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红楼梦阅读笔记(连载) 热贴

头像
601835339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6-12-18 22:2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0-24    发短消息        

21楼

若说1+1=2是近乎不需要知识的。
若说1+1=3是需要点知识的。
若说1+1=其它如果可能成立合乎逻辑的话,是需要更多一点的知识的。

综上所诉可以得出这样的真知逻辑。我们不知道的太多太多;我们所知道的又太少太少。如果用一个圆圈来代表我所学到 的知识,我惊奇的发 现它根本就不存在,或么说就没有存在根本就是一个无……

无知也许就起源于此---------------------------沉默。

       在那遥远的传说中,说我们衣不避体,食宿共居。有时会用树叶与野草掩身……而在后来我们又被称作原始。

      其又说宗教如上帝。我们的始祖是上帝用尘土造就而成。在没有任何其它理由充分的情况下,你不能 不可以反对他,更不可忽视他的存在。而在当下世界互存的境况中人你应当清醒与理智。


        我们被称为原始人的同时也是由他们进化而来。达尔文先生就是个绝好的证明。对此先生是这样说的:我的智商是……
  TOP
头像
601835339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6-12-18 22:5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0-24    发短消息        

22楼

157,这是由鄙人1859年“物种起源'问世以来至……从进化到进化足以看出你仍在进化之中。上帝说:人啊,你当明白从有到无,从无至有,你们是生来就有罪的。不认罪的人有,不犯罪的人没有。基督的口号就是这样。是的,是的,是这样的。大禹道:有了阶级才有的压迫,水涨船高,自然而然。只有绝对公平,才不会有压迫。


压力越大顶力越强,时代的步伐就是这样。象夏jie,商王不正是被一种顶力所吞嗜吗!水可载舟,亦可……
  TOP
头像
6018353397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6-12-18 22: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0-24    发短消息        

23楼

愿我们的主回来,早日归来。
愿在天的我们的全人类的,那位大有能力者归来归回人间做主做王……
更新天地,变换日月,责令天体运转……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6-12-19 12: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867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24楼

引用:
原帖由 木石64 于 2016-12-10 11:31 发表

从最早第一次接触红楼到现在,大约有四十多年了。还记得那时候正好和《红与黑》同时阅读,还觉得红楼远没有红与黑好看,现在回想,红与黑除了记得一点情节,其他了无兴趣了。对那本书的评价也不高。相 ...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20 14: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2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25楼

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太爷上任,看见丫鬟,就派习惯于狐假虎威的衙役上门,那种气势派头,哪是上门感恩的样子?可见贾雨村此番,主要不是感恩,而是猎色。要真思及当年发迹之由,怀有感恩之心,就该亲自登门拜访。凡是天性浇薄之人,总以为自己的成功都是自己的功劳,很少念及他人帮助,贾雨村显然就是此辈,也就是俗称小人得志之辈。
“侥幸”获雨村眷顾,说明一种心理,人在不得意之时,特别需要一种暗示,自己的暗示,他人的暗示。贾雨村自我暗示肯定不缺,他很自以为有才的。但别人的暗示也不可缺。娇杏临去几回头,好比是一种暗示,在肯定他的才华,这大概才是他念念不忘的原因。但甄士隐也肯定了他,且帮助了他,他却并没有尽心报答,可见是重色轻友之徒。
“才干优长,未免贪酷”八字,概括尽雨村凤姐一类人物的特点。可叹多少人,因为她的美貌,因为她的能干精明,就忽视了她比雨村更甚的“贪酷”——好像有点超前,还是说雨村,作为封建专制下的贪酷官员,一定是百姓的敌人——尤其是在民主蔚然成风的当今世界,独裁体制下的官员,作为整体,一定是百姓的敌人!
由雨村引出如海,说到“当今隆恩盛德,远迈前代”,公开说到皇室,曹雪芹一直是这样的口吻,掩盖了曹对皇室的真心鄙视。
这里交代了黛玉年方五岁。红楼中,不仅地点时代模糊,年龄也有些不清不楚。时间地点的模糊,是因为文字狱猖狂。年龄的模糊呢?我想,基本是在表现曹雪芹希望少女成为永恒的少女。一年后,黛玉母亲去世,黛玉六岁。
雨村在乡野赏玩,在智通寺庙看到对联,“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这副对联,绝对配得上“智通”两字,前面提到过这幅对联,我的感觉,正如雨村所想,“文虽浅近,其意则深。”生活中的许多事情,都是如此,假如你还在股市上混过,用这幅对联来对照自己在股市上的遭遇,你一定感慨颇深!
    庙中老僧,“齿落舌钝”,“所答非所问”,无论真假,真得道之人可能也是如此吧。得道而想回归尘世,重获尘世之荣华富贵,那基本就沦落为骗子。但“雨村见了,便不在意”,可见雨村的才干,不过是俗吏之才,没有真正的智慧了。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20 14:3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2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26楼

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太爷上任,看见丫鬟,就派习惯于狐假虎威的衙役上门,那种气势派头,哪是上门感恩的样子?可见贾雨村此番,主要不是感恩,而是猎色。要真思及当年发迹之由,怀有感恩之心,就该亲自登门拜访。凡是天性浇薄之人,总以为自己的成功都是自己的功劳,很少念及他人帮助,贾雨村显然就是此辈,也就是俗称小人得志之辈。
“侥幸”获雨村眷顾,说明一种心理,人在不得意之时,特别需要一种暗示,自己的暗示,他人的暗示。贾雨村自我暗示肯定不缺,他很自以为有才的。但别人的暗示也不可缺。娇杏临去几回头,好比是一种暗示,在肯定他的才华,这大概才是他念念不忘的原因。但甄士隐也肯定了他,且帮助了他,他却并没有尽心报答,可见是重色轻友之徒。
“才干优长,未免贪酷”八字,概括尽雨村凤姐一类人物的特点。可叹多少人,因为她的美貌,因为她的能干精明,就忽视了她比雨村更甚的“贪酷”——好像有点超前,还是说雨村,作为封建专制下的贪酷官员,一定是百姓的敌人 !
由雨村引出如海,说到“当今隆恩盛德,远迈前代”,公开说到皇室,曹雪芹一直是这样的口吻,掩盖了曹对皇室的真心鄙视。
这里交代了黛玉年方五岁。红楼中,不仅地点时代模糊,年龄也有些不清不楚。时间地点的模糊,是因为文字狱猖狂。年龄的模糊呢?我想,基本是在表现曹雪芹希望少女成为永恒的少女。一年后,黛玉母亲去世,黛玉六岁。
雨村在乡野赏玩,在智通寺庙看到对联,“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这副对联,绝对配得上“智通”两字,前面提到过这幅对联,我的感觉,正如雨村所想,“文虽浅近,其意则深。”生活中的许多事情,都是如此,假如你还在股市上混过,用这幅对联来对照自己在股市上的遭遇,你一定感慨颇深!
    庙中老僧,“齿落舌钝”,“所答非所问”,无论真假,真得道之人可能也是如此吧。得道而想回归尘世,重获尘世之荣华富贵,那基本就沦落为骗子。但“雨村见了,便不在意”,可见雨村的才干,不过是俗吏之才,没有真正的智慧了。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20 14:4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2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27楼

贾雨村偶遇冷子兴,聊起京城新闻,自然引出贾府奇闻——这种由远及近的写作手法,虽无开门见山的惊悚之感,但有幽远绵长的含蓄之美,这是红楼的主要笔法之一。而用冷子兴来对荣宁两府作总体交待,确实是奇思妙想。这种交待,往往因乏味而显得冗长,或因冗长而显得乏味。而现在作为旁人佐酒的趣事来谈,就特别自然贴切,有挥洒自如之感了。
冷子兴说了一大篇闲话,然后才引出宝玉,说完他的奇特,就引出贾政用抓周来测试宝玉,这是第一次写到贾政,而抓周之举,既可以看做是一种游戏,如果运用得当,也可以作为一种教育方法,但绝不可以是一种算命,更不可以据此断定儿女的性格,并且因此而歧视儿女,贾政竟然就此大怒,可见是个多么愚昧的家长——书呆子往往有很愚昧的一面。贾政是文中曹雪芹貌似褒扬实际却是极其冷嘲热讽的对象。他和贾雨村是两个极端,贾政是一本正经理直气壮信奉封建社会的一切腐朽观念,雨村则是装模作样信奉,并用信奉来为自己谋私利。用中国六十多年的情形来比较,前三十多年,多数领导是贾政,也不乏雨村;后三十多年,多数领导是雨村,鲜有贾政。
整部红楼的核心,就是一句话:“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
红楼最重要的一句话,竟然借助一个毫不相干的人转述说出来,想想曹雪芹也真是牛。曹雪芹常用曲笔,你看不懂,是你没福,曹雪芹不在乎——现在的作家哪有这样的底气啊。
注意:这句话是有玄妙之处的。不是“女人”对“男人”,而是“女儿”对“男人”。就是说,真正如水的,并非是所有女人,而只是女人中的一部分——女儿,也就是少女。男人则不分老少,全是泥性。
曹雪芹有少女情结。这种情结里,既有思想基础,但更多地恐怕还是心理因素。
作家隐秘的心理状态,往往比思想更影响一部书的形态。
对于曹雪芹的这种少女情结,千万不要以俗世的“好色”来形容,更不能看做变态,如果联想到当今官员对幼女“破处”爱好,那曹雪芹可就欲哭无泪了。
对这个话题,笔者有两篇文章,《痴人说梦的美丽和悲哀》、《女性的颂歌——红楼梦的重大误读》,都涉及这个话题。
用一句话来总括,那就是,曹雪芹把少女当做艺术来对待。
对男人而言,这世上美的事物,基本是三类:艺术、自然、美女。
而曹雪芹独钟情于美女中的少女,就是一种特殊的心理状态。
但男人对美女的欣赏,相对于其他,是有很大不同的。
男人对美女的态度,总是充满淫秽心理,很少有男人对美女抱着纯艺术的态度。假如我们把男人对美女的心理,做一个大概的划分,即多少对美的欣赏,多少对美女身体的享用渴望,我相信,平均数,大概是2:8.但曹雪芹则相反,他至少是8:2。即曹雪芹对美女,至少抱着八成的纯艺术欣赏,最多只有两成的性欲,而且,写作红楼梦的过程,也是清洗自己“不洁”性欲的过程。
    可以说,曹雪芹对女性的崇拜,进入到了“洁癖”的地步,所以,他以为,被男人“玷污”过的女性,就不完美了。因此,曹雪芹的理想就是少女,一旦出嫁,被男人“泥性”所污染,就往往可恶。这就是一种心理状态,我相信是曹雪芹最内在的心理状态,红楼们之所以能够塑造出超凡绝伦的美丽少女形象,主要和这种心理状态有关。有的网友不理解,以为笔者是在宣扬“处女论”,可笑。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23 08:1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2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28楼

雨村为攀上贾府,搬出了东汉老祖宗贾复,其鄙吝真是非同一般啊。而这个人更讨厌的地方,还不仅是攀龙附贵的心态,而是对这种心态的假模假样的掩饰。这种虚伪,才让我特别讨厌他们,雨村和凤姐,都是一个德性。雨村为了拉扯自己和贾府的关系,一边从东汉拉出一个老祖宗来,一边还装模作样说,“但他那等荣耀,我们不便去攀扯,至今故越发生疏难认了。”这里面隐含着的辛辣讽刺,一般人就忽略过去了,但结合后文贾雨村和贾府的关系,可以知道,这个家伙,想方设法就是和贾府拉关系,他对宝玉的夸奖,就是一种虚伪,一种用来套好贾政的虚伪。
    冷子兴对“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贾府的描述非常精彩,用来形容末世,就算形容今天这个末世,也是恰如其分啊。红楼此处,肯定有以贾府暗喻整个社会之意,“一代不如一代”,确实也可以用来暗示官僚阶层甚至皇室,但非要和具体哪个朝代哪个皇帝挂起钩来,却是没有必要的。或者说,所有的独裁统治,基本都是如此,想想那些口号,“与时俱进”,“和谐”,“中国梦”——有没有一代不如一代的感觉?
曹雪芹借贾雨村之口,发表了一通“天地之气”学说。这里其实表现了曹雪芹最真实的哲学思想,曹雪芹把自己的各种思想,放在书中各种合适的人嘴里。这里对世界本原性的认识,自然应该放到雨村这样的人嘴上,要放到宝玉嘴里,就有点不合宝玉的性格了。曹雪芹相信有“天地之气”存在——其实说的就是超越物质的精神存在,并且这种天地之气,分为正邪。但这种正邪之间并不是截然分明的,而是可以彼此交融的。
    在具体举例里,贾雨村把唐明皇,宋徽宗和朝云薛涛并举,就是把皇上和侍妾妓女并举,这儿不是贾雨村的见识,这是曹雪芹的见识。习惯于以为权贵高于百姓的人,比如非要把红楼和皇室紧紧捆绑,把人物和什么公主身份捆绑的人,恐怕下意识里,自然认定皇室贵胄一定高于普通百姓的。但在曹雪芹看来,这根本不是一个重要的评判标准,皇帝可以和妓女一个档次,难道还看不出曹雪芹对皇帝并无敬畏之心?
这里顺便谈谈我自己对“天地之气”的看法。我相信,一定有独立于物质的精神存在。但我否定各种神,包括宗教。我相信,这种独立的精神,更像是一种‘客观存在’,特点是能量巨大,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但本身没有善恶之别。我相信,我们人类这个物种,正是因为拥有些许精神元素,才能迅速进化发展到今天——自然界万物的进化非常缓慢,而人类的进化竟然会如此迅猛,一定有异于物质规律的内在精神在。而在这个过程中,总有一些特别的人,即相对于他人,‘精神元素’比较丰富一些,如基督、佛,希特勒、毛泽东等等之类,都是这一类人,他们都拥有某种超能力,并用这种超能力来做自己想做的事,宣扬自己相信的理论。当他们宣扬的是普遍真理,如爱和平等,往往就创立了相对美好的教义;当他们信奉邪恶的东西,他们也就成为尘世恶魔了。
    我相信,真正伟大的文学家,也是‘精神元素’比较充沛的人,曹雪芹当然也是。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23 10:5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2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29楼

此处又引出一位“真宝玉”,对曹雪芹的用意,稍有点不解。宝玉的举措,就是“谁解其中味”的荒唐存在,哪里是东有一个西有一个的常见之人? 我记得后面有过“贾宝玉”在梦中和“真宝玉”相会的情景,前八十回有,后八十回也有,但完全是两回事。前八十回的相会,两个宝玉并未相见,而是被丫鬟阻拦而遗恨;后八十回,则让真宝玉劝告贾宝玉要醒悟,要谋取功名——这是高鹗的恶俗之处,其实后八十回就不再是红楼,不必去读它的。但对曹雪芹此处引出一个“真”宝玉的用意,却有点不太了了,后文也几乎没有什么作用啊——至少在八十回里,没有看到这个人物的明显作用。
     前面借“假宝玉”之口,强调了“女儿是水做的骨肉”,此地又借“真宝玉”之口,强调“女儿”两字,比阿弥陀佛元始天尊还要尊贵,用一个极不重要的人物之口,反复传达出作者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曹雪芹真真假假的曲笔,真令人感慨。
    “假宝玉”实在是从“真宝玉”而来,但真宝玉一定没有机会和姐姐妹妹共居一园,只有“假宝玉”,才借助曹雪芹的帮助,得以实现“大观园”的美梦。
    “原应叹息”四姐妹,其实是天下所有女子的缩影。无论富贵如元春,嫁错郎嫁对郎的迎春探春,以及皈依佛门的惜春,在曹雪芹眼里,这个世界上的“女儿”,除了大观园,其他没有一处值得安身立命,都是应该叹息的。
经常有人提到,为何称贾琏为“二爷”,大爷是谁。在冷子兴的介绍里,明确说道,“若问那赦公,也有二子。长名贾琏”。贾琏上面没有哥哥,那么,序他为二爷,是从贾珠而来。序的是族谱。但如果这样,那宝玉似乎就不该称二爷。我猜想,这里或许是在暗示,贾琏作为庶出,没有资格称老大,即荣国公的爵位轮不到他来接替,而要有正出的宝玉继承的。贾府住上房的并非贾赦,而是贾政,或许也是在说,荣府的正统,将不再由老大家继承,而由老二家继承。王熙凤进来明显压着贾琏一头,除了她的能干,贾琏的庶出身份,也是一个原因吧。
  TOP
魅力清妃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6-12-28 16: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3013    精华:137   注册时间:2007-10-22    发短消息        

30楼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29 10:1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2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1楼

第三回 金陵城起复贾雨村 荣国府收养林黛玉

    “如鬼”相逢“愚蠢”,告知允准复职一事,想一想中国现实中,如“三鹿”奶粉中涉及的官员,哪一个不是既如鬼又愚蠢的?他们在淡出众人视线以后,也都逐一复职或许还升官了吧——中国社会,中国官场,几千年如一日,都是如鬼愚蠢的人在鱼肉百姓啊,尤其是今天,更加可恶!
    贾雨村贫病之下,托庇林如海家,只教一个弱病的女学生,实在捞了大便宜,而忠厚之林如海,却说,“正思向蒙训教之恩未经酬报,遇此机会,岂有不尽心图报之理”,为其谋划,并出资助其复职。曹公实则是在以林如海的忠厚,对照贾雨村的浇薄寡恩,体现出作者对雨村的深重厌恶之感,但这种感觉,却又深藏在文本之中,世俗之眼,往往一带而过,看不出其中的深意了。
黛玉进府,故事才正式开始。
    再说一下黛玉的年龄。黛玉六岁丧母,守制读书,古人守丧为三年,黛玉显然还处于这个阶段。上文冷子兴说到宝玉,“长到了七八岁”,从理论上,“林妹妹”可以只比“宝哥哥”小一天。那黛玉最多八岁。雨村听到消息,急于上京,如海安排的也是下月初二,再加上路途,满打满算,黛玉进府,决不会大于九岁。
    对年龄的考证,就红楼梦而言,或许不太重要。但考虑到曹雪芹的心理,或许又成为一件重要事情。我感觉红楼是专为颂“女儿”之美的,这里的女儿年龄,实则是少女,在红楼中,上限绝对不超过十六。哪怕有明显的漏洞,曹雪芹也让宝钗黛玉一干女儿,始终停留在这个年龄,这其中一定蕴涵着曹雪芹的特殊心理,这种心理,从对黛玉一干少女,甚至是幼小少女的描写中流露出来。
借黛玉之口,写出贾府的奢华,“这几个三等仆妇,吃穿用度,已是不凡了”, “门前列坐着十来个华冠丽服之人”,看门的,三等仆妇,都算是下人中的下人了,但全如有钱人一般,吃穿用度,非同一般。这可以看到贾府衰落的必然性,大家都靠在这棵树,榨取这颗树的营养汁液,这棵树呢,还要尽可能保持外观漂亮,要每一片叶子都靓丽,但根则已经无法提供足够的营养,那么,它的枯死也就是早晚的事情了。
    但换一个角度看,对下人物质待遇的厚待,是天下所有贵族的共性——这关系到主子的脸面。只有暴发户,才会苛待下人。今天中国没有贵族,只有暴发户,或许也可以从普遍苛待下人这个现象看出来。
    假如大家喜欢读西方文学,可以感觉到,在大户人家做佣人,还是很有体面的工作。而贵族如果缺乏生财之道,逐渐衰落并成为穷光蛋,也是必然。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29 10:1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2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2楼

林黛玉虽然是第一个出场的女儿,曹公却没有描写林黛玉的美貌——留给贾宝玉的眼睛去看,带着特殊的情感,才能写出特殊的美丽。
    首先介绍了三春姐妹,用林黛玉的眼睛来看三春,分别是,“肌肤微丰,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第三个身量未足,形容尚小。”
假如我们拿着这个描写,去问不熟悉红楼的闲杂人等,让他们猜测所描绘的女性年龄,我相信,几乎所有人,都会把迎春探春至少看做十四五岁吧。但实际上,探春最多九岁,或许只有八岁,她是叫黛玉林姐姐的。迎春最多就是十一、二岁。就是说,曹雪芹已经把八九岁幼女作为正常美女来描写了。
弗洛伊德的性心理或许有点夸张,但中国人对性心理的顾忌态度,严重影响甚至抹杀了性心理对文学人物的正确理解。
    每个男人都好色,不同的男人,好色重点不一样,比如,有人喜欢“丰美”女人,有人喜欢“骨感美”女人,而曹雪芹迷恋“洁美”女人,对“洁美”的过于迷恋,使曹雪芹逐渐把目光转向十来岁的美女,觉得那个年龄的“女儿”才最“洁美”。
    曹雪芹对女儿的热爱,也是一种特殊的性心理,在红楼中体现得非常充分。不同的是,曹雪芹在写作红楼的过程里,逐渐滤去了色欲成份,而更多采取了艺术欣赏的目光。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白痴》里也写到一个贵族,特别擅长辨别幼小美女,把穷人家的幼小美女收养为干女儿,逐渐培养成自己的情妇,这其实完全是色欲态度——而曹雪芹,对自己笔下的幼小美少女,已经完全没有了色欲成分了。
女人对男人的性心理,既要能够理解,又要宽容。不要看到男人赞赏小美人,就说变态。也不要看到老年人依然迷恋美女,就骂老不正经。美女比黄金更美丽更迷人,老头喜欢黄金,不会引来非议,喜欢美女,为何就老不正经了呢。
    笔者一向喜欢多看美女几眼,年轻时,会把美女看红脸;现在只会让美女翻白眼——就知趣地只多看一眼。
    希望美女们读一读高尔斯华绥的中篇小说《残夏》,描写八十多岁的老乔对美女伊琳的迷恋,写得极其美丽,几近于红楼。
    当然,笔者不敢自比曹雪芹,这是对曹雪芹的侮辱。曹雪芹对“女儿”的迷恋,几乎就是对艺术的迷恋,而笔者在自己的小说中,带有强烈情欲内容。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29 10:2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2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3楼

贾母对黛玉是关爱的,四个女儿相继离世,老人心中想起来自然很痛,这个孤单的外孙女投靠而来,怎么可能不疼爱?当然,如果外孙女影响到孙儿的前途,那老人权衡之下,当然会弃女保孙了。
   曹雪芹只有写到他心仪的“女儿”,才会溢美,即哪怕有缺点,也要写成及其可爱的模样。除此以外,曹雪芹显示出一个真正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家的智慧和敏锐。人物形象既契合现实生活中的表象,还能含蓄而生动地体现人物的内在本质。
说到黛玉的体弱,又出现了癞头和尚。我感觉,红楼梦中僧道人物,分为两类,一类是现实中人,比如铁槛寺内的尼姑,还有送宝玉麒麟的道士,都是活灵活现的现实中人。看了叫人对僧道没有亲近感,也没有畏惧感,只不过是俗世凡人的不同形象而已。而另一类,则是虚幻的,如癞头和尚,一僧一道,警幻仙子等等,都只是作者的某种寄托,或者是写作的某种需要,在暗示一些什么。甚至就是在暗示,那些虚幻的东西,就是死亡,它既是和生相随相伴,也是不值得真正去追寻的幻有之境。
凤姐的登场,确实精彩。所谓未见人先闻声,和前面场面的整肃形成鲜明对比,既突出了她在贾府的独特地位,也彰显出她的个性。但她登场所体现的性格,最正确的就是黛玉的感觉——“放诞无礼”四字。她仗着贾母的宠爱,放肆是肯定的。
    对她外貌的描绘,也极为精彩,不妨对照一下和前面二春的描写。二春的描写,重点在貌,凤姐的描写,重点在服饰。她的服饰极其华贵。她的相貌其实突出的不是美貌,而是精明犀利。“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
    贾母看见黛玉而来的悲伤,在凤姐一到来,就消释一空了,不仅神情是“笑”,说话也开起玩笑来。凤姐在讨好贾母上,确实下了很大的功夫,获得了极大成功。
王熙凤为迎合贾母初见黛玉的欢喜,大夸黛玉。夸黛玉的美貌,自然夸到天上也行——本来就是仙子下凡。但她夸黛玉的重点话语是“竟不象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明显是一种重男轻女——尽管她是在迎合贾母的重男轻女。我们应该知道,曹雪芹肯定重女轻男,那么,对一上来就用重男轻女之法讨好贾母的人,说曹雪芹喜欢她,可有点奇怪。我可不以为一个作家,会喜欢违背自己理想的人物,何况还是自己创作的人物——这里也是我所谓的红楼“曲笔”的体现。
    接着,王熙凤装作伤心“用帕拭泪”,说她“装”,决不冤枉她。她以为老太太会喜欢别人哀悼女儿,没想到老太太已经伤心过了,不想再伤心了,于是吩咐“快再休提此话”,王熙凤“忙转悲为喜”,这种悲喜之间的迅速转换,显然是表演艺术,决没有什么真心了。这五个字,可以和后文贾雨村“忙修书一封”参照着看。
    我相信,曹雪芹作为一个伟大的艺术家,一定是一个至情至性之人——所有伟大的艺术家,都是至性至情的人,至性至情的人,最讨厌的人类恶习,一定就是虚伪。王熙凤精明下面,掩盖着极其虚伪的灵魂,曹雪芹明写她的精明,暗写她的虚伪,这是符合生活现实的。凡是现实中的大奸大恶,无不是表面精明实际虚伪的人物。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6-12-30 07: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867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34楼

引用:
原帖由 木石64 于 2016-12-29 10:22 发表
贾母对黛玉是关爱的,四个女儿相继离世,老人心中想起来自然很痛,这个孤单的外孙女投靠而来,怎么可能不疼爱?当然,如果外孙女影响到孙儿的前途,那老人权衡之下,当然会弃女保孙了。
   曹雪芹只有写到他心仪的“ ...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1-02 11:0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2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5楼

在王熙凤竭力讨好黛玉的关节,王夫人似乎是莫名其妙插进一句莫名其妙的问话,“月钱放过了不曾。”如果真当作闲话来看,那就是真的不懂曹公的曲笔。这里,是在为后文王熙凤扣押月钱放债作伏笔,也是在暗示,王熙凤如此这般盘剥下人,非一时之兴,而是一贯  如此。
我觉得,有的品行,就是可以对人一票否决的,就如这样扣发下人工资拿去放债之类,实在算的上罪大恶极的恶人恶行,你想一想,假如你单位的领导或老板,每个月工资都拖延一个月,拿你们的工资去放高利贷,你会因为这里面透着生财之精明,就欣赏她或他吗?因此,就凭这一点,就可以完全否定王熙凤,何况她还有许多其他更严重的恶行!
    我相信曹公如此行笔,上来就暗示她的恶行,正是表明曹公对她的讨厌。但曹公作为伟大的艺术家,决不因为自己的讨厌,就把她脸谱化丑化,而是按照生活中的实际情形来描写。而生活之中,大奸大恶之人,往往能够赢得口碑,比如总是号称“来晚了”的流着“道德血液”却家资庞大之类的家伙。
    王熙凤的回答蛮有趣,用一句简单的话回复,“月钱已放完了”。然后接一大段话,似乎是在竭力完成王夫人交付的嘱托,可王夫人却说,“有没有,什么要紧”。实际是在暗示王熙凤这一大段话,只是打岔,是没要紧的话,而月钱才是要紧的。但王熙凤就是要用“没要紧”的东西来岔开“要紧”的月钱问题。
    王夫人提醒王熙凤,为黛玉准备一点衣料,王熙凤不失时机讨好道,“这倒是我先料着了,知道妹妹不过这两日到的,我已预备下了,等太太回去过了目好送来。” 脂批明说王熙分在骗人——“余知此缎阿凤并未拿出,此借王夫人之语机变欺人处耳。若信彼果拿出预备,不独被阿凤瞒过,亦且被石头瞒过了”——这是有眼光的,是深知王熙凤的为人得出的正确结论。绝大多数读者是看不出来的,读红楼梦,理解曲笔才能读出味道。
    当然,如果文中一点端倪都没有,只就性格推断,总是不妥。实际上,这里是有暗示的,那就是王夫人的反应,“王夫人一笑,点头不语”,就是在暗示,王夫人了解并赞赏内侄女的乖巧,自然不予说破。
    王夫人的反应是明显的暗示,还有一个推理,也是有利证据。即,当王熙凤回答王夫人月钱问题时,故意扯到找绸缎一事。假如她确实为黛玉准备下了衣料,那么刚才初见黛玉拿黛玉的相貌来拼命讨好贾母的王熙凤,一定会大作文章,把自己如何精心为这个犹如老祖宗“嫡亲孙女” 的林妹妹准备衣料的过程大大渲染一番,可她一个字都没有提到,这绝对不符合王熙凤的性格,也不符合前后文的逻辑。可以说,正是王熙凤前面的没有提及,“预先”证明了王熙凤所说的“我已预备下了”是一句谎话。
    凤迷们总以为王熙凤对姐妹们不错,其实她的所作所为,都只是讨好贾母而已,决不是真把妹妹们放在心上。就好比这件事,王夫人说“该随手拿出两个来给你这妹妹去裁衣裳的”而这样的“随手”的好事,王熙凤也不会想到,嘴上却什么都能说到啊。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1-02 11: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2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6楼

两段写黛玉拜见舅舅,虽都未见到,但黛玉之得体大方,慧眼兰心,充分表露。
宝玉将要出场,曹公用王夫人之口,既称宝玉为“孽根祸胎”,又是“混世魔王”,为宝玉出场的精彩作铺垫对照。
    黛玉自然早就听说过这个“顽劣异常,不喜读书”的表哥,这里还真实交待了黛玉宝玉的年龄差别,即宝玉大黛玉一岁,那么,宝玉八岁,黛玉应该只有七岁,或者宝玉九岁,黛玉八岁,总之,还只是一对幼男女,这样下文两人同居一室,才可以理解。
王夫人对儿子的介绍,仔细想来,很妙。
天下父母,没有不疼爱儿女的,哪怕儿女真的顽劣异常,整天打骂,但也是不能接受他人打骂的。王夫人称宝玉“孽根祸胎”,但她对儿子的具体描述,“他嘴里一时甜言蜜语,一时有天无日,一时又疯疯傻傻,只休信他”,却流露出母亲的喜爱。也可以为以后王夫人惩戒金钏儿作注解,明知自己儿子如此,还是骂丫鬟勾引少爷,明知儿子李天一轮奸,偏说被嫖娼——哈哈,这就是母亲了。
等不及要看黛玉和宝玉相见,偏偏有意拖宕,吃了一顿无趣的晚饭。红楼中餐饮文化很发达,餐饮很有趣,这一顿晚饭大概是最乏味的。
    黛玉说自己刚念了《四书》,或许是谦虚,更可能是真的。那么,她后来的满腹经纶,一身才华,是进了贾府以后,和宝玉一起花前月下研读而来。
    黛玉一边想着,宝玉“不知是怎生个惫懒人物,懵懂顽童?倒不见那蠢物也罢了。”一边眼看着一个绝世美公子翩翩而来,黛玉心性何其孤傲,用黛玉的眼光,来描写宝玉的绝世容颜! 才显示出宝玉的格外与众不同!
    这里写了两段宝玉的外貌,正装宝玉和闲装宝玉,主要特征除了美貌,更突出宝玉眉目中蕴有的特殊之“情”。
红楼中,对人物出场时候外貌的描写,最细致的是警幻仙子,其次就是宝玉——比黛玉细致的多。警幻仙子非此世之人,不妨说是描写心中的虚幻影像,好比我们把自己最渴望的美人儿创作成动画——有个网友曾说,红楼梦拍成动画如何,我特别赞赏这个想法,这样,每一个美少女才能真正获得迥异而奇异之美,现实中,要找到曹雪芹笔下出神入化的美少女太难了,何况她们还会老去丑去——只陈晓旭是永远的林黛玉,了不起的陈晓旭!
    而宝玉则是此世之人,笔者竟然花费了大量笔墨来描写他的外貌,就此而言,其实宝玉才是曹雪芹心目第一理想人物。对宝玉的外貌描写,重点还是情态,而且是女性化的情态,这里面有非常奇妙的矛盾统一。宝玉作为笔者的第一理想人物,似乎是高于女性的。但宝玉之所以成为笔者的第一理想人物,是因为他弃功名如敝履,奉女儿如神明。颇有点循环自证的悖论,但文学里,却构成奇妙的相互映衬。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1-05 14:1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2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7楼

批宝玉的两首《西江月》,要和开头的诗作对照看,这里表达的,依然是对世人不理解的愤恨,是曹雪芹“一把辛酸泪”的重要缘由:
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
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寄言纨绔与膏粱:莫效此儿形状!
曹雪芹说是“后人”所批,这“后人”两字,用的极妙,也极为心酸。曹雪芹知道,不仅“时人”不会理解宝玉,“后人”同样无法理解宝玉这个形象!
世俗社会,名利第一,弃名利如敝履,整天为女儿做奴做婢,还不求任何回报,谁能理解?今天依然如此!可是,假如我们能够看到宝玉这个形象里,对整个封建伦常的颠覆,就能够理解红楼的伟大了。中国,绝大多数作家,都是权贵的奴才,哪怕得过诺贝尔奖的作家,也是半奴半主,像曹雪芹那般敢于颠覆正统,否定正统,实在太了不起了。而这内在的力量,都隐藏在宝玉这个形象里。
做人要上进,要有出息,已经深入每个人的骨髓,不能说这个标准是不对的。但是,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必须弄清楚。那就是,这个社会的公正性如何?孔子曾说,“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在一个极其不公正的的社会里,上进有出息,往往意味着对社会不公正的迎合,当今所有热衷于国考的人,基本都是这样迎合恶心的宇宙真理的人。邦无道,富贵就是耻辱的事情。曹雪芹肯定就是如此认为,因此,他作品中的主要人物,理想人物,必须体现出“不上进没出息”的特点,这种设置中的悲愤,有多少人能够理解呢?
宝玉极为“好色”,又“顽劣异常”,但他出场的表现,倒可以和王熙凤对照着看。王熙凤是明显“放诞无礼”,宝玉面对外来的美貌妹妹,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急色,相反,倒是规规矩矩向贾母请安,又去见了母亲,才回来和客人妹妹相见,表现出自我克制的美德。
    宝玉和黛玉的初次相见,彼此都有似曾相识之感。如果你就此以为只是在写他们前生的追忆,那就被曹雪芹的“假”所蒙骗。这里,还是要认作两人心有灵犀,一见钟情,才契合文学阅读。
写黛玉外貌,就完全不涉及服饰,纯是眉目情态。在宝玉眼里,服饰完全不重要。只有世俗中人,才强调佛要金装,人要衣装。再说的直接一点,俗人总是更看重服饰,而宝玉是真正神仙一流人品——这样的人,总是不为世人所理解。前面的两首《西江月》里,透露的就全是此等悲愤。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1-05 14:2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2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38楼

同样看了似曾相见,黛玉只会在肚里思忖,绝不会口里说出,而宝玉则毫无遮拦,一言道破,这里是非常简单的文学笔法,即人的言行,必须符合人物身份性格特征,这是文学作品必须具备的基本要素——在红楼梦中,这一点曹雪芹表现极为出色。现在网络小说,差不多完全忽略了这一点。所以,虽然写小说的人,几乎比看小说的人还多,文学确实是沉沦了。
宝玉为黛玉命字段落,极为精彩。“《古今人物通考》上说:‘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画眉之墨。”《古今人物通考》据说至今没有发现这部书的下落,那么曹雪芹为宝玉杜撰这本书,至少可以推测这样几种可能。
    一是,宝玉确实是临时杜撰,那么,宝玉的学识才华,临场机变十分惊人了。试想,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要给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起个漂亮名字,可以随口编一本书,引几句话,那是什么水平?恐怕比“未若柳絮因风起”的才女厉害多了吧。
二是,就算真是宝玉杜撰,一个人想到临时杜撰一本书,当然意味着他绝非不喜读书之人,相反,实际必然喜欢读书,且一定读了大量“旁门左道”的书籍,才会想到如此作为。
    三是,并非杜撰,而是失传。那么,这本书在古代也应该是一本冷僻书,曹雪芹故意用一本极冷僻的书,就是在显示宝玉的博学多才,就是要告诉我们,宝玉不喜的,只是被鲁迅讥笑为“敲门砖”的孔家学说而已。而这一点,恰巧就是宝玉作为理想人物所必须具备的内在本质。
“摔玉”是宝玉“痴狂”的第一次发作,而痴狂的原因,是因为厌恶玉“人之高低不择,还说‘通灵’不‘通灵’呢”。这就是宝玉的内心,他确信,家里的姐姐妹妹,眼前的这位神仙般妹妹——其实也就是“女儿”——都是比他自己高贵得多的存在,而这些高贵的“女儿”都没有生而有之的玉,自己作为浊男人倒有,那么这玉自然不是好东西了。
    作为荣国府里最得宠的富贵公子,作为封建时代男尊女卑大环境下的高福帅典型,怎么会如此把女儿奉若神明?人人都好色,但好色都只是为了自身欲望的满足,只有宝玉,好色不是为了获得自身的快乐,而是要让自己所好之“色”获得快乐,我们在真心爱上某个女性的时候,也会有这样心甘情愿的“奉献”式的爱,但绝大多数人表面的这种奉献实际还是一种“私欲”,是需要对方回报的“私欲”——比如,你必须终身守着他或她,实际就是一种回报。而宝玉爱所有“女儿”,原意为天下所有“女儿”的幸福快乐奉献自己,不求任何回报,这“欲”就成了大爱。
宝玉的形象,自然代表曹雪芹的思想,这种观念的形成,在那个时代,确实是离经叛道,完全不可能为世人所理解。前面两首《西江月》里表现的,其实就是世人对这种离经叛道的讽刺和嘲笑,也是曹雪芹的悲愤和无奈。
    或许曹雪芹也纳闷,我为何会如此与众不同?但曹雪芹坚信自己的信念不错,即女儿是比男子高贵得多的生灵。这样的信念绝对不可能来自于这个可恶可鄙的世俗世界,曹雪芹就相信自己,一定是某种特殊的存在了。
怀有这种信念的曹雪芹,内心一定很苦闷,谁人可以诉说?谁会理解?别说男子,连女子能理解的都很少吧。于是,曹雪芹就对自己说,“那我就来写小说吧,把我心目中最美丽的少女,一一展现给你们看,看你们热爱不热爱,看你们能不能写出更好的男人来?”
    于是有了呕心沥血的红楼梦,有了光彩照人的黛玉、宝钗、晴雯、紫鹃等等一大批美丽可爱如出世芙蓉一般的少女!
因为这一群光彩照人的“女儿”形象,红楼梦获得了伟大成功——这就是艺术的力量!
但是,曹雪芹的愿望是否就实现了呢?没有。他的理想理念,依然不为多数人所理解,所接受!
   没有男人不爱这样的少女,你或许并不真心喜爱红楼梦,但你不可能在红楼中找不到你喜欢的女子,这可以看作是曹雪芹的成功,但或许并不是曹雪芹期待的成功。因为依然少有人真正理解曹雪芹的苦心!那些喜欢为黛玉宝钗孰高孰低争来争去,非要扬黛抑钗或者扬钗抑黛的人,都不理解曹雪芹!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1-06 14: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4310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39楼

回复17楼 木石64  的帖子

所有把红楼和皇室联系起来研究的人,都是以奴才之心度曹公之腹,
——————————————————————————————
恐怕也不是,水浒,西游,三国,风神(不用说)。。。都公开写皇室的斗争,生活,阴谋诡计等等,  红楼倒没有写皇室如何,仅仅提到元春。。几个名字而已。既然搞红楼研究,就必然每一社会组织都会扯上去,自然离不开皇室,高层官僚。。。。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1-06 14:4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4310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40楼

恐怕也不是,水浒,西游,三国,封神(不用说)。。。都公开写皇室的斗争,生活,阴谋诡计等等,  红楼倒没有写皇室如何,仅仅提到元春。。几个名字而已。既然搞红楼研究,就必然每一社会组织都会扯上去,自然离不开皇室,高层官僚。。。。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