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12
发新话题

守望(短篇小说) 热贴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8-02 13: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2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1楼
该帖被浏览  2,472 次,回复 21 次




                                       守   望         

                                        (一)


     一九四三年初春,天气乍暖还寒,久违的雨雪交替飘洒着,好似冬春两个季节在快速轮回。低矮的天空灰蒙蒙的,像罩上了深色的帐幔,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鲁南地区持续的干旱虽然得到了缓解, 可人们的心里并没有多少喜悦,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谁都想过上风调雨顺的太平日子,可又有多少人能过上太平日子啊。
     潘家庄的潘落成家有良田百亩,骡马成群,余粮满囤,他家里还开着药铺,就算再有三年颗粒不收,老潘家也不会为吃穿发愁。吃穿虽不用发愁,可他家也有自己的愁肠事。潘落成四十岁时才喜得一千金,当时高兴的他好几天都没睡着觉,大摆了满月酒,还请先生为爱女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潘玉凤。现如今,如花似玉的潘玉凤早已过了二八芳龄,却还没寻到合适的婆家。为这事,潘落成那是吃不香,睡不着,天天如坐针毡。要在太平年间,他也不会这么着急,可眼下兵荒马乱的,家里有这么个漂亮的大闺女,他心里能踏实吗。
    按理说,潘落成家有这么好的条件,闺女又漂亮,寻个好女婿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要真是单独寻个女婿,那就没有这些烦恼了,不用说远的,光他们潘家庄附近的村子就有好几户富裕人家多次托媒到他家提过亲,潘落成不是嫌人家家庭条件差就是嫌人家孩子长得不好,挑挑捡捡少说也相看五六家了,可一家也没相中。关键是潘落成不想把这个独苗闺女嫁出去,他想招个上门女婿,一是怕自己老了没人赡养,再一个就是担心百年之后他这万贯家财没人继承。
    就在潘落成为闺女的终身大事寝室难安之时,他们村子东边的大路上突然出现了大批过往的军队,当兵的虽没进村骚扰,可老百姓一个个都吓得够呛,家家关门闭户,村子里静的就跟午夜一样,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根据往年的经验推测,这可能又要起战事了。
     经过多方打听,听说抗日前线正在吃紧,小鬼子的部队离潘家庄已经不远了。听到这个消息,潘落成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乱转。
    为了尽快给闺女寻个婆家,潘落成放弃了招上门女婿的这个打算,也降低了挑选女婿的标准,只要男方家庭殷实,人品好相貌好,他愿意嫁闺女。
    几经周折,潘落成看中了莲南村开染坊的高掌柜的二儿子高满堂。高家的二儿子英俊潇洒,身躯伟岸,知书达理有学问,他刚满二十岁,比潘玉凤大半岁。高家的大儿子早已娶妻生子,在县上生活,生意做的风生水起,日子过的富足有余。高家的染坊虽然开在乡下,可他家讲诚信,价钱公道,伙计又勤快,天天一大早就赶着马车串乡收布匹招揽生意,方圆几十里村镇的乡亲们都是他家的顾客。一提起高家染坊,人人都竖大拇指。
    潘家的女儿漂亮,高家的儿子英俊,这两家又都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富裕户,他两家联姻真是郎才女貌,门当户对,那简直就是绝配。两家交换了生辰八字,请算命先生测算合婚后,媒婆没费多少口舌,两家就定下了嫁娶的良辰吉日。
     那年的天气有些异常,刚过了农历的六月,天气就热得像一口大蒸笼,好在雨水充沛,田里的庄稼长势喜人,齐腰深的谷子已秀出了穗头,超过人头的高粱也正打苞秀穗,豆类扬花,玉米“怀孕”,瞧那劲头,秋季的收成应该错不了。
     再有三天,高家就该办喜事娶媳妇了,染坊的高掌柜忙着下请帖,请厨子,杀猪宰羊,准备酒席,忙的是不亦乐乎。就在高掌柜为二儿子的婚事操心劳累时,乡公所的王保长突然来到了他家。一见到王保长,高掌柜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夜猫子进宅子——无事不来,王保长登门,不会有啥好事情。
                                                                                                             待续——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分享到: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8-02 13:2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2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2楼

守望(短篇小说连载)




                                            守   望         
                                                                                                                  (二)      

   
     高掌柜虽然对王保长没什么好感,可他表面上还是装着很热情的样子,点头哈腰地把王保长让到了正堂屋,沏茶敬烟,笑脸相陪。喝了一口茶,保长开门见山地说:“高掌柜,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上面又派给咱乡八十个兵差名额,凡是一家有两个男丁的,必须抽一个兵差。其它村去当兵的男丁都已经聚集到了乡里,我原本没打算让你家出兵差,可眼下还差三十多个名额,上面催得又急,实在是凑不上数了,才来求你,你看你家是老大去还是老二去啊。”
     一听是这事,高掌柜脸上装出的那点笑容立马减去了一大半,但他依然笑着说:“王保长,我家的情况您是知道的,老大早就和我分家单过了,他离家远,常年也不回来一趟,我就等于没这个儿子。老二这两天就办喜事,我正要给您送请帖呢。”
        王保长端起茶喝了一口,苦笑着摇摇头说:“高掌柜,你家的情况我都知道,别的不说,就凭咱俩的交情,但凡有一点办法,我也不会来求你。这么多年,咱这十里八村家里只要有两个男丁的,都抽了一个兵差。之前你是出钱买人顶替过兵差,可眼下部队上急需补充兵源,我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王保长,您上面认识的人多,就拜托您多多周旋吧。”高掌柜说着,从衣兜里掏出五块银元,放在了王保长身边的桌子上。
     “高掌柜,就算有钱,可眼下这事也不好办啊。”王保长说完,斜着眼睛瞅了瞅放在桌子上的银元。
     高掌柜明白王保长的意思,他赶忙出去了一下,又拿来了五块银元,和桌子上的那五块银元放在了一起。
     王保长拿起一块银元用力吹一下,贴在耳朵上听了听,笑着说:“既然这样,我就再替高掌柜跑跑腿托托人吧。哎,对啦,你记着,今晚让你家老二出去躲一躲,上面派下来了部队,今儿个天一黑就到各村抓人。”王保长说完,把桌子上的银元装进衣兜走出了高家大院。
     日头还有一竿子多高,高掌柜就催着他家二小子高满堂带上一些干粮和水,叫上染坊里的两个年轻伙计一起去了村北的那片高粱地。
     快半夜的时候,听到了汽车进村的声音,紧接着,村子里犬声狂吠,呼喊声哭叫声连成一片,村子里和村外还接二连三外传来了枪响。听到动静的高掌柜刚穿好衣裳走到院子里,几个荷枪实弹的国军就撞开了高家染坊的大门。屋内屋外、墙角旮旯都搜了个遍,几个端枪的军人没见到一个适合当兵的人,就都悻悻离去了。足足闹腾到后半夜,一辆军用卡车才拉着十几个被抓到年轻小伙子离开了莲南村。染坊的高掌柜见来抓兵差的军人都走了,总算松了一口气,他正要关大门,染坊的一个年轻伙计慌慌张张跑来了,一进门就带着哭腔说:“掌柜的,不好了,少当家的被他们给抓走了。”
     一听到这个消息,高掌柜差点没晕过去,他极力平复了一下情绪,惊慌地问:“你们没在一起?” “起初我们都在一起,听到枪响时,少掌柜让我趴在高粱地里不要乱动,他说他和栓柱哥去看看,我等了半天,也没见他俩回来。汽车开走的时候,我听到了少掌柜和栓柱哥的喊声,他俩都在汽车上。”年轻伙计说完,呜呜地哭了起来。
     没等到天亮,高掌柜就匆匆来到了乡公所,正好乡长保长和甲长都在。王保长看高掌  柜慌慌张张跑来了,赶忙把他拉到一边惊讶地问道:“高掌柜,你来这?” “王保长,我家二小子让他们抓走了。”高掌柜带着哭腔说出了实情。
     王保长回头看了乡长一眼,压低嗓门说:“我不给你说好了吗,让老二晚上出去躲一躲,你咋就个不听呀,告诉你这个消息我得担多大风险啊。这下好了,被抓的兵差连夜都拉走了,军方没让咱插手,现在拉哪去了谁也不知道。”
     从乡公所出来,高掌柜也顾不上难受了,连忙去了县城。在县城,高掌柜托熟人打听了一下,昨晚拉兵丁的军车也没在县城停留,具体去了哪,谁也说不清楚。
     高掌柜从县城回到莲南村,连夜去了潘家庄,把高满堂被抓壮丁的经过如实告诉了潘家。潘家连夜套马车去县城找到了在县里当差的亲戚,可他家亲戚也是无计可施,爱莫能助,因为县里也不知道被抓的兵丁去了哪里。
     明天就是嫁娶的良辰吉日,新郎突然被抓了壮丁,这下可急坏了潘家和高家。婚期定下后是不能推迟的,这是祖辈传下来的规矩,规矩不能破,婚礼只能如期举行。
     六月初六这天上午,没有一丝风,天热得像蒸笼一样。昏暗的空中乌云翻滚,天边时而亮起耀眼的闪电,看这阵势,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一场雷雨到来。上午十一点左右,鼓乐队引领着四人抬的花轿,缓缓走在潘家庄去莲南村的土路上,高家迎亲的鼓乐队和潘家送亲的队伍就像一条长龙,绵延了足有一里多地。最显眼的是潘家的陪嫁,各式各样的橱柜桌椅,名贵瓷器,绫罗绸缎,应有尽有,真让乡亲们开了眼界,长了见识。
    一阵欢快的鼓乐声之后,新婚典礼开始了:  “吉时已到,一拜天地,二拜高堂,跪拜,入洞房。”司仪官心情有点沉重,他表情严肃地为潘玉凤和一只大红公鸡主持了这场特殊的婚礼,眼含着泪水目送潘玉凤抱着那只大红公鸡走进了洞房。

                                                                                                                                待续——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8-02 20: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2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3楼

回复2楼 草根作家  的帖子

这是一则真实的故事。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8-03 10:2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2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4楼





                                        守   望     

                                          (三)           

     傍晚时分,狂风大作,雷电交加,铜钱般大的雨点啪啪降落下来,密集的雨点就如枪弹扫射在地面上一样,满地开花。刹那间,地面上水流成河,水面上漂浮着一层浑浊的泡沫,被雨水击起的水泡此起彼消,此消彼长。洞房内,烛光摇曳,一道道烛泪就如潘玉凤脸上的泪水,不停地流淌着,刺眼的闪电一道接着一道,震耳的雷声淹没了潘玉凤的哭泣声。洞房花烛夜,潘玉凤抱着未曾见过面的男人的衣裳哭到了半夜。
     天快亮的时候,坐在床沿上打瞌睡的潘玉凤被拴在床腿上的那只大公鸡的鸣叫声惊醒了,看看陪伴在自己身边一夜没合眼的婆婆,潘玉凤拥在婆婆怀里,委屈地泣不成声。看着第一夜就独守空房的儿媳,高满堂母亲的心里一阵一阵疼痛。
     可别管怎样,日子还得过呀。嫁到高家的潘玉凤擦干眼泪,独当一面地承担起了一个儿媳的职责,她白天操持家务,伺候公婆,一刻也不闲着。最难熬的就是晚上,漫漫长夜,一个人含泪独守空房,心里有多苦有多委屈,只有她自己知道。
     转眼就是一年,高满堂音讯皆无,生死不明,潘玉凤和高满堂的父母有多焦急,有多担心,别人是体会不到的。一年的时间看似短暂,可对于苦熬苦盼的潘玉凤和高家人来说,却显得那样漫长,简直是长的看不见头尾。看看天天站在大门口张望的儿媳妇,高满堂父母的心里就如无数只虫子在叮咬。
     一九四四年的除夕夜,灰蒙蒙的空中飘着雪花,天气格外的寒冷,村子里偶尔有几声爆竹声和狗的狂吠声,那年的除夕比往年冷清了不少。后半夜的时候,刚刚入睡的潘玉凤忽然听到院子里的那条大黄狗汪汪叫了两声,紧接着就是死一样的寂静。过了不大会,那条大黄狗又叫了两声,声音很小,和往常的叫声完全不同。紧接着,就听到了正房的房门哧啦哧啦响个不停,狗在挠门。潘玉凤穿好衣服打开房门的时候,正房的房门也吱呀一声打开了,她公公提着灯笼,从屋里走了出来。
     见主人出来了,那条大黄狗冲着高掌柜呜呜叫了两声,撒腿就跑到了大门洞里,一个劲地用爪子挠大门。高掌柜急忙拿起立在门口的一张铁锨,匆匆来到了大门口。潘玉凤看她公公一个人去了大门口,她有点不放心,也赶紧跟了过去。看儿媳过来了,高掌柜把手里的灯笼递给潘玉凤,双手握紧铁锨,小声问道:“谁呀?” “掌柜的,我是栓柱,快开门。”门外说话的声音很虚弱,好像是栓柱的声音。
     高掌柜刚打开大门,一个人顺势倒在了大门洞里。潘玉凤提着灯笼上前一照,只见倒在地上的人穿着一身破烂的军装,背上背着个包袱,高掌柜仔细辨认了一下,确定是栓柱,他慌忙扔掉手里的铁锨,抱起倒在地上的栓柱就往堂屋跑。潘玉凤关好大门,也紧跟着进了堂屋。
     听到了院子里的动静,高掌柜的大儿子、大儿媳都起来了,潘玉凤的婆婆也起来了。潘玉凤放下灯笼,赶忙跑到外面抱来一抱秫秸杆,拿火镰点着,她又和婆婆慌忙去了厨房。

     烤了一会火,昏迷的栓柱轻轻缓了一口气,慢慢睁开了眼睛,潘玉凤把端来的热汤递给她大伯哥,她大伯哥给栓柱喂了几口热汤,栓柱慢慢坐起来,抬头看了一眼高掌柜,呜呜地哭了起来。这时大伙才发现,栓柱的右手没有了,小手臂用纱布缠着,纱布被血染成了红色。哭了一会,栓柱哽咽着说:“我和满堂哥被抓后,连夜就被送到了部队上的训练基地,天天学打枪拼刺刀,我经常挨教官的打。满堂哥有文化会写字,倒没吃多少苦头。训练结束后,我俩被编在了39集团军第一战区,不久就上了抗日前线。去年四月份的一次战斗中,满堂哥打死了十一个鬼子,他被提升为连长,还奖励了五块大洋,我俩在一个连,满堂哥处处都护着我。年前部队在河南地界返回山东的途中,我们遭遇了小鬼子的伏击,部队伤亡很大,我被小鬼子砍掉了右手,要不是满堂哥出手快,我的脑袋早就搬家了……”说着说着,栓柱又哭了起来。
     “你满堂哥呢?他咋没和你一起回来啊?” 高掌柜焦急地问栓柱。
     “后来我俩被打散了,满堂哥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栓柱说完,又哭了起来。
     第二天下午,栓柱身上烧得像火炭一样,呼吸也很急促,高掌柜赶忙让他大儿子请来了大夫,大夫给栓柱开了药,清洗了伤口。一连服药三天,栓柱就是高烧不退,到了第五天,栓柱停止了呼吸。因栓柱是个孤儿,他的后事只能由高掌柜操心了。简单料理完栓柱的后事,高掌柜大儿子一家回了县城,高家染坊又恢复了以往的沉寂。
     栓柱死了,刚刚得到的一点有关高满堂的线索又中断了,虽然不能判断高满堂的死活,但总算有了他的的音讯。从栓柱嘴里得知年前这场伏击战很惨烈,死了很多人,高掌柜觉得自己的二儿子八成也不在人世了,要是活着,他就算不能回家,怎么着也得捎个信回来呀。
     考虑再三,高掌柜说出了自己的打算,他想让潘玉凤改嫁,就怕自己的二儿子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耽误了人家女子的一生。听了公婆的话,潘玉凤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泣着说:“爹、娘,我活是高家的人,死是高家的鬼,您二老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潘玉凤觉得自己是个有福的人,她的男人不会死。就算自己的男人死了,她也不会改嫁的,那个年代,嫁二夫的女人是受人病垢的。
    之后的日子里,潘玉凤照样伺候公婆,操持家务,天天从早忙到晚,似乎忘了一切烦恼。只是一到夜里,她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滋味,常常是以泪洗面。
    漫长的黑夜最难熬,思念的滋味最痛苦,等待的心情最焦急。见婆婆天天站在大门外朝村口张望,潘玉凤也就不好意思站在门口张望了,她只好借搀扶婆婆回院子的功夫,偷偷往村口看上一眼。在这漫长焦急的等待和守望中,潘玉凤的眼泪都快流干了,她内心的思念和牵挂就如黄连一般,苦的让人难以下咽。又经历了漫长的一年多,总算有了高满堂的消息。
    一九四五年秋后,一个年轻小伙子急匆匆地打听到了高家染坊,见到高掌柜,那年轻人掏出五十块银元交给高掌柜说,高满堂现在是汤恩伯下辖部队的一名团副,一切平安,部队正在开拔,他实在脱不开身,就不能回来看望家人了。
    自己的男人还活着,潘玉凤就有了盼头,她悬着的心总算踏实了一些。可从那以后,高满堂又音讯皆无了。
    解放后,因为高家生活富裕,政府给他家化成了富农成份,好在他家以前为人和善,又好善乐施,政府和乡亲们并没有为难高家。
    转眼到了一九六八年,已经十多年没有高满堂的音讯了。高家和潘家一直都在打听,可一直也没有得到准确消息。有人说在渡江战役守长江天堑时,高满堂被解放军打死了。有人说高满堂跟着老蒋去了台湾。高满堂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到底是死了还是跟着老蒋去了台湾,谁也无法说清楚。
  
                                                                                                                                           待续——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8-03 11: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2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5楼

用平板发的文章,不便编辑,敬请谅解。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8-03 13: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2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6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8-03 21: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2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7楼




                                                                                                               守   望      

                                                                                                         (四)         

   
    一九六九年的春天,高家突然来了几个穿军装的人,硬说高家私通台湾,说潘玉凤是蒋匪的特务间谍,这些人把高家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搜出什么间谍证据,他们就硬把潘玉凤和她年过花甲的公公婆婆带到公社革委会审讯,逼着高家人老实交代问题。因为没老实交代问题,潘玉凤和她体弱多病的公婆都被拉到了批斗大会现场进行了批斗,还给全家人扣上了蒋匪特务间谍的反革命帽子,被打成了四类分子。潘玉凤的娘家也受到了牵连,家里也被翻了个乱七八糟,还拉着潘玉凤的爹妈到批斗大会现场陪着批斗。她的爹娘承受不住这样的折磨和打击病倒在床,两位可怜的老人在一九六九年的冬季和一九七零年春天都相继病世了。潘玉凤的母亲死后,紧抓着潘玉凤的手掰都掰不开。
    在这期间,只要莲花公社有批斗大会,潘玉凤和他的公婆就会被拉出去批斗,有时还戴着高帽子游街。没有批斗会的时候,就让高家人扫大街,挖茅坑,还派专人看管,一点自由都没有。村里人都和高家划清了界线,没人再敢和他家来往,生怕受到牵连。就连高掌柜的大儿子也和他父母划清了界线,不再往来了。
    自己的男人杳无音讯,家里又成了这样,活着还有什么盼头。在常人难以承受的那段日子里,身心疲惫的潘玉凤想到了死。可一想到体弱多病的公婆,一想到这个支离破碎的家,潘玉凤连死的权利都没有了,她只能咬紧牙关,坚强地活着。苦难成了家常便饭,潘玉凤慢慢也就习惯了。
    寒冷漫长的冬季终于过去了,在辞旧迎新的鞭炮声中,迎来了一九八一年的春天。初春的天气虽然还有些寒冷,可人们的心里已经感觉到了温暖,因为春天里充满了希望,春天是美好的象征。就在这春光明媚的春天里,高家被平反摘帽了,十二年炼狱般的生活总算结束了,高家人弯了十二年的腰杆又挺直了。老话常说乐极生悲,这话好像也有一定的道理,刚被摘掉反革命四类分子的帽子不久,潘玉凤年迈的公婆可能是因为乐极生悲,都先后病倒在床。又是请医生,又是打针又是熬中药,潘玉凤对两位照顾的体贴又周到,天天忙的她脚打后脑勺。所有的办法都用上了,可两位老人的病情就是不见好转,身体却越来越虚弱。就在当年的初冬,可怜的两位老人相继去世了。因为牵挂着二儿子,两位老人临死也没能闭上眼睛。
    自己的男人不在家,她大伯哥一家暂时又联系不上,潘玉凤像儿子一样,身穿重孝,摔了老盆,打着幡送走了两位老人。因为她的忠贞和孝道,村里人都对她伸大拇指,都打心眼里敬重她。只可惜好人没有好命,年近花甲的潘玉凤没有男人也没有孩子,她孤苦伶仃地守着一所大院子,坚强地为高家支撑着门户。村里人时常见她默默站在村头张望,每当看到潘玉凤那孤独可怜的身影时,乡亲们心里都很难受。有时乡亲们也会过去劝说一番,让她不要再盼望了,高满堂肯定是不在人世了,要是还活着的话,早就回来了。潘玉凤却摇着头说:“他没死,他还活着。”
    又是八年的盼望和守候。一九八九年的初冬,潘玉凤终于盼来了高满堂的准确消息,高满堂没有死,他真得跟着老蒋去了台湾,只是现在已经儿孙满堂了。苦苦守望了四十多年,最终的结果竟是这样。虽然知道高满堂已有了家室,潘玉凤心里也没太难过,毕竟他还活着。活着总比死了好。
    一九九〇年的春天,已过花甲之年的高满堂回大陆探亲来了。看着脊背弯曲,满头白发的高满堂,潘玉凤躲在屋里哭了大半天。高满堂祭拜了祖坟,到栓柱的坟上烧了几张纸钱,在坟地坐了整整一天。临走前,高满堂摆上香案,当着众乡亲的面跪拜了潘玉凤,还为潘玉凤留下了一万块钱和很多物品。苦熬苦盼了大半辈子,潘玉凤盼来的团聚并不是自己所期望的,她心里有多苦,有多失落,不言自明。对于这样的结果,高满堂也感到很愧疚很难受,可自己已经有了家室,他又能怎样啊。这辈子,他和潘玉凤已经是有缘无份了。可怜的潘玉凤,苍天对她真是太不公平了。

     高满堂带着眷恋,带着愧疚,带着不舍辞别了乡亲们,回到台湾后不久就病倒在床,当年初冬,高满堂心存愧疚地离开了人世。临死前,他的手一直指着大陆方向,闭上了眼睛,高满堂的手才慢慢垂下来。得到了高满堂去世的消息,潘玉凤哭得死去活来,痛不欲生,她为高满堂穿上了孝服。
    一九九一年的清明,潘玉凤在高满堂父母的坟墓旁边为高满堂修了一座坟墓,把她保留了大半辈子的高满堂的衣物都埋在了坟墓里。
    从那以后,她时常收到台湾寄来的钱物和书信,书信的署名是儿子——高怀乡。每当收到台湾寄来的钱物,潘玉凤老人就会情不自禁地来到村口,默默地遥望着东南方向,站立很久很久。潘玉凤一直觉得高满堂还活着,活在她的心里,他早晚会回来的,她守望在村口,就是等自己的男人,迎接自己的男人。
    二〇一二年春天,潘玉凤老人享受了革命军人家属的待遇,政府为她送来了慰问金。接到抚慰金,八十九岁的潘玉凤老人嚎啕大哭,哭得就像个孩子。
    二〇一二年的夏天,她出嫁时娘家陪嫁的那个梳妆台和梳妆盒被一个很有钱的大老板买走了,说是什么黄花梨木的,给了她很多钱。还有一个祖传的紫金香炉,人家也出了一个天价,高得简直让她不敢想信。
    得到这笔钱后,潘玉凤老人立马找到了上级政府,她说自己是军属,享受了国家的优抚,她从心里感激政府。现在有钱了,她很想为乡亲们做点事,想建一所敬老院,好让全乡的孤寡老人都能安享晚年。剩下的钱再建一所学校,好让乡里的孩子们都能在好一点的学校里念书。
    二〇一三年末,满堂中学建好了,这所学校是全乡最好的中学,这个校名是是潘玉凤老人提议的。也是二〇一三年末,莲花乡敬老院落成了,潘玉凤老人被乡政府任命为莲花乡敬老院名誉院长,县政府和乡政府还为她颁发了荣誉证书。潘玉凤老人第一个入住了她出资修建的敬老院,她把全部积蓄都捐给了敬老院。
    二〇一五年秋天,敬爱的潘玉凤老人辞世了,享年九十二岁。潘玉凤老奶奶的骨灰和高满堂的衣物合葬在了一起,守候了一辈子,她终于睡在了自己的男人身边。
   



                                                                                                                                                            完——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8-04 08:3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2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8楼

用pad的发文不方便编辑,致歉。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8-04 21: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2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9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8-05 12: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2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10楼

读者不多,沉帖很快。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8-05 15: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2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11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8-06 08:5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2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12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8-06 18:3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2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13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8-07 12: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2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14楼

听说论坛要关闭下线,不知真假。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8-07 21: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2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15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说话的云  版主   发表于:2017-08-08 09:5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602    精华:111   注册时间:2006-11-19    发短消息        

16楼

你我之间的缘分,触手可及。

http://blog.sina.com.cn/u/1248899787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8-08 15: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2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17楼

回复16楼 说话的云  的帖子

谢谢版主厚爱!问候版主秋安!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8-09 19: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2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18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8-12 20:4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2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19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8-14 19:4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2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20楼

问候论坛的朋友们!祝福各位健康快乐!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