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修改稿 1)程占功 著

头像
1412606492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03 17: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3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8-3    发短消息        

1楼
该帖被浏览  32,123 次,回复 205 次

这个故事发生在古代买官做的那个年月。

  雪花如一片一片鹅毛飘洒,夜幕下的龙城四周寂静。
  龙城依山傍水,远近的山川,城内外的建筑都变成了银灰色。
  倪岱拖着像灌了铅的双腿,磨蹭到城外山脚下一个没有围墙、仿佛被人遗弃的院落。他踏着积雪,推开一孔破窑的半截门,摸进去扒上积满灰尘的土炕,望着黑乎乎的悬梁,不禁落下泪来。过了片刻,他抹去眼泪,直起腰把一根结实的细麻绳系在悬梁上,然后把手中的绳头挽成绳套,犹豫一下,旋把绳套套在自己脖子上,心一横从炕上跳了下去。

  这个要寻短见的人姓倪,名岱,他从小失去母亲,自幼跟着父亲倪光出入赌场。倪光以赌钱为生,亦向儿子传授赌博的诀窍。然而,他赌运不济,在把老婆输掉后,把儿子拉扯到二十岁那年,便因赌债缠身,悬梁自尽。因家产输得净光,留给儿子继承的惟一产业,便是赌钱用的骰子和盛骰子的小木盒。
  倪岱别无所长,子承父业,继续在赌场上厮混。风风雨雨又过二十年,世事难熬,就有了本文开头的情节,他随父亲而去。

  不说倪岱悬梁自尽,且说这个院子的另一端有一孔隐蔽的土窑洞,这会儿一群赌徒就在这个灯光昏暗的窑洞里狂赌。
  此时,绝大部分赌徒都抛出很大赌注押单数,而不赌单的赌徒觉得赌双又无把握,不敢贸然揭宝,双方便僵持起来。

  “咔嚓”一声,腐朽的悬梁承受不住超重的负荷,突然断裂,同上吊的倪岱一起摔在地上。倪岱的后脑勺被撞起一个大包,他揉揉包站起来,解下绳子装进口袋,走出窑洞寻思道:“上哪儿找结实的悬梁呢?”便茫然地蹭到聚集赌徒的那孔窑洞外面。他透过破窗瞥见里面烛光映照的情景,呆滞的目光猛然闪亮,便推门进去,在众赌徒惊疑的瞬间,大叫一声“双”,便毫不犹豫地伸出双手将宝盒揭开,大家的目光一齐投向盒里的骰子,“哎呀,双哇!”随着一阵喧嚣,倪岱狂喜地把赢了的钱往身边搂。

  “乖乖呀,差不多有二千两!”那些没揭宝的赌徒噢悔地直咂嘴。接着,倪岱又揭了一宝,说来也怪,他又赢了。不少赌徒的腰包被倪岱两个肥宝揭得快空了。立刻,抱怨声四起:有的说,真晦气,把卖女儿的钱输了;有的说,把卖土地的钱撇了;有的说,把卖口粮的钱扔了;有的痛骂道,娘的,这下输得没法过日子了……。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分享到:  
TOP
头像
1412606492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03 17:2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3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8-3    发短消息        

2楼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修改稿 2)程占功 著

倪岱在奔黄泉的路上,死里逃生,侥幸揭肥宝赢了一大笔钱后,准备赎回输掉的一切,用这笔钱发财。
  雪住天晴,龙城城内一层不厚的积雪消融了。前往当铺里当东西的人愁眉苦脸,同往日一样,进进出出,络绎不绝。
  倪岱同往日大不一样,他穿着新衣,直起腰板,容光焕发,神气十足,迈着大步,走进当铺,叫道:“朱老板,赎我的东西,快!”
  朱老板素来瞧不起这赌博世家的人。他瞪着眼打量倪岱,不由地问道:“听说你把卖老婆的一百两也输光了,哪儿来钱赎那领皮袄?冬天还没过去,等天暖和了,再来赎吧!”
  “去你妈的,你这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倪岱气得脸色惨白,从衣袋里掏出赎皮袄的银子“咣啷”一声放到柜台上,“你爷我现在连买你老婆的钱也有了!”
  朱老板惊呆了,没想到这个一向神情沮丧的赌棍这会儿咋这么神气,居然敢破口大骂起他这个有头有脸的当铺老板了!他十分难堪,进退两难,只好让倪岱把皮袄赎走。
  倪岱怒气未消,决心日后找机会惩治这老东西,以雪素积胸中之恨。他来到中街一家“皮记”酒店,想先痛饮饱餐一顿,赎回老婆再说。

  “皮记”酒店老板皮库已得知倪岱“发了大财”,便殷勤地把他接进店里坐下。
  “倪兄,”皮库改变往日对倪岱的称呼(以前连倪弟也未曾叫过,只叫‘泥袋’),把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暴发户称为兄长,斟上满满两大碗酒,三大盘肉,“恭喜发财,恭喜发财。”
  倪岱这会儿什么话也没有,只顾大口大口地呑。
  皮库很有眼色,再不多言,直等倪岱吃饱喝足,才跟他攀谈起来。
  “倪兄,如今你时来运转了!”皮库一面沏茶,一面恭维。
  “这事真跟做梦一样啊!”倪岱叫道,“谁知我死到临头,竟会大福降临!”
  “往后怎么办哪?”皮库颇为关切地问道。
  “先买回家什,赎回老婆。”倪岱激愤地说,“然后放高利贷、揭肥宝。我要发大财,做赌王,叫那些骂倪某人是破落户赌棍的人瞧瞧厉害!”
  皮库眨眨三角眼,道:“依我看,老兄不用买家什,赎老婆了;更不用放高利贷、揭肥宝啦!”
  “为什么?”倪岱不解地瞪圆眼睛。
  “现在,黎民百姓贫穷,国家财源枯竭。朝廷缺钱挥霍,又无什么可赚,因此出卖官职,一个知县的职位只卖三千两银子。眼下,正好咱龙城知县被突州知府提拔到府衙做事,知县位子空缺。你何不再弄点钱把这个位子买下?在这个世界上,只要做了官,还怕没有家什和老婆?!”皮库盯着倪岱又道,“放高利贷虽说能赚大钱,但有钱人决不会贷,而穷人贷了拿什么偿还?揭肥宝虽然能赢大钱,但也会输大钱。赢了好,若输了呢?”
  倪岱听着,听着,不由得点了点头,说道:“你看我这德行,是做知县的材料吗?”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 本帖最后由 13683818096a 于 2017-4-3 18:01 编辑 ]
  TOP
头像
1412606492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03 17: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3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8-3    发短消息        

3楼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修改稿 3 )程占功 著

“谁说不是?!”皮库发表高论,“你要进官场,根本不必凭什么德行,也不用靠什么才学,只要提着钱袋,见风使舵,逢场作戏,就可厮混啦!你记住,官场里正经人不多,正经了,反而呆不下去!”
  倪岱听得入了神:“有道理。可是,可是我现在才有两千四百两银子啊!”
  皮库上下打量了一番倪岱,说:“我手头有八百两银子你拿去用,也算是老弟我的投资。你做了龙城知县,我想也不会亏待我吧!”
  倪岱萌发官瘾,连说:“我做了知县,一定忘不了皮老板!”
  皮库走进里屋,取出八百两银子交于倪岱,狡黠的老鼠眼盯住他:“祝倪兄官运亨通,青云直上!”

  倪岱把买官的银子凑齐,正要出门往突州府衙送。突然,被他输掉的老婆肖嫩哭哭啼啼撞进院里。倪岱一惊,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肖嫩还不到四十岁,中等个儿,原曾颇有姿色。但岁月的寒风早已吹散脸上的红云,苦难的刀子在额头上刻下了深深的纹痕。她泪流满面,扑到倪岱怀里,放声大哭。倪岱想起往日夫妻情分,也不禁掉下泪来。
  “听说你发财啦?”肖嫩哽哽咽咽地问。
  “正是!”倪岱撸去落在鼻尖上的眼泪,“真是造化,想不到我还有这样的福气!”
  “别进赌场了,好好儿的过正经日子吧!”
  “我不愿听数落人的话!”倪岱有点不快。
  “花一百两银子赎回我吧,”肖嫩抹抹眼泪,“我怎么能和阚二孬过哪!”
  “我原来也这么打算。”倪岱狠狠心把不好说的话扔了出来,“可现在不准备赎了!”
  “为什么?”肖嫩睁大泪眼。
  “因为我要干大事,买官做。”倪岱露出得意的神气,“就是做这龙城县万民的父母官!”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 本帖最后由 13683818096a 于 2017-4-3 18:02 编辑 ]
  TOP
头像
1412606492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03 18: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3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8-3    发短消息        

4楼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4)程占功 著

“你不想想,你没读过几本书,不晓得怎么经世济帮,怎么理事安民,怎能有这样的非分之想啊!”肖嫩气鼓鼓地说。
“妇人之见!”倪岱更为不快,把肖嫩从怀中推开,“你不知道做官的诀窍,别胡言乱语了!”
  “你买到官还来赎我吗?”肖嫩强支着颤抖的身子,抽泣着问。
  “你不想想,我做了官还用赎你吗?”倪岱说罢,推起装银子的木轮车,又道,“今后你不能再找我!”旋即走了。
  肖嫩痛楚不已,她揩去眼泪,发现地上遗一根结实精细的麻绳(倪岱曾用过的悬梁绳子),她悲愤地捡起来挽住自己的脖子,系在门框上自尽而亡。

  皮库何许人也?这人本姓尤,名源,十五年前逃来龙城改名换姓的。
  距龙城四百里地有个地方叫平州,这儿有个财主叫尤种,一心想把当地父母官的位子谋到手。便带上爱子尤源去县衙把知县哄到他家用毒酒弄死。由于事发,尤种被砍掉脑袋;尤源逃到龙城隐姓埋名开酒店。尤种常同衙门来往,深谙官场权术;尤源从小耳濡目染,亦知道不少,并渐渐萌发了做官的野心。皮库在龙城积攒了八九百两银子,为什么要给倪岱凑钱买官呢?为的是通过倪岱圆他做官的梦。
  倪岱不久就登上了龙城知县的宝座。县衙在城北街正中。门楼像一座宫殿,红墙绿瓦,飞檐翘角,雕梁画栋,朱门铜环。里面金礕辉煌,大堂正中悬挂一幅横匾,上书“明镜高悬”四个醒目大字。横匾下知县升堂坐的是一个别致的转椅,转椅前摆一张方桌,黑色油亮的案上放着卷宗、朱笔、砚台和惊堂木。堂下间隔立着几块木牌,书着“肃静”、“回避”字样,装点出庄严肃穆的气氛。
  衙堂左右两边,是两座围着高墙的大院。两座院内,各有几排青砖灰瓦的古建筑平房,是知县和主簿、衙役、差员住的地方。
  县衙有三班衙役。每班十数人,有一个班头。第一班的班头叫一云,二班的班头叫二云,三班的班头叫三云。管理他们的总头目叫大云。倪知县上任后,留用了原有的衙役、差员,令他们各司其职;为回报皮库,把原来的主簿革了职,召皮库补缺。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TOP
头像
1412606492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03 18:0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3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8-3    发短消息        

5楼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5)程占功 著


       倪岱本是不学无术,什么也不懂的赌徒,怎么能担当一县之主的重任?可他认为,自己能做官,是赌运好。他要把在赌场上赌博的劲头用到官场上:“重重地办它几个案子,叫老百姓都知道倪老爷的厉害,免得他们小瞧我!”可是,做官得有个官样,不能像凡夫俗子。倪岱把大云叫到自己卧室,盘问以前的知县怎么穿着,怎么打扮;怎么走,怎么站;怎么睡觉,怎么吃饭;怎么升堂,怎么办案?令大云照实说来,如编慌言,即予革职。大云不敢不说实话,边说还边给倪知县做示范动作,倪知县牢记心里。他见大云乖觉听话,就每月给他增加五两银子的奉禄。大云感激涕零,从此忠心为倪知县卖力。

  这天晚间,倪知县把皮主簿邀到自己卧室饮酒。酒至三巡,倪知县问道:“我把官买到手了,往后该把心思用到哪里好呐?”
  皮主簿说道:“当然是搞钱喽,投资就得有回报啊!”
  “怎么搞?”倪知县睁大莹火虫眼睛。
  “做了官,你想睡觉,就会有人送来枕头。”皮库叫道,“往后给大人送上门的银子就不少。”
  “唉!”倪岱叹道,“很多人都知道倪某人出自赌家,这县官是拿钱买的。他们若瞧不起我,能送钱来吗?”
  皮库笑道:“送钱的人不在乎大人是什么出身,怎么做上官的,抬举大人才是目的。况且,不论啥出身,只要一做官,什么都荣耀了。论起来,大人出身赌家,还很高贵呢!有些人的官是靠开妓院赚下钱买的;而有些人是靠谋财害命升的官。所以,大人不必自感卑微,要拿出派头,堂堂正正做官,威风凛凛办案!倘若有什么人敢对大人不敬,大人尽可用王法治罪,必要时还得杀一儆百。用不了多久,大人的威名就为人们知晓,送银钱的人就会接踵而来。收的钱多了,再买大官做呢!”
  皮库的话句句都说到了倪岱的心坎里,他满满斟上一杯酒,双手递到主簿手上:“我能做官,全仗你一片苦心开导!”
  皮库接住酒杯,又说:“大人不光要收银钱,还要常常供奉上司一些,这是青云直上的门道。”说罢,一饮而尽。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TOP
头像
1412606492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03 18: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3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8-3    发短消息        

6楼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
  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

  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
  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
  “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

  “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
  “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
  “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
  “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
  “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
  “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
  “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
  “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TOP
头像
1412606492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03 21:2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3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8-3    发短消息        

7楼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7)程占功 著  

     倪知县的眼珠转了转,放下惊堂木。他命人把大云找来,对他简述了案情,要他带堂下左边十名衙役去李家桥抓戏子王栓婵,并把他的银两全部抄来。大云即让左边十名衙役做出发准备;朝刘家庄赶。抵达后,倪知县和一云一行进庄;大云一行继续由恽宝带路,朝李家桥奔去。知县又命一云,和右边十名衙役跟他去刘家庄验尸查情。倪知县说罢,离开转椅,走到堂下恽宝跟前,抓起他的衣领叫道:“起来,给老爷带路!”
  倪知县坐着大轿,轿夫都是县衙雇的差员,抬起轿来疾走如风。大云和一云骑着马,其余的人步行,由恽宝带路朝刘家庄赶。抵达后,倪知县和一云一行进庄;大云一行继续由恽宝带路,朝李家桥奔去。

  倪知县一行到了刘家庄,被一个叫申乔的老头儿带刘福迎进院子。知县饮过茶,便同一云进死者遇害的屋里,验尸和查看现场,其余人都在院里或坐、或站、或蹲;或左顾右盼,看这农家小院的景致。
  知县查验已毕,便要审问刘芳儿。他同一云在另一个屋里设起临时公堂,唤芳儿进来跪下,知县问:
  “你就是刘芳儿?”
  “嗯。”芳儿低下头,轻轻答道。
  “那两人是谁杀的?”
  “……”
  “是李家桥乡会上戏班里的王栓婵吗?”
  “……”
  “怎么不说话?”
  “老爷!”刘芳儿蓦地抬起头,惨白的脸上泪流两行,“杀人偿命,权当我是凶手,把我杀了吧!只求你们告诉王栓婵,他错杀了人,也错怪了人!我死后求你们判王栓婵到我家,为我二老养老送终!”
  你替他去死?!”倪知县不由得沉吟道,“男女间的事情比赌钱复杂多了!”
  他对刘芳儿说:“你要替王栓婵死,姑且不论。只是你得说清楚你和那戏子是什么关系,你们同那遇害的小夫妻又是什么关系?”
  刘芳儿珠泪滚滚,再连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倪知县命人把刘福叫来,莹火虫眼睛瞪着可怜的老汉:“你说说你女儿和那戏子是啥关系,你们同那被害的小夫妻是何瓜葛?”
  “老爷,”刘福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我就芳儿这么一个独生女。早就想招婿入赘,但她一直不肯嫁人,谁知竟同刚到李家桥乡会半月的戏子王栓婵来往上了,我们做父母的竟全然不晓。昨天,我外甥小俩口去李家桥逛会途中,被我留宿一夜,让他们在芳儿屋里歇息,芳儿在她妈妈屋里住。谁知早上我去叫他们吃饭,竟成了这般光景!想是芳儿与那王栓婵暗中私会,昨夜王栓婵来后,误起疑妒之心,将人杀害的。”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TOP
头像
1412606492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03 21: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3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8-3    发短消息        

8楼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8)程占功 著

     “这可恶的臭戏子!”倪知县恼怒道,“抓住他一定要重办!”旋打量一番刘福,想起皮主簿的开导,“搞的钱越多,买的官越大。”便对刘福说,“此案你女儿脱离不了干系,你若能拿出一百两银子,我们就不带她了!”
      “我愿出银子,能拿出银子!”刘福急忙把辛劳半世积攒下一袋银子拎出来,清点了一下,还差五两,交于倪知县。
       倪知县点过银两,收起。
      然后,倪知县同一云走出屋子,站在院中。倪知县命刘福和村邻去找死者家属,要他们料理后事,又道:“你们不用着急,老爷断案有方,一定重办凶犯!”旋即,钻进大轿,命轿夫抬起起程返回。

       大云一班人马,由恽宝带路,奔到距刘家庄五里地的李家桥时,正逢那戏班子在乡会上演过戏谢幕。这戏班是从关中来这儿的,班主叫高义。
  大云带衙役跳到舞台上,叫道:“王栓婵呢?”
  王栓婵准备缷装,闻言吃惊地问:“有何事?我就是王栓婵。”
  “你闯了祸事,还装什么糊涂?!”大云上前一步,抓住他的头发。
  王栓婵瞪圆双眼:“真奇怪了,我闯了什么祸事?”
  “别做戏了!”衙役们一拥而上,捉住王栓婵的脑袋,把一个枷索套在了他的脖颈上。王栓婵拼命叫冤,哪里顶用;众演员和高义目瞪口呆,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大云点着王栓婵的鼻尖:“你有多少银两,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统统交出来,免得我们动手。”
  王栓婵只喊“冤枉!”
  高义说王栓婵学徒期未满,没挣下银子,也无值钱的东西,只有一套旧被褥。
  “胡说八道!”大云对众衙役叫道,“搜!”
  衙役们立刻动手,把舞台前后和演员住室抄得天翻地覆,乱作一团。
  高义和众演员看着这突如其来的“洗劫”,你瞅我,我瞅你,谁也不敢阻拦;大云和众衙役带上查抄的东西,拉着王栓婵扬长而去。
  高义和众演员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无可奈何。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 本帖最后由 13683818096a 于 2017-4-3 21:27 编辑 ]
  TOP
头像
1412606492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03 21: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3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8-3    发短消息        

9楼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9)程占功 著  

        倪知县回到县衙,洗浴后躺在卧室歇息。掌灯时分,大云前来禀报:“凶犯抓到!”倪知县伸了一个懒腰,不耐烦地说,“关进大牢,明日开审!”
       大云又说:“那戏班的班主很刁,他说王栓婵没钱,只有一套旧铺盖叫我们背上。我们便抄了他们一些银子带了回来!”
       知县闻言,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有多少?拿来我看!”
      大云便出去唤衙役把银子带来。

  第二天早饭后,随着一阵吆喝声,倪知县升堂。王栓婵扛着枷索,被衙役带进堂里跪下。分列两旁的衙役,手执皂棍,虎视眈眈。
“啪”地一声,倪知县把惊堂木朝案上狠狠一击,瞪着堂下:“胆大奴才,干得好事。快快招来,免得皮肉受苦!”
  “冤枉,我冤枉!”王栓婵大声叫喊。
  “先打四十皂棍,叫他尝点苦头。”倪岱示意二云,二云便让几个如狼似虎的衙役把王栓婵压在地上,轮番执棍,打将起来。四十下直打得那戏子皮开肉绽,遍体鱗伤。
  “招,还是不招?”倪知县问。
  “老爷在上,”王栓婵震颤着身子,“我不知要招什么?想我并没得罪人,咋会有人害我呢?!”
  “你这可恶的东西!”倪知县怒容满面,“我亲眼看见那对小夫妻的头掉了,你还装什么蒜?!来,衙役给我再打这奴才四十皂棍,看他招不招。”
  几个大汉如数打过,可怜的戏子哪儿经得起呐,已经气息奄奄了。
  “招不招?”倪知县气急败坏地叫道。
  王栓婵挣扎着抬起头,没做声。
  倪知县咬着牙道:“你不光玷污了那芳儿,还勾走了她的心。可你错怪了她,也错杀了人。那女子并没同别人往来,她如今还要替你去死!只要我判你去她家赡养她的父母。你如实供来,还可商量。”
  王栓婵有气无力地泣道:“只求那女子上堂对质,我便全招;如不,宁死无话。”
  倪岱一怔,想了想,觉得出了人命,那刘芳儿不能不抓来。可已收下她父亲九十五两银子,再抓她岂不失了信用?转念又想,只要做官,大权在握,没有信用有什么关系?便对王栓婵冷笑道:“好!你想看情人,老爷我成全你!只是你一定要‘全招’,若耍‘花招’,可别怪我不客气!”说罢,便令二云把三云找来,让他带三班衙役去刘家庄抓那芳儿。旋即命衙役把王栓婵带下去,退堂。

影视剧改编,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TOP
头像
1412606492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03 21:3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3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8-3    发短消息        

10楼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10)程占功 著  



  刘芳儿披头散发,被抓进了县衙。
  倪知县升起大堂,王栓婵、刘芳儿被押上堂跪在一起。
  倪知县把惊堂木轻轻地敲了敲,道:“王栓婵,刘芳儿现就在你的身边,快‘全招’吧!”
  “姑奶奶,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见都不曾见过,你为何加害与我?”王栓婵泪流两行,转身对刘芳儿泣道,“快说说,到底为什么呀?”

  刘芳儿闻声一惊,侧过头瞧他,旋脱口说:“你不是王栓婵!”
  王栓婵听了,急忙说:“我是王栓婵,但我和你不相识,更不曾杀人;你快说出那凶手是谁,让我昭雪了吧!”
  倪知县认为他们两个都在打马虎,勃然大怒,把手里的惊堂木甩到案上,叫道:“快从实招来,不然,你二人都定死罪!”
  刘芳儿抹着眼泪,说,和她……的那个王栓婵脊背上长着一个疙瘩。
  倪岱便令案前恭候领命的二云,扯开这王栓婵的上衣检查。二云即刻动作,却没发现疙瘩。
  倪知县问刘芳儿:“你是怎么同那背上长疙瘩的家伙勾搭上的?”
  刘芳儿蠕动着嘴唇,禁不住的泪水汩汩从脸上流下来,慢慢低下了头。
  倪知县见状寻思道:“既然有这个标记,料想长疙瘩的人就在那戏班里!”他又命二云把大云找来,令他带人马去李家桥,“对那戏班里的男人逐个检查,把背上长疙瘩的家伙抓回来!”大云领命前去。倪知县让衙役把犯人带下去,退堂。

  大云带人马赶到李家桥,正逢戏班子演出。大云跳上后台,找到高义,说:“快停戏,把人全部集中起来!”
  高义直打哆嗦,急忙叫人拉住帷幕,吩咐停演。众演员惴惴不安地被集中在后台。
  “你们共有多少人?”大云问。
  “三十人。”高义抹着冷汗,道。
  “多少男人?”
  “十八个。”
  “这十八个男人都跟我来!”大云指着旁边一个马厩,“全进去!”
  十八个男演员心惊肉跳地跟着大云走进马厩后,衙役关上了厩门。大云命十八人一一脱净上衣,让衙役挨个检查。初冬的寒风,刹时叫这些演员如筛糠一般发起抖来。检查结果,却无一人背上长着疙瘩。大云很沮丧,他让演员们都把衣服穿上开戏去。旋对高义说:“没事了!”便带上人马返回县衙。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TOP
头像
1412606492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03 21: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3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8-3    发短消息        

11楼

  TOP
头像
1412606492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04 20: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3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8-3    发短消息        

12楼

  TOP
头像
1412606492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05 19:3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3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8-3    发短消息        

13楼

  TOP
头像
1412606492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05 19: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3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8-3    发短消息        

14楼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11)程占功 著


倪知县正坐在卧室床前啃梨,大云进来禀报,那戏班里根本没有长疙瘩的人可抓。
  倪知县闻言,十分不快。忽然想到,这必是那刘芳儿要开脱王栓婵想出名堂捉弄我,让我三番五次断不清案子,存心叫老百姓说老爷无能,想到此处,怒道:“可恼啊,可恨!”便放下梨,穿好官服,戴上纱赗,对大云说
,“升堂!”
  此时夜幕降临,大云来不及歇息,即同值星衙役在衙堂里点起灯火。
  倪知县在转椅上坐定,命衙役带王栓婵、刘芳儿上堂。
  两人被押上来又跪在一起。
  “你这小贱人真刁!”倪知县铁青着脸,拿惊堂木指着芳儿,“为了开脱情人,你竟然想出个疙瘩捉弄老爷,真正地可恼,可气!”
  刘芳儿瞪圆星眼,不知所措。
  “啪!”地一声,倪岱将那惊堂木在案上猛地一击,喝道,“你两个奴才听着,还不如实招供,都定死罪,上报刑部。”
  王栓婵直喊“冤枉,冤枉!”
  刘芳儿咬咬牙,指着身边的王栓婵,对倪知县道,“放了他吧,他真真地无辜!”
  “放了?”倪岱冷笑道,“你原说要替他去死,现在又说他无辜,翻来覆去,胡言乱语!此案老爷心里明白,无疑是你二人图财害命,共同谋杀了那对可怜的小夫妻。但事已至此,你们若能供出谋到的钱财放在何处,老爷还想给你们留一条活路;若还背着牛头抵赖,就等着完蛋!”
  刘芳儿闻言浑身发抖,大叫:“倪老爷,虽说你赌钱走运;可断案跟摇骰子不一样,怎能胡说哩?”
  “什么?!”倪知县如一头烈性公牛被抽了两鞭,倏地从转椅上蹦起跳到堂下,指着芳儿气急败坏地骂道,“你这小贱人竟戳老爷的疤?老爷要不赌钱咋能有许多银子;要没银子咋做你们的父母官?”他发作到这儿,突然冷静下来。想道,“人世间的一切都是赌博,断案不应例外。我既然靠摇宝能做上知县,为何不能靠摇宝断案呢?”便径自从耳门出去回到卧室,取出他从家父手中继承的宝贝——那个盛着骰子的小木盒,带上转回衙堂,又在“明镜高悬”四个大字下的转椅上坐定,旋命一云把皮主簿、大云找来。顷刻,二人进来都在他身边坐下。
这时,倪知县显得很沉静,他举起小木盒目不转睛地盯着两边侍立的衙役。皮库、大云都屏声静气猜不透老爷要干什么。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TOP
头像
1412606492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05 19:3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3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8-3    发短消息        

15楼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12)程占功 著


      倪岱缓缓从转椅上站起来,一只手指着另一只手中的小木盒,说:“我今日要用摇宝断刘芳儿、王栓婵二人谋财害命案。若这是前无古人的妙法,那么,对后世便是一大创举!”接着,“咣啷,咣啷”摇将起来,边摇边说:“若摇出双数,就是刘芳儿和王栓婵共同谋财杀人;若是单数,老爷另作道理。”旋即,他把小盒放到案上打开,命皮主簿、大云公证结果。三人的目光一齐投向里面两颗骨质骰子:一颗是二点,另一颗是四点。

       倪知县哼了一声坐下,拿起惊堂木在案上“啪”地一敲,叫道:“摇宝断案属天意裁决,上天不会冤枉好人。现摇出结果,两颗骰子全是双数,加不加都证明老爷断案没错,刘芳儿、王栓婵两个奴才图财害命无疑,按照杀人偿命的王法,都判死罪上报刑部,候批复斩首示众!”
  刘芳儿咬破了嘴唇,王栓婵脸如死灰一般。
  倪知县命大云:“把凶犯带下去,打进死牢。”
  大云和几名衙役连拉带拖,便把芳儿、栓婵推出大堂。
  倪知县退堂后,又把那个小巧玲珑、颇为精致的小木盒带回卧室珍藏起来。

  高义同那个戏班里所有的男演职员都被衙役关进马厩,扒光上衣检查,结果没查出疙瘩,却让他们都受了凉。大伙儿从马厩出来,气恼不已。几个演员一面打喷嚏,一面骂道:“娘的,王栓婵怎么犯的罪,连累老子不得安宁!”
  高义咳着说:“弟子们,我领的这个戏班走南闯北,多少年来从未出过这种事,不曾想这回闹出这么大的乱子,真后悔不该来这儿呐!衙门说王栓婵勾引一个女子杀了人,却来搜抄我们的金银首饰,检查我们每个人的脊背。显然这案子有许多蹊跷。我们如果听之任之,不但明不了案情,也没法安宁下去。况且,回关中怎么向王栓婵家人和乡邻们交待?!因此,我准备带十个演员,去龙城探监,问问王栓婵,到底是怎么回事。”
  高义便挑了十个精明强悍的演职员,第二天早晨从李家桥出发,半晌赶到龙城,打听出监牢的地址,径直而去。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TOP
头像
1412606492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05 19: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3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8-3    发短消息        

16楼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13)程占功 著


       监牢坐落在一个坪台下四四方方的地坑院内。院内四周布满窑洞,每孔窑洞都安着铁门,左面关着男囚;右边关着女犯。刘芳儿和王栓婵是死囚犯,被单独关着,靠大门是几间平房,住着典狱长和狱卒。高义向典狱长说明来由,典狱长说,王栓婵是死囚,没得到上面的准许,他不能让人探望。高义拿出一绽银子塞进他的手里,好说歹说,典狱长才让高义带两个人进院,其余人留在外面。高义带两个演员走近王栓婵的囚洞,牢洞狱卒也不让进去,高义又拿出一绽银子塞到他手上,狱卒才打开洞门上的大锁。高义推门进去,一股刺鼻的腥臭气味扑面而来,呛得他们直想呕吐。窑洞里极度虚弱的王栓婵蜷缩在墙脚的一块草铺上,奄奄待毙。高义走到他的身边,他毫无察觉。高义目睹此情此景,不由得掉泪。他弯下腰,扶起王栓婵,说:“栓婵呀,高伯看你来啦!”王栓婵慢慢挣开眼,当他看清楚是谁后,顿时泪如泉涌,便一头倒在高义怀里痛哭起来。另两个演员急忙掏出手帕给他揩眼抹泪。王栓婵哭过一阵,神志稍事清醒。高义问他,这案子是怎么回事?王栓婵说,他根本没勾引女人,更没杀人。县衙抓来此案另一个当事人刘芳儿也说他不是和她……的那个王栓婵!其他事情他一概不知。高义闻言,气得差点晕倒,他咬牙切齿地骂道,“这龙城知县是个狗官,竟这么冤枉人哇!”王栓婵说,“这知县原是个赌徒,是靠在赌场上赢了钱进官场的。现在他居然在官场上用赌场上的办法断案,我和刘芳儿被判为死罪,就是他用赌宝摇单双的法子断的!这样的人还怎么给老百姓当父母官哪!”高义说,他要赶快设法见那刘芳儿,只要她说实话,就不怕这个案子弄不明。他和另两个演员又安慰一番王栓婵便走了出来。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TOP
头像
1412606492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05 19:4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3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8-3    发短消息        

17楼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14)程占功 著


关刘芳儿的窑洞在地坑院的拐角上,把守洞门的是一个老妪。高义对她说,要见刘芳儿,并拿出一绽银子送她。老妪既不收银子,也不让进去。高义再三说,这个案子没有弄清就给当事人判为死罪,上逆天理,下违人意,他们要设法问明白,不能叫冤枉了好人。老妪说,既被判为死罪,弄明又有什么用?倪知县弄不明还要你们弄哪!高义说,倪知县心目中只知道弄银子!此案虽被他判决,但还须经刑部批准后,方可执行。我们要在批准之前弄明,或许还能更改。说着,高义又求老妪收下银子,打开洞门。老妪思忖片刻,便拿出钥匙打开牢门的大锁,对高义道,“我不收银子,你们进去问明了,就快出来;耽搁的时间长了,我担待不起啊!”即掀开门,让他们进去。潮湿、阴森的空气,立时让高义等三人毛骨悚然。刘芳儿脸色惨白,神情木然。她坐在草铺上,咬着手指,正望着窑顶发呆。高义和善地走近她,说,“姑娘,不要惊慌。我是关中戏班的班主,刚在另一个监牢看过我们栓婵。我们栓婵说,并不是你要害他,你能说实话。我们专来问问,请你说说这个案子的前后根由。”刘芳儿听了,目光从窑顶移到高义身上,深陷的眼睛涌上泪水,叹口气说,“你们栓婵,确实无罪,快想法子救出他呀!”说罢,泪流满面。
  高义忙道:“姑娘,不要哭。我们就在想办法,只是我们得把案由弄明白,找出真正的凶手,才能救出栓婵。若你无罪,我们也要竭力搭救!”
  刘芳儿哭道:“要说明白难哪!”
  “能不能救出无辜的人,全看你了!”高义急道,“只要你把你知道的全讲出来,或许能弄清楚的!”
  “唉!说来话长!”刘芳儿长吁短叹。
  高义命一演员出去跟老妪要一碗热水给芳儿喝,刘芳儿揩去眼泪,喝罢水,喃喃地说道:“为了救无辜的人,我也顾不了许多了,把一切都告诉你吧!”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TOP
头像
1412606492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05 19:4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3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8-3    发短消息        

18楼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15)程占功 著

这刘芳儿自幼聪明清秀,到待聘的年龄时,出落地跟水葱儿一般。她是刘家庄刘福老汉惟一的女儿,老两口把她当作心肝宝贝,娇生惯养,无比疼爱。有许多有钱人家的子弟频频上门提亲,芳儿都一一回绝;父母欲为她做主招亲,她又以死相拒。老两口没办法,便屡屡央求宝贝,早日择婿才是。

    芳儿十七岁那年,临近刘家庄的边家村,来了一老一少,两个说书艺人。那小艺人姓王,名唤栓婵,亦年方十七,长得一表人材,加上口齿伶俐,嗓音圆润,说起书来十分迷人。每逢他说,芳儿必到场上聆听。

    一日风和日丽,秋高气爽,正午时分,刘芳儿端着碗在院里吃饭时,一眼瞥见王栓婵到村外柳树泉洗衣服去了。便回到屋里对爹妈说:“今儿饭后,艺人们说书,你二老都去听吧,我看门儿。”
      刘福嗔怪女儿:“傻闺女,这么好的书,怎么不几天就听腻了。”说罢转身对老伴道,“就让她留下看门,咱听艺人说书去!”

      老两口一走,芳儿迅疾洗毕锅碗,走出院子,急急地朝柳树泉奔去。

      这泉不远处有一棵低垂的翠柳,所以得名柳树泉。芳儿来到树下,依着树,含情脉脉地望 着正在洗衣服的栓婵,心“突,突,突”地跳个不停。她见栓婵一直没发现自己,便不由地拣起一个小土块扔进泉里。“扑嗵”一声,栓婵的身上、脸上都溅上了水。他猛地抬头,看见一位美丽稚气,身材窈窕的姑娘在树下羞红了脸,笑弯了腰——正是芳儿,心下甚喜,但脸上发烧,便不好意思地又低下头洗起衣服。

      芳儿见状,只得走到泉边,呆呆地站着。那栓婵又抬头瞧芳儿,目光正好与芳儿相遇,慌得他忙又把头低下。
     “衣服脏了靠谁洗?”芳儿抚弄着辫梢,羞羞答答地问。
     “自己弄脏靠自己。”栓婵那清脆宏亮的声音,这会儿不知那里去了,回答得芳儿刚听见。
     “要是别人弄脏呢?”
     “还是自己洗。”
     “有人愿意替你洗呢?”
     “我哪有那福气!”
     “小哥若不嫌弃,我替你洗。”芳儿说罢,弯下腰抓起衣服欲洗,栓婵赶忙推开她的嫩手,言道,“多谢姐姐好意,还是小生自个儿……”话没说完,芳儿便不由地抓住栓婵的手,小脸顿时羞得绯红。当下,两双手儿紧握,四只眼睛传情,各自述说了身世后,倾诉爱慕之情。在柳树泉边,让泉水作证,私订终身。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TOP
头像
1412606492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05 19:4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3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8-3    发短消息        

19楼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16)程占功 著  

    此刻,芳儿就要栓婵央求师父到她家提亲,择吉日完婚。又说:“咱们成亲后,你和你的师父都住在我家,咱们便是一家人了!”栓婵说,“眼下我们没有一点积蓄,两手空空上你家,不成话儿。待我挣一笔钱置些家什后,再成亲也不迟。一来免得别人笑话,二来也都宽余些。”芳儿说,“我家不富也不穷,你们有无钱财都不打紧,只求咱们早日成亲才是。”栓婵说,“我和师父都是刚强人,就现在的景况,无论如何不能成婚。等筹办的像样了,我就让师父上你家提亲。”刘芳儿不由地掉下眼泪,说,“只是你别忘了小妹,要早早来哇!”王栓婵说,“我还没见过有哪个女子能比姐姐好,纵然走遍天下,也决不会忘记你的!”说罢,他折下一根柳枝,一折两截,发誓说,“我若忘了姐姐,另娶别人,就如这根枝条!”旋即,两人依依惜别。

        芳儿回到家里,见双亲未归,便满怀心事地绣起了荷包。老两口听罢那老艺人说书回来,见女儿在做针线活儿,便没引起丝毫疑心。只是从此以后,无数提亲者满怀希望而来,纷纷失望而去。老两口毫无办法。
         说书艺人走了后,芳儿天天盼,日日想,等栓婵早点归来和她完婚,可是一直等了四年,却连个音讯也没有。

        这年十月一日,距刘家庄五里地的李家桥过乡会,会期一月。从关中来了一个戏班子在乡会上助兴演出,四乡的男女老少,每天都赶去瞧热闹。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TOP
头像
1412606492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05 20:0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3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8-3    发短消息        

20楼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