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挣扎》-艾月魂长篇小说【续载中】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08 08: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1楼

刘永河将片片装起,用手里的折扇帮周二伟将空中残留的烟雾扇开。
“谁烫片片啦?”马四一进门,就吸溜着鼻子问。
“马四,三缺一,就等你了,打会儿牌。”马存贵打岔。
“谁的片片?拿出来让咱也吸溜两口,提提神;二伟,肯定是你的,你看你鼻毛上还有白粉粉了!”马四盯着周二伟的鼻孔,挨过去,摸周二伟的口袋。
周二伟让他摸,没躲,也没阻拦:“我打了一黑夜麻将,一早,在麻将摊子上烫的;你这家伙!长了个狗鼻子,啥也能闻见!”
“打牌!打牌!先打片片,五局两片儿,打出来,我去跑腿,我今天的课在最后两节,有的是时间。”马四从周二伟身边走开,坐到床上,将鞋磴脱,盘腿坐上去,从马存贵手里抢过牌,胡乱洗了两把,在床上抹开,自己抢先抓了一张。
刘永河和周二伟立刻凑过去,四个人咋咋胡胡玩起了牌。
五局打完,刘永河与高二伟输了,一人出了两块钱。马四拿着四块钱,骑上他那辆破自行车,到附近村里买片片去了。
马四的位置立刻由一直站在旁边看牌,瘦小枯干的李俊顶了。他们接着玩了十局,输赢是一条十块钱的烟。
几个打牌和看牌的人,都抽烟。而且是一根接一根地抽。所以,整个办公室,始终都烟雾弥漫。等马四买回片片,烟雾中,又加入了片片的味道。
整个上午,牌一直在打。有课的,放下牌退出来去上课,没课的立刻又顶进去。打牌的规矩基本相同:五局,两个片片;十局一条烟。(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09 06: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2楼


片片买回来,大家共享。剩下的,被人明的,或暗的揣进口袋,准备回去单独享用。烟买回来,规矩是赢家每人拿三盒,输家每人拿二盒;但事实是除一两盒最终被揣起,能拿回去抽外,其余都被众人分享掉了。
所以,一直到吃中午饭,整个办公室都有烟抽,都有片片烫。人来人往,像个市场。
周峰上午第二节和第三节去上课,其余的时间都在看他们打牌。
中午,吃完饭,离下午上课还有半个多小时。周峰先将办公室地上乱扔的烟头扫进簸箕。然后,躺在自己床上睡午觉。马四和周二伟两个人挤在另外一张床上睡。
马四下午第一节有课,躺了没一会儿,上课铃就响了,他口里嘀咕一句:“他妈的,连个觉也不让好好睡!”提了书和教案上课去了。
办公室里只剩下周峰和周二伟两人,一直睡到第一节课下了,李二平进来通知事儿,才起床。
李二平通知的事儿是:“明天上午,教育局教研室的领导要来学校检查工作,可能要听课;所以,明天上午凡是有课的老师,都要精心准备一节课,接受上级领导的检查。”
“检查个鸟!我看又是解馋来啦!”周二伟躺床上,吐着烟雾,愤愤不平地接了一句。
“没办法,人家要来,咱们就得接待。”李二平笑眯眯地回道。
“是所有人都听,还是只听一部分人的?”周二伟问。
“说不定听谁的!这就和抓奖一样,看各人的运气啦!”李二平笑眯眯,拍拍周峰的后背,转身又到别的办公室通知去了。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10 06: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3楼

周峰打开课本,看到明天该讲的内容是:数轴。书上的定义是:一条规定了正方向,长度单位和原点的直线,叫数轴;原点左面的,是负数,右面的是正数。
“一句话的事儿,这有什么好讲的!”周峰心里嘀咕了一句,将课本推到一边儿,从办公桌中间抽屉里拿出《复活》,走到床边儿,躺上去,看起来。
没想到,周峰这种无所谓的态度,却给他后面的工作埋下了隐患。通过这件事,周峰最后总结的经验是:“再小的事情,也是个事情!是个事情,就应该认真对待,认真准备,认真做,而且尽力做好,除非你不做!”
《复活》,周峰已经看过两遍,所以,并没从第一页开始看,而是随手打开一页。那页,写的是聂赫留朵夫要把他名下拥有的土地,无偿分给农民,想让自己从一个靠土地剥削农民生存的大地主,变成一个无土地的自由择业者。
大多数人,将拥有众多财产,作为人生最大追求;作为人生幸福的标杆;可是,聂赫留朵夫却为自己拥有众多财产感到难受,良心倍受折磨;宁愿放弃财产,获得灵魂的安慰。
这种行为,不论在那个时代,还是今天,都是一个异类。
失去土地,他就不再拥有地主身份;这意味着他将脱离地主阶级这个群体,成为一个打工者。
看了没几页,办公室外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大嗓门,打问初一(1)班班主任。
(本章完,共3263字)(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11 08: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4楼

第8章 王燕的隐秘身份
周峰从床上坐起,看到窗子外面走来两个中年男人;一个又高又瘦,一个又矮又胖。
周峰走到办公桌前,把《复活》放进抽屉。
那两个人推门进来问:“谁是初一(1)班的班主任?”
听说是周峰,两人立刻将双手递过来,跟周峰握手,说他们是周峰班内两个学生的家长。
又高又瘦那个,是高明泽家长;又矮又胖那个,是刘秋月家长。
他们一说,周峰心里不由冒出一句:“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由于周峰早晨看花名册时留意到这两个人,一个是窑头的儿子,一个是书记的女儿。所以,上午数学课上,有意叫这两个学生分别回答了一个问题。
高明泽,和他爸一样,是个很瘦的大个儿;小眼睛,言行中透出一股朴实和精明。回答问题,语速很快,思路清晰,明显脑子很好使。
刘秋月,微胖,个子中等偏上,皮肤偏黑,长着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睫毛很长,模样挺好看,回答问题也很干脆,声音响亮,像个爽快人。
两个家长坐下后,先问两位学生的在校表现。周峰说才来一天半,看不出什么;不过,根据他的观察,两人都挺聪明的。随后,又告诉他们,今天上课,还提问了两个人,都回答的挺好。
然后,两位家长向周峰介绍了孩子在小学的情况。
高明泽在小学时,是班长。学习一向很好,这次小升初考试,全年级第一,全乡第二。刘秋月,是学校少先队大队长。学习在全年级,也没下过前五名。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12 09: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5楼

然后,两人又讲了一些两孩子在小学突出表现的故事。很快,一节课就过去了。
最后,两人一再邀请周峰跟他们一起出去坐坐。周峰推辞不过,只好在最后一节课上到十分钟左右的时候,随他们走出校园。
两人把周峰带到乡街上一家饭馆。他们跟饭馆老板很熟,称兄道弟的。要了四五个凉菜,一瓶白酒,又让老板炖一条鱼,炒三四个菜。
三人一边儿喝酒吃菜,一边儿闲谈。
高明泽的父亲高浩月,说话最多。他说他是个外地人,十八年前,独自流浪到红峰,是刘秋月父亲收留了他,帮他在红峰落了户,后来又分了地,娶了媳妇,生了娃。
由于关系处的好,他们一次喝完酒,磕头做了八拜之交的兄弟。
后来,就谈他开砖窑的创业史,充满艰辛,好几次,都是刘秋月父亲帮他度过难关的。
高明泽和刘秋月出生的时间,只差十七天,当年两家都怀了孩子,常开玩笑,要给他们两个订娃娃亲!
刘秋月的父亲,刘国柱,并不谈自己的事儿,只是中间插一两句,不是夸刘浩月能干,就是夸那两个孩子聪明伶俐。
周峰听的多,说的少。第一次接触,周峰也不想跟两个陌生人谈自己的事儿。
吃了炒菜,吃了鱼。不知不觉,三人喝完了两瓶五十二度的白酒。他们还要开第三瓶,周峰不让开,起身告辞要回学校。他们挽留不住,就把周峰送出饭馆。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13 08:0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6楼

以前,周峰虽也喝过几次白酒,但都没喝这么多。从饭馆出来,走路有点儿摇晃。两人要把周峰送回学校,周峰推辞了。
周峰和两人摆摆手,转身向学校方向走。他们回屋结账,还是接着再喝,周峰不知道。
周峰一路昏昏沉沉,摇摇晃晃走着,心里有种被人抬举后的满足感。口里不由自主地嘀咕:“对,就让这俩小东西当班长和团书记!在我这一亩三分地上,我想往哪儿种,就往哪儿种!就是我说了算!我想让谁当,就让谁当!”
说这话时,周峰根本没意识到,他也只不过是教育局长那一亩三分地上的一棵苗,他想把周峰种在哪儿,就种在哪儿!所以,他把周峰种在了绿原县的“西伯利亚”。
路走了一半儿,胃里翻江倒海,喷薄欲出。赶快蹲到路边儿,让胃里的东西一泻而下。吐尽了,才感觉神清眼明。只是头疼欲裂。
回到办公室,人去室空。独自上床,躺下去,没一会儿,呼呼睡去。
睡梦中,听到有人敲玻璃,睁开眼,看到王燕正向里张望。看周峰抬起头,才停止敲打:“周峰,你咋睡的这么沉!快去吃饭吧!杨总管让我喊你去吃饭,再不去,他们就关门回家呀!”
周峰起身,拉开门,笑着对王燕说:“王老师,我不饿,今天不吃了!”
“你喝酒啦?跟谁喝的?没听说你们今天喝酒呀!”王燕惊讶地看着周峰的脸。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15 23: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7楼


“下午来了两个家长,硬拉我去喝酒,我就跟他们去了。”周峰照实说。
“看你脸和脖子红成什么样儿了!你要难受,再躺着吧,我去告诉杨总管一声,让他们别等你啦!”王燕转身向办公室后面的食堂去了。
周峰回屋重新躺在床上。如此一折腾,全没了睡意。点燃一根烟,抽着看顶棚,数顶棚上爬着的苍蝇。数到三十二只时,门被王燕推开了。
王燕手里拿着一袋茶叶:“我听说喝茶解酒,给你泡一杯吧!一看你就不是喝酒的料,人家能喝酒的人,越喝,脸越白,你看你,脸红脖子粗的!喝不成,以后就别硬喝!”听她那带着几分责备的口气,好像周峰媳妇儿似的。
王燕把茶叶倒一些在周峰杯里,提起暖壶,发现里面没水,又补充道:“水也没有,看你们这日子过的!我去帮你打一壶吧!”
“我自己打吧!”周峰不好意思让她帮自己打水,因为水房在食堂旁边儿,离办公室挺远的;连忙起身,要抢过她手里的壶。
“你还是躺着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儿。”王燕抢先开门出去了,路过窗外时,冲周峰嘿嘿一乐;样子带着几分孩子的调皮。
王燕的热情使周峰始终阴郁的心里升起一丝暖意。
几天以后,周峰才从赵喜来嘴里知道,王燕这位可爱的好同事,居然只比周峰早来一学期;而且来了没几天,就成了学校团委书记。
说到王燕时,周峰正和赵喜来坐在办公室前面树荫里下象棋,消磨时光。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17 07:4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8楼


话题转到王燕,是因为当时王燕儿头上包块儿白毛巾,从办公室出来倒洗头水。
“王燕今年多大?就当了团委书记。”周峰问。
“好像二十一。”
“比我还小两岁,肯定有特殊关系吧?她是校长的亲戚?”周峰问。
“当时,王燕来学校报到,是乡长亲自开车送来的;传说王燕是县里某个大领导的亲戚,而且,那个领导和乡长有特殊关系;团委经常和乡里打交道,所以,校长就让她当了团委书记。”赵喜来解释道。  
“我说呢!学校这么多干了多年的老师,偏偏让她一个新来的当了团委书记!原来是校长拍乡长马屁!”周峰恍然大悟地说。
“听说,王燕是学音乐的,可她好像什么都不会!歌唱的不好,键盘也不会弹,真不知道她那音乐都是咋学的!”赵喜来进一步说明。
“这就对了!王燕有那么大的后台,要不是她自己不行,会跑到我们这‘西伯利亚’来上班?”周峰自以为是地解释道。
“听说,王燕在这儿待不长!”赵喜来又转换了话题。
“为什么?”周峰追问。
“王燕是来这儿过度一下的,最多一二年,就要调回县里去;县里好多领导安排子女亲戚上班都这样,先放到乡里暂时干上一二年,当个通讯员,卫生员,代课教师什么的,然后,找机会再调到县里的机关上班儿。”赵喜来回道。
“有那么好的后台,这是迟早的事儿!”周峰附和。
没想到他们这话说了才一个多星期,王燕果然就从青山乡中学走了!只是走的地方不是县里的机关,而是她自己的家。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18 09:1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49楼

王燕打回水,给周峰冲了一杯茶;周峰坐起身陪她说话。
“咱们学校一共有多少老师?”周峰找话问。
“好像三十七八个。”王燕回。
“一个年级三个班,一共有多少学生?”
“一个班四十多个,一共四百多学生。”
“全校九个班的音乐全你一个人教?”
“初三不开音乐课,我只教初一和初二,一共六个班。”
“一个星期多少节课?”
“一个班一星期安排一节课,一共六节课。”
“这么看,你的课也不多,我带两个班数学,一个班五节,还十节课呢!另外,还有班主任;你不当班主任的吧?”
“当的了,初二(1)班的班主任;听说你是绿原街上的,当初分配的时候,就没跑跑,分得离县城近一点儿?”王燕把话题转到周峰身上。
这种貌似关心,同情的探问,其实隐藏着重重杀机。中国人的谈话,常常带有窥探别人隐私的味道。回答这样的问题,如果没经验,有时候就会为自己将来制造隐患。
这个问题,两天来,已被这里的老师问过很多遍,他们一问这个问题,周峰就觉得头大。当时,周峰也是一个没经验的人,所以,回答的都是实话。
“我们家,我们家的亲戚、朋友里,没一个在机关上班的;教育局的人,一个也不认识,你说我这事儿咋跑?所以,就只好由着人家,发配到这儿来啦!”
“你自己没去找找?”
“找啦,教育局人事办的说,这是教育局开会研究决定的,没办法变了;这里缺人,只能把我安排到这儿;就这样,把我打发啦!”
(本章完,共3182字)(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19 07: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0楼

第9章 英勇献身的刘永河
“我听说,送钱也管用。”王燕又热情地帮周峰出主意。这是真正的同情!是发自真心的话语。
“我们家穷得叮当响,现在还欠人家两万多外债呢!哪有富裕钱送他们;先就这样干着吧,哪天干烦了,我辞职做小买卖去!反正,我也不爱教这个破书!”周峰用破罐子破摔的口气回道。
“不爱教,你上大学还读师专?”王燕不解地问。
“你以为我爱读师专呀!是我考大学,分数考的低,除了师专,没其他学校可报,没办法,只好读它了;我们班,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同学,跟我一样,都不爱这一行。读师专,只是为了找份稳定的工作。”周峰说这话时,带着明显的情绪和无奈。
“也是,老话说,家有二斗粮,不当孩子王!老师待遇低,工作还累,主要是闹心,我这才干了一学期,就烦啦!”王燕用她仅有的一学期经验,证明教师 这活儿的没意思。
“你教音乐,每天领他们唱歌,跳舞,又没考试负担,你累什么呀?”这句话,是周峰拿自己教数学和她教音乐比较之后,发出的反问。人常常习惯站在自己的角度想问题,而会忽视别人内心的真正感受。
“唉!人人有本难难念的经!主要是看不到什么前途!要不是我爸逼我来,我才不来呢!我宁愿在村里种地。”王燕叹了口气,没有直接回答周峰,但话语中折射出的情绪,却与周峰非常类似,那就是,对正在干的这份工作,非常不满。
“你家也是农村种地的?”周峰想起人们那些背后议论王燕家庭背景厉害的话,忍不住追问道。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20 09: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1楼


“是了,这个学校的老师全是,就你一个街上的。”王燕嘴角向上扬了扬,露出一丝微笑。
“看来我很特殊!”周峰自嘲地说,心里为自己是唯一街上的,生出一丝痛楚的优越感。
“是了。大家说到你,都很同情的!也不知道教育局那帮人脑子是咋想的!一点儿人情味儿都没有!不说把你分到县城跟前,偏偏分到这个烂地方!”王燕说完,轻轻叹息一声,用来强调她对周峰处境的同情。
王燕这个话,让周峰心中的酸楚感更浓。为排解这种难受的感觉,周峰又点燃一根烟,及时转移话题:“你们家有几口人?”
“连我爸妈,一共五口,我是老大,下面还有三个妹妹,一个弟弟。”
“你弟弟最小,是吧?”
“是了,你咋知道的?”
“这种家庭我见过挺多,为要一个儿子,上面会生一群女子,叫什么引弟、招弟、拉弟、拽弟,你们家不是也这么叫吧?”
“不是,只有我三妹妹,叫引弟。”王燕笑了笑。
这时,赵满喜推门进来:“没打扰你们说话吧?小周,会下象棋吧?咱俩下几盘。”
“没打扰,我们只是说点儿闲话;会下。”周峰接话道。
“你们下,我先回去啦!”王燕起身向外走。
“再坐会儿吧,一块儿下两盘。”周峰挽留道。
“我不会下,我还有几件衣服要洗了。”王燕推门出去了。
“王燕和你说什么啦?看你们俩聊的挺热闹。”赵满喜在周峰床上放下棋盘,接住周峰递给他的烟。
“聊些工作上的事儿,我有点儿事情不明白,向她请教请教。”周峰掩饰地回道。心里对赵满喜突然到访,打断他与王燕儿的谈话,颇有些不爽。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21 08:3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2楼

“她懂什么呀!一个初中生!你堂堂大专毕业生,向她请教!”赵喜来口气里带着股明显看不起王燕的味道。
“能者为师嘛!她有许多方面,还是值得我学习的!明天教育局来检查工作,听说要听课,你准备好啦?我还没准备呢,心里没底。”周峰及时转移话题。
“准备好啦!每学期开学都来一趟;只是听听课,完成一下他们的工作任务;他们是下来解馋的,又不是来吃人的!你不用过分担心。”赵喜来用过来人的口气安慰周峰。
赵喜来这句话,周峰当时没太在意,许多年后,再想起来,却别有一种滋味儿,常常感叹:“他们不仅是解馋,而且也是吃人的!”
有这种感叹,已是周峰离开这所学校八年之后了!
那天,周峰和李二平在地区首府滨水市偶遇,两人坐在一家小饭店喝酒。
多年没见,坐在一块儿叙旧。各自谈起几年间的经历,以及过去学校的人和事儿。
当时,李二平跟学校请了病假,在滨水市街上包了一家文具店。周峰也恰好和学校请了假,在滨水市一家幼儿园应聘当园长。
那几年,由于老师工资待遇低,许多人就跟学校请假,办理停薪留职。在外面干点儿别的工作。
这是件两全齐美的事儿。
学校把停薪留职正式老师的工资扣下,用这份工资的一半儿,雇个临时代课老师,剩下那一半儿工资,就由校长随意挪作它用。
在学校经费普遍紧张的情况下,校长恨不得正式教师全停薪留职了,他们好雇临时代课教师。所以,只要哪个教师申请停薪留职,心里乐的像吃了十瓶蜂蜜,二话不说,立马同意。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22 09: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3楼

停薪留职的老师,获得自由身,出去吃点儿苦,受点儿累,操点儿心,做点儿小买卖,打个高工资的临时工,过种自我感觉比教师更体面的生活。
当时,周峰和李二平都属这种情况。
周峰是因为工作地点离家太远,心里很不平衡;再加上家庭债务负担过重,迫于无奈;离校出去寻找出路。
李二平,年纪轻轻,放下大有前途的教导主任不当,也出来跑单帮,究竟什么原因,周峰并不明白;但有一点,周峰是能想明白的:那份当老师的工作,李二平像他一样,干的很不痛快。
坐下,喝了没两杯,李二平就跟周峰聊起刘永河。
原来,李二平请假后,刘永河就被刘启明提为教导主任。想想,这也理所当然。
一则,刘永河和刘启明,本来就是叔伯亲戚;虽是远房,那也是亲戚;亲戚肯定和外人不一样。
二则,刘永河是青山乡中学文凭最硬的:全日制四年师范本科毕业生。学校虽还有几个本科生,那都是后来读的函授,成人本科。与刘永河的相比,含金量不是一个级别。
当然,关键还是第三,刘永河是个挺会来事儿的人!平时笑呵呵一副老好人模样,私底下却和刘启明走的很近。
当年,刘永河大学毕业时,绿原县几个中学,小学的教师里,像他这种全日制四年师范本科毕业生,数不出二十个。
说起来,刘永河这种人,应该算作是绿原县教育界的优质人才!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23 09:3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4楼

尽管有这么好的个人素质,但由于刘永河像周峰一样,苦于找不到门路,当年毕业分配工作时,被随意打发到了绿原四中教书。
绿原四中,看名字,像直属县中学,但实际情况,却只是离城六十里,一个规模较大的乡中学而已。
因为对自己的分配问题不满意,刘永河曾几次三番去找教育局,以自己文凭不错为由,要求回城。但都被顶回。后来,他自暴自弃,又以回家照顾多病的父母,支持边远教学为由,提出回号称“西伯利亚”的家乡,青山乡中学任教,被欣然同意。
李二平说,十个月前,教育局换了位新局长。据传闻:为当局长花了不少钱。上任后的第一把火,便是将全县二十七个乡中学的十三个乡中学校长免了职。
然后,通过民主推荐,组织考核,局党委集中,新换了九个乡中学校长。剩下四个,恢复留用。传闻:不论新任的,还是继续留用的,都向局长送了钱;少则五千,多则一到二万不等;上任不到一个月,当局长花的钱基本回收,还有节余。
第二把火,就是号召全县乡中学教师,参加乡中学副校长竞聘,考试费,每人交二百元。据说:有六百人参加了这场考试;共收考务费:十二万。
在当时,正式教师月工资平均只有一百五十元。全部拿出来,再加五十元,才够参加这次考试。
刘永河就在这次考试中,用自己四年全日制本科生的实力,证明了自己;脱颖而出,当了青山乡中学的副校长。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24 08: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5楼

就在一个月前,新学期开学第三天,教育局来学校检查工作。
那天,校长刘启明的母亲突发急性胆囊炎,他亲自护送,到绿原县医院治病。学校由新任副校长刘永河主持工作,负责接待。
听了课,看了档案材料。又汇报,总结完毕。也就到了饭点儿。于是,刘永河就带着教育局的领导去学校食堂吃饭。
食堂杀了两只羊,准备了丰盛的宴席;叫了几个能歌善舞,模样较好的女老师作陪,招待教育局领导。
宴席上,教育局一行十人,轮番向刘永河敬酒,祝贺他新任副校长;局级领导向他敬酒,刘永河哪敢不喝;结果,一来二去,刘永河同志就把一瓶多白酒喝下了肚。还在酒席上,刘永河头一歪,突然颠倒在地;因为饮酒过量,引起脑出血,再没起来。就这样,刘永河同志光荣地为党的教育事业,献出了自己年仅三十二岁的生命。抛下六岁的孤儿,三十一岁的寡母,相依为命。
刘永河同志,如此这般为陪教育局领导吃饭献身后,教育局为表达对刘永河同志的敬意,特意为他召开了追悼会;追认他为先进教师,教育战线上优秀基层领导干部!并发放了家属慰问金五百元!
(本章完,共3211字)(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25 09: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6楼

第10章 学区片长张强胜
周峰和赵满喜下了三四盘棋,酒劲儿又汹涌起来,坐着难受;就说头疼了,要睡一会儿。赵满喜见周峰不想再下,拿了棋盘回去了。
    周峰睡到床上,没再起来,一直睡到第二天早晨,起床铃响起。
    这天,因为教育局领导要下来视察工作,校园里呈现出一片忙乱的景象。大家全部自觉地各待各屋,也不来周峰的办公室打扑克了。
    周峰利用一大早的时间,看了几遍课本,完成了教案。然后,又到教室安排学生清扫了教室卫生和环境卫生;并按照刘启明在会上的统一要求,通知学生教育局要进班听课的事儿,让他们都有个心理准备,同时强调了上级领导来检查工作时的注意事项。
教育局领导在第二节听了周峰的数学课。他们共有九个人,三人一组,分了三组,从第二节课,听到第四节课下了。然后又查看了一节课的档案。接着,用一节课的时间,分三组,对听的课进行了指导性评课。最后一节课,举行了全校总结汇总,对看到和发现的问题,向学校提出指导性意见和建议。
听周峰数学课的,是教育局教研室的主任,据说他先前是中学一位数学老师,后来才调到教育局的;去年刚从上海某学校学回一套先进的数学教学模式和教学理论,正在全县推广。
那天,他们那组三个人给周峰那节数学课评课时,就提到那种教学模式;并用那套教学理论和模式,来评价周峰的教学方法。得出的结论是,周峰的教学根本不符合那种先进的教学模式,随后,给周峰提了一大堆改进教学的方法。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26 09: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7楼

听了那位教研主任对自己数学课的否定和批评,周峰心里很恼火。心想:“我是刚分配到这儿的大学生,本来是学历史的,学校却让我教数学!就算教数学,今天这节课,也才是我参加工作以来的第二节课。这一点,我刚才自我评价时,是对你们说过的!你们不从我的实际出发,给我提点儿合理化的建议,说点儿鼓励性的话,一上来,就是一顿教训,这也不对,那也没味儿!一看你们这种套数,就不是什么好鸟!老子就当你们在这儿放屁了!”
这样想过,那位教研主任那一大堆自以为是的先进理论和方法,全让周峰当成了放屁;几乎全部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一点儿都没往脑子里放。
其实,刚教书两天,周峰不论教数学,还是教历史,让一位教学多年的教师去听他的课,并对他的课进行评价,能找出的毛病和不足,肯定是一大堆。
但由于这位教研主任缺乏沟通的能力和技巧,缺乏一名优秀教研员,一名优秀教师最基本的能力:移情的能力。不知道,面对不同的谈话对象,需要在尽可能理解对方实际情况的基础上,通过换位思考来进行沟通,尽量用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方法,让对方理解自己说的东西,并愿意接受自己的意见和建议。这样,直接导致他说的所有语言,在周峰那儿,全成了放屁!所有花费的时间,全成了浪费!
不仅如此,那位教研主任的话,还直接导致周峰对自己本来不愿教的这个数学,在心理上更加反感。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27 08:2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8楼

一个通晓人性,有移情能力的人,跟人谈完话,应该是让对方更有信心和决心把正干的工作干好,而不是越不想干!
    周峰本来就不喜欢教书这个职业,被他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一批,对干这个工作,更没兴趣了。
    更要命的是,他不仅在评课的时候批了周峰,而且,在开总结大会的时候,把周峰讲课差的信息,传递给了校长和学区的领导。这导致了一个更加严重的后果。
    那天,为招待教育局领导和学区领导,学校杀了两只羊,准备了三件儿白酒,二十捆啤酒。
    教育局领导走后,学校和学区的男老师,多一半儿都喝醉了!校园内到处是东倒西歪,晃来晃去的醉鬼。学生们看到这些醉鬼,都笑着远远躲开。很显然,这些行走异样,动作变态的家伙。让他们感到很奇怪,很惊讶。
那天,周峰也喝多了,而且还吐了酒。躺在床上,一觉睡到半夜两点多钟,才被一泡尿憋醒。出去,冲着院儿里一棵大杨树,撒了尿;回来,喝了一大缸水,再躺下,却咋也睡不着了。头疼欲裂。想看会儿书,也看不进去。索性起床,到院子里转了几圈儿。再回来,更没了睡意,就拿出毛笔和墨水,在旧作业本上,写起毛泽东那篇《沁园春.雪》。把一瓶红黑水和一瓶蓝墨水全写完,才又有了一点儿睡意,重新躺在床上,渐渐睡着。
第二天早晨六点半,周峰从不安的睡梦里醒来;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惶惶不安,好像身体里什么东西丢掉了。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28 08: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59楼

后来,周峰发现,每次喝完酒,都会产生这种惶惶不安的感觉!
回想昨天的一切,恍如做梦。周峰知道,那都是喝醉酒的后遗症。
上课之前,周峰一直在校园外边儿的田野漫步,从六点半,一直走到八点半,才疲惫地晃荡回校园。
这天早晨一上班儿,大家又聚到周峰的办公室开始打扑克,赢烟和片片。因为昨天喝了酒,这天的话题多半儿围绕昨天教育局检查团(老师们都习惯叫他们解馋团)和喝酒后几个醉鬼闹出的笑话。
从他们的谈话中,周峰才知道几乎每次大型喝酒后,都会留下一两个经典的趣事儿,被大家每次喝酒时提起,作为谈资。
昨天创造趣事儿的,是郭东。郭东是生物老师,昨晚,喝醉后,跑到后院儿猪圈里,躺着睡觉,被做豆腐兼喂猪的老陈看到,才叫出来。
这天,大家见了郭东,就和他开玩笑,问他是什么时候看上那头老母猪的!搞的郭东一整天都不好意思。
那天,第三节课时,周峰第一次见到学区的区长张强胜。他是来找校长刘启明谈事儿的。谈完事儿,就直接来周峰的办公室了。
张强胜是个身材矮胖的人,小眯缝眼,肿眼泡!年龄只有三十一岁,但看上去,却有四十出头。
“一进校园就听见你们这儿红火的了!怎么样?今天又把谁收拾了?”张强胜一进门,就大声问。很显然,他对中学老师在上班儿时间打扑克的事儿非常熟悉。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29 08: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60楼

“张片儿,今天咋有空来看我们了?”马四抢先和张强胜接话。绿原县的老师,习惯把学区的区长叫成学区片长,简称片儿;在当地人的头脑里,他们是管着一片儿教育的人。就如有的地方把管着一片儿区域的民警,叫做片警一样。
“我找刘启明谈点儿事儿,远远儿的就听你们这边儿吵闹!”张强胜接过李俊递给他的一只烟,顺便对在李俊的打火机上点着。
“张片儿,你先当一会儿观众啊!我打完这一局,就给你让位置!”刘永河接着招呼张强胜。
“不急,你们先打,谁有片片了,让我烫一口;昨天喝多了,今天一起来就不精神。”张强胜看着刘永河手里的牌问。
“张片儿,我这儿有了!我办公桌中间那个抽屉里的电烙铁了;郭东,你给张片儿找找。”马四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烫了半截儿的片片,递给张强胜。
“这么大个片长!以后能不能把这些东西自己备着,别老吸我们的!让我们也有机会沾沾你的光!”周二伟甩出一张牌,笑嘻嘻地望着张强胜。
“二伟,你眼睛咋红成那样儿;昨晚是不是没干好事儿?一晚上没睡?”张强胜接过郭东插好电的电烙铁。
    “二伟找不下对象,一晚上愁的失眠了!张片儿,把你小姨子介绍给二伟做老婆吧!让他晚上有个摸的东西。”马存贵嘿嘿笑着说。
    “我那小姨子丑的像个老母猪,二伟这么俊的小伙子能看上她了?马存贵,把你那个小姨子介绍给二伟,他肯定能看上;那女子,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张强胜说完,把电烙铁和纸筒对在片片上,猛吸一口。
(待续)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