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红楼梦阅读笔记(连载) 热贴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7-11 12: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61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341楼

回复340楼 岭南明月  的帖子

诚然,王国维自杀,还有几个原因,那就是一,1927年上半年,日本人实际上将溥仪秘密控制在天津,不得溜走,君主立选危险; 其二,东北军阀杀了李大钊教授,那也是北大教授,可以公开杀害教授,令他恐惧。其三,那就是张宗昌,也想打进北京,就要抓王国维开刀,虽然是坊间传言,大学者当然受不住,君主立选搞不成,军阀可以杀教授,那自己的学术前景何在。此外马列主义也在北大和其他高校狂热的宣传,学生运动此起彼伏,那么他,一位前清学者,回到国内居然是这个样子,不如死了算了。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7-11 12: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61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342楼

于是,死前留下字条,国桢到今日,所欠唯有一死。就这样跳了昆明湖。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7-19 10:1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38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43楼

同样关注宝玉的黛玉,住得比宝钗还近的黛玉,听说宝玉回来,也来看望宝玉,但还是落在了宝钗身后,可见宝钗今晚确实是在特别留意了。
    走在路上的黛玉,“刚到了沁芳桥,只见各色水禽都在池中浴水,也认不出名色来,但见一个个文彩炫耀,好看异常,因而站住看了一会。”——觉得这里应该还是黄昏,还是自然光线下的风景,而不是夜晚月色下的景象,那么,也就是刚刚吃过晚饭,六七点钟的光景,阴历四月底,以南京为例,六月一日日落时间是七点钟,天黑至少也要等到七点半,而后文说黛玉“倚着床栏杆,两手抱着膝,眼睛含着泪,好似木雕泥塑的一般,直坐到二更多天方才睡了”,二更是9-11点,二更多天,也就是十点钟左右吧。
    这里仔细分说时间,是要参照晴雯的抱怨,“有事没事跑了来坐着,叫我们三更半夜的不得睡觉!”这里的“半夜三更”夸张得也太离谱了。这个丫头,美则美矣,性情之暴躁,说话之无忌,确实招人恨呢,也就是宝玉,可以包容各色女儿,让她们保持各自的本真,在曹公看来,真和善一样可爱可贵。而嫁了人的女人,至少失却了真,还极可能同时失去了善——可恨!真善都不具备,就肯定不美,皮相之美,绝对不是真正的美。
晴雯“半夜三更”用的极为夸张,但宝钗常来怡红院应该是事实,丫头竟然抱怨主子喜欢的客人来得太勤,这也只有大胆的晴雯敢于如此,也只有宝玉的丫环敢于如此。在人格上,宝玉确实基本做到了人人平等——当然只是就女儿而言,对下人平等是曹公的思想,只对女儿平等是曹公的心理。宝玉做到这点,实在难能可贵,其实这也是宝玉唯一能够做的,他不可能改变任何实质性的规矩之类,但就凭这一点,宝玉已经可以称之为了不起理想人物,至于他表面看起来的懦弱无能,其实是面对残酷现实的无力和无奈,不得不出卖琪官也必须如此理解。而实际上的宝玉绝不懦弱,对父亲逼迫求取功名的反抗,就需要莫大的勇气。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7-19 10:2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38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44楼

晴雯拒绝开门,甚至不问是谁,可见这丫环的放肆,她知道宝玉疼爱她们,尤其疼爱她,有宝玉的疼爱,就不怕得罪人,而这个时候来的人,自然不会是贾母王夫人,晴雯可说是奴假主威了。晴雯表面得罪的是黛玉,心里不喜的是宝钗,这里应该有性格因素,晴雯的特征和黛玉仿佛,就是一个“真”字,因为文化不够,她的“真”里还带着嚣张,这大概是不喜欢晴雯者的主要原因。而袭人的特点是“善”,可惜是带点“伪”的善,“善”一旦带上了“伪”,哪怕八分“善”带两份“伪”,这个善也会令人呕吐,这其实才是很多人不喜欢袭人的原因。而今天的慈善人物,基本都带八分伪,这可以说是俺们天朝了不起的“国情”。
晴雯尽管奴假主威地说,“凭你是谁,二爷吩咐的,一概不许放人进来呢!”吃了闭门羹的黛玉,不见得真相信晴雯的话,只不过晴雯的话引发了黛玉内心的伤痛,寄人篱下的伤痛,现在哪怕再闯进去,让宝玉当着她的面,狠狠责罚晴雯,也无法消除黛玉深藏心底的悲哀伤痛,意识到自己的寄人篱下,孤栖无助的黛玉,满心里哀伤,再也无法忍住自己的泪水了,哭得悲悲戚戚——读到这里,总是忍不住泪水盈眶啊。脂评说,“想作者此时泪下如豆矣”,不为自己笔下人物的伤苦流泪的作家,恐怕就不是好作家。
    写鸟儿不忍听黛玉的哭声,纷纷远飞避开,这里的侧面描写之精彩,真是古今中外罕见。记得大学老师讲古希腊史诗《伊利亚特》,说世界文学史上侧面描写的经典例子,是其中历尽战乱的人民,看到海伦的美貌而忘却了丧失亲人的伤痛,并表示愿意为她牺牲。相比之下,我觉得此处的侧面描写要动人得多,美丽得多。《伊利亚特》中的例子,更多诉诸于理性,而红楼中的例子,纯是感性,有着诗画一般的美丽感人。可叹可怜外国人看不懂红楼啊。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7-19 10: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38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45楼

第二十七回 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

    悲伤回家的黛玉,“倚着床栏杆,两手抱着膝,眼睛含着泪,好似木雕泥塑”——一幅感人至深的美人含泪图。想起年轻时在北京美术馆看过的一幅油画,那是80年左右,美国石油大王克莱默的收藏,画中一位西方乡村美少女,穿着打补丁的黑色旧长裙,坐在一棵树下,含泪凝望着远方,目光中的忧伤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感人至深,三十多年过去,画中少女含泪的目光,始终栩栩如生。含泪的黛玉——我感觉很不满意的是,为什么这么多中国画家,就没有人画过如此美丽的主题呢?
    一群花一样的美少女,“桃羞杏让,燕妒莺惭”的美少女,在姹紫嫣红的大观园,没有男人的猥琐目光,自由随意地祭饯花神——何等美丽的场面。美女悉数在场,独缺黛玉,宝钗自告奋勇要去“闹了他来”。红楼中的宝钗,决不是作者或真或假交待的那样“守愚藏拙”,更不是凤姐评价的“不干己事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出现在红楼中的宝钗,始终是一个活泼善良的美少女,心中怀着美好的情愫和向往,至于她对众人的讨好,没有目的不带私利,就是想和大家好好相处,这样一个美少女的善良,为何会引来众人的诟病?假如说希望成为宝二奶奶算是私心,那也是处于少女对爱情的向往和追求,不是极其美丽的行为?
路遇十二个唱戏的女孩子,宝钗和她们“说了一回闲话。回身指道:“他们都在那里呢,你们找他们去罢。我叫林姑娘去就来。”——宝钗就是这样对待他人,哪怕和自己毫无关系被众人蔑视的戏子,宝钗也仿佛对待姐妹一般对待她们,这样的善意多么可贵?
    宝钗的所作所为,只有涉及到宝玉,才会显得不太正常,好比常常“有事无事”去怡红院坐坐,好比此刻看到宝玉进了潇湘馆,就会多出一番特别的想法来,其实都是因为爱宝玉导致的心态行为的略略失常。恋爱少女的失常行为和心态,恰是最美丽的景象。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7-19 10:5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38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46楼

宝钗的想法蛮有趣,她不跟进去的原因有二,一是担心看到听到一点不恰当的举止行为,好比前面刚刚发生的调笑,听在看在宝钗耳中眼里,肯定很不合适,实际上宝钗以前一定看到过听到过此种语言和行为,可能没有“若共你小姐同鸳帐”那么过分,但也足够让宝钗意识到宝玉和黛玉之间特殊的亲昵。二是怕黛玉怀疑她和宝玉一路而来,引起黛玉的猜忌。这个担忧其实来自于宝钗内心已经有点知道,某种程度上,自己是黛玉的情敌——不是你死我活的情敌,倒有点像姐妹的情敌,但毕竟是。其实这里还有第三种心理,或许还是宝钗自己还没有意识到的第三种心理,那就是酸意,看到自己心爱之人,和另一个女孩子亲亲热热,内心总是忍不住酸意的吧。所谓眼不见心不烦,还是不要进去了吧。
接下来就是滴翠亭公案,喜欢黑钗的人,认为这是宝钗无论如何也洗不去的人生墨迹,越洗面积越大的人生污渍。而这些黑钗者,基本都是黛迷,好像不黑钗,就无法表示自己黛迷的立场。我总是不能理解某些人,喜欢吃鱼就吃鱼,何必非要说吃肉有害健康?别人喜欢吃肉,根本不妨碍你吃鱼,何必非来干涉别人的爱好?假如这里面不涉及到公理?
    我以为,爱好是一种极富个性的行为,我们可以把自己的爱好发展到极致,唯一的界限就是不要伤害他人及不违背公理。所以不必在乎别人在爱好什么,只管自己的爱好,把自己喜欢的人捧到天上去也行,至于别人把谁捧到宇宙里,其实和我们无关——不必去争执。 而有人非要通过贬低他人来抬高自己心目中的女神,这种行为完全无关曹公的红楼,只显示自己的狭隘浅薄而已。
    滴翠亭事件,假如宝钗真是有意在“嫁祸黛玉”,那意味着宝钗一定是一个极阴险之人,而曹公在写重要人物的重要性格特征,从来不用孤证,一定会多处出现,互相形成或明或暗的呼应。比如写风姐的残忍,单单杀人事件,或明或暗,或直接或间接,或成功或失败,至少有三处!那么宝钗呢,还能不能举出其他阴险的事例来?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7-19 13:0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61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347楼

回复343楼 木石64  的帖子

王国维自杀,还有几个原因,  那就是一,1927年上半年,日本人实际上将溥仪秘密控制在天津,不得溜走,国家的君主立选道路马上就危险了;    其二,东北军阀杀了李大钊教授,那也是北大教授,可以公开杀害教授,令他恐惧。 其三,那就是张宗昌,也想打进北京,就要抓王国维开刀,说他讨了五房姨太太,居然可以当北大教授,留学日本就了不起?? 虽然是坊间传言,但大学者毕竟受不住。  时下,君主立选搞不成,军阀可以杀教授,自己的学术前景何在?   另外, 马列主义也在北大和其他高校狂热的宣传,学生运动此起彼伏。  那么他,一位前清学者,回到国内居然发现是这个样子,不如死了算了。
  TOP
头像
1976907771@qq.com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7-07-26 14: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6-15    发短消息        

348楼

回复153楼 木石64  的帖子

这几天一直在看先生的这篇阅读笔记,您分析的角度是我喜欢的。我对考据党也是烦不胜烦,从来不喜小说与现实事件挂钩,文学的伟大应该只在于文字本身,而不是文字多么完美地还原一段事实。
不过对于先生一直强调钗黛为一体两面,我不是很赞同。
关于这现世,先生的一些语言太精辟了,感谢!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7-26 15: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61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349楼

回复346楼 木石64  的帖子

那么宝钗呢,还能不能举出其他阴险的事例来?

举不出,但人们内心就是认为宝钗变相的杀死了黛玉,宝黛二人感情很好,眼看就要成亲了,而自己此时去取代黛玉必然会害死她,她心中也清楚是这回事,但为了当贾府大奶奶也就顾不得姊妹感情了, 你死就死吧,顶多是我为你流泪祭祀一番。将来富家生活还是要美满的过, 红楼梦最残酷之处就在于宝、黛、钗三人的感情纠葛,最终走向大悲剧。同时也说明再美好的爱情也斗不过社会现实。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7-27 10:1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38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50楼

当然有人会说,即使宝钗没有故意阴险地嫁祸于人,但客观上造成了对黛玉的伤害,难道就不是坏事了?这里所说对黛玉的伤害,实际是很可笑的,小红作为丫鬟,对黛玉毫无威胁,但总有人以为小红能干,就会给黛玉带来威胁——其他不说,这个事情本身的结果,对小红根本没有带来任何伤害,自然也谈不上对黛玉的伤害。当然,喜欢黑钗的人,会坚持说,既然对黛玉毫无威胁,对宝钗同样毫无威胁,何必还要假意拉进黛玉来?其实,此刻宝钗作为,按照宝钗的一贯性格,我们是可以从善意角度来考虑的,那就是,第一,宝钗不愿意自己得罪任何人,不愿意任何人因为她而不开心。第二,我们假设一下小红此刻的心理,小红推开窗子,必然看到宝钗,会担心宝钗听到了她的话语。现在宝钗使了金蝉脱壳之计,避免了眼前的尴尬,小红误以为宝钗没有听见,本来是确定宝钗听到了她的话,被宝钗这么一搅,就以为宝钗没有听见,当然出来了新的担心,就是黛玉听见了,但毕竟确定转为了不确定,小红没有看见黛玉,宝钗没有看见黛玉,小红提心吊胆几天以后,看见没有任何动静,心里自然会慢慢觉得,宝钗可能是看错了,黛玉并没有躲在附近,担心和焦虑就自然而然松懈,直至消失不见。假如小红确认宝钗听见了她的话,虽然她觉得宝钗不会去告状,但心里始终会有不舒服的感觉萦绕吧。文中提到小红说“若是宝姑娘听见,还倒罢了”,可见小红也知道宝钗为人善良,不会和人过不去。但小红不理解的是,黛玉不仅善良,还会赞同她追求爱情的举动,更不会过不去!可惜小红不理解黛玉啊。
另外,这个事件中,还有一个最为关键的误区需要消除,那就是,小红的行为不是不得当的!宝钗作为正统女子,听到对话以后,心里想,“怪道从古至今那些奸淫狗盗的人,心机都不错。”——这是宝钗的观点,绝不是曹雪芹的观点!宝钗作为大家闺秀,恪守封建妇道的大家闺秀,对这样私相爱慕、授受情物的行为,当然是这样想,但曹公怎么可能这样想?红楼作为爱情小说,描绘宝玉黛玉美好情爱故事的爱情小说,怎么会把小红此刻的举止定义为“奸淫狗盗”?难道我们忘了,宝黛爱情故事中,最高潮最感人的部分,就是宝玉私下传递情物,感动得黛玉心潮澎湃情难自已?曹公怎么可能写宝黛爱情可以传递情物,写小红爱情就不允许私递情物了?实际上,此处小红的爱情故事,就是在为后文宝黛故事作铺垫,表达青年男女追求爱情的勇气和决心。小红的担忧顾忌,尤其说是表现“奸淫狗盗”之辈的心机,不如说是在写封建礼教对青年男女的压迫,让追求爱情的美好行为成为一种偷鸡摸狗!
把小红追求爱情的行为定义为正面,那么,宝钗行为中的阴险更加不能成立,既然小红不是在做坏事——她自己绝不相信自己在做坏事,那么她就绝不会因为这事而处心积虑去报复这个报复那个,对黛玉的伤害更加谈不上。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7-27 10:2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38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51楼

当然,这里引出了另一个问题,曹公歌颂青年男女自由恋爱的勇气和决心,可宝钗把这种自由恋爱看作“奸淫狗盗”,那宝钗自然不是曹公的理想女子,自然应该加以抨击了?这个问题或许比较棘手。倒要仔细想一想。
我确实一直在善意地解读宝钗的行为,之所以如此,除了个人喜欢,其实也是确信曹公喜欢宝钗,否则绝不会把她和黛玉判词放在一起。读红楼梦,喜欢红楼梦,还是要尽可能争取和曹公站在同一立场上,尽管我们理解曹公的原意,可能发生误差,但至少不该有意站在曹公的对立面来读,或者有意带着批判的眼光来读。带着批判眼光读文学的人,往往是带有私利的人,抨击名著,往往是想借助名著的名望给自己带来名望,或者另藏祸心,仿佛文革中老毛对《水浒》的解读那样。如果我们认定一部文学作品没有价值,最好的态度是漠视它,让它在岁月的淘沙中湮没掉。如果它具有顽强的生命力,能够历经千年而依然被人喜欢,那么,就不要在意自己喜欢不喜欢,如果自己不喜欢,绝不要和喜欢的人较劲——去找自己喜欢的读就可。红楼梦毫无疑问是伟大的文学作品,而伟大小说的标志,一定是塑造了令人难忘的人物形象,而且一定是正面形象——我不相信,红楼如果没有宝黛钗,只有鲜明的凤姐,还会是一部伟大的小说。红楼中,宝黛当然是曹公心目中的首要理想人物,他们的主要特征是对时代主流价值观的叛逆——或者主要指宝玉,黛玉只是宝玉的呼应者,那么,时代的顺从者宝钗,似乎应该是曹公厌恶的?但其实不是,“钗黛合一”的判词,决不是互相排斥的对比并列,而是春兰秋菊互相映衬的美丽,就此而言,抱着善意解读宝钗,是必须的立场。
对宝钗受人诟病较多的“明哲保身”的性格特征,我觉得多数人还是有误解,对“明哲保身”含义和对宝钗行为含义的双重误解。明哲保身作为贬义,常常指面对强权,或者面对不公正,而选择屈服,逆来顺受;或者选择不抗议,不参与,以保全自身。而宝钗在滴翠亭事件中的明哲保身,面对的只不过是一个丫环,虽然文中写道,“他素昔眼空心大,是个头等刁钻古怪东西。今儿我听了他的短儿,一时人急造反,狗急跳墙,不但生事,而且我还没趣”,但就此说宝钗怕了小红,怕给自己带来祸患,所以要嫁祸黛玉,未免可笑。宝钗强调的,不过是“我还没趣”,所谓没趣,就是上头要追究起来,宝钗就要指证,而指证丫环违反礼教谈情说爱,确实大大没趣,何况宝钗自己对宝玉心存爱意,哪里有心情去追究别人的谈情说爱?这里设法装装糊涂无疑非常合适,谈不上嫁祸他人的明哲保身。最多是装装糊涂,我总以为,面对下人的“短儿”,选择装装糊涂,总是带着一点善意的。另外,有人总以为宝钗有点像个“卫道士”,其实完全不是,如果卫道士,在滴翠亭事件中,就该站出来教训丫环了,贾政之类听见,决不会装糊涂,一定会去干涉他认为有违道义之事,可见封建道义在宝钗眼中并没有那么重要,当然也可以理解为她只顾自己,从来不顾“公义”,如果这样理解,宝钗就成了绝对自私之人,似乎和宝钗的形象不合。前面说过,宝钗这样重要人物的重要性格,如绝对自私之类,那一定不会是孤证——有人或许会举出金钏儿跳井事件,但那恐怕也不能解读为自私。留待那时候再说。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7-27 10: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38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52楼

再回到比较纠结的问题,就是说追究自由爱情是红楼梦的基调,宝黛爱情是红楼梦的核心,那么,反对自由恋爱,甚至把自由恋爱看作“奸淫狗盗”的宝钗,就应该不是作者喜欢之人了?
    我前面说过,我以为曹公喜欢宝钗,把宝钗作为“善”的化身来写,和作为“真”的化身的黛玉合在一起,构成“真善美”理想境界。问题也许就在于如何理解“真”和“善”在特殊时代特殊环境里的具体表现。
    超越时代超越环境而言,也即单从理想而言,“善”是比“真”更高的境界,但是,一旦放入具体时代具体环境——小说自然不能脱离环境——“真”往往比“善”更可贵。绝大多数“真”的人,同时也是“善”的,但是,非常可惜的是,绝大多数“善”的人,却是不“真”的!倒不是因为“善”和“真”存在着天然的冲突,不是。而是中国甚至人类几千年的伦理道德是虚伪的,而教育的核心内容和价值,正是这些虚伪的伦理道德,而善良的人,容易听信他人,尤其容易听信道貌岸然的道德君子的说教,于是,大量“善”人失去了“真”,成了愚人。当今中国绝大多数本性善良的愚民,都是由此而来!
但宝钗的“善”并没有导致“愚”,相反,宝钗在红楼中,处处显示出非同一般的智慧,包括滴翠亭事件中,对小红性格的判断,都相当正确。错误的是她把小红追求爱情的努力,看作了“奸淫狗盗”,这是封建伦理道德在宝钗身上的痕迹,而曹公决不如此想,正在争取爱情的小红也不会如此想,所以滴翠亭事件确实不会对任何人造成任何伤害。宝钗如果已经到了“愚”的地步,那曹公恐怕就不会真喜欢她,如袭人的“善”就有比较严重的“愚”,还带一二分“伪”。而宝钗的“善”,不仅没到“愚”,且基本不带“伪”,“伪”的原因是要谋取私利,而宝钗基本不考虑如何为自己谋取私利,而总是愿意站在对方立场思考——再申明一次,争取宝玉的爱情,那不叫谋私利,为爱情而作的努力,且主要是展示自己的可爱美丽以吸引对方的努力,决不是自私行为。当然有人又要用滴翠亭说话,认为这就是在抹黑黛玉,在一个丫环面前的急中生智叫抹黑,也太可笑。要看宝钗是否有抹黑黛玉的行为,主要看她在宝玉面前的作为。如果她有意无意在宝玉面前抹黑黛玉,那才叫自私。
    我确定自己对“真”和“善”的理解和曹公相仿佛,其实,基本上,所有伟大的文学家,都把求“真”置于求“善”之上,因为文学家的主要特征就是“真”,就是不能甚至特别讨厌俗世的“伪善”,既然充满物质欲望时代的善,基本都带点“伪”了,就可以理解作者把“真”置于“善”之上了。当然,也有作家把“善”作为绝对真理来追求,如雨果,所以他的作品都算是纯理想主义作品,离现实相当遥远。而曹公,虽然浸透了理想主义,但和现实却并不遥远,只有一墙之隔,大观园里面是理想,外面就是现实。
    我想上述内容正是曹公对宝钗赞扬之中带点惋惜的原因,也是让宝玉冲撞她的原因——宝玉才是红楼的第一理想人物,这是无可置疑的。
  TOP
头像
杨羊你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01 12: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254    精华:4   注册时间:2012-9-22    发短消息        

353楼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444414#p=1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8-02 10:4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38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54楼

在封建大环境和寄人篱下的贾府小环境里,作为奴婢(中国古代一直存在奴婢制度,奴婢没有人身自由,没有婚姻自由)的小红担心是自然。或许她不仅担心东窗事发,丢了贾府的工作,还担心因此搅了和心上人的好事。一个是“爷”(贾芸作为爷,家中蓄有丫头,那恐怕就是家传的财产,由此我们也可以认识到,古代奴婢的悲惨,在红楼中,表面的穿红戴绿掩盖了奴婢生活的不幸),一个是丫环,身份不同,要想成事,真需要先掩人耳目的——如果不想成为爷们的玩物。   
小红担心,坠儿说了一句了不起的话,“便是听了,管谁筋疼,各人干各人的就完了。”我们当然可以说,坠儿年龄尚小,还不懂得人情世故,不懂得这个社会的残酷无情,但我们也从坠儿的话里,看到人本性中对自由的向往和追求。只要敢于保持这种本性的“真”,追求一个自由平等的社会,就成为可能!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多数人逐渐失去了这种“真”,变得逆来顺受,甚至变得认同自己的奴才身份,只想通过讨好主子,获得有限的改善,如袭人,如今天无数想着钻进体制的普通百姓。中国老百姓总是习惯于“胳膊拧不过大腿”的逻辑,奴才思维方式已经成为一种血液!曹雪芹特别喜欢十三四的幼小女儿,或许主要就在于这个年龄的女儿,既保持着本性的“真”,又逐步如花儿一般绽放女性的美。另外,这里或许还有曹雪芹更复杂的心理,曹雪芹虽然赞赏女儿对爱情的追求,但是想到现实生活中,男人基本都是“混账”,都是“臭男人”,那么,一个女儿把自己的幸福寄托在追求男人身上,恐怕也就稍有问题了,因此,曹雪芹把小红的年龄定义为16岁。红楼中,只有一个男人不混帐,那就是宝玉,和宝玉恋爱的女孩子,就永远处于女儿最美好的年龄,十四五岁。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8-02 10: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38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55楼

这里又用小红的嘴说了对黛玉的评价,“林姑娘嘴里又爱刻薄人”,黛玉心眼小,爱刻薄人的特点,主要来自于别人的评价——凡是求“真”的人,或多或少都会给人刻薄的印象。但红楼中,真正写黛玉刻薄人的事情,却少而又少,或许送宫花有点这个味道,但那也是寄人篱下的屈辱感和特别强烈的自尊感冲突的产物,并不真是小心眼和刻薄。当然,还有涉及宝玉的情爱,黛玉真的小心眼,但那和宝钗一样,为争取爱情而来的嫉妒心,那不算小心眼,只是伴随着爱情的不确定而必然有的焦虑和担忧的反应,也是追求美好的专一性爱情所必要有也应该有的反应。
    其实小红对黛玉的判断完全是错的,哪怕黛玉真的听见,黛玉也肯定不会说出去,或者说,大观园里,如果有一个女孩不会说出去,那一定是黛玉,不是宝钗——比如,假如有人知道了,问起宝钗来,宝钗很可能据实诉说,而黛玉一定会为其掩护。因为黛玉自己满心是情爱纠结,爱到极点,又不敢丝毫表露,看到一个丫鬟,敢于如此追求自己的所爱,内心一定会对其充满赞赏的吧,怎么可能去告发?除了小人心思:自己得不到,那你也别想得到。黛玉当然绝对不是小人,一丝一毫也不是。当然大观园还有一个人不会说出去,那就是宝玉。宝玉不仅不会说出去,还会帮“干儿子”拉纤做媒呢。这就是能干和智慧的区别,小红是能干的,但却是缺乏智慧的,小红的最高级别,就是凤姐,极能干,却谈不上智慧。老子说,“知人者智。”红楼中,或许只有宝钗可以配得起这个“智”,黛玉也没有,倒也不是说黛玉缺乏智慧,她就根本对别人不感兴趣,对认识他人判断他人不感兴趣,一个过于关注自己内心的人,往往如此。
接下来写小红的能干——记忆力好,思路表述清楚,获得凤姐青睐,甚至要认她做干女儿,不承想她老妈已经是凤姐的干女儿,小红母亲自然比凤姐大许多,听起来应该还是一个闷人,她能够认凤姐为干娘也算是奇迹。但或许应该换一个角度说,凤姐就是喜欢认干女儿,干女儿多了,孝敬大概也多。但做了她的干女儿,恐怕并没有什么实际好处,林之孝算是管家,老婆还是凤姐的干女儿,照理在奴才中,应该地位很高。但从文中看出,似乎他们并没有什么地位,前面小丫头佳惠曾经对小红抱怨宝玉病愈后的赏赐,曾说“可气晴雯、绮霰他们这几个,都算在上等里去,仗着老子娘的脸面,众人倒捧着他去。你说可气不可气?”似乎小红的“老子娘”属于没有什么“脸面”的人。大家都是奴才,而奴才中凤姐的干女儿,还算没有脸面,那要怎样的奴才才有脸面?或者就是凤姐的干女儿太多,她自己从来不当一回事,别人自然也没有当一回事了。从来没有拿下人当一回事,又开口闭口认干女儿,这样的“干娘”可正是“干他娘”的混帐了。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8-02 11: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38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56楼

故事再回归宝黛,宝玉见了黛玉,第一句话就是笑问,“好妹妹,你昨儿可告我了不曾?教我悬了一夜心。”口吻轻松,倒像是另一句调笑话。但黛玉完全无视他,只顾自己去了,宝玉心中纳闷,“看起这个光景来,不象是为昨日的事;但只昨日我回来的晚了,又没见他,再没有冲撞了他的去处。”宝玉心中并没有把昨日的调笑看作什么大事,就昨夜的调笑话而言,已经算得上严重,放到今天,老板对女员工说这话,大概已经可以告他性骚扰——天朝不算,在天朝上层人做什么嘛都不算。可见宝玉与黛玉之间关系极其亲昵,这类调笑恐怕常常发生,只是一过分,黛玉就会生气,而之所以生气,恐怕只是不允许宝玉继续,并不是真的生气,更不可能去告状——宝玉对这一点心知肚明,此刻才会有这样的推测。
    接下来写到了探春,这里是探春的第一次出场。写了两件事,一是托宝玉去买一些小玩意儿,宝玉没当回事,觉得哪个小厮都可以办成,可探春要宝玉自己去选,并且强调了要选“朴而不俗、直而不拙”的东西,这里写出了探春的艺术眼光。记得三毛曾在一篇文章中,写到过这样一个经历,看到一个非洲老人自制的木雕品,喜欢到极点,如抢一般买了下来,这种民间手工艺品,充斥于底层,几乎都是没有艺术价值的玩意,但其中或许夹杂着个别真正有艺术才华的民间艺人的作品,甚至连艺人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作品中,蕴涵着一些特别的意蕴,但在有眼光的人看来,就能看出其中的不同,这个不同,概括起来,应该就是“朴而不俗、直而不拙”八个字。这当然是曹公的眼光,现在曹公把这个了不起的眼光赋予了探春,自然是在写探春的可爱,写自己对探春的喜爱,或者说,曹公总是要给女儿某个优点,因为在曹公看来,所有女儿都是可爱的,于是就要按照她的性格身份,给她以优点。
但曹雪芹同时又是一个伟大的现实主义者,他绝不写十全十美的人物,因为曹雪芹知道,生活中其实没有十全十美的人,我们爱一个人,或许不仅要爱她的优点,也要爱她的缺点。或者说,把所爱之人的缺点,尽可能做善意的解释,或者说,哪怕她有缺点,我也依然爱她。曹雪芹在写女儿的时候,或许就是怀着如此复杂的心情,对探春就是如此。探春一出场,重点描写的,就是探春处理她和亲娘的关系。探春和生身母亲的关系,是理解探春的重要看点,也是探春这个人物的复杂之处。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8-02 11: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38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57楼

探春和宝玉的关系极好,就像这里的开头,第一句话就是,“宝哥哥,身上好?我整整三天没见了。”显示这一对兄妹的亲昵,也显示曹雪芹高超的写作技巧,明明是第一次登场,就因为这句话,探春在大观园的日常生活,似乎就栩栩如生出现了。探春还给宝玉做鞋穿——在兄弟里,探春喜欢宝玉,不喜欢贾环,这是正常,毕竟宝玉无论相貌才气脾气,都更能让女孩子喜欢。但继而引出了赵姨娘的抱怨,目的却是为引出探春对生身母亲的评价。作为第一次出场的探春,竟然就对生身母亲说了极为绝情的话,用了极恶毒的四个字来形容自己的亲生母亲——“阴微鄙贱”,又说,“我只管认得老爷、太太两个人,别人我一概不管。”表现出探春对生身母亲的极端蔑视和绝情,虽然她对赵姨娘的概括可能正确,但第一次上场,就让她说出这样的绝情话来,恐怕不是一种褒扬。探春对母亲的这种极其蔑视,在红楼中有过多次,也就是绝非孤证。对自己母亲的不争气,作为儿女,痛苦自卑悲伤等等心理都可以理解,但如此刻薄绝情,而且是在第一次正式登场,就写出她如此的刻薄绝情,恐怕包含着曹公对她某种程度的不喜。这就是曹公的复杂,对女儿,总体喜爱赞扬,但对各人的短处,又含蓄地嘲讽批判。这里还可以插一句,把赵姨娘写的如此不堪,绝对还包含着对贾政的嘲笑,这个一本正经的“假正经”,身边的清客都是一群“善骗人”的家伙,娶的小老婆又是赵姨娘一流,可见这个人的眼光有多差!这里绝对要看出曹公对贾政的嘲笑讽刺!
特别喜欢探春的人,一定会振振有词地为探春辩解,一是赵姨娘确实讨厌。二是否定赵姨娘为母亲,而“只认得老爷、太太两个人”,也是封建正统理念,和宝钗把私下追求爱情看作“奸淫狗盗”不是一回事吗?确实,两者之间表面很相似,其实却有很大不同。
  TOP
头像
601789404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03 11: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4    发短消息        

358楼

  TOP
jqx6666828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8-04 10:1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884    精华:0   注册时间:2011-10-28    发短消息        

359楼

回复7楼 木石64  的帖子

称“精神病院 ”当医名,就是“架空志向”的四大皆空 史迹索引,连“精神圣明深奥哲学天伦也被黑暗笼罩,整个灵犀在岁差运动中转,在交错的命运中追求完美,结果理论自信,文化自信,意志自信全部成为泡影的 ”医疗“亵渎”精神病院“圣地,转嫁于人的病院医疗贴身病诅咒世界人怎么无反映?原来就是问题突出的中心”,隐藏 压制最深的严密控制。实际上全属于人类在“窝里机打窝里炮”自相矛盾中自我凶残,自绝于命瓦解术,沦坏世界厄运征兆标准证明。
上述的这些好作品突出世界矛盾交点,反映出人性特点的需求,人生在世界追求的宗旨是什么?希望的核心是什么?
  TOP
头像
17671685916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7-08-12 14:2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8    发短消息        

360楼

好文章

维也纳酒店武汉菱角湖地铁站店,盛夏之时,邀您来浪,交通方便,环境优美,酒店附近有菱角湖万达广场大型商超沃尔玛美食购物应有尽有,酒店本着五星体验,二星消费,绅士般品味,淑女般亲切,高速上网让您畅游网络世界,停车方便。
订房热线:18871156375黄先生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