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挣扎》-艾月魂长篇小说【续载中】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6 13:0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21楼


这使周峰感觉自己好像悟到了这女子自杀的端倪。于是顺着这个话题,继续往下说。
“我知道,你可能为这段感情,投入了很多东西。你为他做了那么多,他还要抛弃你,感觉自己亏得不行!委屈的要命!其实,你仔细想想,生活中这样的事情不是天天都在发生吗!哪个人身上,这种事情不发生那么几次,能过完一辈子了。真的,付出,不一定有回报的!就拿考大学来说,那么多学生,拼命学,拼命学,可是,到头来,却名落孙山!就拿农民种地来说,从春天,到秋天;从播种,到收获;顶着风吹日晒,付出多少辛苦和劳动;到头来,产量哪能像自己预想的,想打多少斤,就打多少斤;拿到市场上卖的时候,想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啊!好多农民,辛苦一年的收成,遇到价格严重下跌,血本无归的事儿,哪年不发生啊!如果大家都像你这样,遇到付出没有回报,就跳渠,这世界上还有活人吗?”
“其实,找对象,就和我们逛街买东西差不多。有时能买对,有时会买错。买错,多半儿都是买上了假冒伪劣产品。真的,谁还没有看走眼,投错资的时候。买错衣服,大不了扔了,重买一件儿。这个店没有,说不定别的店还有更好的呢!”
“我跟你说,你今天遇到的事儿,我也曾经遇到过,就在前一个月,我在大学谈了两年的女朋友宣布和我分手。听到这个消息,我难受死了!说实话,我又一次想去死,可我只是想了想,没打针,没吃药,没上吊,没跳渠。因为,我想通了。她不找我,说不定她将来会找个更差的,整天收拾她,甚至还在外边儿混小三,让她一辈子不得安生;我自己说不定还能找个更好的,知道疼我,爱我,一辈子对我亲。现在一个多月过去了,我越来越觉得分手没什么大不了的。”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7 07: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22楼


“咱们再从另外的角度想,人活在这世上,哪一个人也不是一个人活着的,我们是和别人一块儿活着,特别是和我们的亲人一块儿活着。父母把我们生下来,辛辛苦苦养活这么大?突然间,你跳河死了,让他们多伤心!”
“你小时候,总养鸡过小猫、小狗、小鸡、小鸭吧?你花了那么多辛苦伺候它吃喝,陪它玩儿,突然有一天,它死了。不管是怎么死的,病死的也好,吃东西噎死的也好,被车撞死的也好;总之,死啦!你伤心吗?你肯定很伤心。小猫小狗才养了几天,你就难受成那样,将心比心,你父母养了你二十多年,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拉扯大;你好好想想,那要比你死了一个小狗小猫儿难受多少倍?如果你就这么轻易地死了,你不是在活活要他们的命吗!你这么做,会将两个老人,两个你最亲的人的生活,彻底毁啦!”
“男朋友不和你好啦,你就跳渠自杀!这才多大点儿事儿!不论从哪个角度想,都不合适!都不对!人们不是常说一句话,天底下,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多的是!他离你而去,你应该高兴的!高兴什么呀?高兴幸亏还没结婚,他就看上了别的女人;这要是结了婚,再看上别的女人,那才惨到家啦!”
“再说,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容易吗?真的不容易。你看宇宙有多大!地球与茫茫宇宙相比,是那么小;地球存在了46亿年,才进化出人,人又经过二三百万年的进化,才变成我们今天的人。”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8 09: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23楼

“今天我们每个人,来到世界上,也都不容易!那真是非常非常偶然的一次幸运降临。世界上有五六十亿人,中国有十几亿人。在这么多人里,我们的父母亲遇到一块儿,并结为夫妻,你知道有多么不容易!这么不容易遇到一块儿的两个人,终于相遇并结婚了。但离能够生出你,还远着呢!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一天有二十四小时,每小时有六十分钟,每分钟有六十秒!他们会在哪个时间点上做出孕育你的行为!这个概率也小的可怜!不论迟点儿,还是早点儿,哪怕只差一秒钟,他们孕育出的孩子,就会是别人,而不是你。”  
“好,就算父母孕育你的那次行为发生了!父亲送进母亲体内的精子数量也高达几亿个。几亿个精子里,只有属于你的那一个,幸运地和母亲排出的那唯一一个卵子接合,才能孕育出你最初的生命。想想吧!你好好想想吧!这种概率有多小!想清楚了,你才能真正体会到你来到这个世界上有多么不容易!你也才会意识到你这个生命,究竟有多珍贵!”
“然后,我们还要在母亲体内孕育九个多月,九个多月里,母亲挺着大肚子,要干家务,要干农活儿,要养家糊口。”
“我们生下后,她还要细心照顾,时刻担心,别生病了,别出什么意外,别让猫抓了,别让狗咬了,别让老鼠啃啦----”
“行啦!行啦!别说了!我不死了,还不行吗!”女子突然撕心裂肺地吼叫起来。身体跟着一阵剧烈的抖动,两手使劲儿拍了几下水,脚也在水里蹬踹了两下。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9 09:2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24楼

“真不死啦?”周峰向女子确认。
“说不死啦,就不死啦!我骗你干什么!周峰,我今天遇到你,真是倒霉死了!”女子竟忽然叫出了周峰的名字。
“你认得我?你是谁?”周峰大吃一惊。
“我是杨柳。”       
“哪个杨柳?”周峰仍没反映过来。
“就赵喜来旁边儿办公室里的那个。”女子准确地说出了自己待的地方。
周峰这才想起那个看上去有点儿憔悴,神色一直不太正常的女老师。
周峰来这青山乡中学,一共才三天多一点儿,除了几个常见面,有过交往的老师已经完全认住,大多数还印象不深。
杨柳,周峰只在吃饭时,见过两次,路上遇到一回,一共见过三面,还没说过话。因为对方是个女的,周峰没好意思盯着人家脸仔细看过,所以除了感觉杨柳脸色有点儿偏白,没血色,长得不错。但具体长什么样儿,始终是模糊的。
正因为这样,周峰从水里把杨柳救出来都这么长时间了,一直还没认出来。
“原来是你呀!那我更不能让你死啦!你要真死了,我这辈子黑锅是背定啦!”周峰知道是杨柳,心里的感觉和滋味儿,又是一种不同。
(本章完,共3310字)(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0 19:0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25楼

第5章 总务主任杨东方
“我又不是因为你才死的,跟你有甚关系!你背得什么黑锅!?就是真有人背黑锅,也轮不到你!”杨柳仍然不领情,强辩道。
“我们是同事!眼睁睁看着你在我面前跳渠,见死不救,以后学校的人咋看我呀!我还咋有脸在这所学校教书!所以,姐,你千万不能死,你看,我好不容易才念了个大学,刚分配了个工作,我爸有冠心病、脑血栓,卧病在炕头上都两年多了,为了给他治病,我们家欠了二万多的外债,等着我挣钱给他老人家看病还债呢!你今天死了,我就没脸再上班儿,我这份工作就算丢了!我工作丢了,就挣不到给我爸看病的钱,他老人家没钱治病,他的命也就保不住啦,所以,姐,你一定要发发善心,做一回观世音菩萨,千万不能死。行吗?”
杨柳“噗哧”笑了一声:“你还懒上我啦!”
“你的命和我爸的命是连在一起的,所以,我只能懒上你,没别的办法。”周峰立刻顺着她的话往下接,听到杨柳那一声笑,周峰始终悬着的心,终于感觉到了一点儿松快,但仍不敢大意,两手依然紧紧搂住杨柳的身体。
“行,姐答应你,今天不死啦!”杨柳使劲儿扭过头,盯着周峰看了一眼,突然咯咯咯地笑个不停,仿佛被谁点了笑穴一般。
“以后也不能死!”周峰大声冲着杨柳的耳朵喊道。
“以后,我换个地方死,遇不到你,就跟你和你爸都没关系啦,你管我死不死啦!”杨柳止住笑,也大声回道。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1 06:3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26楼

“我费这么大劲儿把你救下来,又这么苦口婆心劝你,到现在,我力气使完了,唾沫星子也费完了,口干舌燥,我容易吗?你绝不能让我今天的辛苦白下了!”周峰为了表示自己说的话很认真,声音放低了,语速放慢了,想让每一个字都钻进杨柳的耳朵,送到她的心里去。
“你把我放开吧。”沉默了好一会儿,杨柳突然语气平静地说。
“我怕放开你,你又往渠中间跑。”
“我说了不死,就不死啦,不死啦,我跑渠中间干甚!”
“真的?”
“真的。”  
“不骗我吧?我经常被人骗,骗怕啦!”
“不骗你,我从来也不骗人。”
‘你要骗我怎么办?你发誓真不骗我!发誓你真不死了!”
“我发誓,我要骗你是小狗!我要再去死是小猪!行了吧?”这话听起来像笑话,但杨柳说的时候很认真,也没有笑,语气平和。
周峰松开手,杨柳从周峰腿上滑进水里,水流很急,她站不住,跌跌撞撞向下游飘。周峰赶快一把拉住她,一直拉到岸边儿。让她先揪住岸边儿一簇草。周峰先爬上岸,再把杨柳拽上去。
那天,周峰和杨柳坐在渠边儿,说了大半天话,直到下午放学后,才回校园。
杨柳问周峰在水里说的那些话是不是真的?
周峰问她什么话?
杨柳说你爸生病,家里欠了很多债,你为还债来教书的?
周峰说真的。接下来给她讲了父亲几次生病和住院的情况。
杨柳又问周峰,一个多月前被女朋友甩了的事,是不是真的?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3 08:1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27楼

周峰也说是真的。又跟她讲了他的恋爱和分手。杨柳听周峰讲的情真意切,也把她的故事讲给周峰听。
原来,杨柳念大学时,交往了一个男朋友,两人关系特别好。毕业分配,没分到一块儿。杨柳回了自己家乡这所乡中学,男朋友分配回了临县,他自己家乡那所乡中学。
两人毕业时,就说好,不论分配成什么样儿,将来都要结婚,哪怕一直两地生活,也要结婚。结婚后,再想办法调动工作。如果工作实在调动不了,其中一个,就辞掉工作,到对方学校去当代课教师。
毕业两年来,两人一直书信往来,互相都到对方工作的地方看过。不想,几个月前,杨柳发现男朋友给她写信越来越少。往往她去三四封信,才回一封。过去,他们基本上一个星期要通两封信。
半个月前,男朋友来信,向她提出分手。杨柳写信问为什么?男朋友回信,他不想再这样两地分着,一年见不了三次面了。而且,他在那儿重谈了一个女朋友,也劝杨柳就在当地找一个吧。
杨柳不死心,亲自去了一趟。才知道,男朋友新找了一个女朋友,是乡长的女儿。两人把婚也订了。而且,男朋友的工作也被乡长调到了乡政府,当了秘书兼通讯员。
杨柳只好一个人回来。回来后,越想越难受,越想越伤心。今天一个人出来转,想散散心,走到桥头,突然心麻烦的不行,就从桥上跳了下去。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5 08:3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28楼

和周峰说了大半天话,杨柳的情绪明显稳定下来。特别是知道了周峰比她更倒霉的个人经历,历经磨难的家庭环境后,居然还同情心大发地安慰起了周峰。
那天回去时,杨柳要求周峰对谁也不要提及她跳河的事情。周峰指天发誓,绝不告诉任何人。
因为周峰和杨柳有了这么一段奇异的经历,关系一下子拉得很近。
但第一天在餐厅遇到杨柳,看她吃饭那种漫不经心,眼中无人的神情时,她给周峰留下的,却是一种不好相处的印象。所以,周峰也懒的过多关注她,感觉她长的不错,却并没仔细去观察她的容貌。第二、三天路上遇到,也没在意看,这直接导致,第四天,周峰把披头散发,脸色苍白的杨柳,从水里救起来,也没认出是她。
周峰吃到半个馒头时,杨柳突然把手里攥的一块儿馒头丢进菜碗,站起身,向餐厅外面走去。
赵喜来早吃完饭,菜碗里倒了半碗开水,一边儿喝,一边儿和周峰拉话。看杨柳起身,急忙问:“还剩多半碗,杨柳你咋不吃了?”
杨柳头也没回,淡淡地回一句:“吃饱啦!”
“小周,你慢慢吃,我先回去了,一会儿过我办公室来坐。”赵喜来立刻起身,对周峰说了这句话,快步向餐厅外走去。
一出餐厅门,赵喜来就问前面的杨柳:“杨柳,我咋发现你最近饭量越来越少了,人也瘦了不少,人是铁,饭是钢,饭是革命的本钱,你吃不好,没有力气,咋给学生上课呀!”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6 08:4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29楼

没听到杨柳回答,两人一前一后,从窗口消失了。
“小周,我们这儿的饭菜,吃习惯吧?”总务主任数完伙食票,从里屋出来,端杯浓浓的砖茶,坐在周峰对面。
“挺好的!油挺大。”周峰赞道。其实,郭峰真实的感觉是,菜里的油太大了,人吃着有点儿腻;但他知道伙食管理员肯定不爱听他说不好吃,便只好违心地说好吃。这样,有利于拉近他与伙食管理员的距离。
“油大的菜香!你看出来没?山药和豆腐,都用油炸过的。”杨东方喝了口浓茶,向周峰夸耀。
“看出来啦!这菜,挺合我的口味。”看着菜碗底黄澄澄的油,周峰嗓子里那股腻腻的感觉,越加明显。
“咱们这儿的菜,顿顿都有肉;每年,学校养两三头大猪,每头能杀二三百斤,全补贴了小食堂老师的伙食;学校只象征性收点儿钱,像今天的饭菜,只成本,就得一块,才收老师们三毛钱。”
“三毛钱,这么一份菜,确实不贵!我们念大学时,学校一份清炖豆腐,就六毛钱;你看,咱们这菜里又有肉,又有土豆,还有粉条。”周峰起身找了个空碗,将菜碗里的油倒出去,以便自己能顺利把碗底的菜吃尽。
“这豆腐,是咱们学校自己做的!学校有个专门的豆腐房;自己做,成本低,不像你们大学,豆腐都是跟人家买的。”
“我还没见过怎么做豆腐呢!豆腐房在哪了?哪天我去看看。”周峰好奇地问。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7 14:0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30楼

“咱们食堂后面那个单独的屋子;屋旁边,就是猪圈;咱们学校的猪,吃的可好了!一般农村人,大半年给猪吃的都是草和菜,每顿只给挖半碗麸子和糠,伴在草和菜里喂;咱们学校的猪,吃的全是粮食,除了豆腐渣,就是食堂的剩饭;每年,膘长得可好了!”
“学校又做豆腐,又养猪,副业搞得挺好!”周峰又赞扬了一句。
“咱们学校还有二十多亩地呢!每年种点儿山药,种点儿葵花,也有不少收入。现在学校不是都让搞勤工俭学么,这二十多亩地,就是乡里专门划给学校搞勤工俭学的;我这个总务主任兼勤工俭学办主任,每年在这上面,要花不少精力!”杨东方滔滔不绝地继续发表演说。
“我看,咱们学校,数你贡献最大!”周峰实在忍不住,直接夸奖他了。
“可不敢这么说!学校,还是以教学为主,我们搞后勤工作,就是为教学服务的,我们后勤工作贡献再大,也没搞教学工作的贡献大;娃娃来学校,都是学文化,学知识的,又不是来学种地,学吃饭,睡觉的!”他倒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在学校的位置。这一点,要比周峰后来遇到的许多搞后勤的人强得多。那些人,一看到给站讲台的老师发教学奖,就眼红,争着也想要一份。理由,就是自己的贡献一点儿也不比站讲台的老师小多少。
“说的也是。”周峰附和。
“不过,现在这后勤工作也越来越难搞了;前两天,听学区张区长从县教育局开会回来说,从这学期开始,勤工俭学工作力度要加大;新局长上台,要烧三把火,这第一把火,听说就要从勤工俭学动手。
(本章完,共3223字)(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8 08:0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31楼

第6章 生活就是这么现实
“我听说咱们教育局新任局长,原来是咱们这个乡的乡长,是不是?”周峰听杨东方提到新上任的局长,便想起此前听到过的一个传说,忍不住想问问。
“咋不是!郭金平么!在咱们这儿当了六年乡长;郭金平以前是个小学老师,当了四五年,调到县委又当了三四年秘书,后来,升成县委办公室副主任,干了六七年;出来就当了咱们乡的乡长;听说,他这回当这个教育局长,还跟他当过四五年老师这个背景有关呢!”
“我就想不明白,教育上有那么多整天干教育工作的,就没个当局长的人才?咋偏偏选个乡干部当教育局长!”周峰不解其意地问。
“外来的和尚好念经么!你别说,这当过乡干部的人,抓经济的脑子就是比教育上的人强!而且胆子大,有魄力;郭金平上任后,一出手,就比前任局长大气;你知道郭局长上任干的第一件大事儿是什么?”杨东方往他的茶杯里续了点儿水。
“是什么?”周峰问。
“把教育局前任局长坐的那辆破吉普车卖了五千块钱,花三十万买了辆日本进口三菱越野车;那车,开起来真气派!同时,听说,还要在教育局开两家工厂,一家校服加工厂,一家印刷厂;专门生产学生的校服和作业本;全县有多少学生?这两家工厂要是生产起来,一年少说也挣百八十万!开辆三十万的车,算什么呀!”杨东方说到这儿,喝了一口茶。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9 08:0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32楼


“是不算什么!他可真会挣钱!”周峰嘴里说着,心里却在思谋,三十万,那得多少钱啊!正式老师的工资,一个月七八十块,一年才挣八九千,三十万!想当于一个正式老师不吃不喝,差不多三十四五年的工资!如果按代课老师算,是正式老师的一半儿,就是七十年的工资。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么!学校发展,靠的就是学生。”杨东方突然压低声音,继续说,“我听说,郭局长还准备干一件大事儿。”
“什么大事儿?”周峰放下筷子,故作兴趣浓厚地问。
“他要在教育局成立一个购销公司,准备让绿原县所有乡级中小学的学生,今年秋天,每名学生向学校上交一百斤籽瓜子,将来由这个购销公司统一经营;购销公司先把货收回去,等卖了以后,每斤截留两毛钱,作为教育勤工俭学资金,余下的钱,如数退还给学生家长,这两毛钱,就做了学生家长对绿原县教育事业的支援了。”
“这要实行起来,也挣不少钱吧?”
“咱们这个乡,是全县人口最少的乡,根据学生人数计算,能收二十多万斤;一斤挣两毛,就干挣4万多;全县一共二十六个乡,百分之九十,都比咱们乡学生多;就保守点儿,以咱们乡学生人数算,也挣一百零四万,实际恐怕有一百五六十万不止。”
“真是不少!怪不得郭局长一上任,就买三十多万的车开呢!”周峰故作惊讶的感叹。
“那是!”杨东方喝一口茶,撇了一下嘴唇,一副对郭金平十分佩服的表情。(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30 07: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33楼

“不过,这事儿真要干起来,家长们多半儿肯定不愿意,还不知道能干成,干不成!”周峰也喝了口茶,有所担心地说。
“我看多半儿能干成,家长们为了娃娃能好好读书,担心娃娃在学校受老师气,一家损失二十来块钱,也不是多大数目,也就忍了;为二十来块钱,得罪老师,不值!另外,郭金平在政府当了多年办公室秘书、副主任,伺候了多少县长,上面有人给撑腰,就是有人反映,也能摆平。”杨东方认真地分析道。
“有道理。”周峰表示认可。
“我听说,这次县里调整干部,有好几个人争这个教育局长呢!最后,还不是落在郭金平手里啦!当领导,除了拼钱,就是拼后台;郭金平后台硬啦!”杨东方又补充道。  
说话中间,周峰已把饭吃完。又坐着跟杨东方说了一会儿闲话,才从餐厅出来,回了办公室。
刚吃饱饭,又忙乱了一天,很累,懒得动,就躺在床上抽烟。外面传来学生来来去去的吵嚷声,使周峰感觉不像初来时那么孤寂。
天色渐渐变得暗淡时,传来急促的敲铃声;时间已到住校生上晚自习的时候了。上午开会,听李二平说,住校生晚自习,由住校老师和家住校园跟前的老师轮着看管,并准备排一张晚自习值勤表,因为是开学第一天,值勤表还没排出来,先临时指定了一个人看;那人不是周峰,所以,周峰不用去教室。
学生进教室上自习后,校园安静下来。周峰打开灯,躺在床上看《毛泽东选集》。这次来学校报到,周峰只带了两本书。一本是《毛泽东选集》,一本是托尔斯泰的《复活》。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01 07: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34楼

《毛泽东选集》里的第一篇文章是“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在小资产阶级那一段里,周峰找到了自己的阶级地位“小资产阶级。如自耕农,手工业主,小知识阶层—学生界、中小学教员、小员司、小事务员、小律师,小商人等都属于这一类。”
按这个说法,周峰过去的身份是学生,现在是教员;这说明周峰过去是,现在还是小资产阶级。
可是,有个问题,周峰却感觉难以理解。周峰做学生时,一直穷的叮当响,靠父母微薄工资收入支助,维持生存,一点儿属于自己的资产也没有,怎么能成了小资产阶级?难道那时候的学生,像教师一样,国家给挣钱?如果给挣钱,应该算;如果不给挣,他们也应该和周峰一样,靠父母养活生存,也不应该是有点儿资产的小资产阶级。如今,当了教师,有工资,有点儿资产了,成了小资产阶级,还说得过去。
周峰想找到合理的解释,可惜,著作里只分析了前两种:自耕农和手工业主。再连一句也没提及学生和教员的情况。
再往后看,周峰发现,自己的父母,是手工业者,应该属于又红又专,腰杆铁硬的无产阶级。也就是产业工人。因为,周峰母亲是地毯厂的工人,父亲是五金厂的工人。
但转而和自己做比较,又发现不对头。因为,周峰上班的工资是七十八块钱;母亲一个月的工资是一百零五块。父亲每月的工资是一百一十二块。
父母工资都比周峰高,他们是又红又专的无产阶级,而周峰,根据前面对小资产阶级的定位,却是小资产阶级。(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02 08: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35楼

最后,周峰发现,拿当时毛泽东对学生和教员的阶级定位,套用现在的中国实际,并不合适。但和当时的社会实际情况,也不完全相符。回顾看过的资料和书籍,周峰知道,当时中国教员的收入也是有天壤之别的,知名大学教授,比无名小学教员,不知要高出多少倍。因为,中国的知识分子,从来就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其群体内部的经济地位,足可以跨越所有的阶级成分。
这些,看上去并不十分严谨的表述,虽然给周峰的阅读带来了一些疑问。但周峰知道,这篇文章,在当时,却是非常具有影响力的一篇革命檄文;对当时中国社会,中国革命产生过巨大的推动作用。
由此,使周峰更深刻理解了人们常说的那句老话:瑕不掩瑜。
周峰把那篇文章看了两遍,知道毛泽东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揭示当时中国革命的动力问题。是从经济地位和思想倾向两个方面,分析革命大风暴到来时,哪些人会做哪样的选择,为中国革命,指出前进的方向。
“如果我处在当时的环境下,会做怎样的选择呢?”
周峰合上书,熄了灯,想着上面的问题,脱衣躺进被子,点燃一根烟。思绪随着飘渺上升的烟雾,纷乱地起伏着。
周峰想:“作为贫困,负债累累家庭中的一名成员,我肯定想选择革命。因为,通过革命,可以改变现状。但作为有稳定收入的教师,我又可能舍不得失去这份工作。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说,多半儿,我不会选择革命。”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03 09: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36楼

最后,周峰不知可否的胡思乱想中,渐渐沉入梦乡,结束了他第一天参加工作的生活。
第二天凌晨,周峰还在睡梦中,就被一阵急促的起床铃吵醒。
穿衣、洗漱完毕,周峰点燃一根烟,坐在办公桌前,看学生注册花名。班里一共注册了三十九名学生。男生二十二,女生十七。男生明显比女生多。周峰猜测可能跟农村生育上重男轻女有关。
三十九名学生,家庭住址分布在青山乡六个大队。家长工作和单位那一栏里,绝大多数都是农民,只有两个,写的特别。一个写的是“窑头”。一个写的是书记。
写“窑头”的,是个叫高明泽的男孩儿;写书记的,是个叫刘秋月的女孩儿。两人的家庭住址都在“红峰大队”。这使周峰想起送周峰来学校的那个老汉,赵满喜。
想起赵满喜,周峰心里立刻涌起一股暖流;很想看看这两个孩子究竟是谁?长得什么样儿。并问问他们是不是认识那个自称“红峰”那儿,谁也认识他的赵满喜。
周峰在两孩子的名字前,用笔做了个标记。
然后,周峰打开初一数学课本和一个崭新的教案本,开始备第一节课的教案。
第一节内容,是认识数,主要是正数和负数。当周峰看到课本上那个表示正数和负数的经典图例时,心里忍不住笑了。因为,那副图使周峰想起读初一,上这节课时那件趣事儿。
当时,周峰的数学老师,也是周峰们的班主任,在黑板上照书上的样子,画了一个温度计。然后,画了个向下的箭头,向同学们提问:“温度计的水银柱,向下运动,我们通常叫什么?”
(本章完,共3334字)(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04 07:4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37楼

第7章 办公室像市场
同学们齐声回答:“下降!”
接着,他又画了个向上的箭头:“下面,我单独叫位同学,王朝阳,刚才同学们都说了,温度计的水银柱向下运动,叫下降;那么,向上运动,叫什么?”
王朝阳是周峰的同桌儿,站起身,声音豁亮而自信地回答:“上降!”
教室里“轰”一下爆发出一片欢笑。面部表情一向如死人脸的班主任,也把脸笑变了型。
从那以后,王朝阳就有了一个著名的外号:上降(将)。
没想到,十年过去了,初一数学的第一节课,还是老样子,没一点儿变化。
周峰回忆着当年上那节课时的情节,花了一个多小时,写出了第一篇教案。
中间,听到生活指导组织学生跑了二十来分钟早操。
九点左右,跑校的老师陆续来了学校。周峰办公室里另外一位老师,周二伟,也到了。他是个瘦高个,差不多比周峰高半头。满脸粗硬的黑须,从脸上冒出来,像刚割过的麦田。看得出,至少有三天,没剃胡子了。
他一进门,先和周峰握手,打招呼。然后,接住周峰递向他的烟,一屁股坐到对面办公桌上,和周峰拉起了话。
没说几句话,从门外又进来两个老师,一个矮胖,白净;叫刘永河,物理老师;一个赤红脸,中等身材,小眯缝眼;数学老师,叫马存贵。
两人一进屋,就冲周二伟嚷:“二伟,听说你前两天去相亲了,这回怎么样?对上相了吗?”(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05 09: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38楼

“对上个鸟!永河,你那儿有片片吗?昨天晚上耍了一黑夜,刚下摊子,烫一口,提提神,要不,讲课中间,就敢睡着了!”周二伟跳下地,伸手去摸刘永河的衣袋。
周峰这才知道,周二伟眼里布满血丝,不是眼睛发炎,而是一晚上没睡。
刘永河从衣袋里摸出一块乳白色,如橡皮的片状物,递给周峰:“战果怎么样?”
周二伟接了那东西说:“还行吧!搞了两条烟钱。”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十块钱,几下卷成一个吸管儿,又从身下马四办公桌抽屉里翻出一个电烙铁,将插头插入身后的墙上。
“一会儿,烫完了,打会儿扑克儿?”马存贵坐到马四床上,顺手拿起床上扔着的扑克牌,在手里搓着,洗了几把牌。
周二伟将电烙铁对在那块儿白色的片片上,一股青烟冒出,立刻被周二伟用吸管一口长气吸入口中。然后,拿起桌上水杯,大大咽了一口白开水,这才张开嘴,把肚里憋的青烟痛痛快快放出来:“真他妈舒服!人也不够,等一会儿马四来了,再打吧。”
“这儿不是有小周么!”马存贵从上面搓出两张牌,摔在铺上:“出个对儿对儿!”
“你积点儿德,行吗?人家小周刚从大学出来,你教人家点儿好,行不?别没几天,就把人家影响的和你一样了,吃喝嫖赌样样俱全。”周二伟说完,又深吸一口青烟,使劲儿憋住气。
“爱吃点儿、爱喝点儿、爱赌点儿,我承认;上嫖的事儿,我可从没干过!二伟,听说你干过,有没有这回事儿?”马存贵用一副很感兴趣的眼神望向周二伟。
(待续)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7-06 15: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39楼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07 07:4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0楼

“有呀!我要没干过,郭金平哪儿来的?”周二伟将一口水咽下,借着呼出的白烟说。
“郭金平原来是你的私生子呀!”刘永河插话。
“当年,要不是我把最好那颗种子播在他妈肚里,他妈能生下这么好个儿!这个龟儿子,当了官,就不认我这个老子啦!为转正的事儿,找了他三趟,每次见面,都说过几天就办,让他老子我一直熬到今天,也没见着动静!再没动静,老子就不干这个破代课老师了,回家种地去。”周二伟一副愤愤不平的表情。
一年后,周二伟果然辞掉了代课老师这份工作,娶了媳妇,回家种地去了。
“我看,政府迟早会给你们解决的,不然,大家看到没盼头,全回家了,书谁教呀?”刘永河接话。
“老五,听说你们家老六也要回来啦?是不是?”马存贵转移了话题。
“是了。”刘永河坐到周二伟铺上,将手里的折扇甩开,扇了几下。
“咋没见来报到?”马存贵又问。
“他还有点儿事儿,处理完了,就回来。”
“老六学什么专业的?”周二伟吐出嘴里一团白烟问。
“历史专业。”
“听说老六找了个好对象?外夫是个当官的。”马存贵问。
“是个乡长。”
“还是老六有出息!这小子将来差不了!”马存贵用羡慕的口气说。
“老六比我们弟兄几个都强!”
“马四来啦!给,赶快放起,要不然,这小子几口就给你吸完了!”周二伟冲窗外瞄了一眼,将片片递给刘永河,猛喝一口水,把烟雾吐出来,用手在嘴跟前扇了几下;又一把将电烙铁拽下,扔到办公桌下;最后,把吸管揣进衣袋。
(待续)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