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千里沪上(1)

刘洁成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3-19 11: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36    精华:2   注册时间:2009-11-27    发短消息        

1楼
该帖被浏览  5,321 次,回复 6 次

千里沪上(1)

文/刘洁成

     那一年冬天,火车站出口的广场,出现一个20多岁的小巴拉子,为了行动方便,他把所有的行李(衣服)全都穿在身上,只提着一只空荡荡的行李袋,正张着嘴巴好奇地看着陌生的大上海。他首次来到这座城市,这地方似乎比他家的城市大了100倍。他第一次看见有这么大的广场,有这么多人的广场,他很快就被人海吞没了。

     这个蓬头垢面的小赤佬就是我。没人认识我,所以不需要气质,我跪伏在地上,研究起那张密密麻麻的上海地图,这对于一个来自二十万人口海岛的傻小子来说,也许是个很费事的工程,但我例外,即便像这种大城市地图,我都能瞬间一目了然。一般来说,就是先把它按照东西南北目测成几个小块,然后选定街道最密集的那块,就住进那里,热闹。

     母亲生我时肯定不知道,这孩子将来长大就为了出门、回家看看再出门。我天生就喜欢单超一个闯世界,巨大和陌生的城市让我兴奋,我能很快适应它。蹊跷的是,走南闯北恰好就是我的正当职业。

     回到眼前,我现在已经弄清楚了自己所处的方位,然后朝着我要去的方向找到公交站。上海人太多了,但没有人争抢,人们慢吞吞地排着队上车。很多时候,公交车几乎是在汹涌的人缝中快速穿行。一路听着女售票员小旗杆敲打车身的声响,两小时后,我顺利找到了预订的本系统招待所,它就在福州路。

     我必须在这里至少住半年,每天要根据公司发来的电报采购单,到专门机构采购物资,然后托运回去。我可能常常要去的物料仓库(或称上班地点)离我的招待所有6个小时车程,这让我傻眼。在厦门,我只需步行10分钟的路程去上班。

     我决定第一天让自己休息,并制定了明天相距最近的逛街路线。我期待着熟悉这座城市。然后我进入了梦乡。

     天不亮,楼下巷弄里响起一阵阵摇铃声和人的嘈杂声,任劳任怨的在地男人们纷纷起床,忙得不亦乐乎,竹刷子洗刷木制马桶的声音此起彼伏,这声音干脆利落,带有快慢以及抑扬顿挫的节奏,可以判断,他们洗刷刷的熟练程度绝对炉火纯青,手上功夫绝非一年两年。然后听到男人们又开始升起煤炉,这时他们家的“爱人”正在温暖的被窝里睡觉。

     呛鼻的煤烟把我从床上熏起,我用带有漂白味的冷水漱洗完毕,端着口杯到门口一看,对面的大叔穿戴着白帽、白围裙和白袖套,正在现煮着豆浆和油条,厦门的小摊贩没有这身打扮。我平生第一回喝到咸的豆浆,上面飘着淡红的油花。还有白米饭包夹着油条的早点,据说这东西方便带到公交车上吃。

     早餐结束,我开始出发。想着先去南京路口的外滩看看,根据地图的距离,我不需坐车,可以走路前去。街角边买了一包大前门,香烟叼嘴上抽着,俺就奔人群最密集的地方逛去……

(未完待续)


081010170318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546265#p=1

本人文字均为原创,若借用咱的文字,请打个招呼先。谢谢哦!
 
分享到:  
TOP
黑皮四卦  版主   发表于:2017-03-19 12:1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323    精华:31   注册时间:2008-11-16    发短消息        

2楼

关注
  TOP
头像
6023114444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7-03-19 20: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1    发短消息        

3楼

  TOP
头像
6025280448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7-03-20 10:0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4楼

  TOP
自然村子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3-20 10:2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7225    精华:26   注册时间:2010-1-19    发短消息        

5楼

回复1楼 刘洁成  的帖子

  TOP
头像
畅所欲言之谈天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7-03-20 14:2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53    精华:0   注册时间:2011-7-23    发短消息        

6楼

生活开始了
  TOP
刘洁成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3-21 20: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36    精华:2   注册时间:2009-11-27    发短消息        

7楼

千里沪上(2)
文/刘洁成
       街上尽是鳞次栉比的旧式高楼,我临时起意坐了两站公交,车上听见“阿拉阿拉”的声音,上海人说话的频率超快。人们天不亮就开始挤车上班,在被乘客塞爆的公车上,有些人一手抓着扶手,一手吃着饭团。他们已经习以为常,就这样发着呆,或闭着眼睛摇晃着,平心静气地熬过漫长的时间。据说很多人每天上下班,需要5小时耗在来回的路上。
       我手上有一大张个人采购清单,是临出发时,同事和亲友交代购买的日用品,上面写着羊毛衣、肥皂、毛巾、牙膏、香烟之类。那时的上海货是国人梦寐以求的。假如你去上海,别到处张扬,要像贼一样偷偷溜走,否则一大批拜托你购物的人会冲你扑来,弄不好使你的胳膊脱臼。你去之前一旦忘了告知谁谁,就会结下深仇大恨。
       此时大白天的,外滩除了游客,人并不多。而南京路是外地客的购物天堂,连路中央都站满了人。我走进了第一百货商店,闲逛起来。然后感觉进出了无数家不同的店铺,似乎是走完了大半条南京路。谁知当我最后又走出一家商店时,发现我站的地方,还是3个钟头之前的第一百货。
       街上到处是搂在一块说悄悄话的年轻恋人,他们一定边走边吃着东西。据说很多男人把大部分积蓄都花在了“轧马路”,和女朋友一起吃掉了,吃剩下的那点钱拿来办婚礼。
       看着人家吃,觉得我也必须走一个,于是找到沿街小店的冰柜,要了两毛钱光明牌雪糕,售货员掀起盖子,“啪”一声拍出一条砖头一样硬的东西,然后抡起菜刀,照着既定尺寸砍了一小段扔过来给我。这可能是我做人第一次在大街上吃东西。这玩意儿拿着结实,吃起来却绵软、香甜细腻。看来还是上海的东西好吃。我已经开始不爱厦门了。
       时间已是下午两点,累了饿了,前面好像不热闹了,于是就上了公交车,来到城隍庙,想填个肚子。我掏出钞票和粮票——就像出国必须换外币,来沪之前也得换一些全国通用粮票(厦门叫米票),光有钱没屁用,你得有米票,否则你可能会饿死他乡。这里的生煎汤包、馄饨、阳春面、汤圆……每一家饮食店都在排长队。挤进一家店,人满为患,买了一客大排面的餐票,我学着大伙,在吃客的餐椅边等候着,聚精会神地盯着他吃完,然后动作要猛,下手要狠,一把将座椅抢到手。
       轮到我吃时,有两位衣着光鲜亮丽的女士把守在我左右,她们的手牢牢抓住我的椅背,全神贯注地研究着我那忙个不停的嘴,巴不得我赶快吃完滚蛋。这情况对于我这种假斯文的家伙来说,是一次生不如死的体验。完事了正想再喝最后一口汤,却感觉耳边“呼”的一股风,一男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不可挡”的速度,从斜刺里拍马杀出,他用比较客气的暴力挤开了我,然后一屁股坐上了我的板凳。我吃惊地看着,他向我挥手道别,笑容可掬。
       回到招待所,看见门口有人用厦门话喊我名字……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刘洁成 于 2017-3-21 20:55 编辑 ]
本人文字均为原创,若借用咱的文字,请打个招呼先。谢谢哦!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