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日本战国英雄传——织田信长:不被看好的“非主流” 与魔王的崛起

头像
5521996711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7-07-12 15:5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6-2    发短消息        

1楼
该帖被浏览  811 次,回复 2 次

众所周知,日本文化的源头是中国文化,虽然后来逐步形成了有本民族特色的文化,但中国文化的烙印依然随处可见。比如,在行政划分上,直至明治维新之前,依然有着中国春秋时期的印记。


当时全日本被称为“天下”,而天下有几十个大小不一的“国”组成(相当于我们现在省一级的行政级别)。而在每个国里,又有很多势力强弱不同的“家”。每个家,都有自己的“家督”,即家族掌门人。是很典型的“家—国—天下”的模式。


日本战国时期的行政编制,基本延续了中国春秋时期:“家-国-天下”的格局,权力分散。


一、不被看好的“非主流”

织田信长,出生在本州岛岛中部的尾张国,这是一个富庶、安逸的地区,又靠近京都,所以历来被视为战略要地。尾张国下辖八个郡,守护大名(即地方行政长官)原本是斯波家,但在“应仁之乱”后逐步衰弱,斯波家的家臣织田家,开始渐渐掌握了尾张国的实权。


织田家内部也并非铁板一块,而是分成了两派,各自分别统治了尾张国的四个郡,就此把尾张国瓜分。织田信长的父亲织田信秀,则是其中一派的家臣。


看着有点晕是吧?没办法,我已经用尽量简明的方式在描述了。根据我自己的经验,大家在慢慢熟悉日本的人名、地名、官名之后,感觉会好一点的。也许你可能觉得日本人太喜欢搞派别,搞斗争了。其实,不仅是日本人,只要是凡夫俗子,哪里的人都一样。还是任我行前辈说的好,什么叫江湖?江湖就是恩怨。因为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所以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其实,所谓的江湖,就是人心的一面镜子而已。

织田信秀是个很有才干和智略的人,虽然只是织田分家的一个家臣,却在逐渐发展了自己的力量之后,实际上已经取代了自己的主公,成为尾张国内最强的势力,这为将来织田信长统一尾张国,乃至争取统一日本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天文二十年(公元1551年),信秀去世,织田信长以嫡长子的身份继承了家督之位,开始了传奇的后半生。这个当时年仅十七岁的少年,一向被认为是个玩世不恭、游手好闲、寻衅滋事的公子哥,因此得了个“尾张国大傻瓜”的称呼。负责照顾、教育他的家臣平手政秀甚至为了劝谏他而切腹自尽(此事另有说法,但我觉得以日本人的极端性格,做出这种事情倒也不是不可能)。


在父亲的葬礼上,据说这位爷先是迟到,来了以后又向父亲的牌位上撒了一把香灰,惹得天下大哗,他自己却心安理得,满不在乎。这种做派,几乎没有人会认为他能成为一位优秀的战国大名,更不会有人相信他差点可以统一日本。


不过呢,有一个人却是例外,就是信长的岳父、美浓国的大名,人称“蝮蛇”的斋藤道三。道三没见过信长时,也认为他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甚至想在和信长会面时杀掉他。但是和信长见面以后,道三发现了信长的真实才干,转而全力支持信长,并感慨说:“我的子孙,估计以后只有为他牵马的命啊。”


所以说,很多时候,大部分人的看法不见得就是正确的,面对一个富有叛逆精神的年轻人,你是会看重他外在的表现,还是会透过外在发现内在的真实?织田信长用行动很好地阐明了这一点,证明他岳父当年没有看走眼。

很多人也许会问,当年斋藤道三到底是因为什么,仅凭一次会面,就对织田信长的态度来了个180度的转变?从本来打算索性“杀”了他,到全力支持信长了呢?据说当天,道三提前来到了会面地点,躲在一个隐蔽的角落向外张望,想好好观察下这个离经叛道的败家女婿。眼见织田信长一行晃晃悠悠,衣冠不整地来到大门口,完全一副掉落啷当的样子。而信长之后的一个行为,却让道三大吃一惊。

只见信长摇摇晃晃地来到会面地点的大门前,神情一变,从容下马换上华丽的礼服,从举止到神态,一下子就变得雍容起来,就像突然换了一个人。而且信长在与道三的整个会面过程中,丝毫没有当初那种轻浮浪荡的神态和语气,表现得非常得体,也看不出有任何的拘谨和不自在。难道信长之前的玩世不恭都是“装”的?

其实我个人觉得,信长到底是不是“装”的,并不重要,当天斋藤道三与织田信长到底聊了些什么,我们今天也很难确凿地知道。但是,仅凭刚才这一幕织田信长的表现来看,确实足以让人刮目相看。我们常说,学坏容易,学好难。一个人要故意变得浮夸和低俗,其实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但是,一个人渗透出来的高贵和教养,却是很难在短时间内“装”出来的。而信长居然能够在这两个模式间自由地切换,至少可以说明,“高贵”本来就是信长多面人格中的一面。

内心的高贵是很难被模仿的,因为细节会出卖你。所谓识人用人,这也算是平日里我们观察他人的一个小技巧吧。我想道三当年至少也是看到了这一点。

二、魔王的崛起

继承家督之位后,信长用了几年时间处理国内的事情,先后平定了几次叛乱,并消灭了敌对的清州织田家。而后,信长又将原先的尾张国守护斯波家的后代们流放至京都,大约在1559年,信长基本统一了整个尾张国。


永禄三年(公元1560年),织田家的宿敌,统领骏河、三河、远江三国领地的大名今川义元率领二万五千大军开始上洛(即去京都朝见天皇和将军,藉此确立在天下诸侯中的霸主地位),这给信长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因为今川义元上洛的路线必定途经尾张国,而信长又不愿意向宿敌投降,于是只能和今川家开战。


当时信长虽然基本统一了尾张,但是能动员的最大兵力只有四千左右,还不到今川大军的五分之一。今川家的大军在尾张国不断攻城拔寨,织田家岌岌可危,信长遇到了他人生第一次真正的大考验。

魔王织田信长的崛起,一方面有他的勇气和才干,另一方面,不得不说,似乎命运总是在关键时刻给了他很大的眷顾。

面对危局,信长决意亲自领兵对抗。临行前,他舞起著名的《敦盛》,并反复吟诵其中的一段歌词。那段歌词有很多译本,我觉得最能体现信长当时心态的,是“人生五十年,如梦亦如幻。有生斯有死,壮士复何憾。”足见面对强敌,信长也没有胜利的信心,而是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5月19日,信长在桶狭间山的山谷中,利用天降大雨、敌军兵力分散等情况,集中优势兵力突袭了今川义元的大本营,大胜今川军,史称“桶狭间合战”,是日本战国时期三大奇袭战之一。混乱中,今川家的家督今川义元战死,今川军失去总指挥,不久就土崩瓦解,织田家度过了一次巨大的危机。


桶狭间合战对于日本战国史的发展有着非常重大的作用,此战过后,原本是天下第一大名的今川义元阵亡,今川家迅速衰落,此后不到十年就灭亡了;而织田家则逃过一劫,开始由弱转强,信长也以此为基础,成为战国史上第一位霸主;更重要的是,后来统一日本、建立江户幕府的德川家康,原本是依附于今川家的小贵族,正是趁此战过后今川家衰落之时,德川家康获得独立,逐渐成为一方强力大名。可以说,桶狭间合战,改变了日本战国的进程。

织田信长家的家纹。“家纹”可以说是日本很有特色的一种文化。直到目前,我们在日本还是可以看到很多知名的世家和他们的家纹。“家文化”和尊重“传统”的理念可以说在日本社会影响极其深远。


战胜今川大军后,1562年,信长与幼年的玩伴、未来的江户幕府开创者德川家康签订了“清州同盟”(这是战国史上时间最长、最稳固的同盟,没有之一。直至二十年后信长遭遇叛变自尽,织田家灭亡,同盟才自动解除。),从而消除了后顾之忧,开始集中精力侵略北边的美浓国。


前文说过,美浓国的大名斋藤道三是信长的岳父,是全力支持信长的。但是道三在1556年被长子斋藤义龙弑杀,信长虽然全力救援,但最终没有成功。道三临终前留下遗书,把整个美浓国送给信长,所以,与其说是信长侵略美浓,不如说是去向大舅子要回岳父留给自己的遗产。


不过斋藤义龙是员猛将,信长一时半会也拿他没办法。但是就在桶狭间合战后的第二年,义龙突然暴病身亡,由其子斋藤龙兴继承家督。这小子明显不是他姨夫信长的对手,又贪图安逸,导致人心离散。支撑了几年之后,在1567年开城投降,藤斋家灭亡。至此,信长拿回了属于自己的遗产,成为统领尾张、美浓两国的大名。


在日本的传说中,有“得美浓者得天下”的说法,信长成为了美浓的新主人后,做了两件事情,昭示着他要成为建立新秩序的人。

究竟是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其实在历史中,一直是个很模糊的概念。

首先,他把自己的居城(即首都)迁到了地理位置更加优越的原藤斋家的居城稻叶山城,并把此城改名为“岐阜城”。这里面的“岐”字,是来自中国周朝的发源地“西岐”;而“阜”字,则来自于中国大圣人孔子的故乡“曲阜”(也有观点认为“阜”字和曲阜无关,只是原意,即丰盛。)很明显,信长不再满足于做一方的大名,而是希望做周武王、孔子那样的人物,把天下作为自己的目标。


其次,他开始使用一方新刻的印章,上面写着“天下布武”,明确表示要以武力来统一天下(也有的解释为以武家政权来支配天下)。


那一年,织田信长33岁。


这些内容是从喜马拉雅-北川闇然日章“日本战国英雄传”摘过来的,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听听看

 
分享到:  
TOP
头像
5521996711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7-07-12 16:0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6-2    发短消息        

2楼

织田信长:不被看好的“非主流” 与魔王的崛起

第二回:幸运儿还是倒霉蛋?本能寺之变

说实话,以我的风格来看,信长还是有点太高调了。他的狂傲和张扬,似烈火一般,烧尽了一切,却也很难持久。如果能够收敛锋芒,也许信长能够在战国时代走得更远……

一、第六欲天魔王

就在信长开启人生新篇时,京都也发生了大事。室町幕府第13代将军足利义辉不愿意做傀儡,和在京都握有实权的三好氏权臣的矛盾越来越激烈(姓“三好”,奇葩啊……具体哪些人名就不写了,怕大家看晕了),最终三好家的权臣们暗杀了足利义辉,拥立了义辉的堂弟足利义荣做室町幕府第14代将军。当然了,这位将军还是傀儡,实权还是在那帮“三好学生”们手里。

义辉的亲弟弟足利义昭逃出京都,几近辗转,来到美浓投奔信长,希望借助信长的力量回到京都,就任将军。以信长的敏锐,当然知道这是一次拓展自己声望和势力的绝佳机会,于是,在1568年9月,信长拥立足利义昭为室町幕府第15代将军,并率军护卫义昭上洛。途中,其他一些大名陆续加入,一行人很顺利地抵达了京都。
 
京都的“三好学生”们,一看这架势,都怂了。于是投降的投降,逃亡的逃亡,都没什么像样的抵抗。10月,日本朝廷正式册封足利义昭为室町幕府第15代征夷大将军(一个傀儡册封另一个傀儡?),信长成了拥立将军的头号功臣。
 
不过,义昭一心想恢复幕府昔日的权威,这和一心想做天下霸主的信长明显有战略冲突,于是,两人的蜜月期还没过完,就明里暗里开始互掐。一方面,信长为了限制将军的权力,制定了一些政策,强迫将军承认并昭告天下;另一方面,足利义昭开始悄悄联系其他的大名,准备等待时机,联合起来打倒信长。
 
1570年,信长和德川家康一起,讨伐越前国的大名朝仓义景,就在联军节节胜利之时,信长的盟友、浅井家家督浅井长政突然背盟,在背后袭击信长,导致信长腹背受敌,全军溃败。幸亏木下秀吉(即日后的丰臣秀吉)和德川家康拼死断后,信长才得以脱身。他狼狈逃回京都之时,身边仅剩十余人。
 
信长曾经的盟友、浅井家家督浅井长政的背盟,是织田信长人生中第一次影响重大的“背叛”,让信长损失惨重。可以说盟友的突然反目在信长传奇的一生中有好几次。虽然每次看似原因都有些不同。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同样的事情会在一个“领导者”身上重复很多次?这个问题也是我个人觉得,我们在读这段历史的时候,非常值得思考的。

那么,为什么浅井长政要突然背盟?原来,朝仓家的先辈,对浅井家有恩,浅井家世代都记得朝仓家的恩德,两家的关系非常好。而浅井长政本人,又因为政治原因,迎娶了信长的妹妹,和织田家结盟。而信长也对长政信任有加,委以重任。因为浅井家和朝仓家是世交,所以在和织田家结盟时,浅井家特意在盟约中规定,织田家不得进攻朝仓家,所以,这次讨伐,是信长违约在先了。
 
当信长讨伐朝仓家时,长政夹在织田、朝仓两家中间,相当尴尬。权衡再三,长政明知信长实力强大,还是选择了战国时代最难得,最珍贵,却可能也是最要不得的“义”,出兵夹击信长,帮助曾经有恩于本家的朝仓家解围。所以,这次背盟,非但不可耻,反而可以说是战国史上最令人感动的一次背盟。
 
长政最后的结果很悲惨。因为这次背盟,信长非常恼火,转而与浅井家为敌。最终,在1573年,织田军攻破浅井家的居城,长政在城内切腹自尽,年仅二十八岁,浅井家灭亡。
 
面对这样的浅井长政,我也是颇有敬意。但是,如果我是他,我会在信长进攻朝仓家时选择帮助昔日的恩人么?应该不会,因为我还是太小人了,很惭愧......
 
而信长遭此大败,最高兴的人莫过于室町幕府的足利义昭将军。他趁此机会,发布了打倒信长的命令到各国,号召各地大名一起来痛打落水狗。于是,包括朝仓义景、浅井长政、武田信玄、毛利辉元在内的诸多大名,甚至还有当年逃出京都的“三好学生”们,一起组成了第一次“信长包围网”,准备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尾张国的傻瓜。信长面临了自桶狭间合战以来,最大最严峻的挑战。
 
面对来势汹汹的包围网,信长倒是很沉着。他运用军事、外交等手段,还充分利用了一下天皇在名义上的威望,使自己渐渐扭转了不利的局势,和诸方势力形成了相持状态。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面对外部如此的压力和不利形势,信长的表现是非常可圈可点的。遇事冷静,内心当中依然能够保持理性的分析和决断,是一个领导人非常重要的素质。这应该也是当初信长的岳父斋藤道三全力支持信长的原因吧。在一个17岁少年的身上,他看到了这种“素质”。

1571年,因恼怒于寺院势力的多次和自己对抗,信长放火焚烧了日本佛教天台宗祖庭,有“日本佛教母亲之山”称呼的比叡山。在寺院势力强大,民众普遍信奉佛教的日本,这样凶悍而疯狂的行为无异于捅了马蜂窝,把自己放到了全国诸侯的对立面上去了。刚刚有所缓和的局势,一下子又紧张起来,包围网再一次开始收紧。信长对此似乎满不在乎,在回复甲斐国大名武田信玄指责他放火烧寺的信件中,针对信玄的落款“天台座主沙门信玄”,他落款为“第六欲天魔王”(佛教常识,第六欲天的魔王,是专门和佛教做对的),狂傲之气,跃然纸上。这应该也是信长的绰号“魔王”的出处。
 
放火烧比叡山,信长的确是疯了,虽然这符合他一贯的性格,但这样的行为,无论从看得见的政治形势,还是看不见的因果层面来说,都是对信长极为不利的。

无论过去历史上还是现在,日本都是个笃信佛教的国家。佛教思想对日本社会影响至深,很多日本历史上的将军、大名,家元和政治、文化名流,都有出家的经历。包括现代经营之圣“稻盛和夫”先生,也是一位日本籍僧人。

当然,我想不管是谁,做什么事,一定有他自己的理由,哪怕这个理由看起来很荒谬,很疯狂。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很理解信长,只要他自己愿意承受由此带来的结果。

1572年10月,绰号“甲斐之虎”的武田信玄终于出兵,率领三万大军(有说是四万五千)开始上洛,攻击织田家和德川家的领地,信长包围圈里最强大的一环开始发威了。武田信玄号称“战国第一名将”,用兵如神,在他的指挥下,信长和盟友家康的领地纷纷陷落。尤其是在“三方原之战”中,德川家遭遇前所未有的惨败,信长派来的三千援军也全军覆没,领军大将平手泛秀也战死了。家康本人在此战中被武田军追击,极度惊恐之下,大小便失禁(这使我对中医里所说的“恐则气下”更加深信不疑),堪称史上未有之狼狈。
 
而虽然这时的德川家康着实狼狈不堪,但是当他回到自己的城堡后,紧接下来的一个行为却让我对他肃然起敬。并由此也能够解释,为什么最终是他在乱世中笑到了最后。具体什么行动,等我们的英雄传谈到德川家康的时候,大家就会知道了。

转过年来,到了1573年,武田军继续胜利,不断西进,织田家和德川家的局势越发危急,信长算是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强敌。就在信长焦头烂额之际,似乎是他的好运还没有完结,老天出手帮了他一把:在武田军出征之时,信玄其实已经病了好久了。到了3月,武田信玄病情恶化,不能再指挥作战了。于是,武田军停止了攻势,开始休整。在休整了一个月还不见病情好转后,信玄决意撤回甲斐。4月12日,信玄在回甲斐的途中病逝,织田信长在老天的帮助下,终于躲过了自己最强大的敌人。

失去了武田信玄的包围网,已经成了一张烂网。7月,足利义昭战败,被逐出京都,室町幕府的统治终结。接着,其他大名也纷纷战败,朝仓家和浅井家更是相继灭亡。在信玄去世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包围网就完全破裂了,信长非但没有被击败,反而变得更强了。
  TOP
头像
5521996711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7-07-12 16: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6-2    发短消息        

3楼

织田信长:不被看好的“非主流” 与魔王的崛起

二、本能寺之变

自此,信长的事业似乎进入了加速道。他不断四处出击,开疆辟土,越来越多的大名被消灭或臣服,越来越多的领地被并入织田家。在这些进程中,犹以1575年的“长筱之战”最为知名。当时织田/德川联军,在长筱一带大败武田军,致使武田家精锐尽失、元气大伤,自此一蹶不振。到了1582年,信长发起“甲斐征伐”,联合集结了武田家周围的一些强力大名,总兵力大约十万,仅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攻占了武田家全境,武田胜赖和武田信胜父子在天目山战斗至最后一刻,双双自尽,甲斐武田家灭亡。

随着甲斐武田家的灭亡,信长的事业到达了顶峰。此时,信长已经打破过两次针对他的包围网,所控制的领土已经超过了全日本的三分之一,而且基本都是日本最富庶的地区。剩下的大名中,也没有谁可以单独和信长对抗的。按照这样的趋势,相信不出十年,他就可以统一整个日本。此时,正如当年几乎没人怀疑他是傻瓜一样,也没人怀疑信长即将成为号令天下的第一霸主。
 
事实证明,众人,又一次看错了。(众人老是会看错,所以还是不要相信众人。)
 
1582年3月,羽柴秀吉(即丰臣秀吉)奉了信长之命,率领三万大军,攻伐中国地区(本州岛的西部地区,并非指中国)的毛利家。毛利家长期雄霸本州岛岛西部,最多时拥有十国的领土,是本州岛西部地区最强大的诸侯。5月,秀吉大军围困高松城,毛利家家督毛利辉元闻讯,亲率五万大军前来救援,包括辉元两位优秀的叔父小早川隆景和吉川元春在内的毛利家重臣名将,悉数随军出征,大有和秀吉决战的架势。

秀吉一看毛利家拼上了老本,心里也有点发毛,觉得自己的三万弟兄恐怕抵挡不住。于是急忙传书信长,要求增援,并且劝谏信长最好能将主力大军调来,以期一举消灭毛利家。
 
此时,信长已经灭亡了武田家,正好可以腾出手来对付毛利家。在接到秀吉的文书后,信长决定亲自去前线,并为此开始调度,命令自己的心腹爱将明智光秀为先锋,增援秀吉,自己则率大军随后开进。
 
明智光秀接到命令后,返回自己的领地筹集部队。至5月下旬,光秀率领本部兵马一万三千人,驻扎在京都附近待命。此时信长也从自己的居城出发,朝京都而来,准备在京都朝见天皇后,就出征中国地区。
 
6月1日,信长下榻京都本能寺,身边的侍卫仅百余人。当天,信长还召集了当时两大围棋高手本因坊算砂和鹿盐利玄来到本能寺对弈。两位国手下出了极为罕见的“三劫循环”的局面,最后只得以和棋而告终,使信长等观战者均惊叹不已。
 
因为当晚就发生的著名“本能寺之变”,所以至今日本围棋界都流行着“三劫不祥”的说法。

织田信长当年火烧比叡山,一代枭雄最终却在本能寺焚烧的房间里被迫切腹自杀。这算不算是一种“因果报应”?我们不得而知。

6月2日凌晨,明智光秀突然率军袭击了本能寺,信长遭遇了自己最信任的部下的叛变。虽然双方兵力相差悬殊,但信长仍然亲自率领侍卫们奋力抵抗。过程中,侍卫们不断殉职,信长本人也受了伤。于是,他退回内室,放火焚烧了房间,并切腹自尽。一代枭雄织田信长,就这样在即将统一天下之时,匆匆陨落了。
 
那一年,信长虚岁49,当年他第一次面对强敌时所吟唱的“人生五十年”,几乎一语成谶。
 
明智光秀为什么要叛变,至今仍是一个迷,数百年来,有无数的推测,但始终没有一个证据确凿的明确说法。流传最广,也是看似最合理的,是说光秀不满于信长对自己的无礼,又担心自己像另外几位重臣一样被边缘化甚至流放,所以才发动叛变。如果情况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不得不说,信长的个性,还是太有问题了。
 
本能寺之变,又一次亲信的“背叛“,而这一次直接把信长送上了绝路。其实在信长身上,我们可以发现很多历史人物的“影子”,他的年少得志,骁勇善战,皇天眷顾最后却急转直下,像极了楚霸王项羽。他的才干、智谋和强势,却狂浪不羁、残暴自负的性格,以及最后的悲惨结局,都像极了中国春秋晚期晋国的权臣智瑶。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域和文化,人生、命运、结局却如此的相同。历史总是在不断地重复。

日本民间有一个说法,看如何对待一只不会叫的鸟,可以发现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三个人的不同特点。一只不会叫的鸟,信长会毫不犹豫地杀掉,这充分显示了信长果敢、凶悍甚至残暴。这样的个性,要做天下诸侯的霸主,的确有点困难了。本能寺的大火,还是有原因的。
 
人生五十年,如梦亦如幻。
有生斯有死,壮士复何憾。

织田信长(完),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到喜马拉雅-北川闇然日章“日本战国英雄传”收听,都是那里摘的内容,哈哈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