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迷幕》-艾月魂悬疑类长篇小说(连载中)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29 20:5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1楼

       第7章 要命的人出现
        马明坐在酒店雅间的沙发里,脖子仰躺在沙发后背上,目光呆呆地瞪着屋顶那两排闪烁的彩灯,大口吸着一只手指粗的雪茄,紧锁着眉头;心里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儿。仿佛那一千万,是摄魂的法宝,离开时,将他的魂魄摄走了一样。
        茶几上摆着丰盛的菜肴,李红峰正津津有味地吃喝着。
        作为马明的贴身保镖,跟着马明忙前忙后,跑了大半天,他的肚子早饿了,暂时没什么事儿,又有这么丰盛的酒菜,自然要开开心心地吃个饱。
        做为保镖,平时过的就是刀头舔血的日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丢了性命。所以,李红峰奉行的生活原则就是:有饭就美美的吃,有酒就美美地喝,有觉就美美的睡。今天要是不赶快享受,说不定明天脑袋一掉,想享受也享受不上了。
        李红峰一边儿吃喝着,一边儿留神观察着马明的表情;只要马明不对他发话,他是绝不会多嘴的。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他的工作,就是把马明交代他办的事情办好,其他事情,都不是他一个保镖该管的。
        就在此时,放在马明身边儿沙发上的手机响了。马明立刻像弹簧似的一下子将后背从沙发上弹射起来,一把将手机抓进手里,低头看了一眼屏幕说:“黑猫终于有消息了!”
        “马总,高海龙从你那儿离开后的行踪确实有点儿可疑!”黑猫说话的声音很低,就像是         一个父亲,在深更半夜,在给儿子讲一个神秘可怕的故事似的。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30 09:0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2楼

        “是吗?有什么不对?你的声音咋这么小?”高明感觉到黑猫声音有点儿不对,立刻像只嗅觉灵敏的警犬一般,向黑猫发问。
        “我在旅馆的楼梯里呢,声音大了,怕别人听到。他一离开,就好像很怕人跟踪,一路上换了好几次车,还不住东张西望的,在中心公园门口的电话亭,不知道给谁打了个电话,通话时间很短,最多没说了五句话就挂了,看样子,像是通知什么人,或者报告什么事儿。”显然,黑猫是跟踪方面的高手,他不仅善于跟踪,还善于分析跟踪对象的行踪。
        “打完电话,他又去了哪里?”
        “又打出租,中途换了两次车,现在进了滨河公园南面的一家四层楼的宾馆,名字叫月满西楼大宾馆。我记得他说过,办完事儿就直接回家的,可是现在有家不回,却住进了宾馆,行踪实在可疑!所以,就赶快向你汇报了。”
        “这家伙不回家,上宾馆,是不是从我们这儿弄到钱,去那儿找小姐去了?我听说,这家伙平时有这个爱好。”马明用他天分极高的大脑快速地想了几秒钟,说出自己的想法。
        “这也有可能。不过,到现在为止,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没见有人进去过。”
        “他拿到钱,到那儿找小姐,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似乎也没什么好怀疑的;可是,这家伙一路上,不停地换车,明显是担心有人跟踪他,这才是最可疑的地方。你现在给我好好盯紧了,别被他在你眼皮底下像条光滑的泥鳅一样溜走了就行!对了,那个宾馆有后门儿吗?一会儿别让他从后门跑了!”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31 08:3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3楼

        “没有,我进去看过了,整座楼就有一个进出口。而且,我也跟前台打问过了,他登记了一个单人房间,是309号房间,我现在就在三楼步梯这儿盯着呢,他进去后,到现在还一直没出来过。”
        “你干的很好!为了防止意外,我现在再给你派去两个人,协助你一块儿盯他。”马明结束与黑猫的通话,又拔通了另一个手下的电话,让他再叫上另一个手下,立刻一块儿赶往月满西楼大宾馆去与黑猫会合。
        如果高海龙有什么不对,那么,也就意味着那个郭志坚也有问题。高海龙是个小包工头,资金紧张了,破罐子破摔,骗钱跑路,是有可能的;可是,那个郭志坚,正做着蒸蒸日上的老总助理,年纪轻轻,正是干事业的大好时期,怎么也会做这种事情,自毁前途呢?在这个问题上,连马明那副天分极高的大脑,也一时想不通。
        想不通,马明就开始喝酒;想不通,马明就开始吃肉;想不通,马明就开始抽烟。经过马明一顿狼吞虎咽,茶几上的那些菜,眨眼间变成了饭馆门口的垃圾堆;瓶里原来被李红峰喝剩下的半瓶白酒,也完全进了马明的肚子。然后,马明又靠在沙发上,一口接一口地抽烟。
        似乎喝酒,吃肉,抽烟,这三件事儿都使劲儿做了,马明那副天分极高的大脑就会变得更灵光起来,让他把所有想不通的问题,一下子都想通了。
        其实,真正叫马明窝心的,是那一千万如果真被高海龙和郭志坚算计了,他也不能报警,去走正常渠道追回来。
        最叫他窝心的是,这一千万如果真没了影儿,他的公司也将面临严重的债务危机,说不定还会因此倒闭。这几年,受世界金融危机的影响,公司的日子一直就不好过,马明整天都在为此愁眉不展,这也是他心里虽然并不完全托底,但还是听信高海龙做这笔交易的原因之一。
        除了世界金融危机的影响,这些年,房地产业也时不时受到国家房地产政策的影响,就像一位有求于马明,又不想献身于他的美人儿一样,一会儿热火朝天,一会儿冷若冰霜。使得马明这位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房地产老总,常常感觉自己被放在一个摩天轮上,被转的晕晕乎乎的,常常找不到东南西北。打拼多少年挣下的家底,都在这几年的给折腾进去了。
        就在马明心里苦不堪言的时候,他的电话铃又响了。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1 15: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4楼

***
        “你要干什么?你是怎么进来的?”郭志坚愣愣地望着眼前那个拿枪对着他的人,感觉两腿发软,马上就要像堆烂泥似的瘫软在地上。那时,他脑子里的杨如燕和孙艳,仿佛被孙悟空一金箍棒打下去的白骨精,呼一下,就窜到天上去了,再不肯进他脑子里来翩翩起舞。
        “我要杀了你!至于我是怎么进来的,你一个马上就要死的人,我也没必要告诉你!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你给我放老实点儿,接下来要乖乖听我的话,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别耍花样儿!那样儿,你会死的好看一点儿,死的舒服一点儿!”那人冷笑着,抖动着手里的枪。
        “你要我做什么?”郭志坚尽力克制着自己的恐惧,克制着自己特别强烈的尿意,问出这句话。
        长这么大,郭志坚还从没被人用一把枪指着胸膛,看着那黑洞洞,幽深幽深的小圆孔,他第一次真正体验到了自己最钟爱的枪战片儿里的情节。
        “把手里的东西扔在地上,到那个墙角去!别磨蹭!快点儿!”那人用枪示意了一下,让郭志坚站到餐厅的一个拐角去。
        枪手个子中等,偏瘦,穿着一件黑蓝色的夹克衫,尽管架着一副淡茶色眼镜,但郭志坚还是能感受到他那副小眼睛里射出的,叫他心里直打颤的寒光;为了不激怒对方,只好转身向那个拐角走去。
        “转过身来,背贴在墙上!好,这样,你就能站稳当了,我一会儿对你开枪时,你就不至于一下子跌倒。显得没有一点儿风度。”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2 07:3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5楼

        枪手在郭志坚走向墙角时,侧身坐在了餐厅那张长方形,大理石桌面的餐桌上,两只脚抬起来,踩在一把餐椅上。
        “我从来也没见过你,跟你无仇无恨,你为什么要杀我?”这时,度过了刚看到枪口时的恐惧以后,郭志坚的胆子稍微大了一些。
        “我当然和你没仇没恨了!但是让我来杀你的那个人,却和你既有仇,也有恨。而且,他还特意交待了,尽量不要一枪打死你,要多打你几枪,让你临死前,好好体验一下死亡的滋味儿。”
        “这么说,你是被人花钱雇来的!他给了你多少钱?我出他的双倍,求求你,别杀我,好吗?”郭志坚这时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命,无论如何,也比钱重要,便开始向枪手哀求。
        “我不要你的钱,一分都不要!我只要你的命。你这回看出来了吧!我他妈就是个死心眼儿!就因为我是个死心眼儿,所以,要你命的那个人才肯花大价钱雇我杀你!因为,只有我这种死心眼儿的人,才不会把他交代的事情给办砸了!你听懂了吗?死心眼儿,不是一个人的弱点,有时候,正是一个人的长处!你记住了,在这个世界上,但凡能办大事儿的人,都和我一样,是他妈的死心眼儿!而把事情办砸了的,往往都是你们这些朝三暮四,见风使舵的活心眼儿!行了,我也不跟你费话了!你还是先品尝一下死亡的滋味儿吧!”
        那人话没说完,“噗”一声,一颗子弹就从枪管里射了出来,击在郭志坚的胳膊上,又穿过胳膊上的肌肉,击在后面墙的瓷砖上,钻了进去。
(本章完,共3057字)(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3 09:3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6楼

       第8章 奇怪死亡的枪手
        郭志坚先是感觉自己的胳膊上被人狠狠捅了一拳,然后就是一阵被火烧灼的疼痛。粘稠的血,像一条条热乎乎的大蚯蚓,摆动着它们红通通的身躯,兴高采烈地顺着郭志坚的左臂向下快速爬去。
       “怎么样?不是跟你开玩笑吧?这一枪,顶多算是给你解解痒,败败火!让你好好清醒清醒!我这枪有消音器,声音就这么大,我不论打多少枪,都不会惊动别人的!而且,你还看到了,我是个神枪手!你记不记得你小时候唱过的一首老歌?是怎么唱来着?‘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我唱的还不错吧?”
        直到这时,郭志紧才真真切切地确信,他马上要死了。
        “你告诉我,究竟为什么要杀我?否则,我会死不瞑目的!”郭志坚右手紧紧抓在左臂的伤口处,瞪着笑嘻嘻的枪手,鼻孔里呼呼地喘息着,牙关紧咬,额头渗出一颗颗晶莹如玉的汗珠。那些汗珠,在餐厅彩色的灯光照耀下,映射着美丽的光华。
        “我不告诉你,你自己难道就猜不出来吗?什么原因,你应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还用问我吗?我与你又不是素不相识,说我凭空找上门来!真是笑话!你办的缺德事儿,还用我今天在这儿帮你回忆吗?”
        “这么说,是我得罪过的人来找我寻仇啦!我什么时候得罪过他啊?这家伙好像精神不太正常,一会儿说他是被人雇来的,一会儿又说与我相识!”郭志坚强忍着胳膊上的疼痛,心里暗想。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4 08:4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7楼

        “受这次金融危机的影响,公司裁员的事儿,都是我在李万诚的授意下,亲自操持的,那些进入裁员名单里的人,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平时在公司得罪过我的人,或者是我看着不顺眼的人!他们中,有好多人按最初制定的裁员标准,本来是可以不被裁掉的,但我还是出于打击报复的私心,硬是把他们写进了裁员的名单;后来,他们中的好些人,还来找我求过情,送过我东西,都被我拒绝了!对,这个想杀我的人,一定是这些人中间的一个!但这些人太多了,究竟是谁呢?”郭志坚的脑子飞快地旋转着,尽力想从中找出那个躲在暗处,此时,正暗暗冲他得意洋洋冷笑着的幕后指使者。
        “可是,那些被裁员的人,大多都家境不好!能出钱雇得起杀手的,手里肯定有不少钱!难道,是万诚公司的那几个竞争对手?为帮助万诚公司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获胜,我在背后没少对那些公司使坏,花钱收买过他们的员工,雇人窃取过他们的商业机密和资料,高薪挖过他们的技术人才,关键人物,也曾故意挑拔过他们之间的关系。使那些公司不时陷入困境,惨遭巨大的经济损失。这些人对我早已恨之入骨,而且,他们都是有钱人!多半儿,那个幕后人就是他们中的一个!”
        “那么,这人到底是谁呢?”
        “眼前这个人,枪法好,行动干练,肯定受到过一定的训练,也就是说,是个老手!能请到这种人的,肯定也不是一般人!”
        “我实在想不出是谁想杀我!你能让我死个明白吗”郭志坚死不甘心地再次向枪手发出询问。
        “你真想知道?”
        “真想知道。”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5 09: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8楼

        “好吧!看来,你真是贵人易忘事儿呀!你几乎把别人整死,自己居然没有留下一点儿印象!想想,你也真是该死!我可以再给你透露一点儿信息。不过,这个信息,我不能白白给你,我得再打你一枪!说实话,这也是你应得的报应!刚才那一枪打在了你的胳膊上,这一枪打在哪儿好呢?头上,肯定不行!会一枪打死你的,那样,就让你死的太痛快了!腿上来一枪呢!也不行,那样,你就站不住了!这会儿,我还不想看到你爬在地上。你爬在地上的样子,会使你看上去很没尊严的!好了,我知道打哪儿了,就打你的肚子,那个地方打一枪,一时半儿死不了,也不影响你站着继续和我说话。”枪手眉飞色舞,嬉皮笑脸地摆动着手里的枪,在郭志坚的身体上指来指去。那个黑洞洞的枪口指到哪儿,郭志坚那个部位的肌肉便立刻神经质地抽动起来。就像一个风骚的女人,看到了一位心仪的嫖客一样,兴奋不已,激动得直跳脚。
        “这一枪,要真打在肚子上,我肯定是死定了!肚子里,最容易导致人死亡的脏器是肝脏,子弹一旦射穿了肝脏,立刻就会引起大出血,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因为流血太多而死掉!对了,肚子里还有一个和肝脏差不多的脏器,脾,据说,脾,也是人体的一个大血库,一旦被子弹射穿,情况和肝脏差不多!肝脏长在肚子的右边儿,脾长在肚子的左边儿!这家伙不论打我左面的肚子,还是右面的肚子,我都必死无疑!”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6 16: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9楼

        最后,枪手的枪口慢慢从指向郭志坚胸膛的位置向下移动,再向下移动,向左偏了偏,又开始向右偏。食指也一点一点地向手枪的扳机移动,然后,再一点一点地向后扣。
        “完了!”郭志坚心里绝望地叹息一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他已经不敢再面对那只黑呼呼的枪口,两腿开始不停地打颤,后腰像做滑梯似的,开始顺墙向下滑动......他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总裁助理的身份,需要保持矜持和体面。
        “噗!啊!哗!啪!咚......”
        郭志坚两只乐盲的耳朵,好像突然被拽进一家豪华音乐厅里在听交响乐,听到一片有节奏的,互相交织的声音;却咋也搞不清楚都是什么乐器发出来的。随着这一片郭志坚搞不懂的声音,他的身体扑倒在地,脑子里瞬间变成一片空白。
        过了好一会儿,郭志坚才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失去知觉。
        “我还没有死!我还活着!可是,我很快就要死了!我的肚子被子弹打穿了!也不知道是打在肝脏上了,还是打在脾脏上了!不论打到哪儿,我肯定都流了很多血,我现在就倒在自己的血泊中;再流一会儿血,我可能就会失去意识;这点儿知识,以前在书上看到过的,人失血过多,就没办法给大脑供血,大脑供不上血,就会因为缺氧而失去意识!然后,就死掉了!我现在就处在大脑慢慢失去意识的过程中!”
        又过了一会儿,郭志坚的大脑还没失去意识,还可以思考,而且肚子那儿,也没有像胳膊那儿刚才挨那第一枪时一样,传来一阵紧似一阵的疼痛。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7 19:5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0楼

        “奇怪!我咋感觉不到疼呢!难道,我的灵魂已经出窍,脱离开了我的身体,所以才感觉不到疼痛?老早就听人们说,人在死的瞬间,灵魂会离开人的肉体,或者飘到天上去,或者落到地狱,或者滞留在人间!我的灵魂会上哪儿去呢?”
        最后,郭志坚终于忍不住,试着动了动自己的胳膊,似乎还可以动,这是告诉他,他的灵魂并没有出窍。于是,他又悄悄将那只手向自己的肚子摸去,却也奇怪的很,居然没有摸到他预想的那个血糊糊的枪洞。
        “这是咋回事儿?明明听到了熟悉的枪声,我怎么会没中弹呢?他可是个神枪手呀!难道那一枪他专门打偏了?故意跟我开了个玩笑?他说要杀死我,也是在跟我开一个玩笑?”郭志坚的脑子飞速旋转着,突然睁开眼睛,向身下望去。身下根本就没有自己一直以为存在的那个湿淋淋的血泊。
        “这家伙肯定在戏弄我!这一枪故意打偏,下一枪再打我的要害,他就是想看到我目前这种副狼狈的样子!现在,他肯定在望着我狞笑!我得站起来,不能就这么爬着,让他看我的笑话,让他看不起我。我是总裁助理,怎么说,我也是个大人物,怎么能被一颗打偏的子弹吓得直不起腰呢!反正是个死,怕也是个死,不怕也是个死!爬在地上也是个死,站起来也是个死!临死了,我为什么不能像个英勇的共产党员那样,笑着面对敌人的子弹!对,我得站起来!看着他......怎么回事儿?那家伙怎么躺在地上了?他不是一直坐在餐桌上的吗?”
        一个难以置信的场面出现在郭志坚眼前:那个原本得意洋洋坐在餐桌上的枪手,居然像他刚才一样,像只死狗一样爬在地上,脸紧贴着地面,像当年正在鸡窝里偷鸡的周扒皮一样,屁股向上翘着,手里还抓着他那把枪,人却一动也不动了。头跟前的地上,有一小片新鲜的血迹。
        “难道,刚才那一枪,他是冲自己开的?他居然自杀啦?不对呀?这怎么可能呢!他明明是来杀我的,他为什么不杀我,却把他自己给杀死了!这玩笑也开的太大了吧?我这是在做梦吗?天底下有这么荒唐的梦吗?”
        郭志坚慢慢站直身体,一步步向那枪手移动。这时,他已经感觉不到胳膊上那个枪口的疼痛,眼前不可思议的现实,完全把他的脑子搞懵了,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弄明白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儿?那个枪手为什么会突然就躺在了地上?
(本章完)(共3122字)(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8 19: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1楼

第9章 扑朔迷离的案情
郭志坚一边儿走,一边儿将自己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两只耳朵上,仔细聆听着周围的动静。他一方面怀疑这个枪手是自杀,一方面又怀疑是被躲藏他家里的另外一个枪手所杀。如果那另外的一个枪手真的存在,那么,说不定随时会在他的身后出现!这样一想,郭志坚立马感到自己后背上冒出一股寒气,一时间,真感觉自己的后背上正被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
郭志坚的呼吸渐渐变得粗重起来,两腿不由自主地又开始像先前立在枪口下一样不住地打颤;终于忍耐不住,猛地向后转过身。
身后空无一人!
他不放心,又大声喊问了一句:“你是谁?出来吧!我已经看到你啦!”
可是,屋子里并没有人应声,也没听到任何可以证明另一个人存在的动静!
郭志坚大着胆子,尽力放轻脚步,像一只正潜行着,向一只老鼠接近的猫,慢慢从餐厅出来,一个屋一个屋地挨着往过看,等他把所有的屋子转完以后,也没发现另一个人的影子。
尽管没有找到另外一个人,但在寻找那个人的过程中,郭志坚的头脑渐渐清醒过来,他暗想:“我不能再瞎转悠了,这事儿得警察来处理,我再转悠,很可能会破坏现场,那样,就可能给警察的破案工作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不管那个枪手是怎么死的,我从使至终都是一个受害者。”
于是,郭志坚回到客厅,找到自己的手机,拔通了110。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9 08: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2楼

***
马明拿起电话,一看屏幕,还是黑猫打来的。
“什么情况?”马明语气急促地问。
“马总,你果然英明,一下子就猜中了,高海龙就是来月满西楼这家宾馆找小姐的;刚才,我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进了高海龙的房间。”黑猫压低声音向马明汇报他那边的情况。
“好,你继续给我盯紧了,一刻也不能松懈!有什么情况,马上向我报告!”马明语气严厉地向黑猫下完命令,就挂了手机。
郭海龙果然是到月满西楼旅馆找小姐的消息,得到证实,使马明一直悬着的心稍稍感到松缓了一些。这至少说明,高海龙没有逃跑的迹象。这也就意味着,所有的一切,都在按原来的设计进行,他只要按计划,耐心等着结果就行了。
马明手指转动着手机,慢慢又把头向沙发背上靠去,那一刻,他的嘴角竟还露出一丝让李红峰感觉久违了的笑容。
“你先别吃喝了,现在立刻去帮我办件事儿!”马明躺倒的身子突然又像弹簧似的直立起来,盯着茶几对面的李红峰。
“什么事儿?”李红峰马上放下手里的筷子,伸胳膊抽出两张纸巾,抹了把嘴,又擦了擦手。
“你现在赶快开车到郭志坚的住处,把他给我一天二十四小时盯紧了。把他每天去过的地方,和什么人接触都详细地记下来,只要发现什么不对,立刻向我汇报。记住,一定要把他给我盯的死死的!不能有任何差错!”
马明郑重其事地向李红峰交代好任务。李红峰答应着,起身出去了。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0 11:2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3楼

***
郭志坚居住的那个单元,已经被身穿制服的警察警戒起来。几辆警车停在那座楼下,警灯在车顶上不停闪烁,警车的大灯也都打开,从不同角度,照着那座楼。楼的四个拐角,都站着警察,警惕地观察着任何一个可能从楼里出逃的人影。
楼道里,不断有警察上上下下地走动。大多数警察都聚集在郭志坚的住屋门口,屋门敞开着,屋里的灯全部打开,将屋子照得通明。
几个警察,拿着各种设备,在屋子里仔细寻找罪犯留下的蛛丝马迹。
郭志坚坐在沙发上,身上的衣服已经穿好,与他一块坐在沙发上的,还有一男一女两名警察。那个年纪小一点儿,胖乎乎的男警察,一边儿认真地在一个文件夹里的信纸上做笔录,一边儿不住伸手擦拭头发里冒出来的汗珠;那副样子,好像被讯问的不是郭志坚,而是他。另一位警察是个女的,四十多岁,左侧下巴上有颗米粒大小的红痣,瓜子脸,头发不多,但很直地垂挂在脸颊旁,虽说不上多漂亮,但被那身警服一衬,带着一团英气,就对郭志坚产生一种特别的吸引力。她手里拿着一只录音笔,针对郭志坚的讯问,全部是由她进行的。
郭志坚的胳膊,已经被警察叫来的一位医生做过检查,并做了初步的包扎和处理。那颗子弹从郭志坚左大臂接近肩膀处的肌肉穿过,没有伤到骨头。因为郭志坚的伤情不重,为了案情的需要,暂时没有送郭志坚到医院,而是留下来配合调查。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1 07: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4楼


“照你刚才的陈述,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那个被害人,也就是现在死在餐厅里的那个人,是专门来杀你的?”那个手拿录音笔的女警察盯着郭志坚的眼睛问。
“我能确定,他就是专门来杀我的!这也是他亲口告诉我的,而且,在他拿枪指着我的时候,我承诺给他钱,他都不肯要,他说除了我的命,什么都不要!这不是很明显吗?”郭志坚显得有点儿激动,身体随着他的说话,前后摆动了几下;好像他此时还站在那只黑洞洞的枪口下,心思慌乱地想着怎么躲避。
“你完全不认识那个被害人吗?”
“从来都没见过。”
“你仔细想想,他为什么会杀你?”
“这个问题我也一直想知道,当时,我也问过他,就是你们说的那个被害人,他也说让我仔细想想,可是,我把脑子都快想破了,还是没想出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我就追问他,他说等打完我第二枪就告诉我,可是,他打第二枪的时候,自己却突然死了!所以,我也没从他的嘴里找到答案。但是有一点,他自己是承认的,那就是有人出钱雇了他来杀我。”郭志坚皱着眉,仔细回忆着当时的情形,把自己知道的,一鼓脑地说出来。
“既然是雇凶杀人,说明那个人多半儿是把你恨到了极点!这样的人,恐怕在你的生活经历中不多吧?你最好还是不要隐瞒,隐瞒只会使案情变得更加复杂,那样,既不利于案情的告破,也不利于你自身的安全。你要知道,这个被雇佣的杀手虽然死了,但那个真正想杀你的人,却还活着;他可以雇佣这个人来杀你,同样,还可以接着再雇一个杀手。你要把这些利害关系都想好了,免得将来后悔莫及。”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2 09:2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5楼

“那个真正想杀我的人究竟是谁?自从那个人拿枪口指着我开始我就想上了,直到现在,我真没想出那人是谁?我要想出来,我会告诉你们的。你们早抓住那个人,我也早安心。”
“那好吧!我们换个话题。这个被害人是被谁打死的?打死他的人,你看到长什么样儿了吗?”那女警察可能看出郭志坚有点儿被她问烦了,便及时转换了话题。
“我根本就没看到那个打死他的人!我跟你说过了,他拿枪指着我的时候,我吓坏了,闭上了眼睛;枪响的时候,我两腿一软,就爬在了地上;当时我以为自己肚子上中枪了,不敢睁开眼睛看,过了好一会儿,我发现肚子没有疼痛的感觉,这才奇怪地慢慢睁开眼睛,那时候,他就倒在地上了,就像你们进来时看到的一样,我怕破坏现场,连他跟前都没过去。”
“根据你的陈述,现在躺在地上的那个人,一共冲你开了两枪,对吗?”
“对,如果第二枪不是他自己打到自己脑袋上的,你可以这么说。”
“根据我们对现场的初步勘察,有两颗子弹击在了你当时站立位置的墙上,而且弹头我们也都找到了!从弹道的角度判断,和你陈述的基本吻合;还有一颗子弹,击中了那位死者的头部,那颗子弹留在了他的脑袋里,需要我们把他带回去进行尸检的时候取出来。也就是说,当时这间屋子里一共响了三枪,而你却说你只听到了两枪,那么,第三颗子弹是怎么进入他的脑袋里的?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3 08: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6楼

“那一枪,你们确定不是从楼房外面射进来的吗?”
“我们察看了餐厅和客厅这两处可以从外面拿枪打中被害人的窗子,餐厅的玻璃完好无损,窗子也是关好了的;客厅的窗子,玻璃也完好无损,只是那两扇窗子是打开的,打开的那两个窗扇上的窗纱,也完好无损。这说明,那第三枪,多半儿是从这个屋子里开的!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开第三枪的人,先把窗纱取掉,从外面开枪打死了被害人后,又把窗纱原样儿装好!你当时听到有人取窗纱的声音了吗?”
“好像没听到。”
“当时,如果有人取窗纱,你能听到声音吗?”
“不好说,我当时太紧张了!我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个指着我的黑洞洞的枪口上!”
“还有更奇怪的事情呢!我刚才验了被害人的枪,发现他的枪里正好少了三颗子弹,如果那第三颗子弹,正好是从他这只手枪里射出来的,你能告诉我,是他自己射的?还是另有其人射的呢?”
(本章完,共3120字)(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4 10: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7楼

第10章 被调查激怒的嫌疑人
夜已深,发生杀人案件的新乐小区里,紧张的气氛仍然不见减缓,10号楼周围,除了警察,还有许多小区的居民,围在一块儿议论。
不时有一辆警车离开小区,又有一两辆警车驶入小区。小区的大门口,也聚了一些人,在一块儿谈论10号楼发生的案件。
离新乐小区大门不远的路边儿,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轿车里坐着李红峰。他把车停在那里已经二十多分钟了,既没有熄火,也没有开走。
接到老板马明的命令,李红峰就立刻下楼开车赶到这里。还没到新乐小区的大门口,李红峰就发现情况不对。因为,他刚把车拐上新乐小区附近的路面,就发现有两辆警车从他对面开来。多年跟随马明混迹黑帮,使李红峰对警车有一种出自本能的敏感。
虽然那两辆警车都没有拉响警笛,但却开的很快,这使李红峰立刻做出了附近可能发生案情的判断。
随后,又有三辆警车从李红峰车后面追上来。那一刻,李红峰的心跳马上就加快了速度,两眼紧张地盯着后视镜,随时准备做出应急行动。直到那三辆警车从他旁边儿冲过去,李红峰才长出一口气,感觉两只攥着方向盘的手指明显有点儿僵硬,而且,手心里也有点儿湿滑。
“在一条路上,警车这么密集的出现,肯定是这附近出了大案子!”李红峰把心里的这个想法,用嘴说出来,以强化自己的判断,并提醒自己要分外小心。
多年跟着马明混黑社会,李红峰的警觉已经不次于任何一条看门儿的好狗。
那三辆追过马明的警车,先后进了新乐小区的大门,这提示李红峰,发生案情的地方,就在那个小区里。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6 13:1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8楼


郭志坚就住在新乐小区的10号楼,二单元,202室。这个情况,是在马明与郭志坚开始这场交易以后,就调查清楚的。
“真他妈晦气!老子今天晚上来这儿蹲坑,这儿就正好出了事儿!这事儿不会和我有牵连吧?”李红峰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慢慢把车停在距离新乐小区大门三四十米的路边。
经过二十多分钟的观察,李红峰判断警察的行动不像是针对他今天的蹲坑。于是,决定下车了解一下情况。
为了安全起见,李红峰把后腰带上插着的那把手枪,悄悄取下来,放到座位下。又拉起裤腿,将小腿上绑着的两把匕首,解下来,一并塞到座位下边儿。然后,才将车熄了火,拔下钥匙,推开车门,走下车。
李红峰先在车边儿站了一会儿,见没人注意到他,这才按下手里的钥匙按钮,锁了车门,假装成散步的路人,慢慢向新乐小区门口走过去。
“我刚才看到几辆警车进了咱们小区,是不是小区里发生案子啦?”李红峰假装成从小区外刚回来的住户,向门口两位正站着说话的男人询问。
“听说10楼有一个男人被枪打死了,警察们正在处理现场。”其中一个男人,扭头看了李红峰一眼,回答完,又继续与另一个男人说起话来。
李红峰听到10号楼,心里立刻就是一紧。没再说什么,继续向上区里面走。一边儿走,一边儿观察着周围的动静,始终保持着警惕。
李红峰慢慢走到10号楼跟前,混入警戒线外面那七八十个看红火的人群里,两只耳朵仔细地听着人们的议论,没一会儿,便听出了事情的大概。然后,就从人群里悄悄溜出来,走出小区,回到车里,向马明拔通了电话。
“马总,郭志坚出事啦!”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7 08:0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9楼

“快说!出什么事儿啦?是不是拿着钱跑啦?”马明的声音听上去异常急躁,后一句几乎是吼出来的。
“跑倒是没跑,只是他的家里死了一个人。”
“他没死吧?”
“听说他只是胳膊上受了点儿伤,好像不太严重。”
“钱呢?没被抢走吧?”
“钱的事儿,目前还不清楚。警察在他住的那座楼周围拉了警戒线,谁也不让进去,我混进看热闹的人群,听他们说,有一个枪手进了郭志坚的家,要拿枪杀他,后来,不知道咋回事儿,那枪手又被一个神秘的杀手给干掉了。”
“钱是不是让那个神秘的杀手带走了?”
“我不知道。”
“我现在只想知道那些钱上哪儿去了!你现在立刻想办法给我打听明白,那些钱究竟出没出问题!”
“是,明白了,我这就去打听。”李红峰听到电话那头的马明暴跳如雷的声音,立刻连声答应着,关掉电话。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8 09: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60楼

***
“他是来杀我的,他连杀我的任务还没完成,怎么会自杀呢?”郭志坚向那位女警察说出自己的看法。
“照你这么说,你心里也更倾向于,那第三颗子弹,也就是击中那个被害人的子弹,不是他自己,而是另外一个人打的,对吗?”女警察进一步向郭志坚确认道。
“我就是这么认为的。”郭志坚给出了确定的答案。
“这也就是说,当时屋子里,除了你,被害人,还有另外一个人,对吗?”
“我觉得可以这么认为。不然,被害人头上那一枪没法解释。”
“而你告诉我们,你既没看到那个人,也没听到那个人开枪的声音,对吧?”
“对,我当时吓懵了!”
“你看,我能不能这么想这件事儿?开枪的那第三个人压根儿就不存在,那一枪是你打的。”
“你们不能这么怀疑我!我是受害人!我连枪都没有,我怎么能开枪把他打死呢?而且,我要真打死了人,我怎么还会报警呢!你们警察怎么能这么办案!随随便便就怀疑一个人!你们怀疑人要有证据才行!”郭志坚的情绪立刻变得激动起来,脸也胀成猪肝色,话语间,明显带出了火药味儿。
“你先冷静一下,我并没说你就是那个开第三枪的人!我只是从案情出发,分析另外一种可能性。你先听我把话说完。你看,那个人死了,这是确定无疑的,对吧?”
(待续)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