目张胆赤裸裸的谋财害命勾当,要张口总是不容易的。但今天赵姨娘因为儿子闯祸被王夫人凤姐骂,心里怨气格外多一点,情不自禁流露出抱怨来,马道婆立刻抓住机会,顺杆而上,引诱赵姨娘上当,而她也立刻抛出害人的点子,何其恶毒的一个道婆!再看她当场“向裤腰里掏了半晌,掏出十个纸铰的青面白发的鬼来,并两个纸人”来看,她就是随时随地准备做这个谋财害命的勾当啊!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6-09 15: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1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05楼

是随时随地准备做这个谋财害命的勾当啊!
    这里我一直有点纠结,我一直觉得,曹公并不迷信,只是拿神佛之类的事情作暗寓,一僧一道之类,都不是现实,而是暗寓。而现实中出现的佛道中人,也都具有现实特征。可这里的马道婆似乎真具有害人的神秘本领,宝玉凤姐都命悬一线,还是靠宝玉的先天神物驱邪避鬼,方救得小命。这里把现实和神佛之类虚幻的东西,完全结合起来,似乎已经不再是一种暗寓。整篇红楼中,似乎也只有这一处是如此,不知道曹公是什么含意啊。真有点纠结。另外,这一回的回目,似乎也有点不同——对仗不工。
黛玉无论看书还是做针线,都无法摆脱烦闷,“倚着房门出了一回神” ,“看阶下新迸出的稚笋”——好精彩的白描,一个忧郁娴静的少女跃然纸上。黛玉“信步”出门,“花光柳影,鸟语溪声。丫头舀水,都在回廊上围着看画眉洗澡呢。”——大观园里的景象之美丽,正如仙境一般啊。黛玉“信步”就走到怡红院里,心里念想的,还是烫伤的宝玉。可那里已经聚集了一群人,都来探望宝玉,对凤姐而言,讨好贾母是必须的。对宝钗而言,既是讨好,也是亲近。
    对茶叶的谈论,又是看似随意,却很能丰富小说意味的小细节。这茶叶可是外国进贡给皇上的,可凤姐说:“那是暹罗进贡来的。我尝着也没什么趣儿,还不如我每日吃的呢。”可见,贾府作为贵族人家,其日常生活中含有的奢侈,都不是普通百姓所能理解,所能想象的。当然,如果你凭借着自己的本事,如比尔盖茨那般有钱,怎么奢侈都可以,都正当。但今天俺们天朝官员,这种天价茶叶烟酒,当做日常消费品的天价茶烟酒,吃的可都是国库的钱,都是俺们百姓辛苦血汗钱啊!而这背后的根源呢?当然是体制在撑腰!别指望清除异己一般的反腐败,能够改变这样的现状!
    凤姐拿黛玉开玩笑,有人以为这是凤姐有意撮合宝玉和黛玉,我看未必。从前文湘云拿黛玉开玩笑、黛玉强烈反应来看,这种玩笑,在封建时代,恐怕多少含有嘲笑作弄之意。凡是如我这般经历过文革的人,知道那个时代,拿这个开玩笑,确实是含有侮辱取笑之意。何况湘云只是说“林姐夫”,而凤姐却直接拿黛玉宝玉放在一起开玩笑,我以为,这里几乎有点欺负黛玉的意思,除非凤姐真的有意撮合两人,但是,实在找不到其他事例可做旁证,那就更多是一种嘲笑了——而这却是有旁证的,红楼中,一般重要人物的重要性格特征,都不会是孤证。后文中抄检大观园,凤姐就不让抄宝钗的,却抄了黛玉的。理由是宝钗是亲戚,难道黛玉就不是亲戚?可见凤姐心里,是有点蔑视黛玉的,只不过黛玉还是贾母心疼的宝贝,凤姐表面上也就装着对她好了。而心底里,恐怕是瞧不起黛玉的,原因很简单,黛玉作为依附贾家的孤儿,无钱无势,作为超级势利眼的凤姐,自然不会真正尊重她。
    面对凤姐的嘲讽,黛玉不能发作,再加上这个玩笑说中了黛玉和宝玉的心事,黛玉害羞窘迫多于生气,只好抬脚走人了。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09 21: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5416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306楼

回复305楼 木石64  的帖子

你的文字不错,分析也还到位,但似乎就是欠缺逻辑,似乎缺乏重点,如李希凡对红楼梦的探讨,那就是丫鬟论,他认为红楼梦中大量丫鬟盖过了小姐,的确如此,如花袭人那权势似乎比小姐还要大,至少比李贽,探春,秦可卿。。。这一类正牌的女人权势还要大,比大户人家的正牌媳妇地位似乎还高一些,晴雯的文化水准也许比金陵十二钗某些小姐还强一些,举止显得更为得体,文化也显得更高一点,这也说不定,

这也不奇怪,今天北京的科长也许就比地方一个县长,一个正处甚至一个副厅权力还要大,那么曹雪芹这样描写也是客观的,那就是丞相家奴七品官,那大公子的丫环压倒二流的小姐,也不为奇怪。

至于李希凡用马克思主义去分析红楼梦,那就没什么意思了,毕竟红楼梦不是政客写出来的东西。不应当用政客理论去分析,今天西方高校的文学评论也是一个样。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0 05:3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5416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307楼

回复305楼 木石64  的帖子

红楼梦中围绕金陵十二钗展开探讨,是一般红学爱好人士惯常的手法,其结果很是一般,倒不如写那些悲剧人物还好一些,  如尤二姐,尤三姐, 就够你写三天三夜,那些偏房,比正房,如王姨妈,薛姨妈。。。。等等,更加打动人心,读过红楼梦人,没有不知道尤二姐,尤三姐两姐妹事迹的。我们这一辈子走过来,要说焦裕禄有哪些突出的事迹,恐怕谁也说不出来,但人人都知道,尤二姐当偏房,结局十分凄惨。其实对清朝也不是这回事,许多偏房,比正室还要风光,只要跟定一个响亮的高官,也可以风光几十年。尤三姐那样的烈女,今日倒是不多见,也还是有,网上看见无数为情自杀女子就知道了。这是中华男女的特点,西方很少很少。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0 20: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5416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308楼

网上看见无数为情自杀女子就知道。这是中华男女的特点,西方很少。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6-13 09: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1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09楼

引用:
原帖由 岭南明月 于 2017-6-9 21:56 发表
你的文字不错,分析也还到位,但似乎就是欠缺逻辑,似乎缺乏重点,如李希凡对红楼梦的探讨,那就是丫鬟论,他认为红楼梦中大量丫鬟盖过了小姐,的确如此,如花袭人那权势似乎比小姐还要大,至少比李贽,探春,秦可卿 ...
哈哈,这你就错了,你感觉我缺乏逻辑,是因为我按照回目写,而不是按照某种思路来写。我这个人的思路,就是太有逻辑,其实不适合学文科——时代错误。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6-13 10:0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1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10楼

    赵周两位姨娘进来看宝玉,大家都招呼她们,只有凤姐“正眼也不看他们”——凤姐的本性及其势利,且几乎没有同情心,这样的权贵,作为百姓,是必须唾弃她的。
    被凤姐的玩笑引动了心思的宝玉,找借口留下怀有同样心思的黛玉,拉着她的袖子,“心里有话,只是口里说不出来”,何尝需要说出来,此时此刻,两人内心,都充溢着幸福之感吧。凤姐的玩笑,毕竟首先开启了这个话题,作为凤姐个人利益,宝黛结合或许对她有利,确实如此,精明的宝钗做了二奶奶,对她的贪婪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而且也一定会以某种方式干预的吧。 但她习惯于见风使舵,只要贾母王夫人无意,她就不会去撮合。文中也确实找不到撮合的证据。作为无财无势的黛玉,在贾母王夫人眼里,不会是佳偶——许多人在推测林如海的家产哪去了,在清朝,女儿不是家产的第一继承人,侄儿才是,甚至堂侄,黛玉几乎是赤贫。
    黛玉“只是禁不住把脸红涨了,挣着要走”,黛玉没有跟着众人离开,而应和了宝玉的借口,选择单独留下来,这个行为本身,已经表明了黛玉的内心,此时此刻小儿女的情愫,才是最甜蜜的,宝玉在和黛玉的这种暗恋中,一定体验到了极其醉人的滋味,远超和袭人云雨情的肉体快感。一个内心情感丰富的人,总是不会迷失在肉体享乐之中的。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6-13 10:2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1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11楼

  宝玉凤姐奄奄一息,“贾母、王夫人、贾琏、平儿、袭人”哭得尤其伤心,却一句也不提黛玉,显然,这里的哭,是指在人前,黛玉自然不方便在人前表现出悲痛欲绝来。后文宝玉挨打,没有性命之虑,黛玉尚且在背后痛哭到眼睛红肿,何况此刻呢?在宝玉似乎已经没有获救希望的情况下,黛玉会是什么情景呢?我们不妨想象一下。
    按照黛玉的性格,如果她此刻也如他人一样,觉得宝玉已经无救,黛玉反倒可能不再悲伤,而是心如死灰一般的绝望,也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吧。宝玉死了,黛玉绝不会苟且独活,这才是黛玉最动人之处。
    宝钗也是爱宝玉的,宝玉死了,宝钗肯定也会黯然伤心,甚至一生都无法忘怀地伤心,但她绝不会流露出来,为宝玉伤心,是会让人说三道四的,她一定会把伤心深埋心底,而表面上,她依然会中规中矩地生活,依然会出嫁,为人妇为人母,过一个正常人应该过的日子。而黛玉则不然,她根本不在乎别人会说什么,她也许不会悬梁自尽,但她一定会绝食一般悄无声息死去,追随心爱之人于九泉之下。这样一番比较是符合两人性格的。从中你就应该知道,为何黛玉的爱比宝钗的爱更加动人,更令人心醉神迷了。一种不死不休的爱,在尘世之中,我们有谁觉得自己有这样的福分?有谁有自信能够如此赢取佳人之心?在没有自信的情况下,我们也就都知趣地选择宝钗了。
一僧一道又来,外貌描写就显得很不真实,尤其是“浑身带水又拖泥”,令人想起聊斋《画皮》里那个神丐,聊斋本是神怪小说,红楼却是立根于现实的小说,这两个人物应该只是暗喻寄托。从他们两人持玉自言自语中,或许可以看到一点暗喻寄托所在。
    “当时的那段好处:天不拘兮地不羁,心头无喜亦无悲;却因锻炼通灵后,便向人间觅是非。可叹你今日经历:粉渍脂痕污宝光,绮栊昼夜困鸳鸯。沉酣一梦终须醒,冤孽偿清好散场!”这里再一次从和尚口中说出的“无拘无束、无喜无悲”的好处,“困鸳鸯、终须醒”的结局,以此来劝告世人不必迷恋红尘,但我一直觉得,这并不是曹公的意思。红楼中的人物,站在各自角度所说的话,多数不代表作者意思,只代表该人物或人物所在群体的意思。比如雨村凤姐所言,就基本代表封建时代贪酷统治者的意思。只有宝玉,作者的化身,才较多体现作者的本意。我们要考虑的是,作者为何在此时此刻,安排这样的情节,即安排一僧一道这两个虚幻的人物,来到尘世救助宝玉脱离厄运这样一个情节。通过这样一个情节,作者想告诉我们什么,前面说过,对此,还是有一点纠结的。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6-13 10:3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1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12楼

这里的情节,一方面是写出赵姨娘马道婆的阴毒,但这个内容假如放到三十七回后,就比较好解释,我把红楼全文结构分为少儿期-青年期-中年期-老年期。少儿期是性错乱时期,青年期是纯情年代,中年期则内容纷繁复杂,老年期自然是衰颓死亡时期。赵姨娘勾结外人,企图害死宝玉凤姐,显示贾府勾心斗角的黑暗内幕,在中年期(三十七回到七十回)的红楼里,充满这一类勾心斗角,凤姐害死尤二娘是重头戏之一。因此,这个内容,放在中年期的贾府特别恰当,放在纯情期就不太恰当。
    这里的情节,另一方面,自然是写出“宝玉”驱邪的功效,以及僧道对“宝玉”的劝诫——千万不要过于迷恋红尘,那是“终须醒”的一场春梦,要记住“偿清冤孽好散场”,假如红楼真是一部看空人世劝人醒悟的小说,那么,这个情节在此就很好,在宝玉迷恋于“花解语”“玉生香”的时刻,给与当头棒喝,有助于揭示看空人世的主题。可我不相信曹公看空人世,我相信曹公执着迷恋于人世,执着迷恋于以黛玉宝钗诸多女儿围绕身边的人世——但要记住,曹公迷恋的,更多是黛玉宝钗身上“真善美”三者融合的内涵精神气质,而不是薛蟠看到就酥倒的黛玉的“形体”。
    以上为纠结。
宝玉醒转,众人都大大松一口气,黛玉情不自禁念一声“阿弥陀佛”,不仅为宝玉,恐怕也是为自己——也算是正常反应。别人也没有感觉异常,可是,宝钗却对黛玉的正常反应,表现出极不正常的反应来。先是“回头看了他半日,嗤的一声笑”,故意引起别人的注意,等到惜春感觉异样询问,宝钗又绕着弯子说了一大通话,取笑林黛玉。这一大通话,实在不是宝钗的性格,既不“守拙”,也不“厚道”,看来,凤姐的玩笑,不仅取笑了黛玉,引发了黛玉的心事,实际也引发了宝钗的心事,只有宝钗,把凤姐得病前的玩笑,认认真真记在心里,或多或少成为心病,才会在黛玉一句常见的口头禅一般的念佛声里,引申出这么一段取笑话来。宝钗的取笑,和宝钗的活泼一样,虽不是她的正常状态,却是一个恋爱少女的正常状态。红楼中的黛玉和宝钗,尤其是在青年期的红楼中(第十七回到三十六回),内心始终处于和宝玉的恋爱状态,带点纠结的恋爱状态,黛玉的纠结是私相爱慕而无人作主,宝钗的纠结是宝玉爱的不是她,从这个爱的角度看两位女儿,一真一善而俱美的女儿,才能真正理解黛玉和宝钗的作为,也才能更加迷恋于红楼的魅力和美丽。
    被说中心事的黛玉,除了躲避,别无他法。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3 12: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5416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313楼

回复311楼 木石64  的帖子

一僧一道,也就是代表了大清社会是儒佛道相统一的社会,红楼梦中说得再具体不过了。贾府当然是大儒家的学府,但是道教也盛行,最终,黛玉死了,宝玉出家做僧人去了,而宝钗空守婚室,到老终生。 而惜春呢? 则是 堪破三春景不长, 缁衣顿改昔年妆。 可怜绣户侯门女, 独卧青灯古佛旁。 也就是跟着出家算了。红楼一梦就是到此截止。
  TOP
自然村子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9 14: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2555    精华:26   注册时间:2010-1-19    发短消息        

314楼

回复1楼 木石64  的帖子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3 19: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69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315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4 03:3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5416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316楼

回复311楼 木石64  的帖子

我们要考虑的是,作者为何在此时此刻,安排这样的情节,即安排一僧一道这两个虚幻的人物,来到尘世救助宝玉脱离厄运这样一个情节。通过这样一个情节,作者想告诉我们什么,前面说过,对此,还是有一点纠结的。

这就是小说家的本意,试问天下文章那里来?文星雕龙曰,《 易》》象惟先。庖牺画其始, 仲尼翼其终。而《乾》、《坤》 两位,独制《文言》。   言之文也,天地之心哉!“   也就是说中国的文章,是来自易的变化。   文章最初就是由庖牺 (农人之祖,女性)创造出来,而孔子仅仅是最后才表现出来,  那么写文章,就要熟读孔孟著述才能挥笔自如。《乾》可以代表僧人,坤》则代表道士,  那么天下文章无不出自,儒释道,那么可以说明红楼梦,完全没有离开,中华文化的本质本源。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6 11:3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5416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317楼

回复312楼 木石64  的帖子

民族文学史上,中国文学名人大多是集体创作的产物。  武松就是来自宋元评话,无数人写出来的文学典范,即使施耐奄在大明朝,也需要保留宋元评话的风格,才可以最为打动人心。 贾宝玉林黛玉,至少就是曹雪芹与高鹗(进士及第)那样的大文学家创作的,且经历200年,那完全不一样。  阿Q,尽管是鲁迅创造出来,也是历经十几年,无数日本作家,在当年的日本文学杂志与报刊上,描述中国人, 也许贬毁中国农民,他看在眼里,反复记录。 自己又真实去观察体会,才有那样栩栩动人的形象。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6 12:0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5416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318楼

回复315楼 草根作家  的帖子

易》》象惟先。庖牺画其始, 仲尼翼其终。而《乾》、《坤》 两位,独制《文言》。   言之文也,天地之心哉!“   也就是说中国的文章,是来自易的变化。   文章最初就是由庖牺 (农人之祖,女性) 创造出来,特别记住庖牺是代表女性。  而孔子仅仅是最后才表现出来,  那么写文章,就要熟读孔孟著述才能挥笔自如。写小说的主题,就是女性,农人, 那就把握了中华民族的文化核心。 莫言就抓住这句话做文章。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6-26 15: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1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19楼

第二十六回 蜂腰桥设言传心事 潇湘馆春困发幽情

宝玉中邪生病,园内稍稍混乱,贾芸得以和小红相见。一个是十八的英俊少年,一个是十六的多情少女,几次邂逅,暗生情愫,正是自然中事。但彼此却不知如何才能传情达意,尤其是女子,闭锁于屋,心事郁结于内,很难找到合适的遣怀方法,郁郁寡欢,因此而得病,也是常见。小红自然并没有病,却整日懒吃懒喝,不爱动弹,实足像得了病,连小丫头都看出不对,劝她问医吃药。但小红知道自己没病,嘴上却说,“还不如早死了干净”,正是郁结着无法言表的情愫下的表现。不像男人,郁闷之中,还可以出门散心,甚至放荡逸乐,来转移心事。就此而言,假如今天我们已经认可男女平等,不仅仅是现在平等,早就应该平等,那么,给女子以更多的同情,那是必须的。我以为曹公具有伟大的情怀,主要在于此。
但男女心中的情愫,好比春天的野草,一旦滋生,就具备及其顽强的生命力,寻找各种机会生长,在这生长过程里,哪怕表现得曲里拐弯,都具有惊心动魄的美感。
满心郁闷的红玉,看见李嬷嬷,就“立足笑问”,显得有礼而懂事,红玉的性格,其实更像宝钗,而不是黛玉。
从小丫头嘴里听到贾芸要进来,红玉就故意延宕着,仿佛不期而遇一般和贾芸见面。“红玉只装着和坠儿说话,也把眼去一溜贾芸:四目恰相对时,红玉不觉脸红了,一扭身往蘅芜苑去了。”这里并没有写出红玉和坠儿说了什么,而程高本却补出了几句简单的对话,即红玉和坠儿的对话,红玉问坠儿是否捡到她丢的手帕,读起来仿佛更加通顺,前后照应也好一点。但实际上却是画蛇添足,不是红楼的含蓄风格。这儿的焦点在红玉的情态,写出具体对话,就分散了焦点。而红玉和坠儿对话的内容,却通过贾芸下面和坠儿的对话来补出,既不影响前后文的照应,不影响红玉当时的情态,也写出贾芸对红玉和坠儿说的话十分留意,更能突出这一对小儿女彼此钟情彼此试探的有趣场面。而贾芸借着还红玉丢失的手帕,把自己的手帕作为定情之物由坠儿转交给红玉,就是恋爱中男女的狡猾和可爱——设想以后有情人终成眷属,新婚之夜,拿出彼此收藏的手帕,相视而笑,也算是一段佳话,其婚姻也算有别于封建时代男女之间的蒙昧,也算是有爱情基础的婚姻了吧。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6-26 15: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1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20楼

宝玉想起贾芸,大概是因为病中发闷。贾母应该吩咐过,病中将养时期,不许他乱跑的,而宝玉病体渐渐好转,精力复原,自然坐卧不宁了。和本房的丫头们,厮混再开心,总还是要腻烦的,黛玉那儿大概也不能随意去,黛玉也不太敢招引他,既因为他在病中,也因为那个玩笑吧。于是宝玉想起贾芸,应该是听说自己病中,在外守夜的人中,有这个贾芸,才想起当时说过的话,也就打发人把他叫来,看看能否解解闷。
但贾芸无法给宝玉解闷,因为他在宝玉房里完全放不开,不敢乱说外面的事情,假如他敢于把外面的新鲜事,好比醉金刚倪二诸如此类人物的故事拿来开说,估计宝玉会听得津津有味。但贾芸不敢,怕丫鬟们传开去,传到贾母王夫人耳中,那自然是大大不妙的,于是只好顺着宝玉说,不敢自己另开新话题。两人见面,变成了宝玉对他说新鲜事,“谁家的戏子好,谁家的花园好,又告诉他谁家的丫头标致,谁家的酒席丰盛,又是谁家有奇货,又是谁家有异物”,对贾芸是新鲜事,但宝玉自然无趣得很了。好在贾芸机灵,看出宝玉没有什么兴致,也就立刻告辞出来,以免惹人讨厌。
明明房里呆得十分腻烦,却还不愿意出去,这有点不像宝玉的为人,估计最近姐妹们因为他生病,不愿意招惹他,对他很冷淡了。几乎是被袭人推着出门,调调雀儿,看看鱼儿,真是悠闲而无聊啊。接着写一小段贾兰紧追射鹿的白描,很是精采,贾兰读书之外,拿大观园观赏的鹿儿当猎物,练习骑射——这个小男生,已经有点孔门高徒的味道了啊。脂砚斋评道“为玉兄之毫无一正事,只知安富尊荣而写”,诸如此类的脂砚斋评语,在红楼中到处可见。说曹公此处写贾兰是在讽刺宝玉的无所事事,就好比说曹公无所事事之下,抽自己的耳光玩一样荒唐——脂砚斋的评语,没有人们推崇的那么好。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