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12
发新话题

《挣扎》-艾月魂长篇小说【续载中】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25 10:2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1楼
该帖被浏览  3,942 次,回复 28 次

1无奈的选择

19908月的最后一天。周峰将铺盖卷放上大哥那辆旧自行车的后座。

瑟瑟的晨风,拍打着周峰和大哥的背影,将两人一直推推搡搡送进绿原县二运汽车站的院子,才顺着车站门前那条破烂不堪的街道,呼呼喘息着,走了。

“哥,你回去吧!一会儿乘务来了,会帮我把铺盖放到车顶上的。这会儿,也到了出摊儿的时间了,你忙去吧!”周峰脸上荡漾起微笑。

“好,我走了!”大哥的脸颊仍然被愁绪笼罩,没多说一句话,推动自行车,转过身,骑上去,使劲儿踩着脚踏,头也没回地离开了二运汽车站的院子,再次投进飒飒的晨风中。

周峰要去的地方,是距绿原县城120多里的青山乡。

青山乡,是离绿原县城最远的一个乡。地处县城西北角,背靠大山。两天才有一趟班车经过。由于地方偏僻,环境恶劣,被绿原人戏称为“西伯利亚”。

周峰去青山乡,是要开始他人生中一段新的旅程。

班车清晨七点,从二运汽车站准时出发。在满目苍凉的秋色中,走走停停,一路向西。

九点十七分左右,青山乡那条由沙石铺成的乡街,展开尘土飞扬的胸怀,将周峰拥进它的臂弯。用一双热情洋溢的大手,将几把尘土撒在周峰身上,作为见面礼,让他瞬间变得灰头土脸。

两个多小时的行程,周峰虽然一直注目着窗外的田野风光,但没有一片风景流入他阴郁的眼神。

(待续)

 
分享到: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27 08: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2楼

        当班车在青山乡那条不足一百米的砂石街道停下,周峰才不得不拂开纷乱的思绪,面对眼前的现实。街道两侧,有二十多家店铺。街上冷冷清清,只有零星几个人,在街面上走动。
        乘务从车顶找到装周峰铺盖卷那条麻袋,扔下来。周峰把沉重的麻袋提到离班车最近那个小卖铺门口,进去打问青山乡中学的方位。
        一条一丈宽的土路,通到学校,离班车停的地方还有三里地,
        尽管不一会儿就有一股小风刮过,但太阳已经跑到了半天空,气温也随之升高了,周峰背着沉重的麻袋,走了不到一百米,就汗流浃背了。
        路上不断有人经过,骑自行车的,走着的,赶驴车、马车、骡车的,偶尔也有骑摩托车,开小四轮拖拉机的。
        这天是学校开学报名的日子,路上行人多半儿为学生,还有很大一部分是送学生的家长。
这些学生和家长,也有不少带行李的,但他们的行李不是绑在自行车后架上,就是驮在驴车、马车、牛车、摩托车、拖拉机上。
        只有周峰一个人,背在自己的肩背上。
        所以,周峰在这些行人中,显得很特别,很惹眼。几乎所有经过周峰身边儿的人,都忍不住稀奇地回头看周峰几眼,发现不认识,又扭头走开。没有一个学生和家长,主动帮周峰抬一下他那个装行李的麻袋。
        长时间没下雨,路面积了很厚一层浮土,经过的一辆摩托车,卷起一股龙卷风似的黄尘,把周峰立刻弄成了一头刚在土里打完滚儿的驴。
        这一百米路,不仅使周峰浑身冒汗,而且头上,脸上,衣服上,都蒙了一层灰土;嗓子眼儿,也有股尘土味儿,久久不散。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28 08:5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3楼

        周峰很想喝口水,可是,忘了带,只能忍着。
        失落的情绪,沉重的麻袋,尘土飞扬的路面,狼狈的形象,干渴的咽喉,使周峰心情异常颓败;那时,周峰感觉自己像堆被人随意丢弃的垃圾!
        一路上,周峰好几次想找条地缝钻进去;有一刻,周峰甚至想转身回去,再不来这个鬼地方。
        就在周峰走到快二百米,又一次停下休息,抬手抹汗时,从身边经过的一辆马车上跳下一个六十来岁的老汉。“吁!”一声,勒住缰绳,冲周峰笑着问:“后生,是中学的学生吧?把麻袋放在我车上,我正要到中学送东西,”
        这句话,仿佛一股清凉的泉水,突然流进周峰干渴的喉咙,令周峰浑身一振:“大爷,谢谢你啊!”周峰一边道谢,一边欣喜地将麻袋提起来,放到马车上。
        那一刻,周峰心里感到一种突然降临的解脱,鼻孔酸涩,咽了几口发苦的口水,没让眼泪喷涌而出。
        马车上,驮着几袋粮,两卷铺盖。
        “大爷,你是送学生的家长吧?”周峰主动和老汉搭讪。
        “是了,我一个孙子,一个孙女在中学念书,每学期开学,都得给他们送趟东西;上来吧,我坐这边儿,你坐那边儿;你是哪个年级的?”老汉招呼周峰坐上车,吆喝一声马,扭头问。
        “我不是学生,我是今年大学毕业,新分配到这儿的老师。”周峰马上向老汉说明。
        “是老师呀!长这么年轻!我以为是学生呢?家是哪的?”老汉摆动缰绳,操控着那匹身材高大的综红马。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29 16: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楼

        “县城的。”回答这三个字时,周峰心里又涌起伤感的情绪。
        “县城的,咋分到我们这儿来啦?我们这儿,多少年来,只听说,七八年前,从县城分来个叫马云杰的,两年前调回县里的学校去了,现在还当了什么主任;除了他,你是第二个从县里分来的大学生呀!”老汉扭头望了周峰一眼,回忆地说。显然,他对青山乡中学的情况比较了解。
        “是吗?以前还分来一个呀?我以为我是第一个呢!”从老汉这句话里,周峰似乎找到一丝安慰和希望。
        “反正,我再没听说过其他人;这里环境不像县城!你来这儿,可要吃点苦啦!不过,教书咋也比农民种地强的多!先教着吧,以后有机会,也和马云杰一样,再想办法往城里调吧!”老汉似乎体会到了周峰的伤感,这样安慰道。
        “等以后再说吧!你在哪儿住呀?”周峰不想让老汉总问他的事儿,有意引开话题。
        “红峰的。”
        “红峰在哪儿?离这儿远吗?”
        “北面,离山最近那个大队,有二十来里地吧;你顺我手指的方向看,就那个山头下面,那个山头比周围山头都红一些?看到了吗?”
        “看到了,就那个顶比两边儿都矮一些的山头,对吧?”
        “我们就在那座山前面住,你当了师,我们村的娃,肯定有你教的,礼拜天,不回家,让他们带你去,去了,上我那儿,我给你做好吃的,到了我们村,你就打问赵满喜,一问,大家都知道我。”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17747286890 于 2017-5-29 16:20 编辑 ]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30 08: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楼

        “行,到时候,我一定去看你!你这两个孙子,念初一,还是初二呀?”
        周峰和老汉一路拉着话,顺土路,拐了几个弯儿,来到一个红砖围起来的大院儿。
        学校门口挂着一个白底红字,油漆剥落,字迹模糊的牌,上面写着:绿原县青山乡中学。
        生锈的铁大门敞开着,校园里的喇叭,正播运动员进行曲。学生、家长、老师在校园里来往穿梭,一片忙乱。几排高大的柳树和杨树,表明校园建成的年份已经不短。
        校门北面,有排红砖房,每间房门上订块儿白底红字的小牌儿,是办公室。
校门南面,四排教室。两排是崭新的红砖房;两排是下半截蓝砖,上半截土坯的旧房。
        “满喜哥又来送孙子啦!你这个孙子我咋没见过?”老汉把马车赶到办公室前,还没停下,办公室门口站的一个男老师就向老汉打招呼。
        那男老师满脸横肉,小眼睛,短发不足一寸,外貌酷似古代的刽子手;口里叨根自卷的喇叭筒,喷着烟雾,笑眯眯打量着周峰。
      “马四,又开学啦?这回,我除了送孙子,还给你们送来一个老师!看见没?这就是今年从县城新分配到咱们学校的老师;楞那儿干甚!还不快点儿过来帮新来的老师把铺盖拿回去!”老汉向那样子凶悍的老师挥舞着手里的马鞭。
      “你就是周峰?”马四向马车跟前走来,从马四身后办公室里,立刻拥出二男一女,口里说着:“新分配的老师来了,看看新分配的老师。”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31 17: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6楼

        “我是周峰,你是马老师?你咋知道我名字的?”周峰主动向马四伸出手,与他那只有力的大手握了一下。
        “早听说今年从县里分来个叫周峰的老师,今天早晨,我们还一块儿谈论,到现在还没来报到,估计不来了!每年开学都说有新老师分过来,每年都没见来报到的;我们都以为今年和往年一样,又只是个传说,没想到你又来啦!走,先把铺盖放我办公室,我领你见校长去。”
        周峰听了马四那句“每年开学都说有新老师分过来,每年都没见来报到的”,心里不由再次对自己这种毫无反抗,就前来报到的妥协,哀伤起来。
        周峰和老汉告了别,跟马四一块儿把铺盖舁进办公室,放到办公室一张空床上。
        “马四,我看小周就是和你一个办公室办公啦!你们办公室,办公桌空着一个,床也空着一个。”后面跟进的一位男老师插话。
        这位,瘦高个,眼睛大而圆,头发挺长,梳的纹丝不乱,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
        “喜来,你还真说对啦,再找这么好个地方,真没有!走,小周,咱们找校长去。”
        此时,门口已聚了六七位教师,从门口和窗玻璃向里看,都想看看传说中这位新分配的老师,究竟长什么样儿。
        “让开!让开!好人不把当门道!”马四对挡在门口的老师大声吆喝;他分明是把当地一句常用语“好狗不把当门道”有意改造了一下。
(本章完,共3226字)(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1 15:5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7楼

         第2章 最初的感受
        “马四,你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来!咋说话呢!不会说话,找块膏药把嘴贴上,不要一张嘴,熏得人跟前都挨不过去!”
        “马四,你不就给新老师提了一下铺盖么,至于这么激动,满嘴喷粪!”
        马四在几个女老师语言反击中经过门口,胳膊和后背被捅了几拳;屁股和后腿上,也挨了几脚。
        马四缩了缩身,加快脚步,狼狈地从门口那群老师中间穿过,回头笑着对周峰说:“这帮老婆,跟群母夜叉一样!”
        话被后面女老师听到,又招来一片笑骂。
        校长办公室在最东边儿。门敞开着。里面坐位看上去,差不多有五十岁的男人,光滑的头顶飘着几根像被火烤焦的黄毛,后脑勺披挂了一圈儿黑黄相间的短发。
        这个男人,就是青山乡中学的校长刘启明,实际年龄,其实只有四十一岁,只是人长得有点儿着急,导致整个人看上去,差不多要比真实年龄老十岁左右。
正有几个家长,围在刘启明跟前,和他说着什么。
        “刘校长,这就是今年新分配到咱们学校的那个老师,周峰。”马四走到刘启明跟前,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
        刘启明扭回头,看到站在身后的周峰;站起身,满脸堆笑地向周峰伸出手:“欢迎,欢迎,我正还思谋到学区一趟,让他们跟教育局问问,你究竟来还是不来;来了就好,你先坐沙发上等会儿,我和他们把话说完。”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2 11: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8楼

周峰握了握刘启明伸过来的手:“你先忙,我等会儿。”从口袋里掏出盒烟,给刘启明递了一根,又给马四递了一根。


        马四从刘启明桌上拿起火柴,先给刘启明点上,然后才给周峰和自己点。


        马四吐出嘴里的烟雾,闪烁着贼亮的小眼睛对周峰说:“你就先坐沙发上等会儿吧,我先回办公室了。”

周峰把马四送出刘启明的办公室,回来,坐进墙边儿那个三人沙发里,一边儿抽烟,一边儿等刘启明忙完他的事儿。

周峰抽完两根烟,刘启明跟前还有一个家长;这时,又进来一个年龄二十四五,矮胖,大眼睛,戴眼镜的男老师,和刘校长商议老师们这学期课程分配的事儿。

当刘启明得知初一还差一个数学老师时,扭头问周峰“小周,你学什么专业的?”

“历史。”周峰立刻回道。

“历史谁都能代,干脆,你教初一数学吧。”刘启明翻着一双薄薄的眼皮,吐了口烟,决断道。

“我学历史的,教数学,怕教不了?专业也不对口。”周峰宛转地提醒他,心里对他这种随意的安排很不满意。

“你是个大学毕业生!连初一数学也教不了!瞎扯!行,就这样定了!周峰,教初一(1)班(2)班数学课。” 刘启明没给周峰留任何商量的余地,武断地做了最后决定。

“周峰是不是连初一(1)班的班主任也兼上?”矮胖老师乘机又建议;听了这句话,周峰恨得牙根发痒!心想:“这小子纯粹落井下石!”忍不住想跳起来,抽他一个大嘴巴。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17747286890 于 2017-6-2 11:51 编辑 ]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3 09:3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9楼

        “小周,你再当个班主任吧?”刘启明又用商量的口气跟周峰说。
        “我刚上班,没当过,我行吗?”周峰再次宛言推辞。
        “我看行!初一的小娃娃,好管!再说,你又是男的,住校,有时间,有精力,没问题,就这么定了!二平,就这么写上吧。”刘启明又用不容置辩的口气做了决定。
        那时,周峰才听出,刘启明前面那种跟他商量的口气,只不过是他做决定的一个说话程序;而并不是真的在征求周峰的意见。
        “那我就写上了,周峰,当初一(1)班主任,任初一(1)(2)班的数学课。”矮胖老师一边儿在笔记本上写,一边嘴里念叨。周峰感觉他的语气里有股幸灾乐祸的味道。
        “小周,这是李二平,是咱们中学的教务主任,课程上有什么问题,以后你就找他。”刘启明给周峰递了根烟,向周峰介绍;脸上明显有种完成一件大事儿后的轻松。
        周峰给刘启明点着烟。刘启明吐出口里那团烟雾,扭头对李二平吩咐:“二平,你一会儿把小周领到你那儿,把课给他交代一下。”
        “行。”李二平继续在笔记本上写字。刘启明又转回身,和那最后一个家长拉话。
        周峰看刘启明没给李二平递烟,以为忘了;连忙从口袋里掏出烟,抽出一根递向李二平:“李主任,抽只烟。”
        李二平抬头笑眯眯看了周峰一眼:“我从来也不抽烟。享受不了。”
        周峰只好把烟重新装回盒,放进口袋。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17747286890 于 2017-6-3 09:36 编辑 ]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4 09: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10楼

         李二平写完,站起身,笑眯眯看着周峰:“周峰,跟我走吧。我把课程安排的事儿跟你交代一下。”
        周峰跟刘启明打了声招呼,随李二平出来,进了校长室旁边儿的教导处。
        李二平始终笑眯眯地和周峰说话,向周峰交代了头一天要做的工作。最后,将说话中间顺手填好的两张课程表交给周峰。
        李二平和周峰一块儿回到马四办公室,马四正和三个老师坐在一张床铺上打牌。周围还围了两个老师看。
        六个人每人抽着一只烟,门窗虽都开着,屋里还是烟雾弥漫,像着了火。
        “马四,你们办公室哪张桌子空着?给咱们新来的老师用。”李二平进屋,四处看着问。
        “就那个,李琴走了一直都空着,小周就用那个吧。”马四指了一下东边儿那张桌子,低头打出一张牌。
        “这张床空着,是吧?”李二平拍了拍那张桌子,进一步确认。
        “是了,小周在这儿办公,就住那张床吧;那张床结实一些。”马四嘴里叼着烟,又指了指那张办公桌旁边儿的床,接着看他手里的牌。
        “周峰,你就住这张床,在这张办公桌办公。一会儿,你去总务处领课本、教参、黑水、笔、班主任工作笔记,还有教室的清扫工具。”李二平又对周峰交代。
        “总务处在哪儿?”周峰问。
        “这间办公室往西,最西边儿那个,门上有牌;还有什么事儿不清楚,你随时过去找我问,也可以问马四他们;你先给学生报一会儿名,十一点,到会议室开全体教师会。”李二平很耐心地向周峰说明。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5 09: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11楼

        “知道了,我一会儿就去领。”周峰回道。
        “对了,刚才忘给你拿学生注册花名表了,你跟我来拿一下。”李二平走到门口,转过身来,笑着对周峰说。
        他的笑,始终给周峰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那种感觉怪怪的,总让周峰觉得他那满脸笑意后面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正是这种感觉,使周峰后来无法与他走的更近。尽管许多以后,根据周峰品味,李二平这个人,既没有害人之心,也没有害人之事,算得上是一个好人,可是,周峰却一直与他很难接近。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缘份吧。
        周峰跟李二平回到教导处,拿了学生注册花名表和复写纸出来,路过自己办公室,进去,把东西放下,转身去总务处。
        总务主任杨东方是个五十多岁,瘦干的大个儿老头,戴副大黑框老光镜。写字时,从镜子里看;看人,瞅东西时,从镜框上面看。
        听说周峰是新来的,老头很热心,一口气,就把周峰在他那儿该领的东西全拿齐了。甚至还给了周峰几样李二平没提到的东西,像铅笔刀、糨糊、信纸等。
        从总务处出来,周峰看到办公室门口围了好几个学生和家长。刚进门,打牌的马四就对那些学生和家长喊:“初一(1)班的班主任,周老师来啦!你们回来报名吧。”
        门口几位家长和学生,立刻挤进屋,围到周峰跟前。
        马四他们几个,也不管学生和家长进进出出,照样打他们的牌。有的家长给学生报完名,还站在他们后面,一边儿和他们拉话,一边儿看他们打牌。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6 16:3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12楼

        接下来,周峰开始了第一天紧张的工作:给学生注册,清扫卫生,领课本、作业本,安排座位,还开了一个全体教师会。
        开全体教师会时,周峰才知道,这所学校一共有三十五名教师,九个班,470多名学生。
        会议室在办公室那排房最西边儿。前面三张桌子,三把椅子,坐了刘启明和李二平两个主要领导。老师们全坐在和学生一样的凳子上,没有桌子。
        会后,学校安排全体教师到办公室后面的教工食堂吃饭。
        食堂是由一间旧教室从中间分成两间改造成的。一半儿是厨房,一半儿是餐厅。中间墙上留一个门,一个窗。窗上装个活动窗口。饭菜由厨师盛好,每人一份,从活动窗口递出。
        餐厅的饭桌,是两张特制长条桌,拼到一块儿的,能坐二三十人。桌上黄漆剥落的很厉害,没漆的地方被油污浸得发黑。桌子周围摆了一圈儿凳子。
        三十几个人围在桌子四周吃饭,说笑,感觉很像绿林好汉的聚义厅。
        这天,食堂饭菜是炖羊肉,馒头。
        刘启明在会议最后,曾特别强调:“今天是新学期开学第一天,按照惯例,学校仍然为大家安排了一顿好饭。”
        在办公室给学生注册时,周峰向马四打听过教师的吃饭问题。他告诉周峰,平时吃饭,都先去总务处领饭票,打饭时,把饭票交给食堂管理员(管理员,还是那个总务主任),一般每份饭二毛到五毛。吃好饭,贵一点儿,像炖羊肉是一块,炖鸡、鱼、猪骨头是八毛。学校安排的饭菜,不要钱。
(本章完,共3219字)(待续)

[ 本帖最后由 17747286890 于 2017-6-6 16:41 编辑 ]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7 11: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13楼

           第3章 与杨柳的冲突
        住校的老师有十来个。不住校的老师,平时不想回家做饭,也可以在学校打饭吃。
        学校每天做两顿饭,由于学校实行一放学,早晨九点上课,下午四点放学。所以,上午三节课后,安排四十分钟的午饭时间,吃完饭,接着上课。下午饭,通常在五点半到六点。
        下午放学,跑校老师和跑校的学生都回家了,闹轰轰的校园一下子安静下来。马四也走了。办公室只剩下了周峰。他感觉特别累,点燃一根烟,头靠被子,躺在床上,两眼望着顶棚,回想自己这一天所做的事情,默默反思哪些做的好,哪些做得不好;对那些自认为做的不好的,除了心里暗骂自己笨之外,也提醒自己以后要多多注意。
        不知不觉,有了睡意。朦朦胧胧中,听到有人敲窗玻璃;眼开眼,看到窗外一个二十来岁皮肤黝黑的瘦女子,手罩在窗玻璃上向里看。
        周峰认出是住隔壁的女老师。当时,周峰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后来才知道她叫王燕,是学校团支部书记,兼音乐老师。
        周峰从床上坐起,向门口走着,顺口问她:“有事儿吗?”
        “你咋还不去吃饭?快去吃饭吧,我都吃完了,去的迟了,大师傅就走了。”
        “下午吃什么饭?”周峰拉开门。
        “土豆片儿炒豆腐。”王燕微微笑着回答。
        周峰转身回办公室,从抽屉里找到中午在食堂领的饭票,去吃饭。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8 07: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14楼

        食堂餐厅里还有一男一女两个人。两人的名字周峰都是后来知道的。男的教英语,叫赵喜来;女的教语文,叫杨柳。
        周峰打了饭,坐到桌边儿。
        “小周,第一天教书,感觉怎么样?”赵喜来主动找话和周峰搭讪。
        “挺好,就是事儿多。”周峰明明感觉不好,却没有说出来。生活经验告诉他,在自己不知道说好对,还是说不好对的时候,最好还是说好。不管对方是一种什么心思,大多数人还是愿意听好话,而不愿意听坏话。
        “主要是班主任事儿多,我们不当班主任,就没你那么多事儿。”赵喜来接着问,“你家住哪儿?”
        “县城?”一被问到这个问题,周峰心里就会升起一种屈辱的感觉。
        “县城咋分到了这儿?没活动活动?”赵喜来不知道这个问题周峰当时最反感,仍然按他挑起的话头问下去。
        “没人帮我活动;我们家亲戚朋友里,既没一个当官的,也没一个有钱的;你们两位的家都在哪儿的?”周峰不愿让话题老是纠缠在自己身上,让自己不得不回答那些不愿提及的事情,便反问对方。
        “我们都是本地人。”赵喜来回道。
        “你们守家在地的,挺好!”周峰接道。
        周峰和赵喜来拉话时,杨柳一直低头吃饭,没插嘴。她吃的很慢。送进一口菜,或一口馒头,就抬起头,东看西看慢慢嚼,好半天,才动第二口。周峰吃完了,她都没吃完。
        看她神情,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好像她的魂魄,早离开了她的肉体,不知到哪儿神游去了。
        后来,周峰才知道,那两天,杨柳刚刚和男朋友分手,心情不好。
        四天后,杨柳被心魔缠绕,一时想不开,跳了学校旁边儿那条渠。如果不是恰好被周峰看到,及时把她救上来,人就死了。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17747286890 于 2017-6-8 07:55 编辑 ]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9 08:5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15楼


那天,周峰上完两节数学课,想出去转转,看看学校周围的环境。走着走着,就溜达到了学校东边儿的渠坝上。渠边儿空气很清爽,也安静。周峰顺渠坝走出很远,又踅回来。
绿原城边儿也有条渠,离周峰家不远。小时候,周峰常在渠里玩儿水。所以,周峰对渠有一种自然的亲近感。看到渠,就使周峰想起许多小时候在渠边儿度过的美好时光,心情也跟着舒畅起来,
渠经过学校旁边儿,离学校东面的院墙也就四五十米远。学校前面紧挨院墙有条路,直通到渠上那座桥。远远的,周峰就看到桥上站个人,近了,看出是个女人,以为是站在桥上看水的,也就没太在意。
离桥还有四五十米时,周峰看到那女人突然从桥上落入了渠当中。周峰看女人落水时,全身还穿着衣服;所以,周峰第一反映是:女人不小心落水了!于是,本能地向桥那儿跑去,一边儿跑,一边儿脱衣服,准备随时跳进渠中去救人。
幸好,周峰溜达的方向,是渠下游。当周峰跑到离桥三十来米远时,纵身跳下水,奋力向渠中间游去。
凭多年玩水的经验,周峰知道落水女人会顺流往下飘,周峰提前下水,可以在渠中间等到她。
果然,快游到渠中心时,周峰看到女人在离他五六米的地方飘起来,手在水里扑腾着,并传来几声呛水的咳嗽。随后,又沉了下去。
显然,她并不会水!
周峰朝女人沉下去,顺水飘的方向,猛游几下,拦在前面,两腿和手臂同时向两边儿张开,在水下划动。感觉女人经过身边,碰到了他的腿,就立刻钻进水,伸手抓住女人衣服。使劲儿向对岸游。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0 11: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16楼


周峰向对岸游,是因为对岸那边,水浅。渠一共二十来米宽,地势的原因,一边儿水深,一边儿水浅。通常,从水浅地方下渠,差不多走到三分之一,水才能没过周峰的脖子。所以,周峰只向前游四五米,就踩着了底。
女人已晕过去,周峰拉她时,没感觉到一点儿挣扎。
周峰把女人的头,托出水面,踩着渠底,赶快向岸上拖。
上岸后,周峰将女人背朝上,肚皮朝下,放在腿上;然后,用手拍打女人后背,让她肚里灌进的水倒出来。倒出水后,女人还不醒。周峰又把她翻过来,一只手捏住鼻孔,嘴对在她嘴上,给她做人工呼吸,另一只手同时挤压她的胸膛。
做了七八次,女人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缓过气来。周峰立刻把她扶坐起来,再帮她锤背,让口鼻里的泥沙,伴随咳嗽出来。
女人咳了一阵,吐了几口,擤了几次鼻涕,终于缓过劲儿,披散着头发,两手使劲儿把周峰一推,同时恨恨地抱怨:“谁让你多管闲事!”
随即,一顿拳头扑天盖地向周峰打来;一边儿打,一边儿哭,嘴里不停吼叫那句话:“谁让你多管闲事!”
刚开始,她把周峰打蒙了!脸,肩膀,胸脯分别挨了好几下;等反映过来,马上本能地向后仰面倒地,再一滚,躲开她雨点般的拳头。
女人虽再打不着周峰,但仍然把拳头向前面的空气打了好一会儿,才筋疲力尽地垂下,半盘腿,嚎啕大哭;嘴里报怨:“我真笨,咋就死也死不了!死一回,咋就这么费劲儿!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1 07: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17楼


“死不了,就活着呗!活的好好的,你咋就想到要死啦?”周峰坐在地上,笑着劝她。对女人刚刚喊出的那句话,周峰深有感触。他虽然只在这世上活了二十三年,却已经动过好几次去死的念头。甚至有两次,寻死的工具都准备好了,但最终还是放弃了。没那么坚决去死的原因,有的是怕疼,有的是怕憋气,有的是怕死后样子难看,叫人笑话。还有两次,是怕母亲接受不了,活不下去!
经历了那么多次寻死的历程,周峰对找死这件事儿,已经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同时,也早已对找死这种事儿变得麻木和厌倦。也就是说,他对自己找死,有了足够的抵抗力和免疫力。
好死不如赖活着,这句名言,已经深入周峰的骨髓。
“用你管啦!你滚远点儿!多管闲事的东西!没你多管闲事儿,我现在早死了!你个讨厌的东西!我死我的,又不关你事儿,你捞我干甚!” 女人继续对周峰骂骂咧咧地抱怨。
“我捞你,你就死不了呗!”周峰挪到她跟前,想好好劝劝她:“你年纪轻轻的,不好好活着,咋就老想死呢!”
“我偏死!用你管了!”女人突然起身,又向渠里扑去。
周峰伸手,没拉住。“噗嗵”一声,她又落渠里了。周峰赶快跟着跳进渠。这边儿水浅,一入水,也就齐腰深。
她是肚皮向下爬着扑进去的。根据周峰玩水的经验,这种肚皮朝下扑进水里的动作,是最要不得的一种入水方式。幸亏那女人穿着衣服,情形还好一些!如果不穿衣服,被水一拍,恐怕要疼个半死。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2 09: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18楼

幸亏这边儿水浅,女人入水后,沉不下去,只是在水中立足不稳,被水冲着,顺水向下游移动。周峰以最快的速度将女人抓住,拉出水面,从后面紧紧抱住,使劲儿往上拽,往岸上拖。
女人不肯听凭周峰摆布,拼命挣扎着,四肢乱舞,拍打的水花四处飞溅。
“求求你啦!千万别死,你死了,我这辈子良心会过不去的!”周峰大声劝她。同时,两手死死抱紧女人,不让她从自己手臂里挣脱出去。
“放开我,你这头驴;我死,跟你有甚关系,你非要拦着我;你这头猪!赶快放开我!”女人拼命挣扎着,对周峰恶语相伤。
周峰对女人的发疯,只是不理。继续慢慢挪动着身体,把女人拖到岸边儿水更浅的地方。由于不断对付女人的挣扎和水流的冲击,周峰力气消耗很大,再没劲儿把她拖上岸,就干脆从后面抱着,背靠岸堤,坐在水里,呼呼喘着粗气,任她扑腾。
女人扑腾累了,就捂着脸大哭,哭一会儿,缓过来,挣扎几下,再用手拍着前边儿的水面,接着哭骂周峰多管闲事儿。
不管女人怎么挣扎,周峰只是抱着不动。周峰觉得,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她的安全。周峰最担心的是,自己一放手,女人再次扑进湍急的渠水深处。到那时,他再没有力气把女人从渠水里捞起来。因为他的力气在对付女人的挣扎中已经消耗殆尽,他只能死死抱紧女人的身体,才能保证最终万无一失地将女人救上岸去。
(本章完,共3365字)(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3 08:2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19楼

第4章 苦口婆心的劝说
女人折腾了十几分钟,才终于消停,软乎乎地靠在周峰身上,像一大团被剔了骨的猪肉。
“今天只要有我在这儿,你肯定死不了;咱们别费力气啦!行吗?活得好好的,你为什么要死呢?能跟我说说吗?我帮你分析分析,看你值不值得死!我觉得,我们每个人来到这世界上,都挺不容易的,就这么轻易死了,实在可惜!”
周峰乘女人不再闹腾机会,尽力劝导起来。他想以此来打消女人再次寻死的念头。那时,周峰不知道他说的这些话管用不管用,但他觉得必须这么做。
“咱们先说你跳渠这件事儿,你敢跳下来,说明你很勇敢!我过去也好多回想死,拭了几次,都没你这么大勇气,全都放弃了。”
“有一次,我想用刀抹脖子,偷了家里十块钱,买了把杀猪刀;一个人跑到野外,把刀架在脖子上;当刀刃上那股冰凉贴在我脖子上的时候,我突然想,如果一刀下去,当时死不了,那得多疼呀!越想越怕,咋也对自己下不了手,最后就没死成;后来,我爸知道我偷了家里十块钱,拿红柳棍把我狠狠抽了一顿,打得我腿拐了好几天。”
“还有一次,我想喝老鼠药,药都买好了,怕味道不好,还倒了杯红糖水。就要喝的时候,突然想起以前见过一个喝老鼠药死的人,肚疼了半个多小时才死,那个疼不是一般的疼,疼得身子都扭歪了,在地上直打滚儿,还拿头撞墙,手指见什么抓什么,用牙齿啃地上的土;到死的时候,浑身已经被砖头瓦块儿划得血肉模糊。我越想越害怕;最后,还是放弃了。”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4 10: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20楼


“还有一次,也像你这样,准备跳渠去死,可是,跳进去,呛了两口水,肺像被撕裂一样难受,我实在受不了,赶快游上了岸。”
“与你比较,你比我有勇气!你比我有决心!你算得上英雄,我只能算一只狗熊!因为,我怕死,你不怕!可是,反过来想想,你连死都不怕,还怕你受的那些委屈!想想你受的委屈,能有多大点儿事儿!在家里,无非和父母伴了几句嘴,或者被他们抽了几下;她们是父母,我们是子女,长辈抽你两下,骂你几句,谁没经历过!过后想想,有什么呀?在外面,无非和别人发生一点儿小冲突,人和人活着,谁和谁不发生点儿冲突,许多冲突,当时看着好像是件天大的事儿,过后再看,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再就是找对象失恋了。失恋算什么!不就一个原本八杆子打不着的外人,有一天来到你身边儿,和你坐了坐,聊了几句天,然后转身就走了。走了就走了,走了张三,不还有李四么。为他把自己弄死,一点儿价值也没有。天下这么大,他不是非你不娶,你也不是非他不嫁!过去,你没见过他的时候,不照样活的挺好!所以,他走了以后,你照样还可以活的很好!他走了,说明他不懂得欣赏你,为一个不懂得你,不欣赏你的傻瓜去死,那不是比傻瓜还傻瓜的大傻瓜吗!”
当周峰说到这儿时,女子突然抽泣起来,身体在周峰怀里开始不停颤抖。先前好像死了的那堆肉,随之变得活泛起来。
(待续)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