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红楼梦阅读笔记(连载) 热贴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1-26 19:4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38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101楼

巧姐因家族衰败,沦落到贫贱人家——这个人物在红楼中几乎看不见,曹雪芹拿来凑数而已,至少八十回是如此。
    李纨因子而贵,但最终依然为她人所笑谈,究竟因什么为他人所笑,是因儿子还是因为自己,在八十回里,很难捕捉到具体信息。
    可卿的判词其实比较复杂。第一句“情天情海幻情身”应该是褒扬,曹公作为从“情根峰”里出来的人,对情怎能不大加赞赏?那么,可卿,作为情天情海在俗世的幻身,其美丽和风韵,说“其鲜艳妩媚,其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也就可以理解了。
    但美丽绝对不是一个客观标准,而是一个主观标准,因此,曹雪芹如此赞扬可卿的美貌,超过对黛玉和宝钗的赞扬,那就绝不是因为可卿确实长得比黛玉宝钗美丽,而是因为曹雪芹把自己初恋的女人,寄托在可卿身上了。
但第二句话就非常奇怪,“情既相逢必主淫”——带出了一个“淫”字,这个字在中国古代用来形容女性,极其带有侮辱性,带有这个字的女人,就一定是有罪的。就好比我们今天,叫性工作者,包含着同情和尊重,叫妓女就一定是歧视。曹雪芹对女性很尊重,照理不该用这个字来形容女性,更不应该用这个字来形容兼有黛玉宝钗之美的可卿!
    就此,我们就可以得出两个结论,一是,曹雪芹真正尊重的不是女性,而是“女儿”,这实际上不是反映了曹雪芹的思想,而是反映了曹雪芹的心理!二是曹雪芹对性主要抱否定态度,你要是情到浓处,或者主要用性来表示情,那就成为一种“淫”。
    前面提到过曹雪芹对可卿又恨又爱的心情和原因猜测,即秦可卿是曹雪芹生活中的第一个女人,让曹雪芹想起她来,就忍不住想起性,而曹以为,性是在污秽清净的“女儿”,这里面主要还是曹公的心理状态,但也有思想在里面。可以说,在几千年的封建社会里,性确实就是男人糟践女人的方式。假如女人能够把性当作一种自然的享受,而不再是侍奉男人,或者是为了从男人那里得到报偿的方式,无论是终身报偿还是一次性报偿,都是女人在配合男人作践自己,假如女人真的能够只享受性本身,曹雪芹就似乎并不那么反感。多姑娘的形象,多少有这样的含义。注意,不能看程高本的多姑娘,必须看脂砚斋八十回本的多姑娘,程高本为了侮辱这个人物,恶意篡改原著,把她写成意图强奸宝玉的淫妇了。
我觉得这样推理才能解释红楼中最奇特的一个矛盾人物——可卿。
关于可卿的死亡,我觉得,曹雪芹还是按照判词中在写,只是写的非常隐晦曲折,许多人不再能看出她实际是自杀——甚至是俺们天朝那样的自杀,即他杀式自杀。这个问题,到了具体位置再说。我确实有一些有趣的想法。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1-26 19: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38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102楼

正册十二具备,但副册又副册大缺,不少人在帮曹雪芹排列名单,这虽说明红楼迷人之深,但是,真正喜爱红楼的人,应该明白,沉迷于这种小事,不是读红楼的正道。
    说仙子怕宝玉天性聪颖,漏了仙机,遂掩了卷册。后又说,“先以彼家上中下三等女子之终身册籍,令彼熟玩,尚未觉悟。”似乎有点矛盾。表面是仙子既希望宝玉醒悟,又怕过于泄露天机。实际或许就是暗示人类的矛盾心理,或者说作者的矛盾心理,既迷恋尘世的的美好,真正美丽可爱的女儿,都在尘世之中。又觉得这毕竟是一场梦,人生不该过于迷恋美梦啊。
    在仙姑眼里,宝玉都是“浊物”,其他男子更不知算什么东西了。但在曹公眼里,宝玉绝不是浊物,故把他放在太虚幻境的人间化身之地——大观园里,和众仙子相伴。清静女儿之地,只有真正尊奉女儿的宝玉一类男子,才有立足之地。
“宝玉听如此说,便吓得欲退不能退,果觉自形污秽不堪。”有不少人觉得宝玉娘娘腔,缺少男子气概,拿这个来责备宝玉,实在是古怪,因为这完全违背了曹公的原意。曹公就是要弘扬女儿的美丽,就是要贬斥男子的恶浊。而宝玉的柔弱,是被水性的女儿洗涤的结果,这种柔弱,正是男子恶浊逐渐减轻的结果,也正是曹公推崇宝玉的原因。凡是以娘娘腔来责备宝玉,都是完全不理解曹雪芹的本意。
    对男子气概之类好似应该褒扬的气质,必须结合时代特征来考虑。在一个极端男权社会,所谓的男子气概,就是大男子主义,就是对女性的不尊重和欺凌。推而广之,就是对等级制度的推崇。做一个引申的比方来说,好比今天的中国,官本主义走到极端的中国,所谓官员气概,那一定意味着官僚主义,一定意味着对百姓的欺压,对这样的官员气概,普通百姓当然应该唾弃,并且努力挖去官本的根子。所以,宝玉时代的男子气概,就意味着对女性的欺压,曹雪芹弃之如敝履,而作为喜欢红楼的我们,当然也不该推崇所谓的男子气概,而应给于女性更多的尊重和喜爱,也自然应该给予宝玉的柔弱以赞同。
看仙姑的名字,“一名痴梦仙姑,一名钟情大士,一名引愁金女,一名度恨菩提”,起名和男仙截然不同,男仙是“空空道人”“茫茫大士”“渺渺真人”,完全是非人性化的名字,而仙女,则不仅充满尘世色彩,而且“痴梦钟情引愁度恨”,实际也是红楼梦的主要内容。
“群芳碎”、“千红一哭”、“万艳同悲”,光听这些名字,就可以感受到曹雪芹对女儿发自灵魂深处的哀怜!具有这样对弱者的哀怜之心,对美的向往推崇之心,才有可能成为伟大的艺术家!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1-28 12:1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6029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103楼

收回明清版本? 几乎完全不可能,哪怕中央政府去联合国申诉也没多大用处。就像俄罗斯想收回沙皇家油画一样,困难无比。不过,国家也不敢再说,是万恶的八国联军捞走了明清版本吧? 原来是内贼为主啊。而且是在二战后的近现代流失的。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1-28 22: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6029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104楼

  TOP
头像
迈可杨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1-29 10:2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596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11-25    发短消息        

105楼

《诗与画——与东方黎先生网上对话》的大目标就是收回明清版本,实现中华统一复兴!
  TOP
头像
迈可杨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1-30 16:2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596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11-25    发短消息        

106楼

“伦理道德以及美好的人类生活都来自根植于灵魂中的信念
和观念,有了美好的灵魂就会有好的行动。”提高公民的道德意
识不能单靠说教,而要充分发挥美的力量,诗画的社会影响力,
多提倡审美意识的修养和崇高境界的培养,让人民生活在优秀的
社会、教育、艺术和自然环境中。


——《诗与画——与东方黎先生网上对话》(2.0版)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2-02 21: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6029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107楼

回复92楼 迈可杨  的帖子

因为明清版本在海外,在台湾,日本和美国。国内几乎都是影印件,缺乏考据的说服力。佛学在中原大地也不是太强盛,几乎就是集中在西藏云南等大西南地区,而内地的禅宗也不是非有不可的宗教,大西北是伊斯兰教社会,东南沿海更加信仰西学。如今佛教在中国的地位还不及东正教在俄罗斯的地位。中俄都不像宗教大国,因为都有帝王。如今帝王没了,完全是政客说了算。那么法制建设也就万般艰难。中国既然不是科学大国,那么也很难成为一个法治大国。
  TOP
头像
迈可杨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2-03 08: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596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11-25    发短消息        

108楼

菩萨网友们紧密团结在“诗与画”为核心的新浪周围,就能收回明清版本,实现中华统一复兴!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2-03 18: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6029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109楼

明清版本在海外,在台湾,日本和美国。   国内几乎都是影印件,缺乏考据的说服力。佛学在中原大地也不是太强盛,几乎就是集中在西藏云南等大西南地区,而内地的禅宗也不是非有不可的宗教,  大西北是伊斯兰教社会,东南沿海更加信仰西学。   如今佛教在中国的地位还不及东正教在俄罗斯的地位。中俄都不像宗教大国, 因为都有帝王。如今帝王没了,完全是政客说了算。那么法制建设也就万般艰难。  中国既然不是科学大国,那么也很难成为一个法治大国。
  TOP
头像
迈可杨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2-04 09:0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596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11-25    发短消息        

110楼

中华大菩萨,及时现法力,让人民现在看到中华的曙光。
  TOP
头像
joan201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2-04 10: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9-7    发短消息        

111楼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2-04 21:1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6029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112楼

回复95楼 迈可杨  的帖子

红楼梦要读五遍,这是通俗说法,实际上搞文学的人也许要读一辈子才行,那才是真正的中国文化。实际上金瓶梅也是一样,不能说金瓶梅水准低了三分

  TOP
头像
迈可杨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2-05 10: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596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11-25    发短消息        

113楼

新年里,菩萨网友们一定要加强《诗与画》的宣传力、引导力和大慈力!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2-05 21: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6029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114楼

回复113楼 迈可杨  的帖子

黛玉葬花词的确很美,但迄今为止没看见红楼梦的画作有多美在哪里。无数的国画家大概也做过过黛玉葬花的画面, 但似乎没见到有真正成功,而可以做到流芳千古的黛玉葬花,只有那首葬花词可以千古,可见画画也极端不容易。
  TOP
头像
迈可杨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2-06 10: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596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11-25    发短消息        

115楼

诗画菩提,言行般若。究竟成就,现代梵行。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2-06 11: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38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116楼

湘云的判词也比较简单明了,曹公对她,应该还是很喜欢的,对她幼年成孤,充满同情。青年守寡,或许倒是不愿让她久处泥淖之中。
    妙玉的判词,既充满同情,也略有微词。“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就包含着这种微妙情感吧。妙玉之洁,过于强调皮相。喝茶那段表现充分。而空呢,妙玉面对宝玉,还是不能完全忘情。为人而完全空,那不仅不可能,也毫无必要。而把“空”和“洁”作为皮相来刻意追求,一定含有虚伪成分。虚伪,是至情作家最讨厌的品质。她最终未能逃脱落入泥淖的结局,或许也算是曹雪芹对她的嘲讽吧。续作以落入强盗之手来应和判词,未免死板。曹公的泥淖,包括嫁人为妇。
    总之,曹公眼里,在那个时代,女儿的结局,除了落入泥淖和其他的悲惨,绝无可能有第二种结局——这是曹雪芹不肯写完红楼的主要原因!曹雪芹自己不肯梦醒,我们也不妨继续沉浸在美梦里,在这个肮脏的世界里,除了做梦,还有什么美好值得期待?
迎春完全与世无争,信奉老子,只想清清静静过自己的日子,其实最适合大观园。但曹公笔下的她,并不可爱,因为读《道德经》和曹公向往喜爱的“女儿”态,总是有距离的。所以说,曹雪芹写小说,绝对不是为了出世,为了看空,真要看空,就和迎春一样,去读老子,不写红楼梦了。
    这样一个柔顺和美的贵族女子,却难免被人当作商品一般出嫁——不如说卖给男人,尽管这个男人的混账可能出格一点,但换一个略好一点,如贾琏之类,她的命运又能好到哪里去?千红一哭,万艳同悲,在那个时代,可以说是所有有灵性女子的共同遭遇,这样的末世,也就适合凤姐们驰骋她们的才华吧。
堪破三春(荣华富贵、清静无为、持家理财的三春)的惜春,选择了出家为尼,但那也必然是一种“可怜”!
凡鸟偏从末世来的凤姐,和贾雨村探春构成三位红楼中的“末世之才”,曹公对雨村的厌恶,我想多数人都是能够一目了然的。但曹公对凤姐的厌恶,远远超过了对雨村的厌恶,却并不被多数人所了解,因为曹公在描写凤姐的诸多恶行时,都为她披上了一层“精明”的外衣,使这个大奸大恶之人,更符合生活中的原生态。君不见,在俺们天朝,恶魔般的大奸大恶,也可以被愚民奉作太阳?凤姐被人喜欢,似乎也没有什么奇怪了。
    前几天看到有人发帖,说喜欢宝钗的人如此多,说明世风日下——喜欢宝钗当然应该,曹雪芹喜欢宝钗,我们岂能不喜欢?但喜欢凤姐的人如此多,那才是世风日下——就喜欢凤姐而言,中国的世风也许从来没有好过。人们总是推崇生活中的能人,至于这个能人是薄不厚还是刘志军,那不重要,重要的是“能”!
    中国人常常信奉所谓的“存在即合理”,其实,那是用中国人的庸俗愚昧,阉割了外国人的哲学表述,如果有兴趣,自己去查阅解释,看看黑格尔原来的“存在即合理”到底是什么意思。
巧姐因家族衰败,沦落到贫贱人家——这个人物在红楼中几乎看不见,曹雪芹拿来凑数而已,至少八十回是如此。
    李纨因子而贵,但最终依然为她人所笑谈,究竟因什么为他人所笑,是因儿子还是因为自己,在八十回里,很难捕捉到具体信息。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2-06 11: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38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117楼

宝玉不仅喜爱房间的琴棋书画,“更喜窗下亦有唾绒,奁间时渍粉污”,这几乎是在暗示,根本没有什么仙女,仙女只不过是人间女子的化身,有了人间气息,才显得可爱,人间也是我们真正留恋之地。
    再看那副对联也很有趣,“幽微灵秀地, 无可奈何天。”前一句好理解,仙姑居住的太虚幻境,怎么会不“幽微”,不“灵秀”?但后一句很奇怪,“无可奈何”这样的词语出现在此处,不能不说曹公真正推崇的,并不是这样的太虚幻境,因为这里没有曹公最推崇的人间“女儿”,或许更重要的,没有贾宝玉这样钟情于女儿的男人赤子之心,那些所谓的仙女,也就没有机会领略人间最可贵的“情”,只能“无可奈何”地过“碧海青天夜夜心”那般的生活了。
十二支红楼曲,引子中明说是“怀金悼玉”,也就是主要写宝玉黛玉和宝钗的故事。但十二支曲子还是在照应十二金钗的判词,或者说在补充判词。
第一支曲子《终身误》有点奇怪,照应判词,则应该写宝钗,但却完全是以宝玉的口吻在写。似乎被误终身的不是宝钗,而是宝玉。从这个曲子而言,曹公似乎是更加推崇黛玉了。    这一段曲子透露的信息,倒真是宝钗嫁给了宝玉,似乎还过了相当一段不错的“举案齐眉”的日子,美中不足的,只是宝玉念念不忘林妹妹。第二支曲子《枉凝眉》前面是黛玉宝玉双方的哀怨,后面则是黛玉的悲叹。这里应该暗示着,宝玉和黛玉,才是真正佳偶,或者说,才拥有曹公向往的真正爱情。宝钗作为现实,黛玉作为理想,曹雪芹偏向于理想。
说宝玉没有听出曲子的好来,因为宝玉年龄尚小,对“女儿”的悲惨命运还没有感同身受的悲哀。但作为天性中蕴含着对女儿“情痴”的宝玉,灵魂却和“女儿”的悲惨息息相通,故而,从“女儿”的悲惨命运生发而来的红楼梦曲子,其音律自能让宝玉“销魂醉魄”。
    《恨无常》、《分骨肉》、《乐中悲》和判词完全一致。
    《世难容》对妙玉的描述,感觉作者自身也是充满矛盾。“气质美如兰,才华阜比仙。”应该是对妙玉的赞美。感觉曹雪芹最喜欢女儿身上四个字,“洁、美、真、才”,妙玉至少占了其中之三,只是在“真”上略略欠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而寻求出世,本身已经违背“真”,因此,在红楼中,非虚构的出世人物,道家是“俗”,佛家是“坏”,表现曹雪芹对他们的态度。但对作为女儿的佛门中人妙玉,曹雪芹基本肯定,只是多少写了她“过洁世所嫌”的缺陷。当然,这里的“世”字,如何理解还是有分歧的。一般说来,曹雪芹说到“世人”,多是反语。那么这句话也应该是褒扬之语,但从后文写到的具体内容来看,曹雪芹似乎也不满意她的“过”,“过”中似乎含有“不真”的责备。 说到“可叹这,青灯古殿人将老,辜负了,红粉朱楼春色阑”,这里要理解为谁在叹?曹公?世人?妙玉自己?“世人”最不像,曹雪芹肯定有叹,但或许理解为妙玉叹或许最好,正好呼应了“云空未必空”啊。假如妙玉有这样的自叹,那自然含有些许讽刺在内了。惜春出家是非常坚决的,妙玉则有不舍。本来留恋红尘并不错,叹也没有不对,但内心在叹,嘴上看空的态度就不对。其实她的身份,决定了留恋红尘就是一种假。最后安排她坠入肮脏的红尘,或许也多少算是一种不满意。曹雪芹应该是赞同女儿出世的,但不是像妙玉那样皮相出世,而要像黛玉那样艺术化出世。“王孙公子叹无缘”,公子或许还是宝玉吧。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2-06 11: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38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118楼

机关算尽太聪明——有多少对凤姐的讽刺。
《晚韶华》里的李纨那一句有点奇怪,“人生莫受老来贫,也须要阴骘积儿孙”,难道李纨做了什么亏心事,累及贾兰?贾兰“威赫赫爵禄高登,昏惨惨黄泉路近”难道是因为李纨做了什么坏事招来的报应?在八十回里,她看起来不坏——没有明显恶迹,几乎一点恶迹也没有。如果后来儿子当官,她就变坏,那说明曹公对婚后女人,真是灰心失望到极点啊。
    可卿的曲子,又有新的古怪,“箕裘颓堕皆从敬”——脂评后面说道,“深意,他人不解。”是啊,为什么把贾敬弄出来?这一段和判词一样,主要在表达“宿孽总因情”,那应该和贾珍有关,为何把贾敬牵进来?他的好道胡闹和“宿孽总因情”没有关系啊,难道对可卿潜规则的,还不是从贾珍开始,而是贾敬就有了?如果真是如此,那么,封建大家庭的肮脏,真是难以想象。我是相信性本恶的,而男人之“性”本恶,更具有双面性,在可以一人独大的封建大家庭,一个权力大到皇帝一样的男人,对家里的美貌女人加以玩弄,无论是儿媳妇甚至女儿,大概都不乏其事,只是俺们一向讲究“为尊者讳”,一切肮脏丑陋,就都被掩盖在貌似正确的“忠孝”帷幕之下了。今天依然如此。
还有副歌和副册相照应,曹雪芹写小说,何等精细!但宝玉已经无趣,告醉求卧,于是引出可卿,“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的可卿,此可卿当然就是彼可卿。要是我们认可红楼是赞颂“女儿”的小说,要是我们感受到曹雪芹对妇女的厌恶,这一句话就决不可理解,只有从最深层的曹公心理和经历深处挖掘,才能明白矛盾之中的寓意!这是笔者大胆猜测可卿为曹雪芹第一个女人化身的原因。
    接下来,曹雪芹借仙姑之口,大谈“情”与“淫”的关系,内容精彩而复杂。这里和冷子兴的段落仿佛,即用不相关的,或者不重要的人之口,来表明作者最重要的观点,这就是红楼最常用的笔法:把“真”隐藏在“假”里。
“好色即淫,知情更淫”这八字理解就有麻烦,宝玉自然好色,自然知情。关窍或许就在于“性”。就如紧接着的后文所说,“是以巫山之会,云雨之欢,皆由既悦其色,复恋其情所致也”,就是说,假如“好色知情”是为了达到“巫山之会,云雨之欢”的目的,那就是“淫”,简而言之,目的为“性”的“情”就是“淫”,无“性”或至少主要不为“性”才为真“情”。曹雪芹最理想的女儿,就必须是有情无性的女儿,红楼中自然首推黛玉和宝钗,还有很像黛玉的晴雯。
    曹雪芹看透了男人的恶劣本性,即“恨不能尽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时之趣兴”,几乎所有男人,都是如此!只不过绝大多数男人,已经没有了这样的“雄心壮志”,假如你给他孙悟空般的法力,他就会去实践这样的“美好”愿望了。笔者如此说,并没有把自己置之数外,相反,本人深知自己犹如天下男人一样坏。当然,有人也许不满意,会骂我,是把自己的污秽泼洒到他人身上了——这话还是对曹雪芹说。
曹雪芹对“意淫”的解释,颇为有趣,现代人读到此,千万要和我们的“意淫”区别开来。我们当代的意淫,最通常的解释,就是想着美女自慰了——美女看了不要恶心啊,我记得《挪威的森林》里有个情节,一个美女对男主人公说,“请晚上自慰想着我。”这才是美女对男人意淫应有的宽容大度。
    但曹雪芹的意淫,则是指“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不是对一个女人,而是对一群“女儿”保持这样“一段痴情”,而且基本不涉及身体享乐,有点类似于柏拉图的精神恋爱,但比精神恋爱更加无私。举生活中的实例来说,好比你总是陪着美女同事逛商场,还不是一个,常常掏钱为她们埋单,还帮她们提包拎袋,请她们吃饭,送她们回家——却从来没有任何肉体企图。
这样的人,一定会被人称作“有病”,其实,那就是宝玉,那不叫有病,那叫“情痴”。如果你理解了这样的人,你就理解了宝玉,才能理解曹公对“情痴”的态度,也才能理解为何曹公要说“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了。
    古人说,“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现代人,因为自己做不到,就把所有比自己高尚的人一律称之为“装逼”,这大概才是当代中国人的悲哀,究其根本原因,就是某集团对中国六十多年的毁灭性统治!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2-06 11:5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38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119楼

梦中警幻仙子授宝玉以云雨之法,并把妹妹兼美可卿配于宝玉。“兼美”“可卿”,其实红楼中最好的两个女儿名字,就数这两个,竟然给了一个少妇,一个因情而“淫”的少妇,这其中要没有曹雪芹特别的隐秘心理,就不可理解。
    宝玉梦中喊出“可卿”的名字来,可卿纳闷道,“我的小名这里从没人知道的,他如何知道,在梦里叫出来?”是啊,我们也纳闷,你的小名,宝玉如何知道?这里的真真假假,真是有趣啊。
    宝玉做完这个旷世长梦,这个内容极其复杂极其复杂的场梦。而在现实里,时间竟然是零秒!无论如何也是说不通的,“却说秦氏正在房外嘱咐小丫头们好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忽听宝玉在梦中唤他的小名”,前后完全一样,曹雪芹写小说何等精细,此处的零秒间隔,实在是在传递最强烈的信号——宝玉和可卿性爱,不是在梦中!
  TOP
头像
木石64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2-06 12: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38    精华:3   注册时间:2009-12-31    发短消息        

120楼

第六回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宝玉首次梦遗——十来岁虽早了一点,但作为富贵少年,发育较早,也属正常。令人羡慕的是,怎样的富贵少年,才能够第一次梦遗后,紧接着就能够有俏丫鬟提供实战?要不人人都羡慕富贵呢,不羡慕才不正常啊。
    袭人系裤带摸到大腿根处,应该是对宝玉的梦遗略有知觉,这个动作不算太下流,因为作为负责的丫环,主子衣服脏了,她有责任替换,以保证主子能够穿着干爽的贴身,否则那实在是很不舒服的呢。
    但紧接着说她“渐通人事”,那么,她所问的,“你梦见什么故事了?是那里流出来的那些脏东西?”就是一种故意,带着勾引的意图了。就算勾引不好听,用这种方法亲近宝玉,肯定是此刻袭人的心思,相比晴雯终身不和宝玉狎昵,结合曹雪芹对性爱的态度,这个情节里,应该有对袭人的贬低。尽管天下男人,都希望自己的丫鬟是袭人,而不是晴雯。但用天下男人的通病,来理解曹雪芹,一定有偏差。
这里虽然写宝玉“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但不能理解为袭人无奈。袭人自我辩解的“亦不为越礼”,则是此地无银之举。在这件事中,无辜的肯定是宝玉。试想,天下只要还是正常男人,在女人问了这样的问题之后,你还不“强”女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那你真是“禽兽不如”了——一个笑话:男女出外旅游,同居一室一床,女曰,夜里你过中线,则为禽兽。男人就老实一夜,早上醒来,女人扇男人大耳光,曰,“你禽兽不如。”——当然,如果小女孩问大男人,另当别论,这里可是大宝玉二岁的女孩子问男孩。
    宝玉虽为情痴,但依然是正常男人,何况还是懵懂少年,这个年龄的少年,对女人的勾引,其免疫力抵抗力为零。故而,曹雪芹少年时,遇到家族中的可卿,难免“失身”,并遗憾悔恨终身啊,哈哈,曹公真是情痴,只有情痴,才会遗憾懊悔呢。作为俗人的我,深恨少年时没有可卿或凯特温斯莱特(《生死朗读》)教我如此这般呢。
刘姥姥在八十回里,出过两次场,第一次只是走过场,第二次是浓笔描写。但浓笔写的,也不是刘姥姥,而是大观园诸人拿她取乐。刘姥姥在红楼中的作用,或许是用来衬托和暗示富贵人家种种奢靡和无聊。
    在介绍刘姥姥家庭状况中,隐含着对社会的讽刺,尤其是对官场的讽刺。狗儿祖父本姓王,“因贪王家的势利,便连了宗认作侄儿。”那是昨天,和今天贾雨村自认贾府“宗侄”相呼应,也可以和今天官场的干儿干女作联想,整个官场,就是这么一个肮脏的场所。刘姥姥劝女婿想想办法,狗儿抱怨道,“我又没有收税的亲戚,作官的朋友”,一句随口而来的话,骂死独裁政府下的官场和社会!对照今天,依然如此痛快明直!曹雪芹作为伟大的文学家,对社会本质认识之犀利之准确,堪比鲁迅!随笔一挥,社会本质,跃然纸上。只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不愿意眼睛一直盯着肮脏看,而更愿意看到美好事物,更愿意看到黛玉宝钗这一类给人带来艺术享受的女儿。艺术家能够创造出美来,自然就能够反衬出丑。就此而言,曹雪芹是比鲁迅伟大百倍的文学家。
红楼梦的大观园,到底是在哪里,一直争论不休。曹雪芹为了躲避文字狱,涉及年代和地点,就会用曲笔,好比这里,刘姥姥提到,“如今咱们虽离城住着,终是天子脚下。这长安城中,遍地都是钱,只可惜没人会去拿去罢了。”长安自然是曲笔,谁也不会据此判断,曹雪芹的大观园在西安。但可以从中推断,曹雪芹描写的应该是京城,也就是北京。只是曹雪芹为了模糊地点,或许也是怀念故土,常常把南方,即把南京混杂进去,但身在北京写作红楼梦的曹雪芹,肯定更多写的是北京。
    刘姥姥说话的声口语气,绝对符合能说会道的民间老太。这种对各色人物语言的毕肖,也是一个伟大文学家的天才特征。读海子的诗歌,就常常感概,一个法律系毕业的年仅二十从小几乎就没有接触过文学的人,怎么会拥有如此诗意的语言?除了天才,别无可解。曹雪芹在红楼中,这种对民间下人口吻的透彻了解和生动毕肖,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刘姥姥来到贾府门口,“几个挺胸叠肚指手画脚的人,坐在大板凳上,说东谈西呢”——豪奴的嘴脸啊,其实不过是最下等的奴才而已。想想今天,遍地都是此等豪奴!独裁社会的主要特征,就是生产不同级别的各色奴隶,思想和身份的双重奴隶。一层一层爬上去,随时觉得自己是个主子,好比面对刘姥姥,这几个“挺胸叠肚”的小奴才,肯定有主子的自豪感。好比今天的小市民,面对农民工,也有这种主子的自豪感!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