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红楼梦阅读笔记(连载) 热贴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1-12 10:5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4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61楼

第五回 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

    第五回则是总纲,人物发展线索和命运安排的总纲。我们知道,现在的网络小说,主要靠稀奇古怪的情节吸引人,作者尽可能往古怪里想,往前看,似乎很有趣,往后看,其实都是垃圾。可曹公写小说,先把主要情节和结局告诉你,就是明确在说,真正值得一看的,绝不是结局,而是过程。
在进入第五回正文前,简要介绍了宝玉黛玉和宝钗三者的关系,这三者的关系,才是曹公最为看重的红楼核心。
对黛玉的“孤傲自许”,必须带着赞赏的眼睛来看,无论你对生活中孤傲的人如何不喜欢,也不能以此贬低黛玉。一个纯粹如斯,美貌如斯,多才如斯,灵巧如斯的少女,又是一个孤儿,寄人篱下,尽管贾母疼爱她,也无法改变她寄人篱下的事实,这样的少女,在现实中不“孤傲”才不正常。
    而宝钗温婉可爱,是另一种美少女的形象,文中说,“人多谓黛玉所不及”,这并非是曹雪芹的本意,而是世人眼里看出来的结果,就好比世人对贾宝玉“痴愚顽劣”的嘲笑,当然不是曹公的本意。
    不必追究黛玉宝钗孰高孰低,可以按照自己的性格,选择喜欢的对象。但是喜欢黛玉,不必贬损宝钗;同样,喜欢宝钗也不必贬损黛玉。曹公通过宝玉的口,很明确地说了,“视姊妹弟兄皆出一意,并无亲疏远近之别”,这里,“兄弟”是虚写,只是陪衬,“姊妹”则是实写。宝玉爱所有女儿,曹雪芹也爱所有女儿。当然,曹雪芹和宝玉肯定还是有所区别,即宝玉作为理想人物,对女儿的爱,比曹雪芹更纯粹。而曹雪芹作为伟大的文学家,理想虽是主要色彩,但现实也一直萦绕心间,因此,绝不会把女儿写得十全十美。但曹雪芹对女儿们的缺点,总是写得很含蓄,而浓墨渲染女儿们的美丽可爱,多姿多彩。在红楼之中,最可爱最美丽最理想化的女儿,一定是黛玉和宝钗,而且两人甚至可以看作一体两面,即宝钗是现实中的黛玉,黛玉是理想中的宝钗,大家不妨想一想,这两个最主要的人物,十二钗的领头人物,竟然共用一个判词,这不是很奇怪?难道不正是在暗示两人实际同为一人?那我们怎么能够非去贬损其中一个呢?把黛玉贬为小心眼的少女,或者把宝钗贬成狡猾伪善的少女,都严重违反了曹雪芹的本意。要是两个最重要的女儿,都不值得我们去爱,那我们也就不必如此迷恋红楼了吧。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1-12 10: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4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62楼

接下来红楼进入精彩的正文。只是这里到底过了多少时间,却是一个迷。从常识而言,前后的衔接,应该几乎无缝,即宝玉依然只有九、十岁,但接下来直接就写了宝玉初试云雨情,似乎时间上应该已经有较长的推移。另外,前文说,“这日不知为何,他二人言语有些不合起来,黛玉又气的独在房中垂泪,宝玉又自悔言语冒撞”,文中两个“又”字,可以看作是时间的推移,即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许多次,自然时间也应该过去了不短。
    那么,到底多长呢,或许至少要假设二三年才合适。即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定位十二岁左右比较合适,也比较符合早熟的男孩特征,再早,似乎实在不像话啊。而如果黛玉一进贾府已经十二岁,那把她放在宝玉一间房里睡觉的父母大人,简直就是瞎子或混蛋了。
秦可卿是红楼中最复杂的人物。似乎许多考据,都围绕着这个人物展开,笔者不喜考据,但是,说到可卿,也会有一点特别的猜想,类似于考证的猜想,这到下文再说。
    曹雪芹经常借小说中人物之口夸人,要注意这里的区别,即小说中人物,并非是曹公之意,好比前面提到的那句,“人多谓黛玉所不及”,就绝不是曹公本意。这里用贾母之口夸奖秦氏“是个极妥当的人,生的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代表贾母的意见,确然无疑,但不一定真是曹公的夸奖之意。
燃藜图是古代刘向勤学的故事——宝玉看了心中不喜。而“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这幅对联简直正确到极点——现在很少有人会否认这幅对联的正确性,就好比很少有人否认“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的正确性一样!
    但是,宝玉看了这句话,却断断不肯在此房中歇觉,因为这幅对联传达的人生哲学,完全违背宝玉的理想,也即完全违背曹公的理想!只有想清楚这里面的问题,才能理解曹公,理解红楼梦!
    举个现实的例子,俺们全处于一小撮人统治之下,每一个识时务的人,第一生活原则,就是争取加入他们,先做奴,再爬到主子的地位上去,首先就要放弃独立的思想和人格,但这正是曹公鄙视的生活态度!我以为,红楼中提到世俗赞颂的,往往就是曹公鄙视的!包括这里的勤学和识时务!因为勤学的内容和目的,都不过是一个“禄蠹”的所作所为!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1-12 12:5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437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63楼

也就是说,社会主义对中华文化的摧残,是五百年难以为继的。那些版本的确有几百年了,从故宫,到高校,再进故宫,再进领袖之家之后,就什么都不见了。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1-12 14:0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437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64楼

回复62楼 木石64  的帖子

世俗赞颂的,往往就是曹公鄙视的!包括这里的勤学和识时务!因为勤学的内容和目的,都不过是一个“禄蠹”的所作所为!
——————————————————————————————————
也许如此。生活在美国的硅谷斯坦福、麻省以及普林斯顿的科学家,大部分不是来自美国,美国也不号召青年人太勤学,不需要太辛苦,而麻省的青年是来自全世界,绝大部分是真天才,需要拼命学习与工作,才可以成功; 十年还不成功者,有心理教授为他指明,干脆去哈佛、牛津、剑桥、当教授算了。这就是美国科研成果独步天下的原因。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1-12 14: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437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65楼

回复62楼 木石64  的帖子

我就认识一位死在麻省的学生,77界湖大学生,入学时数学物理都是满分,中文化学高分,外语差了一点,大学三年级就进入麻省读硕士,二年后读博士。36岁博士毕业,拿到一个巨大的世界难题,钻研10年就死了。 46岁,死后两天才被发现,原来六天没睡觉,谈不上婚姻。像他这样死在硅谷或者麻省的中国青年,还有一大批。美国科技成果就是这样出来的。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1-12 15:0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437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66楼

如果他不死,再过几个月,那心理专家就会建议他去南加州大学当教授,死了就没办法了。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1-12 15: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4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67楼

引用:
原帖由 岭南明月 于 2017-1-12 12:50 发表
也就是说,社会主义对中华文化的摧残,是五百年难以为继的。那些版本的确有几百年了,从故宫,到高校,再进故宫,再进领袖之家之后,就什么都不见了。
同意前面的结论,但所举例子,远不是摧残文化的主要事例。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1-12 15: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437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68楼

回复67楼 木石64  的帖子

我想这样的例子几乎可以为主,明清版本世界文明的精华,文思缜密。思维活跃,书法精巧,印刷水准也高,纸张也是明清时代最好的纸张,那就不是电子版书可以重新誊印的。电子版无法作为国宝吧? 咸丰后的版本也难,逼近国家可能还有繁体字的钢印或者铅印磨子,咸丰前很多是铜版书,木版书。。。那就很难办。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1-12 15:3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437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69楼

我想这样的例子几乎可以为主,明清版本世界文明的精华,文思缜密。思维活跃,书法精巧,印刷水准也高,纸张也是明清时代最好的纸张,那就不是电子版书可以重新誊印的。电子版无法作为国宝吧? 咸丰后的版本也难,毕竟国家可能还有繁体字的钢印或者铅印磨子, 咸丰前很多是铜版书,木版书。。。那就很难办。书法也没那么好的,足以刻制铜版的高手。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1-15 17: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437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70楼

回复62楼 木石64  的帖子

红楼梦是一本伟大的著述,但也不是普通的中国作家写得了的。 即使就是大作家,也难写的那么好。 我以为满人搞文学写小说可能有某种特长。即使老舍那么好的文字,五四作家一般也写不出来, 像侯宝林那样的相声演员,文化水准不高,却能自编自演,也很出色,赵本山也是一样,满人在汉语上有某种独到之处,是难能可贵的。这也许就是天分。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1-16 08:5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4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71楼

说到可卿,曹公顺手带出“情种”——这两位都是红楼梦中的特殊人物,故一并带出。
宝玉被带入可卿房间睡觉——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暗示,暗示宝玉的第一个女人,就不是袭人,而是可卿。这种暗示,在文中有很多处,会一一说到。这种观点,好像还是很普遍的。
    前面说到,对可卿,本人也有猜测,这个猜测,就来自这里暗示她是宝玉的第一个性伴,实际更是在暗示她曹雪芹的第一个女人。无论男女,对第一个异性伴侣,总是难以忘记的。因为曹雪芹无法忘记生活中的第一个女人,故把她写入小说,并且写成了红楼中最复杂的人物——可卿。
对可卿的原型,大家都应该耳有所闻,据说就是曹雪芹家族中某一人。因为曹雪芹写了可卿的“淫丧”,引起族中长辈的训斥,被勒令改写,于是,红楼梦中的秦可卿几乎全部用了曲笔。本来作者写红楼梦,曲笔就无处不在,秦可卿由于这个原因,曲笔更加隐秘而难解,所以,对秦可卿的考据,似乎特别热闹。本人对考据不感兴趣,只喜欢结合八十回内容,谈自己的理解——有时也加一点猜想,但猜想的目的不是猎奇,而是为了更好的理解小说。可卿这个人,不加一点猜想,理解起来就有困难。
前面说过,曹雪芹基本否定性爱,而是描写类似于纯艺术的情爱,而可卿姐弟则是红楼中的性爱符号,红楼梦上来大谈特谈性爱,似乎是一个奇怪现象,但时,假如我们从另一个角度看,即上来大谈特谈性爱的原因,是为了清算,清算人生中的错误,也即迷恋性爱的错误,尤其是清算少年时期迷恋性爱的错误,这样才能让自己逐步过渡到清纯,那么,先写性爱就可以理解了。
    实际上,世俗中人,不可能不迷恋性爱,尤其是男人。假如细细回顾一生中不同阶段对性爱的迷恋,其实我们想得最多的,或者迷恋最深的,就是少年时期,因为好奇,因为蓬勃旺盛的生命力,也因为得不到,或者因为刚刚得到,使得我们这个时期特别迷恋性爱,想性爱的时间远多于其他年龄段——我相信男人大多如此。到了成年,我们或许更重视做,反而不去多想了。
走进可卿卧室,布置截然不同,那就叫“香艳”两字,古代“香艳”的意思,用现代词语翻译,那就叫“色情”,至少也是“情色”。
一进屋子,就闻到一股“细细的甜香”,宝玉闻了以后,“眼饧骨软”,这香恐怕非同一般,和宝玉的性梦也许有一定关联,也就是说,此香可能真的有某种催情作用,也可以暗示可卿的风流特点。
    墙上挂着唐伯虎的《海棠蠢睡图》,唐伯虎在明朝,最有名的是他的春宫画,此画虽非春宫,也一定有“情色”寓意。两边的对联,上为“嫩寒锁梦因春冷”,脂砚斋评语,“艳极,淫极”,艳在何处,淫在哪里,恐怕需要发挥一点想象,曹雪芹从来不管你看的懂看不懂——本人没有看懂,不知淫在哪里。随后是一系列摆设的描绘,“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这些摆设都含着古代香艳故事的,也是用以暗示主人的风流多情。
接着,可卿“亲自展开了西子浣过的纱衾,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这里的“亲自”两字,又是在暗示可卿和宝玉之间的特殊关系。还有好几个重要的暗示,这里先提示几个,宝玉梦中和可卿成婚,绝对是暗示。梦中喊出可卿的乳名来,也绝对是暗示,暗示两人不是在梦中洞房,而是现实中的真实。另外,当可卿去世的消息传来,宝玉反应是当场吐血,这几乎难以想象,金钏儿,晴雯死,宝玉虽则伤心,反应却远没有这么强烈啊。除此以外,其实还有好几处重要的暗示,还是读到那里再说吧。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1-16 09: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4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72楼

留下的四个丫鬟中,媚人似乎就在此处出现,后来就消失不见,难道是可卿的丫环?
接下来对可卿的交代,“秦氏便分咐小丫鬟们,好生在廊檐下看着猫儿狗儿打架。”——这一句是最强烈的暗示,暗示可卿和宝玉的亲密关系,但是这一句可能绝大多数人都忽略了,因为单看这里看不出名堂来,要结合后面的看,才能有恍然大悟的感觉。曹雪芹的小说,经常要前后参照看,如果你看了后边,已经忘了前边,那么就无法形成参照,也就看不出其中的妙味——红楼梦因此需要反复读。
贾宝玉这个梦做得极长,虽没有黄粱一梦那么长,但也算得上少见之长梦,可当宝玉做完这一个细致入微曲折有趣的长梦,文中说,“却说秦氏正在房外嘱咐小丫头们好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忽听宝玉在梦中唤他的小名”。就是说,这一个长梦,在现实中的时间间隔为零间隔。尽管梦中时间概念和现实不一样,但如此一个梦,时间间隔为零,那是不可思议的。
难道曹雪芹疏忽了?
    曹雪芹写红楼何等精细,这里绝对不会是无意疏忽,而实在是有意暗示:这个梦中的一切都不是梦,而是现实。
那么曹雪芹反复暗示强调宝玉和可卿的性关系,究竟在说明什么?要表达什么?
曹雪芹对女性的理想,肯定不是可卿,否则决不会让她早早死去,而应该给她更多的内容,曹雪芹的理想是黛钗合一又分离的清纯少女,未被世俗污染的清纯少女,作为女人,被世俗污染的主要特征,就可以看作是出嫁。当然,主要并不是肉体的区别,而是精神的区别。出嫁的女人,往往放弃了少女时候的梦想,而接受现实生活的原则。在封建社会,一个接受社会准则的妇女,那是什么形象呢?所以,曹雪芹把理想,寄托在清纯的女儿身上,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和强调肉体的清纯完全不是一回事。尽管曹雪芹也有强调处女的意思,也和作为封建糟粕的处女,完全不一样。封建时代强调的处女,只是为了某一个男人守身,要把自己的精神和肉体,完整地交付到那个要作为自己主人的男人手中——这种想法很令人厌恶,但实际上就是封建社会强调元红的原因。而在曹雪芹心目中,没有男人配得上黛玉宝钗,除非你是像宝玉这样把女孩子当神仙对待的男人。这样的理想,和作为处女的清纯少女并不矛盾,当然,这里更多含有作者的心理,好比世界文学中美好的女性形象,有一个不是美女的吗?不是美女,无法引起人们阅读时候的审美心理。
实际上,曹雪芹在这里,是在表达这样一个痛切的人生体会:人生早期的性错乱,会导致整个人生的错乱,要想使自己的人生正常,必须纠正性错乱,只有纠正并超越性错乱,人生才能进入至情阶段。这才是曹雪芹让可卿早早死去的原因,也是曹雪芹必须反复强调宝玉实际和可卿有不伦关系的原因。就是说,曹雪芹要写至情小说,必须先清算忏悔自己人生中的性错论。而红楼梦的小说结构,也就按照“少年(性错乱)——青年(至情)——中年(丰富的生活体验)——老年(死亡)”来结构。这个想法另文讨论。
而这一切的分析基础,离不开一个猜想,即秦可卿生活中的原型,就是曹雪芹的第一个女人,是曹雪芹终生又恨又爱的女人。恨她,是因为觉得她导致了自己的性错乱,于是把她写成红楼梦中的性爱符号,并让她早早死去,用来清算自己的过错。爱她,是因为她就是初恋,就是第一次女人,于是把她写成红楼中唯一一个有着少女般可爱的少妇,不仅是一般的少女般可爱的少妇,而是兼有宝钗和黛玉之美的少妇——这几乎是难以想象的,是充满矛盾的,这种矛盾,只有从曹雪芹的人生体验里,从深植于内心深处的念念不忘的初恋体验里去思考,才能获得合理解释。
    一个小说家,当他按照某种理念来塑造人物,那人物往往容易理解。如果书中人物和自己的经历相关,和自己的情感相关,和自己不可言说的内心深处的秘密有关,那么,这个人物往往就复杂了。
当然,这个梦的内容,有着比性梦更重要的内容,或者说,作者就是有意把自己内心深处的秘密潜藏于更重要的内容之中,当你读“曲演红楼梦”“指迷十二钗”“金陵十二钗”等等特别关联全文的重要内容,作者暗示的自己和可卿的性爱秘密就被忽视了。
    这里体现出人最有趣的心理现象,即既想告诉别人自己内心深处的秘密,又怕别人知道自己内心深处的秘密。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1-16 14: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437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73楼

生活在美国的硅谷斯坦福、麻省以及普林斯顿的科学家,大部分不是来自美国,美国也不号召青年人太勤学,不需要太辛苦,而麻省的青年是来自全世界,绝大部分是真天才,需要拼命学习与工作,才可以成功; 十年还不成功者,有心理教授为他指明,干脆去哈佛、牛津、剑桥、当教授算了。这就是美国科研成果独步天下的原因。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1-16 17: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437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74楼

这样我们就可以明白,美国名校的教授,以及世界名校,如牛津剑桥,东京大学,教授大多是来自硅谷,或者是斯坦福,麻省,普林斯顿等地,于是那些地方可以诺奖成堆,而别的地方几乎不行,没有那样的土壤和磨练,是很难成为大学者,除非偶尔照顾几个例外还差不多。实际上美国几乎·可以拿光世界各国的科技诺奖。真有这个力量。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1-16 21:3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437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75楼

红楼梦是一本伟大的著述,但也不是普通的中国作家写得了的。 即使就是大作家,也难写的那么好。 我以为满人搞文学写小说可能有某种特长。

红楼梦的确是很有底蕴,任意一首诗都不是普通清代诗歌可以相比。谁都知道现代几乎没有谁去背诵清代诗歌,但是对于黛玉葬花词,那就不然,我就看到很多人会背诵。又譬如,冷香丸,对其描述也非常得体;那些对子,也不是市面上可以见到的精彩对联。那烹调艺术,也有很出色的讲究。。。那些语句对白,的确很有考究,也不知曹雪芹怎么那样熟悉大户人家日常言论。整本小说前八十回,几乎没有一丝缺憾。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1-17 12:1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437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76楼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1-18 14:1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4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77楼

红楼中用梦的形式,先来展示文中主人公一生的总体命运,这种写作特色,绝对是曹雪芹首创——曹雪芹几乎预见到了或者就是决定自己写不完不写完红楼梦,先在这里做一个总体交待。
    可以这么说,这一回的主要特色就是:用最虚假的手法,来揭示最真实的内容。——可以说是整个红楼的特色。
    宝玉入梦,“随着秦氏,至一所在”,这也是一种暗示吧,至少暗示宝玉入梦前,对秦氏有性幻想。
    这个所在,“朱栏白石,绿树清溪,真是人迹希逢,飞尘不到”,不妨看作大观园的仙境版。或者说,大观园就是参照这样的理想所建造。而宝玉说“这个去处有趣,我就在这里过一生,纵然失了家也愿意,强如天天被父母师傅打呢。”“天天”两字夸张,但为了读书,读宝玉厌恶至极的四书五经,宝玉没有少受父母师傅的折磨,那是肯定的。而这一点,连宠溺宝玉的贾母也无法干涉,毕竟这是世间唯一正确的道路啊。
    红楼中,除了开头几回,写到宝玉上学,后来几乎没有提到过上学读书,这个年龄的男孩子,在那个时代,难以想象,这可以看作是曹雪芹对理想生活的想像和追求。
警幻仙子人未出场,先闻其声,似乎和凤姐类似,但仔细体会,两者出场时刻的味道截然不同,实际就是人物性格的反映:一是最现实的人物,一是最虚幻的人物。
    警幻仙子的出场诗很有味,开头一句“春梦随云散”,紧扣宝玉之梦,又暗示人生之梦。“飞花逐水流”与上句同意,都在表示人生短暂,好梦易散的感慨。其实,人生短暂的感慨,可以引出不同的结论。比如,人生短暂,所以要抓住一切机会及时行乐;比如人生短暂,所以不必在意荣华富贵。这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态度,其实都深深植根于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
曹雪芹也不例外,这两种态度也都有。只是曹雪芹的“及时行乐”,就是对少女的痴迷。警幻仙子则代表另一种声音,就是这种痴迷,只是“觅闲愁”。当然,在人生的旅程里,这两种不同的人生态度,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显示出明显的偏重,我相信,曹雪芹选择继续迷恋少女之美,没有这种刻骨铭心的迷恋,就没有《红楼梦》。
对警幻仙子的外貌描写,是红楼中人物描写最详尽的一处,但正如有的网友所说,尽管描写详尽,却没有留下什么印象,更别说深刻印象,远不如黛玉凤姐的外貌描写那么传神。写得非常详尽却不传神,有点吃力不讨好的意思了。那么这种吃力不讨好里,应该暗藏着曹雪芹的某种意图,比如,这样的虚幻人物,美则美矣,其实并不可爱,远不如现实中的少女那么美妙,远不如有缺陷或许应该说有个性的少女那么值得人迷恋。
    是的,红楼中的美少女,凡是特别迷人可爱的,都是有个性的,哪怕是宝钗的端庄大方,其实也深蕴着个性。
    正因为美少女各有各的个性,就引来不同个性的网友的不同偏爱,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非要贬低个性不相同的人物,并且往死里踩,其实反映了中国人现在的狭隘心态。我们应该坚持自己的个性,宽容他人的个性——当然,损人利己的极端自私行为,比如凤姐的扣克工资用以放债,不能算作个性,而是贪婪的本性。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1-18 14: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4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78楼

见了美貌仙姑,宝玉自是欢喜,毫无敬惧之心,开口就叫“神仙姐姐”了。在古今第一痴男宝玉眼里,女儿美不美是唯一标准,至于你是主子还是奴婢,是精鬼还是神仙,这并不重要。
    警幻仙子从其名字看来,应该是“警幻”,即“寄言众儿女,何必觅闲愁”之意,但是,此处她却说,“近来风流冤孽,缠绵于此处,是以前来访察机会,布散相思”,“布散相思”!倒好像是一个红娘!或许可以说,这里面蕴含着这样的意思:要想超脱幻境,必须历尽幻境。想要超脱情劫,必须历尽情劫。所以“警幻仙子”出场的第一件事,就是“布散相思”。那么,跳出幻境的结局好像才重要,其实不是。真正吸引人的一定是布散相思的过程,没有对这个过程的迷恋,就不会去写小说。
    宝玉随警幻仙姑来至太虚幻境,这里再一次出现了对联,“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同一副对联,在不同情节处出现,在红楼中,好像还没有出现过第二处。那么,曹雪芹肯定特别喜欢这幅对联,或者说,对这幅对联的理解,一定关联着对红楼的理解,也就是说,对真假的理解,是理解红楼的重要关窍。
但对红楼中的真真假假,辨识并不那么容易。比如刚刚提到的警幻仙子“何必觅闲愁”和“布散相思”之间的矛盾,究竟是一真一假,还是一种矛盾心理的表示,仁智可以有天涯之别。而这还是红楼真假中比较容易分辨的一处。
    曹雪芹常常借助不同人的嘴,说出不同的话,也许问题不是一个真假问题,而是一个立场问题。比如站在凤姐一边,她扣发工资放债的理由,她毒害尤三姐的理由,不仅是“真”,而且还很“正”。关键是如何理解曹雪芹的本意。
    每一个过于喜欢红楼的人,都自以为了解了曹雪芹的本意,于是就对别人的理解表现出“义愤填膺”,以至于“指手画脚”,以至于“破口大骂”,而理由往往是,“请尊重原著”,其实还是自以为是正解。
    一句老话,我们可以坚持自己的理解,但不要非难别人的理解,对自以为亵渎红楼的理解,最好的态度其实是不屑一顾,不予理睬。而以破口大骂的方式来捍卫红楼自以为是的正解,其实是没文化没修养的表现。
转过牌楼,又有一副对联,“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天地之间,除了“情”,实在没有什么真正值得人沉醉迷恋。
    宝玉看到这幅对联,心内思忖,“原来如此。但不知何为‘古今之情’,何为‘风月之债’?从今倒要领略领略。”不妨看作少年情窦初开的心理描写。
    但接下来的话有趣,说“宝玉只顾如此一想,不料早把些邪魔招入膏肓了。”“古今之情”“风月之债”难道是“邪魔”?而且“如此一想”就“招入膏肓”?这其中的真真假假颇耐回味。
    窃以为,“邪魔”之说,乃世人之偏见,一想就入膏肓,显示情之本色,情之魔力!这恐怕才是曹雪芹真意。
宝玉一路看过去,“皆有匾额对联,一时看不尽许多”——现在不少旅游景点,依然留存此古风,可有多少人还会停住脚步,细细读一读呢——也算是借题发挥。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1-18 14:2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74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79楼

接下来是红楼最重要的金陵十二钗的判词。在讨论具体判词之前,想说两个疑点。一是个别人可能质疑,说金陵这么大,这么可能所有的十二钗都集中在贾府一家?好似有理,实则不是阅读小说的思维,而是阅读科学论文的思维。所谓无巧不成书,小说允许这样的巧。
二是我自己有疑惑,金陵十二钗正册,付册,又付册,其人物明显有地位差异,即正册全是主子,付册是妾,又付册是丫鬟。
    我认为,曹雪芹否定等级制度,在红楼之中,人物的褒贬几乎和地位完全没有关系,但在安排人物命运的预设里,却透露出鲜明的等级制度,这是什么原因呢?
对此问题,也是纠结了好一阵,起初也觉得,曹旭芹心底或许依然认可等级制度。但旋即否定,这里涉及最重要的内核,无法和我喜爱的红楼调合。
    最后有了一个想法——这还是残酷的文字狱留下的阴影!
    中国帝王,一向自命为天子。对天命在身的概念,是绝不允许任何人挑战的——当然,你要是挑战成功,你就被认可为天命在身。但一个写小说的文人,却没有资格挑战天命在身的皇家逻辑——否则,就有身家性命之虑了。而仙境中的命运,可以看作一种天命,假如把晴雯放入正册,把凤姐放入又付册,就有乱了等级的嫌疑,可能招来祸患。
    曹雪芹,正面写到皇上,总是一派恭敬,开口必颂皇恩浩荡——这里的真真假假,恰是读者需要格外留心的,也是曹雪芹非常担心的,才会让“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这副对联反复出现吧。
晴雯的判词最没有争议,因为曹雪芹活着写完了她的悲剧。虽然可卿更早被曹雪芹结束了生命,但可卿的死亡,写得不清不楚,和判词中的命运似乎有很大距离——其实一致,只是因为用了过于隐晦的笔法,使多数人无法看出两者的一致,就有了众说纷纭的争议,加上这个人物的特殊性,使这个人物的争议简直成为文学史上的奇迹。
    而晴雯的性格命运,完全按照判词中的设定来推演。“心比天高,身为下贱”,蕴含着曹公无比的同情和痛心。“女儿”的“风流灵巧”是曹公最喜欢的品质,但却“招人怨”,此处之人,就是嘲谤宝玉的世人了。“寿夭多因毁谤生”,此处“毁谤”和前面的“怨”应该有所不同,“怨”是泛指,“毁谤”是有具体所指的,所以也引起了红迷的争论。
晴雯相貌性格都像黛玉,曹公无疑很爱她。一个作家对作品人物的热爱程度,可以衡量作家对创作的态度。托尔斯泰写到安娜,曾经泪流满面,引起旁人不解,曰,你心痛她死,何不让她活呢。托尔斯泰答曰,安娜的性格必须死——这成为文学史上的佳话。
    但是,我相信,曹公对作品人物的热爱远甚于托翁。而且,曹公不是爱一个人,他就如宝玉那样,爱一群人,爱一群“女儿”,晴雯一定是他最爱的人之一。
    到了接近八十回,曹公觉得该到了梦醒的时刻,该到了他热爱的“女儿”们下葬的时刻,曹公开始一一亲手安排钟爱的“女儿”的死亡——曹雪芹写晴雯之死,一定痛不欲生!我确信,八十回是曹公自己的定稿,因为他觉得自己根本做不到把自己痴迷的“女儿”一一杀死。
笔者曾在《痴人说梦的美丽和悲哀》里阐述过这个观点。
袭人的判词尚可,但画面实在不堪,一簇鲜花和一张破席放在一个画面中,大家想一想,那是什么效果?而破席,绝对不是仅仅暗示“袭人”之“席”,也蕴含着曹公的褒贬态度。我觉得,曹公对袭人的态度,简而言之,就是:“挺好的女儿,可惜了”。
    那么,可惜的究竟是什么呢?难道是可惜袭人没能做成宝玉的小妾?我认为不是如此。曹公觉得女人成了小妾,是值得哀怜同情的;而成了女主子,则往往伪善或尖刻或两者具有。女人的最好状态就是“女儿”态。但袭人憧憬的追求的,就是小妾的地位。有人曾经推断,就算袭人做成小妾,假以时日,那也不过是另一个赵姨娘。我以为这个推断基本正确。
我觉得这才是曹公觉得袭人可惜了的原因。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1-18 16: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437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80楼

回复79楼 木石64  的帖子

晴雯悲惨地死去。听小丫头说晴雯死后做了芙蓉花神,宝玉便作了篇长长的《芙蓉女儿诔》寄托哀思。原来宝玉真实女儿国中的护花神,难怪如此众多美女爱上他,家庭背景,外表,文采,文化,情感。。。统统都是护花使者。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