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清华简《楚居》2017勘误注释之姬郢鄢郢考 图

头像
卧马先生4566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9 19: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233    精华:4   注册时间:2007-6-16    发短消息        

21楼

[quote]原帖由 迈可杨 于 2017-6-19 14:22 发表
    卧马老曾发帖“天下第一鹤”,与东方黎对话,今日还请卧马向清华大学的英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老教授,推荐翻译《诗与画——与东方黎先生网上对话》2.0版!

哈哈 你不要误会了,卧可不是神马清华大学的------------------- ???
  TOP
牛人杨神经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9 21:0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598    精华:5   注册时间:2006-1-18    发短消息        

22楼

楼主很有学问,比岭南明月这个伪教授厉害的多,但是,这个弱智竟然敢在这个帖子中插言,实属无耻!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9 21: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6044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23楼

[quote]原帖由 牛人杨神经 于 2017-6-19 21:08
狗太监,你更加没资格插言,看看对你的文字,千百次被

我搓破,这里是谎言那里是胡说,居然丢脸的说河南人是

九黎人的后裔,居然不知九黎人就是杜撰出来的古代人群。

  TOP
牛人杨神经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9 22: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598    精华:5   注册时间:2006-1-18    发短消息        

24楼

黑脸老二来啦!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9 22: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6044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25楼

回复24楼 牛人杨神经  的帖子

滚蛋
  TOP
头像
卧马先生4566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0 09: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233    精华:4   注册时间:2007-6-16    发短消息        

26楼

哈哈 老师们 朋友们 早上好!

[ 本帖最后由 卧马先生4566 于 2017-6-20 09:28 编辑 ]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0 10:3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6044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27楼

回复24楼 牛人杨神经  的帖子

什么反华势力?猫粪时代的语言吧?   真正反华势力就是毛家,拿走明清版本,火烧名明清版本,那才是抽掉了中国读书人的命根子,中国的公务员也是孔孟文化培养出来的吧? 你搞掉明清版本(包括民国版本),那就是彻底的毁灭中国,那一伙人才是反华的中流砥柱。
  TOP
头像
卧马先生4566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0 20:4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233    精华:4   注册时间:2007-6-16    发短消息        

28楼

清华简《楚居》2017勘误释注之霸(彻达通)考 图 1


清华简《楚居》2017勘误释注之霸(彻达通)考 图 1

/卧马先生(李敦彦)


    2010清华大学整理出版公布的《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壹)》清华简《楚居》篇将第七支竹简编号为278号的字释读为“(舌+月+奚)”或简体版的“彻”。经查汉字中没有(舌+月+奚)这个字。

    2011年1月12日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孟蓬生发表“《楚居》所見楚武王名臆解”文章,臆解設想,楚武王本名熊 u(紲),古人完全有可能用同音字“徹”字來記錄它。經過漢代人傳抄後,楚武王的名字就變成了“熊通”?哈哈居然如此臆解,实在是滑稽可笑岂有此理?

    2011年1月22日彰化师大国文系苏建洲发表“《楚居》简 7楚武王之名补议”文章,称“《楚居》簡7的278号字,正是典籍的「熊達」。并言司馬遷《史記‧楚世家》原本確實是寫做「熊達」,而後世因避諱之故,「達」才被改為同義詞「通」,古籍「通」常訓為「達」。若無《楚居》簡文我們將永遠無法幫楚武王「正名」”。

    至今,清华简《楚居》第七支竹简编号为278号字的释读仅有“(舌+月+奚)、彻、达”三说。以臆解而来的三说听上去似乎都有一定的道理?但对比(舌+月+奚)彻通达字的甲骨文金文篆书,整理者以拼凑方式释读的字虽能与《楚居》竹简文字笔画对上号但不是字。彻字仅有左边的育字相似,而“通达”字体根本没有相似的笔画,所释读的文字与《楚居》竹简文字笔画都相差悬殊。任何脱离古文字原型进行臆解和通假的解说都摆脱不了牵强附会之嫌。生拉硬扯的硬把此字释读为跟楚武王有关的“彻、达、通”字,完全不符合《簡帛釋字隶定篆定的透明原則》要求。研究发现清华简《楚居》编号为278号字疑似霸王的“霸”字?

参看:清华简《楚居》竹简文字与霸彻达甲骨文金文篆书对比图

     细察清华简《楚居》278号字的笔画中左上有“土”字笔画,发现清华大学释读为“(舌+月+奚)”,同时也可以看着是“(土+口+月+革)或(土+肙+革)”。

    《楚居》编号278号字笔画结体中的口、月、革、爪、屮、土结构,在霸字的甲骨文、金文、篆书不同写法中都有。霸字的上部为雨字头的写法中,既有符合屮形的、也有符合爪、土形的笔画。雨字的甲骨文到金文篆书,变化很大外,甲骨文到金文的霸字,既有带雨字头的霸,也有不带雨字头的霸字。金文霸的革与月旁在演变中更是变化多端,即有革左月右的,也有革右月左的,仅金文就有将近五十种写法。分析关于霸字的金文,应该还有其它写法?

    霸 bà〈名〉(1) (形声。字从雨,从“革肉”,“革肉”亦声。“革肉”意为“以皮革裹体”。“雨”和“革肉”联合起来表示“暴雨如注,似鞭子抽打人体,人体只能用皮革裹体来抵挡”。本义:暴雨。转义:1.被强暴者。2.赤体(被强暴者扒光的身体);赤地(被暴雨冲光庄稼的田野)。3.强暴者。施暴者。说明:1.从“赤体”可以转义指月亮的体魄。2.本字的造字手法与“需”一样。可点击链接参考。辨析:魄和霸。在周代金文月相术语中,“魄”字也可用“霸”字代替。如“既生魄”、“既死魄”可以写成“既生霸”、“既死霸”。但“魄”与“霸”还是有差别的:“魄”可以指“满月”,“霸”不能指“满月”。因为“霸”虽然有“剥去人体全部衣服,使人露出全部躯体”的意思,但考虑到春秋“五霸”的每一霸都只统治了一片虽大但并不完整的天下土地,而有“国土残缺”的意思,但不同于帝王,帝王统治的是全部“天下”。因而“霸”字用为月相词语时,只能指除了“满月”和“新月”以外的所有月相,也就是只能指所有“残缺的月亮”)。霸,指依杖权势或武力欺压他人的人或集团霸王。奉行强力政策,或实行强力占有的霸占霸权、霸道霸略。古代称诸侯的盟主为霸主(a.中国春秋时势力最大并取得首领地位的诸侯;b.在某一领域或地区称霸的人或集团)。

    霸字唯一没变的是口字,无论是肙上之口,还是革上之口,都是代表人头的。金文“霸”字的演变,仿佛看到约公元前1600年至公元前221年商周春秋战国时代,1400年间诸侯争霸成就天下霸业的一个个霸王缩影。

    从汉字演变规律和笔画结构特征等,综合研究认为,清华简《楚居》编号为278号字笔画中的口、月、革、爪、屮、土主体结构,具备构成“霸”字的笔画组合,符合“霸”的基本要件,应为霸字演变的写法之一。

    肙yuān 字从口从肉,本义为“小口小身”。肙,既是声旁也是形旁,表示包裹在襁褓中的幼婴,表示弃婴。捐的造字本义是,将幼婴裹在襁褓中抛弃。在缺乏计划生育能力的古代,人们有时不得不将无力的抚养的婴儿裹在襁褓中遗弃。《説文解字》:捐,棄也。从手,肙聲。捐殡。——《谷梁传 • 宣公十八年》。

    诸侯争霸的霸业,都是天下活人之间的事。即“霸”意中所谓的“既生霸、哉生霸、旁生霸”,这些关于生霸之说,在带天、雨的霸字笔画演变中有很多字例。这些带雨字头的霸字中,唯独找不到能够反映体现出“既死霸、哉死霸、旁死霸”寓意的“死霸”字例?

糸,既是声旁也是形旁,是“系”的省略,表示捆绑。奚,甲骨文(糸,捆绑、大,人),像一只手曳着一个颈上套着绳索的人(战俘或奴隶)。造字本义:曳着套索的奴隶,进行拷问、嘲弄。金文承续甲骨文字形。篆文淡化金文的人形。隶书则将金文的“人”写成横下两点。《説文解字》:奚,大腹也。从亣,省聲。,籀文系字。

    对比清华简《楚居》278号字右部笔画及奚字甲骨文金篆笔画,发现二字虽然近似但并不是同一个字。右部似奚字的金文,但下部是小字笔画结构,与奚字下边的大字结构明显不同。

克,既是声旁也是形旁,表示除灭。革,金文是“克”的变形加双手,表示手持工具除去兽皮上的兽毛。造字本义:持刀剔除兽皮的兽毛。有的金文将“克”与双手形状连写。籀文突出双手形状。篆文将金文字形的双手形状误写成“口”。“皮”,是剥人的体表软组织;“革”,是剥去野兽的皮。《説文解字》:革,獸皮治去其毛,革更之。象古文革之形。凡革之屬皆从革。古文革从三十。三十年爲一世,而道更也。《说文解字》:革,将兽皮上的兽毛脱去,对兽皮加工美化处理。篆文字形像古文的“革”的形状。所有与革相关的字,都采用“革”作边旁。这是古文写法的“革”字,采用“三、十”会义。三十年为一世,而世道也将为之一变。

    霸字甲骨文是没有雨部的,只有革月结构,甲骨文象形文字的革字似繁体丝字但中间有一竖,从口以下贯穿到底,下是小字笔画,口代表人头,整个字似一个穿着盔甲站立的武士,与革意剥去兽皮相反,甲骨文霸字笔画符合生霸之霸。

近五十个霸字金文演变的月部中,只有五个月部在左的,而五个月上都是没有代表头的口字。而清华简《楚居》278号字的,革字,反没有代表头的口部,应是只剩下一副盔甲,上边表示抓取的爪部,有脱去盔甲的意思。

    从土下之肙的笔画结构分析,左旁字形疑与死亡殡葬有关连的?

    土下之肙与革的组合,比较符合“载死霸”类的“死霸”之意?因为至今没有一个关于“死霸”字体范例,综合研究认为,清华简《楚居》编号278号的字疑是代表霸王亡故后谥号类专用的霸字写法?是与否,有待进一步研究论定。

     历史上关于楚武王的记载,多是“熊通,芈姓,熊氏,名通,楚若敖之孙,楚霄敖次子,楚厉王(楚蚡冒)之弟,春秋时期楚国国君,公元前740年―公元前689年在位,共在位51年,死后谥号武”。

    “武王之名”是先秦时期各国国君的谥号。包括商武王(汤)、周武王(姬发)、楚武王(熊通)、秦武王(荡)等。《文王》是《诗经·大雅·文王之什》的第一篇。歌颂周王朝的奠基者文王姬昌。朱熹《诗集传》据《吕氏春秋·古乐》篇为此诗解题曰:“周人追述文王之德,明国家所以受命而代殷者,皆由于此,以戒成王”。武王文王成王之类“武文成”的谥号,明显是效仿商周王之名的程式化命名特征,是各诸侯国通用的谥号。楚武王谥号武虽然是传袭周礼,但是不符合楚国自熊通之爷若敖熊仪开始实行的以葬地为谥号的谥号命名葬俗。

    楚若敖、霄敖、堵敖、郏敖、阎敖、訾敖等都是以葬在若、霄、堵、郏、阎、訾的葬地为谥号的,而楚武王的谥号武是反映不了葬地的?所以,符合周礼的谥号武以外,楚武王应该还有一个符合以葬地为名的谥号?要想找到与葬地有关楚武王谥号,必须首先要找到似鄀、霄、堵、郏、訾等大致方位的楚武王墓葬地?而且这个谥号一定跟地名有关,还一定是个很特殊的地名?






[ 本帖最后由 卧马先生4566 于 2017-6-20 20:45 编辑 ]
  TOP
头像
卧马先生4566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0 20: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233    精华:4   注册时间:2007-6-16    发短消息        

29楼

清华简《楚居》2017勘误释注之霸(彻达通)考 图 2


清华简《楚居》2017勘误释注之霸(彻达通)考 图 2

/卧马先生(李敦彦)



    关于楚武王谥号“霸”的墓葬地在哪儿的问题?2014年11月28日曾发表过“老河口霸王坟大冢子疑是楚武王熊通墓-考论”文章,首次提出老河口霸王坟古墓群疑是楚武王熊通墓的观点。霸王坟位于老河口市仙人渡镇米家山到安岗冢子坡许家营一带,有一个大小冢子呈东北西南方向排列,地名为霸王坟墓葬群。

    即有芈字演变为米的米家山地名,也有霸王坟墓葬群的霸王坟的带霸字的地名,清华简《楚居》编号278号字如果被最终论定为“霸”,基本就找到即符合第一个僭越称王、联合十三个诸侯国沈鹿会盟的楚国第一个霸王的身份地位,也符合楚国君王以葬地为谥号的“酓霸”证据,清华简《楚居》竹简文字与霸王坟墓葬群之间,二者可以互为辅证。霸王坟墓葬群距中最大的冢子,当地至今叫双冢子墓,疑是楚武王与夫人邓曼合葬于霸王陵霸王坟墓葬及楚文王、楚成王葬地。

    关于楚武王熊通葬地全国虽然有不少以霸王,命名的霸王坟冢,但是真正符合早期楚国丹阳历史的并没有发现,因为老河口霸王坟冢旁出土有记载“周昭王溺汉”相关的竹简,参看2014年10月1日《湖北社会科学报》刊登发表《老河口安岗霸王坟14支战国楚简新译》文。老河口安岗霸王坟墓葬群,地处汉水之滨楚方城(当时未建可以佐证出发地)以南80多里外的伐随途中,与汉水和伐随路线相符。

    因为老河口仙人渡襄阳太平店石桥有群山阻挡,沿汉江过襄阳东南伐随是利于行军的必经之路也是近道,符合\"楚武王出征伐随,死在樠树下面。令尹斗祁、莫敖屈重秘不发丧,除道梁溠。随人恐惧,向楚军求和。屈重以楚王的名义进入随国,和随侯结盟,邀请随侯在汉水转湾处会见,退兵后公布丧事”,符合楚武王亡葬于伐随途中的墓葬地。

    1966年通车的汉丹铁路线,就是沿这条地势平缓的路线,从丹江口、老河口、襄阳、枣阳到随州武汉的,汉丹铁路线老河口至随州段与楚武王伐随的路线惊人的吻合。

参看:楚武王伐随路线卫星地图示意图


老河口市仙人渡镇安岗霸王坟冢子坡墓葬群位置图



楚武王伐随路线之二劈山脉卫星地图图

注:本文勘误:清华简《楚居》278号字霸(彻达通),共1字。


                                 2017年6月20日 于老河口 卧马居






[ 本帖最后由 卧马先生4566 于 2017-6-20 20:48 编辑 ]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0 20: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6044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30楼

回复24楼 牛人杨神经  的帖子

你更加没资格插言,看看对你的文字,千百次被我凿破,这里是谎言那里是胡说,居然丢脸的说河南人是九黎人的后裔, 居然不知九黎人就是杜撰出来的古代人群。
  TOP
头像
卧马先生4566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1 19: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233    精华:4   注册时间:2007-6-16    发短消息        

31楼

清华简《楚居》2017勘误注释之罗(为)郢鄀郢考 图 1

清华简《楚居》2017勘误注释之罗(为)郢鄀郢考 图 1

/卧马先生(李敦彦)


    清华简《楚居》记载次数最多的郢都当是“为郢”。从楚文王开始到楚成王、楚穆王、楚庄王、楚共王、楚康王、楚郏敖、楚昭王、楚惠王九代楚王曾居为郢。初步算来“为郢”为楚都的历史断续中有近250年,占八百年楚国历史的1/3。

    自2010年《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壹)》出版首批成果公布“为郢”地名七年以来,学术界关于“为郢”地望的研究争论一直没有停止过。关于“为郢”地望,有“宜城市雷河镇官堰村郭家岗遗址说、楚国别都鄢的今宜城东南楚皇城遗址说、当阳市季家湖古城说、荆州北纪南城纪郢说”等多说。“为郢”虽然引起学术界高度关注,因缺乏论定“为郢”的过硬证据,至今“为郢”地望究竟在哪儿尚难以准确论定?

    因为据四十多年考古发掘测定,荆州纪南城的兴建时间大致于公元前455年左右的战国时期。考古证明,清华简《楚居》最后一次提到“为郢”是在位56年的楚惠王十年白公胜之乱的公元前479年的春秋末期。所以关于纪南城“为郢”说,从文物考古学的角度,基本被排除在“为郢”的历史之外。


    2017年6月初,因为无意间发现清华简《楚居》的楚祖季连为“季辔”后,对楚简文字一一进行重新释读,发现清华简《楚居》每支竹简上都有多少不等的释读错误,发现《楚居》第四、八、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支竹简上编号为144、325、326、375、406、418、424、433、469、501、513、520、597号连续出现13次的竹简文字释读有误,疑并非清华大学整理者释读为“为郢”的“为”字,而应该是“罗郢”的“罗”字更准确(参看如图)。





清华简《楚居》中使用13次的罗(为)字原文总合图

清华简《楚居》竹简文字与罗丁甲骨文金文篆书对比图

    鄢郢,春秋楚别都,汉惠帝时改为宜城,在今湖北省宜城县。“焉”字常见于文言文。作兼词一般都用在句尾有于是、于之的意思。因为清华简《楚居》竹简文字中没有符合鄢郢的“鄢”字,所以谈不上鄢郢。没有鄢郢是否有其它郢?

    因为宜城市古属罗国,如果楚国迁都于罗地后建郢都是可以称为“罗郢”的,研究罗字后,果然有新的重大发现。

    罗,以丝罟鸟也。从网从维,古者芒氏初作罗。鸟罟谓之罗。——《尔雅·释器》注:“谓罗络之。”疏:“鸟飞,张网以罗之。”罗是会意。字从罒,从维。“罒”指“网”。“维”指“锥形绳线组”。“罒”与“维”联合起来表示“锥形网”。本义:锥形网。

羅,甲骨文网,捕鸟的罩具,隹,表示小鸟被罩在网罩里。金文加“系”,表示用猎人手中的牵绳控制网罩的开合。造字本义:用网罩捕鸟。篆文承续金文字形。隶书将篆文字形中的“网”写成“四”,使造字线索不明。俗体楷书将甲骨文字形中的“隹”简化成“夕”,更使字形远离本来面目。古人称捕鱼罩为“网”,称捕鸟罩为“罗”。

网,甲骨文像两根木桩之间绳线交织。有的甲骨文简化了格状的绳线。造字本义:绳线结成的捕鱼用具。金文基本承续甲骨文字形。篆文承续金文字形。篆文异体字加“糸”(糸,丝绳),强调“网”以绳编织。隶书将篆文的包围结构写成左右结构。俗体楷书恢复篆文字形。《説文解字》:網,庖犧所結繩以漁。从冂,下象网交文。凡网之屬皆从网。网或从亡。网或从糸。

    经过反复对比为、罗、网的笔画结构,放大清华简《楚居》的424号后发现424号等字笔画中都有斜向的交叉结构,顶部的一重撇,似一只钻网的大鸟。编号501、433号字二字上横的下部,有与横相连的点或向下的小三角形笔画,其中513、520、597、469、144号字下横部一中前端有偏重向下的顿笔似三角形的笔迹。经查横下带小三角形向下的笔画同“丁”,也可以写成“十”形。

    古汉字丁是不带勾的,是可以写成尖向下的三角形的。这样的笔画结构如果单独书写还好辨认,如果与其它笔画连接在一起书写就不太明显,容易被忽略。所以不细致观察,很容易把《楚居》中反复出现13次的竹简文字下部结构识别解读为“二”字。下三角形的“丁”字笔画,证明这个似二的笔画,并不是“二”,而是具有十字之丁的笔画结构。应是丁字,书写时如草书字写法简略,似二的丁字,多数被省略掉三角形,应是笔误所致。



参看丁字甲骨文金文篆书及汉字演变字例图

为字字源演变 图

    为字字源演变中,虽然有接近《楚居》竹简文字的笔画结构,但“为”字演变中没有如网的交叉形笔画结构,更没有丁十字结构。综合研究认为,从汉字演变和笔画结构的角度分析,清华简《楚居》连续出现13次,有如网的交叉形笔画结构和丁十字结构的竹简文字,更符合罗国“罗”字的甲骨文金文造型。

    因为楚国所灭60多个诸侯国中,没有叫“为”的诸侯国。从楚文王到楚肃王300多年间的楚国历史及楚国贵族中也没有一个以“为”为名的封地封邑。《左传》及《史记》等重要史籍文献都没有关于“为郢”的任何记载。

    清华简《楚居》中反复出现的“‘为’郢”,足以说明此郢都在楚国历史上的重要地位,如果楚国历史上真实有“为郢”的话,为郢不可能从跨度三百多年的所有楚国历史记载上只字不提统一性的从楚国历史上凭空消失?加上清华简《楚居》上的文字笔画,与甲骨文、金文的“为”字演变差别很大?所以清华简《楚居》被释读的“为郢”存在历史的文字的多视角释读错误的可能。

    “为郢”为“罗郢”的释读,即符合汉字“罗”的基本笔画结构,也很符合楚国灭罗国、迁罗人遗民于枝江,后又被迁至湖南汨罗,楚国南迁以罗为楚郢都的历史。

    “罗郢”的发现可以为多年存疑的“为郢”之争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外,还可以澄清和辅证楚文王迁郢的疆郢、湫郢地望、楚堵敖迁郢的鄀郢地望、楚灵王迁郢的上郢地望,及楚穆王迁郢的睽郢地望、楚庄王迁郢的同宫之北地望。

    确定为郢为罗郢,就能确定罗郢的大范围一定在襄阳宜城市的古罗国。这样清华简《楚居》中“文王自疆郢达居湫,湫郢郢达居樊,樊郢达居罗,罗郢郢达居大郢,女改名之曰福丘”的楚文王迁都路线就很清晰了。

    楚文王随着楚国灭权国、邓国、罗国、卢国等疆域扩张,楚国的政治军事中心逐渐向南方转移,先是从楚国最北方楚方城下的疆郢楚都、到达不远湫郢,然后从湫郢沿汉江南下、先是到达襄阳邓城的樊郢、后又到达宜城市古罗国的罗郢、达居大郢,一路自北而南最后有回到故都大郢。

    楚文王达居罗郢的时间靠后,应在楚文王晚期。公元前689年―公元前675年在位15年楚文王四次迁都几乎是三年就迁一次郢。楚文王迁都不同于其他楚王因战争所迫避乱似的迁都。楚文王时期在楚国大肆向外扩张期具有战略转移的意义。罗郢的宜城市位于蜀国随国之间申国南阳和荆州权国的中心,符合楚国全盘有效掌控申江巴随的战略扩张需要,如狡兔之三窟。


参看:楚文王迁郢路线罗郢位居中心卫星地图示意图

   宜城市郑集楚皇城位居神龙山蛮河与汉江大别山之间,仅有10公里的狭窄河谷,具有易守难攻的军事防御功能,即是关隘要地,也是迁建郢都的理想之地。





[ 本帖最后由 卧马先生4566 于 2017-6-21 19:13 编辑 ]
  TOP
头像
卧马先生4566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1 19: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233    精华:4   注册时间:2007-6-16    发短消息        

32楼

清华简《楚居》2017勘误注释之罗(为)郢鄀郢考 图 2


清华简《楚居》2017勘误注释之罗(为)郢鄀郢考 图 2

/卧马先生(李敦彦)



    因为宜城市曾是鄀国灭亡后鄀人徙居地,史称“上鄀”。在没有发现“鄀郢”为淅川下寺时,许多史学专家多把宜城市考论为“鄀郢”地望?此说即缺乏史实和考古证据,也不符合楚王的迁都路线。因为宜城是罗国地盘,楚国即使迁郢至罗国的“鄀人居住地”也不可能称之为“鄀郢”,因为鄀人居住的是罗国之地。所以罗地之郢只能以罗郢命名。

    2016年10月11日关于“若字敖字揭开楚国“若敖”之谜”的研究文章,基本可以解开“鄀郢地望”之谜。淅川下寺,地处鄀国西南僻地,公元前764年以前,若敖熊仪第一次持械遨游北进,强硬的占据秦岭南麓丹江西岸鄀国边地并葬于此地名若敖的,后历为若敖家族斗邑封地。若敖酓义徙居鄀时楚还没有称郢。公元前675年堵敖迁鄀地时楚已称郢15年,所以早期称淅川下寺的鄀地随之称为“鄀郢”。

    清华简《楚居》中“若敖酓义达居鄀,至焚冒酓帅自鄀达居焚”的“鄀”与堵敖自福丘袭“鄀郢”,至成王自鄀郢达袭湫郢”的“鄀郢”,都应在淅川下寺为同一地之鄀与鄀郢。

    楚庄王灭若敖起祸的斗氏,唯留忠臣箴尹斗克黄,之后鄀郢有成为楚庄王之子令尹子庚封地的可能。淅川下寺令尹子庚墓和箴尹斗克黄葬同一墓地的考古发掘与清华简《楚居》鄀郢的记载相吻合。这样即能解开淅川下寺令尹子庚和箴尹斗克黄葬同一墓地之疑,也能捋清符合“若敖居若”和“堵敖达鄀”的鄀郢地望。

    (注:本文勘误清华简《楚居》第二、八、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支竹简编号为144、325、326、375、406、418、424、433、469、501、513、520、597号共13字)

                    2017年6月21日 于老河口 卧马居





[ 本帖最后由 卧马先生4566 于 2017-6-21 19:15 编辑 ]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2 08: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6044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33楼

[quote]原帖由 卧马先生4566 于 2017-6-21 19:14 发表

昔伺鲁魏与楚君兮。皇考赐予嘉名,名余曰吴起兮,字余曰
吴子,猜忍为人处世兮,家累千金矣。游世不成毁家兮,讥余

不及后辈。余怒弑彼等于东城兮,夕告别余之先妣。文王引楚

于南方兮,日达襄阳与樊郢。渐入古洛之大郢兮,终回故都耳

文王迁都与春秋兮,楚立江汉耳。

                        -------明月习楚辞



  TOP
头像
卧马先生4566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2 09: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233    精华:4   注册时间:2007-6-16    发短消息        

34楼

回复33楼 岭南明月  的帖子

拜读岭南妙文 学习了---------------------

[ 本帖最后由 卧马先生4566 于 2017-6-22 09:16 编辑 ]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2 09:2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6044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35楼

回复34楼 卧马先生4566  的帖子

纯碎是无聊,感觉练习一下笔杆子,也有意思。
  TOP
头像
迈可杨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2 09: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596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11-25    发短消息        

36楼

上博简《孔子诗论》:“诗亡离志,乐亡离情,文亡离言”。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2 10: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6044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37楼

回复36楼 迈可杨  的帖子

v不去提孔子诗论,孔子时代还是写诗经吧?   那就是贵族,百姓,布衣,都可以写。当然黔首就不行了,没文化写不了。那么由于下等人没文化,诗经估计也是贵族写的。那么从屈原时代开始,诗人才有自己的名字,这与昔日大不一样。
  TOP
头像
卧马先生4566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2 11: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233    精华:4   注册时间:2007-6-16    发短消息        

38楼

清华简《楚居》2017勘误注释之补考罗(为)楩室 图

《孔子诗论》:“诗亡离志,乐亡离情,文亡离言”。言之有理,敢问”学术亡离---“---?

清华简《楚居》2017勘误注释之补考罗(为)楩室 图

/卧马先生(李敦彦)



清华简《楚居》2017勘误138个竹简文字总标记图

已发现清华大学整理者释错22%占总数的1/5还多


清华简《楚居》2017勘误之罗“为”字标记图


    清华简《楚居》第四、八、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支竹简上编号为144、325、326、375、406、418、424、433、469、501、513、520、597号连续出现13次的竹简文字中,十二个是跟楚国郢都有关的“罗”与“罗郢”,而编号144号的字,出现在周成王封熊绎五十里子男之田于丹阳的封楚之初的“罗(为)楩室”,一是比从楚武王开始称楚都为郢早300年,所以跟罗郢是扯不上关系的。
    把“为郢”释读为“罗郢”后,“为楩室”必须跟着“罗郢”一起释读为“罗楩室”。因为“罗楩室”的“罗”不是名词“罗郢”的罗而是动词的“罗”了,所以“罗楩室”语句存在通与不通的语法修辞问题?
    从语言修辞上分析“为楩室”,是符合建筑“楩室”的词语应用的。
    研究罗字字义后发现,罗字用在“罗楩室”句中,不仅不存在语法修辞问题,而且更符合搭建“楩室”语句,且“罗楩室”比“为楩室”更精准。
    因为“为楩室”,只说出了建设楩室的事,从“为楩室”句中只能读到用楩木类植物建筑的“楩室”,没有“楩室”建成什么样子的造型的文字信息,“为楩室”只能读出模糊的建“楩室”的事儿。而“罗楩室”的罗字,既有动词网络搭建之意,也有建成如织网一样用楩木搭建“楩室”之意,通过“罗楩室”的罗字,基本能够想象出如看瓜人在山野之地搭建起的人字形瓜棚差不多的简易的祭祀“楩室”
    “罗楩室”的意思,就是说熊绎在封国之初的五十里子男之田的丹阳,为了祭祀用砍伐的楩木,像织网一样搭建了一个简易的“楩室”。    这样释读“罗楩室”,即符合下文的“鄀国盗牛”的故事,也很符合《史记.楚世家》:“昔我先王熊绎辟在荆山,筚路蓝蒌以处草莽,跋涉山林以事天子,唯是桃弧棘矢以共王事”的史记记载,符合楚国在封国创业之初的艰辛。
    关于“荆山地望”问题,从熊绎封国之初,楚国仅有丹阳五十里子男之田的封地,分析早期楚国的荆山,只能在五十里丹阳之内,不可能是位于中国湖北省西部、武当山东南 、汉江西岸 。盘亘省境西北部,呈北西-南东走向。北始房县青峰镇大断层,南止荆门-当阳一线,长约150公里;西至远安沮水地堑,东到荆门,南漳一线,宽约20~30公里。面积约3100平方公里的保康、南漳、荆州的大荆山。
    另外保康、南漳、荆州的大荆山,在汉水以南以西,与八百里丹水没有山水地理瓜葛,无可称为丹水之阳的丹阳之地。

                              2017年6月22日 于老河口 卧马居







[ 本帖最后由 卧马先生4566 于 2017-6-22 11:34 编辑 ]
  TOP
岭南明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2 11: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6044    精华:1   注册时间:2007-8-26    发短消息        

39楼

回复38楼 卧马先生4566  的帖子

孔子时代还是写诗经吧?   那就是贵族,百姓,布衣,都可以写。当然黔首就不行了,没文化写不了。那么由于下等人没文化,诗经估计也是贵族写的。那么从屈原时代开始,诗人才有自己的名字,这与昔日大不一样。
  TOP
头像
卧马先生4566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2 21:0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233    精华:4   注册时间:2007-6-16    发短消息        

40楼

清华简《楚居》2017勘误释注之裕(袭)考图

华简《楚居》2017勘误释注之裕(袭)考图

/卧马先生(李敦彦)


2010清华大学整理出版公布的《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壹)》清华简《楚居》篇将第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六支竹简编号为348、358、374、381、405、468、 489、500、509、616号的字,常与达(徙)字并用,使用频率也很高,通篇使用过十次。这个笔画看上去搅成一团的字,是《楚居》中比较怪异的竹简文字之一,被清华大学清华简整理者释读为(亠+衣+‘衣-亠’)的袭字。

查遍甲骨文金文篆书的“袭”字,袭字的甲骨文金文篆书笔画中,上部的龙部与下部的衣部,几乎找不到与竹简中文字对应的笔画,不知道清华大学清华简整理者依据什么将这十个字都释读为袭字或(亠+衣+‘衣-亠’)的?初查之后怀疑这十个字的释读有误?综合研究后发现,这十个字,当为富裕的“裕”字。





参看:清华简《楚居》简文与裕(袭)甲骨文金文篆书对比图



参看:清华大学整理释读清华简《楚居》文字稿裕(袭)标记图


因为“裕”字的甲骨文金文演变的笔画造型与结构,98%以上的笔画与竹简中的十个文字笔画对应,所以基本可以肯定为“裕”字。

“裕”字的笔画虽然能与清华简《楚居》的竹简文字对上,具体应用到竹简的内容中“裕”字的字义是否合适,是否能够说得通,也是必须考虑的问题?


“徙袭”和“达裕”的字义,可是截然不同的有天壤之别。从“徙袭”的字义上分析,“徙袭”的迁都都是如楚昭王弃都一样逃跑似的突然袭击的迁都。而楚堵敖、楚成王、楚穆王到楚庄王时期,虽然有争权夺位的王权之争,但政局稳定后迁都移郢都是自主和平的迁都,不存在如战争遭袭后被迫迁都。宫廷内乱与对外战争不同,所迁郢都也都在所灭诸侯国之境,在掌控范围之内,所以不存在因袭击匆忙迁都的事。以下就以《楚居》第九支第十支竹简的竹简内容为例分别进行“徙袭”和“达裕”的对比分析。

按照清华大学释读的是“至堵敖自福丘徙袭鄀郢,至成王自鄀郢徙袭湫,湫郢,郢达居睽郢,至穆王自睽郢徙袭罗郢,至庄王徙袭樊,樊郢,郢达居同宫之北”。意思是,至楚堵敖开始到楚庄王时期,85年间楚王在袭击中逃难似的从福丘、鄀郢、湫郢、睽郢、罗郢、鄀郢、樊郢、同宫之北”?

楚国这85年间的历史到底是如何?

公元前676-公元前672年在位5年楚堵敖。是在公元前675年六月十五日,楚文王去世,熊艰继位,史称楚堵敖。楚堵敖在位时,整日飞鹰走狗,不务正业,但是楚国日渐强大。楚堵敖时期楚国日渐强大,可以称“裕”。

楚堵敖三年,堵敖想杀害弟弟熊恽,熊恽于是逃到随国今随州西北。熊恽得到随国人支持,联合随人袭击并杀死楚堵敖,夺得国君之位,公元前671年―公元前626年楚成王在位46年。楚成王即位后,布施恩德,与诸侯修好结盟,向周天子进贡以巩固王位,镇压夷越各族,楚国的疆土扩展到千里之外。先后灭亡弦、黄、英、夔等国。楚成王与齐国争霸,后因忌惮齐国兵威,与其举行召陵之盟,暂时同中原诸侯和好休兵。公元前638年,在泓之战中战败宋襄公,称雄中原。楚成王之时,裕楚裕郢更当之无愧。

楚成王在位时,立商臣为太子。公元前626年,商臣得知其父楚成王想改立王子职为太子,于是带兵包围王宫,逼迫楚成王上吊而死,自立为君为楚穆王,公元前625-公元前614年在位12年。楚穆王即位后,尽力改变楚国在城濮之战后的劣势,先后灭亡江国、六国、蓼国等国,进一步控制江淮地区(今安徽中、西部);攻打并迫使郑国与楚国请和;攻占陈国壶丘;平定斗宜西、仲归叛乱。楚穆王是一个既有开拓精神,也有远见的楚王,他在采取果断措施,稳定国内政权后,就开始认真规划楚国的进来发展之路。楚穆王四年的公元前622年,秦军攻打从楚之郢(下郢,今河南淅川西南),楚穆王未予理会,不久,南迁建新都,史称上郢的今湖北宜城东南(应为清华简中的睽郢和罗郢)。
    公元前614年,一代枭雄楚穆王含恨而终,嫡长子熊旅即位,是为楚庄王,至公元前591年在位23年。春秋末期,孔子曾到访楚国,称楚庄王的政治思想与儒家的\"仁\"的思想相符。在楚庄王之前,楚国一直被排除在华夏文化之外;自楚庄王始、使楚国强大,为华夏文化的传播、和民族精神的形成,发挥巨大作用。从楚穆王到楚庄王时期的辉煌战绩看,不管是都郢于睽郢、罗郢、樊郢还是同宫之北,这个时期都是楚国最强大最富裕的时期。

对比后不难发现,“裕”字的汉字笔画与《楚居》相符外,将清华简《楚居》第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六支竹简中编号为348、358、374、381、405、468、 489、500、509、616号的字释读为“裕”,更符合楚国的历史。

勘误后的这段竹简内容当是“至堵敖自福丘达裕鄀郢,至成王自鄀郢达裕湫,湫郢,郢达居睽郢,至穆王自睽郢达裕罗郢,至庄王达裕樊,樊郢,郢达居同宫之北”。

意思是,“自楚堵敖开始,从福丘到达鄀郢,使鄀郢物阜民丰。至成王自鄀郢到达湫。湫郢,郢达居睽郢,至穆王自睽郢到达罗郢。至庄王到达樊,使樊郢各郢都是不断的发展壮大,裕国足民,物阜民丰。后又迁居同宫之北”。

(注:本文勘误清华简《楚居》第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六支竹简中编号为348、358、374、381、405、468、 489、500、509、616号的共10字)

                    2017年6月22日 于老河口 卧马居






[ 本帖最后由 卧马先生4566 于 2017-6-22 21:03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