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长篇小说 《大地的隐情》第二部 《厮杀》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6 21:2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21楼

    二

太阳像一个桔红色的轮子在西边缓缓地落下,远处那些层层叠叠的高大建筑,都变成紫褐色的一抹涂在天际线上。母亲河的水波和天空的云彩也变成了血色,五颜六色地放出傍晚时候的光辉。

天已经完全黑了,林翔站在窗前遥望着远处的万家灯火。他沉淀自己的思绪,回味着围绕着宾馆歌舞厅事件发生的一切,反思在处理每一件事上的得与失。一幕幕的精心设计,一次次的绝妙操作,使事态一直按照他的思路发展。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点闪失,这使他感到欣慰。

在黑暗中林翔也感受到了孤寂,感到了一丝恐慌。最近一段时间,秋兰越来越多地参与了他在经营中的决策。现在竟然背着他和李瓶见面,大包大揽地敲定了让李瓶回宾馆继续当总经理的事宜,还一口答应了恢复李瓶的所有待遇。以促成李瓶和自己接触,加快他和李瓶离婚地步伐。尽管这件事不会影响林翔的布局,但他还是非常的反感。一个打工的女人如此的参政,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经商七年,林翔耳闻目睹了不少女人参政导致企业破产的实例。这种状况在林翔的头脑里慢慢形成了一种思维模式,因而他一直反对女人参政。他坚信无论多好的生意,一旦有女人介入决策,这个生意大多将会面临滑坡。本来他以为秋兰只是为了争风吃醋,现在看来决不仅限于此。不能把她想的那么简单,遇到适当的环境这个不甘寂寞的女人就能够掀起一场风波。

林翔举头仰望夜空,仰望着那被云遮住露出一点面孔的月亮,以及点缀着寂寞夜空的星星。他的目光企图望穿那夜色望见家乡,望见那个他爱过也恨过的初恋女人。然而目光在夜风中寸步难行,最终还是无法洞穿。他无奈地收回目光,然后缓缓地坐在了老板椅上,双手托着下巴两眼望着屋顶继续他的遐想。

高跟鞋敲击地的的声音由远而近,在门前突然停了下来。接着就传来了轻轻地敲门声。林翔诧异了一下,然后站起身向房门走去。

“吱呀”一声门开了,李瓶走了进来。她走路时扭动着微微翘起的臀部,光滑细嫩的手臂轻轻摩擦着纤细的腰枝。看得出她是经过精心地打扮。一头波浪式的长发自然的垂在粉面桃花的脸庞,脸上略施粉黛。一件低领口的浅黄套衫及鲜白色的短裙,将丰满的曲线完美地勾画出来。,姣白的脸蛋、鲜红唇膏下的薄薄樱唇红白分明、格外动人。雪白的脖子挂着一串价值菲浅的珍珠项链,圆润柔软的前胸挤出一道诱人的乳沟。腰肢的大力收缩凸显了胸部和臀部的弧线。短裙下露出了两条白皙的大腿,双脚踩在一双乳白的高跟鞋上。

女人到了三十岁,总是会对自己的容颜特别的担心。担心一夜之间忽然会美貌逝去,红颜变成白发。李瓶也不例外,她把自己的容颜看作是她的第二生命,用运动锻炼和高级化妆品延长着自己的青春。她经常看着自己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纤长的大腿以及挺拔的前胸暗自欢喜。并为为自己仍拥有光泽细嫩的皮肤,凸凹有致的身材感到自豪。如果把三十岁的女人称为少妇的话,那她很自信自己就是少妇中的精品。

李瓶弯弯的眼睛轻轻地扑闪着,似乎有些忐忑不安:“林翔,不管是不是你

让我来的,我还是来了。我们之间的事还是在我们之间解决为好,我不希望由别人传话,更不希望别人借入。”

李瓶的性感打扮真让林翔刮目相看了,他从来没想到她的暴露着装竟会使她焕发出如此的风韵和魅力。他不得不承认,性感是女人装扮自己的法宝。敢于暴露自己的女人,说明她对自己暴露的部位很自信。在认识秋兰以前,他们双方为李瓶的着装分歧很大,甚至以此为爆发点经常口角,多次险些造成婚姻破裂。   


李瓶是个很有主见的女人,她认为每个人可以有不同的审美观,但不能把自己的审美观强加给别人,也不希望别人粗暴地干涉自己。但夫妻之间就要例外,妻子打扮的漂亮是为了给自己的丈夫看。如果丈夫不爱看,妻子打扮的再漂亮也失去了意义。再说男人都把妻子视为私有的,不想让其私密处暴露,这也是一种正常的心里。所以自从和林翔相识后,尽管她没有改变自己的审美观,但她开始了妥协,开始了失去了自我,以林翔的审美为标准打扮自己。这次和林翔发生的矛盾,她预感到已经严重威胁了他们的婚姻。为了表示抗争,她没考虑林翔的感受,穿上了自己喜欢的衣服来见他。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7 09: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22楼

       二

太阳像一个桔红色的轮子在西边缓缓地落下,远处那些层层叠叠的高大建筑,都变成紫褐色的一抹涂在天际线上。母亲河的水波和天空的云彩也变成了血色,五颜六色地放出傍晚时候的光辉。

天已经完全黑了,林翔站在窗前遥望着远处的万家灯火。他沉淀自己的思绪,回味着围绕着宾馆歌舞厅事件发生的一切,反思在处理每一件事上的得与失。一幕幕的精心设计,一次次的绝妙操作,使事态一直按照他的思路发展。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点闪失,这使他感到欣慰。

在黑暗中林翔也感受到了孤寂,感到了一丝恐慌。最近一段时间,秋兰越来越多地参与了他在经营中的决策。现在竟然背着他和李瓶见面,大包大揽地敲定了让李瓶回宾馆继续当总经理的事宜,还一口答应了恢复李瓶的所有待遇。以促成李瓶和自己接触,加快他和李瓶离婚地步伐。尽管这件事不会影响林翔的布局,但他还是非常的反感。一个打工的女人如此的参政,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经商七年,林翔耳闻目睹了不少女人参政导致企业破产的实例。这种状况在林翔的头脑里慢慢形成了一种思维模式,因而他一直反对女人参政。他坚信无论多好的生意,一旦有女人介入决策,这个生意大多将会面临滑坡。本来他以为秋兰只是为了争风吃醋,现在看来决不仅限于此。不能把她想的那么简单,遇到适当的环境这个不甘寂寞的女人就能够掀起一场风波。

林翔举头仰望夜空,仰望着那被云遮住露出一点面孔的月亮,以及点缀着寂寞夜空的星星。他的目光企图望穿那夜色望见家乡,望见那个他爱过也恨过的初恋女人。然而目光在夜风中寸步难行,最终还是无法洞穿。他无奈地收回目光,然后缓缓地坐在了老板椅上,双手托着下巴两眼望着屋顶继续他的遐想。

高跟鞋敲击地的的声音由远而近,在门前突然停了下来。接着就传来了轻轻地敲门声。林翔诧异了一下,然后站起身向房门走去。

“吱呀”一声门开了,李瓶走了进来。她走路时扭动着微微翘起的臀部,光滑细嫩的手臂轻轻摩擦着纤细的腰枝。看得出她是经过精心地打扮。一头波浪式的长发自然的垂在粉面桃花的脸庞,脸上略施粉黛。一件低领口的浅黄套衫及鲜白色的短裙,将丰满的曲线完美地勾画出来。,姣白的脸蛋、鲜红唇膏下的薄薄樱唇红白分明、格外动人。雪白的脖子挂着一串价值菲浅的珍珠项链,圆润柔软的前胸挤出一道诱人的乳沟。腰肢的大力收缩凸显了胸部和臀部的弧线。短裙下露出了两条白皙的大腿,双脚踩在一双乳白的高跟鞋上。

女人到了三十岁,总是会对自己的容颜特别的担心。担心一夜之间忽然会美貌逝去,红颜变成白发。李瓶也不例外,她把自己的容颜看作是她的第二生命,用运动锻炼和高级化妆品延长着自己的青春。她经常看着自己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纤长的大腿以及挺拔的前胸暗自欢喜。并为为自己仍拥有光泽细嫩的皮肤,凸凹有致的身材感到自豪。如果把三十岁的女人称为少妇的话,那她很自信自己就是少妇中的精品。

李瓶弯弯的眼睛轻轻地扑闪着,似乎有些忐忑不安:“林翔,不管是不是你让我来的,我还是来了。我们之间的事还是在我们之间解决为好,我不希望由别人传话,更不希望别人借入。”

李瓶的性感打扮真让林翔刮目相看了,他从来没想到她的暴露着装竟会使她焕发出如此的风韵和魅力。他不得不承认,性感是女人装扮自己的法宝。敢于暴露自己的女人,说明她对自己暴露的部位很自信。在认识秋兰以前,他们双方为李瓶的着装分歧很大,甚至以此为爆发点经常口角,多次险些造成婚姻破裂。   

李瓶是个很有主见的女人,她认为每个人可以有不同的审美观,但不能把自己的审美观强加给别人,也不希望别人粗暴地干涉自己。但夫妻之间就要例外,妻子打扮的漂亮是为了给自己的丈夫看。如果丈夫不爱看,妻子打扮的再漂亮也失去了意义。再说男人都把妻子视为私有的,不想让其私密处暴露,这也是一种正常的心里。所以自从和林翔相识后,尽管她没有改变自己的审美观,但她开始了妥协,开始了失去了自我,以林翔的审美为标准打扮自己。这次和林翔发生的矛盾,她预感到已经严重威胁了他们的婚姻。为了表示抗争,她没考虑林翔的感受,穿上了自己喜欢的衣服来见他。

林翔对李瓶的到来是有思想准备的,他知道她此行的目的。要回宾馆上班是在例行公务走过场,实质上已被秋兰定了调子。至于离婚他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他考虑得不成熟,至少说眼下他还不想离婚。

李瓶见林翔没有说话,很沉得住气。她已经判断出,秋兰和她见面不是林翔授意的,而且林翔对秋兰的做法是不满的,心里暗暗高兴。她暗暗告诫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不能流露出丝毫胸有成竹的迹象,否则会激怒林翔而毁了大事。其实作为女人她不能容许自己的丈夫有婚外情,单凭这一点她早就应该和林翔分手。但一想到离婚时能得到的财产,她还是不能满足自己的欲望。因而她会寻找最佳时机和林翔分手的,但眼下是要打败秋兰,巩固林翔妻子的地位。

李瓶缓缓地走道林翔的面前说道:“林翔,我听说最近你很辛苦,宾馆的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需要你操持。想起来都怪我不好,为了一时的情绪,即让你生气又让你劳累。还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回到宾馆为你分忧。”

林翔听了李瓶的话,似乎是找回了尊严:“李瓶,我没有什么生气的地方。人都是自私的,都是主观的为自己客观的为别人,没什么值得责怪的。你离开宾馆不仅是丢了年薪三十万,更重要的是你的能力因此得不到施展岂不可惜。你走了一个多月了,宾馆没什么变化还是照常运转,只不过是我稍微多操持了一点。”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7 09: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23楼


    二

太阳像一个桔红色的轮子在西边缓缓地落下,远处那些层层叠叠的高大建筑,都变成紫褐色的一抹涂在天际线上。母亲河的水波和天空的云彩也变成了血色,五颜六色地放出傍晚时候的光辉。

天已经完全黑了,林翔站在窗前遥望着远处的万家灯火。他沉淀自己的思绪,回味着围绕着宾馆歌舞厅事件发生的一切,反思在处理每一件事上的得与失。一幕幕的精心设计,一次次的绝妙操作,使事态一直按照他的思路发展。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点闪失,这使他感到欣慰。

在黑暗中林翔也感受到了孤寂,感到了一丝恐慌。最近一段时间,秋兰越来越多地参与了他在经营中的决策。现在竟然背着他和李瓶见面,大包大揽地敲定了让李瓶回宾馆继续当总经理的事宜,还一口答应了恢复李瓶的所有待遇。以促成李瓶和自己接触,加快他和李瓶离婚地步伐。尽管这件事不会影响林翔的布局,但他还是非常的反感。一个打工的女人如此的参政,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经商七年,林翔耳闻目睹了不少女人参政导致企业破产的实例。这种状况在林翔的头脑里慢慢形成了一种思维模式,因而他一直反对女人参政。他坚信无论多好的生意,一旦有女人介入决策,这个生意大多将会面临滑坡。本来他以为秋兰只是为了争风吃醋,现在看来决不仅限于此。不能把她想的那么简单,遇到适当的环境这个不甘寂寞的女人就能够掀起一场风波。

林翔举头仰望夜空,仰望着那被云遮住露出一点面孔的月亮,以及点缀着寂寞夜空的星星。他的目光企图望穿那夜色望见家乡,望见那个他爱过也恨过的初恋女人。然而目光在夜风中寸步难行,最终还是无法洞穿。他无奈地收回目光,然后缓缓地坐在了老板椅上,双手托着下巴两眼望着屋顶继续他的遐想。

高跟鞋敲击地的的声音由远而近,在门前突然停了下来。接着就传来了轻轻地敲门声。林翔诧异了一下,然后站起身向房门走去。

“吱呀”一声门开了,李瓶走了进来。她走路时扭动着微微翘起的臀部,光滑细嫩的手臂轻轻摩擦着纤细的腰枝。看得出她是经过精心地打扮。一头波浪式的长发自然的垂在粉面桃花的脸庞,脸上略施粉黛。一件低领口的浅黄套衫及鲜白色的短裙,将丰满的曲线完美地勾画出来。,姣白的脸蛋、鲜红唇膏下的薄薄樱唇红白分明、格外动人。雪白的脖子挂着一串价值菲浅的珍珠项链,圆润柔软的前胸挤出一道诱人的乳沟。腰肢的大力收缩凸显了胸部和臀部的弧线。短裙下露出了两条白皙的大腿,双脚踩在一双乳白的高跟鞋上。

女人到了三十岁,总是会对自己的容颜特别的担心。担心一夜之间忽然会美貌逝去,红颜变成白发。李瓶也不例外,她把自己的容颜看作是她的第二生命,用运动锻炼和高级化妆品延长着自己的青春。她经常看着自己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纤长的大腿以及挺拔的前胸暗自欢喜。并为为自己仍拥有光泽细嫩的皮肤,凸凹有致的身材感到自豪。如果把三十岁的女人称为少妇的话,那她很自信自己就是少妇中的精品。

李瓶弯弯的眼睛轻轻地扑闪着,似乎有些忐忑不安:“林翔,不管是不是你

让我来的,我还是来了。我们之间的事还是在我们之间解决为好,我不希望由别人传话,更不希望别人借入。”

李瓶的性感打扮真让林翔刮目相看了,他从来没想到她的暴露着装竟会使她焕发出如此的风韵和魅力。他不得不承认,性感是女人装扮自己的法宝。敢于暴露自己的女人,说明她对自己暴露的部位很自信。在认识秋兰以前,他们双方为李瓶的着装分歧很大,甚至以此为爆发点经常口角,多次险些造成婚姻破裂。   

李瓶是个很有主见的女人,她认为每个人可以有不同的审美观,但不能把自己的审美观强加给别人,也不希望别人粗暴地干涉自己。但夫妻之间就要例外,妻子打扮的漂亮是为了给自己的丈夫看。如果丈夫不爱看,妻子打扮的再漂亮也失去了意义。再说男人都把妻子视为私有的,不想让其私密处暴露,这也是一种正常的心里。所以自从和林翔相识后,尽管她没有改变自己的审美观,但她开始了妥协,开始了失去了自我,以林翔的审美为标准打扮自己。这次和林翔发生的矛盾,她预感到已经严重威胁了他们的婚姻。为了表示抗争,她没考虑林翔的感受,穿上了自己喜欢的衣服来见他。

林翔对李瓶的到来是有思想准备的,他知道她此行的目的。要回宾馆上班是在例行公务走过场,实质上已被秋兰定了调子。至于离婚他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他考虑得不成熟,至少说眼下他还不想离婚。

李瓶见林翔没有说话,很沉得住气。她已经判断出,秋兰和她见面不是林翔授意的,而且林翔对秋兰的做法是不满的,心里暗暗高兴。她暗暗告诫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不能流露出丝毫胸有成竹的迹象,否则会激怒林翔而毁了大事。其实作为女人她不能容许自己的丈夫有婚外情,单凭这一点她早就应该和林翔分手。但一想到离婚时能得到的财产,她还是不能满足自己的欲望。因而她会寻找最佳时机和林翔分手的,但眼下是要打败秋兰,巩固林翔妻子的地位。

李瓶缓缓地走道林翔的面前说道:“林翔,我听说最近你很辛苦,宾馆的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需要你操持。想起来都怪我不好,为了一时的情绪,即让你生气又让你劳累。还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回到宾馆为你分忧。”

林翔听了李瓶的话,似乎是找回了尊严:“李瓶,我没有什么生气的地方。人都是自私的,都是主观的为自己客观的为别人,没什么值得责怪的。你离开宾馆不仅是丢了年薪三十万,更重要的是你的能力因此得不到施展岂不可惜。你走了一个多月了,宾馆没什么变化还是照常运转,只不过是我稍微多操持了一点。”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7 09:2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24楼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7 09:2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25楼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7 09:2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26楼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552427#p=1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7 09:2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27楼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552427#p=2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7 09:2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28楼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7 09: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29楼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7 11:3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30楼

    二

太阳像一个桔红色的轮子在西边缓缓地落下,远处那些层层叠叠的高大建筑,都变成紫褐色的一抹涂在天际线上。母亲河的水波和天空的云彩也变成了血色,五颜六色地放出傍晚时候的光辉。

天已经完全黑了,林翔站在窗前遥望着远处的万家灯火。他沉淀自己的思绪,回味着围绕着宾馆歌舞厅事件发生的一切,反思在处理每一件事上的得与失。一幕幕的精心设计,一次次的绝妙操作,使事态一直按照他的思路发展。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点闪失,这使他感到欣慰。

在黑暗中林翔也感受到了孤寂,感到了一丝恐慌。最近一段时间,秋兰越来越多地参与了他在经营中的决策。现在竟然背着他和李瓶见面,大包大揽地敲定了让李瓶回宾馆继续当总经理的事宜,还一口答应了恢复李瓶的所有待遇。以促成李瓶和自己接触,加快他和李瓶离婚地步伐。尽管这件事不会影响林翔的布局,但他还是非常的反感。一个打工的女人如此的参政,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经商七年,林翔耳闻目睹了不少女人参政导致企业破产的实例。这种状况在林翔的头脑里慢慢形成了一种思维模式,因而他一直反对女人参政。他坚信无论多好的生意,一旦有女人介入决策,这个生意大多将会面临滑坡。本来他以为秋兰只是为了争风吃醋,现在看来决不仅限于此。不能把她想的那么简单,遇到适当的环境这个不甘寂寞的女人就能够掀起一场风波。

林翔举头仰望夜空,仰望着那被云遮住露出一点面孔的月亮,以及点缀着寂寞夜空的星星。他的目光企图望穿那夜色望见家乡,望见那个他爱过也恨过的初恋女人。然而目光在夜风中寸步难行,最终还是无法洞穿。他无奈地收回目光,然后缓缓地坐在了老板椅上,双手托着下巴两眼望着屋顶继续他的遐想。

高跟鞋敲击地的的声音由远而近,在门前突然停了下来。接着就传来了轻轻地敲门声。林翔诧异了一下,然后站起身向房门走去。

“吱呀”一声门开了,李瓶走了进来。她走路时扭动着微微翘起的臀部,光滑细嫩的手臂轻轻摩擦着纤细的腰枝。看得出她是经过精心地打扮。一头波浪式的长发自然的垂在粉面桃花的脸庞,脸上略施粉黛。一件低领口的浅黄套衫及鲜白色的短裙,将丰满的曲线完美地勾画出来。,姣白的脸蛋、鲜红唇膏下的薄薄樱唇红白分明、格外动人。雪白的脖子挂着一串价值菲浅的珍珠项链,圆润柔软的前胸挤出一道诱人的乳沟。腰肢的大力收缩凸显了胸部和臀部的弧线。短裙下露出了两条白皙的大腿,双脚踩在一双乳白的高跟鞋上。

女人到了三十岁,总是会对自己的容颜特别的担心。担心一夜之间忽然会美貌逝去,红颜变成白发。李瓶也不例外,她把自己的容颜看作是她的第二生命,用运动锻炼和高级化妆品延长着自己的青春。她经常看着自己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纤长的大腿以及挺拔的前胸暗自欢喜。并为为自己仍拥有光泽细嫩的皮肤,凸凹有致的身材感到自豪。如果把三十岁的女人称为少妇的话,那她很自信自己就是少妇中的精品。

李瓶弯弯的眼睛轻轻地扑闪着,似乎有些忐忑不安:“林翔,不管是不是你

让我来的,我还是来了。我们之间的事还是在我们之间解决为好,我不希望由别人传话,更不希望别人借入。”

李瓶的性感打扮真让林翔刮目相看了,他从来没想到她的暴露着装竟会使她焕发出如此的风韵和魅力。他不得不承认,性感是女人装扮自己的法宝。敢于暴露自己的女人,说明她对自己暴露的部位很自信。在认识秋兰以前,他们双方为李瓶的着装分歧很大,甚至以此为爆发点经常口角,多次险些造成婚姻破裂。   

李瓶是个很有主见的女人,她认为每个人可以有不同的审美观,但不能把自己的审美观强加给别人,也不希望别人粗暴地干涉自己。但夫妻之间就要例外,妻子打扮的漂亮是为了给自己的丈夫看。如果丈夫不爱看,妻子打扮的再漂亮也失去了意义。再说男人都把妻子视为私有的,不想让其私密处暴露,这也是一种正常的心里。所以自从和林翔相识后,尽管她没有改变自己的审美观,但她开始了妥协,开始了失去了自我,以林翔的审美为标准打扮自己。这次和林翔发生的矛盾,她预感到已经严重威胁了他们的婚姻。为了表示抗争,她没考虑林翔的感受,穿上了自己喜欢的衣服来见他。

林翔对李瓶的到来是有思想准备的,他知道她此行的目的。要回宾馆上班是在例行公务走过场,实质上已被秋兰定了调子。至于离婚他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他考虑得不成熟,至少说眼下他还不想离婚。

李瓶见林翔没有说话,很沉得住气。她已经判断出,秋兰和她见面不是林翔授意的,而且林翔对秋兰的做法是不满的,心里暗暗高兴。她暗暗告诫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不能流露出丝毫胸有成竹的迹象,否则会激怒林翔而毁了大事。其实作为女人她不能容许自己的丈夫有婚外情,单凭这一点她早就应该和林翔分手。但一想到离婚时能得到的财产,她还是不能满足自己的欲望。因而她会寻找最佳时机和林翔分手的,但眼下是要打败秋兰,巩固林翔妻子的地位。

李瓶缓缓地走道林翔的面前说道:“林翔,我听说最近你很辛苦,宾馆的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需要你操持。想起来都怪我不好,为了一时的情绪,即让你生气又让你劳累。还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回到宾馆为你分忧。”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7 11: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31楼

      二

太阳像一个桔红色的轮子在西边缓缓地落下,远处那些层层叠叠的高大建筑,都变成紫褐色的一抹涂在天际线上。母亲河的水波和天空的云彩也变成了血色,五颜六色地放出傍晚时候的光辉。

天已经完全黑了,林翔站在窗前遥望着远处的万家灯火。他沉淀自己的思绪,回味着围绕着宾馆歌舞厅事件发生的一切,反思在处理每一件事上的得与失。一幕幕的精心设计,一次次的绝妙操作,使事态一直按照他的思路发展。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点闪失,这使他感到欣慰。

在黑暗中林翔也感受到了孤寂,感到了一丝恐慌。最近一段时间,秋兰越来越多地参与了他在经营中的决策。现在竟然背着他和李瓶见面,大包大揽地敲定了让李瓶回宾馆继续当总经理的事宜,还一口答应了恢复李瓶的所有待遇。以促成李瓶和自己接触,加快他和李瓶离婚地步伐。尽管这件事不会影响林翔的布局,但他还是非常的反感。一个打工的女人如此的参政,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经商七年,林翔耳闻目睹了不少女人参政导致企业破产的实例。这种状况在林翔的头脑里慢慢形成了一种思维模式,因而他一直反对女人参政。他坚信无论多好的生意,一旦有女人介入决策,这个生意大多将会面临滑坡。本来他以为秋兰只是为了争风吃醋,现在看来决不仅限于此。不能把她想的那么简单,遇到适当的环境这个不甘寂寞的女人就能够掀起一场风波。

林翔举头仰望夜空,仰望着那被云遮住露出一点面孔的月亮,以及点缀着寂寞夜空的星星。他的目光企图望穿那夜色望见家乡,望见那个他爱过也恨过的初恋女人。然而目光在夜风中寸步难行,最终还是无法洞穿。他无奈地收回目光,然后缓缓地坐在了老板椅上,双手托着下巴两眼望着屋顶继续他的遐想。

高跟鞋敲击地的的声音由远而近,在门前突然停了下来。接着就传来了轻轻地敲门声。林翔诧异了一下,然后站起身向房门走去。

“吱呀”一声门开了,李瓶走了进来。她走路时扭动着微微翘起的臀部,光滑细嫩的手臂轻轻摩擦着纤细的腰枝。看得出她是经过精心地打扮。一头波浪式的长发自然的垂在粉面桃花的脸庞,脸上略施粉黛。一件低领口的浅黄套衫及鲜白色的短裙,将丰满的曲线完美地勾画出来。,姣白的脸蛋、鲜红唇膏下的薄薄樱唇红白分明、格外动人。雪白的脖子挂着一串价值菲浅的珍珠项链,圆润柔软的前胸挤出一道诱人的乳沟。腰肢的大力收缩凸显了胸部和臀部的弧线。短裙下露出了两条白皙的大腿,双脚踩在一双乳白的高跟鞋上。

女人到了三十岁,总是会对自己的容颜特别的担心。担心一夜之间忽然会美貌逝去,红颜变成白发。李瓶也不例外,她把自己的容颜看作是她的第二生命,用运动锻炼和高级化妆品延长着自己的青春。她经常看着自己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纤长的大腿以及挺拔的前胸暗自欢喜。并为为自己仍拥有光泽细嫩的皮肤,凸凹有致的身材感到自豪。如果把三十岁的女人称为少妇的话,那她很自信自己就是少妇中的精品。

李瓶弯弯的眼睛轻轻地扑闪着,似乎有些忐忑不安:“林翔,不管是不是你

让我来的,我还是来了。我们之间的事还是在我们之间解决为好,我不希望由别人传话,更不希望别人借入。”

李瓶的性感打扮真让林翔刮目相看了,他从来没想到她的暴露着装竟会使她焕发出如此的风韵和魅力。他不得不承认,性感是女人装扮自己的法宝。敢于暴露自己的女人,说明她对自己暴露的部位很自信。在认识秋兰以前,他们双方为李瓶的着装分歧很大,甚至以此为爆发点经常口角,多次险些造成婚姻破裂。   

李瓶是个很有主见的女人,她认为每个人可以有不同的审美观,但不能把自己的审美观强加给别人,也不希望别人粗暴地干涉自己。但夫妻之间就要例外,妻子打扮的漂亮是为了给自己的丈夫看。如果丈夫不爱看,妻子打扮的再漂亮也失去了意义。再说男人都把妻子视为私有的,不想让其私密处暴露,这也是一种正常的心里。所以自从和林翔相识后,尽管她没有改变自己的审美观,但她开始了妥协,开始了失去了自我,以林翔的审美为标准打扮自己。这次和林翔发生的矛盾,她预感到已经严重威胁了他们的婚姻。为了表示抗争,她没考虑林翔的感受,穿上了自己喜欢的衣服来见他。

林翔对李瓶的到来是有思想准备的,他知道她此行的目的。要回宾馆上班是在例行公务走过场,实质上已被秋兰定了调子。至于离婚他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他考虑得不成熟,至少说眼下他还不想离婚。

李瓶见林翔没有说话,很沉得住气。她已经判断出,秋兰和她见面不是林翔授意的,而且林翔对秋兰的做法是不满的,心里暗暗高兴。她暗暗告诫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不能流露出丝毫胸有成竹的迹象,否则会激怒林翔而毁了大事。其实作为女人她不能容许自己的丈夫有婚外情,单凭这一点她早就应该和林翔分手。但一想到离婚时能得到的财产,她还是不能满足自己的欲望。因而她会寻找最佳时机和林翔分手的,但眼下是要打败秋兰,巩固林翔妻子的地位。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7 16:2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32楼

    二

太阳像一个桔红色的轮子在西边缓缓地落下,远处那些层层叠叠的高大建筑,都变成紫褐色的一抹涂在天际线上。母亲河的水波和天空的云彩也变成了血色,五颜六色地放出傍晚时候的光辉。

天已经完全黑了,林翔站在窗前遥望着远处的万家灯火。他沉淀自己的思绪,回味着围绕着宾馆歌舞厅事件发生的一切,反思在处理每一件事上的得与失。一幕幕的精心设计,一次次的绝妙操作,使事态一直按照他的思路发展。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点闪失,这使他感到欣慰。

在黑暗中林翔也感受到了孤寂,感到了一丝恐慌。最近一段时间,秋兰越来越多地参与了他在经营中的决策。现在竟然背着他和李瓶见面,大包大揽地敲定了让李瓶回宾馆继续当总经理的事宜,还一口答应了恢复李瓶的所有待遇。以促成李瓶和自己接触,加快他和李瓶离婚地步伐。尽管这件事不会影响林翔的布局,但他还是非常的反感。一个打工的女人如此的参政,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经商七年,林翔耳闻目睹了不少女人参政导致企业破产的实例。这种状况在林翔的头脑里慢慢形成了一种思维模式,因而他一直反对女人参政。他坚信无论多好的生意,一旦有女人介入决策,这个生意大多将会面临滑坡。本来他以为秋兰只是为了争风吃醋,现在看来决不仅限于此。不能把她想的那么简单,遇到适当的环境这个不甘寂寞的女人就能够掀起一场风波。

林翔举头仰望夜空,仰望着那被云遮住露出一点面孔的月亮,以及点缀着寂寞夜空的星星。他的目光企图望穿那夜色望见家乡,望见那个他爱过也恨过的初恋女人。然而目光在夜风中寸步难行,最终还是无法洞穿。他无奈地收回目光,然后缓缓地坐在了老板椅上,双手托着下巴两眼望着屋顶继续他的遐想。

高跟鞋敲击地的的声音由远而近,在门前突然停了下来。接着就传来了轻轻地敲门声。林翔诧异了一下,然后站起身向房门走去。

“吱呀”一声门开了,李瓶走了进来。她走路时扭动着微微翘起的臀部,光滑细嫩的手臂轻轻摩擦着纤细的腰枝。看得出她是经过精心地打扮。一头波浪式的长发自然的垂在粉面桃花的脸庞,脸上略施粉黛。一件低领口的浅黄套衫及鲜白色的短裙,将丰满的曲线完美地勾画出来。,姣白的脸蛋、鲜红唇膏下的薄薄樱唇红白分明、格外动人。雪白的脖子挂着一串价值菲浅的珍珠项链,圆润柔软的前胸挤出一道诱人的乳沟。腰肢的大力收缩凸显了胸部和臀部的弧线。短裙下露出了两条白皙的大腿,双脚踩在一双乳白的高跟鞋上。

女人到了三十岁,总是会对自己的容颜特别的担心。担心一夜之间忽然会美貌逝去,红颜变成白发。李瓶也不例外,她把自己的容颜看作是她的第二生命,用运动锻炼和高级化妆品延长着自己的青春。她经常看着自己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纤长的大腿以及挺拔的前胸暗自欢喜。并为为自己仍拥有光泽细嫩的皮肤,凸凹有致的身材感到自豪。如果把三十岁的女人称为少妇的话,那她很自信自己就是少妇中的精品。

李瓶弯弯的眼睛轻轻地扑闪着,似乎有些忐忑不安:“林翔,不管是不是你

让我来的,我还是来了。我们之间的事还是在我们之间解决为好,我不希望由别人传话,更不希望别人借入。”

李瓶的性感打扮真让林翔刮目相看了,他从来没想到她的暴露着装竟会使她焕发出如此的风韵和魅力。他不得不承认,性感是女人装扮自己的法宝。敢于暴露自己的女人,说明她对自己暴露的部位很自信。在认识秋兰以前,他们双方为李瓶的着装分歧很大,甚至以此为爆发点经常口角,多次险些造成婚姻破裂。   

李瓶是个很有主见的女人,她认为每个人可以有不同的审美观,但不能把自己的审美观强加给别人,也不希望别人粗暴地干涉自己。但夫妻之间就要例外,妻子打扮的漂亮是为了给自己的丈夫看。如果丈夫不爱看,妻子打扮的再漂亮也失去了意义。再说男人都把妻子视为私有的,不想让其私密处暴露,这也是一种正常的心里。所以自从和林翔相识后,尽管她没有改变自己的审美观,但她开始了妥协,开始了失去了自我,以林翔的审美为标准打扮自己。这次和林翔发生的矛盾,她预感到已经严重威胁了他们的婚姻。为了表示抗争,她没考虑林翔的感受,穿上了自己喜欢的衣服来见他。

林翔对李瓶的到来是有思想准备的,他知道她此行的目的。要回宾馆上班是在例行公务走过场,实质上已被秋兰定了调子。至于离婚他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他考虑得不成熟,至少说眼下他还不想离婚。

李瓶见林翔没有说话,很沉得住气。她已经判断出,秋兰和她见面不是林翔授意的,而且林翔对秋兰的做法是不满的,心里暗暗高兴。她暗暗告诫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不能流露出丝毫胸有成竹的迹象,否则会激怒林翔而毁了大事。其实作为女人她不能容许自己的丈夫有婚外情,单凭这一点她早就应该和林翔分手。但一想到离婚时能得到的财产,她还是不能满足自己的欲望。因而她会寻找最佳时机和林翔分手的,但眼下是要打败秋兰,巩固林翔妻子的地位。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8 09: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33楼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8 09: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34楼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8 10:2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35楼

     二

太阳像一个桔红色的轮子在西边缓缓地落下,远处那些层层叠叠的高大建筑,都变成紫褐色的一抹涂在天际线上。母亲河的水波和天空的云彩也变成了血色,五颜六色地放出傍晚时候的光辉。

天已经完全黑了,林翔站在窗前遥望着远处的万家灯火。他沉淀自己的思绪,回味着围绕着宾馆歌舞厅事件发生的一切,反思在处理每一件事上的得与失。一幕幕的精心设计,一次次的绝妙操作,使事态一直按照他的思路发展。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点闪失,这使他感到欣慰。

在黑暗中林翔也感受到了孤寂,感到了一丝恐慌。最近一段时间,秋兰越来越多地参与了他在经营中的决策。现在竟然背着他和李瓶见面,大包大揽地敲定了让李瓶回宾馆继续当总经理的事宜,还一口答应了恢复李瓶的所有待遇。以促成李瓶和自己接触,加快他和李瓶离婚地步伐。尽管这件事不会影响林翔的布局,但他还是非常的反感。一个打工的女人如此的参政,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经商七年,林翔耳闻目睹了不少女人参政导致企业破产的实例。这种状况在林翔的头脑里慢慢形成了一种思维模式,因而他一直反对女人参政。他坚信无论多好的生意,一旦有女人介入决策,这个生意大多将会面临滑坡。本来他以为秋兰只是为了争风吃醋,现在看来决不仅限于此。不能把她想的那么简单,遇到适当的环境这个不甘寂寞的女人就能够掀起一场风波。

林翔举头仰望夜空,仰望着那被云遮住露出一点面孔的月亮,以及点缀着寂寞夜空的星星。他的目光企图望穿那夜色望见家乡,望见那个他爱过也恨过的初恋女人。然而目光在夜风中寸步难行,最终还是无法洞穿。他无奈地收回目光,然后缓缓地坐在了老板椅上,双手托着下巴两眼望着屋顶继续他的遐想。

高跟鞋敲击地的的声音由远而近,在门前突然停了下来。接着就传来了轻轻地敲门声。林翔诧异了一下,然后站起身向房门走去。

“吱呀”一声门开了,李瓶走了进来。她走路时扭动着微微翘起的臀部,光滑细嫩的手臂轻轻摩擦着纤细的腰枝。看得出她是经过精心地打扮。一头波浪式的长发自然的垂在粉面桃花的脸庞,脸上略施粉黛。一件低领口的浅黄套衫及鲜白色的短裙,将丰满的曲线完美地勾画出来。,姣白的脸蛋、鲜红唇膏下的薄薄樱唇红白分明、格外动人。雪白的脖子挂着一串价值菲浅的珍珠项链,圆润柔软的前胸挤出一道诱人的乳沟。腰肢的大力收缩凸显了胸部和臀部的弧线。短裙下露出了两条白皙的大腿,双脚踩在一双乳白的高跟鞋上。

女人到了三十岁,总是会对自己的容颜特别的担心。担心一夜之间忽然会美貌逝去,红颜变成白发。李瓶也不例外,她把自己的容颜看作是她的第二生命,用运动锻炼和高级化妆品延长着自己的青春。她经常看着自己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纤长的大腿以及挺拔的前胸暗自欢喜。并为为自己仍拥有光泽细嫩的皮肤,凸凹有致的身材感到自豪。如果把三十岁的女人称为少妇的话,那她很自信自己就是少妇中的精品。

李瓶弯弯的眼睛轻轻地扑闪着,似乎有些忐忑不安:“林翔,不管是不是你

让我来的,我还是来了。我们之间的事还是在我们之间解决为好,我不希望由别人传话,更不希望别人借入。”

李瓶的性感打扮真让林翔刮目相看了,他从来没想到她的暴露着装竟会使她焕发出如此的风韵和魅力。他不得不承认,性感是女人装扮自己的法宝。敢于暴露自己的女人,说明她对自己暴露的部位很自信。在认识秋兰以前,他们双方为李瓶的着装分歧很大,甚至以此为爆发点经常口角,多次险些造成婚姻破裂。   

李瓶是个很有主见的女人,她认为每个人可以有不同的审美观,但不能把自己的审美观强加给别人,也不希望别人粗暴地干涉自己。但夫妻之间就要例外,妻子打扮的漂亮是为了给自己的丈夫看。如果丈夫不爱看,妻子打扮的再漂亮也失去了意义。再说男人都把妻子视为私有的,不想让其私密处暴露,这也是一种正常的心里。所以自从和林翔相识后,尽管她没有改变自己的审美观,但她开始了妥协,开始了失去了自我,以林翔的审美为标准打扮自己。这次和林翔发生的矛盾,她预感到已经严重威胁了他们的婚姻。为了表示抗争,她没考虑林翔的感受,穿上了自己喜欢的衣服来见他。

林翔对李瓶的到来是有思想准备的,他知道她此行的目的。要回宾馆上班是在例行公务走过场,实质上已被秋兰定了调子。至于离婚他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他考虑得不成熟,至少说眼下他还不想离婚。

李瓶见林翔没有说话,很沉得住气。她已经判断出,秋兰和她见面不是林翔授意的,而且林翔对秋兰的做法是不满的,心里暗暗高兴。她暗暗告诫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不能流露出丝毫胸有成竹的迹象,否则会激怒林翔而毁了大事。其实作为女人她不能容许自己的丈夫有婚外情,单凭这一点她早就应该和林翔分手。但一想到离婚时能得到的财产,她还是不能满足自己的欲望。因而她会寻找最佳时机和林翔分手的,但眼下是要打败秋兰,巩固林翔妻子的地位。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8 10: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36楼

李瓶缓缓地走道林翔的面前说道:“林翔,我听说最近你很辛苦,宾馆的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需要你操持。想起来都怪我不好,为了一时的情绪,即让你生气又让你劳累。还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回到宾馆为你分忧。”

林翔听了李瓶的话,似乎是找回了尊严:“李瓶,我没有什么生气的地方。人都是自私的,都是主观的为自己客观的为别人,没什么值得责怪的。你离开宾馆不仅是丢了年薪三十万,更重要的是你的能力因此得不到施展岂不可惜。你走了一个多月了,宾馆没什么变化还是照常运转,只不过是我稍微多操持了一点。”

李瓶急忙解释:“林翔,你误解了,我不是说宾馆离开了我就不能运转了。我是说即便我什么都不会,也还是对天海的环境很熟悉。如果能继续能经营宾馆,你就可以有充足的经历忙其他大事了。再说句你不要误解的话,这个宾馆虽然是你的。但取得的效益和我有直接的关系,因为我们是夫妻,我一年得到的三十万的收入也是拿回我们的家中。这是实实在在的话,也是实实在在的现实。”

林翔听着很舒服,他佩服李瓶能折能弯的气度和恰到好处的外交辞令。要是用好了,她不仅是宾馆看家护院的经理,更何能是自己事业上得力的参谋和助手。但也能听出她紧紧抓住他们的夫妻关系,既想恢复宾馆经理的职位,又想维系夫妻关系的意图。但想到他们之间的感情,以及还有个秋兰的存在,他还是犹豫了。

林翔很老练,他没忙于说出结论。他知道这件事情会在他和她之间产生一道裂痕。尽管她的话说得很动听,但大部分话是违心的,今后他们之间会产生一种无形的距离和隔阂。面对这种现状怎么能谈到让她独挡一面呢?又怎么能委以她重任干大事呢?他想用提高她的待遇缝合这个裂痕,但想了想这不是办法也达不到目的。金钱不是万能的,它买不到人的情感,它不能让时间倒流。

林翔还在沉默,似乎仍在犹豫。从林翔的眼神中,李瓶似乎感悟到什么信息,

心中未免有些着急。随着时间的推移林翔仍没有反应,她的心开始慌乱起来。

李瓶终于沉不住气了,她鼓足了勇气说到:“林翔,如果你有什么苦衷的话,我可以理解。尽管我非常想回宾馆工作,但不能为了满足我的希望而破坏了大局,为了我一个人的希望而让其他人感感到不适。如果是因为我们今后的关系,我明确地告诉你,我不会和你离婚,我永远都是你的妻子。”

李瓶的话很坚决,也很凄惨,林翔的心微微一动。她对他所从事的工作是热爱的,对他的感情是真诚的。但他们之间的感情危机是历史造成的,也是无法改变的。眼下再说这些已经没有实际意义了,也不能说出自己矛盾的心理。能做的就是怎样暂时处理好这件事,因为用语言已经无法填平他们之间的裂痕。

林翔说道:李瓶,我既没有为难的地方也没有苦衷,更没有难言之隐。我想我们现在还是夫妻,夫妻之间有些距离是正常的。比如说在看待美与丑,好与坏等标准上的差距总是不能一致,但这不影响我们之间的夫妻关系。随着我们观念上的变化,这个距离会逐渐消失的。你刚才说到离婚,说你永远是我的妻子,我不知道这是从何谈起。目前我还不想离婚,但要说你永远是我的妻子,似乎又绝对了。我的话你应该能听懂,现在听不懂没关系,以后慢慢思考就能听懂。”

李瓶当然听懂了林翔的话,尽管林翔的话是隐晦的,但却明确地回答了自己的两个问题。她激动了,兴奋地扑向了林翔那宽阔的臂膀哭了起来。林翔一愣,他没有想到李瓶会这么冲动。仔细一想也很正常,毕竟渴望变为了现实。他轻轻地推开李瓶,拿起一条毛巾递给她。

李瓶的脸上失望一闪即逝,她急忙掩饰着:“林翔,明天我就上班吧,看着你整天的奔波在宾馆的楼上楼下,我在家里实在坐不住。”  

林翔点了点头:“好吧,你上班后我也好到外面跑跑,也许能找到好的项目。有关绑架秋兰的一些善后事宜,你就不要走脑子了由我来完成。不过丑话说在前面,我是老板,你对我的指令必须做到令行禁止,无条件的服从。对秋兰你一定要忍让,不能坏了我的大事。”

李瓶明知故问:“林翔,你把我搞糊涂了,什么绑架秋兰的一些善后事宜?是不是我又做错了什么事,让你这么大动肝火?”

林翔微微一笑:“李瓶,你真有些神经过敏,我的话有两层意思。一是要服从我,即便是我错了也要先执行。二是不能参政,把精力放在完成好我交办的工作上。至于绑架秋兰的善后事宜,是说还留下一些未了事宜,这和你没关系。”

李瓶先是一愣,随后会心地笑了起来:“今晚回家吧,我等你!”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8 10:3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37楼


        三

夜幕降临,满天星斗一眨一眨的,盈满的月亮向大地撒下银白色的光芒。五彩缤纷的灯光把喧嚣了一天的城市妆扮得五彩缤纷,商家的字号在流光溢彩的霓虹灯下,璀璨生辉。天海的夏夜有着令人心动的风情,这晚上有着好风明月,正是情侣们在花前月下窃窃私语的大好时光。

秋兰却没有这样的好心情,她躺在卧室宽大的床上,脸上显得烦躁不安。乌黑的长发扎成马尾拖在雪白的枕头上,双手弯曲着放在小腹上,胸部随着呼吸加重起伏。不时烦躁地翻动着身体,正在努力沉淀自己的思绪,但仍感到的只是郁闷和孤寂。看着眼前发生的,回忆亲身经历的,愤怒和嫉妒在心中不断地涌动。尽管费劲了心机,但李瓶不但官复原职,而且还继续做她的林太太,她感到自己危机重重。事实告诉她,自己在这轮争斗中失败了,而且败得很惨。

秋兰已经无法入睡了,于是掀开毛巾被一骨碌翻身下床来到窗前。面对皎洁的月亮和繁星点点的夜空,脸上却透出丝丝的忧愁和哀怨。她的心绪在翻滚,长长的细细的香烟又出现在纤纤玉指间,多少夹带了一丝女性的幽怨。人们说没有心痛的女人是不会吸烟的,是啊,她在心痛。曾经深爱的人已离她而去。往事如烟,旧梦难寻,失去的已经失去了,做错的已经做错了,只有用烟麻醉自己。

秋兰想起林翔,心头不禁升腾起一股酸酸的味道。她做他的情人已经一年多了,尽管他对她一直都很好,但在关键时刻还是偏向了他那有名分的妻子。虽然她知道他在处理这个问题上的道理,但因为这涉及到了她的命运,还是对他存在强烈的不满。鬼才相信他那种所谓“特殊环境”的解释,以后决不能不能被同样的谎言再欺骗了。

自从和林翔相识以来,秋兰就有思想准备要和另一个女人共同分享林翔。但当客观环境发生变化的时候,她又是那么的不情愿。她是很实际的女人,当初他认为只有委身于有钱的老板、有权的高官才能很快过上富有的日子。在付之于行动的一年中,她已经逐步完成自己的计划。目前已具备了挤走李瓶,独占林翔并取得名分的条件。所以她还要实施新的策略,加快步伐彻底实现自己的计划。

仔细一想,秋兰也觉得她也太急于求成了。自己本身就是一个第三者,正在为取得名分努力着。这是一件复杂的工程,哪能轻而易举的成功。失败后还要总结原因再次开始时,取得名分固然很重要,但取得名分绝非是简单的事情。只要在林翔的心里保持着一席之地,就有可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情场上的女人,难啊!作为“二奶”要击败“老大”取得名分的女人,更难

啊!此时她脸上显露出的表情,是与年轻女人不相符的深谋远虑和老成奸诈。孤寂的窗前,烟是放纵的。痛苦总是燃烧在唇间,悲伤总是在指间灰飞烟灭,从而形成了一种沧桑。人类最大的悲哀就是欲望,特别是那些根本达不到的欲望。

烟渐渐飘散,飘不散的是她的固执和幻想。她在思索着对策,觉得在林翔面前不能露出丝毫不满,再也不能提及起这件事。否则就又把林翔向李瓶的怀里推近了一步。要发挥自己的强项和李平竞争,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都要想办法让林翔离不开自己,以待时机全面反攻。对那个李瓶要转变态度。让她感觉到自己是她手下的败将,而且再没有还手之力了,然后寻找战机将其置于死地。
秋兰企图望穿那夜色,然而目光在冰冷的夜风中寸步难行,最终还是无法洞穿。看着此时被云彩暂时遮住只露出一点面孔的月亮,她企图捕捉它原有的皎洁,然而她失望了。只是看到忽明忽暗的星星,点点般般点缀着寂寞的夜空。于是她在寂静的夜里,伴着轻轻吹进的夜风中默默的哭泣,泪水顺着脸颊流到嘴里。  

秋兰的心态沉浸在沉重中,思维依旧还有些混乱。想起她要在李瓶面前装出一副失败的样子,心中还是有些不甘。卧室的门口响起了脚步声,她对这个脚步声很熟悉。是他,一定是林翔,那是响在她心房深处的脚步。当钥匙在门锁中转动时,她的心中突然起了一个念头,于是急忙躺到床上。
林翔走进房间时,秋兰竭力装做双目紧闭拥被而眠,表现出一副海棠春睡的动人模样。她感到他的脚步近了,感到他轻轻地揭开了她的被子,才想起自己只穿着睡裙。虽然他们已经有了两次肌肤之亲,但她的心依旧怦怦跳个不停。因为这样的躯体将再一次呈现在他面前,或许能给她带来好运。

林翔伏下身体在秋兰的脸上轻吻了一下,然后坐在了她的身边。秋兰一接触到林翔的嘴唇,全身立时轻轻地颤了一下。秀丽的睫毛一阵抖动,但依然是双目紧闭的装睡。他肯定知道她是在装睡了却没有点破,只是他搂着她的肩头。她的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等到再也无法保持睡姿时终于睁开双眼。床单被揉的皱了,原本盖着身子的毛巾被被早无声无息地滑到了地上。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8 10: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38楼

林翔尴尬解释着:“秋兰,是不是在生闷气了。有些事不能操持过急,如果操持急了往往会欲速则不达。其实这是我在特殊情况下的缓兵之计。我担心你情绪不好,散了会就急忙赶来看看你。”

秋兰一脸笑容顽皮地说道:“林总,我能生什么闷气。您说的这些道理我早就明白,况且您在特殊情况下做出某种决策肯定有道理的。我是了解您的,就是暂时不理解,也没什么不开心的。”

林翔觉得秋兰貌似豁达中隐藏着不满:“秋兰,是不是感到自己很委屈?是不是觉得我让你失望了?”

秋兰摇摇头:“林总,我没什么委屈的,更没感到您做得有什么不妥。李瓶本来就是宾馆的经理,她被撤了职已经起到警示作用了。如果不让她官复原职,那您的事业可就真的损失了一员大将,还是应该物尽其用。好了,我们不说这个话题了,您是不是不走了?”

林翔摇摇头:“秋兰,我要回家一趟,把宾馆的工作向李瓶交接一下。我给你买了些苹果,今天晚上睡个好觉,再见。”

秋兰望着林翔的背影更加恼怒了,她随手把整篮的苹果扔在地上。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棂,透过淡雅的兰花窗帘,照在一张双人床上。微风吹拂着白色的窗帘,看起来就像白色的波浪。室内散落着女人的衣物,沙发上有重叠的白色预警,就连床褥都是凌乱不堪的。

李瓶躺在床上,白嫩的身躯盖着被单一动也不动。肩头上可以看见林翔留下的痕迹,嫣红的指痕、赤红的吮吻印记,仿佛都在无声地宣告着昨夜这里发生的事情。双眸眨动了两下,深深满足地长长出了一口气。随后轻轻地哼起莫名的旋律,顿时感觉天地皆春万物皆暖。她的意识有些模糊,感觉像躺在软绵棉的云朵里。一双大大的美眸看得出哭过的痕迹,柔嫩的嘴也有些肿胀,感觉有些疼痛。

李瓶揪起了被单,撑起起身子下床,但她的双腿开始无力地颤抖酸痛。她缓缓地走进了浴室站在莲蓬头下,任热水冲击着自己的肌肤。水银境里显现出她的胴体,优美的曲线,丰满而挺实的前胸,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双腿透出成熟女人的丰韵。她陶醉的闭上眼睛,任凭身上的水珠顺着自己光滑凝脂般的肌体流淌着。

昨晚所发生的事情如同排山倒海回到她的记忆之中,林翔抱着她咬住她的嘴唇。她倔强又饱受委屈的泪水滚落在双颊,顺着她雪白的颈项淌落,犹如断了线的珍珠般收不住,止不了。她知道这不是林翔对她的情感,而是作为男人本能的需求。尽管这样,她依然觉得瞬间的幸福。

林翔情不自禁地把李瓶扑倒在床上,仔细欣赏她的躯体。柔和的灯光下,她的肌肤更加洁白无暇。她闭着眼睛,脸上似乎泛起了红晕。他从头到脚地欣赏她的曲线,手指也随着目光沿着美体轻轻滑动,用触觉再次体验自然赋予女人的美丽。她似乎感到又遇到了机遇,顿时恢复了自信。

黑暗的夜里她像条蛇似的扭动,零乱的长发散如星光四射,微红的嘴唇轻轻张开,吐出娇柔万般的呻吟。时间在她的兴奋中慢慢地溜走,像一缕轻纱无声无息的飘过她的脸颊,这种感觉让她兴奋,让她激动。激烈的搏杀好似持续了一个世纪,两个不同的喘息声组成了一曲优美激越的乐章。他们终于倦了,累了。他轻抚着她疲倦而敏感的肌肤,但此时他们的感情哭了。

风暴过后的房间里出奇地安静,李瓶半闭着眼睛小猫般依偎在林翔的身边,也许是暴风骤雨让她筋疲力尽,也许是正在回味那狂野的原始激情。而她点燃香烟慢慢抽着,看着嘴里吐出的烟雾慢慢在房间里散开。   

李瓶一直想要林翔的拥抱,这已经不是一两天了。但他真正抱了她之后,她心里却觉得更想哭泣,更加悲伤了呢?他将她紧紧抱住后,她却将脸埋在被子里嘤嘤地哭泣了起来,就像最无助的孩子般流泪不止。为什么他们之间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如果她不曾遇见过他,是不是就不会有那么多悲伤了?如果他能够爱着她的话,是不是她的悲伤就会少一点?她是个喜欢探索的人,总是觉得一切的纷扰一定要沉淀一段时光后再回头看,所有的记忆才从模糊变成鲜明,一切才变得清晰。

此时李瓶披着浴巾走出浴室,慢慢地走到阳台的窗户前。半开的窗透进一阵清凉的风拂过她的脸颊,将她的长发吹散。她用手将发丝掠到耳后,回味着几天来所发生的事情。不管怎么样,在这次和秋的较量中,自己是胜利者。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8 10:3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39楼

第九章 山雨欲来

这是一条很安静的路,没有闹市区的喧嚣。住房也还保持着原始的状态,没有高楼大厦,也没有私家停车场。路边的几棵老槐树生命力极强,据说已有几十年的历史了。最高的建筑不过是两层的小楼,楼道里很黑,木制的楼道走起来发出咚咚的声音。  

天空阴雨绵绵的,这糟糕的天气已经持续好几天了。这会儿居然还下起了大雨,更没有一点转晴的迹象了。张薇租住的房间里光线幽暗,此时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天空阴沉得可怕,她无限惆怅看着窗外雨中的世界。

由于连续几天都下雨,加上歌舞厅被砸,这些日子天海歌舞厅的客人大幅度下降。致使相关人员的收入也在下降,歌手张薇也是其中的一个。她在苦思冥想增加收入,想起了见过一面的林翔。当初,她的一曲软绵绵的“爱你在心口难开”强烈地震撼了他的心弦。他大叫一声:“好!”同时用八百八十八元买了一个花篮,叫两名男侍应生抬到她的面前。那是她演艺生涯中,最风光的一次。   

这阔绰大方的礼物,立刻引起了张薇的注意。当她走下台来向林翔道谢时,惊讶地发现,这个远近闻名的大老板竟是那样地风度翩翩。因此当林翔邀请她跳舞时,她有些迫不及待地投向林翔的怀抱。几曲终了,张薇的杏核眼里已流出了绵绵情意。张薇何许人也?林翔心中立刻明白,这个女人是个烂熟的桃子。   

张薇出生在江西一个偏僻的山村,小时候就喜欢唱歌,高中还没毕业就被选入地区业余宣传队当了歌唱演员。三年后她有了名气,但名声不怎么好。据说她和一些乡长、县长都零距离地接触。还有人说,她还在一家宾馆包过房,专门利用公休日或节假日,接待那些平时对她垂涎三尺的男人们。这些事很快就传到了社会上,她的身价大跌。于是她不得不背井离乡,来到了天海。

天海歌舞团招聘演员时,对她有些争论。评委们对她的歌声是满意的,但对她在舞台上的着装和习惯动作给予了否定。原因是服装过于暴露,动作过于放荡。但最后还是录取了她。可一年下来,她在歌坛还是没什么名气。眼看着自己脸上的皱纹越来越多了,她再也沉不住气了,决定重操旧业,也许还能傍上个大款呢。

林翔是腰缠万贯的大款,要是能傍上他,肯定就有出头之日了,张薇经常这么痴迷地想。所以林翔成了她锁定的主攻目标。从那以后经常去天海宾馆的酒吧里喝果汁,等待林翔出现。可惜林翔一直没有出现。前几天她突发奇想,何不直接去敲林翔在酒店房间的门呢?于是她从前天当晚开始行动,谁知连续两天又遇到了这种鬼天气。

稍有姿色的女人,骨子里就有种倾向于好吃懒做的思维。社会上的环境,人际关系往往被扭曲。用张薇的话说就是要钱就不能要脸,要脸就别要钱。她很清楚,男人在对待男女之事时,有一点是永恒的。只要女人的模样不是长得让男人反感,撒娇总会在男人身上起作用。如果条件许可,男人是很容易被拉下水的。        

黯淡的星光透过落地的玻璃窗,洒进了天海宾馆林翔的办公室里。可能是刚洗过澡,他坐在沙发上仅在腰间围了条浴巾。一边惬意地抽着香烟,一边悠闲地看着电视。他身材高大,肤色较黑,脸上镶嵌的一双大眼睛不停地转动,微微凸出的肚子随着他的呼吸颤动着。

正在他聚精会神看电视的时候,从套房门口传来了敲门声。林翔诧异了一下,然后起身穿上拖鞋向房门走去。

“吱呀”一声,门开了,张薇走了进来。她身材非常娇小,看上去显得很柔弱。小脸嫩嫩的,笑起来会现出两个小酒窝。灯光下,黑色的上衣把前胸裹很紧,黑色的短裙紧紧箍着小巧而又丰满的臀部。眼睛里流露着一种羞却,一种期待。

林翔认识这个性感的女人,知道她是天海市歌舞团的歌唱演员,刚刚下海到夜总会当歌手,但不知为什么突然进了他的房间。

张薇进后门笑着说道:“林总,我这个不速之客是不是不受欢迎?您劳累一天了,我能否为您按摩一下,让您放松放松。”

林翔看了她一眼:“张薇,你也是个小有名气的歌星了,什么时候改行做了按摩师?太可惜了!不过,你既然来了,我倒要领教一下你的按摩水平。”

张薇听后即高兴又心虚。高兴的是她轻而易举地就接触了林翔,心虚的是她根本就不会按摩,只是想通过按摩缠上林翔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她走到沙发的背后开始左一下、右一下地在林翔身上胡乱揉动着。

过了一会儿,林翔开始皱起眉头了,好像是对她的按摩手法不太适应。他感到一种厌倦,没有一点激情。他终于忍不住了,便翻身坐了起来。

林翔将几张百元大钞扔在了床上说道“张薇,你的按摩手法我不太适应,你可以走了。”

张薇没有去拿钱,而是直接道出了自己的目的:“林总,你说的对,我根本就不会按摩。我是想跟着您发展,不知道您能否收留我。”

林翔恍然大悟,原来她是想傍大款,心里觉得有些可笑。但转念一想,自己的事业正在向新的高度冲击,需要方方面面的人才。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专业的歌唱演员,起码也算个公众人物,总有用得上的地方。

林翔装作没听懂她的意思:“张薇,你想跟着我发展,你会什么呢?要知道我这儿可是不养闲人的。”

张薇知道林翔在为难她,但她还是顺着林翔的话头说了下去:“林总,我会唱歌,会跳舞,不会的可以慢慢学嘛。只要您肯收留我,我什么都听您的,您让我干什么都行。”最后这句话她加重了语气。





[ 本帖最后由 美女znc 于 2017-6-18 11:11 编辑 ]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8 14: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896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340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