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人要熬井要淘(外一篇)

舒晴曼妙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02 19:1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696    精华:65   注册时间:2008-1-2    发短消息        

1楼
该帖被浏览  1,053 次,回复 0 次


人要熬井要淘(外一篇)

小时候,家后面的那口水井,每隔几年要淘一次。炎炎夏日,周边的邻居凑在一起,说说笑笑地淘井。大家轮流先把井水提干,由一位壮劳力身捆绳子,踩着井壁下到井底,用铲子把沙泥枯叶一类的东西,一筲一筲地清上来。泥沙凉凉的像冰棍,我们小孩子扒拉着,时不时找出打火机小分币之类的惊喜,这是打水者不小心掉下去的,有时还有小螃蟹小青蛙呢。
井淘完后,半天功夫,清而甜的水又蓄满了,爷爷说,这井啊,越淘越旺越好喝,像人一样越忙活越有精神头,我当时并不明白这句话。邻人们欢欢喜喜地往家挑水,图个清凉图个清鲜,母亲也挑来两筲,把西瓜甜瓜黄瓜放进去凉着,专等拔猪草的我们回来吃。新淘后的井,很快又静寂下来,天涝时水位会上升一些,天旱时水位会下降一点,从未有干涸时。这井,像村里的一口人,亲切而负责。
我十多岁时,家里的日子好过了许多,见我们能吃上黄黄的玉米煎饼和暄暄的白馒头,母亲会说起缺吃少穿的艰难时日,末了会拍拍麦瓮和米缸说:“人呀,是一骨节一骨节地熬,日子过得这么好了,要知足啊。”我结婚后,常为工作孩子忙得焦头烂额,母亲见我如此狼狈,安慰我说:“人啊,是一骨节一骨节地熬,别急,慢慢来。”听着母亲这句絮叨,自己心一横牙一咬,什么难事都挺过来了。
刚练笔时,自己薄薄的功底摊不出几张饼,被挤兑被非议被贬损是常事。我硬是挺直心气,不急不恼不争不抢,一年接一年地练下来,先有了野花后有了百卉,体味有了青梗语感有了花伞,这是岁月帮我熬出来的文字筋骨啊。
淘过的井多了水脉多了甘甜,熬过的人生多了深邃多了心劲,这是立世的底气成事的资本。

美丽的提示

姐姐上初中时,我上小学。姐姐的学习成绩不好,唯独作文好,她常向我们炫耀她那得了高分的作文。一个暮春傍晚,姐姐领着我到邻村去看电影。路上,我们慢慢走慢慢说着话,无意中,我向姐姐背了一段从《小喇叭》里听来的朗诵诗,姐姐高兴地说:“你要学着把这些好句子,专门记到一个本子上,这对你以后写作文有好处。”我当时似懂非懂,只是照实做了,却没坚持多久。几年后,我才逐渐养成了摘录的习惯。
是姐姐给了我“读书笔记”的最初概念,是那个暮晚的微醉给了我一个美丽的提示,预示着我将与文字有着绵绵相约。
如今,我的姐姐早被沉重的生活磨去了文学情怀,只是偶尔闲聊时,姐姐还有某种眷恋。我常忆起姐姐给我的那个美丽提示。我和姐姐有着共同的文字DNA,在语感上也同频共振,这是我们为家族积攒的小美德,也是为个人添加的小情趣。




莫笑他人低

那一年,她与未婚夫分了手,是她先提出来的,一个时不时拈花惹草的人,托不起她的真情。这成了村里很惹人非议的事,特别是自家婶子,更是一脸的幸灾乐祸相,风凉话说得比外人都恶毒。当听说对方又找了谁家的闺女时,兴奋的婶子借挑水为由,故意和她母亲说起这件事,直夸那女子有多好多好,那手势那语调像中了彩票。母亲表情难堪地与婶子小心地接着话茬。她刚接了一批服装的活,正忙得不可开交,可听着婶子那瘆人的笑声,她真想冲出去质问一声“你和谁是一家人啊?”
多年后,她和丈夫在县城开了一家服装店,边做边卖,日子过得忙碌殷实。某天晚上,婶子边哭边打来电话,说要借十万元钱。原来,一直游手好闲的堂弟,喝多了酒,把人打伤住院,需要二十多万元的赔偿,不然会坐牢。当她备好十万元钱的存折时,忽想起那年的风凉话,她犹豫了。在电话里与母亲说起这件往事,母亲说:“你婶子就那脾气,别怪她,怎么说也是一家人,咱不能看着不管啊。”
六年过去了,那十万元仍没有还的迹象,看看依旧不成器的堂弟,看看婶子叔叔那苦巴巴的日子,她又心疼起来。不到九十九,莫笑他人有没有,别人家的孩子不省心,你的孩子或许更糟糕。
东家的儿子和西家的儿子同年高考,东家的儿子考了个高分,上了名校,西家的儿子考了个低分,上了一所专业院校。东家的母亲天天乐得合不拢嘴,处处夸自家儿子的好,并拐着弯说西家儿子的笨拙。话传到西家母亲的耳朵里,生气是难免的,只是乡里乡亲不想撕破脸,自家的日子自家过,自己的儿子自己爱。
三年后,西家的儿子到南方某城打工,几经沉浮后,自己创业成了小老板,几年后,有了一定的经验和人脉;四年后,东家的儿子凭借名校的身份,顺利找到了工作,也许是运气不佳,也许是恃才傲物,几番折腾,几乎到了啃老的地步,他的母亲再也好不意思夸儿子了。西家儿子听说东家儿子的遭遇后,借回家探亲之际,与东家儿子边喝酒边谈心,三天后,相谈甚欢的两个年青人双双南下,决定共同创业。东家母亲边抹眼泪边向西家母亲说着感激的话。西家母亲虽对此事有看法,可看看自家儿子高兴,她也就顺水做人情。
人没有看下一辈子的,一个人何时走低何时走高,谁也说不准。自己走低时不气馁,叫坚韧;别人走低时不踩碾,并适时地拉一把,叫共赢。

腌制(外二首)

这活泼水嫩的夏
须得腌制沥去水分
秋凉时,才值得品味
那就趁夏日当好
一层茶,一层风雅,密封成缸

这心情的落寞,太闹
须经腌制滤去杂质
静默时,才有暖汤味
那就趁落寞正浓
一层悟,一层生活,密封成罐


螺丝

夏天每上紧一个螺丝
天气就升高一个温度
当所有螺丝被上紧时
正是溽热的三伏天

初秋接到卸掉螺丝的指令
每卸掉一个,天气就凉半分
当所螺丝被卸下时
恰是秋高气爽时


满树丝瓜花

丝瓜把树当成了梯子
一朵一朵地攀上枝头嬉戏
明黄的裙摆似逗号句号省略号
庭院仅仅是打了一个盹
满树就挂满了丝瓜

姐姐爬上木梯子
像摘感叹号一样
把一树的美词艳句扰进筐里
并把最鲜的那几个炒进午餐
两枚鸡蛋来做前缘



分享到: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