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梅斌:与癌漫舞——从北大肿瘤医院说开去(真实的记录)连载

常心斋梅斌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09 11:0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09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3    发短消息        

81楼

病友六个器官手术同时做
        最近,我二次住院的病房内,有两位患者,一位是北京人,一位是河北人,都是邢宝才主任亲自主刀进行手术。两人的手术几乎相同,都说是胆囊切除,实际上涉及六个器官,即一次手术中,不但切除胆囊,而且同时切除胆总管,切除三分之一的胃,并将胰腺、小肠、十二指肠都切除一点。我非常吃惊。患者告诉我,六个器官手术同时做,连邢主任本人都说,这是最复杂的手术。
        现在的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肝胆胰外一科创建于1996年,老主任是黄信孚先生,已退休;现在的主任是邢宝才先生(医学博士,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抗癌协会肝癌专业委员会常委,其口头禅是:只要病人肿瘤有切除的可能,我们一定帮你抓住这一机会。并在国内率先开展结肠癌直肠癌肝转移的“liver first”手术,手术精湛)。我在住院检查时,多次遇到邢宝才主任早间查房,身边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一科所有的医生。邢主任对患者了如指掌,包大夫介绍说,我因哮喘复发,须在化疗之前集中时间治疗哮喘。邢主任说,那得治治。过几天早上查房,邢主任得知我还在咳嗽说,还得再治冶。包大夫便对徐大夫说,再治一天。由于邢主任的关照,包大夫与徐大夫的精心安排,我的哮喘老毛病虽然复发,却在化疗之前,在肝胆一科得到为时一周的集中治疗。

        院方介绍,肝胆胰外一科把肝胆胰肿瘤综合诊疗理念与先进外科技术相结合,积极提倡规范化多学科治疗,形成鲜明的科室诊疗特点,在医疗、科研和教学方面居国内领先水平。目前已完成各种类型的肝切除手术2000多例,各种类型的胰腺手术1000多例,肠道手术不在话下,使风险高难度大的手术不再成为禁区。肝胆胰外一科是国内最早开展结肠癌直肠癌肝转移方面研究的中心,在综合治疗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成为牵头科室之一,临床和科研水平居国内领先地位。在肝胆胰外一科接受治疗的结肠癌直肠癌肝转移患者,治疗效果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2016年12月20日
        离开肿瘤医院回家,我儿子开车。途中,他反复跟我重复包大夫说的话,包大夫说的是治愈,治愈是什么意思?治愈就是要把你治好,跟好好的人一样。老爸你很幸运,这次遇到很多好人,你就是一辈子行善,一辈子对人好,才遇到这么多好人,这是缘分,是上天对你的眷顾。但是,老爸第一要感谢老妈(奶奶),要不是奶奶腿疼,去医院检查腰椎间盘突出,你不会陪奶奶去医院。你去医院顺便检查,才引起重视,否则还要延误下去。
        回到家,奶奶说,下午6个小时,小孙子都闹腾,奶奶腰疼腿痛,实在抱不动,可一放下他就哭。牛牛一直给他推车,逗他玩,自己还认真做功课,特别懂事,特别乖,奶奶真喜欢。
        晚饭后,牛牛再三问爷爷,爷爷得的是啥病。爷爷无法回答,我儿子从牛牛身后经过去厨房,答道,爷爷啥病也没有!爷爷说,还是你爸爸聪明,来个脑筋急转弯。
        晚上,牛牛问,爷爷住院以后,还回远大吧?爷爷说,治疗一段时间,可能还要做手术。宝宝便很不开心。爷爷说,不要紧,每个周末,爸爸带你回三里屯,一样跟爷爷玩,好吗?宝宝点点头说,好。爷爷说,宝宝用座机给爷爷打电话,爷爷就给宝宝回电话。宝宝点点头说,好。爷爷说,宝宝真乖,爷爷出去,都带着宝宝的两张画片护身符,一张是宝宝画的向日葵,一张是宝宝用纸工剪的彩色公鸡(爷爷属鸡)。宝宝保佑爷爷,爷爷也保佑宝宝。爷爷喜欢你,爷爷永远喜欢你。

2016年12月22日(晴,+6℃至-5℃,西北风3-4级,星期四)
        下午,我局离退休老干处负责人许晋、刘建军、王迷之等人到我家里来慰问我。许晋是来帮我申办100%报销医药费,需要医院开的诊断证明。我们有医保卡,平时看病,可以报销85%医疗费。在此基础上,我局又给职工增加一项商业保险,再报销10%,剩下5%由个人负担。对于特种病患者,我局又规定,由单位报销剩下的5%。这样,凡是可以走医保的医药费,即可100%报销。但是,不包括自费的医药费。
        刘建军与王迷之都没想到我会得病,两个大男人的眼里居然闪着泪花。
        我老伴李黎明给他们介绍这次看病经过,我也说了如何遇到许多好人。他们都交口称赞说,包全大夫的医德好。我说,你们这句话说得很好,医生最宝贵的就是医德。
        他们又说,没想到老梅如此乐观,心态如此好,这非常重要。王迷之还惊讶地说,梅先生写字,手一点都不抖。并说,他现在写字手都发抖了。我说,我决定,将这次治病过程在网上实况报道,你们今天来访也要写到,可否写出你们的真名实姓,他们都说,可以可以。他们回到办公室,许晋又打来电话说,诊断证明要医院加盖公章。

2016年12月22日
        傍晚,我穿着儿子给我买的羽绒服,模样跟杨子荣差不多,与李黎明去亮马河边散步,空气非常清新,走了两个来回。回来,便接到侄女梅梅从芜湖打来的电话,一个劲询问我的身体情况,显然是有所耳闻,又不确切,十分担心。梅梅还给远大家中打电话问,大伯伯住院了吗?我的妹妹也打来电话询问。亲友们轮番打电话,手机打不通,又打家中的座机。这时,手机和座机同时响,我只能同时拿起来,一只手拿座机的话筒,一只手拿手机,同时用手机与话筒跟二人说话,可以少说一次。我的左耳是侄女梅梅(手机),右耳是我的妹妹(话筒),左右开弓,有点像华阴山上的双枪老太婆,这阵势又如同指挥淮海战役。事已如此,我便如实相告,说了半个小时,从体检说到巧遇包全,终于开始上医院治疗。她们都说我的心态真好,并说了许多安慰的话。我谢谢她们的吉言。如此接电话,促使我决定,索性将我的病情上网公开,让关心我的亲友们一目了然。

2016年12月23日(晴,+3℃至-6℃,星期五)
        我家的大盆君子兰又开花了,花蕾笔挺向上,精神抖擞。这是我家花仙子今年第4次开花,是美好的象征。我们要好好养护她。就在君子兰开花的日子,我们决定上网发帖。
        上午,北大老友陶令打来电话。他上次跟我说过,上海有位朋友患同样的病,做的是传统手术,十几年了还很健康。看来,做微创手术,结果不理想。并说,梅斌你的心态特别好,这就好了一半。我说,借陶令的吉言,谢谢你给我带来鼓舞。
        今晚与老伴李黎明一同拟稿,在我的博客发布博文《与癌漫舞——从北大肿瘤医院说开去》,然后将此帖转发到新浪论坛,同时转发到微信朋友圈。立刻受到大家的关心。亲友们在手机上的赠言满版满版的,许多亲友平时潜水不出,这次都纷纷露面表示关心。
        第一个表示关心和鼓励的好友便是王法明(见此帖第1页),我深受感动。

2016年12月23日
        【下午14点40分,我给包全大夫发微信】包先生您好,我是不是星期一早上就带上押金来住院?谢谢您的关心和帮助。
        【包大夫回复】您先别着急,我看一下病理结果,然后会通知你。下周三之前应该住院 (按:包大夫说的病理结果,即结肠检查的活检报告,后来还很重视据此做出的基因检查)
        【我问包大夫】知道了,谢谢。最近饮食方面要注意些什么?
        【包大夫回复】吃软食,避免干燥
        【我问包大夫】我忘了告诉您,有八年时间我吃全素,需要作何改变?
        【包大夫回复】不用改变
        【梅斌】谢谢。【包大夫】不客气

2016年12月下旬,亲朋好友见帖后纷纷表示关心:
        【高子鲜与夫人李华12月24日从北海给我发来微信】梅老弟,你好!我从网上看到你病了,零晨一点多,看到高岚发来的微信。具体是什么病?怎么治疗?目前,我们的意思,不管它是什么,首先放松心情,生活有規律,吃海参,每天早上一只,喝灵芝。晚上早点休息。(按:高子鲜,资深编辑,长篇小说《玉带桥》180万字“高序本”四部全书珍藏版序言的作者)
        【高子鲜与李华12月26日又打来电话说】他们刚从北海回武汉,高岚在网上看到我的帖子,转发给他们,他们才从北海给我们打电话。子鲜说,他们文联有6个朋友都是癌症患者,做了手术,都很不错,恢复得相当好。另有一人患肝病,不愿开刀做手术,结果61岁走了。李华说,在北海见到一位女士,做了结肠癌手术,效果很好,现在她全国旅游到处跑。老弟心要宽,已经功成名就了,不要管什么作品了,还是身体要紧。要增加营养,要吃海参,用灵芝煮水喝,鸡虾鲫鱼都是发物不要吃,可以吃草鱼、鸭子,喝果汁,吃水果也一样。看看电视台的养生节目,增加养生知识。

        【北大老友刘虹12月25日打来电话,关心我的病情】明年是鸡年,鸡年大吉大利!梅斌你那么快合,那么乐观,一定会好的。【老太太打过电话,又发来微信】梅斌你好!相信你一定会平安无事 吉星高照 !一定会康复的!祝你全家幸福快乐 大吉大利!
        【梅斌回复刘虹微信】谢谢善良的刘虹。借你的吉言,我们还要在一起玩呢。
        【两天后,刘虹又发来微信】20161227 9:36 梅斌你好!得知小李腰椎间盘突出,不能负重,需要静养,你住院谁来照顾?如需我们帮忙,千万别客气!祝小李早日康复!
        【梅斌回复刘虹】谢谢好心的刘虹。我去住院两天,先输液,两周一个疗程,然后视化疗效果再住院手术。谢谢您的关心。
        【刘虹】祝你一切顺利!


.


[ 本帖最后由 常心斋梅斌 于 2017-4-9 11:04 编辑 ]
  TOP
网络写手刘富勇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10 08: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613    精华:6   注册时间:2009-12-5    发短消息        

82楼

地瓜小三,QQ:820556529
  TOP
常心斋梅斌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10 16: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09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3    发短消息        

83楼

2016年12月26日(阴,多云,+4℃至-7℃,星期一)
        上午,与老伴去亮马河边散步。然后,陪她去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打针。她在北京医院已打过一针,剩下13针带回来,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打。李黎明打的是腺苷钴胺,治疗腰椎间盘突出,需注射两周。在北京医院已付药费,这是第一个疗程,须连续打14针,药费1300多元(自付130元)。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一次性付13次注射费110元(自付10元1角)。
        我们真的老了。我陪老伴打针,老伴陪我化疗,我们就这样开始了新的生活。


2016年12月28日(晴,+4℃至-7℃,北风3-4级,星期三)
        在北大肿瘤医院做的活检,预订12月28日出病理报告,今天也应该有了。包全大夫坚持要先看到病理报告,然后才能做治疗方案。今天上午9:42,包大夫发来微信:
        【包大夫微信】梅先生你好,预计明天入院
        【梅斌微信】好的,明天何时来?这次住几天?谢谢包大夫。
        【包大夫微信】这几天身体状况怎么样
        【梅斌微信】我的身体状况很好,没有生病的感觉。
        【包大夫微信】具体需要今天晚一点时间等电话通知,这次入院,先完善一下检查,包括查基因等,然后才能开始治疗
        【梅斌微信】知道了,谢谢。等您的电话。
        【包大夫微信】好的
        【梅斌微信下午4:22】包大夫,我明天上午入院吗?
        【包大夫晚上6:06用微信语音回复】说:我刚下手术,住院时间由徐大夫安排,你就等电话吧。如果通知你的话,应该是晚一点,今天可能稍微晚了。如果徐大夫未打电话,那就是再推一段时间了。(按:由此可见,包大夫刚刚做完一台手术,他们晚上还在工作,医生的确很辛苦)
        【梅斌微信】知道了,谢谢,您辛苦了。
        【晚上7点】徐大夫打来电话,通知我明天上午去住院。


2016年12月29日(晴,多云,+4℃至-7℃,星期四)
        今天,老伴李黎明送我去北大肿瘤医院住院。早上7点55分,我们带上生活用品,从三里屯家中出发,乘地铁10号线。车厢里人挤人,有年轻人给我们让座。乘坐19站,8点55分至西钓鱼台站。从北京城东北角至西北角,也是一个大调角。9点15分到肿瘤医院门口。经过实践体验,乘地铁直达肿瘤医院,门到门需80分钟,其中地铁行驶40分钟,两头步行各20分钟左右,不用转车。
        我们先去住院部办理手续,填写一张《住院登记表》,看一张《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北京肿瘤医院入院须知》,分权利、义务、提示的问题,密密麻麻一大篇。我患白内障,排队的人又多,无法细看,我索性不看,就在患者或授权人确认处签字。
        按照医院要求,我用银行卡交了5万元押金,用于第一疗程,住院部即将我的医保卡收去,并对我说,住院期间,我的医保卡一直由住院部保管。然后,在我右手腕系上一圈纸条似的圈圈,上面印着我姓名、条形码、年龄71岁、入院日期2016年12月29日、科室:肝胆外一病房。说是防水的,不妨碍洗澡。我看着像个紧箍咒,戴在手腕上,我好像变成患痴呆易走失的老人了。

.


[ 本帖最后由 常心斋梅斌 于 2017-4-10 16:07 编辑 ]
  TOP
常心斋梅斌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10 18: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09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3    发短消息        

84楼

2016年12月29日
        北大肿瘤医院的住院部是座新楼,建成至今大约十来年时间,位于主楼即门诊大楼的东侧。现在,肿瘤医院的住院条件,已非昔日可比。据陶令的记忆,过去北京肿瘤医院的住院部,男性患者合用一个厕所,女性患者合用一个厕所。现在的住院大楼,每一层,进门便是一个大厅,摆着一排大沙发,还有几张圆桌和许多靠椅,供人谈话或休息。拐进走廊,是护士站与医生办公室,与病房相对。每间病房一般住3人,也有2人间、1人间。每个单元由两个病房合并而成,向西通向走廊是两个单独的房门,向东则合用一个很大的阳台,阳台的整个墙面都是落地玻璃窗,可以眺望中央电视台发射塔四周的景色。地上排放6个热水瓶。阳台上有3个单人沙发,平时用链条锁圈住,每天下午4点打开链锁,每个沙发都能变成一张三截头的单人床,患者如有亲属陪住,可以向护士站申请床位,供陪住的家属夜间睡用,预交押金100元,每夜扣除10元。一般患者手术期间可有亲属陪住,老年人70岁以上,比如我,平时一天24小时即可有一名亲属陪住。阳台南侧有一个洗手间,一个卫生间;阳台北侧也有一个洗手间,一个卫生间。洗手间里有洗手池,全天有热水可以洗脸洗手。卫生间里有厕所,还有淋浴龙头,下方可放冷水洗涮物品,上方可开热水洗澡。洗澡是免费的,但是须向护士站领取一张浴卡,不用时退还给护士站即可。

2016年12月29日
        上午10点,我们办完住院手续,上住院大楼5楼,见到包全大夫和徐达大夫。
        肝胆胰外一科的护士将504病房8号床分配给我,我们将脸盆与洗漱用品放好。护士给我测量身高体重,穿着厚重的耐克冬用鞋体重78公斤,今年夏天(9月7日)在朝阳医院体检时体重81公斤,可见近期坚持运动减肥有成效。住院为什么测量体重,后来我才知道,患者进行化疗与靶向治疗时,需要用一种进口的靶向药,价格昂贵,须根据患者的身高体重,计算出每次要注射多少瓶(很小的瓶,每瓶几千元),混合到生理盐水袋中,注射到患者体内,每个疗程(两周)有人用8瓶,有人用9瓶,有人用10瓶,全部自费,不能从医保上报销。详见后文。
        住院部可以订餐,今天订明天三餐,有荤有素有流食半流食,价格稍微贵点,但是方便热乎。

2016年12月29日
        护士站有一项人性化的管理,即患者年龄超过70岁,就可以有一位亲人24小时陪住。护士告诉我,您已经70多岁了,可以有一位亲属陪住。我喜出望外。为什么呢?有一次,我去参加中国作家协会全国代表大会,在西郊宾馆住了十来天,李黎明一人在家。每天晚上,她都睡不踏实,一会起来关阳台上的窗户,一会起来关厨房的窗户,后来索性将小卧室的房门也关上。半夜里,北大老友张希清给我打电话,他知道我素来夜间写作睡得晚。这下李黎明可紧张了,她不敢起来到客厅接电话,张希清也有耐心,电话铃响了很久,把她吓坏了。我本来担心老伴一人在家,夜里害怕,想请一位女性亲戚陪她住。这下好了,她全天候在医院陪我,她不用害怕了,我也不用担心了。
        如果没有检查项目,也可以请假回家,但是要经主治医师同意,在护士站写个请假条。我们请包大夫开了《北大肿瘤医院疾病诊断书》,下午与晚上请假(徐大夫签字),回单位办事。有朋友看了说,包大夫在《疾病诊断书》上的签字,“包全”两个字,写得很像“巴金”。
        明天上午11点半,我要做骨盆CT,我们在晚上10点之前返回医院。

2016年12月29日
        徐达大夫在医生办公室跟我谈话,了解我的病情,边谈边将有关我的资料输送到电脑中。懂得电脑与上网,这是年轻医生的强项。他说,你的确是很幸运的,不像其他人,你是直接就到了这里,直接就查到了病原。他用了两个“直接”。徐大夫说,许多人先在其他医院就诊,尤其是外地的患者,看来看去,最后的结论往往是,我们治不好,建议去别的大医院。转来转去,就把时间耽误了。我听了很庆幸,没有像很多患者那样,走很多弯路,耽误很多时间。徐大夫说,目前,你肝内病灶的面积比较大,包大夫和我们决定,先做化疗与靶向治疗,尽量将病灶缩小。化疗14天为一个疗程,化疗3个疗程大约45天,即一个半月(后来调整为4个疗程),其间做两次核磁共振,然后考虑手术治疗。他说了一些西药名称,我都是第一次听说,没有听懂。等到我做化疗时,才看到这些冷僻的药名。那些西方药名,究其原文,其实并不深奥,本可以翻译得平白易懂。但我国医药界素来有个怪癖,尽量将西药名称翻译得稀奇古怪,让中国老百姓看不懂,真不知安了什么心。
        后来,我在第一次住院结束时,护士站让我填写一份《肝胆胰外一科医生满意度调查表》时,我才看到,其中有一项,即主管医生在患者入院后,须详细告知患者及家属病情、治疗方案、诊疗流程及注意事项。我问徐大夫,化疗期间,我在饮食方面需要注意什么,徐大夫说,化疗期间,饮食没有忌讳,干红葡萄酒也可以喝,也可以打太极拳,锻炼身体,总之一切照常。

2016年12月29日
        包大夫开个条子,要我去病理室,让他们从活检上切10个白片,放在玻璃片上,做基因检查。由于我的医保卡被没收了,又不发就诊卡,只能自费付200元。这200元,便不能报销。不但如此,医院收费处居然还要患者在缴费单上签字,白纸黑字写上:“本人自愿自费”,就有点荒诞了。
        患者住院,医院就将患者的医保卡扣留。患者出院,也不能立刻取回医保卡,必须等3个工作日之后,才能再次到医院结账,这时才能取回医保卡。我因为碰到周末,必须等5天之后。碰到春节,等的时间,那就更长了。我要在医院做多个疗程的治疗,必须住院多次,每次住院,我的医保卡都被扣留。现在全党全国都在提倡以人民为中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患者本来就是弱者,医院这样做,给患者带来很多不便,怎么不能改革呢?

2016年12月29日
        包大夫又开个条子,要我去做胸部平扫CT,今天下午1点半就做。我们去CT室走廊上,等到下午1点40分。这次做胸部平扫CT,没有喝特制的“显影比乐”(胃肠道造影显像剂,相当一瓶矿泉水),也没有打针,没有注射药剂。进去,几分钟就做完。我躺在滑行台上,发现平扫CT的仪器与增强CT不同,上面有道弧形槽,从我头部的左侧,绕到头部的右侧,槽内有什么东西,像闪光的液体或气体,不停地高速旋转,或是从两个方向对冲旋转。但是,对患者不会造成任何不适。每次操作员让我吸气,憋住,槽内就飞速旋转,给我造成错觉,好像进入神奇的时光隧道。
        下午2点15分,我儿子开车到医院,将我们接回三里屯。路上有点堵车,开了45分钟才到家。我们不想麻烦孩子,他上班很忙。他们公司的人听说我直接住进北大肿瘤医院,都很惊讶,纷纷问,你们有什么门路?我儿子说,没有什么门路,就是瞎碰的,歪打正着,碰到好人,就住进去了。
        傍晚近5点,我还得陪老伴李黎明去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打针(治疗腰椎间盘突出)。今天,她打的是第1疗程第6针。


[ 本帖最后由 常心斋梅斌 于 2017-4-10 18:48 编辑 ]
  TOP
网络写手刘富勇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11 08:2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613    精华:6   注册时间:2009-12-5    发短消息        

85楼

地瓜小三,QQ:820556529
  TOP
常心斋梅斌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13 15: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09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3    发短消息        

86楼

2016年12月30日(霾,+2℃至-6℃,星期五)
        早上6点半,李黎明即起床做小米粥,做鸡蛋炒饭,蒸包子,炒油菜,用新买的两套饭盒装满,带到医院。中午,我们在病房的阳台上吃午饭,吃包子,喝小米粥。
        今天早上7点43分,包全大夫发来微信:今天中午有个检查
        我当即回复包大夫:知道了,我们马上去医院。谢谢包大夫!
        早上8点40分,我们从三里屯家中出发,乘地铁10号线,上午10点到北大肿瘤医院。

第7页第125节:2016年12月30日
        这两天,我们乘地铁去医院,在同一节车厢里,都碰到一位年轻的女士,带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也去北大肿瘤医院。彼此发出会心的微笑,便成了同病相怜的朋友。
        年轻的母亲说,他们家在河南农村,丈夫在河南的城里打工,家里还有一位老公公。孩子右腿患骨癌,据说是良性的肿瘤,但已造成脚部变形,孩子走路时跛脚明显。每个星期,她都带孩子,从老家到北京来输液两次(我估计是化疗)。没有钱乘高铁,只能买硬座,从洛阳到北京,火车要开10个小时,票价106元,孩子买半票。每周回去,也是买硬座,从北京回洛阳,再从洛阳坐汽车到县城,汽车要开2小时,还要步行到乡下,徒步走1个多小时。我们不知她的孩子跛着脚,每次如何坚持从乡下走到县城,又如何坚持从县城走回家。好在她的哥哥在北京读大学,毕业后留京工作,现在去深圳工作,她每次来京,都住在嫂嫂家。陪这母子俩走到医院,看着孩子跛着脚行走,一路上望着我们微笑,我的心里很不受用。地方尤其是农村的患者来京就医,由此可见其艰难。
        医院的门诊大厅里,每天人山人海,可谓摩肩接踵,大多数都是外地的同胞。我们在北京居住,能享受国家最好的医疗资源,农村人进城看病,比城里人难多了。

第7页第126节:2016年12月30日
        昨天,我们病室9号床病友做手术。今天,我们病室10号床病友做手术,10号床病友是位老太太。
        隔壁相连的病室12号床病友今天刚做手术,他的夫人坐在阳台上,跟我聊天说,她的表弟就是包全大夫的学兄,也是北大医学院毕业,但不是医生,现在北京开公司。他们从山东来,她先生也是肠转肝,平时就喜欢吃肉,大便如线细,还自以为正常。肝部因病灶数量过多,暂时不便手术,今天做的只是结肠手术。他的癌胚抗原高达八千,癌抗原高达两万。
        上次包全大夫跟我讲过,他有位学兄的表姐夫,家居山东,患病来此治疗,检查结果,癌胚抗原高达八千,癌抗原高达两万。没想到,包大夫说的病人就是他。我听了,非常吃惊。与他相比,我的癌胚抗原与癌抗原的数字,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他的基因检查是野生型基因,可用进口的野生型基因的靶向药治疗。此前已做过5个月“化疗+靶向”治疗,每次花费5万元,只能报销不到1万元。至今做了10个疗程(每个疗程14天),其中注射10次进口的靶向药,共计花费50万元。其中前6次靶向药完全自费,大约30万元,不能报销。从第7次开始,肝胆胰外一科协助患者,申请中华慈善基金会援助,获得全赠,终生给药。此事由一科副主任王崑(副教授)负责。现在,她爱人癌胚抗原八千没有了,癌抗原两万也没有了,都恢复正常了。结肠手术已经做了。但是,肝内瘤子还很多,最大的5公分,病灶小而多,只能用化疗,尽量让其缩小,最后消失掉。

2016年12月30日
        我在门诊大楼地下1层的窗口领取“显影比乐”(胃肠道造影显像剂,好似一瓶矿泉水)。窗口内有位女士给我写个小条子:11:30喝,12:00之前排尿液之后憋尿,1:30去6号扎针。
        这个小条子是手写的,字条反面却是用电脑打印的“盆腔检查须知”,字体很大:
        1、您在喝造影剂后2小时后待肠管充药方可做检查。2、此项检查需憋尿,您喝完造影剂后半小时内排尿一次,以后禁止排尿,直到检查结束。如果您是女同志,请在检查前20分钟去卫生间放置阴道卫生栓,待做完检查后取出扔掉。3、做检查时,需用气体充盈肠道,需要您的配合,侧卧于检查床上露出肛门。如您手术后造瘘则不需此项。请您进入检查室后告之。※ 以上各项都是此项检查之必须,谢谢您与我们的配合!
        我看后默然,做盆腔CT,怎么要从屁股后门打气,那是何种滋味?
        尽管有点搞笑,但我还是严格照办,排尿,憋尿。下午1点半去做盆腔增强CT。里面都是女士操作,我忐忑地问,我要从后门打气么?女士们都摇摇头说,不用。看来,医护人员给病人写便签,最好用正规的白签,即空白无字的白纸,不能随手拿来一张纸条,写上几行字,反面却是很严肃的通知,不但与此有关,而且说得有鼻子有眼,造成患者不必要的紧张。

2016年12月30日
        做完盆腔增强CT检查,我们去大厅里的自动打印机,将检查结果打印出来,上楼给徐达大夫看。徐大夫在医生办公室的电脑上打开收到的CT文件,给我们看两个CT的动态图像说,胸部平扫CT片清晰,肺部干净。盆腔增强CT片也清楚,没问题,它可以从横切面向上看到结肠癌在拐弯处,旁边有个别微小的淋巴结,手术时可一并切除。这跟淋巴不是一回事,丝毫不用担心。
        现在,我更加明白包大夫所说,可以不做PET-CT了。因为,我起先做了肝部增强CT,又做了肠镜,经过精准探测,径直找到了病原灶。现在,为排除其他可能,又做了胸部平扫CT,确认肺部干净,上面没问题;又做了盆腔增强CT,确认盆腔正常,下面也没问题。总之,上下都未受影响。结果跟他预料的完全吻合,就不用再大动干戈,做全身各方位的断层图像了。
        徐大夫再次肯定说,结肠内病灶的位置距离肛门40公分。我问徐大夫,距离肛门40公分,有这么高吗?徐大夫笑了说,这里说的40公分,不是直线距离,那还不直达胸口。它在乙状结肠拐弯处,拐个弯,离直肠还有20公分。老伴便笑我,肠子是拐弯的,你这都不知道!

2016年12月30日
        下午,有北大老友携夫人到医院来看望我,我们两家人坐在肝胆胰外一科大厅的沙发上聊天。他们这些年也历经艰难,遭受病痛的折磨。我们讨论了癌症的相关问题。
        包全大夫也在大厅,他对我说,明天没有什么安排,你可以请假回家。
        包大夫很认真地对我说,昨天做的胸部平扫CT很正常,今天做的盆腔增强CT也很正常。两个CT都没问题,就更有治愈的可能了。我们是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现在是处在打地基的阶段。好像一座大厦,地基打得越牢,大楼便盖得越好,一百年都不会倒。关于我们的治疗方案,或许20年后有新的说法,但目前来说,这是最好的一条路。你们看到了,我的学兄的表姐夫从山东来,今天在我们肝胆胰外一科做了手术。我跟你们说过,原来,他的癌胚抗原高达八千,癌抗原高达两万,我们给他采取化疗+靶向疗法,现在八千两万都消失了,两种抗原值都正常了。
        包大夫这段话很重要,但我的耳朵有点重听。包大夫会意,将他的话又重复一遍,意思很明确:我们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目前来说,这是最好的一条路。

       【经典赠言选录】来自上海表妹缪维芳的关心和鼓励:
       【缪维芳发给梅斌的微信】2017年1月14日
        梅斌哥:你好!我不太上网,但有一天我看到你的信息,开始我不相信。看完后,就不由我不相信了。我心里难过极了,很想给你打电话,又不知用什么语言来安慰你。很想马上到北京来看你,又怕打扰你的治疗。好在现在医学很发达,这种病可以治好的,但要吃很多苦。想到你要受罪,心里还是难过。好在你很坚强,很勇敢。我为你加油!我们的好日子才刚开始,你们在上海已有住房,也就是有家了,我一直想着哪天上你家,和你们过上一阵子,一起聊天、看书、散步、跟你学打拳。所以你一定要坚持住,如果你不怕打扰,我打算找个时间去北京看你。祝你治疗顺利,早日驱除病魔。
       【梅斌回复维芳】维芳你好,我在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住了十几天,做了很多检查,然后开始化疗,昨夜刚回家。还要做多个疗程,每个疗程两周。我都写在网帖《与癌漫舞》中,但医院不能上网。医生说,我的治疗方案是当前最先进的。谢谢你的关心。欢迎你来玩。祝你全家新年快乐,幸福安康!
       【维芳回复梅斌】你打字真快,我发个微信要老半天。你一定要好好休息,养好精神,别搞得太累了。你希望我什么时候来,我就什么时候来。
       【梅斌回复维芳】我的化疗要四个疗程,或六个疗程,然后考虑手术。
       【维芳回复梅斌】我帮不了你,只能干着急,我会随时关注你。
       【旅居加拿大的小表妹缪维珍发来微信】梅斌你好。怎么回事啊?刚知道你的消息。维芳不敢给你打电话,她很难过。我给你打电话好吗?又怕影响你休息。

       【缪维芳发给李黎明的微信】2017年1月14日夜间0点
        嫂子你好!梅斌哥有难的信息我看到了,刚给他发了个微信,我想这段时间最不容易的人是你,你辛苦了!你是梅斌哥的坚强后盾,所以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多多保重!
       【李黎明自己打字回复缪维芳】2017年1月14日夜间0点半
        谢谢维芳。梅斌本人很坚强,很乐观。我们全家都很有信心,与他一起共同面对,共同加油,相信他一定会战胜病魔,恢复健康。只是见他化疗时的难受,心里会很痛苦,不过我相信困难终会过去,曙光就在前面。即便我现在累点,辛苦点,也是应该的,也是心甘情愿的。谢谢你对我们的关心。我们一定会坚持下去,直到身体健康痊愈。(按:李黎明敲出个“痊愈”,与全愈意同)

2017年1月30日(晴,多云,+1℃至-5℃,星期一)大年初三
       【缪维芳发给梅斌的微信】看完了你发来的微信,巳知你春节期间第二次入院化疗,并了解了肝病的病原灶巳找到在结肠,有希望一次手术就能解决问题。这很好,现在医院很先进,医生很有水平,我感到很心慰。但治疗过程中,你一定很受苦。你一定要坚持住,要配合医生,要有信心,我为你加油,并一直关注你。祝你和嫂子新年快乐!




[ 本帖最后由 常心斋梅斌 于 2017-4-13 15:46 编辑 ]
  TOP
网络写手刘富勇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13 15: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613    精华:6   注册时间:2009-12-5    发短消息        

87楼

地瓜小三,QQ:820556529
  TOP
常心斋梅斌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14 09:3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09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3    发短消息        

88楼

【经典赠言选录】
2017年1月1日(霾,晴 +5℃至-3℃ 严重污染超400 星期日)
        何启治(比我大9岁)打来电话说,他的老朋友,我的新朋友,许文郁女士从美国回国,现在海南,给他打电话,并告知老何,梅斌发了个帖子,在网上公布自己的病情。老何说,你很勇敢,我很佩服。等你短暂住院回家之后,我来看望你。
        何启治:四大名编之一。长期担任《中华文学选刊》主编,大型文学杂志《当代》主编,自1992年起任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长期主管当代文学编辑工作,先后编辑出版《白鹿原》等长篇小说一百多部。2013年5月,何启治以77岁高龄,为我写的长篇小说《玉带桥》撰写万言序。

【经典赠言选录】
2017年1月13日(晴 +4℃至-4℃ 北风3-4级 空气优 星期五)
        何启治打来电话,了解我的治疗情况,并告知出版情况。
2017年1月25日(晴,阴,+5℃至-4℃,重度污染,星期三)
        何启治打来电话,关心我的病情。我告知老何化疗与化疗造成白细胞下降等情况,春节期间就是跑医院。老何再次告知出版情况。

【经典赠言选录】
2017年2月4日(晴 +9℃至-1℃ 全天严重污染超400 星期六)
        冯立三(著名文学评论家,长期担任《小说选刊》总编)打来电话慰问,说我的病情,是老何告诉他的。老冯说,他今年78岁。他说我的声音很健康,并特意问我经济上有何困难。我听了很感动,他也不是很富裕。我谢谢他,告诉他,暂时没有困难,我们会想办法解决。




[ 本帖最后由 常心斋梅斌 于 2017-4-14 09:43 编辑 ]
  TOP
网络写手刘富勇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17 08: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613    精华:6   注册时间:2009-12-5    发短消息        

89楼

地瓜小三,QQ:820556529
  TOP
常心斋梅斌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18 16: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09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3    发短消息        

90楼

化疗之前,突然哮喘复发。
2017年1月2日(晴,+7℃至-5℃,严重污染,星期一)
        最近,我感觉很不舒服,整夜咳嗽不止,清痰很多,盗汗不止,无法入睡。夜间,被子被汗水湿透几次,白天也咳痰不止。过去我在非洲得过严重的哮喘,现在北京的雾霾天对我很不利。上世纪70年代,外交部派我去去希腊工作,因我转氨酶临时偏高,复查后改派我去非洲,非洲,在我国驻毛里塔尼亚大使馆工作。那是个沙漠国度,西边是无边的大西洋,东边是浩瀚的撒哈拉大沙漠。空气里充满沙尘,夜间睡觉,门窗紧闭,四周镶有密封条,早上醒来,地上仍有一层细灰,门外的走廊上,更是积满厚厚的尘土,每天黎明即起,清扫尘土。到了第四年,不知是沙尘过敏,还是花粉过敏,我咳嗽越来越厉害,发展到哮喘。我国援外医疗队给我治疗,但治疗无果。康茅召大使的夫人杨玲每天给我打针,将青霉素与链霉素合并注射,在我屁股上连续打了60针,也不见好。外交部只得调我回国治疗。谁知,飞到巴黎,就不喘了。回到北京,再也不咳了,平平安安过了40年。直到最近几年,北京空气污染严重,又开始咳嗽(但每次到北戴河,便不再咳嗽)。这次严重复发,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空气连续一周严重污染,二是在医院做了多种检查,不知哪种药液进入体内,诱发哮喘复发。咳喘久了,没有食欲,便浑身无力。

【经典赠言选录】
        李黎明1970年在生产建设兵团的闺蜜褚惠琴(1977年定居安徽铜陵)闻讯打来电话,表示关心和鼓励:
        褚惠琴1月27日(大年三十)打来电话,谈到我的病情说,老梅,你不要有太多想法。你看你,现在儿孙满堂,多幸福呀。你要想得开,有点病,肯定会好起来的。
        褚惠琴2月9日又打来电话,对我老伴李黎明说,老梅要想得开,不要有思想负担,思想上要放松。李黎明说,老梅挺乐观,他比我还想得开。褚惠琴说,我有个邻居得癌症十多年了,到现在都好好的。祝你们全家幸福安康。

        2017年感动中国的人,有位医生,名叫梁益建,是成都医院骨科主任,颁奖辞说,他对患者既有妙手,又有仁心,事迹感人泪下。谨向这样医德高尚的人表示敬意!

做肝部增强核磁共振
2017年1月3日(霾,+7℃至-4℃,严重污染超500,星期二)
        今天,继续检查,做肝部增强核磁共振。
        上午8点半,护士小姐给我手背上扎了一针,留下一个小管子,让我用手指夹住。然后,从住院大楼5层下楼,转乘3次电梯,到门诊大楼地下一层,让我们自己带去一大包药水、一小瓶药水,都是无色透明的。上午9点半,进2号检查室,护士小姐在我的屁股上打一针,像蚂蚁夹了一下,就打完了,再到门外走廊等候。

做肝部增强核磁共振
        在我前面是位老太太,在里面做核磁共振,持续时间很长。我们在走廊上坐等,就听见里面传来持续不断的响声:咯咯咯咯咯咯咯,哒哒哒哒哒哒哒,咯咯咯咯咯咯咯,哒哒哒哒哒哒哒,响个不停,没完没了。我问老伴李黎明,你听,你听,怎么像上甘岭打机关枪一样,你在北京医院做过腰椎间盘的核磁共振,是不是身子一直随之共振,那还不把我骨头架子振散了?李黎明说,身子倒不大振动,好像是机器振动吧。
        上午10点40分,我再次进入2号检查室,做核磁共振。老太太刚刚从滑行台上下来,我问她感觉怎么样?老太太皱眉咬牙说,真受不了。于是,我便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

做肝部增强核磁共振
        我做的是肝部增强核磁共振,也提前扎针,但没有喝那瓶矿泉水似的“显影比乐”,但是,护士在我扎针的手背上注射一包无色透明的药水。药水包上的字太小,我有白内障,看不清。注射之后,也没有浑身热乎乎的感觉。上共振台之前,须用两只棉花球,塞住两只耳朵,可见其声响的确不小。
        我做了25分钟,用时是前面那位老太太的一半,她做了50分钟。
        核磁共振台的空间比CT台的空间窄小,操作员让我将两只手臂朝后举起,身体还是不能进入,必须将两只胳膊撑直,完全向后平举,这对我这样的老人来说,有一定的难度,但我还是完全撑直平举了。此前做CT时,要求是在吸气之后憋住,我感到不困难。做核磁共振时,正好相反,要求是在呼气之后憋住,我感到有点难。这才感到,呼气之后憋住,跟吸气之后憋住,完全不是一码事。这大概是因为,呼气之后,人体内严重缺氧,难以为继。难怪老太太说,真受不了。第一次呼气之后,我肚子里没气,很快就憋不住了。我没那么大本事,不知不觉吸了一口气。操作员说,老先生,您没憋住,第一次失败了,重新来过。

做肝部增强核磁共振
        第二次,呼气之后,我使劲憋住了,可是憋的时间太长,太缺氧了,我憋得龇牙咧嘴,差点又憋不住了,这时,操作员才很慈悲地说,可以吸气了。我如释重负,赶快吸气。谁知,刚刚吸了一口气,操作员又说,呼气,憋住。我憋得龇牙咧嘴,差点又憋不住了,操作员终于说,可以吸气了。我刚刚吸了一口气,操作员又说,呼气,憋住。如此反复,不知憋了多少次,反正我被憋糊涂了。
        在我努力憋气的时候,机器发出持续不断的响声:咯咯咯咯咯咯咯,哒哒哒哒哒哒哒,咯咯咯咯咯咯咯,哒哒哒哒哒哒哒,响个不停,没完没了,像上甘岭打机关枪一样。怪不得护士要我将两个棉花球塞进耳朵里。后来,每次打完机关枪,还多了一种声音,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我的身体也感到微微振动。可能轰轰轰轰的音频属于低音区,像低音炮,在外面的走廊上听不清。检查完毕,我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就是两只胳膊撑直平举过度,抬不起来了。

【经典赠言选录】2017年2月9日
        何启治(人民文学出版社原副总编辑)再次打来电话说,你现在情况怎么样?我听说,做化疗,人很痛苦。我说,我是化疗十靶向治疗,是很先进的。就是白细胞忽上忽下,跟过山车似的,多次打升白针。春节期间,有时上医院,有时住院,三天两头跑医院。
        老何说,你原本就很旷达,是很乐观的人,这次居然把自己的病情上网,我的朋友中,还有你这样坚强的,从来没有听说过。我为你自豪。你有什么要我们办的事,就打我的手机。我说,多谢何兄,老冯也给我打过电话了。
        老何说,黎明辛苦了,向她问好。我说,的确,就辛苦她了。
        老何又谈到出版的情况说,你放心。下次你如果从医院回家两三天时间,我到你家里看望你,好好聊一聊。我说,那怎么行,您比我年长九岁,都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还是我到您家里去看您。
.


[ 本帖最后由 常心斋梅斌 于 2017-4-18 16:08 编辑 ]
  TOP
常心斋梅斌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19 19:3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09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3    发短消息        

91楼

2017年1月3日(霾,+7℃至-4℃,严重污染超500,星期二)
        今天下午,我去门诊大楼2层做心电图(这次不在地下室),测出“窦性心动过速”,还是第一次,也不知什么意思。
        505病房11床的老太太等待做肝部手术。去年她做过直肠手术。给她做手术的是本院肠道科主任医师,直肠内的病灶距离肛门只有3公分,居然保住了肛门,她的先生说,真了不起。
        徐达大夫在办公室的电脑中,看了我的肝部增强核磁共振视频说,很清晰,还是两块阴影,一大一小,很容易切除掉。包大夫将基因的白片送去检测,等待检测结果,然后确定化疗方案。初步决定头3个月做6个疗程,实际上就是注射药液,没有口服的药。基因检测结果,如果基因是野生型的,靶向治疗3个月须付约30万元,如果基因是突发型的,靶向治疗3个月须付12万元。我说,我在朋友圈看过徐大夫发的学术文章。听说癌症患者基因野生型的占百分之九十几,突发型占百分之几。两种基因型的区别,好像是转移的方向与范围不同?靶向型类似定向转移?突发型类似全身扩散?徐大夫似乎觉得这个问题过于专业,跟我这个外行解释不清说,大致是这个意思。并说,这两种靶向药,都是自费,不能走医保报销。等3个月之后,如须再做靶向治疗,可以向中华慈善基金申请免费赠送,就在我们肿瘤医院,方便申请(王崑副主任负责此事。按:过几天,这项政策就有了变化)。
        今天一天,咳嗽不止,盗汗不止,医院又太热。我感觉很不舒服,晚上8点就睡了。

2017年1月4日(霾,+6℃至-5℃,严重污染,星期三)
        今天雾霾依然很严重。元旦一来,北京就没有一天是空气优良的日子,对我哮喘病复发的老人来说,简直是煎熬和折磨。
        昨天晚上8点就睡下,夜里咳嗽,痰很多。盗汗不止,拿一条小毛巾毯包住被头,否则,被子很快就被汗水弄得湿漉漉的。全身湿透一遍,接着就是全身冰凉。全身又湿透一遍,接着又是全身冰凉。喝了许多咳嗽药水,收效甚微,连续多日毫无食欲,身体快速变得很虚弱。

2017年1月5日(霾,+3℃至-3℃,星期四)
        昨夜咳嗽不止,痰也很多,早上出盗汗,浑身湿透,洗了个澡,再躺下。
        白天,我稍感舒服,李黎明却感到头疼,这两天身上发冷,好像被我传染感冒了。
        【昨天下午,我给包全大夫发微信】20170104 15:08
        包大夫您好!昨天您不在外科楼(住院部)五楼,徐大夫让我请假回家。我这两天老是咳嗽,发烧,可能感冒了。不知基因检查有结果没有?如果本周不开始化疗输液,我想在家静养几天,恢复体力。如須我回来,我立即返回。谢谢您的关照!
        【按】我这次病情复发,主要是咳嗽,捎带气喘。咳嗽非常厉害,平躺就咳嗽,清痰特别多,但哮喘并不像我在非洲时那样凶猛,那时根本不能躺下,整夜坐咳,惊动整个使馆。因此,现在这次复发,我自己称之为“咳喘”,它打乱了化疗的安排与进度。



[ 本帖最后由 常心斋梅斌 于 2017-4-19 19:42 编辑 ]
  TOP
网络写手刘富勇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20 08: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613    精华:6   注册时间:2009-12-5    发短消息        

92楼

地瓜小三,QQ:820556529
  TOP
常心斋梅斌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21 23:4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09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3    发短消息        

93楼

2017年1月5日
        【包全大夫给梅斌发微信】20170105 09:24 您好,梅先生,今天体温怎么样
        【梅斌回复包大夫】20170105 10:21
        包大夫您好!今天早上体温37.8。前天晚上39度。这两天盗汗不止,被子湿透了,没有味口,什么也没吃,只吃点梨,浑身无力。我年轻时在非洲因沙漠性气候严重哮喘,回国就好了。现在北京的雾霾对我很不利。整夜咳嗽,痰特别多。麻烦您通知护士站续假。如需我回院,我立刻返回。谢谢你们,给你们添麻烦了。
        【包大夫微信】是不是感冒了,发热之前感觉冷吗
        【梅斌回复包大夫】我们觉得好像是感冒了,四天之前,发热之前感觉有点冷,坚持回医院,做了核磁共振和心电图,当时就不舒服。现在主要是咳嗽,整夜咳嗽,不能入睡。早上坚持起来想回医院,但是浑身无力,又躺下了。
        【包大夫微信】多喝水,好好休息几天
        【梅斌微信】谢谢包大夫关照。
        【包大夫微信】别客气

我的基因检测为野生型
2017年1月6日(霾,+4℃至-2℃,星期五)
        昨天又整夜咳嗽不止,痰很多,早上盗汗不止。今天浑身无力,一躺到床上,就咳嗽不止。我怀疑,是不是被子上有很多螨虫。李黎明便将被罩床单全部换掉,洗净,换上干净的被罩床单。
        傍晚,徐达大夫打来电话说,他星期六和星期日早上都去住院部。他知道我在非洲得过过敏性哮喘。
        徐大夫说,我的基因检测已有结果,两项指标都是野生型,这对靶向治疗有利,比较好治。我看过他在微信朋友圈发的学术论文,癌症患者的基因野生型占97%以上,给我的感觉好像比突发型好办。这是不幸之中的幸运。徐大夫说,他们已经为我做出治疗方案,可以开始注射,进行化疗。

化疗之前,先治咳喘。
2017年1月7日(小雪,雾,+3℃至-3℃,严重污染,星期六)
        昨天又是整夜咳嗽,痰很多,无法入睡,早上又盗汗不止,毫无食欲,三四天没怎么吃东西,浑身无力,人极为难受。严重污染已超过一周,看来是非洲哮喘被诱发了。
        老伴决定,今天早上就回医院,尽管是周末,也不能再在家里熬了。
        包大夫与徐大夫周六早上都到住院部。我跟他们说,咳喘多日不食,一点力气也没有。我身体急剧虛弱,脸色很难看。徐大夫给我开了止咳化痰药,并安排护士,立刻给我输液。

2017年1月7日
        化疗之前,先治咳喘。护士拿来一只Pariboy压缩雾化泵,连上塑料吸管,又倒入很小的一小瓶祛痰的药水,让我含在口中吸气,润肺化痰。吸气的方式与习惯完全相反,用嘴巴吸气,用鼻子呼气,连续吸20分钟到半小时。样子怪怪的,像旧社会的烟鬼,手持烟枪抽大烟。中午,我舒服了许多。还是医院里平段多,我好受了,李黎明也放心了。
        由于我身体急剧虚弱,从上午10点,开始给我输液,挂了两包葡萄糖营养液,各500毫升。先在葡萄糖中加一小袋沐舒坦,也是无色液体,沐舒坦的主要功能就是化痰。下午5点,又增加一小袋沐舒坦,加入葡萄糖营养液中一并输入。这是专门给我化痰。下午5点半,再次使用压缩雾化泵吸气。一直到晚上6点半,才告一段落。


[ 本帖最后由 常心斋梅斌 于 2017-4-21 23:44 编辑 ]
  TOP
网络写手刘富勇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22 11:4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613    精华:6   注册时间:2009-12-5    发短消息        

94楼

地瓜小三,QQ:820556529
  TOP
常心斋梅斌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22 12: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09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3    发短消息        

95楼

图片017 化疗续静滴:葡萄糖 氯化钠 胰岛素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466250#p=1

图片018 雾化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466250#p=2





[ 本帖最后由 常心斋梅斌 于 2017-4-22 12:51 编辑 ]
  TOP
常心斋梅斌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22 20:4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09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3    发短消息        

96楼

图片019 青海病友李万鹏夫妇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466250#p=3

图片020 静脉化疗泵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466250#p=4

    5-FU
    静脉化疗泵注射的氟尿嘧啶(5-FU):
    氟尿嘧啶是5-氟尿嘧啶溶于注射用水并加氢氧化钠的无菌溶液,以抗代谢物而起作用,五氟尿嘧啶和6-巯基嘌呤作为最早的抗癌药物,均从海参中提炼。



[ 本帖最后由 常心斋梅斌 于 2017-4-22 20:53 编辑 ]
  TOP
常心斋梅斌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23 12: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09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3    发短消息        

97楼

2017年1月7日
        我住在肝胆胰外一科504病房8号床,靠近房门,对面便是护士站。一天24小时,房门都开着,可以清楚地听护士站里的声音,内容丰富,很有意思。
        504病房与505病房的阳台相通,好像是个套间,两套卫生间共用。
        病人太多,病房里变化很快,504-505两边各有2人出院,又迅即补充2人。
        我们504病房新来两位病友,10号床的病友叫李万鹏,是青海人,1962年出生,今年54岁。李万鹏起先做过肝部手术,后到北大肿瘤医院3层住院,做结肠手术。这次复查,发现肝部病灶复发,而且数量较多。今天做靶向治疗,胸前挂个白色的小布袋子,说袋子里面是个静脉化疗泵,要挂48小时,里面的药液泵完了才能解除。这个泵很神秘,好像解放军战士胸前的手榴弹或炸药包。令人生畏的,倒不是泵,而是他的右臂上绑着一根针管,针管埋伏在手臂上端的皮肉里面,位于胳肢窝附近,说是静脉置管,下次再做化疗,将置管疏通,插上输液导管,直接从置管开口朝主静脉内输液,便不用再剌破血管。以前听人说笑话,人身上开个拉链,埋个管子,如何方便。现在可算开眼了。静脉置管是密封防水的,不影响穿衣洗澡。(静脉置管详见后文)
        【按】静脉化疗泵注射的氟尿嘧啶(5-FU):
        氟尿嘧啶是5-氟尿嘧啶溶于注射用水并加氢氧化钠的无菌溶液,以抗代谢物而起作用,五氟尿嘧啶和6-巯基嘌呤作为最早的抗癌药物,均从海参中提炼。
        (静脉化疗泵氟尿嘧啶5-FU的图示见第8页第159节)

2017年1月7日
        下午3点,有工人来施工,打开天花板,更换供热管道,忙到5点半。他们是包月,计时不计件,尽管病房里有病人,他们将天花板拆开,就走了,明天再来干。李万鹏在医院附近租房住。晚上,他嫌工人翻天覆地换暖气管道太吵人,穿上衣服将炸药包罩住,又套上羽绒服回去了。
        504病房9号床的女病友叫王巧胜,家住北京亦庄。她预约15日做十二指肠手术,这几天做检查。她也是挂号时,碰上包大夫,说包大夫待人好。她说,梅先生真乐观,李万鹏也很乐观。我说,你也很乐观,我们504病房,每个人都很乐观,是个乐观的病房,每个人都很快乐,是个快乐的病房。这种乐观,这种快乐,是会传染的,每个病友来到我们病房,都会变得很乐观,很快乐。王巧胜说,真是这样。她非常喜欢读书,晚上开床头灯在枕头上看书,现在还有人如此爱读书,尤其是在病床上读书,真是少见。我们能相识,是一种缘分。我送她一本书,她喜出望外,非常喜欢。
        夜里,李黎明陪住,付10元,有一张沙发椅,展开成简易单人床。




[ 本帖最后由 常心斋梅斌 于 2017-4-23 13:02 编辑 ]
  TOP
常心斋梅斌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24 18:1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09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3    发短消息        

98楼

        今年春节,在我忙于跑医院治病期间,我的老友不辞辛劳,帮助我印制了一本美丽的书——《我的掌上明珠牛牛》,全书四百多页,与《漫说名流》的篇幅与大小相仿佛。这是我在网上写的生活实录,记述了我的孙女儿牛牛从出生到两岁的日子,也记录了爷爷对孙女儿的一片爱心(不含三岁之后的内容)。我感到莫大的欣慰,在此谨表衷心的感谢。


[ 本帖最后由 常心斋梅斌 于 2017-4-24 18:19 编辑 ]
  TOP
常心斋梅斌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24 18: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09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3    发短消息        

99楼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466250#p=5

[ 本帖最后由 常心斋梅斌 于 2017-4-24 18:21 编辑 ]
  TOP
常心斋梅斌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24 18:2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09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3    发短消息        

100楼

图片21、22、23、24——《我的掌上明珠牛牛》
        今年春节,在我忙于跑医院治病期间,我的老友不辞辛劳,帮助我印制了一本美丽的书——《我的掌上明珠牛牛》,全书四百多页,与《漫说名流》的篇幅与大小相仿佛。这是我在网上写的生活实录,记述了我的孙女儿牛牛从出生到两岁的日子,也记录了爷爷对孙女儿的一片爱心(不含三岁之后的内容)。我感到莫大的欣慰,在此谨表衷心的感谢。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466250#p=6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466250#p=7


[ 本帖最后由 常心斋梅斌 于 2017-4-24 18:25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