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姐夫和小婊子》(艾月魂短篇小说集)【续载中】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28 08: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1楼

        “你买种子时,没开发票呀?”赵勇终于等不及,插了一句。
        “咱一个老农民,又不是当官的,能在单位报帐,买个种子,谁还开发票!再说了,你要         人家开发票,人家还愿意便宜卖给你呀!”男人吐了一口烟,顺便哼了一声,好像要表达赵勇的问题有点儿幼稚。
        “这些人,就是借你们爱贪小便宜,才乘机骗你们上当!这主要还是你们没文化的原因,要有文化,就会识破他们骗人的手段了!所以,我劝你还是供周春柳念书的好。”王伟借机把话引入正题。
        “我听说学法轮功的好多还是教授了!你说我花那么多钱供孩子念出书来,谁知道她将来会嫁到哪去?再说,现在电视上都整天报道,研究生都不好找工作,我花大把钱把她供出来,她将来找不到工作,我的钱不是白花啦!这跟我赌博不也差不多嘛!平时我赌博也就输个几十、几百,给她投资了,就是好几千好几万!我们这种穷人家哪赌得起!”
        赵勇和王伟劝了周春柳的父亲两个小时,也没得到他的同意,只好回去向学校交差。

(本篇完)
(正文共3780字)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29 16:0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2楼

第11篇:《李松与交警》-世情现实主义小说
     文/艾月魂(原创)

【正文】:
        早晨九点左右,阳光明媚,李松开三轮车要进我们绿原县城。离城五里,有个拐弯路。车拐过来,发现前面交警在查一辆大货车。
        李松想立刻调头开溜,又怕交警开车来追。因为,他的三轮车肯定跑不过交警的警车!情急之下,李松脑洞大开,立马想出一个妙招。
        他先赶紧把三轮车停下,然后,从车里拿出工具开始往下卸后面一侧的车轮,假装胎破了,要修理。那时,李松注意到那两个交警不时扭头往他这边儿看,但那辆货车还没查完,暂时没有过来的意思。
        李松的三轮车什么手续都没办过,担心交警在他没把轮胎卸下来之前就过来查问,发现他的问题,所以动作很快。
        李松是牧民。牧民的三轮车同农民的四轮车一样,平时在家里只是当工具用,并不上路。办各种证件是份挺大的开支,农民要花好几亩地的收入,牧民要卖好多绒毛,才能支付。所以,大多数有车的牧民都不办各种上公路的手续。
        一般有车的牧民都懂得三轮车上路行走的规矩,平时并不上路找麻烦。那天,李松的女儿病了,打电话说正在我们绿原县医院输液。那辆一天只跑一趟的班车下午才返回城。李松心急如焚,只好开三轮车进城去看生病的女儿。
        李松取下轮子,片刻不敢停留,马上滚了往路边那户人家走。进屋后,李松转来转去,如热锅上的蚂蚁,不住往路上望,期望交警快点查完那辆大货车离去,他能马上把三轮车的轮子装上,早点儿赶到县城去!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30 09: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3楼

        后来,那辆大货车终于被交警们查完了,但那两个交警好像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仍然站在那里东张西望。李松好几次看到交警往这边望,指着他的三轮车互相说着什么。眼看要到中午了,太阳热力越来越大,李松头上不住冒汗。他想:“这两个交警咋就不怕热呢!老站在大太阳底下,也不说赶紧回交警队凉快去!”
        快到12点时,那两个交警终于离开警车,慢慢向李松的三轮车走来。到跟前,转来转去看了好几圈儿,还互相不停说着话;看样子在争论什么,有一个还用脚往车身上踹了两脚。
        转了一会儿,交警们终于失去耐心,向路边儿这户人家走来。他们进了屋,看到一个男人坐在沙发上抽烟,问:“开那辆三轮车的人来过你家吗?”
        男人说:“没来过。”
        交警疑惑地说:“他会上哪去呢!这车连牌照也没。”
        两人出去一会儿,又折回来,对那男人说:“你为我们办件事儿吧,中午了,我们要去吃点儿饭,你帮我们看着那辆车,如果他来了,别让他把车开走了。
        男人说:“人家硬要开,我咋管得住。”
        交警说:“我们给你30块钱,你一定要帮着看住。如果他实在要走,你让他打个条儿,说清是哪儿的人。”
        男人说:“那我试试吧。”
        交警下午再来,屋里男人不在,只有一个女人。
        交警问:“那辆三轮车哪儿去了?”
        女人说:“走了。”
        又问:“打下条儿没有?”
        女人说:“打下了。”
        交警接条儿一看,上面写了这样子几句话:“交警兄弟,你们累不累,等了一上午,想罚我款,但也没等到。我坐着喝了一上午茶,还得了你们30元赞助费,谢谢你们了!三轮车司机。”
        李松是我熟人,他说:“其实那天交警上那户人家时,屋里只有我一个人坐着,那家男人不在,女人牧羊去了,只有一个小孩儿在家。交警给我30块钱,让我看车,连张收条儿都不让我开,指不定准备罚我多少钱呢!罚的钱恐怕也都要进他们自己的腰包!”
        我不置可否,只是笑了笑说:“你小子真好运气!”

(本篇完)(字数1293)(待续)

[ 本帖最后由 17747286890 于 2017-5-30 09:05 编辑 ]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31 08: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4楼

第12篇:《醉酒女孩儿》-人情交往小说
文/艾月魂(原创)

【正文】:
        一阵急促的拍门声!像根毒刺猛扎进郭阿姨肥硕的屁股蛋。肥猫儿一样慵懒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郭阿姨一下子直立起来,两眼惊惧地瞪着防盗门。
        啪啪啪的拍门声一阵紧似一阵,终于把郭阿姨从电视剧情节中拉回现实。在抹掉眼角几滴泪珠的同时,她听到门外一个女人的呻吟。
        从茶几和沙发下手忙脚乱找到两只拖鞋,胡乱套在脚上,抢步冲到防盗门前,眼睛对在猫眼上,看到一个女孩痛哭流涕的脸蛋儿。
        “你是谁呀?有啥事儿?”郭阿姨没敢开门。电视中看到过太多放陌生人进屋,被抢、被绑架、甚至被杀的事件,使郭阿姨多了几个心眼儿。
        “姨姨,我是你们旁边儿这家的!身上突然难受的不行,你帮帮我叫叫我哥哥,行吗?”女孩泪眼婆娑,脸部痛苦地抽成一枚枣核儿。
        “你哥住哪儿?你自己不能给他打电话?”郭阿姨眼睛通过猫眼,仔细观察着门外的情况。
        “我给我哥打了好几个电话,他都没接!他就住对面那栋楼,15号楼三单元402。”女孩儿有气无力地说完,手扶门大口大口地喘气,呼呼声一阵紧似一阵传进郭阿姨耳朵。
        “这孩子别是得了急病吧?”这个念头使郭阿姨头上冒出一层冷汗。
        “对门是不是住一个女孩儿?”郭阿姨不确定地回头向依然躺在沙发上不动声色看电视的老伴儿问。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17747286890 于 2017-5-31 08:29 编辑 ]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1 11: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5楼

        老伴犹豫一下,像回忆一件天大的事儿似的紧锁了一下眉头说:“好像是!我看看。”说完,怕脚下踩着毛毛虫似地从沙发上爬起,慢慢挪到防盗门前,从猫眼向外看了看说:“就是这个女孩儿,我在楼道里见过两回,开门看看咋回事儿!咋哭成这样?”
        郭阿姨打开门,看到女孩两手捂着肚,蜷缩在门外地上,全身颤抖着,看样子,好像病得不轻。
        “姨姨,你救救我吧?帮忙叫叫我哥哥?他就住对面那栋楼,15号楼三单元402;我心脏不好,难受的实在不行了!路也走不了了!”
        “孩子,别着急!你先回屋,我这就给你叫去!”郭阿姨穿着睡衣睡裤,急急慌慌跑下楼,出楼门时,才感到十二月深冬夜晚的寒风刺骨。她也顾不了那么多,向对面那栋楼飞快跑去。路上拖靯跑掉两次,终于用不到三分钟的速度赶到15号楼三单元门口,用手按下402的门铃。
        很快,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下来:“你找谁?”
        “就找你,对面16号楼502住的是你妹妹吧?她难受的不行!她现在就在楼道里躺着呢,全身抖的厉害,她说她有心脏病,看样子是得了急病,路也走不了,她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让我来叫你赶快过去救她。”郭阿姨气喘吁吁,简明地向对方介绍情况。
        “知道了,我马上过去!”男人只是急促地说了这么一句,就挂了对讲门铃。郭阿姨这时才感觉她浑身的肉冷的直打颤,立刻转身往回跑。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2 07: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6楼

    爬楼梯时,郭阿姨两腿酸软,几乎站立不住。只好一步一挪往上爬。平时没觉得多费劲儿,这会儿却仿佛在爬万丈天梯。
        郭阿姨刚上四楼,听楼下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郭阿姨等了一会儿,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孩儿小跑着爬上来。
        两人一先一后爬上五楼,看到502的门大开着,里面传来女孩儿不住的呻吟。男孩儿一进门,见女孩躺在客厅地上,紧闭双眼,抱着肚子像条刚被钓起,扔到岸上的鱼,不停翻滚着。
        “你咋躺在地上?”男孩儿快步走过去,从地上一把抱起女孩,走进卧室,放到床上。
        “是不是急性肠胃炎?我那儿有藿香正气水儿,我这就找去。”郭阿姨没等男孩儿答应,就急急火火拍响自家的门。很快,就拿着药过来了。让女孩吃,女孩儿怎么也不肯吃!
        “你得想办法让她吃点儿?要不,就打120吧!”郭阿姨着急地向男孩建议。
        “姨姨,谢谢你帮忙!你先回去吧!她的情况我知道,不用吃药,也不用找120,躺会儿就好了。”男孩儿手扶郭阿姨肥厚的胳膊,边说边牵引着郭阿姨离开现场。
        “我看她真的很严重!别给耽误了!”郭阿姨挣扎着,不想离开!
        突然,“咣啷啷”一声响,郭阿姨脚下踢着一个空酒瓶!郭阿姨顺着空酒瓶滚动的地方,又看到好几个扔在地板上的半截烟头!一股浓烈的酒精味扑鼻而入!
        郭阿姨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她明白男孩为什么不着急了!她明白女孩为什么那么难受了!她明白自己被一个女酒鬼骗了!当猴一样耍了!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17747286890 于 2017-6-2 07:48 编辑 ]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3 09: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7楼

        “我活了这么大把岁数,第一次见这么不要脸的东西!”郭阿姨勃然大怒,愤愤扔下这句话,晃荡着肥硕身子,头也不回走出女孩家门,将门狠狠摔上!
        “两个小骗子!气死我了!”郭阿姨一进自己的家门儿,便气鼓鼓地把手里的药丢到茶几上,一屁股坐进靠近门口那个沙发,呼呼地喘粗气。
       “咋啦?谁骗你了?”老伴儿赶快探身将茶几上的电视遥控拿在手里,按下暂停键,两眼盯着郭阿姨的脸,探问究竟。
        郭阿姨在气头上,一鼓脑地把刚才外面发生的事儿跟老伴讲了一遍。
        “我当什么事儿呢?让我看啊,这也算不上骗,我上次喝四两酒,还心脏出毛病住了一回院呢!那一次,要不是到医院及时,恐怕就没命了!她一个女孩子,照你说的,把一个瓶子都喝空了,能不难受吗?她肯定是难受的不行,才来求助咱们!年轻人,好面子,她肯定是不好意思跟你说喝醉了酒,才说自己有心脏病的!算了!算了!别生气了,年轻人,有时候好冲动,喝酒把握不住量!不管怎么样!肯定是难受了,才来求咱们的!她要是咱们自己的孩子,一个人在外面住,孤单单的,想家了,也象她这样,想喝点儿酒,喝着,喝着,喝多了,难受的不行,去找邻居帮忙!如果邻居不帮,孩子要真出点儿什么事儿!你说,我们会多难受!”
        “你这么说,我这心里的气就顺多了!你说的对,不管她是喝多了酒,还是有心脏病,肯定是难受了,才求咱们帮忙的!”
       “真想通了?”
       “真想通了。”
       “那咱们接着看电视?”
       “对,接着看电视。”
       郭阿姨不知道,女孩刚和男朋友在电话里吵了一架,把自己手机摔碎后,又喝了一瓶白酒,才演出了刚才的闹剧!郭阿姨同样不知道,那个被她叫来的大个子男孩儿,女孩儿的哥哥,就是女孩儿的男朋友。

(本篇完)(正文共:2252字)(待续)

[ 本帖最后由 17747286890 于 2017-6-3 09:39 编辑 ]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4 09:0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8楼

第13篇:《马蛇的故事》
文/艾月魂(原创)

【正文】:
        那年春天,格外温暖。阳光整天都那么和气地照着大地,河里的冰开始要解冻了,每日吱吱咯咯的哼哼着,仿佛在伸展刚刚睡醒的懒腰。
        就在那个春天里,张云海被绿原县教育局发配到离城最远的北河乡,乡教办又把张云海分派到离黄河北岸只有不到2公里的乡中心小学,乡中心小学的校长又安排张云海教一年级的学生。
        这样,张云海成为这所小学校历史上第一位也是唯一的一位四年本科大学科班毕业的老师。
        那所小学,只有10名老师。除张云海,校长苏醒和教音乐体育美术的老韩外,都是结了婚的女教师。
        学校每个年级一个班,每个班不足20名学生。
        学校有三排用红砖新盖的教室,最后那排做教师办公室的,却是有三四十年历史的破旧土房。张云海就在其中的一间里,搭了一张摇摇晃晃的木床住下了。
        学校没有校墙,离开教室不足十米就是纵横的沟渠和绵延的庄稼地。
        学校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的一个操场,操场上是两个被风雨侵蚀得面目全非的篮球架,这是操场上唯一的一个体育器材。
        操场的边儿上,靠近教室的地方,有一根锈迹斑斑的旗杆,高高地站着;上面飘扬着一面褪色很重的国旗。
        学校的前面没有路,只有一望无际的田野,能供人行走的,是田野间绵延的渠堰和纵横交错的地埂。学校后面横流着一条十几米宽的渠,渠里整日流淌着浑浊的黄河水。渠上架了一座厚木板拼成的木桥,桥宽二尺,桥上没有任何横栏扶手。学生们每天就由这木桥上进入学校上课。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17747286890 于 2017-6-4 09:01 编辑 ]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5 09: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9楼

        过了桥,是一条沿渠修成的土路。汽车、拖拉机从路上经过,黄尘漫漫。若刮北风,那些尘土便扑天盖地冲进学校;搞得教室,办公室经常有股浓浓的尘土味儿。不仅如此,学校周围的花草树木,也因此披了一层厚厚的尘土的盛装。
        张云海的饭,都是用他自己从绿原县买了,背到这所小学的一个电炒锅做。做饭用的面粉,是从乡里那家面粉加工厂买的;菜,只能靠运气,偶尔从小学后面路上经过的卖菜小贩那儿买点儿。大多数时候,张云海的一日三餐,只能吃没有蔬菜的米饭和饼。
        张云海住的那间办公室的墙根下,顺序排列着几个胳膊粗的老鼠洞。每天晚上,张云海都会被从被子上,头上匆匆而过的肥大老鼠弄醒一两回。
        为防止老鼠哪天晚上拿自己的耳朵、鼻子、脸蛋儿磨牙,张云海每天睡觉以前,都会用砖块仔细地把那些老鼠洞堵上。但,早晨起来,他总会看到又有一个,或者两个老鼠洞,被智慧无穷的老鼠重新挖开。
        这事儿,如果不是后来马蛇给张云海弄来老鼠药,张云海每天晚上根本就睡不了个踏实觉。
        马蛇,是每天在校园里卖雪糕的一位中年男人。人很瘦,冬日里,老穿一件褪色很重的军大衣。夏天,则老穿一件旧到后领口和袖口磨开了缝的白衬衫。但无论夏天的衣服,还是冬天的衣服,都看不到一块污迹,总洗得干净而整洁。
        张云海课间站着同马蛇说了几回话,彼此就算认识了。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6 16:4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0楼

        马蛇瞅张云海偶尔没课,便拐进张云海的办公室,两人互相递了烟,一边儿吸着,一边儿聊天。一次,马蛇问起张云海的食宿,张云海就说到老鼠晚间的侵扰,马蛇听后,很慷慨地表示要帮张云海弄老鼠药。果然,没出两天,真弄了几包送给张云海,并指导张云海将老鼠药放妥当了。
        一天,马蛇同张云海聊完天,出去后,与张云海一个办公室的杨老师笑着问张云海:“小张,你这么好个后生,咋同马蛇如胶似漆的好起来了?”
        张云海听杨老师的话里好像有点儿别的意思,就问:“我看这人不错呀!你咋这么说呢?”
        杨老师接着说:“马蛇是我们这儿出了名的地头蛇,你老跟他在一块儿,小心把你带坏的。你来了的这段时间,就没发现我们谁都不搭理他?”
        张云海那时,才第一次意识到,事情果如杨老师所言,学校的所有老师,似乎从不和马蛇说话,甚至连礼貌性的见面打招呼都不做。
        平时,张云海与马蛇在办公室里坐着谈话,其他老师不仅从不插嘴,还经常干脆躲到其他办公室去。马蛇除了偶尔来张云海的办公室坐坐,似乎也决不轻易踏进办公室一步;大约也是其他老师对他总是一副爱理不理的缘故吧!
        张云海还注意到,即使在最冷的天气里,马蛇也只躲在背风的墙下忍着,而不进温暖的办公室来烤火。只有张云海有时看了不忍,约他进屋来烤火,他才踏进办公室。张云海有课出去,他也随了出来,决不多在屋里停留片刻,依然站在屋墙下去避风。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7 19:5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1楼

        于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张云海向杨老师请教,是什么原因,使大家都对马蛇敬而远之。
        杨老师便讲了几段儿马蛇的故事给张云海听。
        第一段儿,是马蛇的爱情和婚姻。
        据说马蛇先前也是个挺好的后生,做过一些小生意,后来还学了理发,开了一段时间的理发店。就在理发那段时间,有一年,突然从上海带回一个长得特别漂亮的姑娘,并结了婚。一年后,生下一个女儿。女儿还没满一岁,有一天,那上海姑娘突然扔下他们父女俩,一个人跑回上海去了。自那以后,马蛇就一个人带着女儿过日子。但他又似乎并不像一般人那样好好过日子;隔一段时间,就会不知从哪儿混回一个女人,和他一块儿住着,住不了多长时间,那女人就不见了;再过一段时间,又会混回一个女人,随后不久,再次离去。据杨老师说,这样突然出现,又不久离去的女人,已经不下十位。杨老师的结论是,马蛇在感情上,很随便,是个靠不住的男人,是个根本没有感情的烂男人。
        第二段儿,是马蛇的生活方式。
        据说马蛇为人霸道,经常欺负外来人,属本地最坏的“地头蛇”。有一例是说某一年的夏天,当时,马蛇已经开始在学校卖雪糕了。有一天,学校来了两位卖雪糕的年轻后生,导致那天马蛇接回来的雪糕卖不动。于是,马蛇走到那两个后生跟前,让那两个后生离开学校,到别的地方卖。那两个后生,都长得身强力壮,看马蛇长得瘦小枯干,并不把他的警告当回事儿,还和他争执起来。马蛇一时火气上升,不知到哪儿寻了根木棒,二话不说,驱身就打。两个年轻人仗了人多身强,与他对打,但没几下就被马蛇打得东倒西歪仓惶而逃。一个竟连自行车都没顾及推。从那以后,学校来一个卖雪糕的,马蛇往走赶一个,再没人敢来小学卖雪糕;学校的雪糕买卖被他独家垄断。第二例是说马蛇曾在黄河这边儿的渡口卖面筋。这边儿是黄河北边儿。从黄河南边儿坐渡船过来的,或者是准备坐渡船过去的,常被马蛇拦住,逼人家买他的面筋。若不买,就不让上渡船,或者不让离开渡口。间或有不买,或者顶嘴的,他是非打人家一顿不可;时间长了,成了渡口一霸,名声很响。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8 19: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2楼


第三段儿,有关马蛇的亲情。
据说马蛇自私、残暴,毫无人性,心狠手辣,对亲兄弟也是如此,毫不讲情面。他曾经因为家庭矛盾,毫不客气地将一把锋利的刀子插进他大哥的大腿。导致现如今,他与其他亲亲的弟兄姐妹七个,行同路人,从不来往。   
听了杨老师的介绍,张云海颇感意外,但根据张云海前段时间与马蛇的交往,总感觉马蛇不像杨老师描述的那么坏。所以,并没对马蛇产生戒备和防范。依然和先前一样,与马蛇保持着交往。
张云海所教的一年级共有18名学生。男的10名,女的8名。那些孩子,都住在北河乡政府所在地,以及附近的村社。离家最远的几个学生,每天要步行五六里来学校上课。学生每天到校的时间,是早晨九点钟;学生放学的时间,是下午三点半。
据校长苏醒说,由于学校经费紧张和老师短缺等原因,从一年级到三年级实行班级承包制,由一个人教学生除音体美以外的所有课程。张云海教的是一年级,所以一周之内,差不多所有的教学时间,张云海都是在教室里度过的。
马蛇的女儿在二年级,由一位姓刘的女老师教着。刘老师的老公,在乡教办工作,分管学区的业余教育。他们的家,就在乡中心小学的旁边儿。两口子都是初中毕业生,先做代课老师,后来转正为公办老师的。他们有一个儿子,正上小学四年级。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1 07: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3楼

马蛇的女儿马燕,模样有点南方人的特点,额头宽阔,大眼睛,鼻梁直挺,不仅人长的好看,也特别聪明,可是,学习却不突出。据马燕的班主任说,马燕的学习不突出,主要是受家庭环境影响,在学习上并不用心导致的。据张云海观察,马燕虽然才是一名二年级的女生,却格外注重穿衣打扮,头发的样式,三天两头变换,脸上明显可以看出,每天都擦脂粉,而且,耳朵也打了眼儿,经常戴着耳钉。照这个情形看,刘老师对马燕学习不突出的评价,是有一定道理的。
马蛇的雪糕通常在下午2点之前便会卖完。纵使卖不完,他也准时回去给女儿做饭。根据他的经验,那时学生们多半儿因为带到学校的零花钱已经全部花光,所以,也不再买东西了。
由于马蛇几次三番约张云海放学到他家里去,张云海推托不过,在一日放学后,便同他去了。
马蛇的家,在离北河乡政府所在地最近的一个村子里,大约三里路。住屋是土房。一个里外间的套房,外间一盘小炕,后面是厨房;套间里,放着一张双人床,一套完整的家具,包括:两个双开门的立柜,一个梳妆台,一个字台,一二三组合的沙发,一个玻璃茶几。平常,马蛇睡外间的小炕上,马燕睡里间的床上。另外一屋,是个单间,里面放些杂物,不住人。
马蛇家的家具都是半新不旧的样子,但收拾的非常整洁利落,如果是个不知情的人,根本就看不出这个家里没有主妇。
(待续)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6-12 11: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52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54楼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3 08:2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5楼


马蛇给张云海倒了杯茶,放到外屋小炕摆着的那张炕桌上,让他坐在炕沿上喝着茶抽烟,自己进厨房忙着生火做饭。
张云海刚吸完一根烟,茶还没喝完,马燕背着书包回来了。马蛇立刻给马燕几张钱,让她到小卖铺去买四瓶啤酒。
马蛇的家里除了他女儿的课本外,没有一本多余的书供张云海消磨时光。独坐了一会儿,感觉很无聊,便踱进厨房同马蛇说话。
那时,马蛇正在一口大锅里烙油烙饼,很熟练地操作着。
听张云海夸奖他做饭的手艺好,马蛇便给张云海讲起烙油烙饼的技巧。到后问张云海那几天是否到黄河边儿上转悠。
张云海就告诉马蛇,他得空去转悠了两回,见河上的冰已经消融了。
听了张云海的话,马蛇似乎很有些惋惜地说:“你那几天应该多上河岸转转,多转转或许你就能看到开河了。”
张云海好奇地问:“什么是开河?”
马蛇就跟张云海说,开河就是黄河上的结冰,化开成为流凌的过程。又告诉张云海,据本地老人讲,一个人若能看到开河,那人一年的运气会特别的好。所以老辈人若计划出远门,总要等到春天里看了开河才动身的。但开河的时间很短,也就二十分钟的功夫便过去了。所以估摸到要开河的日子,黄河的岸堤上整日都有好些个人在转悠,就是为了亲眼目睹开河的情景。并说,运气不好的的人,整日在黄河岸上等,回家吃顿饭的功夫,河却开过了,后悔极了。运气好的人,很少去河岸,忽然哪阵儿去了,正好就看到开河。最后,马蛇脸上明显带了满足,兴奋的神情,说他今年幸运地看到了开河。又说,这还是他在河边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开河。
(待续)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6-15 09:0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52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56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6-18 07:0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52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57楼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8 09:4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8楼


张云海立刻笑着说:“照这么看,你今年一定会交好运的!”
马蛇听了,用一种似有所指的神情和语气说:“我今年是到了应该交点儿好运的时候了!”
张云海问马蛇开河时是一种什么样儿的情形。马蛇便给张云海形容说,先是看到上游一条白线急速地向你面前移动过来,接着一片鼓吵声一路响来,随后就见平展展的河面一下子四分五裂地炸开了,河面浪花翻卷,冰块相互撞击滚动,有的冰块一下子会被掀到岸上来,河面随之低了许多,满河都是亮闪闪的冰块儿,挤在河道里,争先恐后地往下游拥。突然,河面的冰块就稀疏下去,一会儿功夫,一块儿冰都看不到了,眼前只剩下了席卷着泥沙,浑浊翻滚着的黄河水。
听了马蛇的述说,张云海心里颇有点后悔那几日竟没到黄河堤岸去。开河的时间是下午五点二十分,恰是每天放学,张云海四处散步的时间。
说话中间,马蛇已炒出一盘鸡蛋和一盘油菜。张云海与马蛇对面坐在那张小炕桌的两边儿,马蛇的女儿马燕,端了饭菜,一个人到里屋茶几上吃。
马蛇说起他一向不喝酒,所以今天只买了四瓶啤酒。随后又说,张云海能来他家,他很高兴,要破例陪张云海喝两杯。说时,将面前的两只茶杯倒满了酒,递给张云海一杯,自己面前放了另一杯。
张云海和马蛇的饭还没怎么吃,马蛇的女儿已经吃饱,说她要到村里玩一会儿。马蛇安顿一句:“别玩的太晚!早点儿回来写作业!”接着和张云海说话。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1 06:3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9楼

那时,马蛇讲起了他的一些经历。话是先从他女儿的母亲那位上海姑娘说起的。
马蛇说。他二十三岁那年,听信了一位朋友的话,两人搭伙到南方贩电子表,路过上海,觉得不下去看看那个著名的大城市,实在白出了一趟远门。于是,就在上海下了车。
两人在上海大街上转累了,就走进一条巷子的一个小饭馆里去吃了碗面,喝了几茶水,休息了一会儿。从饭馆出来,没走几步路,就被一伙人拦住,把他们身上的钱物洗劫一空。
没了钱物,原本要去的广东,无法再去;想回家,也无钱买票。没办法,两个人就在街上转悠,想找到一个能活下去的办法。第三天,马蛇终于以只管一口饭的条件,被一家理发店的老板收留,做了一名打杂的。那位朋友也另外去找了一份事做。开始两人还见过几次面,后来就失去了联系,直到现在也没有见过,不知那人是死是活。
马蛇头脑灵活,干活利落,学东西也比较快,没几天功夫,他不仅把理发店的卫生清理的干干净净,而且已经能上手做发型了。两个多月以后,除了一些难做的女人发型,师傅基本上不伸手了,单由马蛇来支撑门面。
半年后,理发店业务量扩大,师傅又收了一位初中刚毕业的姑娘做徒弟。那姑娘的大名叫王琴。
王琴同大多数南方女人一样,个子不高,有一个宽阔的额头,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马蛇看到王琴的第一眼,就深深被她清纯亮丽的容貌吸引。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8 08: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60楼

两人整天在一块儿出来进去的,很快就熟了,经常坐在一起说话。王琴知道马蛇的家是内蒙古的,对内蒙古的事儿显得格外感兴趣,总喜欢问这问那,对马蛇给她描述的茫茫草原,滚滚的黄河,充满向往;三番五次地说,有机会她是一定要去看看的。
每当那时,马蛇就对王琴许诺说,他可以带她去看,并做她的向导。于是,王琴就总问马蛇什么时候回家。渐渐的,他们俩个就好了起来,并偷偷开始恋爱。再后来,马琴的肚子大起来了。看看两人的恋情不能继续掩藏下去,便商量着要一块儿出走。一天,马琴从她家里弄了些钱,他们就买了车票,一块儿回内蒙古来了。
因为马蛇走南方时带去的家里积蓄一分没有带回,却带回一位大肚子的姑娘,以为他是把钱全花在女人的身上,每天只给他们脸色看。本地人也开始把他传成一位“败家子”,路上见了,大多不愿搭理他,连看他的眼光,也总是冷冰冰的。
面对这样的冷遇,马蛇感觉无法再带着王琴在家里住下去,到乡镇的街面上租了一间房,挂牌开起了当时乡镇第一家理发店。店里的收入虽不太好,但也可以勉强度日,总比待在家里看别人的眼色强。
随后王琴就生产了。当时,王琴生产所需的费用,让马蛇为难极了。大哥二哥在嫂子的串缀下一分钱也不给他借,姐姐也只勉强借给他一百元,还说了一大堆责备他的话。最后还是他妈看他可怜,给他拿了些钱,才算帮他度过了那段儿最艰难的日子。(待续)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